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五章 重义甘订城下盟
2019-10-18 14:14:3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重回顾了万长青一眼,道:“咱们从来没有参加过武林大会,也没有推选过武林盟主,有个甚么样的结果,小弟也不太清楚,万掌门人,你是一派掌门的身份,想来定然知晓后果了?”
  万长青道:“老朽知道。”,
  王俊道:“可否见告呢?”
  万长青道:“掌灯人想知晓内情,在下怎敢不言?”
  王俊道:“在下洗耳恭听。”
  万长青犹豫了一下,才缓缓说道:“如果不服裁决,那就等于背叛了武林盟主,整个武林同道,都会变成了敌人,天下虽大,可以说没有立足之地。”
  王俊道:“武林盟主决定的事,是不是公平?”
  万长青道:“到目前为止,经裁决的纠纷不下百余件,大体上都还能叫人心服。”
  王俊又问道:“这一届武林盟主的为人如何?”
  万长青道:“武当派掌门人是一位修养有素,宅心忠厚的人,江湖上之人对他都很敬仰。”
  王俊道:“这么说来,他很受爱戴了。”
  万长青道:“他是个好盟主,断事精明,为人正道,唯一的缺憾,他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对江湖上的事情知得太少。”
  王俊道:“那将如何?”
  万长青沉吟了一阵说道:“如此一来,一旦遇上复杂的事务,无法借重经验,倘只从情理方面去论断是非,那就难免有所偏差了。”
  王俊说道:“入情在理的事怎么还有偏差?”
  万长青道:“江湖上事务庞杂,有些事单从表面上看是千真万确,一无差错,但事实经过却又不是那么回事,这一点非有很丰富的江湖经验,就难作论断了。”
  王俊说道:“非凡大师的总护法是真是假?”
  万长青道:“这个,在下倒可以向诸位保证,非凡大师是千真万确的总护法。”
  王俊道:“万掌门人,那个总护法的身份在江湖上有多大的权威?”
  万长青道:“总护法有捜证、抓人的大权。”
  王俊道:“厉害啊!如果被抓之人不肯听从呢?”
  万长青道:“这就是关键所在了,身任总护法的人如没有相当的武功和名望,这个总护法就干得很辛苦,所以,武当派掌门人再度被选为武林盟主之后,就提出了条件,由非凡大师出任总护法。”
  王俊道:“非凡大师的武功十分高强?”
  万长青道:“不错,十分高强,在当今少林高僧之中,非凡是一位很杰出的人物。”
  王俊道:“如果我们不答允非凡总护法的条件,势必闹成不可开交的局面了?”
  万长青道:“这个,在下就无法说了。”
  王俊沉吟了一阵,道:“六妹,看来此事十分重大,咱们不能轻率从事。”
  黄媚叹息一声,道:“依大哥的意思呢?”
  王俊道:“咱们金灯门所作所为,即是义侠的本份,实没有甚么不可告人之处,又何惧见那武林盟主?”
  萧飞燕低声道:“大哥,若咱们放下兵器,戴上了刑具之后,咱们却不能得到公平的审判,那时又将如何呢?”
  王俊道:“我会和非凡大师谈好条件。”
  黄媚还待接口,却被于重示意阻止。
  非凡大师很守约定,依时而至。他身披袈裟,大袖飘飘,赤手空拳而来。
  王俊迎于大门外,于重等群豪,却列队于王俊的身后。
  王俊一抱拳,缓缓说道:“大师,在下等自信所为,或有干犯王法律令之处,但自信所为都是义侠行为。”
  非凡大师合掌宣了一声佛号,道:“掌灯人既然有此信念,何不同行一见武林盟主,明辨是非?”
  王俊道:“大师德高望重,一言九鼎,在下希望能得大师一些保证。”
  非凡大师道:“甚么保证?”
