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十一章 夜盗宝刀 重遇恩兄
 
2020-01-01 16:54:10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沙千里微微拱手,遂即转身自去!
  中年文士这么注视着他,一直见他踏入内院,才回过身来,他喃喃自语道:“怪哉……莫非是我看错了眼,姓鲁的那口红毛刀,怎么到了这人手上?”
  夜风轻叩着窗帘!
  十月落雪吐甘肃,虽还不到下雪时候深秋的夜寒,却也相当够瞧的了。
  沙先生房里点着一盏灯,远远看上去,和窗前的那棵老梅映衬得十分雅致!
  这时候,有一条快捷的人影,像是一头猫般的掠上了墙头,紧接着一个滚翻,飘飘然的已落向地面!
  来人头扎黑巾,一身宽松的黑身长衣,背后紧紧系着一口长剑!
  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在马厩与沙千里搭训的那个中年文士,此时此刻,突然的来到,自非善意的造访,他安着什么心可就不得而知了!
  黑衣文士显然是武林中难见的高手,他略一窥视之后,遂即站身不动,站立的位置,距离着沙先生下的纸窗,约有两丈的距离!
  轻轻的探出一根手指,隔空的划了一下。
  纸窗上传出了轻微的“沙!”的一声,现出了一道月牙的洞口!
  这人并不立刻扑前,仍然停立在原地,静中观变!
  等了一刻,不见有什么反应,遂见他双臂猝然一张,“呼噜噜”,一阵衣袂荡风之声,活似一只大兀鹰似的已落在窗前。
  这人好大的胆,他似乎已经认定了房内那个姓沙的已经入睡了,右手后背着一把剑,那一口青光耀眼的长剑已撤到了手中。
  他表情至为阴沉,脸上带出一片轻微的冷笑!
  剑尖直指窗缝,只见他右手微微一振,即有一道颤抖的银光,自那口长剑剑尖上射出。
  这类剑炁最是锋利,无坚不摧。
  剑光过处,内窗的栓子,迎刃而开,窗户也就“支伊”的一声敞开了一半!
  客房内静悄悄的,由于室内点有一盏灯,是以一目了然,那个姓沙的和衣睡在软炕上,衣不解带还不脱靴!
  黑衣文士并不是来谋刺的,对于沙先生的睡相不太感兴趣!
  他那双凌光灼灼的眸子,掠过了炕上的沙千里,继续在附近搜索着,徐徐的搜索着。
  他似乎已经找到要搜索的东西了。
  眼睛直直的盯视向一个地方,顺其目光视处,可就看见沙先生的那口刀!
  “刀”是挂在墙角,青鲨鱼皮间以墨玉的刀鞘,在柄端,还系有长长的杏色刀衣!
  黑衣文士的那双眸子里,顿时泛出了异采,阴沉的脸颊上,情不自禁的也带出无限的喜悦之情!
  他不会记错的,这口刀他断定正是当年毛秋水打铸出炉的最后一口宝刀——红毛刀。
  这口刀的出世,武林中曾经引起了极大的风波,死了许多人,就连毛秋水全家大小,也深受其害,弄得家破人亡,自己又何尝不是受害者之一?
  往事过眼,黑衣文士脸上立时现出了一番悲慨!
  他打量着炕上这个姓沙的人,虽然不敢断定对方的确实身份,可是这人已能由鲁铁山的手上夺得了这口刀,当知不是泛泛之辈,以鲁铁山当今之神威不可一世,实难想象面前这个人,竟会是他的对手?这口刀又会如何到了他的手上?
  无论如何这口刀就是鲁铁山手上的那口红毛宝刀,这一点他是自信不会认错的,天下的名匠,固然尽可仿效那口刀的式样,以假乱真,可是透过刀鞘,那隐隐的冷森刀气,却实是说明了,普天之下,舍诸毛家刀店的毛秋水以外,谁也打制不出这等精纯极质的上好钢刀!
  黑衣文士贪焚的表情越加显著。
  他不再犹豫,双肩微耸,如同轻烟一缕的已经掠窗而入,身上的风力,使得案上孤灯摇了一下,差一点为之熄灭!
  他身子向前一欺,来到了墙前,伸手摘刀!
  这当儿,炕上的那个沙先生,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梦吟,翻了一个身子。
  黑衣文士陡地回头,只见他浓眉一挑,骈二指向着炕上的沙先生霍地一点!
