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人鬼妖狐 正文

第一章 生日死宴
 
2020-05-21 16:47:17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下有三大恶处。这三大恶处是:
  疯人楼、恶人岗、流花女人谷。
  有人去过这三大恶处,但去过的人大都是成了死人。
  没有人能说出恶人岗、疯人楼、流花女人谷里的秘密。能说出这秘密的人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大侠蘧赛花,但他从来不说。一次众江湖豪杰一聚,众人要他说出流花女人谷的秘密,但他只是笑,不说话。说到疯人楼,他只是看了众人一眼,再也不言。更有人问到恶人岗,大侠蘧赛花皱着眉头,好久不语,最后才道:“但愿你我都不会再去那里。”
  有人眼尖,看到大侠蘧赛花手里酒杯也抖了一抖。
  要大侠蘧赛花的手抖,可不是件易事,他与那十六阎君一斗,浑身中了七件暗器,受了十处伤,他出手“二十四桥”时,手也不曾抖上一抖。
  “二十四桥“不是真桥,只是大侠蘧赛花的暗器,他一出手,就是二十四件暗器,一齐飞出,中他暗器的人就上了奈何桥,再也无法活了。故武林中人叫他那暗器手法“二十四桥”。
  中了大侠蘧赛花的暗器,你即使真是玉人,也无法再去吹箫,因为你已经死了,再也无法弄箫。
  还有一个人是去过恶人岗的,他叫明心,是一个和尚,但和尚人人见过,也都是知道明心和尚去过恶人岗。可明心和尚是谁,有谁知道?
  更有一个女人去过,但她也是不作数的,因为她的眼睛已经瞎了,她再也看不见人。人们一到她那里,就只听得她喃喃自语,说道:“都是灯,都是灯,没有一盏是一样的,没有一盏是一样的,哪里都是灯,哪里都是灯啊……”
  说话时,她的神情让听的人都很恐怖,生怕她会一下子透不出气来,死在你面前。
  去过恶人岗的人还有谁?
  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应声。
  但肯定是还有人去过恶人岗,只他不出声就是了。
  他不出声,是因为害怕,他怕一旦出声,他就没命了。
  恶人岗在哪里?云深不知处。
  没人知道,大侠南云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江湖上人都对他毁誉参半。说他是菩萨的人,也说不出他好在哪里。说他是恶魔的人,也说不出他究竟在江湖上做了些什么害人的事儿。只是知道,他有时爱在那青楼上留连。可这对于那些爱与美女缠绵的大侠豪客,简直算不上什么事儿。
  有人说,大侠南云飞与楚秀秀是朋友,但男人与女人一起,没有一点儿风流,毕竟是一件奇事。
  这九月初九,是重阳节,也是大侠南云飞的生日。
  这一天,南云飞坐在家中,等着五州十府的武林人士前来为他祝寿。
  他正看花,孙子南翔跑来,叫他:“爷爷,爷爷,你看,我拣到了什么?”
  南云飞最是喜爱他这个孙子,常说他自小便是聪明,生得骨格清奇,将来必成大器。此时见他手里拿着一块黑黑黢黢的玩艺儿,便说道:“翔儿最乖,拿的什么东西,给爷爷看看!”
  南翔递与南云飞。南云飞一见,顿时大是恐惧,他一把扯住南翔,问道:“翔儿,这东西却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南翔道:“在门口,一个和尚看见了我,对我说,这玩艺儿给你爷爷,就说我和尚祝他长寿,长寿,长寿,寿好长啊,是不是?他说完这些话,人就走了,走得好快。”
  南云飞不声响,他看着这手中玩艺儿,这是一块黑黑黢黢的生铁,铁色已成锈蚀,但上面有一个张大嘴在笑的人,这人只有一张大嘴,眼睛鼻子都是极小,只有一张大嘴很大。这玩艺儿很是粗糙,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稀奇。
  南翔看爷爷看这一个小小玩艺儿,居然看得呆了,就心下不安,问道:“爷爷,翔儿又做错了事儿?”
