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三章 战云密集杀声传
2019-07-06 19:11:1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转头望去,只见那说话的人是一位白衣少妇,一身白衣,有如重孝。
  但也正因她这一身有如孝服,看起来,有一股俏媚的味道。
  郑同哦了一声,道:“姑娘,令尊是何许人?姑娘又怎么称呼?”
  白衣女子幽幽地道:“贱妾姓冷,先父冷树……”
  郑同接道:“原来是君子刀冷树的后人,在下失敬了。”
  语声一顿,接道:“姑娘怎么称呼?”
  白衣女子道:“我叫冷香。”
  郑同道:“令尊侠名卓著,是白道中的人物,怎会和金灯门结下怨仇呢?”
  冷香悲声地道:“我爹爹确实死在金灯门下。”
  郑同道:“这就要问问金灯门了。”目光转注王俊的身上,道:“贵门对君子刀冷树的事,有何高见?”
  王俊一皱眉头,望了于重等人一眼,道:“君子刀冷树的死亡,诸位贤弟、贤妹哪个动的手?”
  于重、黄媚等一个个默然不语。
  王俊连问数声,一直无人回答。
  直到王俊问到了第三次,于重才轻轻吁一口气,道:“大哥,咱们金灯门中有一条规戒,那就是一人作事一人当,如若无人承认,那就说明这件事不是咱们金灯门干的。”
  王俊道:“我不明白,如若不是咱们金灯门干的,为甚么会赖在我们身上?”
  郑同道:“君子刀的女儿岂会说谎,移祸金灯门?”
  王俊道:“于兄弟,咱们不承认这件事,是否就可否认了这件事?”
  于重道:“自然不是。”
  王俊道:“既然不是,咱们就应该有个交代。”
  于重道:“好!大哥,可否让在下问冷姑娘几句话?”
  王俊道:“自然可以,但不知道郑前辈意下如何?”
  郑同道:“话不讲不明,木不钻不透,老夫也希望你们把事情说明白。”
  于重道:“多谢郑前辈。”目光转到冷香的身上,道:“冷姑娘,你如何能证明令尊是伤在我们金灯门下?”
  香道:“我亲眼看到的。”
  于重接道:“姑娘既是亲眼所见,想必可指出凶手是谁,金灯门下主要的人全都在此,姑娘请指出凶手。”
  冷香摇摇头,道:“不是看到凶手。”
  于重道:“那是看到了甚么?”
  冷香道:“那是看到了我父亲、兄弟的尸体。”
  黄媚道:“冷姑娘,看到你父兄的尸体,难道就证明了他死在金灯门下?”
  冷香道:“那自然不能证明,但我父亲尸体之下写了几个字,却是铁一般的证据。”
  黄媚道:“令尊写的甚么?”
  冷香道:“杀我者金灯门。”
  黄媚点点头,道:“果真如此,那倒算得证据,不过,小妹还要请教冷姑娘一件事。”
  冷香道:“小妹洗耳恭听。”
  黄媚道:“冷姑娘是否想到过,那可能是别人的嫁祸?”
  冷香道:“别人为甚么要嫁祸金灯门?”
  黄媚道:“金灯门的仇人太多,所以,他们很可能来一个移祸江东。”
  冷香道:“姑娘,别忘了,那字是我父亲的手笔。”
  黄媚笑一笑,道:“冷姑娘,怎能确定那是令尊的手笔呢?”
  冷香道:“字压在尸体之下,尸体没有移动过的迹象,别人怎会写出来?”
  黄_道:“冷姑娘,如若我们真的杀了令尊,我们怎会让他在尸体下留下字迹,何况,我们也没有杀死令尊的理由。”
  冷香道:“有……”
  黄媚一怔,道:“姑娘请说。”
  冷香道:“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事,那是百分之百,不会有错了。”
  黄媚道:“姑娘请说吧!”
  冷香道:“有一次,你们金灯门追杀一批绿林人物,他们一行九人,死了八个,还有一个人也受了伤,但你们不肯放过,我爹爹刚好路过,劝你们不可赶尽杀绝,当时你们还不肯接受,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方昭道:“是真的。”
  于重道:“三弟在场么?”
  方昭道:“君子刀冷树劝的就是我。”
  黄媚道:“只有三哥一人追杀九匪?”
  方昭说道:“不是!我和上一任的掌门大哥。”
  冷香道:“事实倶在,你们还有甚么话好说?”
  方昭道:“姑娘,当时的清形不知令尊是否说得清楚?”
  冷香道:“爹告诉我说,他阻止你们,你们不肯听从,直到拔刀而出,强行拦阻了这件事时,你们才勉强收手。”
  方昭道:“令尊没有说谎,经过的确是如此。”
  冷香道:“这么说来,你们承认了是杀我父亲、兄弟的凶手了?”
  方昭道:“不是,我们是承认了被你父亲拦阻咱们追杀盗匪的事,咱们却没有承认是杀死令尊和令兄的凶手。”
  冷香道:“你们不敢承认。”
  方昭说道:“不是不敢,而是咱们不是凶手。”
  冷香道:“郑前辈,你是否愿意作主?”