  这种“隔空点穴手”,非有十年以上的纯功力,不易奏功,一经点中人体穴道,非经过一个对时,即使是一流点穴高手,也不能自行解开!
  黑衣文士这一手隔空点穴功夫,果然厉害!
  指力点处,炕上的沙先生急剧的颤抖了一下,遂即不动,看样子是毫无疑问的被点住了。
  黑衣文士再也无所忌惧,转身抬臂,摘刀到手。
  他身子跟着向外一折,施了一招“金鲤倒穿波”,“嘶!”的一声已窜出窗外!
  不愧是夜行出没的老行家!他身子绝不停留,身子一经穿出,接连着,三四个快速的起落,已飘向院墙之外!
  黑衣文士把身子向墙根下一靠,怀着无比的喜悦心情,他才开始观看着手中这口刀!
  宝刀慢慢抽出一半,一片雪白的晶光,映射得他发眉皆霜!
  他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大大的吃了一惊!
  “不对!”他内心嘀咕着:“这不是鲁铁山的那口刀!”
  鲁铁山的那口刀,刀光是红色的,这口刀却是白色的,显然是大有差别!
  可是奇怪的是式样却是一般无二,甚至于刀柄之上,也有毛家店出品的特别标志——圆形的一个圆标,其间是一片白玉作成的羽毛。
  “羽毛”略含着“毛”的意思!自是毛家出品,当无可疑,只是这口刀断非那口刀,又堪认定,毛秋水所出的刀剑,没有一口是式样雷同的,这一点武林尽知,那么这口刀和那口刀?
  黑衣文士端的是弄胡涂了。
  以他所见,这口刀的刀质,似乎较诸鲁铁山所得的那一口质地犹纯!
  “莫非当年毛秋水所铸,一反旧规,是一炉双刀?除了鲁铁山占有的一口之外,另外还有一口?”
  这么一想,他禁不住内心一阵狂喜!
  果真如此,自己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毫不费工夫”了!
  黑衣文士一刹时间,喜得心花怒放,他手捧着这口刀端详又端详,看了又看,简直是爱得无以复加。
  像是一阵风似的,他背后飘下了一个人!
  这个人以着比他更轻的身法,向他偎了过来,黑衣文士那么高的武功的人,竟然是毫无察觉!
  他一直走到了那黑衣文士身后站定,两者之间距离,顶多不超过三尺!
  黑衣文士全神贯注在这口刀上,居然毫无所觉!
  来人一袭灰衣,脸现着轻微的笑容,挺熟的一张脸,不就是方才躺在炕上的沙千里是谁?
  只听得他发出冷冷的一声轻笑,道:“阁下可曾看够了?该还给我了吧?”
  黑衣文士陡然一惊,倏地回过头来。
  他神色登时一呆呐呐道:“你……”
  沙千里身形微晃,鬼影子般的向前一倾,那黑衣文士方自觉出寒风袭体,同时间手中一紧,再看掌中刀,已到了对方手上!
  黑衣文士那等武功,竟是看不出对方是施展何等手法,怎样的把刀夺了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
  黑衣文士双眉一挑道:“尊驾是真人不露相,朋友,你报个万儿吧!”
  沙千里一面慢吞吞的把那口刀系好背后,一面打量着黑衣文士道:“如果在下眼睛不花,足下一定是来自陕西的郭大侠了?”
  微微一笑,连连拱拱手又道:“失敬,失敬!”
  黑衣文士登时又是一呆,冷冷的道:“你是谁?如何认得郭某人?”
  沙千里冷笑一声,道:“闻得足下太原夺刀,险作了刀下之鬼,何以事隔多年,兀自老毛病不改,居然对在下这口刀又生垂涎,如此行径,岂不令人齿冷?”
  那黑衣文士正是当年太原夺刀,险些丧命鲁铁山刀下的“青竹客”郭白尘!
  此人刚愎自用,目高于顶,当年败于鲁铁山之事,一直引为生平大恨,最最忌讳外人提及,此刻被沙千里言语一激,当时恼羞成怒,大为震怒!
  只见他脸色一变,冷叱一声道:“大胆!”
  左肩向下一沉,飘身急进!沙千里仍是停立在原地,动也不动!
  郭白尘身子向前一扑,右手二指倏地一分,直向沙千里双瞳上点去!
  沙千里兀自不动,待到郭白尘二指临近的利时之间,他右腕倏起,以掌沿向着对方手腕间切了下去!