  南云飞看他,突然一笑,说道:“翔儿不曾做错事儿,翔儿好乖,只是翔儿得去玩,让爷爷一个人清静清静。”
  南翔拍手叫道:“爷爷想一个人玩,是不是?”南云飞点头,南翔便跑着出去了。
  南云飞仰天长吁,大声道:“天不佑我,天不佑我!”说罢,人也泪如雨下,慢慢走进了屋子,对管家南庆说道:“你告诉大家都来花厅,我有事儿要与大家商议。”
  南庆去了不久,便来了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是南府的家里人,有南家的主人南无极,有南家的二少爷醉酒不醒南三元,更有南家的少姑奶奶欣凤。
  众人都来,等着南云飞发话。
  南云飞道:“无极,你看家里金银,还可调集多少?”
  南无极一时也是怔住,不知道老爷子为何要问起这个,他犹豫一下,说道:“共有八九万两。”
  南云飞道:“少了点儿,但也少不许多。”
  众人都是不知道他为何要如此讲话,只是呆呆看他,等他吐口。
  南云飞大声说道:“无极,你把金银拿来,我要金子,尽量轻些,少些夹带。”
  南无极道:“爹,不知你要做什么?这么忙忙碌碌的,要做些什么事,也得等你办完了这寿才做。”
  南云飞一笑,却不理他,回头从桌上拿起了两件东西,众人一看,却是心里一沉:今日老爷子疯了怎么的,竟把他从来不动的宝物也拿了出来?
  这是南家的传世之宝,一件是玉器“穆王八骏”。
  更有一块大侠林渊留下的玉牌。
  南云飞把那玉牌拿出,放在欣凤手里,说道:“欣凤,爹派你去做一件事,这是一件大事,你必得马上去办。不管家里有什么事儿,你只要把这玉牌送到,就算完了爹的一件心事。”
  欣凤接过玉牌,说道:“爹放心好了,我等你办完了大事,马上就去。”
  南云飞厉声道:“不行。爹叫你走,你马上得走,这件事是大事,过生日算个什么?”
  欣凤心里委屈,但也不敢出声,也许爹说的是实,误了大事,却怎么对得起爹?她轻轻哭了起来,南云飞道:“你哭什么?又不是再也见不到爹了,何必这般做儿女态?”
  欣凤向南老爷子一拜,说道:“爹,你过六十大寿,女儿不能在你身边,只好回来再尽孝心。”说罢跪在地,再磕了几个头,便起身而去。
  南无极觉得老爷子的心思好怪,前几日还是兴兴头头张罗喜寿,如今突就变了主意,不知道是什么道理?但他是江湖上的一派宗师,遇事自是有他自己的主意,只要好好看着老爷子,看他如何派事,内情不问自明。
  南云飞看着他们几人,暗暗点头,他对二儿子醉酒不醒南三元说道:“三元,你出来!”
  这南三元好不容易得大哥、小妹说情,让他回来做寿,就老老实实坐在家中,一连三天不曾出门,只盼得能在这三日中无事,过得老爹的生日,再就逃之夭夭,没想到今日一早老爹训事,就把他叫了出来。
  南无极看着南三元,突然说道:“三元,我告诉你,你本来是我的儿子,你是我的二儿子,但从今天不是了。一会儿我做寿时,我自会对天下武林人物做出交待。”
  南三元如雷轰顶,他大张着嘴,看着老爹,不知道如何是好。
  南三元从来不专心习武,只是天天在赌场妓馆鬼混。
  今天是老爷子过生日,且是六十大寿,赶在前一个月,大哥南无极就到处找他,要他回来给爹拜寿,才把他找到,原来这人却是在一家酒馆,正与酒鬼疯丫头赌酒,两人都是喝得烂醉如泥。
  酒鬼疯丫头不象女孩儿,头发也乱,身上穿的罗裙时常酒污。
  南无极盯着二弟,皱着眉头,说道:“二弟,老爹九九重阳过六十大寿,你不回家,却在这儿鬼混什么?”
