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纸红笺震天下
 
2019-11-23 11:20:46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六桥春小舫,三竺夕阳楼,从古以来,“西湖”便是个风景绝佳的天下知名之处!
  景美,人更美!
  风神似灵和张褚,品貌胜卫玠潘安!
  咦,这是赞美男人的词句嘛!
  不错,正在雪白襦衫飘拂,缓步走往“岳王坟”的,是两个英气逼人,美得脱俗的年轻男人!
  但别人看他们是极少见的英俊男人,他们自己却欲向雷峰侦隐秘,暂将仙袂换儒衫,只属于西贝货色。
  他们……不,应该用她们了,她们是名震天下,被列为当世武林二十大高手中的“绛雪仙娃”长孙玉珠,和“铁胆龙女”高小红。
  既到“西湖”,长孙玉珠和高小红目的应在“雷峰塔”,她们却来“岳王坟”则甚?
  “雷峰塔”去过了,但长孙玉珠和高小红佯作登临,直上塔顶,也未发现半丝足启人疑问的蛛丝马迹……
  高小红怔了,她在塔顶凭窗,压低语音,向长孙玉珠说道:“珠姊,事情奇怪,是仲孙容骗了我?还是时日未到?以及我们的判断有误?”
  长孙玉珠笑道:“西湖是游人如鲫之地,纵有江湖人物,在此借地暂据,但大白天的,也必须略作避忌。”
  高小红会意道:“珠姊之意,是晚上再来?……”
  长孙玉珠颔首道:“‘西洞庭山’的约期,已往后推延一月,我们既到‘西湖’,至少也要住过‘元宵’,吃了那‘雷塔喜酒’才走。夜间再来一趟,或有奇遇,因为‘西湖十景’内,‘雷峰夕阳’和‘南屏晚钟’,都是暮霭微烘,炊烟半瞑的黄昏美景,我们双登夜塔,对月怀人,境界定不同呢!”
  高小红向天空看了一眼,皱眉说道:“珠姊说得有理,我们就夜晚再来,但如今天尚未午,还有半日光阴如何消遣?”
  长孙玉珠失笑道:“到了美景冠绝天下的‘西湖’,红妹还怕无法消遣么?我们先去‘楼外楼’,吃顿‘醋鱼’‘虾爆鳝’,然后便择优逛景。”
  高小红道:“偌大西湖,先逛何处?珠姊有腹案么?”
  长孙玉珠笑道:“苏堤赏柳,孤山探梅,湖上泛舟,断桥怀古,到处都是美景,何必有甚腹案?但武林人物,首敬忠臣孝子,我们在漫游之前,先礼岳忠武墓如何?……”
  高小红笑道:“十二金牌,遗恨千古,‘莫须有’三字,断送了南宋的大好河山!前贤的联句作得好,‘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我到了‘岳王坟’前,定会赏给那秦桧铁像,一个大耳括子!”
  长孙玉珠嫣然笑道:“红妹责备秦桧一个大耳括子无妨,但却切莫在怒火填膺之下,凝聚内家功力,否则,一掌把铁像震毁,使后人凭吊无由,便成为真正的‘大煞风景’了!”
  两代旷代侠女,一路谈笑,到“楼外楼”,面对山外青山,和万顷湖光,吃了一顿极惬意的午饭,便欲敬礼前贤,向“岳王坟”走去。刚刚拜罢岳王,长孙玉珠突然目注远处山林,秀眉微蹙!
  高小红发现她神色有变,诧然问道:“珠姊,你是想起了什么怪事?还是发现了什么不对?”
  长孙玉珠仿佛有点答非所问地,目光仍疑望远处道:“一只鹰……”
  高小红疑目空中,见万里无云,也未发现什么飞鸟,不禁愕然问道:“鹰?珠姊,鹰在何处?”
  长孙玉珠伸手指着远处,仍然面带惊奇神色道:“在那片山林之内,是只极为罕见的苍黑巨鹰,但似受了什么伤损,在空中的一头栽了下去,即未见飞起,红妹,我们前去看看好么?”
  高小红是喜事之人,自然点头同意。
  长孙玉珠一面赶往坠鹰之处,一面向高小红问道:“红妹,我长居东海,少在武林走动,故对中原人物并不十分熟悉,你知不知道江湖内有甚豢养巨物之人?”