  王俊道:“第一,我们能得公平审判。”
  非凡大师道:“武林盟主,贤明精干,贫僧倒是可以保证诸位有足够的时间,提出辩白解说,双方对质。”
  王俊道:“第二,我们不能戴上刑具,我们要有自保的能力。”
  非凡大师道:“这个么,老衲不便答允,需知武林盟主对待天下的武林同道,执法如一,决不能有所偏袒不同。”
  王俊一皱眉头道:“总护法不答应了?”
  非凡大师道:“不能,不过……”
  王俊接道:“不过甚么?”
  非凡大师道:“老衲可以答允你保障安全,直到见过盟主为止。”
  王俊道:“见到盟主之后呢?”
  非凡大师道:“那就不是老衲所能担负的责任了,诸位有冤屈可向盟主申诉。”
  王俊道:“只有盟主一个听我们的争论辩说么?”
  非凡大师道:“不论盟主是一位如何公道的人,一人断事难免有过于主观之嫌,所以执法堂的审判大会,除了盟主以外,还有八位听证人,这些都是武林中一向认为公道的人。”
  王俊道:“那是说连同盟主,一共有九个人了。”
  非凡大师道:“正是如此。”
  王俊道:“大师可是听证人中之一?”
  非凡大师道:“老衲不是,老衲是执法的人。”
  王俊轻轻吁一口气,道:“大师,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非凡大师皱皱眉头,道:“不答应,对贵门将是很大的不利,不论你们含冤多深,将会永远无法申诉了。”
  王俊哦了一声,道:“大师,可否能说得明白一些?”
  非凡大师道:“就依老衲而言吧,我相信诸位都是满怀正义的人,但如藐视老衲的执法行为,有理也变成无理,那时贵门处境当然是一个和天下武林抗拒的局面了。”
  王俊道:“大师也不会放过我们?”
  非凡大师道:“自然,老衲非出手不可,就算贵门能和老衲对抗,但却无法和天下各大门派对垒。”
  王俊道:“武林盟主真的能号召天下武林门派一齐和我们为敌?”
  非凡大师道:“不错,这一届武林盟主的个人声望已受天下敬仰,再加近来各门派已很重视这个武林分辩是非的组合,所以,组成一个执法会。这是各大门派出精英高手组成,人数之多,决非任何一个门派所能抗拒。除此之外,盟主一道令牌,天下各大门派,都将遣出高手,捜索抗令之人。”
  王俊叹口气,道:“这样说来,天下之大也没有我们容身之地了。”
  非凡道:“这几年,武林中很少纠纷、搏杀,其故即在此,任何人都不敢抗拒武林盟主执法的人。”
  王俊道:“大师,这都是后果,但不知道眼下的局面呢?”
  非凡大师道:“阿弥陀佛,老衲既是总护法,也不容诸位抗命不理,我随来有四位护法,诸位至少要先杀了我们五人,才能有逃走的机会。”
  王俊道:“一定要杀了才行?”
  非凡大师道:“不错,老衲本人执法,不同一般的比武过招,我们一动手,非要擒获诸位不可,诸位抗拒,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而且,执法会有条很冷酷的规定,那就是我们如不能拘回抗命的人时也要带他的尸体回去复命。”
  语声一顿接道:“托®诸。能羚通过老衲这一关也无法逃过天下各大门派的缉拿,相”想看以金灯门的实力真能和天下武林对抗?”
  王佼沉吟了“久,目光转注到于重的身上,道:“二弟,咱们应该如何?”
  言小秋突然接口道:“大哥,非凡大师德高望重,咱们金灯门又没有作过甚么见不得天日的事,小弟之意,非凡大师能给咱们一种保证时,咱们应该到武当山上一行。”
  于重轻轻咳了一声,道:“大哥,金灯门成立数十年,从来没有碰过如此重大的事,这件事要大哥决定了。”
  王俊道:“好难的决定!”
