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龙在天 正文

第一章 风雨待敌 误会消解
 
2020-01-18 19:44:29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夏雨,像倒水一般,雨像柱子般粗细,打得地上现出一大片小坑坑。
  久旱逢甘霖,只是这甘霖实在太多了些,极目望去一片白檬蒙,五尺之外,已看不沟人影。
  雨又大又密,更令人讨厌的是那一阵阵的强碱,凤把雨吹到门板上,发出炒豆般的声音,教人听得心惊肉跳。
  风雨吹打在“浮云客栈”那间残旧的门板,就更令人担心它随时会倒塌。
  风雨未能掩住急骤的马蹄声,一匹黑马驮着一个黑衣大汉,自风雨中急驰而来,那汉子敞开衣襟,露出健壮结实,贲起如丘的胸肌,此时全身湿透,但神情依然十分彪悍。
  黑衣大汉至客栈前,翻身下马,动作利索矫捷,标前一步,推开“龙云客栈”的大门。
  外面风雨交加,客栈里黑压压的坐着四五十个人,却静寂如死,大汉推开木门,上百只眼睛全部落在他身上,就像有数十枝利箭射过去般,那大汉脸上彪悍之色已不见,代之而起的是一副拘束恭谨的神态。
  大堂内一个长着山羊胡子,
  脸宠瘦削,身村硕长,身上也穿黑色衣裤的中年汉子问道:“长福,有什么消息?”
  靠墙角坐着一个身子又胖又矮,像个大皮球的汉子嚷道:“先把门关上再说。”
  黑衣中年汉沉声道:“长福你说,长寿你杷门关上。”
  那骑马而来的大汉,敢情是他之亲信护卫,闻言抱拳道:“启禀帮主,那厮没有改变方向,一直往这里走来,他是驾着一辆残破的马车,离此还有六七里路。”
  另外一个身穿青衫,作文士打扮的中年汉子,“刷”地一声打开手中的扇子道:“只离此六七里路?那一定来此,因为再没有别的路可走,而离此十里,也没有第二家客栈!”
  黑衣中年汉道:“把客栈附近的马匹全部往后拉开,不要让那厮发现,否则他不肯进店,须多费手脚。”
  一个手握铁枪,虽然坐着,但腰杆挺得比枪杆子还直的中年汉道:“为防万一,咱们还得在后面那座树林里埋伏几个人,提防那厮不进店!”
  大皮球般身村的胖汉笑道:“廖兄尽管放心,那厮还带着一个小女孩,他不可能不在此歌脚。”
  黑衣中年汉接道:“古兄说得有理,就算他不进店,马车又怎有咱们快马快,随时还怕追不上他,长寿你去前头观察,有变化回来通知!长福去换衣服。”
  一个身村矮壮,国字口面的汉子道:“蒋庄主倒会体贴部属,难怪近年来海鲨帮名头越来越响了!”
  海鲨帮帮主蒋光鼎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此人在武林中薄有名气,号称“铁拳无敌”,姓梅双名华章,文武全材,却甘心替“太湖龙王”当跑腿,他看不起这种人。
  客栈内又归于沉寂,手握铁枪的汉子,在武林中名头更大,武林中有七神,他是其中之一:枪神,长枪功夫,无出其右,他自恃武功高,移至大门附近,正点子若进客栈,他便立即封住其退路。
  过了好一阵,身材如同皮球的胖汉“不倒翁”古玩天道:“怎的还未来到?不会往别条路去吧?”持铁扇子的文士乃“病书生”卫新春,他瘦得皮包骨,别人看见他那副模样,都担心他站到外面,会被风吹摔,他轻扇两下扇子,道:“若不来的,海鲨帮的弟兄必会来报讯……”
  他话未说毕,已听“不倒翁”古玩天叫道:“噤声,有车轮滚动声。”

×      ×      ×

  风雨声大,把其他声音都掩盖了,客栈内除了少数人外,大部份都连不到什么。“枪神”廖冠英轻顿一下铁枪,道:“来了,准备。”
  客栈内之气氛立即紧张起来,许多人已把兵器掣在手中,终于众人都听到马嘶声,隔了一阵,有人在拍门,卫新春向掌柜打了个眼色,掌柜用微颤的声音道:“客官要投宿吗?请进。”
  大门被人推开,立即带进一阵风雨,众人均觉心头一紧,上百双眼睛全盯住门口,只见一个满脸胡须茬子,一身布衣,潦倒落魄的汉子,抱着一个六岁大的小欢孩,缓缓走了进来。
  “掌柜,还有房吗?”
