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血在沸 正文

第一章 异姓兄弟 令人生疑
 
2020-01-12 20:05:17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上飘着大雪,举目望去;尽是一片白皑皑。刚届黄昏,天色已暗了。极目望去,远处似有一条小村,屋舍三三两两,稀稀疏疏的,在此等天色及气氛,显得凄清孤零。
  奇怪的是居然不见有炊烟,莫非村民都掀不开锅盖?远处有一队人马,迤逶而至,骑到近处,又看出奇怪之处,这干人都是衣衫单薄,男的大多虎背熊腰,女的亦身手矫捷,看来必是练家子。
  马匹在积雪上前进,格外吃力,看来人马都有点疲乏了。一个女的道:“大哥,前面有条村子,咱们去借宿一宵吧!”
  一个壮汉接口道:“不错,这种鬼天气,最好能弄几斤酒驱驱寒。”
  前面那个汉子,身材顽长,面目英俊,闻言道:“好吧,让沈某先行一步!”那女的一挥鞭,尾随男的首先驰出。
  到得村前,男的忽然将马匹拉停,道:“情况有点不对!”他指一指雪地。女的低头望去,果见屋前雪地上隐见有凌乱之足印及血渍。
  女的忙道:“大哥,小心一点,说不定有青龙会的人在村内!”
  男的跃下马背,推开一扇木门,伸头一望,光线虽然暗淡,但却也看得出,里面没有人影。男的身子倏地滑出,向前奔去。
  村子里的屋舍较大,他踢开那座最大的屋舍的大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只见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具尸体,有老有幼,有男有女,看来是全家死绝了。男的头也不回地道:“微妹,你去请他们过来!凶手应该已离开了!”言毕便走进屋去。
  他扳动着尸体,其中一个年已逾花甲,连三绺长髯亦已花白,看其神情,必非寻常人家,只是他觉得十分陌生,俄顷、哪簇人马已全部赶到。
  男的对一位中年汉道:“安兄且看看此人,可否认得?”
  一个中年佩剑的汉子,看了几眼便摇头退下。
  男的再问:“可有谁认得这位死者?”
  一个身林瘦削,貌不起眼,年逾五十的汉子走前几步,只看了一眼,身子便颤动起来,神情甚是激动。
  男的急问:“赵兄认得此人?”
  姓赵的道:“认得,他便是赵某之小师叔。”
  姓安的脱口惊呼道:“如此说来,他便是被誉为百年来,天份最高的崆峒派弟子,韦展风?‘崆峒天骄’韦展风,他怎会死在此处?”
  姓赵的道:“说来话长,先搜搜看,凶手有否留下线索。”当下群豪散开,有的在屋内搜索,有的则到他处。原来这干人便是“指神”沈七郎、“剑神”上官长城、“破天一剑”安容奇、崆峒派弃徒赵勤、“南海小魔女”毕翠微、“玉面孤狸”桑小红、骆人英、骆人雄、旋风十二骑劫后余生的韩奎、董千里、白芝、楼晓春、童小济,尚有一位是刚进汉中傅家大门,便成寡妇的石慧珠。
  石慧珠本来痛不欲生,但自汉中进潼关,沿途给桑小红、白芝等人劝解,心情才较平复。此地在崤山山脚。沈七郎准备绕道到洛阳,再过河去邯郸。沈七郎出来数日。心悬屠龙帮帮主安危,急着回去,料不到在路上遇到这桩全家灭绝之惨事。
  过了一阵,外出的人纷纷回来报称,村子里共十八户人家,但不见一个人。
  沈七郎道:“一定是韦家被灭门时,把村民吓跑了!”
  桑小红道:“咱们先张罗一下,找些食物煮饭吧!”
  赵奎道:“烧饭炒菜的事,归你负责,俺去找酒!”
  上官长城道:“找两三家干净的地方先安顿一下吧!”当下各忙各的。村民走得匆忙,家里还留下不少食物,不但有面粉、有菜,还有不少鸡。
  过了一阵,饭菜烧好,便在韦家邻居吃饭。韩奎果然找到酒来,酒虽不好,却十分有劲,群豪边吃边谈。安容奇问道:“赵兄,听说韦展风后来离开了崆峒派,不知是何原因?”