  酒鬼疯丫头笑道:“南三元,人家都说你有个好老爹,又有一个好大哥,真是好气派,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南无极看不上酒鬼疯丫头。
  南无极道:“二弟,你跟我走。”
  南三元喝得迷迷糊糊,眯斜着眼看着南无极,说道:“大哥,你看……老爹愿不愿意我回家?”他说话时吞吞吐吐,显是已醉了十分。
  南无极皱着眉头说道:“走罢!”这南三元无奈,回头用手指戟指着酒鬼疯丫头大声说道:“你说还有一坛酒是上好的女儿红,留着等我回来再喝。”
  酒鬼疯丫头也是醉了,举着筷子,两根筷子夹着一块肉,却把肉夹向眼珠子,直往眼珠子里放。口中嘟哝道:“南三元,你算什么,我有上好女儿红,自家就不会喝?”
  南三元突然大声笑道:“喝酒最好是两个人,亲热也最好是两个人。除了做这两件事之外,人活在世,顶好是一个人。”
  南三元趔趔趄趄走出酒楼,一边走还一边在唱:“杯中酒,手中剑,一飞如虹去似箭……”
  他此时吃得烂醉,一出酒楼门口,便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南三元此时不曾喝酒,便头脑十分清醒,他双眼瞪瞪,看着老爹,心中不明老爹为何要这样做。他扑通一声跪倒,叫道:“爹,我是一连……五天,滴酒不沾……”
  南云飞冷冷一笑,说道:“三元,你非我南家子弟,行事放荡,在江湖上也是名声极差,我早就想将你赶出南家,正好明日就是我六十寿辰,你要么就要我在这六十寿辰上当众将你赶出,要么你就在今日自家走开,从此不再入我南家大门。”
  南三元顿时泪流满襟,他叹道:“老爹,我虽是酗酒放肆,夜宿青楼,可我从来也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老爹何苦不容我?”
  南云飞低着头,再不作声。
  无人敢出声相劝。
  南三元伤心,回头看看家人。南三元的嫂子流泪站在一边。南翔知道出了祸事,两眼瞪瞪看着二叔。在他心目中,南府一门最可亲可近的便是二叔酒醉不醒南三元了。南三元不喝酒时便天天与南翔在院内嬉玩,象个孩子一般。
  南无极叩头道:“爹,你若真要赶三元出门,也只好你亲自赶他……”
  南无极虽是做了无极门的掌门人,但家法极严,老爹看他也是自家儿子,南家做事,到底要听老爹说话,才能算数。此时老爹又要过六十大寿,如若明日在寿诞之上亲自将南三元驱逐出门,那样怕是老爹自家也是于心不忍。
  南云飞道:“好,既是这样,明日一早,我亲自赶他!”
  九九重阳之日,正是秋实之时。
  这一日天下事事皆顺。
  恰恰这日又是大侠南云飞的生辰,真是喜气盈门。
  江湖中人多是前来祝寿,顿时里巷挤满了人,屋里院外皆是一片欢庆之声。
  祝寿之人送上寿礼,有的在江湖上颇有名声,便过了花厅来到室内,与大侠南云飞见礼。更有些在江湖上没什么名头的,就只是送了贺礼,排在厅外坐宴。
  南府从早至晚,竟是聚了几百江湖豪客。
  这些人都是大声豪气,你喊我叫。朋友多日不见,一时寒暄。不相识的,也有人相互引见,都说些久仰之类客套话,一时酬酢之声不绝于耳。
  南府管家南庆说道:“南老爷今日六十大寿,多谢江湖朋友前来捧场,老爷有一件事要说。”
  众人都是默然。
  聚精会神听他说话。
  象大侠南云飞这种人,在江湖上又何必多说?
  南云飞道:“我行走江湖四十余年,在江湖上已是有些恩怨,到今年我还有幸活着,不是我南云飞功夫高强,而是江湖朋友对我多有担待,今日我想对江湖朋友有个交待。无极门掌门我已交于长子无极,家中还有一事,虽是不愿当众去说,但也是无法不说。”
  大侠南云飞说罢,顿成颓丧之色,脸向下一垂,眉眼之下顿见衰老。
  南云飞道:“南庆,把他带来。”
  待了好久,就见南庆从下面扯上一个人来。
  这人趔趔趄趄,连路都走不稳,脚下没根儿,一边走一边歪斜,南庆是南府管家,练成一身的好本事,却也是扯他不住。
  众人一见,都下心下一叹:原来老爷子说的是他。
  这人正是酒醉不醒南三元,他又是喝得烂醉,头发披散,衣衫不整,身上又有几块泥污,显是酒水洒在身上,人也滚在地上,就滚成了泥猪模样。
  众人一叹:真是龙生九子,九子不同。看大侠南云飞生这大儿子南无极,做人堂堂正正,在江湖人可称得上一时俊杰,可再看这南三元,这模样只是个街头醉汉,怎能称得上是南府公子?