  目光突然转到万长青身上,接道:“掌门人,在下拟领教一事。”
  万长青对金灯门中人,已生出了很强的佩服之心,道:“掌灯人请吩咐。”
  王俊一字一句的说道:“非凡大师的为人如何?”
  万长青道:“很受武林同道爱戴。”
  王俊道:“他能守信诺么?”
  万长青道:“一言如山,决不改变。”
  王俊道:“我们双方对答之言,掌门人都听到了?”
  万长青道:“字字入耳。”
  王俊道:“掌门人是否愿意随同一行,也好替我们作个见证?”
  万长青道:“这个,这个……”
  非凡大师一合掌,接道:“就老衲暗访所得,金灯门确是个侠义组合,掌门人如有暇方便,何不同赴武当山一行?”
  万长青道:“好吧!既然掌灯人和大师都看得起我万长青,在下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俊目光又转到了齐子川的身上,接道:“齐老,你请便吧!敝门很感激你的帮助。”
  齐子川道:“老朽这条命是贵门所救,如非贵门援手,齐子川早已身化尘土,老朽愿和诸位同往武当山一行,作个证人。”
  王俊回顾了非凡大师一眼,道:“大师,方便么?”
  非凡大师道:“方便,若贵门在听证大会上能够提出人证,盟主还要传谕求证,能由证人同行,老衲更是欢迎万分。”
  王俊仰面望天,缓缓说道:“我这决定,也许有违金灯门的传统,但金灯门既属武林一脉,我们也不能永远独行其是,我们该把自己的事交给武林盟主,由他去作这些事,也可以免去别人对金灯门的误会。”
  目光由于重黄媚等脸上掠过,道:“诸位贤弟,贤妹,放下兵器吧!”
  当先把手中的短剑,递给非凡大师。
  非凡大师接过短剑,单掌立胸,道:“施主好明智的决定啊!老衲佩服得很。”
  于重、方昭、言小秋、萧飞燕、黄媚依序交上兵器。
  非凡大师一一接过,道:“但得诸位无罪离开武当山时,老衲立当原物奉还。”口中虽在说话,右手却去接齐子川手中的拐杖。‘
  王俊急急说道:“齐老不是本门中人,不受此限制。”
  非凡大师嗯了一声,道:“掌灯人,他已和我们动过手,如若不收了他的兵器,如何能叫人心服?”
  齐子川哈哈一笑道:“老朽决心已定,何在乎交出兵器?”
  双手把拐杖送了过去。
  非凡大师接过拐杖,道:“齐兄和执法会中人对抗过,只怕也要戴上刑具了!”
  齐子川道:“为朋友可两胁插刀,何况齐某是在报救命之恩。”
  非凡大师点点头,面对着守在数丈之外的人群,高声说道:“金灯门已交出了兵器,接受老衲的劝言,诸位之中,如有和金灯门中人闹过纠纷,含冤莫白的,可以到武当山前院,七星峰上,武林盟的大会堂去投诉,武林盟主会给诸位一个公平的交代。”
  语声一顿,接道:“由此刻起,金灯门中人的安全,已由老衲负责保护,诸位若对金灯门中人有所举动,那就是对着老衲来了,也是和武林盟主对抗了。”
  这一番话似是发生很大的力量,大部分人转头而去。
  非凡大师高宣一声佛号,道:“随行执法何在?”只听一声回应,四个人缓缓由人群中行了出来。
  四个人穿着不同,年龄也不同,第一个年约三十,穿着长衫,将一把长剑扛在肩上;第二个人穿一身黑色劲装,腰围软鞭,年约二十六、七;第三个一身白衣,身佩双刀,长得很英俊,年龄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只是脸色一片冷漠;第四个是一个五旬左右的老者,矮矮瘦瘦的,穿着一件月白长衫,背上插着一把判官笔,留着山羊胡子。
  非凡大师目光一掠金灯门的王俊,道:“掌灯人,这四位随行执法,都是武林中有名的人物,各人都有着独特的造诣,他们是老衲由天下各大门派之中,选出来的高手,也是随同老衲执法的人,如今贵门已经交出了兵器,这些人都是保护你们的。”
  王俊道:“大师,至少现在还没有证明我们有罪,难道还要替我们戴上刑具?”