  “刚好剩下一间上房。”
  来人抛下一块碎银,道:“这够住一晚吃三餐吗?”
  “够了够了,客官请进,小三子,还不带客官……”话未说毕,廖冠英后脚一踢,“叭”地一声,门已关上。
  落魄汉子看都没看一眼,抬步随店小二进内,黑影一闪,蒋光鼎已站在其身前,道:“要想进房也简单,先报上名来。”
  那汉子只有那对神采焕然的眸子引人注意,听了这句话,脸色微微一沉,道:“在下沈雁,素不跟江湖上之朋友来往。”
  卫新春及梅华章,一左一右,廖冠英封住其退路。古玩天桀桀地笑道:“你叫什么名都好,咱们没有找错人就行!刘关张三尊古玉像在那里。”
  沈雁神色一松,道:“敢情诸位还是找错人了!在下根本未见过这三尊玉像。”
  一个汉子勃然大怒,骂道:“臭小子,给你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先吃蒋爷一刀!”他鬼头刀笔直砍下去,心想,对方紧紧抱住小女孩,必是其女儿,因此刀锋指向她,攻敌之必救。
  他心念未了,猛觉小臂一阵锥心之疼痛,鬼头刀脱手飞上,破瓦而出,接着手臂空空荡荡,心头之震惊程度实非笔墨能予形喻。
  旁边廖冠英、古玩天、梅华章及蒋光鼎看得明白,沈雁在对方鬼头刀未至时,右脚毕直踢起,疾如闪电,踢中大汉的手臂,令他们心生寒意的是那一腿不但快,更难得的是沈雁肩腰不动,又没有半分勉强。
  沈雁不慌不忙地道:“有什么事待在下替孩子换了衣服再说!”话未说毕,已抬步走了,两个大汉怒吼一声,挥刀分左右攻上去。
  沈雁右臂略抬,那两个大汉钢刀自手中滑落地上,人已不能动弹,这一次,连古玩天和廖冠英等人都没看清楚沈傕是如何出手的。
  就凭这一手,沈雁已从容地踏上走廊,再无人阻拦。
  “砰”地一声,房门关上,古玩天问道:“蒋帮主,这小子是什么来路?用什么招数制住你手下两名堂主?”
  蒋光鼎脸色青白阴沉,不吭一声,走到手下身前,伸手在其身上连拍数记,均无法解开穴道,不由得连声音也发颤了,“真是邪门!”
  卫新春再问:“帮主站得近,难道也没瞧见那姓沈的如何出手?”
  蒋光鼎摇摇头,反问:“谁知道此人之底细?”
  一个白发苍苍的瘦叟道:“他既然出手助‘神偷无敌’包毕空,一定跟他有关系。”
  古玩天冷笑道:“老谈,我早知道你又会说废话了。”
  姓谈的老叟怒道:“老夫说的是废话,你说的就不是?难道你知道其底细?”
  梅华章忙道:“此时此刻,千万不可内托,梅某问一句,待会他出来,如何对付之?”
  姓谈的道:“还有什么好办法?咱们来个倚多为胜,一涌而上……”
  廖冠英冷冷地道:“谈三多果然言不虚传!一涌而上,徒增添死伤而已,也使武功高强的觉得碍手碍脚……”
  “南山智叟”谈三多不悦地道:“你以为老夫听不懂,你话中讥讽之意?你能有高见么?”
  廖冠英道:“你、蒋帮主、梅华章和卫新春四人先打头阵,在下与古玩天押阵,伺机偷袭,其他人守住四周,再派几个人爬上横梁,就不怕他能飞上天去。”
  卫新春道:“为何你不打头阵,却要……”
  廖冠英瞪了他一眼:“你们四位缠住他,制造机会予廖某及古玩天,实乃最佳之办法,何况你与梅华章是代失主出面,蒋帮主又认为玉像是海鲨帮之物,谈老头要以此去讨好你新婚妻子之欢心……”
  古玩天插腔道:“倘若杀了那小子,又得了那三尊玉像,咱们如何分配?按功夫大小来分,还是按人数来分?”
  这次海鲨帮及代表失主“太湖龙王”傅儒道来此的人数最多,是故他话刚说毕,谈三多已呸了一声:“人多若尽是些废物,又有何用?”