  南云飞一声喝道:“三元,你听我说!”
  南三元想强自睁眼,但酒喝成十分,眼皮也耷拉着,身子也歪着,嘴张着,却从口边流出涎水来。他嘟哝道:“老爹,你说……什么?”南云飞一叹,恨道:“我今日当着众人,不是扫各位江湖朋友的兴头,我是告诉你一番话,你能听得清我说话么?”
  只见南云飞身子不纵,脚也不动,身子轻轻一滑,便来到南三元面前。他伸手出去,手法之妙,无法言及。
  只见他随手扯住南三元衣襟,冷冷说道;“你要是听不清我说话,那有何用?”
  南云飞一挥手,南庆从一旁递上一杯水,南云飞当头一浇,浇在南三元脸上。南三元还是不醒,吧嗒着嘴,觉得这不是酒,嘟哝道:“是……是……是水。”
  南云飞脸色苍白,叫道:“你还知道是水?”
  说罢啪啪啪打南三元几个耳光。南云飞虽是不曾用尽全力,但这几个耳光,也是把南三元的脸颊打成肿胀,从嘴角流出血来。
  南三元顿时酒醒。
  酒醒之后,便没了刚才的胆量,扑通跪下道:“爹……”
  南云飞冷冷而笑:“南三元,从前我是你爹,可从今日你一走,我就再也不是你爹。”
  南云飞手一挥,南庆便从旁边递过一柄剑来。众豪客一见如此,皆是大惊,便有一些亲朋好友想上前拦他。以为南云飞气得糊涂,竟然要拿剑来杀自家儿子。
  不等众人上前,就见南云飞叭地折断了这柄剑。道:“三元,昨日之时,你还是我儿子,自今日起,你便不是了。”
  南三元犹如坠入冰窖,轰雷殛顶,瞪瞪地看着南云飞,眼中垂泪,他大声叫道:“爹,爹!”
  南云飞挥手,众豪客一见他不为所动,便知老爷子真个是动了气。要知这南云飞平日总是一副慈眉善目,忠厚长者模样,这些江湖豪客有的与他相交三四十年,也不曾见他如此动怒。此时他竟是怒不可抑,又有谁敢来劝他?
  众人都张眼来看,看这大侠蘧赛花。
  要说这些人中最有面子,能劝动南云飞的,怕只有大侠蘧赛花了。
  可大侠蘧赛花只是笑着摇头,显是对这南云飞所为,颇为不屑,心下也并不想去劝南云飞。
  南云飞道:“南庆,把他赶出去。”
  南庆此时无奈,只好扯起南三元,轻声道:“二少爷,你……你走罢。”
  南三元犹如换了一人,垂头丧气,沮丧已极。看他那模样,直如落汤鸡、丧家犬,哪有一丝富家公子模样?
  南庆扯住他,南三元低头,要说平日他对这些江湖豪客根本就不屑一顾,任你是大侠,任你是绿林豪客,十七寨总瓢把子,在南三元眼里都不如酒那般可爱。
  可此时他不敢抬头,一场羞愧,老爹当众逐他,让他无法抬头见人。
  南庆直把二少爷拉到街头,流下泪来,说道:“老爷子此时怒气,谁也劝不得,过得几日,等我与大少爷一说,再慢慢劝他,那时二少爷再回家来。”
  南三元含泪一笑,知道老爹这人心性,他说到做到,说是把自己赶出南家,定然不会再让自己回来。南三元含泪道:“老管家,我只得一走,老爹不要我,我还是喝酒罢。”说罢蹒跚而去。
  老爷子喜庆之日,众人都送上贺礼,也有人上前与南云飞寒暄,这大侠南云飞似已是把刚才那不快忘却,与众人答话,没事一般。
  在正堂寿字下摆了一桌酒席,这一桌酒席本该坐有八人,如今却坐有七人。这七人是:寿诞寿星无极门老太爷南云飞、无极门掌门人南无极、大侠蘧赛花、少林明心禅师、武当云曾道长,还有一个便是江湖上的疯丐、另有一人,却是众人谁也不认得。南老爷子对众人绍介他时,只说了两个字“哦,哦”,不提名也不道姓,就算罢了。
  江湖中人都知人有隐衷,南老爷子不提这人姓名,定有缘故。也不多问,只是在心中疑问:这人是谁?