  非凡大师道:“掌灯人,这是非履行不可的条件之一,诸位是被告,在武林盟中的规定,凡是被告都要戴上刑具。”
  王俊道:“你要我们戴上刑具在大街窄道上行走?”
  非凡大师道:“那倒不致于如此,咱们有一辆蓬车,诸位请坐在篷车上,咱们一起把诸位送上武当山去。”
  王俊道:“这个么?咱们要仔细的想一想了。”
  非凡大师道:“掌门人,不用想甚么了,诸位既已交出兵器,老衲不希望再引起一番纷争。”
  王俊回顾了于重等一眼,道:“诸位贤弟、贤妹,咱该如何?”
  于重道:“非凡大师说的不错,掌灯大哥既然已决定交出了兵器,等于是咱们已经接受了武林盟主统治,那就戴上刑具吧。”
  王俊轻轻吁一口气,道:“诸位贤弟,也许我的决定错了。”
  黄媚笑一笑道:“金灯门大哥决定的事决不会有错。”
  王俊苦笑一下,欲言又止。
  非凡大师道:“如若诸位不反对的话,老衲就叫他们上刑具了。”
  王俊点点头道:“好吧!”
  非凡大师高声说道:“刑具拿过来!”
  一个中年大汉应声奔了过来,他手中提着一个木箱,行到非凡大师的身前,停下了脚打开木箱,取出了七套刑具,那是七个手铐,一种银色的手铐。
  王俊怔了一怔,说道:“要我们戴上这个么?”
  非凡大师道:“不错,这银色手铐是武林盟中规定的刑具,一共两种颜色,这一种银色的手拷,是还没有定罪之人所用。”口中说话,手却没有闲着,已经把手拷套在王俊的手上,噗的一声,锁了起来。他几乎是用半强迫的方式,把一只手拷硬套在王俊的手上。
  黄媚星目一瞪,道:“大师,你这是甚么手法?”
  非凡大师冷冷说道:“女施主,已经决定的事,老衲不想夜长梦多。”
  黄媚冷笑一声,道:“大师,咱门并没有败在你手中,而是自动放下兵器,你是有道高僧,希望你不会欺骗我们。”
  非凡大师说道:“女施主最好相信老衲,我执法如山,从不徇私,也从未出过甚么错误。”
  黄媚道:“大师,你这是威胁我们?”
  于重道:“算啦,大哥已经被戴上了手铐,咱们争执这些又有甚么用处?”
  他伸出了双手。
  金灯门中人连同齐子川都未再多言,伸出双手,被戴上了手铐。
  非凡大师轻轻咳了一声,道:“篷车。”
  一辆黑色的篷车,疾驰而来。
  黄媚冷笑一声,说道:“大师准备很充分啊!”
  非凡大师道:“那是因为老衲做事,从未有失败过。”
  齐子川道:“说的是啊!武林盟主之下的总护法,自然权势庞大,威风凛凛了。”
  非凡大师接道:“齐子川,你本来不是金灯门中人,为甚么要趟这次浑水?”
  齐子川道:“大师,也许你知道江湖上有一种道义,也有一种恩情,老朽在报恩,同时,也想看看武林盟主审问江湖事是不是真的很公平。”
  非凡大师道:“那很好,这篷车可以坐十个人,诸位请上吧!”
  齐子川笑一笑,当先行上蓬车,金灯门中人鱼贯相随,登上篷车。
  这是一辆特别设计的篷车,篷面很宽大,果然有十个人的位置。
  众人上车之后,篷车的垂帘立刻放下。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第六章 智脱重围诛祸首
上一篇:
第四章 素手玄功折青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