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十四章 剪除余孽 不慎中毒
 
2020-01-01 16:56:0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他们见云白姗现出了口风,并且坐下来,心里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彼此对看了一眼,眼睛又向着一旁的“八面刀风”时野望去。
  “啊!”时野冷冷的说道:“云姑娘如肯把沙先生下脚之处赐告,不胜感激之至!”
  云白姗道:“你们三个,愿意跟我来么?”
  “八面刀风”时野嘿嘿一笑道:“姑娘隆情,岂有不愿之理?只是,据在下所知,沙先生已于昨晨离开了本店!”
  云白姗道:“不错,但并没有离开本地!”
  时野深沉的一笑道:“既然如此,偏劳了!”
  彭、宋二人一听沙千里就在本地未走,心里自是高兴,不禁喜形于色。
  云白姗一笑,说道:“我在外面候着三位!”
  话声一落,手掌按处,疾若飘风似的,已穿窗而出。
  彭、宋二人刚要跟踪而出,时野却伸手拦阻,只见他脸色十分深沉,冷笑道:“这个姑娘,心怀叵测,不可不防,你二人把暗青子带着!”
  彭、宋二人怔了一下,各人取过一个豹皮囊,配好身侧!
  “八面刀风”时野把一口刀系在背后,沉声道:“这一个姑娘八成就是沙千里一伙的!你们可听说过没有?姓沙的在沙漠里交个小娘儿们,我看就是这个人!”
  这么一说,彭、宋二人二人霍地一惊。
  时野冷笑道:“她是存心想诱我们出去想下毒手,这也好,我们就装着不知道,到时候用‘三阳刀阵’擒她就是!”
  彭程道:“要真传说的那个女人,可是厉害得很!”
  时野道:“你二人只记着,千万不可单身上手,一切听我命令行事!”
  彭、宋二人连连点着头!
  “八面刀风”时野手掌挥处,炕头上的那盏豆油灯应手而灭!
  他舍门不出,身形纵处,两扇窗倏地大开,身子已如同滚檐的狸猫似的掠出了窗外!
  紧接着彭、宋二人相继纵身而出!
  三个人连续纵出,就只见栈房院子里,悬着一盏灯,天还在下着
  毛毛雨,一丛松柏被洗刷得绿油油的十分可爱!
  三四丈外墙头上,霍然的站立着云白姗,斜风细雨里,她窈窕的身子,有如风摆残荷似的在晃动着,三人甫一现身,她就燕子似的向院墙外纵出。
  时野招呼二人道:“追!”
  三条人影,快速的跟踪而出!出了这所客栈的院墙,眼前是一片低矮的民房,前行的云白姗一路轻登巧纵在前疾行——她似乎有意放慢了身体、使得身后三人能够跟上。
  翻越过这所民房之后,前面是一层竹林子,夜雨之下,竹影婆娑!
  云白姗身子方自一落下,还来不及回身的当儿,“八面刀风”时野已自身后猛欺而进!他施展的是“龙形乙式穿身掌”,紧循着云白姗的背影,猛的扑到,双掌之上功力十足,同时大声喝道:“好个贱人!你纳命来吧!”
  前行的云白姗身子向前一踉跄,倏地一个转身,双掌向后一迎!
  四掌相迎之下,云白姗身子往左一闪,那时野却也不是弱者,身子陡地一个倒仰,平空翻出了一丈五六。
  他身子落地之后,彭、宋二人也相继落下地来!眼前的情形是三对一,彭程、宋万各踞两侧,“八面刀风”时野居中而立。
  云白姗相不到时野,竟然机警至此,借着空中的翻腾力道,把自己掌力化解一空。
  她凄然一笑道:“你这人倒也聪明,只是仍然难免一死!”
  “八面刀风”时野一声狂笑道:“贱丫头,你那点鬼门道,岂能瞒得过我?我早知道你是跟沙千里是一伙子的,这才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我就先抓住了你,看看沙千里来是不来?”