  七个人坐在这里,南老爷子对众人劝酒,酒过三巡,南老爷子道:“蘧大侠,我有一事托你。”
  大侠蘧赛花要说他名头,江湖上人人知道。江湖中事,难得有一事没他,好事有他,说不定坏事也有他。怪得是象他这种人,人人也叫他大侠。
  蘧赛花左手握杯,右手施施然放在桌上,那风度甚是悠雅。这人只有二十几岁,功夫却是莫测高深,有人说:他可与当世几大高手比肩,又有人说他功夫神鬼莫测,当世已是无人可及。但说毕竟是说,又有谁真是见过?
  蘧赛花看着这南云飞,等他说话。
  南云飞道:“蘧大侠,江湖上等闲功夫,我也不看在眼中,只你蘧大侠却是高深莫测,今趁我生日之时,求蘧大侠一事。”
  蘧赛花见他如此正色,就心下迟疑,不知这南云飞究竟想做什么?但他也是个敢惹事的主儿,又怕他说些什么?
  蘧赛花便道:“有事请说,我答应就是。”
  这南云飞一听他说能答应他此事,不由喜从中来,大声叫道:“南庆,把他带来!”
  南庆从门后带来一个孩子,众人也有认得的,就知道这是南无极的儿子南翔,南府第三代如今只有这一个南翔。此时南翔过来,站在南云飞身边,说道:“爷爷,是不是要我倒酒?”
  南云飞一见孙子天真可爱的小脸,顿时眉开眼笑,说道:“不错,这个人你认得不认得?”南翔说道:“认得,他是大侠蘧赛花。”
  南云飞说道:“你给蘧大侠倒上酒。”南翔极怪,一见爷爷要他倒酒,便去斟酒。
  蘧赛花笑看着南翔,顺手拍拍他头,显是对这孩子也极是喜爱。
  南云飞便道:“蘧大侠,我有一事求你,便是这孩子,我想要你收他为徒,不知你答不答应?”
  蘧赛花一愣,他心中知道南云飞心中确实要求他,定是件非同寻常之事,可他终是不曾想到南云飞会让他收南翔做徒弟。
  蘧赛花看着南翔,微微而笑,说道:“南老爷子,我可是从来也没想过要收徒弟。”
  南云飞道:“你收不收翔儿?”蘧赛花一见老爷子如此正色,就也想起自家刚才的许诺,不由沉吟,说道:“老爷子既是说话,我答应便是。待再过得几日,我便来教他。”
  南云飞摇头,说道:“不,蘧大侠,我要翔儿拜你为师,也要你喝罢这一杯酒,就离开此地。”
  众人都是一惊,要知这南老爷子说话、做事甚是稳重,今日所做二事,可都是出人意料。他先是把自家儿子酒醉不醒南三元赶出南府,又是急急要自家孙子拜这大侠蘧赛花做徒,这两件事竟是在这一瞬时就做。且要大侠蘧赛花即刻就带孙子走开,这事让众人想也想不明白。
  大侠蘧赛花也非常人,他看定南老爷子,笑道:“南老爷子,莫非你家酒水还少么?”他这话是说无论如何,他也要在这里图个一醉,然后再走。
  南云飞说道:“如是有幸,你我当是后会有期,今日之事,拜托蘧大侠了。”说罢向蘧赛花行一大礼。
  蘧赛花却不想让他行礼,一见老爷子要跪下,忙去扶他。
  在蘧赛花心中所想,这南老爷子跪他,也只不过虚做一势,礼数而已,又岂能真跪他?他不曾用力,哪知道这南云飞真心要跪,一用力真个就单腿跪下,向蘧赛花行了一礼。
  蘧赛花大是尴尬,他慌忙扶起南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何必行此大礼?你要我走,我带他走了便是。”
  便向向众人一礼,说道:“告辞了。”
  他再回头扯住南翔,说道:“翔儿,你就跟我走罢。”
  这南翔聪明伶俐,机灵乖巧,平日最得南云飞喜爱。弄欢膝下,使他欢颜不少。此时骤然离去,南云飞竟是眼睛瞪着,定睛凝目注视南翔,一句话也说不出。
  南无极便道:“爹,要不要为翔儿收拾……”
  南云飞哈哈一笑,说道:“江湖中人,说来便来,说去便去,施施而别,浪迹江湖,便是人之本份,你怎么这么糊涂?”
