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五章 重义甘订城下盟
2019-10-18 14:14:3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轮声辘辘,篷车以极快的速度,向前驰去。
  齐子川轻轻吁一口气,道:“掌灯人,老朽觉得情形有些不对。”
  王俊道:“在下也觉得情形有些不对,也许我真的做错了事。”
  黄媚笑一笑道:“大哥,不用内疚,我们流浪得太久了,我们也希望有一个安定的时间让我们休息一下,如若这位非凡大师真的能保护我们的安全,我们倒希望能够到武当山去瞧瞧。”
  王俊道:“六妹,我心中好后悔,也许读书和学武是两件事,这些江湖上的事,实叫在下想不明白。”
  齐子川道:“以那非凡大师在江湖上的声望该不会骗咱们的,但看情形,咱们却似是上了贼船。”
  王俊接道:“在下也担心一件事,他们会不会把咱们处决了。”
  黄媚笑一笑,说道:“我想,这个他还不敢,就算万一发生了事,咱们也不能束手待毙。”
  王俊道:“可是你们已交出了兵器,而且又戴上了手铐。”
  黄媚说道:“这手铐未必能真的铐住咱们。”
  齐子川道:“老朽试过了,这手铐相当坚牢,只怕不易打开。”
  黄媚笑了一笑,道:“那要看锁的是甚么人了。”
  言小秋道:“六妹艺事博雅,开锁之技,天下无多。”
  王俊道:“可是她双手被锁,纵有开锁的绝技,也是无法施展了。”
  黄媚笑一笑,道:“大哥,不用忧愁。”突然一缩双腕,一双玉手竟然从手铐中退了出来。
  王俊吃了一惊,诧异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黄媚道:“他这手铐若真能锁得住金灯门中人,咱们也不会在江湖上如此受人重视了。”
  只见黄媚伸手由袋中取出一截铁丝,先在王俊手铐上拨动了一阵,竟然把特制的手拷拨开。依次施展,片刻之间,打开了所有人腕上的手铐。
  王俊呆呆的望着黄媚,脸上是一片惊奇和讶然混合的神色。
  如非是亲身经历,说甚么也难相信,看上去娇柔异常的六妹,竟然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也许是王俊两道目光看得太露骨,使得一身奇绝武功的黄媚竟然有些忸怩起来,垂下头,低声道:“大哥,还有甚么吩咐?立刻逃走,还是……”
  王俊霍然警觉,说道:“咱们现在应该如何?”
  言小秋接道:“不能逃走,听说这届武林盟主很公正,咱们何不看个水落石出。”
  黄媚道:“若小妹的看法不错,我相信,等不到咱们到武当山,途中就会有变。”
  于重道:“非凡大师本是武林中很有名望的人,但处置此事却是叫人难以心服。”
  言小秋道:“咱们已恢复双手自由,可以拒敌,何不索性多忍耐一些时间,看个水清鱼现。”
  王俊道:“对!咱们先看看非凡大师究竟用心何在。”
  车中人暗作议论,决心等待着看个结果。蓬车却以极快的速度,沿着南下的官道上奔驰如飞。
  长程健马,特制的轮车,其快不在奔马之下,一口气,跑出了数十里。
  篷车四周,密垂的黑色篷幕,使得车中人无法瞧到车外的景物。
  忽然间,奔行的篷车急骤的停下,马声长嘶,人立而起,几乎掀翻了篷车,车中人都受到了剧烈的震动。
  别人都有着深厚的武功,反应灵敏,但王俊却身难自主,因那急收之力,身子忽然向前撞去,黄媚适时一伏娇躯,硬把王俊向前奔撞的身子,给压了下来。
  齐子川回顾了于重一眼,低声道:“于兄,有变化了。”
  于重点点头,低声道:“三弟,你的伤势如何?”
  方昭道:“不妨事。”
  言小秋突然一伸手,拨开车篷一角的布幕,向外看去,只见篷车停在一片荒凉的官道之上,七个蒙面人,一字排在车前,拦住去路。
  原来乘马走在篷车后面的非凡大师,已然跃下马背,行到车前。四个随行的护法,紧随身后。
  非凡大师单掌立胸,打了一个问讯,缓缓说道:“诸位施主,识得老衲和篷车上的标志么?”
  七个蒙面人除了脸上那蒙面黑布只露出两个眼睛之外,还穿着一身黑衣,看上去有一种诡异的味道。居中的黑衣人冷笑一声,道:“篷车是武林盟下押送囚犯之车,大师是盟主之下的总护法非凡大师。”
  非凡大师道:“不错,诸位既识此车来历和老衲身份,请让让去路吧!”