  高小红摇头道:“没有……”
  但“没有”二字才出,她又改摇头为点头道:“有,有是有一个爱豢巨鹰之人,不过此人不应该在西湖出现!”
  长孙玉珠“咦”了一声道:“风月无今古,林泉孰主宾?这是什么人?红妹竟认为他不能逛西湖呢?”
  高小红失笑道:“珠姊错会意了,我不是说他不能逛西湖,而是认为他所居离此太远,而此人足迹,向在西北一带,从不远离‘北天山’……”
  长孙玉珠听至此处,业已明白高小红意中所指,失声问道:“红妹所说之人,是指住在‘北天山天鹰巢’的‘九天鹰王’严羽飞?”
  高小红点头笑道:“宁遇天鹰,莫逢人豹,在代表当代武林二十高手的那几句歌谣中,‘九天鹰王’严羽飞还排在第一句呢!”
  长孙玉珠的脸色突然一变,似乎有点想停步不走模样?
  高小红发现长孙玉珠的神情变化,扬眉含笑说道:“珠姊,你是……是否又不想去了?”
  长孙玉珠苦笑道:“我没想到严羽飞的身上,倘若那只巨鹰,真系人豢,而豢鹰之人,更真是‘九天鹰王’,则彼此见面,难免尴尬!”
  高小红不解道:“怎么会尴尬呢?珠姊莫非和那‘九天鹰王’严羽飞结过重大梁子?”
  长孙玉珠叹道:“这梁子说大不太,说小不小,但却不是我直接亲自所结……”
  语音略顿,看着高小红,皱眉问道:“咦,我便在‘招魂坳’中,开始结识金不换,宇文狂二兄,红妹对于这桩经过,应该相当清楚,你难道忘了那场生面别开的‘狐鬼婵娟会’么?”
  高小红略一寻思,恍然有悟地,含笑说道:“珠姊所谓的‘梁子’,是不是指‘断肠无盐’段婵,前往‘天鹰巢’,盗来严羽飞极心爱‘无字天书’之事?”
  长孙玉珠颔首道:“‘无字天书’已为‘招魂坳’那场劫火所毁,段婵是我表妹,严羽飞更可能便因此远离‘北天山’,一路追踪地,到了江南……”
  高小红连扬双手,截断长孙玉珠的话头笑道:“扯不上,扯不上,江湖中事,讲究冤有头,债有主,段婵虽然是你表妹,决不能把她所犯的一切过错,卸堆到你的头上,何况,‘招魂坳’一役后,段婵段娟姊妹,双双归正,珠姊的功德,还不小呢!”
  长孙玉珠叹道:“但望严羽飞能像红妹这样明白事理就好了。”
  高小红拉着长孙玉珠的手儿,娇笑说道:“是,珠姊,对方若是严羽飞,便由我来替你们把这段过节叫开,如今,邪魔迭出,世劫方殷,正派群侠之间,决不能再自消实力地,互相闹意见了!”
  经高小红这样一说,长孙玉珠遂又与她向那片山林,双双驰去。
  那山林远阴不高,到了近处方知相当陡峭,尤有一片七八丈高的石壁,一削如砥,若非身负绝顶轻功之人,休想翻上壁顶,到达长孙玉珠遥见鹰坠的小松林内。
  高小红在壁下止步,向长孙玉珠笑道:“珠姊,你看得清么?那只巨鹰是不是坠在这壁上林内?”
  长孙玉珠道:“不会有错,我先上去看看!”
  语音落处,人如长箭穿云,一冲便是六丈有余,飞向壁顶!
  谁知就在还有丈许,便达壁顶之际,突然“呼”的一声,有股极强劲的掌风,从后疾降,向长孙玉珠当头压下。
  这时,长孙玉珠第一纵六丈有余之力已竭,正在准备提气再升,若换在武家交手来说,则正为最难闪避对方攻击的招术用老之际!
  何况,当头掌风,又突如其来,更强劲得宛如浪卷涛翻,其势猛烈已极。
  在这种情况下,换了身手稍差之人,多半应掌报销,一坠数丈,在壁下粉身碎骨!即令是“铁胆龙女”高小红,恐怕也要大费周章,甚或略受伤损,才侥幸能脱此厄……
  但‘绛雪仙娃”长孙玉珠向称“第一流中第一流”的绝顶高手,她果然与众不同!
