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飞来横祸
2021-03-12 17:51:0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花香。
  鸟语。
  这是位于山麓的一片桃林。
  桃花正盛开。
  美得有如人间仙境。
  桃林深处有人家。
  那是一幢建筑巍峨宏伟的巨大庄院。大门上方,高悬着一方匾额,上书“桃林山庄”四个篆刻金字。
  这里的主人,便是誉满武林但退隐已久、不再在江湖走动的一代豪侠——贾铁山。
  就在黎明之际,一名年约十八、九岁英气勃勃的年轻人,手中提着一只大约一尺见方的红漆木匣,来到“桃林山庄”大门前,停住了身形。
  这时,“桃林山庄”的大门尚未开启。
  那青年微一犹豫,便举步跨上台阶,抬手向金光闪闪的门环上叩去。
  门环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打破了四周的宁静。
  大门很快打了开来,出来的是一个手执一旱烟袋的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上下打量了年轻人一眼,问道:“尊驾是什么人?”
  那年轻人道:“在下包尚杰,受人之托,前来请见贵庄贾庄主。”
  白发老者的目光停留在年轻人手中的木匣上,再问道:“包大侠要见敝庄主,有何贵干呀?”
  包尚杰一捧手中木匣道:“在下系受人之托,为贾庄主送来这只木匣。”
  白发老者和善的点了点头,让过一旁道:“包大侠请进。”
  进入大门,穿过一条回廊,假山旁便是客厅。
  白发老者把包尚杰引进客厅,欠身道:“包大侠请稍待片刻。”
  包尚杰抱拳道:“有劳了!”
  白发老者转身退出客厅。
  盏茶工夫之后,只听厅外传来脚步声,一个身着锦缎长袍、面包红润、身材高大魁梧的老人。已昂然出现厅前。
  这老人右手掌中转动一副铁胆,铁胆声中一抱拳道:“老夫贾铁山,来迟一步,有劳包大侠久候。”
  包尚杰打量了这位名震武林的前辈人物一眼。
  只见他方头大耳,威严自重,连忙起身抱拳还礼道:“前辈名重武林,今日能得谒见,晚辈甚感荣幸!”
  贾铁山微微一笑,大步进入厅中,就主位上坐下道:“包大侠英雄风采,气宇非凡,必是当今武林中俊杰之士,请恕老夫冒昧,敢问包大侠出身何门伺派?”
  包尚杰谦然笑道:“晚辈并无师门,只是习下几手家传的把式而已,不学无术,惭愧得很!”
  贾铁山哈哈笑道:“包大侠客气了。”
  他话声微微一顿,含笑再道:“包大侠驾临桃林山庄,想必定有指教?”
  包尚杰道:“晚辈本来只是路经贵地,不意昨日雷雨中,发现一位临危之人,临死前嘱托晚辈将这木匣送到贵庄,现在就请前辈验收。”
  说着,将放在身旁的木匣双手捧起,交与贾铁山。
  贾铁山接过木匣,脸上一片迷惑之色,紧皱双眉,察看了甚久,似乎仍看不出所以然来。
  这木匣系漆成朱红色,漆得通体浑然,连接口之处,亦无明显痕迹。
  贾铁山摇了一摇,里面的确装有东西,贾铁山显得有些犹豫,也有些尴尬。
  包尚杰连忙问道:“贾前辈莫非……”
  贾铁山神色一正,道:“不瞒包大侠,这木匣来得大出老夫意料之外。”
  “贾前辈何不开启一看?”
  贾铁山沉吟了半晌,才点点头道:“也好,老夫就打开看看。”
  他将右手铁胆交到左手,右手微一用力,便把匣盖揭下开来。
  就在这时,突见一股白烟,从木匣中冒了出来!
  贾铁山猛吃一惊,本能的迅快将右掌一挥,把那木匣扫了出去。
  这一掌用力不小,那木匣摔出丈余之外,落地后已被震得四分五裂,洒了一地上的白灰。
  白灰中现出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和一张字条。
  贾铁山很快便辨出那白灰原来是石灰,并非什么害人的药物,本待立即责问包尚杰,话到唇边又复忍了回去。
  他双眉耸动,右手一抬,掌中一股暗劲吐出,吸得地上那张纸片,离地而起,向他手中飞去。
  那纸片原来是夹在石灰之中,被贾铁山以无形暗劲吸向手中时,石灰粉居然点滴未落下。
  好精纯的内功,真不愧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前辈高人。
  一旁的包尚杰,也不禁暗中喝彩。