  “青竹客”郭白尘顿时觉出对方这一切之势,有如金刀劈风,他心中一动,知道厉害,借着退步之势,却把一只左掌运满了内劲,向着沙千里腰胯间拍了下去!
  沙千里大概是存心要给他几分颜色,是以在对方掌势眼看着已将拍在身上的一刹间,倏地向前一倒!
  那副情景,就好像他身子已为郭白尘所击中的模样!
  可是郭白尘却不作如此想,等到他发觉不妙,招式用老了,郭白尘心中一惊,身子向下一蹲,一条右腿疾如旋风的向着沙千里两腿之上扫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郭白尘的这一招“铁犁耕地”不谓不快,可是正应了所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句话了。
  面前的这个人——沙千里,确是当今天下最最难以招惹的一位主儿!
  郭白尘一腿扫出,但觉得面前人影一闪,疾风袭面,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两肩上一阵发麻,半个身子当时就像触了电般的,打了个哆嗦。
  沙千里只不过在他一双肩头上虚按一掌,却又翩若巨蝶似的翻了出去。
  像是坠枝的老猿,他的一双手已搭在了面前枯干的杨柳枝上,随着枝条的起伏,沙千里偌大的身子,忽上忽下,那细若小指的柳枝,仅仅被压得垂下来,却并不折断!
  这一手功夫,看似无奇,其实却题、示了纯足的内功火候,一
  般人即使是穷毕生之力,只怕也难以达到!
  “青竹客”郭白尘要是再不知进退,可就太也不自量力了。
  他在目睹对方这一手功力之后,自忖不及,难以望其背项,当下自愧且惊的后退了几步!
  只见他无限惶恐的抱拳垂首道:“郭某有眼不识泰山,请先生不罪!尚请赐告大名才是!”
  柳枝上的沙千里哈哈一笑,借着柳枝上的弹力,翩若惊鸿的已落到了郭白尘身前。
  “郭老兄,承让了!”
  他冷冷的接着又道:“老兄当真不识得沙某人么?”
  郭白尘一怔,抬头逼视向对方,只觉得对方那张脸,似曾相识,只是却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沙千里微哂道:“老兄是贵人多忘事,可记得‘千里快哉风,平沙一雁来’这诗句?”
  郭白尘脸色一变,眼睛突地睁大了许多,他极为惊讶的道:“你……你是‘万里飞虹’沙……千里,沙大侠么!啊呀……太失敬了!”
  说罢,躬身就拜!沙千里平胸推掌,郭白尘吃对方掌上风力撞击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站定身子之后,郭白尘兀自不禁脸现惊悸!
  他无限惶恐的颤声说道:“沙恩兄……当年洛瓦子,多承教诲,仗义援手,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小弟,真正该死,不过是……”
  沙千里挥了一下手道:“过去的事不提也罢……老兄,这几年我虽不涉中原,可是老兄所作所为,我却无所不知……”
  郭白尘感愧的道:“太惭愧了……”
  沙千里一笑道:“故人相见,理当把握一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入内一谈!”
  郭白尘那么倔的性子,可是在这位江湖第一异人面前,却显得毕恭毕敬!
  他拘谨的欠身道:“恩兄请!”
  二人身形连连纵起,三数个起落已来至窗前,只见客窗大开,室内灯光摇曳着,闪闪欲熄!
  思及前情,郭白尘不胜愧疚!
  沙千里在前,郭白尘在后相继入室。
  落座之后,沙千里冷冷的道:“白天一见,我已认出是郭兄你,曾用‘平沙落雁’一话点你,想不到你竟还是不能悟出!”
  郭白尘一张斯文的白脸,就像喝了酒似的红量,他长声叹息道:“小弟平生最最敬服的,也只有兄台一人,因恩兄早年相见时,曾有此生不入中原之一说,是以作梦也不曾想到会是恩兄,才至于当场出丑!”
  沙千里喟然一叹道:“不错,我确是说过这句话,我之所以远涉中原,情非得已!”
  郭白尘道:“恩兄此来是……”
  沙千里冷冷一笑道:“暂时不谈这个,我只问这几年中原道上各位朋友还好么?”
  “青竹客”郭白尘怅然呆坐一刻,苦笑一下道:“承恩兄见问……唉……”
  “怎么?”
  “恩兄有所不知……”郭白尘面色忿忿的道:“自从‘沙漠虎’鲁铁山入侵武林之后,天下武林同道,可谓之遭了一场浩劫!”
  沙千里冷笑不语!