  赵勤叹了一口气,道:“他跟家师的女儿相爱,因为身份不对,家师夫妇自然不赞成。但那时候,他俩已欲罢不能,便约定私奔,离开崆峒……”
  毕翠微问道:“刚才那个女老者便是家师的女儿?是你师妹?”
  “数十年间,变化极大,但赵某还是认出他是小师妹商紫衫……”
  白芝忍不住问道:“表叔,她的名字为何这般怪,叫紫衫?”
  “因为小师妹自小便爱穿紫色的衫裤,是故崆峒山上,人人均以紫衫呼之!”赵勤(即赵四)叹息道:“他本是崆峒派之希望,可惜英雄难过美人关,崆峒派之复兴也不知要推迟到何年何月!”
  上官长城冷笑道:“崆峒派的人,都性格偏激,心胸狭窄之辈,这种性格怎能造就武林高手?”
  赵勤身子一震,半晌方道:“上官剑神所言极是,老朽为何从未想到这一点……”
  “贵派两代掌门亦都没想到这点,连上官某也是……若非沈七郎一席话,在下亦仍在梦中!”
  沈七郎忙道:“令师叔娶了你师妹,不容于世人,那必是尽量避免与武林中人来往了,然则为何会惹来杀身之祸?”
  赵勤叹息道:“咱们偷偷下山找师叔好几次,都毫无所获,数十年来,亦从未听到他半点消息,想不到他仍惹来灭门惨祸!沈兄弟提的问题,老朽亦百思不得其解!”
  安容奇道:“凶手人数不少,从死者身上之伤痕判定,有使刀,有使剑,有使枪,还有使掌的!”
  沈七郎道:“在下亦检察过,韦展风是死于一种阴柔的掌力之下的,只是不知是什么掌。”
  上官长城道:“希望不是‘白发童子”海晓波的‘九转透骨掌’。”
  “上官兄是指青龙会右剑会长海晓波?韦展风与世无争,青龙会似不会在此刻杀他。”
  上官长城道:“青龙会也许会看上他的武功,欲邀他加入青龙会,只要他拒绝,青龙会便不会留下活口!”
  韩奎一拍桌子道:“青龙会太霸道了,九大门派再不振臂高呼,号召同道联合起来抗击青龙会,将来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
  上官长城冷笑道:“咱们破坏了青龙会在西北的总坛,他们绝不会放过咱们,你亦休想有安稳的日子过,更何况夏长春是死在七郎的掌下!”
  沈七郎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沈某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安容奇道:“既然已立志跟青龙会抗衡,谁都会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能够避免牺牲,留待有用之躯,最后跟青龙会决死战,才能发挥最大之功效。因为武林中敢跟青龙会作对的人,看来不多!另外,刚才咱们吃了村民的食物,喝了人家的酒,明天离开时,可得记住留下银子!”
  上官长城干笑道:“安兄果然不愧是大侠!”稍顿转头问道:“沈兄到底要带咱们去何处?”
  沈七郎心头一动,忽然改变主意,道:“去安阳城,去见见屠龙帮的弟兄!”
  安容奇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作用么?安某认为只要有联络便行,咱们人马浩荡,别把青龙会引上门才好!”
  骆人英接口道:“安大侠所言极是,咱们的目的是跟青龙会干一票,去安阳是因为那里有青龙会的分坛?”
  “因为此行身上有伤的人不少,需找个安稳的地方养好伤,才能跟青龙会对抗!”
  众皆认为有理,赵勤道:“不管如何,韦展风总是我师叔,待我先替他们安葬了吧!”
  韩奎及童小济自告奋勇,帮他安葬,其他人便分头歇息。
  沈七郎、毕翠微及桑小红仍然是三人同床,难得的是三人居然能守住最后一道防线。本来三人躺下之后,最多搂搂抱抱亲个嘴,今夜沈七郎引颈过去时,桑小红忽然用手将他嘴巴按住。
  沈七郎笑问道:“今晚你忘了刷牙漱口?”
  “我有话要说,白芝那小妮,好像对你有意思。”
  “胡说,那有这回事?”