  劲风压顶,她一不反击,二不躲避,先是仿佛已被劲风击得身形倒落,坠往壁下。
  但是坠下丈许,便由于儒衫大袖连挥,反而借劲斜开,身法灵巧迅疾得真比只一巨鹰还要美妙的,飘然登上壁顶,只不过距离原欲登壁之处,右移了八九尺的光景而已!
  在壁顶发掌袭击长孙玉珠的,是个两鬓微白,满面红光的灰衣秃顶老人,如今不禁对长孙玉珠的绝世灵巧的身法,瞠目惊奇,微露佩服神色!
  壁下白影再飘,高小红纵身登壁,手指灰衣老人,沉声说道:“老头儿,你这大一把岁数,活到那里去了,看你武功,必有相当身份,怎么一点都不懂江湖规矩?纵遇一天二地之仇,三江四海之恨,也该当面叫明,互较艺业,决不能像个下五门毛贼般,来个偷偷下手!”
  高小红原本“铁胆龙女”外号之中,带有“刁蛮”二字,后经金不换熏陶,才渐趋温淑,如今行见长孙玉珠骤遭暗袭,几蹈其险,气恼之下,又犯了“刁蛮”小性,不由分说,见面就是一连串的厉声叱责,把那灰衣老人,窘得一张红脸几乎变作了猪肝色泽!
  长孙玉珠见了对方形相,越发认定多半就是自己意料的,“九天鹰王”严羽飞,遂和声笑道:“红弟不必责控,这位老人家可能是有甚误会?”
  那灰衣老人好容易才获得这下台阶的机会,急忙接口说道:“正是,正是,两位老弟曲谅,我正是有了误会,我以为来的是两个女人……”
  高小红怒气方平,秀眉又剔,目光冷厉地凝望对方,沉声问道:“为什么呢?女人该死?”
  灰衫老人再度被这位“刁蛮龙女”噎得透不过气来!
  又是长孙玉珠替这灰衫老人解围,满面春风地,含笑问道:“老人家一团正气,定是前辈英侠,莫非与甚江湖妖女,结了仇恨?”
  词恭声和,人又满面含笑,真使这灰衣老人,对她印象好到极处,连连点头答道:“我发现两名女子,形迹可疑,特遣所豢灵鸟往探,讵料反为所伤,又以为是她们跟踪寻来,这才鲁莽出手……”
  长孙玉珠笑道:“老人家所豢灵鸟是不是只苍黑色的罕见巨鹰?”
  灰衣老人一点头,高小红已接口说道:“这样说来,你就是‘宁遇天鹰,莫逢人豹’歌谣中那位被武林人物,十分尊敬,住在‘北天山天鹰巢’的西北大侠,‘九天鹰王’严羽飞了?”
  灰衣老人对高小红的犀利词锋,十分头痛,虽见他词色稍善,却不知是否隐含讥讽,只得苦笑一声答道:“老夫正是严羽飞,但一介江湖俗士,绝不敢当什么‘西北大侠’之称……”
  高小红接口笑道:“严老人家德高望重,实至名归,不必再客气了,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何对你有失礼之处……”
  严羽飞道:“不算失礼,不算失礼,适才之事,原是严羽飞鲁莽……”
  高小红笑道:“一掌之加,不算鲁莽,鲁莽的是那‘女人’二字!”
  严羽飞不解道:“女人?……”
  高小红突然恢复了娇脆女子语音,嫣然笑道:“不错,因为我们都是女人,才听不惯严老人家言语之中,似乎对女人歧视!”
  严羽飞怔了好大一会儿,目光在长孙玉珠、高小红身上来回连扫,终于灵机微动,向长孙玉珠抱拳问道:“‘七仙飞式’武林中失传甚久,刚才姑娘借劲飘升,美妙无俦,用的是不是这种身法?”
  长孙玉珠因身作男装,遂仍然抱拳笑道:“严老人家的法眼无差!”
  严羽飞笑道:“适才我见姑娘功行登峰造极,人品如仙露明珠,本来猜测可能是‘江湖败子’金不换老弟?此刻既知为巾帼奇英易钗而弁,莫非竟是我心仪的‘天外一珠’长孙宫主?”
