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牡丹园 正文

第二章 深宵窥秘
 
2019-10-16 11:41:2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易剑寒道:“如是一年期满,仍然查不出头绪呢?”
  岳小湄道:“不用易兄动手,小妹在易伯父坟前自行挖心奠祭,代先父偿命,也算实行了先父的遗示。”
  易剑寒叹息一声道:“岳姑娘,你……”
  霍然转过身来,只见岳小湄脸上浮现出微微的笑意,清澈眼神中,充满着自信。
  忽然间,易剑寒生出了一种微妙的感受,只觉这位美丽的姑娘,充满着智慧,是那样令人悦服。
  易剑寒开始动摇了,岳小湄的精致分析,具有强烈的说服力,已使他开始相信。
  岳小湄点点头道:“易兄,请坐吧!”
  易剑寒已还剑入鞘,缓缓在一张木椅上坐下,道:“岳姑妒,你可知道,当时在场的人,除了先父,和岳叔父之外,还有一个人,岳姑娘知道是谁么?”
  岳小湄道:“易伯母,是么?”
  易剑寒道:“对,姑娘,先父死亡之后,家母含辛茹苦的把我抚养长大,二十年来,一直都是如此……”轻轻吁一口气,接道:“岳姑娘,听你一番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不过,你要我怀疑自己的母亲,我就实在有些为难了。”
  岳小湄道:“易兄,我没有怀疑伯母,如若伯母不会武功,这就和她无关了。”
  易剑寒道:“家母不会武功。”
  岳小湄道:“这中间的设计,不但精密,而且奇幻绝伦,所以,小妹觉得,必须到现场看过了之后,小妹才能证实一些推断。”
  易剑寒道:“姑娘,有一件事,我必须先说明白。”
  岳小湄道:“什么事?”
  易剑寒道:“家母还在等我,唉……她已经设下了先父的灵位,准备在下带回姑娘人头致祭。”
  岳小湄道:“哦!”
  易剑寒道:“我如空手回去如何向家母交代?”
  岳小湄道:“易兄的意思呢?”
  易剑寒道:“姑娘,愿不愿意,和在下一起去见见家母呢?”
  岳小湄沉吟了一阵道:“易兄,你觉得,我这样跟过去方便么?”
  易剑寒道:“没有什么不方便,家母的为人,比我还要随和一些,姑娘能够说服我,相信,也不难说服家母。”
  岳小湄道:“易兄,小妹觉得还是不去为妙。”
  易剑寒道:“哦!”
  岳小湄道:“老人家这些年的仇恨,可能比你易兄还要深上十倍,如若,她不容小妹置辩,就下令易兄杀害小妹,易兄又如何自处呢?”
  易剑寒沉吟了一阵道:“岳姑娘,那你准备要我如何向家母交代呢?”
  岳小湄凝目思索了一阵道:“有两个办法,第一是,易兄杀了小妹,带我的人头回去,小妹遵从了家父遗示,也算尽了孝道……”
  易剑寒摇摇头,说道:“这些话,再也休提了,小湄姑娘,我相信你的话了,岳叔父这些年表现的,决不像杀死先父的凶手。”
  岳小湄眨动了一下大眼睛,流下了两行泪水道:“易兄,我好高兴。”
  易剑寒道:“姑娘,请原谅我适才的固执和无礼,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岳小湄道:“不!易兄,你不但饶了我不死,而且,也给了我替家父洗刷清白的机会,这是一份莫可言喻大恩德。”
  易剑寒道:“姑娘,你也同样的在帮我,找出杀死家父的真正凶手,不过……”
  岳小湄哦了一声,接道:“不过什么?易兄!”
  易剑寒道:“目下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向家母交待,姑娘,如何告诉她呢?”
  岳小湄低声说道:“易兄,能不能告诉伯母,就说我跑了呢?”
  易剑寒道:“跑了?”
  岳小湄道:“是,跑了,你搜遍了整座牡丹园,但却找不到我,所以,你剑劈了很多牡丹,带着一些牡丹花回去,向伯母报告。”
  易剑寒道:“你呢,姑娘,如何自处?”
  岳小湄道:“小妹的事,还要易兄成全。”
  易剑寒道:“唉!我已经答应你了,理当相助,姑娘怎会如此见外呢!”
  岳小湄道:“我改扮成一个男童,跟在易兄身侧,行事也好方便一些。”
  易剑寒道:“这个,这个……”
  岳小湄道:“易兄,有什么为难之处,请当面讲了。”
  “家母是一个精明的人,也许,她不太懂江湖的事,但她会瞧岀你女扮男装的身份?”
  岳小湄理一理鬓边散发,缓缓说道:“小妹虽然相信我的易容术,不过,我觉得,还是不冒险的好。”
  易剑寒道:“是!家母有些地方,具有着很特殊观察才能。”
  点点头,岳小湄道:“小妹应该小心一些,易兄,把我安排在那些花棚之中,作一个栽花童子如何?”
  易剑寒道:“这倒是一件不太困难的事,只不过那里已经有了一个花奴老王,是否方便呢?”
  岳小湄心中一动道:“那老王多大年纪了?”
  易剑寒道:“五十多一些吧。”
  岳小湄道:“他在那里工作很久了?”
  易剑寒道:“很久了,我们回到那故乡宅院的时候,他就负起了浇水种花的责任。”
  岳小湄道:“是易兄找的人么?”
  易剑寒道:“不是,好像是家母的决定,不过除了浇水种花外,他很少到那些花棚中去。”
  岳小湄道:“哦,易兄,你是少主人的身份,安排一个花童职位,大概,还不会很为难吧!”
  易剑寒道:“应该不是难事,不过,老王是个粗人,你如何和他相处下去呢?”
  岳小湄道:“我会尽力而为的,易兄,不过,我们不能同行了,我想,应该安排一个人为的巧合能使小妹不着痕迹的留在府上工作。”
  易剑寒道:“姑娘,你是说,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岳小湄道:“是,除了你之外,最好先不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包括了易伯母,和花奴老王在内。”
  易剑寒点点头。
  岳小湄道:“易兄,给我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如是我的查证,无法为先父洗刷去杀死易伯父的污点,小妹,就自己到易伯父的墓前,自挖心肝,以慰易伯父在天之灵……”
  易剑寒道:“姑娘,你……”
  岳小湄接道:“自然,我会事先通知你易兄一声,这是先父的遗言,也是我唯一的心愿,易兄,无论如何,我要替先父偿还这笔欠债,易兄就这样决定了,小妹更衣去。”