  “我才不是胡说,起初我以为蒋英俊刚死,她不会变得这么快,也没多大戒心,但这两天我暗中观察,她不时偷偷向你送秋波哩!”
  毕翠微格地一笑了出来,道:“红姐吃醋了!”
  “我可是为你好,别把不是派到老娘头上来!”
  “你怎会为小妹的好?我可没吭半句!”
  “我是残花败柳,当妾当婢,都无所谓,难得你大量,能容纳我,但假如白芝看上沈七郎,她可不是跟我这样想,你肯跟她分一杯羹吗?”桑小红又道:“如果我还是黄花闺女,绝对不肯!”
  沈七郎笑道:“这件事跟我好像没有关系“”
  桑小红白了她一眼,道:“怎会没有关系?”
  “既然有关系,为何你们不先问问我?即使白芝看上我,并不表示我会看上她!”
  桑小红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叫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准后悔!”
  毕翠微道:“轻声一点,别把别人吵醒!”
  “快睡觉!”沈七郎按住桑小红转身欲睡。“你吃醋,便先安慰你一下。”
  “喂,我是过来人,你这样是在放火,还是去抱微妹吧!”桑小红嘴上这样说,嘴唇却印在他颊上。“你有两个女人应该满足了,不许再去找第三个!我怕石慧珠那小寡妇最终也会看上你!”
  “多谢您的赞赏!人家是新寡文君,你可不要乱说,影响人家的清誉,倒是她心情不好,你俩多开解开解,免她自寻短见!”
  桑小红道:“我再问你一件事,你准备在什么时候娶微妹?”
  沈七郎道:“目前生命朝不保夕,谈婚论嫁似乎太早,最快也得要消灭了青龙会。”
  “你真有这个信心?”
  “青龙会不一定会毁在我手中,但他一定不会成功,即使成功,也是短暂的,从来武林中便不曾有过靠武力成就霸业而能够长久的。因此我很有信心!”
  桑小红道:“我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沈七郎!你要永远记住!就算有一天我已经老,已经是老太婆了,我还希望你永远活着,活得潇洒,活得神气!因此,你需要的是让青龙会毁在你手中的信心!”
  毕翠微接口道:“不错,假如你有什么长短,我跟红姐都不会活下去!”
  话虽不多,但感情之深:却教沈七郎震动,他呆了半晌方强笑道:“我在黄泉路上,不需要人陪……”
  他话未说毕,桑小红已给了他一记耳光。“咱们是认真的,谁跟你嬉皮笑脸!”沈七郎乘机纳福,在她颊上连香几口。他对桑小红可以放浪,对毕翠微就拘束多了。
  “哼,看来我真的是生成小星的命了,你看你便不敢对夫人放肆了!”
  毕翠微含羞地道:“谁是他夫人?”
  “呶,不打自招了!”
  毕翠微粉脸通红,爬过沈七郎压在桑小红身上,正在打闹间,突见沈七郎自床上跃起来,伸手在架子上取下外衣,道:“可能有情况,你俩不要再闹了!”他开门出去,便见到童小济气喘吁吁的,忙问:“发生什么事?”
  “沈大哥快去,快去救赵四叔!”童小济一把抓住沈七郎的手便要出去。
  住在同一间屋的白芝、石慧珠及安容奇亦闻声开门出来,还未开腔问语,童小济已急不及待地道;“快,一起去!”
  安容奇回房取长剑出房,但已不见童小济等人,他提剑追出去,沿雪地上的足迹急驰,果见前面有不少人。沈七郎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他拉着童小济,助他一臂之力。
  “有几个蒙面汉在坟地上袭击咱们!”
  沈七郎微吸一口气,问道:“来者是什么人?”
  “他们不吭一声便动手!”童小济一向以轻功自诩,但长途跋涉,必须有雄厚之内功作支持,是故边跑边说,有点气喘。
  沈七郎脚下再加把劲,幸好此刻已看到坟地,他便放下童小济,长啸一声,去势更疾,有如天马行空。经过这番经历,他内功更上一层楼,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只见四五个蒙面汉围住了赵四及韩奎已控制了局势,赵四武功不弱,竟被迫停止抵抗,看来来者之武功极为可怕。
  沈七郎未至,两个蒙面人已迎面而上,双方几乎同时发问:“来者何人?”,
  “在下沈七郎,咱们路过宝乡,见有人被杀,动了恻隐之心,因不欲让死者不安,故替他们安葬,事实上咱们连死者是什么人也不知道,阁下等是青龙会的人?沈某奉劝一句,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做得太绝?”