  郭白尘接下去,道:“淮上的‘病太岁”姜平、‘九华山”的全真
  道长,以及六合门、中州曹家……各派掌门人,先后都遭了此人的毒手!”
  沙千里一双眸子,微微合拢着,他冷峻的道:“鲁铁山武功不弱,不过,也不应这般厉害!”
  郭白尘叹了一声,道:“只因为他得了毛老人的一口红毛宝刀,这些年来,更练了几手纯阳刀功,是以世无其匹,武林才落得这般下场!”
  沙千里平静的点点头,道:“这就是所谓‘人以刀杀,刀同人性’,鲁铁山嗜杀成性,再有宝刀助威,自是天下大乱了!”
  “青竹客”郭白尘道:“滇南的贯大元,前因夺刀,为鲁铁山破了面相,前年挟众寻仇,却又不敌,鲁铁山用刀削了他的双腿,如今成了十足的废人!”
  “万里飞虹”沙千里道:“鲁铁山如今在那里逍遥?”
  郭白尘冷冷的道:“这可就说不定了,他现在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去年创立了‘宝刀会’,越加的不把武林同道看在眼内!”
  “什么叫宝刀会?”
  郭白尘哼了一声,道:“是鲁铁山自己定的门派,一共有门下弟子十八人,由他本人授以刀法,鲁铁山自封坛主,外有四大护法!”
  这倒是沙千里所不知道的,听到这里,忍不住带出了一片冷笑。
  “青竹客”郭白尘冷笑着道:“这四大护法,皆是当今武林中精于刀法的高手,一个是‘金刀手’侯宝忠,一个是‘八面刀风’时野,另外两个是岭南的诸氏兄弟诸飞龙、诸飞虎!”
  沙千里微微一惊,说道:“诸氏兄弟的名声一向很好,怎么会投靠到鲁铁山一伙?”
  郭白尘重重叹息一声道:“说的是……如今江湖上正义早就丧失了!”
  “何至于如此?”
  “还不是一个鲁铁山惹出来的?恩兄呀!”郭白尘一肚子的委屈苦水,这一下子可全都抖出来了。他十分伤感的道:“大家都只图明哲保身,谁又愿意多事惹祸,刀下做鬼?”
  沙千里脸色越加的沉重了。
  郭白尘道:“就拿宝刀会手下这四大护法来说,昔日原都是安份守己,颇负正义的人,自从被鲁铁山降服之后,如今全都变了气质,助纣为虐!”
  沙千里道:“宝刀会会址在那里?”
  “在终南山!”
  沙千里一惊道:“那不是老兄你的地盘么?”
  郭白尘脸上那份不自在,可就别提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呐呐的道:“自从鲁铁山成立了宝刀会之后,天下英豪更是无人是其对手,鲁铁山过去的外号是沙漠虎,如今可是改了!”
  “改成什么?”
  “叫‘金刀镇八荒’!”
  沙千里喟然一叹道:“鲁铁山昔日只是争强好胜,性情残暴些罢了,想不到如今竟变为如此,看来他是在自掘坟墓!”
  “青竹客”郭白尘忽的楞了一下,像是才想明白过来,倏地注视向沙千里道:“当今天下,也许只有恩兄你还可制服鲁铁山,我原以为恩兄永世不出沙漠……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沙千里冷冷一笑道:“你没说错,我之出沙漠,主要就是为了鲁铁山……”
  郭白尘脸上一喜,道:“好!有沙恩兄出面,这件事就好办了,小弟愿意负责集结天下豪杰,为恩兄你从旁为助!”
  沙千里冷冷一笑,道:“要真是那样,我还是返回沙漠的好,你千万不可这么招摇!”
  郭白尘碰了一鼻子灰,不明所以的道:“那又为什么呢?”
  “一来打草惊蛇,”沙千里冷冷的道:“二来胜之不武!”
  郭白尘怔了一下道:“沙兄不愧是大丈夫,只是宝刀会上下近二十人,人人都有一身好功夫,恩兄你不可大意!”
  沙千里一笑道:“这个我知道!”
  言罢站起身子道:“夜深了,恕我不多留你了!”
  郭白尘本有满腹牢骚待发,可是对方既有送客之意,自是不便再留,当下告了叨扰,匆匆退出。
  第二天午时,郭白尘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专程到沙千里的客房去拜访,却是去晚了一步,据那位管事先生说,沙先生天一亮就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十章 英雄侠女 情意绵长
下一篇:第十二章 满怀愁絮 黯然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