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五章 重义甘订城下盟
2019-10-18 14:14:3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整个的搏杀已经移到了大厅外面,于重和齐子川连手拒敌,挡住了左面的攻势;言小秋和方昭守着右面方位;黄媚独挡正面,力挡强敌的攻势。地面鲜血淋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尸体。
  方昭的伤势不轻,半个下身都为鲜血染湿,但他仍然在奋力苦战。
  王俊大喝一声,道:“老三,回来。”
  方昭疾攻一剑,向后退去。
  言小秋剑势扩展,把方昭留下的空隙完全补了起来,方昭退到了厅门口处,一欠身:“见过掌灯大哥。”
  他身上受了四处刀伤,肌肉翻裂,鲜血仍不停的向下流着。
  萧飞燕迅快的取出金创药,包扎起方昭的伤势,道:“三哥,你失血太多,快去坐息一下。”
  方昭苦笑一下,道:“这点皮肉之伤,我还可以撑得住,金灯门遇上了从未有过的苦战,我怎能逃避不管?”
  王俊冷冷说道:“你伤势很重,上阵动手,还要别人分心照顾哩,快去休息一下吧!”他已逐渐体会到金灯门掌灯大哥应具有的权威。
  方昭应了一声,行入厅中。萧飞燕没有出阵助战,但却仗剑站在厅门外面。看样子,她是志在保护王俊和堵击漏网而入的敌人。
  这时候场中的搏杀,无法指点,只好任他们激斗下去。
  但万长青目睹现在惨烈的搏杀,却看得暗暗心惊,这个纵横江湖的神秘组合,人数如此之少,武功却是如此高强。
  但闻王俊缓缓说道:“万掌门人,这些参与这场恶斗的都是甚么身份?似乎不是来自一处?”
  万长青道:“他们本就非同一门派的人,这些人的身份似乎十分复杂,有些是江洋大盗、绿林悍匪,但也有各大门派中人。”伸手指着一个手握双刀,攻势凶猛的大汉,接道:“掌灯人,瞧到了他么?那是湘鄂两省中很有名的大盗双刀花平。”
  王俊凝目望去,只见他双刀飞舞,有如瑞雪冷芒,攻势猛烈,在围攻言小秋的恶斗中,是一股主攻的力量。
  王俊道:“这人在江湖中声名如何?”
  万长青道:“既称大盗,自非好人,但他是那种盗亦有道的人,定有三不抢的规矩。”
  王俊道:“哪三不抢?”
  万长青道:“忠臣义士不抢,孤儿寡妇不抢,孝子善人不抢。”
  王俊道:“万掌门人,这么说来,他不算坏人。”
  万长青道:“打家劫舍,抢劫度日,自然不能算是好人。”
  王俊道:“这等人,盗中有道,非好非坏,我们应该如何对付?”
  万长青沉吟了一阵,道:“只能说他恶迹虽着,不是十恶不赦之徒,但抢劫生涯之中,杀人放火不计其数,如论王法,那是定杀不赦的罪了。”
  萧飞燕道:“四哥对他的底细大概也很清楚,所以,对他一直有些手下,留情,不肯对他下毒手。”
  万长青哦了一声,没有接口。
  这时言小秋正受着七、八个人的围攻,其中以花平的攻势最为凌厉。
  王俊道:“这个人攻势凶猛,照万掌门的说法,也不用对他手下留情了。”
  只听搏杀中的言小秋高声说道:“小弟谨领大哥的令谕。”剑法忽然一变,寒芒飞绕中,飞起了一颗人头——是双刀花平的头。
  人头直飞起两、三丈高,然后跌落在地上。
  花平忽然被杀,使得围攻右路的群匪,都为之心神一震。凶猛的攻势顿时停了下来。
  这一路,都是中原道上的绿林人物结合,得胜时各逞神威,攻势凶厉无匹,但一旦落败,却都一哄而散,各奔东西。
  双刀花平之死,使他们感觉到金灯门中人物的厉害,至少,谁的攻势太过凶猛,谁就可能要先死。这些人已有私心,立刻形成了一股散伙的形势,你望我,我望你,大家向后退去,片刻工夫,人都倒退了一丈开外。
  强敌三面攻势,本以右面最为危急,但却未料到,竟是右面先行解决。
  万长青暗暗叹息一声,忖道:“这金灯门中人,不知是一个甚么样子的来路,怎的每个人的武功都如此高强。”
  但闻黄媚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大哥,这些人攻势恶毒,甚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可恶至极,小妹要忍不住杀人了,还要大哥示下。”
  万长青回顾了王俊一眼,说道:“掌灯人,对阵搏杀,动手拚命,难道也要王兄的决定么?”