  郑同道:“作甚么主?”
  冷香道:“替我们判定一下是非,看金灯门是不是杀死先父的凶手?”
  郑同道:“金灯门的嫌疑很大。”
  王俊道:“我相信自己的兄弟,他没有做过自然不能承认。”
  黄媚笑一笑,道:“郑前辈,你要主持公道,必须找出证据,不能够随便决定。”
  郑同道:“我只说嫌疑很大,但那并不是指你们都是凶手了。”
  黄媚道:“这就是了,冷姑娘,我们如有伤害令尊之心,那天他拦阻我们追杀匪徒时,就闹得动手相搏了,何以会等候甚久?”
  冷香道:“君子刀在江湖上亦非无名之辈,你们一、两人决不敢动他。”
  黄媚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那是说我们不聚在一起,就不敢动手和令尊作对了。”
  冷香道:“至少,你们一对一的杀不了我爹。”
  黄媚道:“姑娘,你能不能把这件事当作一个问题来商讨一下,不要先入为主,心中早已认定我们是凶手。”
  冷香道:“你们不会证明,只要别人能够证明这件事,那就够了。”
  黄媚道:“听口气,姑娘已经认为我们是凶手了,找我们就是来报仇的?”
  冷香道:“确实如此,你们金灯门凭仗神妙的易容之术,出没无常,行踪诡秘,到处留下金灯门的标志,表示你们金灯门是替天行道,被民间视作万家生佛,每个金灯门的人,都受到江湖同道的敬重,你们成名了,但却造成了很多的鬼魂。”
  王俊回顾了黄媚一眼,道:“六妹,这件事咱们又如何解释呢?”
  黄媚笑一笑,道:“大哥,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们没有杀死君子刀冷树,别人如若硬说我们是凶手,大哥觉得应该如何?”
  王俊道:“这个,这个……”目光转注到郑同的身上,道:“郑老前辈,你的看法如何?”
  郑同道:“老夫的看法,目前,金灯门还谈不上是凶手,但也脱不了嫌疑。”
  王俊道:“此事要如何解决?”
  郑同道:“这个很难说了,目下老夫还没有主意,只能算一宗疑案,先搁下来就是。”目光转到冷香的身上,道:“冷姑娘,你能不能提出更有效的证据?”
  冷香道:“目下晚辈还无法提出。”
  郑同道:“好!那么老夫就暂时作一个判定了。”
  冷香没有回答,王俊等也没有说话。
  郑同重重咳了一声,道:“冷姑娘请多想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一点新的证据出来,在未找出新的证据之前,咱们不能认定金灯门就是杀你父亲的凶手。”
  冷香叹息一声,欲言又止。
  郑同道:“冷姑娘,老夫的判定,你服不服?”
  冷香道:“如若是老前辈不肯支持晚辈,我就是心中不服,也别无良策了。”
  郑同道:“君子刀冷树在江湖上的声誉,不但老夫对他敬佩无比,天下武林同道,大都对他敬慕异常,如果金灯门确是杀死令尊的凶手,老夫必将为你伸冤。”
  冷香道:“多谢前辈。”
  郑同道:“好!你先在一旁坐着……”
  目光转到王俊的身上,接道:“王兄,老夫随来之人大都是和金灯门有着宿怨的人,有十几桩和你们金灯门有关,因此,老夫才带他们来拜见贵门。”
  王俊道:“我加入金灯门虽然不久,但我是金灯门的老大,不论甚么事,只要金灯门输了理,而你们又证据明确,金灯门必然会对你们有个交代。”
  郑同道:“老夫相信你的话。”提高了声音,接道:“诸位和金灯门有甚么宿怨可以提出来,不过,证据愈是明确愈好。”
  但闻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老夫有冤要伸诉。”
  转头望去,只见那说话之人是一个六十左右的老者,留着很长的白髯,瘦骨嶙峋,看上去有如一根竹竿。他身体十分瘦弱,瘦弱得似是一阵大风就可以把他吹跑了。
  郑同皱皱眉头,道:“老人家你有甚么冤情?”
  白髯老人道:“我只有一个儿子,我儿子也只有一个儿子,结果,他们两个人都被金灯门中人杀死了。”
  郑同道:“你说话好生拗口,儿子的儿子,那不是你的孙子么?”
  那白髯老人说道:“不错,正是老夫的孙子。”
  郑同道:“好吧!你说,你那儿子、孙子,怎么会死在金灯门的手中。”
  白髯老人道:“我儿子在官府中当差,我那孙子嘛……在江湖上打滚。”
  郑同道:“他们父子二人作的事情完全不同。”
  白髯老人道:“正是如此,有一天,我那孙子又打家劫舍,但不幸的是,却被我儿子给抓住了。”
  郑同冷冷说道:“老人家,那是你儿子和孙子的事,你们一家人的事,和我们有甚么关系?又和金灯门有甚么关系?”
  白髯老人道:“我这是开场白,以后,我会把他们和金灯门拉上关系。”
  郑同道:“拉上关系?”