  居中黑衣人道:“如果咱们能为阁下让路,就不会现身拦道了。”
  非凡大师回目一顾,四个随行护法,突然散布开去,亮出了兵器。
  言小秋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咱们金灯门行侠江湖,一向都是保护别人的安危,今天尝试一下被人保护的味道,倒也不错。”
  黄媚摇摇头,道:“四哥,我总觉情形有些不对,咱们要准备一下,免得变生肘腋,措手不及。”
  于重道:“到目前为止,咱们还未发觉事情的可疑所在,但有备无患,听六妹的,准备应变。”
  只听非凡大师高宣了一声佛号,道:“老衲执法数年,来往押送囚犯不下数十次,还未见过抢劫武林囚车的事。”
  居中黑衣人道:“不幸的是,今日叫你遇上了。”
  非凡大师点点头,道:“诸位可知道老衲这囚车之中,押送的是甚么人?”
  居中黑衣人道:“金灯门中人的兄弟。”
  非凡大师道:“诸位拦途截劫囚车,是为了报仇呢?还是要解救他们?”
  居中黑衣人道:“大师问得太多了。”突然举步直对非凡大师行了过来。
  非凡大师戒刀出鞘,冷冷喝道:“站住!”
  居中黑衣人突然一挥手,道:“大师,佛门弟子怎可妄动杀机?还不放下兵器!”
  那一挥手,似有着无穷的威力,非凡大师手中的戒刀,竟然握拿不稳,五指一松,戒刀落地,紧接着身子摇了两摇,摔跌在地上。
  四个随行护法忽然一招,兵器出鞘,但见居中黑衣人双手连挥,四个护法,齐齐倒了下去。
  透过蓬布,向外查看的言小秋只瞧得脸色大变。
  黄媚似已觉出情形不对,忍不住低声道:“四哥,事情怎么了?”
  言小秋道:“一交手间,非凡大师和四个随行护法,全都倒了下去。”
  黄媚道:“有这等事?”
  言小秋道:“他只是举手一挥,有如施展魔法一样。”
  齐子川道:“不可能啊!那非凡大师武功造诣极深,武林中没有几个人能够胜他,其中定有原因。”
  言小秋接道:“七个黑衣人中的居中一个,像会神术魔法一样,举手一挥间,人就倒了下去。”
  黄媚一皱柳眉儿,道:“若有这等事,那简直不是武功了。”
  言小秋点点头,说道:“六妹,那不是武功……”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来,道:“你们可以出来了。”
  黄媚望望王俊,又望望于重,欲言又止。
  言小秋低声道:“二哥,你出面吧!大哥对江湖事知晓太少。”
  于重点点头,重重的咳了一声,道:“朋友是甚么人?”
  但见寒芒一闪,蓬车上的车帘突然飘落在地上。
  只见一个黑衣人手中执着的长剑,正在还入鞘中。
  除了那拔剑斩篷车的黑衣人外,还有六个黑衣人远远的站在七、八尺外。
  地上躺着非凡大师和四个随行的护法,赶车的车把式,也跌卧车门四、五尺外之处。
  那斩下车帘的黑衣人,并无进一步的行动,斩断车帘之后,人又退回原处。
  他是站在最左的一个。
  七个黑衣人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黑巾蒙脸,除了两个眼睛露出来之外,连使用兵器的双手也戴着黑色的手套,黑色的高腰靴子。除了两道眼神之外,全部隔在一片黑色之中。
  七个人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居中那黑衣人高些,如想分辨出其余六个人不同的身份,只有从他们眼中分辨。
  黄媚和言小秋正在注意六个人的眼神之别。
  一切似是都由那居中的黑衣人作主。
  但闻居中的黑衣人冷笑一笑,道:“诸位请下来吧!”
  黄媚低声道:“大哥,戴好手铐。”当即步下篷车,群豪鱼贯相随。
  他们的手铐早已打开,此刻却把手铐隐于袖中,看上去,七个人都戴着手铐。
  居中黑衣人仰天打个哈哈,道:“金灯门在江湖上的行踪一向行不留痕,飘忽不定,以此傲视天下,但诸位没有想到,上得山多遇到虎,今日会一网成擒了。”
  黄媚冷笑一声,道:“你们感觉到已经把我们生擒了,是么?”
  居中的黑衣人道:“就算你们还有反抗的能力,但你们比非凡大师如何?何况你们手上还有手铐。”
  目光盯注在黄媚的脸上瞧了一阵,道:“你叫黄媚?”
  黄媚忍下口气,道:“不错。”
  居中黑衣人又一阵哈哈笑,道:“江湖上只知金灯门行踪飘忽,难以预测,却不知金灯门中还有如此艳丽的美女。”
  黄媚一扬柳眉,但却又强自忍下去,没有发作。
  黑衣人挥手,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站到一边去。”
  黄媚心中忖道:“我们可以反抗,至少可以跑,但大哥不会武功,无论如何是跑不了的,为了大哥的安全,只好先忍耐一下了。”心中念转,人却依照那黑衣人的手势,退到了一侧。
  居中黑衣人两道目光,又转注在萧飞燕的身上,道:“你可是叫萧飞燕?”
  萧飞燕道:“是!”
