第六十三章 神秘地府
 
2020-02-28 13:30:31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长风在检查过翁长青的伤势后,当时也以精制的百炼仙丹为翁长青稳住伤势,在经过三日三夜的悉心疗治后,翁长青终于经脉渐开,有了呼吸。
  但司马长风心里有数,翁长青因经脉封闭太久,元气耗尽,纵然伤势痊愈,也必定永远陷于昏迷状态,不再会有任何知觉。
  司马长风果然不愧是位绝代神医。
  在他几经苦思熟虑之下,终于想出一剂药方。
  只要将这些药材备齐,冶炼出一种叫做“十全百补大还丹”的丹丸,就可让翁长青完全复原。
  但这些药材,不下百种之多,而且必须在深山大泽中才能采到,这又绝非司马长风力能所及。
  苗英为救翁长青,便毫不犹豫地承担下这份责任。
  她请司马长风写下药草名称种类及数量,再写下研制冶炼的方法与程序,便连夜返回长江总舵,立刻派出手下数十人,分头往各处名山大门采集药材,再请来江南十二位名医合力冶炼研制。
  经过数月的时间,终于将“十全百补大还丹”冶炼炮制成功。
  就在她准备携带大还丹前往泰山松鹤观前夕,正好遇上了林佛剑和尤美娘到达长江水寨,因之也就顺便一路同行。
  至于她之所以不便对林佛剑明言,那是因为她不知道是否能治好翁长青,尚无绝对的把握。
  更不知道这三个多月翁长青的病情有无变化,万一翁长青不幸已死,那么她岂不要落个开棺盗尸之嫌,这罪名她如何承受得起。
  这时。
  苗英已把装有“十全百补大还丹”的玉瓶交给司马长风,一面说着:“玉瓶里共有三十粒,司马前辈最好能先行检验一下。”
  司马长风打开瓶塞,倒出一粒,在鼻端闻了一下,然后拿到灯下审视。
  苗英心情紧张地道:“怎么样?”
  司马长风道:“这是一种最新研制的仙丹灵药,老朽从前又何曾见过,既然是由江南十二位名医合力炼制而成,那应该是不会错的。”
  苗英稍稍放下了心,道:“现在就服用吗?”
  司马长风颔首道:“现在就为他服下一粒。”
  苗英连忙倒了杯开水,来到床前,一面将翁长青的头部轻轻托起,灌下一粒丹丸。
  司马长风道:“药效如何,大约明天可看出反应,二位如果没别的事,就可以回去了。”
  苗英道:“翁大侠的公子也来了,是否可以通知他来看看?”
  司马长风道:“可是那位叫林佛剑的年轻人吗?”
  苗英道:“正是他。”
  司马长风道:“他是否已知道这件事?”
  苗英道:“晚辈尚未告诉他。”
  司马长风道:“那就暂时不要让他知道,等长青老弟完全复原后,再让他们父子相见,不是更好吗?”
  苗英和清虚道长随即告辞。
  回到松鹤观,苗英径回客房。
  只见林佛剑和尤美娘正在客厅里坐着说话。
  林佛剑问道:“苗统领哪里去了?”
  苗英道:“刚才和清虚道长谈了点事情,二位可曾到外面走走?”
  林佛剑道:“只是在附近走了一圈,实在觉得无聊。”
  苗英笑道:“无聊也要耐心地等,不过老身相信,必定很快就有消息。”
  林佛剑道:“但愿如此。”
  就在这时,只见清虚道长手里拿着一封信,匆匆走了进来道:“贫道给林少侠带来一封信。”
  林佛剑连忙接过道:“道长,这信是怎么来的?”
  清虚道长道:“是本观一名弟子在门外接到的,先行送到贫道手中。”
  林佛剑迫不及待地间道:“那送信的人呢?”
  清虚道长道:“那人把信交到本观弟子手中就走了。”
  “那人是什么打扮?什么长相?”
  “据说好像是个乡下人。”
  清虚道长说完话,随即离去。
  林佛剑带点自我解嘲的意味道:“对方果然已完全掌握了我的行动。”
  尤美娘道:“快打开信来看看。”
  林佛剑拆开信,仍是短短的几句话:“请于本日日落时分,前来松鹤观西方五里处之山神庙一会。”
  他看过后,再交给苗英和尤美娘观看。
  苗英神色显得很凝重。
  问道:“林公子打算怎么办?”
  林佛剑道:“既有信来,晚辈当然必须前往赴约。”
  苗英道:“老身担心可能会有危险?”
  林佛剑淡然一笑道:“家母等人在他们手中,纵然上刀山下油锅,晚辈也必须前去。”
  苗英沉吟了半晌道:“不妨清清虚道长派出几名身手高强的弟子随行,公子意下如何?”
  林佛剑摇头道:“千万不可,这是晚辈自己的事,不应把松鹤观牵连在内,否则反而弄巧成拙。”
  苗英整眉一叹道:“可是你单人独马,孤掌难鸣,万一有了闪失,如何是好,就算老身和清虚道长去救应你,也无从着手啊!”
  林佛剑依旧神色泰然,道:“苗统领不必担心,我自信还能应付得了。”
  苗英有些无奈,她望了望尤美娘道:“尤姑娘,就由你陪他去吧!”
  尤美娘道:“晚辈本就应该陪着他去。”
  林佛剑道:“你为何要去呢?”
  尤美娘正色道:“这几个月来,从鲁山到济南,从济南到青城山,再到成都,又回青城山,以至由巫山而泰山,我一直陪伴着你,现在是你最危险的时候,为何反而不准我去呢?”
  林佛剑轻轻一叹道:“正因这次是要进人龙潭虎穴,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去,要牺牲不过牺牲我一个人,何必再赔上你。”
  苗英忙道:“林公子不应再坚持己见,现在大家要祸福与共,有难同当。”