  蒙面汉反问:“你们不是青龙会的人?”
  沈七郎道:“青龙会的人,全部蒙面现身,你看咱们有谁蒙面?”
  韩奎道:“咱早已说了,偏他们不信!”
  那蒙面汉道:“你们虽然没有蒙面,但都涂了易容药,教人怎样相信?”
  赵四冷冷地道:“但阁下等却从未表明身份,咱们又怎能相信你?”
  另一个蒙面汉道:“此处极少武林人士来往,你们一行十多人,咱们更不能不小心!”此刻,安容奇及童小济、董千里亦已程至,安容奇人未至,已先开腔:“在下安容奇,来宝地只因错过宿头,来借宿一宵而已,绝无他意!”
  一个声音较为苍老的道:“阁下真的是安大侠?”
  “不错,如假包换!”
  “请恕冒昧要求,可否请阁下抹掉脸上的易容药,让某家见识一下?”
  坟头上本来插了两根枯枝火把,此时蒙面人又点起了八根火折子。安容奇取出手帕,抹掉易容药,露出本来的面目。那蒙面汉叫道:“果然是安大侠!”
  “阁下认识在下?”蒙面汉扯下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清癯的脸孔,六十左右的年纪,安容奇觉得颇为陌生,那人道:“在下乃山西娄展云,昔年在‘中原一剑’敬默容敬老爷子的七十大寿兼金盆洗手典礼上,曾在台下见过安大侠一面!”
  安容奇沉吟了一阵,问道:“阁下是‘太行一条龙’娄展云娄大 侠?”
  “一条龙是江湖上朋友在老朽脸上贴金,老朽可不敢掠美,是以舟山的赛龙大会并没去参加!”娄展云道:“这几年老朽已很少在江湖上走动,想不到安大侠还能记得住老朽!”
  安容奇抱拳道:“好说好说,不知娄大侠今夜来此,所为何事?”
  “说来话长……”娄展云道:“这些都是老朽之亲戚及朋友,不知你们在何处落脚.?”
  沈七郎接口道:“咱们就住在死者家里。”
  安容奇老于世故道:“看来今夜是一场误会,不如请诸位到咱们歇宿处再慢慢聊,不知娄大侠意下若何?”
  娄展云意欲如此,正中下怀,当下没口答应,一行人便转身回去,只留下赵四、韩奎、童小济及董千里四人继续安葬韦展风一家人。
  路上又遇到上官长城、白芝、毕翠微三人,于是一起折返。到得大厅,白芝张罗板凳,双方分头坐下,娄展云赌物思人,唏嘘不已,双眼欲泪,沈七郎忍不住问道:“不知娄大侠跟此屋主人是何关系?”
  “不知诸位是否知道此屋主人是谁么?”
  安容奇看了沈七郎一眼,道:“听赵四说,似是他崆峒派之小师叔韦展风。”
  “正是,又不知诸位是否发觉老朽之名字跟他似乎有关连?”众人这才暗自盘算,韦展风、娄展云、名字果然有点关连,安容奇干咳一声,道:“愿闻其详。”
  “娄、韦两家是世交,先母与韦伯母同时怀孕,于是两家约定,若产下一男一女则两家结秦晋之好,若均生男儿,则结为义兄弟,均为女儿者亦为金兰姐妹。结果都产下麟儿,于是老朽便与展风兄结为异姓兄弟,他早我两个月出生,故为兄表。至于名字亦是上一代人,早已订下来的。咱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但展风兄为崆峒青灵子收为徒弟,先授以内功,三年后考核之后,大为满意,便带上崆峒学艺,而老朽则拜在太行老叟门下,中间便有好多年没有来往……”
  崆峒派弟子有俗有道,而道人亦不太避忌,娶妻生子者更不乏人,学道只为练丹健身,与全真教不一样。韦展风是青灵子之关门弟子,得乃师倾囊相授,武功自亦在娄展云之上。
  当下安容奇问道:“韦展风后来在崆峒派之遭遇,不知娄大侠知道否?”