×    ×    ×

  花园中,植有着很多的牡丹。
  在这广大的花园中,有一座红砖砌成的围墙,圈住了花园的一角。
  那围墙高过了一个人,所以,看不清楚那围墙是什么?
  除了红砖围圈的花园一角之外,还有一座坚竹搭成的花房。
  那花房外,有一个很大的水池,引来了园外的山泉。
  所以,这花园中的蓄水池塘,水势一直流动着。池塘塘中水清见底,牡丹花照入水中的倒影,随着波荡涟漪颤动。
  这是座私人的花园,整座的花园,围绕着一丈多高的围墙,用红色的大砖砌成。
  所有围墙外的人,看不出园中的景物。
  这样大的花园,决非一个花奴老王所能负担。
  事实上,这座花园中,除了老王之外,还有三个园丁。
  老王是这个园丁的领班,也是管理这些花园的人,也是唯一住在这座花园中的人。
  这时,天色近午,一个十五六岁的黑衣人,正在埋首除草。
  花奴老王站在那坚竹搭成的花房前面。
  花房和那红砖围砌之处,都被划成了禁地,花奴老王,是下人中唯一可以进出这两个地方的人。
  老王背负着双手,四下瞧着。
  花房中育养了一批新花苗,该移植在花园中了。
  所以这个园丁,都在加紧工作,翻土施肥,和除去一些将枯的花木。
  这座花园,曾在二十年前,因园主被杀,而一度荒凉,但三年前,一度走避的女主人,重返故园后,而又逐渐修整起来。
  老王,是受委托整建这座易家名园的主事人。
  也许重返故园的主人,不愿有太多引人杂乱之感,也许是要保存这座名园原有的形态,或是,这园中有些什么隐密,不愿被人发现,所以没有雇请大批的工人,修整这座名园。
  初时,只有老王一个人工作,他费了三四个月的时间,修补起了这座环绕花园的围墙。
  然后,又用红砖围绕起了那花园中的一角。
  除了老王和易家的主人之外,再没有人知道那一堵红墙中围绕的什么?
  直到老王又修整好了那座原有但破落的花房,才开始招请了三个工人,整理园中的花木。
  三个工人,都是附近的农家子弟,都经过了老王仔细观察之后,才雇请而来。
  整地、植花的工作,虽然不算太轻松,但也不太忙碌,至少,这里工作不算太累,每个月,逢一休假,而且,除了移植花苗的时候需要赶工之外,别的日子里,工作都很轻松。
  每到日上三竿之后才来上工,太阳还未下山时候,就可以收工,除了一顿丰富的午餐之外,还有六两银子一个月的工钱。
  对一个农家子弟而言,那实在是笔很大的收入。
  所以,每个人都不愿丢了这个工作,对领班的老王,也有着极大的畏惧。
  老王忽然皱皱眉头,直对那黑衣人行了过去。
  黑衣人埋首工作,不敢回顾。
  老王停下了脚步,冷冷的说道:“住手。”
  黑衣童子停下了手。
  老王两道目光,就像是闪电一般,逼视在黑衣童子的身上道:“你是谁?”
  “我是小山。”黑衣人畏怯的回答。
  老王道:“谁要你来的?”
  “大山病了,要我来代工。”
  老王道:“你是大山的什么人?”
  “堂弟,大山是我堂兄。”
  老王嗯了一声道:“你转过头来。”
  小山缓缓转过头来。
  他皮肤黝黑,但轮廓很端正,只是有些羞惧,微微垂首。
  老王两道炯炯的眼神,不停在小山的身上打量,一面冷冷的说道:“大山得的什么病?”
  “风寒,已经吃了药,一两天就会好了!”
  老王也许瞧不出什么破绽,但心中仍有着怒意,语声仍然很冷的说道:“回去告诉大山,不用回来了,他被解工了。”
  “我……”小山惶惑的不知所措。
  老王接道:“你也不用来了,等一会,我给你这个月的工钱。”
  小山流下了眼泪,显然,他心中有着极度的焦急,但却不敢表达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牡丹园

上一篇:第一章 剪烛西窗论沉冤
下一篇:第三章 春闺不是梦里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