  白髯老人道:“不错,他们慢慢就和金灯门有关了。”
  郑同道:“好,你说下去吧!”
  白髯老人道:“我孙子杀了人,被处一个问斩的罪名。”
  郑同道:“那也和金灯门无关啊!”
  白髯老人道:“我那孙子和金灯门不知道如何拉上了关系,金灯门中人为了要救他,去劫了法场,我儿子责任在身,没有法子,只好追了上去,结果被金灯门中人杀了。”
  郑同道:“你儿子是官府中人,他被人杀了,自然由官府中人替他报仇,与我们有甚么关系?”
  白髯老人道:“好吧!就算我儿子没有关系,那么我的孙子呢?”
  郑同道:“你那孙子,不是被金灯门中人救了么?”
  白髯老人道:“救是救了,但他们又觉得我那孙子作恶太多,所以,又把他杀了。”郑同怔了一怔,道:“杀了?”
  白髯老人道:“不错,他们把我孙子杀了,结果,我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不是全都死在金灯门之手中么?”
  郑同道:“如若金灯门中人不救你孙子下来,那岂不是也要被你儿子杀了么?”
  白髯老人道:“不错,若我儿子杀了我的孙子,但我儿子在世,过几年,我再替儿子取房媳妇,岂不是可以再生个孙子么?”
  郑同道:“再取个媳妇么?你既然生了孙子,儿子难道还没有娶媳妇么?”
  白髯老人道:“娶是娶了,不过,我老人家命苦,她又死了。”
  郑同道:“死了,怎么会死了?”
  王俊冷冷说道:“老人家,你媳妇死了,难道也和金灯门有关系么?”
  白髯老人道:“和金灯门无关。”
  王俊道:“哦!”
  白髯老人道:“但我儿子和孙子都死了,难道损失不大么?”
  王俊道:“很大,很大,不过,这和金灯门没有关系。”
  白髯老人道:“郑同,我这血海大冤深不深?”
  郑同道:“不深。”
  白髯老人道:“我该如何报仇?”
  郑同道:“你不用报仇了,你儿子和孙子都该死。”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郑同,你要我说出来,老夫就说出来,说了出来你不管,那是你的事了。”
  郑同道:“你胡搞瞎缠究竟是何意思?”
  白髯老人道:“你要人说出了冤屈,只要和金灯门有关,都由你承担,对不对?”
  郑同道:“不错。”
  白髯老人道:“老夫说出来了,你不管,那就是你的事了。”
  郑同道:“好吧!老夫承担了下来,你要如何?”
  白髯老人道:“郑同,你的意思是赔我儿子和孙子的命了?”
  郑同道:“我觉得连你也杀了,倒是干净得很。”语声微微一顿,接着问道:“你是怎么来的?”
  白髯老人道:“和你们一起来的。”
  郑同道:“我怎么记不起有你这么个人来呢?”
  白髯老人道:“我的年纪大了,你自然不会太在意了。”
  郑同冷笑一声,道:“老人家,在下眼睛揉不下一颗砂子,你也不用伪装了,究竟你是甚么人?”
  事情的变化大出王俊的意外,他呆呆望着郑同和那瘦老人,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
  他虽然满腹经纶,但究竟是全无江湖经验的人,虽然觉得情形不对,但却看不出哪里不对。
  转头望去,只见于重、言小秋、黄媚等人,一个个面带微笑,似乎是这件事的变化早已在他们的意料之中,所以一点也不觉得惊奇。
  那瘦老人冷冷说道:“郑同,你自己把这件事担待下来,如若不给老夫一个交代,那就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了。”
  郑同缓缓站起了身子,道:“老人家,你的事我郑某人已经有了结论,你儿子、孙子之死,完全和金灯门无关,但你这一把年纪了,如此孤苦无依,实也是悲惨得很,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瘦老人道:“哦!你不妨说出来听听,哪两条路?”
  郑同道:“一条是由老夫成全你,去和你的儿子、孙子见面。”
  瘦老人道:“那不是说,要杀了我老人家么?”
  郑同道:“好像是如此了。”
  瘦老人道:“这办法不行,第二条路是甚么?”
  郑同道:“第二条路是你给我立刻出去,不用在老夫面前再耍花招了。”
  瘦老人摇摇头,道:“第一条路不好,第二条路更不好,看来,我老人家只有选第一条路了。”
  王俊大吃一惊,道:“老人家,好死不如赖活着,我想,你应该走第二条路,何必要走第一条路呢?”
  瘦老人道:“我老人家孤苦无依,如此活下去,不知要苦到哪年哪月才止,第一条路虽然很不好,但至少我老人家可以落一个痛快。”
  郑同笑一笑,道:“说得也是,我郑某人只好成全你了。”
  突然右手一挥,劈出一掌。
  王俊心中大震,道:“郑兄,这位老人家已到了风烛残年,而且又死了儿子、孙子,你怎么能够杀了他?”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第四章 素手玄功折青鹤
上一篇:
第二章 挟恩强索凯旋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