  还未得王俊回答,萧飞燕已抢先说道:“不错,我们金灯门有这么一个规矩,凡是大哥在场的事,都是大哥作主,如果大哥不在,以六妹的性格,至少又杀了三、四个人。”
  王俊道:“十几个人围攻一个女子,老实说,已经失去江湖英雄本色,六妹也不用手下留情了。”
  只听黄媚的笑声,传了过来,道:“多谢大哥。”剑势忽然一变。
  但见寒芒流转,奇招横出,惨叫之声,传了过来,不过一刻工夫,被黄媚活劈了一个,刺杀了一个,中剑受伤者,另有三人。
  这一下反击的疾攻快斩,一下子击溃了中间一些人的斗志,倏忽间,全都向后退开一丈四五。
  黄媚抹去剑上血迹,还剑入鞘,望着那些后退一丈开外的人,冷漠对峙。
  这时,只余下左侧还在展开着一场激烈的搏杀,齐子川和于重连手把门户封闭得天衣无缝。任是强敌数度猛攻,仍然难越雷池一步。
  万长青眼看到金灯门以寡击众的成绩,心中暗暗佩服,但有一点不解的是,金灯门掌灯大哥有着无比的权威,但武功最好的,却是倒数上来,最年轻美艳的黄媚,她似是六人之中武功最强的高手。只觉个中疑窦重重,但却又想不出何以如此。
  心念转动之间,忽然一声佛号传了过来,道:“诸位暂请住手,老衲有事请教。”说话的是一个身着红色袈裟,年约五旬的大和尚。
  搏斗中的人闻声停手,各自向后退了两步。
  凝目望去,只见那红色袈裟的僧侣面色冷肃,腰间佩着一把戒刀。
  万长青低声问道:“王兄,你认识这个人么?”
  王俊摇摇头,道:“不认识,这位大师父是一个甚么样的人物?”
  万长青道:“少林寺中的有名人物,非凡大师。”
  王俊道:“非凡大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
  万长青道:“非凡大师在武林中很有名气,也很受武林同道敬重。”
  王俊道:“常听人说,少林和尚都是好人,这和尚也不会是坏人了。”
  万长青道:“非凡大师是目下少林寺中的外事总管,凡是少林寺对外事务都由他出面调停,听说他极得少林寺掌门人的器重。”
  王俊道:“如果掌门人对他没有足够的信任,他又怎会具有处理事情的能力。”
  万长青微微一笑,低声道:“掌灯人说的是……”语声一顿,接道:“非凡大师处事的能力,除了少林门派的人支持之外,主要还是靠他自己的一身武功和丰富的江湖经验,在下知晓少林寺中有人赶来,但却未料到赶来的竟是非凡大师。”
  王俊道:“听阁下的口气,对那非凡大师的为人十分敬重了。”
  万长青点点头,道:“江湖上对非凡大师的一般评论很公正。”
  王俊轻轻吁一口气,道:“听阁下的口气似乎是不敢肯定这件事情。”
  万长青道:“在下真是不太敢肯定这件事情,因为,贵门给在下的教训太大了。”
  王俊道:“本门给阁下甚么教训?”