  接着再对尤美娘道:“听说尤姑娘擅于易容术,最好打扮成一个书憧模样,陪伴林公子一起去。”
  尤美娘道:“这方面我一定会让对方看不出破绽,我有变音药,连声音都可改变,只是到哪里去找男人衣服呢?”
  苗英道:“松鹤观里有几名长工是俗家人,待会儿由老身负责替你找一套衣服来。”
  既然尤美娘非去不可,林佛剑也就不再坚持。
  苗英望望天色道:“尤姑娘就开始易容吧,为方便找到山神庙,最好能提前一点时间动身,老身现在就借衣服去。”
  当日傍晚。
  由松鹤观西行的崎岖山径上,出现了两条年轻男子的身影。
  他们正是林佛剑和尤美娘。
  尤美娘并未携带书箱,只能说是一名跟班。
  路上,尤美娘问道:“相公,待会儿当着对方的面,咱们应当怎样称呼?”
  林佛剑道:“你就暂时改名石虎吧,我是主人,你该称我公子,我则直接叫你石虎。”
  尤美娘道:“我担心山神庙内有埋伏,相公一到,就会中了对方的机关埋伏。”
  林佛剑淡然一笑道:“事到如今,明知山有虎,我也必须偏向虎山行,不过你放心,我即使落在对方手中,他们也绝不致取我性命。”
  “为什么?”
  “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希望我加入神秘门,而并非要杀我。”
  “相公在被迫之下,是否真肯加入神秘门呢?”
  “为了家母等人的安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五六里的路程,不到日落时分,便已到达。
  在路旁山边,果然有一座山神庙。
  这里在白天便是人迹罕至之处,如今天色渐晚,更看不到半个人影。
  林佛剑正在徘徊犹豫之际,庙内已传出一声咳嗽,接着走出一名身着蓝色长袍长相十分斯文的中年人来。
  蓝袍人径自来到林佛剑面前,长揖一礼道:“阁下可是林佛剑少侠吗?”
  林佛剑抱了抱拳道:“正是在下。”
  蓝袍人再望向尤美娘道:“这位小兄弟是谁?”
  林佛剑道:“他是在下的一名童仆,名叫石虎。”
  蓝袍人转过身道:“二位请进!”
  在蓝袍人的带路下,林佛剑和尤美娘走进山神庙。
  这座山神庙,除了后面的正殿,两旁各有厢房,四周砌着围墙,里面各处甚为洁净,显然是不久前曾经打扫整理过。
  蓝袍人抬手往西厢一指道:“里面酒筵已经摆好,二位就请入席吧!”
  林佛剑为之一怔道:“原来贵门是在这里请客?不知宾客中还有何人?”
  蓝袍人笑道:“就是林少侠和尊仆两人,荒山野岭,除了二位赏光外,哪里还有别人。”
  林佛剑略一犹豫道:“盛意心领,在下实在不便叨扰。”
  蓝袍人笑道:“区区料定二位尚不曾用过晚餐,此去路远二位现在若不吃点东西,只怕待会儿就要挨饿了。”
  说完话,径自出庙而去。
  尤美娘大感惊诧道:“他怎么走了?”
  林佛剑道:“不必管他。”
  尤美娘道:“这庙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此人一走,咱们岂不白来了?”
  林佛剑不动声色道:“神秘门本就惯用故弄玄虚手法,怎会一走了之。”
  尤美娘道:“我们要不要先把庙内庙外察看一下?”
  林佛剑道:“也好。”
  二人在庙内庙外走了一遍,果然不见半个人影,连那蓝袍人也不知去向。
  再回到庙中。
  尤美娘道:“我们且到西厢看看,是否真有饭菜摆在那里?”
  推开西厢门,当真有一桌酒食摆在那里,而且全是珍肴美味,虽然已经凉了,却还是菜香四溢。
  林佛剑道:“咱们来时没吃饭,还真有些饿……就吃些吧!”
  尤美娘有些担心,道:“万一食物中被下了毒怎么办?”
  林佛刻笑道:“你放心,他们的目的并不在此,用不着使出这种卑劣手法。”
  尤美娘终于稍稍放心。
  于是两人便坐下吃喝起来。
  这时天色已几乎完全暗了下来,好在尚有月光,仍能辨识事物。
  吃喝完毕,仍不见有人到来。
  尤美娘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在这时,忽听庙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接着,有两乘四人小轿,抬进了庙院。
  那蓝袍人也跟在轿后。
  蓝袍人进人西厢,颔首微微而笑道:“招待不周,失礼之处,林少侠请多见谅,现在二位就上轿吧!”
  林佛剑来到庙院问道:“在下主仆二人情愿走路,何用上轿?”
  蓝袍人赔笑道:“实不相瞒,待会儿二位必须把眼睛蒙起,目不能见物,自然也就无法自行走路了。”
  林佛剑道:“为何要将眼睛蒙起?”
  蓝袍人道:“区区只是奉命行事,若林少侠不肯,那就等于与区区为难了。”
  他不等林佛剑再表示意见,便吩咐两名抬轿的汉子道:“给他们二位蒙起眼睛来!”
  两名汉子各从腰间掏出一条宽约三寸的黑色长带,来到林佛剑和尤美娘面前。
  林佛剑表现得极为合作,一任那汉子将黑色长带在头上缠绕了三匝。
  尤美娘见林佛剑并未抗拒,只好也乖乖地任由摆布。

相关热词搜索:无刃剑

上一篇:第六十二章 投鼠忌器
下一篇:第六十四章 一剑荡魔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