  手中大刀平胸一立,目视两侧二人道:“你们可不要看轻了这个儿们,手底下得要特别小心才行!”
  彭程、宋万各人已把随身携带的长刀撤了出来。
  三口刀的刀尖,俱都指向云白姗。
  眼前情势,一触即发!
  云白姗既仇鲁铁山,复恋沙千里,这么一来,也就对眼前三人,存下了必歼之心!
  她目光在三人手、眼、身、步上转了一转,已测知三人即将出手的时间和部位!心里也就了必胜的把握!
  这类的交锋,根本无需长时间的恋战,几乎可以断定只一出手,即可分出生死存亡!
  云白姗冷冷一笑,把拿中剑抱于怀内,在剑法中,叫做“抱元守一”!
  彭程、宋万本已纵动的身子,却为“八面刀风”时野的目光制止住了!
  时野不愧是老江湖了。这时他目睹着眼前少女站立之势,心里已知道对方绝非易与之辈,越加的不敢蠢动!
  四个人的目光,形成了短距离的一个交点。
  细雨霏霏,每个人头上、身上,都落满了一层细小的水珠!刀剑的光,在没有月色的雨夜,颤瑟的泛着微光!
  “八面刀风”时野刀身一立,嘴里叫:“鸡吃虾蚣!”
  彭、宋二人立时向两侧退开一步,掌中刀改为双手握住,向外方举开。
  正中的时野,身子却微微向下一蹲!
  云白姗娇声笑道:“姓时的,你这种‘点中挂侧’的打法,只怕讨不了好!”
  时野一惊道:“怎地?”
  云白姗笑吟吟的道:“我只要一举剑,你三人不死必伤……”眼睛一瞟彭、宋二人:“你二人多半是断手而亡!”
  她脸上虽带着笑容,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极有份量,丝毫不像是玩笑之语!
  “八面刀风”时野冷冷一笑,又发暗语道:“柳枝长春!”
  彭、宋二人却急忙着连成一体。
  二人一前一后,一口刀指下,一口刀却直挺正中,正中的时野身子站起刀锋直立!
  云白姗冷冷的道:“这一招比上一招高明多了,但是你们施展的结果,三人中虽不致全死,最少也得死两个!”
  她的话似乎具有相当的威力,只从她冷芒毕射的双眼中即可得知!
  “八面刀风”时野又喝道:“风飘大旗!”
  他话声出口,足步向前踏进一步,彭、宋二人各自挺刀,分立左右,形成了一个三角阵势!
  云白姗一声叹道:“还是一样,死两个人是免不了的!”
  时野怒叱一声道:“上!”
  刀光一闪,三人同时腾身而起,三口刀层次相连,形成了一片刀海,直向云白姗身上卷了过去!
  云白姗掌中剑迎着最先的一口刀,疾电也似的挥了过去,刀剑甫一交接,她身子倏地向上一翻,拿中剑,划出了一弯长虹!她身子平射而出。
  等到她身子站定之后,大片的血雨自空而落,三个人落下来,却有两个倒了下去!
  彭程、宋万各人面门中剑,满脸浴血,滚地而亡!
  云白姗徐徐转过身来,浅浅一笑道:“我说的话可对么?”
  时野呆了一下,面色惊吓之极,凭着他出道江湖十数年的经验,他竟然看不出对方这一剑的诀窍所在!
  他拖着刀向左绕了半个圈子。云白姗的眼睛跟着他,他站住脚,又向右绕了半个圈子,云白姗的眸子仍然盯着他。
  “八面刀风”时野一刹间,内心不禁发出了一番寒意,可是半世威名,却不容许他中途退怯!
  他长叹一声,道:“姑娘剑法,举世无双,时某人只想问一句,你我初次一见,何以猝下杀手?”
  云白姗冷冰冰的道:“既然你这么问我,我就告诉你,鲁铁山和我誓不两立,沙千里他是我……”
  说到这里面色一红,就接不下去了。
  “八面刀风”时野嘿嘿一笑,道:“近闻传说,沙千里在沙漠里娶了个小媳妇儿,不用说那个人就是你了?”
