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十六章 消灭敌人 循踪摸底
 
2020-01-01 16:58:0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脸少年怒冲冲的看着云白姗道:“你是从靖边驯来的吗?”
  云白姗自从知悉对方是宝刀会的人,心里已有决定,决心不让这四个人活着出去。
  闻言后,她点点头道:“不错!”
  四少年对看一眼,其中一个瘦长身材,满脸狡猾的少年上前一步,道:“这么看,杀死时大叔和二位师兄弟的人就是你啰?”
  云白姗这时已坐向床上,她冷冷的道:“我不认识什么时大叔……也没见过你两位师兄……”
  黑脸少年怒叱道:“胡说,我们早打听出来了,你就是从沙漠来的那个女人,你和沙千里是一路的!”
  云白姗冷冷一笑,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另外两个少年,一个面部微麻、一个面有红斑,看上去都是满脸凶悍之色。
  麻面少年大声道:“跟她一个婆娘家有什么好说的,带着她走!”
  云白姗心里盘算着将要出手的部位,一面冷漠的道:“你们四个都是宝刀会的人么?”
  四少年登时一惊!
  黑脸少年一声狂笑道:“好呀,你可是不打自招了,不错,我们正是宝刀会的人,说明了,你就同着我们走一趟吧!”
  这人说着左手一探,就向云白姗肩上抓去。
  就在这一刹那间,云白姗倏地一个快转,其势有如电闪,在四人尚还没有看清她的举动之前,自她手上疾电般的射出了一道白光。
  四人方巨认出云白姗手中所执的是一口长剑,其势已是不及!
  其中距离云白姗最近的那个黑脸少年与麻面少年,二人首当其冲欲避不及,云白姗的剑锋在一闪之间,已然双双劈中二人颈项之上。
  顿时间血光迸现,二人连出声呼痛都来不及,双双倒毙在地!
  这不过是刹息间,云白姗的快剑一经奏功,身子更是奇快如电的转到了那个脸有红斑少年的面前,红斑少年大吃一惊,掌中刀来不及递出,连同刀鞘,一并向着她脸上扎来!
  云白姗冷笑声中,左掌一翻,已抓住了对方刀鞘,红斑少年惊叫着向外夺刀的当儿,云白姗掌中的剑已翩然翻起,剑光一闪,由上而下,直直的劈中在这人的面颊之上!
  这当口,一侧的瘦高少年吓得面无人色,他的刀已然出鞘,可是自忖着绝非是对方敌手,怪叫一声,陡地向窗外纵出。
  “哗啦!”一声大响,窗扇尽碎,那瘦高少年身躯已滚身出外,头也不回的一路落荒而去。
  云白姗本待追出,可是一来是光天化压的大白天,二者自己赤着双足,衣衫不整,略一迟疑的当儿,却令那少年遁去无踪!
  这番快手杀人的情景,只把目睹的王姓店掌柜和那个叫刘顺的伙计吓得面无人色!
  二人俱都情不自禁的翻身拜倒,一个劲儿的用头磕地,大叫饶命!
  云白姗把剑上的血,在死者身上擦了一下,还入鞘内,她脸色略现平和的叹息了一声,道:“你们两个快起来,这不关你们的事!”
  两个人又磕了个头,才抖颤着站了起来!
  云白姗冷笑道:“这几个人都是宝刀会的强盗,平常什么坏事都做,我杀了他们,是为世人除害!”
  姓王的掌柜的打着哆嗦道:“是……女侠客……只是这三个尸体……”
  云白姗道:“这件事不便惊动官府,我这里有点银子!”
  说着转过身来,由枕头下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她把银票放在桌上,道:“这是五十两银票,王老板你就随便给他们买三口棺材,到附近给埋了,剩下的钱,就赏给你了!”
  王老板目视着五十两的银票,又想拿可又觉得烫手,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
  云白姗道:“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我这就走!”
  王老板连声答应着:“是……”这才敢把银票收了起来,当时就张罗着伙计刘顺,两个人先用现场的被子把三个尸体掩裹了一下。
  云白姗想起了窗外的唐妈,就走向窗前探看了一下,只见她兀自趴伏在地,抖成一片,叫了两声,也不见其回应,样子简育就像是吓傻了。
  无奈,云白姗得再施故技仍然把她由窗外提进来,不意唐妈一经触及,吓得杀猪般的叫起来!
