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血碑令 正文

琴音咚咚 小侠学奇技
 
2021-01-06 14:56:40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慢慢暗了下来,袁菊辰肚子饿了,可是他想到小跛子戚道易告诉自己的话,知道今天是不会有吃食送来了,等到日暮的时候,小跛子一拐一跛地又来了,他仍然背着一个麻袋,直接走到了熊栏前,在袁菊辰铁栅前探了一下头,小声道:“袁相公,我可是给你跑了一趟,你放心吧!”
  袁菊辰爬起来一面道谢,一面笑道:“为什么不给我送吃的呢?”小跛子四下看了一阵,摇头道:“这是雪公公特别关照我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给你偷了两个馒头,你将就着吃吧!”说着一面递过了一个纸包来,袁菊辰正要伸手去接,忽然心中一动,又把手缩了回来,问他道:“是老先生这么关照你的?”小戚翻着眼皮,一面使着眼色道:“是呀!相公,你快拿过去呀,等会儿给他看见了,我可又要挨骂……快呀!”
  袁菊辰怔了一会,摇了摇头,小跛子又回头看了一眼,赶快把那纸包收了回来,皱眉道:“怎么?你是想绝食还是怎么样?”
  袁菊辰笑了笑,没有回他的话,心中却在思忖,老人既如此做,当是含有深意,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可不能再错过了第二次机会了。
  小跛子戚道易在隔栏喂熊,忽然皱着眉很奇怪地问袁菊辰道:“咦!这黑子今天又跳舞了是怎么着?”
  袁菊辰点了点头,忙问道:“你怎么知道?”小跛子耸了一下肩膀,翻了一下眼珠,咧嘴笑道:“你看它那份德性,连饭都不想吃了,每次它跳过舞以后都是这个样儿!”
  袁菊辰不由奇怪道:“它跳的是什么舞?真怪!”
  戚道易嘻嘻一笑,说道:“雪公公也真会作怪,闲着没事,就爱逗它玩,它一个熊能会跳什么舞呢?可是雪公公前些年,却是每天用笛子逗它,天下事也真怪!”说到此,他放低了嗓子,又前进了一步:“……雪公公还给它学跳舞呢!有几次我看见了,雪公公还关照我,不许对外人说,你说这不是怪事么?”
  袁菊辰不由豁然贯通,当时怔了一下道:“这是真的?”小孩怔道:“怎不是真的?我亲眼看见的还错得了?只是这是早两年以前的事了,最近倒是没有看见过了!”
  袁菊辰又问:“他怎么能叫它跳呢?”小孩摸着头,一个劲皱眉:“这事也怪,我平日怎么叫它跳,它也不跳,只雪公公一吹笛子,它马上爬起来就跳,他笛子不停,它累死也不停,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他说着歪着脖子看着那只熊,又道:“雪公公很久没逗它了,怎么今天又想起来了,你看把它摆布成这样,可惜我没看见。”说了这句话,他提起麻袋往肩上一背,转身道:“我走了,明天再见吧!”
  袁菊辰听小跛子戚道易这么一说,心中更是悔恨十分,暗想这熊身上,定是有极为怪异可取的招式。
  老人故意以笛音令其展示,好令自己见机而习,谁知道自己竟只顾看着好笑,平白错过此天赐良机,愈想愈是懊恼,同时腹中饥肠辘辘,坐卧难安,展望岭外,黑茫茫一片,老人所居茅屋,亦无一些灯光,天风冷冷,贯穴而入,袁菊辰开始觉得有些冷了。
  他把地上的稻草堆得厚厚的,自己坐于其上,开始练习起吐纳的功夫。
  空腹有助于练功,不多久工夫,气机上走天灵,倒转河车,他竟自入定了过去。
  也不知什么时候,他只觉得四外寒气砭人骨髓,这一霎时,他所体会到的冷,竟是生平仅见,那种冷的程度,真是不可以言语去加以形容。
  惊骇之间,袁菊辰只觉得全身血脉几乎都要冻裂了,一连打了三四个寒颤,这才突然忆起老人离去时所言:“子午二时必有冰雹寒威,你必需忍耐!”