  南云飞心中纳闷,心道:我这般说话也是常情,老爹怎么说我糊涂,我又有何糊涂?南无极这般做想,口中却是不敢说什么。只是对蘧赛花一揖,说道:“如此,有劳大侠了。”
  蘧赛花微微一笑,心道:你老爹要给我下跪,这事怕不做也是不行了。他知此场合极是郑重,不便说笑,便抬手一揖,说道:“南兄,如是想念翔儿,再过几日,我便带他回来看你……告辞!”
  眼见得大侠蘧赛花带着南翔匆匆而去,这南云飞看着他从后门慢慢走出。此时南无极站他身边,就见老人眼角流下几滴清泪,显是对孙儿真真割舍不下。
  南无极心中诧异:老爹既是不愿翔儿走,又何必匆匆做此决定,要翔儿跟着大侠蘧赛花?要知蘧赛花为人最是诡异多怪,翔儿跟着他,莫要既学了功夫,也学了他做人怪异,那可就难办了。老爹此举实在是……
  南无极不敢说话,老爹六十大寿,非比寻常。南云飞眼见得大侠蘧赛花从后门走出,一直走远,才长长吁了一口气,象是去了一件心事。
  南云飞回头说道:“极儿,我看你还是到前厅去,告诉众家兄弟和江湖好友,说我身子不适,要大家早些离开才是。”
  南无极一听他这话,顿成惊怔,心道:老爹方才六十,怎么变成这般糊涂?要知老爹六十大寿,能来祝寿之人,非亲即友,人人都想趁老爹六十大寿好好一聚,痛快一场,哪能人家刚喝上几杯水酒,就拂人意,让人都是自去?这岂非大是有悖常情?
  南无极怔怔地看着老爹,南云飞道:“无极,我说话只此今日,过了明日,无极门大事便可由你主张,今日之事不是你做寿,做寿的人是我,我要你照我的办。”说罢慢慢走向后屋。
  南无极见他不回自己静室,却奔自己与欣凤居处,不由有些诧异。心道:老爷子人老了,大约是想在寿诞之时,与儿媳好好说上几句话。
  南无极坐到酒桌之上,这一桌原本有七人,此时去了南云飞和蘧赛花,只有五人落座,就显得若是冷清。席间仍觥筹交错。
  南无极一是落座,隔桌之人便是奔来,向他敬酒。
  南无极便道:“老爷子身子有些不爽,不能来陪众人。只好我来代他,同大家喝上几杯。”
  众人一想,也都释然,人家做寿,是为老爷子安静。老爷子身子大不如前,心境也是不好,把儿子逐出家门,孙子也送去学艺,要他心境能好,也是不能,自是不能来与众人喝酒。
  当下众人便都齐来劝慰南无极,说这两事都还好办,只要过得些时日,南老爷子消了气,再派人去同他分说,南三元就可回家来了。至于南翔,本是学艺,自是大大好事,只要老爷子想他,随时可请大侠蘧赛花回来。众人都知大侠蘧赛花做事,一向随和,今日这里来,明日那里去,要想见他,也是容易。
  南无极这里谢过众人,心道:老爹虽是命我劝大家离开,但此等情形,我怎生对大家说得出口?只好不说,让大家喝个痛快。
  众人正在饮酒,喝得高兴时,便听得门外有人咯咯而笑。
  这笑声极怪,大厅之内众人本来大声吵着,碰着杯,一阵豪饮,声浪层层。但这人一是咯咯怪笑,众人都觉得耳边一震,显是这人功力颇深。就见大门边过来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是身高奇瘦,瘦成了一个薄片一样的人。一个是既矮又胖,胖成了一个矮敦敦的矮子。
  两人都是身穿黑衣,只是胖子头上扎了一条花巾,甚是不伦不类。两人走近来,瘦子咯咯怪笑,说道:“二子,你看这家是不是过生日了?”