  黑衣人道:“你也站过去。”
  萧飞燕略一沉吟,行到了黄媚的身侧。
  黑衣人道:“哪一位是金灯门中老大?”
  王俊道:“在下便是。”
  黑衣人打量了王俊两眼,道:“你就是金灯门的掌灯大哥?报上姓名来。”
  王俊道:“在下王俊。”
  于重、方昭、言少秋按次序报上了姓名。
  黑衣人望望地上非凡大师一眼,道:“诸位想试运气呢,还是束手就缚?”
  王俊说道:“束手就缚如何?试试运气又如何?”
  黑衣人道:“束手就缚就是咱们点了诸位的穴道,再请上篷车,然后咱们带诸位去一个地方。”
  王俊道:“甚么地方?”
  黑衣人冷冷说道:“诸位别忘了,你们是阶下之囚,并非是我们邀请的贵宾,到哪里去,诸位都没有反抗的余地。”
  王俊轻轻叹息一声,道:“诸位是甚么身份?为甚么黑巾蒙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居中黑衣人道:“你们金灯门向以易容术自豪江湖,你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王俊道:“咱们束手就缚,那是因非凡大师是武林盟中的总护法,咱们不愿反抗,才甘心束手就缚。但阁下……”
  居中黑衣人冷冷道:“对我们是最好别反抗,反抗的后果会相当的悲惨。”
  王俊道:“至少,我们应该知道你们是甚么人,来自何处。”
  居中黑衣人道:“用不着知道我们的身份,至于来自何处,诸位只要跟着走自然就会知道。”
  王俊呆住了,双方话已说死,再辩论下去,似乎只有真刀真枪的动手一途了。
  只见齐子川身子一转,突然向前行去。
  居中黑衣人冷冷说道:“站住!”口中说话,右手却轻轻一挥。
  在后侧的一个黑衣人突然飞身而起,一个巧燕穿云,由齐子川的头顶飞过。
  一回身,拦住了齐子川的去路,手中长剑同时出鞘,剑势横举,冷冷说道:“你耳朵不聋,应该听到咱们大哥的喝叫之声了。”
  齐子川缓缓回过身子,目光投注在那居中黑衣人的脸上,缓缓说道:“老夫不是金灯门中人。”
  居中黑衣人冷然一笑,道:“你既和金灯门中人走在一起,又被戴上刑具,那也只好把你算入金灯门了。”
  齐子川双眉耸动,准备反抗。
  言少秋却突然开口说道:“齐兄,咱们金灯门连累了你,在下等心中不安得很,但人在矮椽下,不能不低头,齐兄何不忍耐一时。”
  齐子川轻轻咳了一声,道:“言兄说的也是,非凡大师能把老夫视为金灯门中人,替我戴上了手铐,也难怪这几位把我看作贵门中人了。”
  那拦路黑衣人长剑缓缓扬起,剑尖抵住了齐子川的背心之上,道:“老头儿,最好少要花招,在下的手中之剑,可不懂敬老尊贤。”
  齐子川道:“这老字我是当之无愧,贤字之称,老夫可是愧不敢当。”
  他缓步又走回原位。
  居中黑衣人突然对着言小秋一招手,道:“你过来,这一次咱们倒要谈谈了。”
  言小秋应声行了过去,站在那黑衣人的身前。
  居中黑衣人哈哈一笑道:“江湖上传说金灯门中人刁钻古怪,但在下看来,诸位却听话得很啊!”
  言小秋强忍下心中的积忿,默然不语。黑衣人伸手点了言小秋两处穴道,道:“抬上车去。”两个黑衣人应声行了过来,依言把言小秋抬上篷车。方昭、于重、齐子川都被点了穴道,抬上蓬车。
  王俊最苦,他从未尝试过被点穴道的滋味,但觉被点处一阵酸麻难当,着着实实的摔了一跤。
  五个人都被送上篷车,居中黑衣人才对萧飞燕和黄媚一抬手,道:“你们两位也请过来吧!”萧飞燕、黄媚对望了一眼,缓步行来。
  黑衣人双目中射出两道奇光,盯注在黄媚的脸上,道:“金灯门能否存在江湖,你那几个义兄的生死都已操在你的手中了。”
  黄媚嫣然一笑,道:“我当真有那么重要么?”
  居中黑衣人道:“很重要,不过,姑娘,听在下劝你一句话,别把条件提得太高。”
  黄媚眨动了一下眼睛,道:“多谢你的指教。”
  黑衣人道:“看来姑娘是一个很合作的人,不过老夫也不能过于信任你,还是要点你的穴道。”
  黄媚道:“阁下请动手吧!”
  黑衣人点点头,道:“金灯门中人很识时务。”出手点了黄媚和萧飞燕的穴道。未待居中的黑衣人吩咐,两个黑衣人疾奔而至,接住了她们,送上蓬车。
  篷车立刻又向前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第六章 智脱重围诛祸首
上一篇:
第四章 素手玄功折青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