  云白姗秀眉一挑,娇叱一声,道:“你胡说!”
  “八面刀风”时野哈哈一笑道:“那沙千里是沙漠里的一个流浪汉子,姑娘你千金之躯,怎的不知自爱,何以与他混在一起?我看你八成儿是恋上了他吧!”
  云白姗果然被这句话激得勃然大怒,她再次的娇叱一声,随地腾身而起,向着时野身前扑了过来!
  就在这一刹时,时野左手猛扬!
  当空一片流光闪动,破空声中,飞出了满天星光——正是“宝刀会”中,特有的暗器的“飞钱子”!
  所谓“飞钱子”乃是经过磨光之后的金钱镖,金钱周围,磨得比刀口还要锋利,加以剧毒浸淬后,一经出手,如出巢之蜂,环身而攻,不中不休,端的是厉害之极!
  “八面刀风”时野如果先时与彭程、宋万联台出手,其势自是更为猛烈,此刻尽管是落了单,其势亦是了得!
  在暗器甫一出手的当儿,时野的一口厚背砍山刀,闪出了一片斑灿银光,同时攻到!
  云白姗起在空中的身子,向后一弓,掌中剑漫天一挥,“叮叮”声响中,那满天金钱已为其劈得星飞片碎。
  奇怪的是破碎的金钱并未就此陋落,在一度散开之后,也就是时野的刀凌厉的攻到同时,第二度的涌了过来!
  “嗤!嗤!嗤!”三四枚金钱滑衣而过。
  云白姗只觉得腰侧腹际,微微一麻,并无丝毫痛苦感觉,其时时野的刀已劈面而至!
  云白姗的身子迅速的自空而坠,掌中剑贯足了内力,用剑尖一荡时野的刀锋,陡地向外一旋,快出一剑,这一剑乃是她剑术中的最为凌厉的一招!
  剑尖上吞吐着闪烁的银芒,蓦地向外一挑!
  “八面刀风”时野压刀腾身,却是慢了半步,云白姗的剑尖,正好挑刺中也的咽喉结上,剑尖过处,怒血飞溅,时野长啸声中,身子窜起了一半遂即滚跌在地!
  云白姗身子一飘,正踏住他的身子!
  时野挣扎着想站起来,却是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一股一股的血,由他喉结上怒涌而出,状至狰狞!
  云白姗紧咬银牙,道:“我恨,你这张乱说话的嘴!”
  长剑一翻,用力的由他嘴里刺了进去,她频频挥剑直把他欣成一堆烂肉为止!
  杀死了三个人,并不能消除她内心忿恨!
  她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伏身在一棵树干上一时痛泣了起来,霏霏细雨,淋得她遍体湿透,在这幽静的雨夜,她的哭声就益加的凄凉动人!
  哭了一会儿,她止住了声音,却觉出方才被暗器创破了的地方,微有疼痛,用手摸摸,觉得粘粘的有点像流血的样子。
  这里天太暗,又下着雨血,自是不便,她就展开身子一路轻登巧纵,很快的返回到客栈。
  进了栈房,关上窗户,才发觉到自己遍体透湿,方才为暗器金钱划过之处,衣服都破了。
  伤处不过是两三寸长的小小一道血口子,四周微微红肿。
  她找出了一些刀伤药胡乱的搽上了一些,又撕开了一件衣服,缠扎了一下。
  这时天可就有点快亮的样子,她才倒向炕上,迷迷糊糊的入睡!
  天亮了,她也没起床!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正午时分,还是敲门声把她吵醒的!
  门外小伙计的声音,道:“小姐!小姐!给你送洗脸水来了!”
  云白姗答应了一声,翻身下床,不想身子才一沾地,只觉得一阵头昏眼花,差一点摔倒在地!
  她心里还明白,暗忖着八成是昨夜淋雨淋病了。
  支持着开了门,那个小伙计也正是昨夜带他进来的那个伙计,他手里端着一盆热水,一见她,似乎吓了一跳,道:“小姐……你怎么了?”