  想不到这寒冷程度,竟是如此吓人,只思忖之间,袁菊辰仿佛已觉得全身都僵了。
  他虽有一身武功,也不敢任寒流袭入,当时慌忙爬起身来,在洞内跑跳着活动四脉,只是虽如此,仍被冻得牙关格格战抖不已。
  隐隐听得岭子丛林间,如同是洒豆子似的,噼噼啪啪,落下一些东西,袁菊辰知道是在下冰雹,他这么跑了一阵子,非但不能御寒,反倒被袭来的寒流,冻得手脚如冰,后来就连举动也感有些不听指挥了。
  这一惊,可把他吓得直发楞,忽地忖道,自己何不以内功活动一下血脉,否则再一刻工夫,怕不要被冻死了,这可不是玩的;想着忙又坐下,只觉地上的稻草,一支支就像是树枝似的脆硬,丝毫也没有一些暖气,勉强盘上了双膝,只冻得全身抖成一片,袁菊辰暗中真叫不迭的苦,只好咬紧牙关,以丹田功力,点燃一点元阳,身上才开始觉得微微有了一点暖意。
  奈何,那四外袭来的寒气,竟是有加无已,勉强坐了一刻工夫,简直是受不了,预料这种寒冷的程度,当可唾沫为珠,如果再这么下去,不消半夜时间,自己非冻死在这石洞中不可。
  忽然,他心中起了个念头,暗想那只熊不知冻成什么样了,怎么没有听见它一点声音。
  想着忙站了起来,隔着铁栅向那巨熊望去,这一看不由大为惊异。
  原来那只熊竟是若无其事地睡在地上,只是它的睡相很怪,两只前掌交叉着按在肚脐之上,两只后脚,却是脚心相贴,平列地上,喉中出息细若游丝,看来丝毫不惧寒冷。
  袁菊辰不禁心中一动,仅仅这一探视的工夫,已令他感到不可支持,一双耳朵先是疼痛难当,此刻已失去了知觉,双足亦然。
  他知道这已到了要命的关头了,当时忍不住倒于地上,只觉得岭外冰雹仍在噼噼啪啪地落着。
  此刻袁菊辰已被冻得有些神情恍惚,再想站起已是不能,紧急中,忽想起那只大熊御寒的模样,也顾不得有没有用,忙把双手交叉着按于脐上,双足擦着把鞋脱了下来,模仿着那熊的模样,足心相抵。
  说也奇怪,在他这么做时,起先仍然冻得发晕,谁知一切就绪,微微运了三四口气之后,就觉得寒冷已大去,再过一刻工夫,竟由丹田之中,缓缓上游起一股暖气,初起时细若游丝,缓缓如蛇行,渐渐那股热流,竟是越来越粗、越来越热,半盏茶后,只觉得全身百骸尽酸,各骨节处,竟是如同虫行蚁咬,十分难受。
  袁菊辰不知道这是大寒回暖之后必然现象,心中尚在阵阵生忧。
  似如此又半盏茶后,那酸痛才慢慢减退,耳闻栏外,冰雹已停,隐约可见月亮复出云表,洒下满天如银光雨,心知大寒已去,这才一块石头放了下来,那隔栅的巨熊也有了响动。
  袁菊辰缓缓放下手脚,想翻身坐起,却是坐不起来,只觉背脊酸痛难当,不得已又躺了下来,心道好险呀!若非是这只熊的妙法救我,此刻一定早冻死在这寒洞之中了,这么想着,犹不免出了一身冷汗。
  似如此,他躺了好一刻工夫,才觉得各骨节酸痛稍退,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却见那熊来回地在洞内踱着,口中发着低啸。
  这时一个人影,轻轻在栅前出现了,现出了雪山老人瘦长的身材,光亮的一双瞳子。
  他一只手持着一支笛子,由栅外伸入,点按在那巨熊的额上。
  说也奇怪,那么性躁的巨熊,在老人笛管之下,竟比一只猫还要柔顺,立刻口中停止了啸声,全身后坐下来。
  老人嘴角带着微笑,低骂了声:“没有耐性的东西!”
  袁菊辰心中一动,却见老人目光斜乜着自己,淡然一笑道:“怎么样?还不曾冻死?”
  袁菊辰此刻内心已对他多少改了些观念,闻言脸色一红,笑了笑道:“谢谢你老关心,还算没事!”
  雪山老人目光如线,点了点头一笑:“你不该谢谢黑子救你一命吗?”
  袁菊辰尴尬地一笑道:“我就是谢它,只怕它也听不懂,我还是谢谢你老人家好了!”
  老人怔了一下,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是骂我,还当我听不懂么?不过,你这小子那点鬼聪明,着实可爱,也的确值得我老人家,破格成全。”
  袁菊辰不由大喜,当时弯腰行礼道:“小可先在此致谢了。”
  雪山老人哼了一声,目光在他胸前游移着,呐呐地说道:“小伙子,你胸中揣有何物?闪闪放光!”