  云白姗把她放下地来,唐妈只管全身缩成一团,双手遮住脸,全身发抖不时的叫上一声,却连一句话也是说不出来。
  这副样子看得云白姗真是啼笑皆非,用力的拉开了她的手,唐妈更加害怕的大叫着,等她看清了面前的人是云白姗时,才算略为镇定下来。
  云白姗道:“唐妈,你这是怎么啦?强盗走了,你还怕个什么劲儿?”
  唐妈凝目看了半天,才和缓颜色道:“小……姐!你可别骗我呀!”
  室内的三具尸体已为店伙抬了出去,刘顺用水在冲洗着地上的血渍,唐妈看见地上的血,少不得又吓得怪叫连天,云白姗又安慰了半天,才算把她安定下来。
  等着唐妈完全静下来之后,云白姗才对她说:“我要走了,也许那群强盗还会来!”
  唐妈吓得脸上顿时一片青道:“这……这可怎么办?小姐你的身子还没……养好呀!”
  “我已经不要紧了……”云白姗紧紧的握住她一双手,眼睛里闪烁着泪光道:“这两天亏了你服侍我,我真有说不出的感激!”
  唐妈亦伤心的道:“小姐你快不要说这些话……我好好难……难受!”
  云白姗叹了一声道:“趁着现在白天,你先走吧,我收拾收拾也该走了!”
  唐妈还是不放心她的身子,云白姗解说了半天,又取出了一大锭银子给她,唐妈说什么也不要,争了半天,唐妈硬是不要,云白姗自是不能强逼,心知她是存心为了报答沙千里昔日对她儿子的恩惠,诚是难得。
  好不容易劝走了唐妈,云白姗独自把简单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步出栈房。
  她的马和鞍子早预备好了,王掌柜的亲自在门口打躬作揖,巴不得她赶快走。
  云白姗也巴不得赶快奔下去,最好能够和沙千里会合一块共同去对付鲁铁山。
  由于有了这两番厮杀,她对于鲁铁山这个人更恨之入骨,断定他是个无恶不作的江湖败类,令人奇怪的是鲁铁山的宝刀会,何以会有这么多人赶到了甘肃?莫非鲁铁山本人也来到了甘肃?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么一想,她内心更不禁跃跃欲试,真恨不能立刻见到了鲁铁山这个人,倒要与他一分生死胜负!
  在床上病了好几天,大病新愈,身子轻飘飘的,当马跑动时,冷风侵袭着身子,有一种冷飕飕清新的快感。
  她的马顺着官道急策直下,好一阵快驰,在将近日落的时分,她不得不暂时停下马来,休息一下。
  官道是与长城平行而前,前望“永登”县城,少说还有百八十里远近。
  这是一条极为荒凉的野道,沿途所经,除了看见三辆大车,和几匹种庄稼的牲口之外,连鬼都看不见一个。
  两侧田地,由于今岁雨少,田地龟裂得十分厉害。
  玉米都收成了,只剩下干枯的玉米杆子。
  云白姗费了半天,才找到了一个浅水的土塘,水浅到几乎可以见底,水塘里竖着一个水车,根本也用不着,废弃在那里,都快烂了。
  田地里有一个用高粱杆子搭成的小茅棚,云白姗就在棚下歇息吃点东西,那匹马自动的到土塘里去饮水,气氛显得很是宁静。
  这片旱田占地极大,云白姗休息的地方是靠近驿道旁边不远的一片高坡地上,由此下望,旱田千顷,一望无边,正中有条蜿蜓的陌道密密连接。
  云白姗吃了些东西,见那匹坐马身子钻入附近杂粮地里嚼食着地上的枯叶子,她也就乐得趁这个机会打上一个盹儿。
  这些日子以来,她可算是饱经忧患伤痛,自是与昔日金枝玉叶大小姐的生活,大相迳庭,江湖武林的风险,更是不足为外人道。
  倚身在厚厚的高粱叶堆上,她迷糊了一会儿,这时天色益加的暗了下来。
  由坐处向远天眺望,一面衬景是长城的半部轮廓,透过城墙的凹凸处,正可见下沉的落日。
  天空是灰色的,没有一片云,也不见一只鸟。
  云白姗一时真懒得再动了,那匹马吃饱了,却慢慢的走到了近前,像是也累了,不时的打着噗噜,一双大眼睛睁开又闭上。
  云白姗伸了一个懒腰,自语道:“好吧,今天就在这里歇一夜,明天再走!”