  那胖子听他一叫,就苦着脸说道:“做生日,就是有人长了一岁了。”
  众人都是凝神定睛,看着他二人。花厅之下摆着三四十桌酒筵,众人都看他二人来得蹊跷,便不作声色,冷眼瞅他,看他想做些什么。
  只是座中有一个三手镖郝敬,一见来人这般模样,显是要来搅局,就跳起来一拍桌子,大声喝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东西,敢到南老爷子府上捣乱!?”
  这瘦子皱着长眉说道:“这人是谁,他怎么这么爱问?”
  胖子皱着脸说:“这人叫三手镖,名叫郝敬,手里有三支镖,说是能打人。”
  胖子嘟嘟哝哝说出了几句,顿叫三手镖好是得意。要说在这大厅之中,他只是个藉藉无名之辈。江湖上人来为南老爷子拜寿,来者不拒。但他这三手镖名声,到得这里,只是个小小人物。是故他一见来人竟张口就说出他是谁来,不由大是得意,笑道:“你竟知道我三手镖郝二爷,算你有些见识!”
  那胖子愁眉苦脸说道:“有见识,有什么见识?”胖子一说,瘦子便说:“杀不杀?”胖子说道:“杀!”
  众人看他二人说话,象是玩笑,见他离三手镖足有三丈之远,听他说要杀人,心中兀自不以为然,心道:你说要杀人就杀人,这三手镖正坐在最末一座。若是这二人出手,这桌边之人也不能让他随意杀人。
  三手镖听他说杀,不由失笑,大声道:“你敢杀我?我……”
  他这一句话不曾说完,就见那瘦子象是一片飘叶,倏地飘了过来,众人眼前一闪,瘦子便又是飘了回去,抬眼一看,瘦子仍是站在原地。
  但见三手镖郝敬就呆站着,他昂着头,两眼瞪着,怒目而视,嘴张着,就见脖颈下有一道血红刀痕,慢慢从痕上沁出血来。这三手镖郝敬说话也是说不出,只是喉咙动了两下,就扑通倒地死去。
  众人哗然,要说三手镖郝敬也不算得个什么人物,如是在大街之上被人杀死,人们多半也不会嗟叹,可他竟死在南云飞的寿宴之上,这不是欺负郝敬,而是欺负威震天下的南极门了。
  这三十桌上人都哄地而起,有人揎臂出拳,要与这人一斗。
  这里正吵吵嚷嚷,就惊动了屋里一桌。南无极听得有人吵嚷,忙就出来观看究竟。
  只见三十桌人尽皆起立,人人瞪眼看着院中站着的人。南无极是大家,一看便知这二人来意不善。再看这二人站在那里,顿时就心中不安。看这瘦子身子竟是斜着的,全身力道都是放在一只左脚上,整个身子就象是一片斜插着的落叶,怕是身子一吹,也会摇动。这姿势极为难做,若要是南无极来做,也只能支撑能半炷香时刻,可这瘦子却象是拿这个如同做戏,站在那里,咯咯而笑。
  再看他身边胖子,这人胖得出奇,矮得奇怪。只见他站在那里,虽是初秋,天已寒冷,他也只是穿了一件短衣,只见他的衣服一会儿一胀,先是两肋胀如球,又是脖子那里如吞咽下去甚物,鼓起一个包来,再又来到胸前,走臂上,来回窜动,象有兵器在他衣内藏着,在他身上滚来滚去。
  南无极一看,便知这二人都非凡人。便道:“二位从何处来,为何动手杀人?”瘦子咯咯怪笑,说道:“南无极,江北第一大门派就是你无极派,咱们今日就杀你无极派!”
  南无极沉声道:“你是谁?”