  “略有所闻,他离开崆峒派之后,便隐居于此,老朽一直无其音讯,直至数年前,他才托人捎请帖至寒舍,这才知道他已结婚生子,而且儿子亦已成人,正准备迎亲。老朽收到请帖,高兴之情,笔墨难以形喻,便携妻带子,跑来此处道贺……”
  沈七郎问道:“贺客多不多?”
  “除了老朽一家之外,只有十来个村人,新娘是附近村子一位教书先生的女儿,略懂诗书,但全不谙武功。老朽在此盘桓了几天,心中有许多话要问他,但苦无机会……”
  安容奇接腔问道:“韦展风为儿子办的婚礼,既然这般简单,为何会没有机会交谈?”
  “因为都有其他人在场。”娄展云道:“风兄曾对我说过,千万莫提崆峒派的事,更不要提他的婚姻。过了三天,他终于来找我了,是在三更时分,我当然不提他的婚姻,只问他有什么打算……”
  沈七郎道:“他早已隐居了,还有什么打算?”
  “但老朽却发现他雄心未老,每天都在练功……”
  安容奇笑道:“练功乃为建体强身而已,难道你另有发现?”
  “没有……只是一种感觉……”娄展云表情有点勉强。
  沈七郎又问:“韦展风如何答复你?”
  “想不到他虽然蛰居乡曲,但对武林大势却更为了解。他认为武林不久之后必会有一番风雨,而崆峒派亦必难以免于难,他准备为师门尽一次力,以酧师恩,这一点真教老朽钦佩。”娄展云叹息道:“想不到他壮志未酧,便已经……真是天无眼也!”
  沈七郎紧迫问一句:“依娄大侠之见,会是什么人杀死韦展风的?”
  “按说风兄与世无争,不可能引来这场杀身之祸……唯一之可能便是青龙会下的毒手!因为寻常人如何能杀得了他一家人?须知嫂夫人及四位侄儿武功均不弱。”
  安容奇讶然道:“青龙会又怎会找他麻烦?按说他们要做的事太多了,实在无必要在此时劳师动众来杀一位与世无争的老人!”
  娄展云叹了一口气,道:“这一点,老朽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安容奇再问:“娄大侠是在何时来此处的?带了这么多人来,不知所为何事?对啦,贵友为何还蒙着面?”
  娄展云干笑一声,道:“你们把蒙面巾扯下吧!呶,这两个年轻的是老朽的儿子,老大叫唤昭文,老二唤昭武。年纪最大的是老朽之亲家谢英德,另一位是亲家的表弟,姓典名樊,与老朽最合得来!”他儿子年纪均在三十左右,另两位亦都在六十上下。
  沈七郎道:“娄大侠尚未答复安大侠提出的另一个问题。”
  “咱们比诸位早到一阵吧了,因追查凶手,故跑到村后去,后回来时见有陌生人在埋葬展风兄一家人之尸首,以为你们便是凶手,因此便现身喝问,那老头也怪,一声不吭……最后便动起武来了。”这次开腔的是典樊。“咱们若是不讲理之辈,又岂会让贵友跑回去通风报讯?”
  沈七郎道:“诸位赶来韦家,是否因为听到风声?”
  娄展云急道:“咱们住在山西,距离数百里,又怎会听到风声?乃因上次跟风兄秉烛夜谈,知他尚有凌云志,意欲投靠他,为武林尽一分力,二来亲家等也希望见见风兄之风采。至于两位犬子则更未曾来过,是故老朽特地带他们来,可惜……唉!”
  安容奇道:“夜已深了,有话明早再说,诸位可到村里,随便找个地方歇歇脚!”
  娄展云抱拳道:“如此明早再见,请!”说着,刚好赵四及韩奎等四人回来,赵四深深地看了娄展云几眼,双方不曾交谈一言半语。
  韩奎一待他们出门便问:“沈大侠,这些人是来作什么的?”