  话声方住,就听见前面十数丈外的官道上,有一辆马车驰来的声音。
  按说这也是很普通的事情,可是在一片宁静的气氛里,忽然渗入异声,自是惹人注意!
  云白姗心里一动,耳中却听见那辆马车停下的声音,甚至于赶车的嘴里“吁……”的声音,也听得一清二楚!
  这么一来,倒是真的引起她兴趣来。
  云白姗身子向前一纵,轻如无物的又落身于一丛高大的高粱桿子的空隙外望,正好看得一清二楚!
  但见数丈外驿道上停着一辆运送农作物的大车,车上共有一串提着的木箱盒子,里面像是装着热腾腾的酒菜。
  就听见左面那个汉子,嘴里不干净的发着牢骚道:“他娘的,他们一大伙子人老的少的都有,一个干活的都没有,却把我们当孙子样的使唤!”
  右面那汉子叹了一声道:“老二,你少说两句吧,有啥法子?你没看见吗,这伙子人从头到下,那一个没有两下子!我们惹得起吗?”
  那个叫“老二”的汉子冷笑着道:“真他娘的倒霉,谁惹谁了?好生生的来了这么一大伙子煞神,我真不明白,他们有钱有势的,为什么不在皋兰大客栈里住,却跑到这荒田地里住草篷,这是为啥?”
  右面汉子左右看了一眼,小心的道:“这事情只有点怪,可是老二呀……还是那句话,就算他们是强盗,我们也管不了,俺们干的是长工,反正左右都是侍候,忍忍不就结了?”
  “老二”重重叹了一声,道:“说的也是……”
  说着把这些饭笼菜箱都用绳子捆好了,试了一下,两个人就挑在肩上。
  右面那汉子道:“这伙子人,虽然不像是好人,可是花起钱来,倒是挺大方的,咱们干的好,也许能落下两个!”
  叫“老二”的嘴里也不知咕咕噜噜的说些什么,两个人就挑起来一路晃晃悠悠的穿入到旱田里。
  云白姗早已把二人对白听了个一清二楚,这时见二人行处,正是自己藏身附近的旱田,她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望得二人前行了十数丈以外,她才现身而出,暗中在后面跟随下去。
  两人挑着担子,顺着一条蜿蜒的陌道一直走下去,不时的左转右转,一直走了约三数里地,才放下来歇息一会!
  云白姗这么藏身在暗处,一打量眼前情形,心里动了一下!
  她暗自咬了一下牙道:“好呀!原来这些个东西是藏在这里!”
  面前是一片茅草屋子,大概为数有十数间,前面有打麦场,院子里停着两辆大车,可是一旁棚子下面,却拴着一二十匹牲口!
  云白姗一打量那些牲口,可就知道绝非是拉车种庄稼用的,再由这些马匹约略的一推算,也就可以知道一共有多少个人了。
  这时,天差不多也黑了。
  茅草屋里灯点得又多又亮,隐隐可闻人声喧哗,不时传过来些说笑之声。
  一只黑狗站在院子里汪汪的吠个不休,遂见厨房里快步跑过一个汉子,大声的么喝道:“是老宋来了吗?”
  二人中立刻就有一个大声答应道:“是我们送饭来了!”
  出来的那个汉子,跑过来一面帮着提东西,一面埋怨道:“这么久才来,刚才那姓侯的已经发脾气了,还不快点帮着开饭!”
  两个人一听,不敢再发牢骚,三个人忙成一团,把挑来的食物提进去!
  现在在外面的人,只有云白姗一个!
  她怎需要证实的是这伙子人,到底是不是宝刀会来的人?鲁铁山是不是也在这里?
  那只黑狗好像察到这边有人,不时的仰首吠叫不休。
  云白姗有意现出一点行踪来,那只大黑狗立刻叫吠着扑了上来,云白姗继续向旱田地里逃,黑狗愈追愈近,直到二者相距丈许左右,云白姗蓦地暗里提功力贯注右掌,劈空一掌击出!