  廖冠英道:“此时此刻,只能一致对外,待得到玉像,再谈分配未迟!蒋帮主,请您下令贵属开始行动。”
  当下蒋光鼎及梅华章,都忙指挥手下散开,一切安排妥当,方见沈雁施施然自房内出来。
  出来时跟进去时之模样大不相同,他一身蓝衣蓝裤,刮掉脸上之胡须茬子,露出一张俊朗之脸庞来,也少了几分落魄相,只是眼神依然十分阴沉,让人觉得他满怀心事,又无可奈何。那小女孩仍伏在他肩上,一身粉红色的衣裤,益增几分可爱,一对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透着几分精灵。
  沈雁往大厅里一站,道:“沈某再说一遍,我根本没有拿到什么玉像,甚至连听都未听过。”
  蒋光鼎不悦地道:“阁下也是一号人物,为何说这种话?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何出手助包毕空?”
  沈雁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轻哦一声,道:“他被七八个人围攻,沈某看不过眼,出手助他一下,无非议之处,谁都知道他向来劫富济贫。”
  梅华章高声道:“你可知道那是傅老爷子之镇家宝?三年前有个人出价五万两银子,他都不肯卖么?”
  “不知道!沈某没有看见,何况当时他身上根本没有东西!”卫新春道:“他把东西藏了起来,咱们正是要迫他说出藏宝地点,你横插一脚,该当何罪?”
  沈雁反问:“依你之见,沈某犯了何罪?何况当时谁都没有说包毕空是偷了傅老爷子的东西!咦,贵处部属做事为什么这般颟预?”
  卫新春脸上发热,不由怒道:“区区不跟你计较这些,总之你必须将包毕空交出来
  沈雁沉声道:“想不到‘铁扇子’竟然这般不讲理,谁都知道他行踪不定,沈雁可无时间陪你们去大海捞针。”
  廖冠英高声道:“不必跟他蘑菇,他跟包毕空既然有交情,抓住他不怕包毕空不现身。”
  他话未说毕,蒋光鼎及梅华章已首先发动攻势,他俩一动,卫新春及谈三多亦随即出招。
  四名高手围攻一个手抱孩子的人,传出来实要笑掉同道之大牙,但此时此刻,四个人已全顾不得了。
  刘、关、张三尊玉像固然价值连城,但沈雁刚才无声无影便放倒海鲨帮两名堂主,那一手更令他们心寒。
  “铁拳无敌”梅华章拳头之硬,东南一带数一数二,其百步神拳,更是神妙,他那一拳已蕴藏了八九成真力,务求一击即中。
  拳未至,拳风已先涌出,他猛地开声绽气,再加几分力道,罡风未出,但觉手臂一阵酸痛,手臂不但无力地垂下来,那一拳的力道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大吃一惊,连忙退后低头一望,只见“曲池穴”上嵌着一枚铜钱。沈雁的铜钱是怎样射出来的,他根本看不到。
  蒋光鼎外号“三节龙王”,使的是外门兵器三节棍。他棍头临至沈雁头上,但见沈雁手臂一拾,曲指一弹,第一节棍立即反弹过来,而且速度极快,几乎撞及自己额头,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
  沈雁立即自他身边窜过,卫新春的铁扇、谈三多的掌同时落空。
  这些事写来虽慢,实则疾如白驹过隙,一闪即逝,旁人都看不清楚,蒋光鼎及梅华章因何后退。
  沈雁道:“诸位要试试在下之身手,如今已经如愿,希望见好就收,否则拳头无眼,万一有什么闪失,未免伤和气!”
  廖冠英脚尖一踢,铁枪已在手,冷冷地道:“待廖某……与古兄一齐向你讨教几招!”
  沈雁问道:“如果两位最后还是输了,又如何?”
  廖冠英道:“咱们便立即转身走路,以后再不敢与阁下为敌!”
  沈雁冷冷地道:“在下以一只手跟四只手斗,倘若你们输了,的确是无颜在江湖立足!”
  “小子,你太狂了!”廖冠英双臂一抬,泛起几朵枪花,长臂微伸直,枪尖已至沈雁喉头。他双脚微错,头一转,已让过枪尖,廖冠英手臂一扳,枪杆横扫。
  沈雁头一低,同时身子斜转,让过一枪一掌。廖冠英攻势一发动,难以遏止,一招胜过一招。
  沈雁在两人夹攻中,不断纵跃闪避。眨眼已过了二三十招,居然连其衣角也沾不上。
  古玩天忽然大叫一声,身子一缩,人就像一个皮球般在桌子上跳动,只见他长衫全部涨起,内功已逐渐运至顶峰,拟作雷霆一击。
  廖冠英一杆铁枪更是使得出神入化,三人这场大战只看得旁人都睁大了眼睛。
  三人又斗了数十招,古玩天大叫一声,双掌齐推,两股凌厉无匹之掌风汹涌而出,把客栈外之风雨声全掩盖了!