×      ×      ×

  只见贾铁山接住那张纸片后,看了一眼,登时神色大变,双手颤抖,那张纸片便已掉落地上。
  包尚杰看得不由心头一震。
  举目向那纸片上望去,上面赫然写着:“贾铁山,在下闻知你六十庆生在即,特送上令郎人头一颗,以作贺礼。”
  包尚杰睹字之下,也是大吃一惊,心头一震,暗道:“糟糕!我竟糊里糊涂惹祸上身了……”
  他心念尚未转完,便见贾铁山悲叫一声,跃身高座,双手捧起石灰中那颗圆滚滚的东西,用衣袖一阵拂拭,拭去外表凝结的石灰,果然现出一颗人头来。
  贾铁山一见那人头面目,更是悲痛欲绝,气急攻心,双手一松,人头又落回地上。
  一声暴吼,贾铁山已向包尚杰扑去,包尚杰已然心存戒备,他可以理解,此刻对方在悲痛莫名之下,难免急火攻心,自然以为自己与行凶之人是一伙的,他一面闪身急躲,一面叫道:“庄主请暂息雷霆之怒,听晚辈一言。”
  贾铁山依然暴吼如雷,一言不发,再次扑到。
  包尚杰再度闪身让开。
  贾铁山第三次扑来。
  他一身功力,何等了得,腾身扑击之下,劲气弥空,势不可当。
  包尚杰虽然也身手非凡,但因心存顾忌,在对方连环扑击之下,已是危险万状。
  薯地,一条人影由厅外疾掠而至,那人影挡住贾铁山急叫道:“爹,快快住手,有话好说!”
  贾铁山乃武林中成名豪侠,他可以一怒之下,把包尚杰立毙掌下,但一经被劝,却就不能再不自制了,何况,前来相劝的,又是他视同掌上明珠的爱女贾玉莲。
  就在他身形一缓,包尚杰已脱身而出,飘落在丈余之外。只见那名领包尚杰进庄的白发老者手拿一块白布,跃身而到,他捧起人头,用白布包好,放在大厅桌案之上,回身向贾铁山欠身道:“庄主请暂忍悲痛,待老奴拿下这小子,听候庄主发落。”
  贾玉莲这次没拦阻,悲呼一声,身形晃动,来到贾铁山身前,搀扶着贾铁山,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去。
  白发之者跨出两步,厉声喝道:“朋友,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要老夫多费手脚?”
  听白发老者的口气,此人虽然身分不高,却绝非等闲人物。
  包尚杰摇头一叹,抱拳道:“在下不愿惹事,却也并不怕事,今日之事,其中误会之处甚多,是否可容在下一言?”
  白发老者冷笑道:“桃林山庄不是容狂徒撒野的地方,只要你束手就缚,自有你分辩的时候!”
  包尚杰剑眉微微一扬:“在下早知桃林山庄高手如云,难道还怕在下跑了不成?”
  白发老者冷声道:“你朋友跑得子么?只是你居心叵测,桃林山庄已无法拿你当客人以礼相待了。”
  包尚杰脸色微微一变,终于现出愠意:“莫非老丈非要逼在下出手不可?”
  白发老者冷哼一声:“桃林山庄从不逼人,是朋友你太不把桃林山庄放在眼里。废话少说,阁下就请进招吧!”
  包尚杰游目四顾了一下。只见人人怒目含悲。看情形要想不动手而只靠说理。似乎已无济于事。
  当下,纵声一笑道:“既然如此,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
  白发老者在这刹那,似乎己被对方这等气势所慑,暗暗忖道:“看这人年岁不大,竟已英华内蕴,内外双修,怪不得如此胆大狂妄,老夫倒是不可大意。”
  心里想着,自己也气纳丹田,暗运内力,神色一正道:“朋友。动起手来,就是生死之搏,快亮兵刃吧!”
  包尚杰傲骨天性,既然有理说不清,势非动手不可,也就不再忍气吞声。冷然道:“在下与何人动手,向来不以兵刃占先。”
  白发老者哈哈笑道:“朋友,你接得住老夫这双鹰爪功掌力么?”
  包尚杰心头一震,双目射光,问道:“老丈莫非是铁臂神鹰万前辈?”
  白发老者脸上掠过一道光彩,一显而收,冷然道:“你朋友果然对桃林山庄打听得很清楚,定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了。老夫今天有幸,得遇上朋友,你就不用客气了!”
  原来这位白发老者,竟然是成名武林多年的铁臂神鹰万年青。

×      ×      ×

  万年青与庄主贾铁山,名虽主仆,情同兄弟,贾铁山成名江湖,万年青是他最得力的助手,这乃是武林中人尽皆知的事,包尚杰已知这位白发老者的身分来历,立时心神一敛,不敢稍有轻视怠忽之念,抱拳道:“前辈,在下有礼了!”
  话出人动,身形一矮,合掌而上,右掌一翻而出,左掌屈指如钩,紧随而到。
  他掌势一出,便有一股强劲的罡风,带起呼啸之声,向对方卷去。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万年青眼看对方出手劲势,竟是这等威猛,难免也大感震骇,暗道:“难怪这小子如此胆大狂妄,武功确有过人之处。”
  心念间,万年青左手疾出,翻腕便向包尚杰右腕脉门扣去,同时右手一拂,立掌如刃,硬向对方左手五指迎去。
  出手之间,连消带打,守中有攻,力抢先机,包尚杰单枪匹马,身陷重围,不愿一上来就和对方真力相拼,当下收势晃身,飘出了六、七尺远,万年青大喝一声,如影随形而上,右手挥动,幻起丁一片的指光,分别取向包尚杰七处大穴,两人一轮快攻急打,互出奇招,各抢先机,眨眼间便对拆了二十几个回合,在这期间,以万年青浑厚扎实的内功与身手,竟然没法占到丝毫便宜。
  万年青自幼追随贾铁山闯荡江湖,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见过多少成名人物,从设遇见过像包尚杰这等年纪,而有如此成就的年轻人,万年青纵然尽极所能,却只能保持不败而已。
  刀年青一面晴暗心惊包尚杰的武功高强, —面更为今天的事担心。
  他想到包尚杰不过是对方一名马前小卒,动起手来就这样难缠,那么幕后发动这次事件的主谋者,自然更是厉害可怕。
  因此,万年青瞻前顾后,内心越来越感不安,因为贾府的事,和他自己的事没什么两样的。
  贾铁山大睁着一对眼睛,望着激战中的两人,最先是气得要冒出火来,时间一久,脸上的表情,已变得阴晴不定,眉梢上隐忧重重。
  他成名江湖数十年,盛名之下无虚实士,失去理智的愤怒与悲痛,不久就渐渐的控制住了。
  他的爱女贾玉莲这时却是双眸凝视,人儿恍悔,谁也不知这位姿色出众的少女,芳心里在想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二回 扑朔迷离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