  白芝遂将经过详述了一次。赵四听后沉默不语。
  白芝问道:“表叔,你在想什么?”
  赵四目注沈七郎,不答反问:“沈大侠,你相信那厮的话?”
  沈七郎反问:“赵兄怀疑他们?他们的马脚在何处露出来?”
  赵四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话:“赵某总觉得这批人来得蹊跷,而且武功极高!”言毕扬长而去。
  沈七郎忙吩咐群豪早点歇息,明早好赶路。
  安容奇道:“沈兄,请借一步说话……”

×      ×      ×

  房内一床三人,已有两个发出悠长之呼吸声,独有沈七郎睡不着觉,他甚至连外衣也不脱,还躺在床沿。赵四怀疑这批人,安容奇也怀疑,他沈七郎又何尝没有怀疑?但严格来说,娄展云的确没有露出明显之马脚!
  沈七郎一夜未曾合过眼,直至天亮之后,方坐在床上运功调息。韩奎做好了早饭,扣门请群豪出厅吃饭。白芝取出银针,先在食物中测试。
  韩奎不悦地道:“九妹,连你也不相信愚兄?”
  “三哥,不是小妹不相信你,而是青龙会的人太过狡猾了,也许他们事先已在食物中下了毒,咱们不得不小心一点!”
  童小济道:“九姐,您达记碍大家在傅家中了酥骨散的事吗?酥骨散用银针测不出来!最好先把食物让狗儿吃过……”他话未说毕,韩奎已抓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
  童小济尴尬地道:“三哥,你这……小弟可不是怀疑你……”
  “既然酥骨散测不出来,就算狗儿吃后,咱们也未必能看得出来,愚兄一向命大,倒不如由我来试,待稍后没有事,你们再吃未迟。”
  群豪见状也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他,韩奎运了一阵功,道:“没有异状,你们先吃馒头吧!”说罢又抓起其他东西来吃。最后见没有异状,群豪方放怀吃喝起来。正在热闹处,娄展云等人也来了,安容奇只好请他们一道吃。
  娄展云道:“娄某尚以为昨夜睡得晚,诸位不会太早下床,想不到事实与预测很大之差别!”
  安容奇道:“因为咱们要赶路,是以只好早点吃。”
  娄展云问道:“不知诸位要去何处?可否顺告一声?”
  沈七郎道:“咱们要去郑州。”
  “娄某再冒昧问一句,沈兄去郑州不知有何贵干?”
  韩奎怒道:“咱们干何事,关你屁事!”
  沈七郎忙道:“韩兄不可鲁莽,咱们去郑州是要找一位朋友罢了。”
  娄展云道:“诸位千万不要误会,娄某只是认为如果诸位没有急事,可否在此多逗留一天,大家花点精神看看能否找到凶手的线索罢了!”
  沈七郎沉吟道:“此事倒不急,咱们便延迟半天再上路吧!”
  “娄某代韦大哥一家多谢诸位之隆情厚意。”
  于是早饭之后,众人便在村子里再度搜索,这次搜得很仔细。但可惜因为下了雪,把原本该留下来的线索都掩盖了。娄展云叹息道:“就误了诸位之行程,娄某深感不安。”
  午饭仍由韩奎负责,他特地多蒸了许多馒头,好在路上充饥。一行人收拾一下,便再度上马了。
  到了村口,娄展云便与沈七郎挥手作别。“诸位若到山西,尚盼到寒舍作客!”安容奇悄悄吩咐童小济及董千里落后一点,暗中监视,看娄展云会否暗中跟踪。
  一路上赵四沉默不语,沈七郎故意落后与他并肩,问道:“赵兄,可否从令师叔身上之伤痕,看出点端倪吗?”
  “伤我师叔的必是一名高手,其内功走的是阴柔之路子,武林中有这等功力的人,并不太多,因此相信有朝一日,必能查出真相!”
  沈七郎心头一动,突然想起自己之妹妹,也是死于这种掌力之下,外甥女受的伤亦是阴柔之内功,心中忖道:“莫非这两个凶手,本是一个人?”

相关热词搜索:血在沸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跟踪追杀 再次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