  此时,沈雁正好退至墙角这正是千载难得一见之良机,廖冠英当然不会放过,手臂暴长,长枪猛地刺出,他不是刺向沈雁之胸膛,却是刺向其头顶上方三尺之处!
  人在墙角,不能左右闪避,唯一可闪的是上方,因此他先一步,攻其必退之处。
  沈雁一只手抱小孩,只剩下一掌,能抵挡得住古玩天之全力,击吗?
  这刹那,古玩天及廖冠英心里都同时欢笑起来。
  却不知沈雁反应极快,右手向上一举,五指抓住枪杆,偏身一让,枪尖刺进土墙,他人藉枪杆借力,下身翻起,臂上再一用力,整个人头下脚上“飘起”,双脚越过横梁,他竟然凌空曲身,稳稳当当地坐在横梁上!与此同时,古玩天的掌风却击在土墙上,“蓬”地一声响,土墙龟裂,罡风四处流窜,旁人连忙跃开。
  沈雁坐在横梁上,曲指一弹,一缕指风射在古玩天衣袍上,发出“卜”地一声响,原本如同灌满风的船帆,被指风击穿一个洞,里面的气登时泄了!廖冠英大喝一声,枪柄在地上一顿,振衣而起,凌空出枪,
  枪尖如毒蛇吐信般直指沈雁之胸膛!
  沈雁右手五指一曲,再凌空连续弹出,只见廖冠英曲身凌空倒飞,翻落地上,涩声问道:“你,你是“指神”沈七郎?”
  “廖兄果然好眼力!”
  古玩天叫道:“沈七郎大名鼎鼎,为何要假冒沈雁之名?”
  沈雁笑道:“沈雁是大名,七郎是乳名,沈雁就是沈七郎,沈七郎即是沈雁,谁假冒谁?”
  蒋光鼎抬头问道:“你真的是“指神’?”
  “那只是江湖上好事的朋友赠送之雅号,在下一直不敢接受!”
  武林有七神,依次排列为“指神”、“剑神”、“掌神”、“力神”、“腿神”、“枪神”及“鞭神”,据说他们在各方擅长之技艺中,都达到超凡入圣之境。
  蒋光鼎怀疑的不是“指神”这个称号,而是他从沈七郎与廖冠英之交手中,发现其武功造诣远胜廖冠英,不可能与他同时分享,武林七神之称号!古玩天怪笑道:“沈七郎九年不见,武功大胜从前,真是可喜可贺呀!”
  “不敢当古兄谬赞,熟知七郎性格的,当知玉像不可能在我身上!”
  廖冠英沉声道:“咱们没说玉像在你身上,只要求你带咱们去见包毕空而已!”
  “可惜在下还有事要做,恐怕难以从命了!”
  蒋光鼎问道:“你有什么事要做?”
  “在下这外甥女,身患顽疾,因此欲去蓝鲸帮找蒲大夫医治。”
  蓝鲸帮与海鲨帮雄霸东南沿海十多年,两者实力不相伯仲,明争暗斗十多年,蒋光鼎对蓝鲸帮这个宿敌,自然亦非常熟悉。“据蒋某所知,‘阎王敌’蒲青衣医术虽高,但却未必肯出手医人。”
  “沈某也知道,不过九年前,沈某对蓝帮主及蒲大夫,曾经有过小恩惠,故此对此厅抱有希望!”沈七郎自横梁上一跃而下,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如何?”
  古玩天道:“老朽对‘指神’为人一向深信,既知误会,自然是到此为止!嘿嘿,后会有期!”他一说毕,身手跃了两跃,由窗口弹了出去。
  谈三多接口道:“内子还在家里等我,就此别过!”他随古玩天由窗口跃出。
  梅华章及卫新春亦打退堂鼓,此亦难怪,武林中闻沈七郎大名的,远远多于沈雁,倘若一早知道沈雁就是沈七郎,也许他俩根本不会动手。因此呼道:“天黑了,小二快备酒菜!”

相关热词搜索:龙在天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梁上君子 邂逅指神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