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十章 英雄侠女 情意绵长
 
2020-01-01 16:53:2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两步!
  出乎意外的,云白姗就像一只蝶儿似的,扑进到他的怀中。
  两个互相拥抱的身子,紧紧的纠缠着,倒向天鹅绒般的沙漠里……
  一个是浪迹天涯的侠士,一个是满怀愁絮的少女,同样的孤独沉郁,一旦情投意合,自如春火燎原!
  天边,有一丝紫气,起伏于天地线之间!
  大漠风沙,忽然停止了。
  远处传过来一声瞭亮的马嘶,一匹长毛健马,上面骑着散发披肩的绝色佳人云白姗,向西边狂驰而去。
  沙千里闻声而惊,倏地翻身而起,身上衣衫滑下来,现出他赤膊的身子,他不得不蹲下来!
  在沙丘的背面,远眺大漠,正好是居高临下,看得一清二楚!
  云白姗正骑着自己的那匹长毛马,黑而长的秀发,被风吹拂得与肩水平……
  沙千里刚要想出声招呼,却又忽然中止!
  昨夜的一幕,冉冉升起,使他清晰的记起一切!
  就不出的愧、恨、惊、悸侵蚀着他,在低头沉思的一瞬间,却又有情意绵长的一片遐思,使得这位昔日不可一世的侠士也为之黯然神销!
  沙地上凌乱的一片风流痕迹显然已为细心的人掩饰过了,薄薄的一层沙散在表面上,遮住了荡人心魄的女儿红!
  沙千里不胜感慨的叹息了一声,低下头才发觉得身上所盖着的那领薄衫,原来不是自己的,那是一领薄如蝉翼,绣有一只彩凤的白绸子披风——
  自己的衣服、刀、零碎杂物,散落在附近,一样不少。
  他匆匆的穿好衣服,把那领白绸子披风折叠成一块,放好身上。
  沙地上似乎有一块地方被压得平平的,上面留有字迹,字是用手指头写的:
  “我走了,暂借千里马一用,下次见面时再还你,好不好?
  白姗”
  “万里飞虹”沙千里感伤的摇了摇头,唇角不禁带出了一丝笑容!
  这一切发生得这么突然,像是巧台又像是预有的安排,总之,那是人力所不能相拒的彖缘分!
  他踽踽的来到了帐蓬里,把一切整理妥当,天还没有怎么亮!
  马被云白姗给骑去了,自己得想办法先弄一匹马出沙漠再说。否则的话,在沙漠里没有马可是寸步难行。
  前面水草地里有十来匹牲口,正在嚼食着青草,不知是那一帮客人留下来的。
  这种大帮子客商,少了一匹马,还有车坐,料无大碍,他就老实不客气的过去选了一匹,鞍辔就卸在附近地上,很方便的就套好了,于是他翻身上马,一路策马疾行而去!