  那只黑狗“汪”的惨嘷了一声,顿时倒地不动,已然脑浆迸裂而死!
  去了这只狗,云白姗这才放心的潜出旱田,她施展出轻功提纵方术,一连三数个起落,已袭近向茅舍当前!
  房舍里人声嚣杂,可以听出是众人集会用餐的声音,不时有碗盘碰击声传出!
  云白姗一连换了三个地方才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掩身之处,她用嘴唇含了一下小指上的指甲,以之在纸上点了一点,纸窗上顿时现出一个半月形的小小空隙。
  室内灯光甚亮,自不愁人影败露!
  云白姗把眼睛凑近向内一望,顿时心中一惊!
  草堂内摆设着两张大圆桌面,乱哄哄的坐满了人,云白姗只看一眼,即知道这些人正是宝刀会的人!
  何以断定?因为每个人都配带着一口刀!
  除了四五个衣着随便的人以外,在座每个人皆是同式样的一身装束——一色的青衣劲服,正同于云白姗在旅邸先后杀戮的那几个少年一模一样!
  她的目光在这些人面前一一掠过,停止在第一度首座上的这个人,心里一阵激动,她几乎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自己和沙千里所找寻的鲁铁山了。
  这个人约四十左右的年岁,两道浓而长的眉毛,鼻正口方,目光炯炯有神,他身上衣着十分考究,是银灰色的锦缎缕以金钱所裁制的一身长衣,头上戴着同质的一顶便帽,一眼看上去,就显得较诸其他各人卓然有别!
  这人皮肤黑黝黝的,作古铜色,虽是一身锦衣,却掩不住他本身的强悍之色!
  他貌相不恶,可是一眼看去,亦知绝非善类!
  云白姗同时也注意到这人随身所携带的那口刀,“刀”并非是配带在他自己身上的,而是由一名红衣弟子,双手捧立在他身后!
  那名红衣弟子的一身装束和在座各青年并无二致,可是颜色显异,他的任务好像是只管捧刀。
  云白姗在打量鲁铁山之余也注意了一下这个红衣弟子!
  他的年岁不大,顶多不过十八岁,可是生就的一张异相,一张扁方的“国”字脸,短眉塌鼻,巨口獠牙,皮肤也和锦衣人那般黑,只是却远不及锦衣人那般丰俊!
  云白姗只注意了他几眼,已知道这名红衣弟子,虽然在锦衣人的面前执持贱务,可是其造就武功,显然要高出其他同辈人甚多,必也因此获得锦衣人特别青睐!
  锦衣人左面是一个花白须髯的素衣老者,老者看上去年岁当在六旬以上,赤红的一张脸膛显出一副说不出的凌人气势。
  锦衣人的右面,是两个白衣矮子,年岁也都在四旬左右,每人背后系着一口如钩状的窄长弯刀,刀鞘都是大鲨鱼皮所制,看上去也别有威风。
  除了这几个人衣着显异以外,其他各人装束皆是一致,刀刃也是相同,就是年岁看上去也相差不多,其中最小的不过二十,最大的也超不过三十,云白姗数了一下,青衣弟子一共是十六人!
  草屋内除去这两桌吃客外,还有几个闲人,其中两个也就是云白姗先前跟随一路的两个挑担子的长工,另外一个是矮小的老头,和两个农人装束的少年。
  矮小的老头像是这农舍的主人,两个农装少年像是他的两个儿子。
  矮老头样子是很不痛快,两个少年也愁眉苦脸,三个人坐在空下的一张八仙桌子旁,垂头丧气的不发一语!
  两个长工却和另一个汉子倚立在圆桌前,专门给对方进食添饭。
  云白姗把草堂内这番情形一一看在眼内,也就知道了主客间的尴尬关系!
  她正在聚精会神观查堂屋内一干敌人的动静当儿,耳中却听到身后旱田里传来一片声音!
  云白姗左手二指着力,一牵当头横木,整个身子平地而起,一平如水的贴附在屋檐下方!
  就在这时,旱田里出现了一人一骑,马上人,双手分着高粱叶子一径的策骑而出。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十五章 伤重垂危 险死还生
下一篇:第十七章 声东击西 火攻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