  万长青道:“江湖上把贵门传说得很坏、很坏,直到在下见到贵门之后,才发觉江湖上的传言不是那么回事,贵门竟然是一个完全维护武林正义的组合。”
  王俊叹口气,道:“万掌门人,江湖上的是非太多,行走不易。”
  这时,非凡大师已经行到了双方搏杀的场中,高声说道‘:“哪一位是金灯门的掌灯人?”于重回顾了王俊一眼,欲言又止。
  王俊一挺胸,道:“在下是金灯门的掌门人。”
  非凡大师打量了王俊一眼,一合掌,缓缓说道:“老衲少林非凡,见过掌灯人。”
  王俊一抱拳,道:“不敢当,在下王俊,敢问大师有甚么吩咐?”
  非凡大师道:“老衲适才见过了武当派的青鹤道长。”
  王俊点点头,道:“那青鹤道长和大师说些甚么?”
  非凡大师道:“老衲还想声明一下老衲的另一重身份。”
  王俊道:“在下洗耳恭听。”
  非凡大师道:“老衲应本届武林盟主之聘,出任了这一届武林盟主的总护法。”
  王俊道:“哦!总护法。”
  原来,被推举出来的武林盟主,可以在天下各大门派中选聘护法,总数八人,再由八人中推出一人为总护法。
  少林非凡大师被武当掌门人聘为护法,又被八大护法推为总护法。
  能被武林盟主聘为护法的人,自然都是各门各派中的精英高手。
  但王俊不知道这些规矩,也不知盟主座前,身为护法的权位、身份。
  非凡大师长眉微微一扬道:“老衲以武林盟主座前总护法的身份和阁下论事,不知够不够这个条件?”
  于重接道:“大哥,盟主座前总护法,有权排解江湖上任何纷争,咱金灯门要好好接待才是。”
  王俊点点头,一拱手,道:“大师有何见教?”
  非凡大师道:“贵门此番行动,早已在盟主的预料之中,所以老衲是奉了盟主的令谕赶来此地。”
  王俊道:“大师的意思是……”
  非凡大师笑一笑,道:“金灯门在江湖上的作为,姑不论是对是错,但贵门不以章法行事,大大违背了武林中的规戒。”
  王俊道:“那将如何呢?”
  非凡大师合掌说道:“这就要看掌灯人的意思了!”
  王俊冷笑一声道:“我!我想本门所作所为仰不愧天,俯不怍地,实在想不出有任何错失。”
  非凡大师脸色微变,道:“这数十年来,江湖上能够保持了一个粗安平静之局,都是因为近年来,各届盟主殚精竭力维护之功,自然,各大门派世家能够合作,也是重要原因,门派之间有了争执大都能遵从盟主裁决,唯独贵门我行我素,不知令谕,行踪飘忽,却又遍及大江南北,经过之处,血染黄沙,闹出了无数的流血惨剧,这一点,我想贵门早已心中明白了。”
  王俊确实明白,那就是义理两字,笑一笑,缓缓说道:“金灯门所作之事,就王俊所知无一不是光明磊落,斩奸除恶的举动,对于义理两字,全无亏负,在下实也想不出我们有甚么错失。”
  非凡大师脸色一沉,道:“但江湖上有不少告了贵门,盟主也曾令谕我等追查贵门行踪,准备邀请贵门中为首之人亲上武当说明内情,但却一直无法寻找到贵门中人的行踪,如今总算被老衲寻得。”
  王俊道:“哦!”
  非凡大师道:“所以,老衲希望贵门派中人,能够随老衲同往武当一行,面见盟主,辨明是非。”
  王俊道:“这个,这个……”
  回顾了于重一眼,接道:“老二,咱们应该如何?”
  于重道:“照理说,咱们应该同往武当一行,不过,此间事情未了……”
  非凡大师冷冷接道:“老衲如未见着诸位时,诸位尽可借故推托,但被老衲碰上了,老衲自然不能轻轻放过,任诸位离去。”
  王俊道:“二弟,武林盟主,可是当真的有权管咱们?”
  于重道:“盟主为天下武林同道推选,就事而言,确有管理咱们之权。”
  王俊道:“二弟,咱们金灯门作为的事,没有不能见诸天日的吧?”