×      ×      ×

  天上下着雨,地上满是泥泞!
  沙千里打马来到了玉门关,但见城郊外挤满了百姓,四个守卫的持刀兵刃,挨个检查着通往关内的客商百姓,遇有外族人则百般的垂询挑剔,汉人则轻易放一行!
  “万里飞虹”沙千里轻易的过关!
  却见城门楼子下,站着一个穿着号衣的哨官,正自睁着一双红眼打量着自己!
  沙千里心中一动,惟恐这类公门中人,无事生非,赶忙的翻身上马,那哨官已飞步跑来道:”下马,下马!”
  沙千里抱拳微笑,说道:“总爷有何见教?”
  哨官上下打量着他道:“你可是姓沙么?”
  沙千里一怔道:“不错,总爷怎么认得我?”
  那名哨官哈哈一笑,深深向着沙千里拜了一下,道:“沙大爷快请下马,我找得你好苦!”
  说着张起一把火油纸伞,上前高举起来为沙千里遮雨,沙千里只得翻身下马,却有些莫名其妙!
  小哨官代他拉着马,一面为他张着伞,一直走到城门洞里,才嘻嘻笑道:“我们云大人的千金持别关照,要小的我候着你!”
  沙千里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点头道:“云小姐现在在那里?”
  哨官道:“这个小的可不清楚了,这里有一封信,沙大爷您请过目!”
  说着由怀里掏出一封信,双手呈上。
  沙千里接过,见信皮上写着“沙千里先生收”,就撕开来看了一遍。
  那小哨官眼巴巴的等他看完了信,嘻嘻笑,道:“大小姐是前天夜里过关的,当时关照小的为你大爷订下了房子,还留下了一匹马和一些银子!说马和银子都是大爷你借她的!”
  沙千里知道那银子分明是云白姗致赠自己的盘川,只是在外人面前,当然不便否认,只得含糊的应了一声。
  当下那名哨官硬要为他牵着马,带领着他步上一条石板道,两侧是夹道的杨柳,虽然时令不对,杨柳多枯谢了,可是看起来仍然很有诗意!
  前行不远,见有一处高挑着“朝阳”字号的客栈,生意不恶。
  小哨官把手里的马缰交给门前一个小厮,比手式道:“沙爷请!”
  二人步入后堂,就有一个口叼着旱烟的五旬汉子大步迎上来。
  哨官大声道:“这位就是沙大侠,你好好的接待着!”
  那汉子不时的打躬作揖道:“是是是,房间早已预备好了,沙爷的马,也在号里,倒是那包银子还在柜上,我这就给您拿去。”
  沙千里道:“不用了,明天我走时,再给我也是一样!”
  那汉子大概就是这客栈的管事,连声的称着是,沙千里不禁暗暗怪责去白姗为自己添事,她虽是一片好心,可不知道自己个性,一向是独来独往惯了,这等的招摇,大非自己所愿!
  那位哨官呆怔了一下道:“沙爷明天就走?我还当有几天好逗留呢!”
  沙千里回身向身后的小哨官抱拳道:“多谢,多谢,总爷你请吧!”
  小哨官嘻嘻笑道:“我姓苏叫德旺,有什么事沙爷只管招呼我一声,我就在城防管理当差!”
  沙千里连声道:“借重,借重!”
  小哨官又打着官腔关照那名管事一些场面话,这才告退,那栈里的管事战战兢兢的带领着沙千里步入后院。
  倒是出乎沙千里意外,想不到穷乡僻壤,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处漂亮的栈房!
  只见后院异常的雅致清洁,墙都是新粉的,庭后院栽种着松柏,间以小桥流水,十分雅致!
  那位管事带领着沙千里来到了一间洁净的敞房,沙千里的随身东西,也由先前的那位小伙计搬运过来!
  一切安顿下来,沙千里由那个小伙计陪同着到后面的马棚里看了看自己那匹长毛马,经过两天的调养看上去似乎神采骏朗多了。
  看着马,心里可就不禁又想到了云白姗这个人……那是他生平第一个接近的女人,也是他刻骨铭心,永远不能忘怀的一个人!
  这么想着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感触,发出了一声叹息!忽然身后足步声响,一人大声道:“我的马料要加豆子、鸡蛋,前面的马蹄子也该掌铁了!”
  说话的人多少带着一些陕西口音,另有一个小伙计连声的答应着。
  沙千里等这个人来到面前,才注意到来人三旬左右的年岁,一袭灰布衿袄,头上扎着读书士子的方巾,唇上留着短短的两撇胡子,一派的文采斐然,风度翩翩,甚是文雅!
  这样的一个人,自不多见!
  他身边跟着一个小伙计,正带着他走到马棚前,那文士模样的人伸出一只留着长指甲的手,拍着他的马显得很高兴!
  沙千里注意到这人的马,是一匹纯种的伊犁马,全身白毛,只有鼻心一团黑,内行人称这种马叫“黑鼻白雪”,是少见的名马之一!
  然而沙千里的那匹长毛马,却是更难得一见的马中之王,外表看上去虽没有那匹“黑鼻白雪”漂亮,可是真正识马的人只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名贵之处。
  眼前这个文士装束的士子,显然就是一个识马之人。
  当他的手拍在自己马头上时,眼睛却盯住在那匹别槽上的那匹长毛马身上!
  他显然是吃了一惊!就见他直着一双眼,死死的打量着那匹长毛马,偏头问身边的那个伙计道:“这匹马是谁的?”
  那伙计看了一眼,却不知身边的沙千里就是马主,摇摇头道:“这匹马当然好啰,听说是布政使云大人的千金留下来交给一个什么人的!”
  文士叹息了一声,道:“好马!”
  一旁的沙千里不禁一笑道:“兄台识得相马么?”
  文士的一双眼,完全为那匹长毛马吸住了,闻言后,却连看也不看身旁的沙千里一眼。
  他冷冷的道:“略知一二,不过这匹上好的‘长毛青’,却是极为罕见!”
  沙千里一听他能道出马名,不禁深深折服!
  那文士却步向那匹长毛青的槽头,伸手想去掀那匹马的嘴唇,看看马齿,不想手才伸出,却见那匹长毛马连声怒嘶着张嘴就咬!
  文士所幸收手够快,否则可就难免被咬着了。
  他连声道:“好厉害的牲口!”
  那匹“长毛青”被文士这么一惹,可就不大老实,连连的怒嘶着,不时的扬动前蹄,大有不肯伏枥的劲头儿。
  这么一来,使得与那文士同来的小伙计大为吃惊,一面吆喝着就要去叫人。
  沙千里不得不步近道:“用不着害怕,它是忌生!”
  说着伸出一只手在那匹长毛马顶头上拍了一下,轻声叱道:“不许叱!”
  两指一分,贴着马耳顺下去。
  这么一来,那匹长毛青,果然静了下来,同时也认出了主人,不时的用头在沙千里手上碰着,人马间一片真倩。
  中年文士陡地一惊,回头才注意到了身后的沙千里。
  “哦?”他说:“这匹马是你的么?”
  沙千里微微欠身,笑道:“正是在下的!”
  那文士立刻拱手道:“幸会,幸会!还没请教兄台贵姓大名?”
  沙千里一笑,说道:“沙,平沙落雁之沙!”
  中年文士一双精芒毕露的眼珠,上下打量着他道:“沙兄是关外来的么?”
  “不是的!”沙千里道:“在下久居中原,还未曾出过玉门!”
  “啊……是是……”
  他的那双眼睛,却看向沙千里随身所系的那口刀上,一眼之下,顿现出惊异表情!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九章 情投意合 春火燎原
下一篇:第十一章 夜盗宝刀 重遇恩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