  那瘦子尖声尖气学着南无极说话,也说道:“你是谁?”
  说罢咯咯尖笑,胖子愁眉苦脸,看着瘦子,说道:“笑什么,他问你是谁?”
  瘦子瞪圆了眼,看着胖子,道:“不对,他问你是谁?”胖子仍是愁眉苦脸,回头看了看南无极,问道:“你问他,‘你是谁?’,还是问我‘你是谁?’?”
  南无极一看他二人,就知是胡搅蛮缠之辈,但他心中也是雪亮,他二人竟敢当众如此戏谑无极派掌门人,必是身有奇功。他就大声道:“二位是谁,从哪里来,为何要到我无极派滋事?还望说明。”
  南无极这一番话说得义正辞严,虽是不动声色,但也声声直震众人耳鼓。众人心中俱是一凛,心道:果然不差,要说无极派功夫,也当是天下一派奇功,单凭这无极派掌门人南无极一人,便知道这无极派轻易惹他不得。
  那瘦子此时突然不笑,从怀里掏出一块黑黑黢黢的铁来,啪地一掷,就掷向南无极。南无极伸手接过,只见这是一块黑黑黢黢铁块,上面印着一个人头。这是一个张着大嘴在笑的人头,这人头嘴极大,眼睛鼻子都是极小,南无极一看,顿是大惊失色。
  这东西是天下三大恶处之一恶人岗的信物,无论是谁手中持有,他定是恶人岗之人!
  南无极这里正想说话,就听得有人说话:“恶人岗的人来了么?”
  随着这一声问话,慢慢踱出一个人来,这人正是南云飞。南云飞道:“你们就是恶人岗中人?”
  那瘦子一看南云飞,说道:“不错,我二人来给你老爷子拜寿。”
  那瘦子说道:“也没什么事要做,只是来看看,随便告诉你一声,你南府今日是全家一十七口,都得一死。”老爷子听了他这话,也不以为怪,天下之人要是有人敢说能杀死南老爷子的,只有三个去处,那就是:疯人楼,留花女人谷,恶人岗。
  南云飞镇定地看着他二人,道:“既是二位远涉而来,就请坐下,先喝上一杯。”瘦子看着南云飞,眉毛一挑,这两道眉就象是要竖起来,说道:“南老爷子,你就别客气了,咱们来是想杀你一家,却不是来给你祝寿的,你别是弄错了。”
  南云飞一笑,说道:“你要想杀我,也不差喝这一杯酒,便就坐下喝这一杯酒,然后再来动手如何?”
  这些来祝寿的人本来揎臂出拳,想来助南家这一场争斗,哪料到这两人竟一张口,就说出他们是恶人岗的人,叫这些江湖豪客顿时噤声。也有些人不知恶人岗是何去处,便偷偷向人询问。问者还是坦然相问,被问者却是大惊失色。
  恶人岗,谁知道恶人岗,恶人岗在那里,又有谁知道?
  只是知道恶人岗杀人无数,只要他是想杀,就是大侠南云飞、大侠蘧赛花,他也决不会放过。不杀死你,誓不罢休,这便是恶人岗为人做事的手段了。
  南老爷子请这二人坐下,斟酒上来,朗声道:“恶人岗天下有名,不知二位喝酒,是不是也很在行?”
  胖子愁眉苦脸,说道:“喝就喝。”南云飞递与他一只大碗,胖子说道:“不要碗,不要碗,有酒搬来一坛,喝它就是。”
  众人不动,管家南庆搬来一坛酒递与胖子。就见胖子一抓,左手在上抓住坛口,右手在下捧住坛底。左手轻轻一转,就把泥封坛口一齐斩去,说道:“我就先喝好了。”
  说罢就把这一坛酒咕咚咚喝下去。
  南老爷子也不以为怪,拿过大碗,一饮而尽,喝过了酒,南老爷子看着二人,说道:“你二人想怎么动手,便出手好了。”
  南老爷子说完这话,南无极便凑了过来,说道:“爹,让我与他动手。”
  南云飞不及出声,那胖子就嘻嘻笑道:“不行,不行,你还是让开,让南老爷子出手才是。”

相关热词搜索:人鬼妖狐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二十四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