  袁菊辰不由吃了一惊,当时摸着胸前,微笑道:“是一口剑。”
  老人怔了一下,伸手道:“拿来我看。”
  袁菊辰略一犹豫,就探手入怀,把那口得之家族的“阿难剑”解了下来,双手捧过去,老人目光在剑上一扫,面上呈现出无比惊异之色,右手接过剑来,先不开启,只在剑鞘上细看了看,赞叹道:“东汉故物,果是不凡,只看这乖巧匠工,已大异一般常物了。”说着,振腕把剑刃抽了出来,立刻亮起了一条闪电,映得老人发须皆霜,老人口中更不禁连声赞叹了起来,一面抬目窥着袁菊辰面上神态,忽然一笑道:“你不怕老夫据为己有么?”
  袁菊辰怔了一下,遂镇定道:“宝剑德者据之,老先生拿去,只怪弟子无能,有甚可怕?”
  老人“锵”一声,合剑于鞘,朗声道:“好一个豪爽之士,拿去!”他说着递剑而入,袁菊辰反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先生如有需用,弟子愿奉借无妨。”
  老人呵呵笑道:“不用!不用!我只是试试你的心胸器量,我生平从不沾小辈一丝一毫便宜,你快快收回!”
  袁菊辰把剑接回,重新系好,老人正色道:“你武功虽已不错,可是江湖中人,比你强的,还是大有人在,此等宝物,最应小心收放,否则一为人觊觎,人暗我明,就有失窃之虑。”
  他顿了一下,又接口道:“最好以蛟皮制一软鞘,套于原鞘之上,可免剑气外露。”
  袁菊辰微笑道:“谢谢你,先前小可多有冒犯,尚请大量海涵。”
  老人又笑了笑,目光闪烁着道:“你身怀如此利器,却并未图断栅脱逃,亦未伤我爱熊,足见是一有耐性而又聪明的少年,我对你一切,此刻总算放心了。”
  袁菊辰忙笑道:“如此,你老总该……”才说到此,老人已呵呵大笑了两声,一面摇头道:“不可期功过甚,孩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切都看你的造化如何了。”
  袁菊辰不由心中一动,正想问些什么,却见他已转过身来,扬长而去,他知道自己多说也是无用,只得默默望着老人背影消失于暗影之中。
  这时,四野悄悄,荒岭之中,时有兽啸,皓月如盘,银光如雨,沐浴着远近树林,显现出一种静穆神色,袁菊辰仍觉得全身骨头酸酸的十分难受,方想坐下再试练一回坐功,忽然笛声又起,和先前一般,引逗得那只巨熊连声低吼了起来。
  袁菊辰精神一阵抖擞,这一次,他决心不再放过机会了,身方站起,就见那熊又如前状,一双后足骤然人立而起,接着按前样一般无二,又自踩踏起了怪异的步子,袁菊辰不由仿照着它的姿态,前后左右跟着踩踏了一番,可是三五步之后,他竟发现出,大非如自己所想的简易,那看来十分易学的步子,有好几次,几乎令他自相迷顿,随着那熊转了三五转之后,只觉一双腿,无论如何竟是旋转不开,扑通地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这么一来,他才知是如此不易,当时生怕错过了时间再无机会,猛地由地上窜了起来,正悔恨熊步已变,忽地笛声一转,又照前韵重吹了一遍,袁菊辰不由心中大喜,就见那巨熊又回复了前步,笛音转慢,熊步也跟着慢了下来。
  袁菊辰得以仔细窥视了个清楚,当下细心模拟着,虽然仍感困难重重,可是他悟性极高,熊步又慢,不消一刻,已摸着了些门径,似如此跟着笛音,足足舞动了一个更次,直到人、熊气吁喘喘汗下如雨,那笛音才自收歇。
  那只巨熊不支倒下去了,可是袁菊辰却不敢大意,生恐稍歇之后,以前所学的步法忘了。
  他扶在铁栅上稍事喘息,就随着方才的步子,前前后后的踏动了起来,似如此停停练练,不知不觉间天已见晓,他终于不支地倒地睡着了。
  当火烈的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他才苏醒了起来,四周的空气仍是那么的静。
  那只熊仍和过去一样,伸着舌头,在舔着铁栏,一双黑亮亮的眸子,睁视着袁菊辰,在它的感觉里,可能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一个“人”,会过着和自己一般的生活呢?中午的时候,小跛子戚道易又来了,他为这一人一熊带来了食物,袁菊辰得以大吃了一顿,把送来的一瓦罐饭和菜汤一扫而光。
  小跛子戚道易在一边看得直翻着眼,心说这小子八成是饿疯了吧!他偷拿了三个馒头想给袁菊辰,可是却被袁菊辰再次拒绝了。
  简单的日子,一晃眼已是十天过去了。
  这十天来,就连袁菊辰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他每天三次随着巨熊起舞学步,不知觉间,已把那种怪异的步子,学了个娴熟。
  其次子午二时的冰雹寒威,已使他丝毫不觉其冷,寒流来时,他只学着那熊的样子,久之,他竟发现,那种姿态,是一种焙炼先天元阳劲炁的绝妙法门,他自这熊身上所得到的好处,竟是自己昔日梦寐所求不到的。
  这一夜,当寒流过后,袁菊辰紧闭双目,在运行着气机内功的当儿,耳中似乎听到了一些响声,当他目光睁开时,他发现了一个奇迹!