  云白姗摇摇头道:“没什么……大概是受了点凉!”
  小伙计把洗脸水放好,一个劲儿的打量着她,道:“看样子病的不轻,小姐,我去给你请个大夫去!”
  云白姗撑持着,道:“用不着……你去给我端一碗热豆汁,我还要上路!”
  小伙计还想说什么,云白姗催促道:“快去!”
  那个伙计不敢违抗,答应着转身离开。
  云白姗勉强支持着洗了脸,却觉出胃里一阵子恶心,在痰盂里吐了几口,似乎心里舒坦些了,偷偷的看看腰腹间伤处,只是一夜之间,好像肿大了许多。她本想好好的查看一下,再上点药,偏偏这时那个伙计端着一盘吃食进来!
  云白姗就关照他道:“快去给我套马,算账,我这就走!”
  小伙计道:“小姐你身子要紧,再多留一天吧!”
  云白姗心里烦,禁不住他这般噜嗦,柳眉一挑,正想骂他几句,可是眼睛一瞟那个伙计,满脸关怀同情之意。
  她心里一软,倒是不好再发作了,只淡淡的道:“我有事还要赶路,这点小病困不住我!”
  小伙计说道:“小姐,你这是上那去呀?”
  “去皋兰!你快去吧!”
  小伙计答应离开,云白姗勉强喝下了一碗热豆汁,又吃了两块热饼,自己在房内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须臾,伙计同着账房来,算好了账!
  那位账房马二先生,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说道:“这位小姐……我想打听件事情……”
  “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么回事……”马二呐呐道:“昨晚上和小姐你同时住店的那三位爷儿们,不知道小姐你认识他们不认识?”
  云白姗摇头道:“不认识!”
  马二先生皱着眉头,道:“怪事,昨天夜里他们一夜没回来,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云白姗也不理他就往外走,只觉得一双膝头发软,敢情是真的病了。
  她生性很强,绝不愿在陌生人面前现出软弱,虽是腿脚发软还是强力支持着。
  一直走出到大门,小伙计早已把她随身革囊系好鞍上!似乎全客栈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一个美人儿,大伙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
  云白姗装着没看见这些人:
  她低着头出了门,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这一阵子的疾驰快奔,足足有三四个时辰,从日中,一直到日头偏西!
  眼前来到了万里长城的城门口子,她勒住了马,看一看到了“古浪”县城!
  这地方是前接“皋兰”,后连“凉州”的一个中心地界,市街很繁华人也很多!要依着她的性子,真恨不能一口气跑到“皋兰”再休息,可是她身子却觉出异常的疲累,实在挺受不住了。
  在县城里,找到了一所叫“落雁居”的宽敞客栈,歇了下来,时间却已到了掌灯时分!这时候她才恍然发觉出自己的伤势不轻,腰侧腹间红肿了大片,连带着两条腿,都似肿了起来!
  当夜,她点着了灯,一个人小心的查看伤处,只觉得伤势不轻,偏偏受伤的地方一在腰侧,一在前小腹地方,都不便示人,无奈之下,自己用小刀把腹处划开,挤出了些肿血,却觉得全身阵阵发热,时而又冷,实在是支持不住就躺了下来!
  这所客栈里住着一个大夫,好心的来了两次,但是云白姗却说什么也不给他看受伤于地方,一个大姑娘家的身子,自然是不便验看,孔大夫只得开了几服去热消炎的药。
  云白姗喝下了药,当日虽略有起色,可是一入夜里,病势更加的烈,她性子又烈,病中脾气更大,这店里的人,谁也不敢冲撞她!
  她又坚持不再请大夫诊治,除了每日例行的茶水接待,她不许任何人进她的房子!不过是两三天的时间,原来如花似玉的一个大姑娘,却被折磨得极为憔悴,遍体高热,陷入半昏迷中!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十三章 浪迹天涯 四海为家
下一篇:第十五章 伤重垂危 险死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