  于重道:“没有。”
  王俊道:“好!既然如此,咱们为甚么不上武当山去面见盟主。”
  于重道:“道理上说,咱们确也该到武当山上一行。”
  非凡大师合掌道:“阿弥陀佛!善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盟主贤明,必有公断。”
  王俊沉吟了一阵,道:“好!在下答允同上武当山一行,晋见盟主,但望大师能宽限咱们几日,过了年节定当赶往答辩对质,以明是非。”
  非凡大师摇摇头,道:“掌门人,老衲十分抱歉,恐怕不能等候诸位过年节了。”回顾了一眼,接道:“诸位施主知晓过年,但这四周之人哪一个不知年节?他们大背常情,千里赶来聚集于此,又有何人能过上一个安乐年节?这些人不下数十位,大都是和贵门有着深仇大恨的人,他们能弃年节不过,贵门为何不能?”
  王俊无法决定了,叹口气道:“大师,此事关系到金灯门的声誉,恕我无法作主,和几位兄弟们商量一下,再回答大师如何?”
  非凡大师点点头,道:“好!老衲命他们退出十丈,诸位好好商议一番,一个时辰之后,老衲再来听候回音如何?”
  王俊一挥手,道:“一个时辰之后,在下自有答复。”
  非凡大师回顾了群豪一眼,高声说道:“诸位如肯接受本座调解的,那就后退十丈,不愿接受本座调解,请留原地不动。”
  话声甫落,人人向后退去,竟无一人留在当场。
  非凡大师望着地上横陈的六具尸体,和五个痛苦呻吟不绝之人,暗暗叹息一声,伸手点了伤者穴道,先替他们止了血,然后,才挟着退下。
  古宅大厅之外,只余下了金灯门中人。
  王俊并未退入厅中,就在大厅外面,把于重等召集一处,道:“二弟,目下情境,咱们应该如何?”
  于重道:“大哥的意思呢?”
  王俊说道:“国有法,家有规,江湖上既然有了这么一个组合,咱们就得听他们的,对么?”
  于重沉吟了一阵道:“大哥说得有理。”
  黄媚清脆如莺的声音,婉转耳际,道:“大哥,小妹觉得咱们不能到武当山去。”
  王俊接道:“为甚么?”
  黄媚道:“咱们若上武当山面见这一届武林盟主,必然交出兵刃束手就缚。”
  王俊道:“崇法认罪,辨明是非,以还我清白,自然要听命行事了。”
  黄媚道:“听说武当掌门是一位很有修养的人,武功、德望,都受着武林同道的敬重,不过,这里还有着太多的可疑,咱们不能上别人之当。”
  王俊道:“六妹的意思是……”
  黄媚道:“我想这中间最可疑的一点是这些人怎么知道了我们的行踪?又怎会这么巧的,把人集中于此?”
  王俊沉吟了一阵,道:“这情形确然是可疑,这些人放着年节不过,全都找来此地,岂是巧合!”
  黄媚说道:“依小妹的看法,这是有计划布置的一个陷阱,那位张员外是其中的主谋之一。”
  王俊道:“嗯!如非为了救他,咱们也不会全部集中于此了。”
  黄媚轻轻吁了一口气,道:“所以,一味觉得晋谒武林盟主的事应该从长计议。”
  王俊道:“六妹,这和晋见武林盟主有甚么关系呢?”
  黄湄边:“大哥,咱们若紧随那位护法去见武林盟主,第一件事,必须要交出兵刃束手就缚,才能登上武当山。”
  王俊道:“交出兵刃?”
  黄媚道:“是,交出兵刃,咱们都变成了赤手空拳,一旦遇袭,如何拒敌?”
  言小秋道:“咱们是被告,照规矩,咱们还要戴上刑具。”
  王俊怔了一怔,道:“还要戴刑具?甚么样的刑具?”
  言小秋道:“听说,那是一种专门设计的刑具,用来对付武林中人。”
  王俊道:“这就得从长计议了。”
  黄媚道:“大哥,若一定要上武当山,咱们也不能放下兵刃,戴上刑具,如一旦被人狙杀,只有送命的份儿。”
  王俊道:“咱们如果不上武当山,那又是一个甚么样的后果呢?”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第六章 智脱重围诛祸首
上一篇:
第四章 素手玄功折青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