  原来就在洞栅前三丈左右,雪山老人身着一袭白衣,正在一棵松树尖梢,迎风而立。
  他那满头的乱发,肥大的衣衫,在月光之下,看来真如同是一个疯鬼似的。
  起初,他只是由树尖飘身而下,又纵身而上,如此来回如穿梭一般,像是在练习着一种轻功,袁菊辰注意到他的扭腰点足,细微到几乎不可觉察的地步,尤其是偌大的身子,落在那松梢之尖,竟连颤抖一下都没有,只这普通的一个动作,已足令袁菊辰瞠目结舌了。
  老人来回穿越了一阵,忽然解下了肩上的葫芦,对口畅饮了几口,就手把葫芦向一边一丢,手舞足蹈高歌起来。
  他唱的是:“小构园林寂不哗,疏篱曲径仿山家。
  昼长吟罢风流子,忽听楸枰响碧纱。
  添竹石,伴烟霞,拟凭尊酒慰年华。
  休嗟髀里今生肉,努力春来自种花。”
  那沙哑的歌声,令四山都起了回音,袁菊辰不禁为之色变,走遍江湖,他真没见过这么豪迈的老人,一时禁不住脱口叫了声:“好!”
  老人高歌方毕,闻声偏头往这边看了一眼,忽的狂笑了一声:“少年人,你可知我方才所歌何名?为何人所作?”
  袁菊辰点首道:“纳兰性德这首‘鹧鸪天’,经老先生如此一歌,真有神仙风雅,弟子拜服不尽!”
  老人呵呵笑道:“袁菊辰,老夫真考你不住了,你再听来!”
  老人边说边以手掌击节,又高歌了起来,他那破锣似的嗓子,放出悲壮的歌声:“家在东湖潮上头,别来风月为谁留,落霞孤骛齐飞处,南浦西山相对愁。
  真了了,好休休,莫教辜负菊花秋,浮云富贵何须羡?画饼声名肯浪求!”
  袁菊辰在他唱第二段时,亦击节附之,一歌方毕,袁菊辰笑道:“前辈,这是石孝友‘金谷遗音’中的名作,是也不是?”
  老人怔了一怔,倏地晃身,白影闪处,已立在铁栅门前。
  他伸出一掌,往栅门上锁链一扭,门锁遂开,朗笑了一声:“小朋友你出来,且学我的黑鹰掌,这是你天大的造化,错过今夜,你今生再也休想!”
  袁菊辰不由一时惊喜不止,遂见老人说完这话之后,身形如风车也似的旋了出去。
  可真应了“身似旋风”那句话,身形往地上一落,正是悬崖边沿。
  这狂傲半醉的老人,狂声笑道:“小子,你注意了,看清老夫这生平不传之秘。”他口中这么说着,忽地展开了身法,一时之间,但见白影起伏如田陌之骛,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时而引颈投足,时而腾身分腕,随着他口中狂啸怪笑之声,整个峰岭都为之震动了。
  惊愕的袁菊辰,早已纵身而出,他展开身形,随着老人的身形跑着、跳着、叫着。
  他看不清老人每一个动作到底是怎么施展的,可是,却绝不敢轻轻放过老人一招一式。
  如此盏茶之后,仍摸不着头脑,老人忽地狂吼道:“笨货,你十天来学的足法都忘了么?”这一声吼,顿令袁菊辰大开茅塞,当时口中惊喜道:“是了!是了!”随着他也展开了身法,只团团的围着老人,雪山老人长笑声中,再一次展开了身法,边自狂笑道:“左足,右腕,反崩,侧勾!”
  袁菊辰依着熊步走开之后,竟发现那步法,和老人这“黑鹰掌”法的下盘功夫,竟多相似之处,再加以老人口中的指示,居然十分得心应手。
  老人看着遂自大喜,更是练的有力,同时自他口中把一连串怪招异式名称,滔滔说了出来,袁菊辰这一阵工夫,可真把吃奶的力气都施出来了,他也如同疯狂了似的,随着老人在这旷岭巅峰,把身形大大展开。
  雪山老人今夜似乎疯狂了,他不厌其烦的反覆施展着这一套他认为毕生菁华的功夫。

相关热词搜索:血碑令

上一篇:笛声娓娓 老人传绝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