  长孙玉珠一揖到地,陪笑说道:“江湖末学长孙玉珠,恭叩严老人家金安!”
  严羽飞“呵呵”一笑,目注高小红道:“龙有龙宾,凤有凤友,姑娘既与长孙宫主交厚,但不知是‘雪刃红娘’卓紫娟?抑或‘刁蛮铁胆小龙女’高小红呢?”
  高小红也收敛起她那故作刁蛮神色,恭身答道:“卓紫娟姊姊已因丧侣之痛,潜心般若,永隐江湖;高小红适才故作刁蛮,敬向严老人家谢罪!”
  严羽飞又把目光移注到长孙玉珠身上,含笑说道:“长孙宫主,我要向你打听一人……”
  长孙玉珠不等严羽飞开口,便恭身陪笑道:“老人家是否想问‘断肠无盐’段婵的踪迹下落?”
  严羽飞点头道:“不错,段大姑娘不知为何悄然宠降‘天鹰巢’,盗去我‘无字天书’,严羽飞远下‘天山’,辛苦查访,风闻她竟与长孙宫主略有……”
  长孙玉珠毫不掩饰笑道:“不瞒严老人家,‘断肠双红粉’不仅是我表妹,连踪迹也现在我东海‘蕊珠宫’内!”
  严羽飞的脸色方自微微一变,高小红已含笑接道:“我来奉告,事情是这样的……”
  跟着,把“招魂坳”内“狐鬼婵娟会”的经过,向严羽飞叙述一遍,并嫣然笑道:“‘断肠双红’已被表姐训诫,在东海面壁思过,从此转入正途,但‘无字天书’却毁于‘红斑人豹’鲍南山的阴谋劫火,无法璧还!我长孙姊姊,对此耿耿于怀,适才遥见巨鹰,便疑是老人家侠驾,特地赶来请罪,老人家要打,她不还手,要罚,甘心把整个‘东海蕊珠宫’完全奉送,以赔偿‘无字天书’都可,就听严老人家的一句话了!”
  严羽飞笑道:“高姑娘,你何必刁蛮泼辣地,大展口舌之才,长孙宫主仙姿玉质,鼎重江湖,有她一句话儿,慢说区区‘无字天书’,就是毁了我整座‘天鹰巢’,严羽飞也毫不计较付之哈哈一笑!”
  好,“九天鹰王”严羽飞不愧正派老侠风范,他这一慷慨大方,倒显得高小红枉用心机,弄得有点面红耳赤!
  她微窘之下,突然灵机一动,目注严羽飞道:“严老人家,你的鹰呢?风闻武林传言,有只通灵苍鹰,几乎与你形影相共,寸步不离……”
  严羽飞听高小红问起鹰来,眉头立皱,满面怜惜痛苦神情,叹息一声答道:“那是我的‘苍儿’,它不知怎会一时大意,被人以暗器伤翼,再后忍痛飞回,伤势更重,如今虽在林内歇息,但一只右翼,恐怕……”话方至此,高小红眉兴双挑,突向长孙玉珠笑道:“珠姊,你的‘白獭髓’,对人来说,是疗治接骨的无上圣药,但不知对于鸟类,可有效验?”
  严羽飞神情一震,目光凝注在长孙玉珠身上,失声问道:“长孙宫主,你……竟……竟带有东海灵药‘白獭髓’?”
  长孙玉珠先自点了点头,又对高小红笑道:“接骨灵效,应该‘人’‘鸟’无别,万一‘白獭髓’不行,我还有更灵验的‘千年续断膏’呢!”
  严羽飞似乎要想启齿,又有点不好意思模样,正自神情窘迫,长孙玉龙已礼貌甚恭地,欠身笑道:“严老人家,我们同去看看你那只心爱灵鸟的伤势好么?”
  严羽飞感激得几乎从目中掉下泪来,赶紧引长孙玉珠,高小红,走入那片小林之内。林内一方青石之上,果然站着一只苍黑巨鹰,几有小半人高,虽然左面翅根血迹殷然,显得伤势甚重,但仍钩啄金瞳,神光闪灿,顾盼生姿,十分威猛!
  严羽飞一半为了怜惜,另一半为了恐怕“苍儿”不受生人疗拨伤处,遂先行伸手,把苍鹰抱入怀中,边自抚摸它颈项羽毛,边自口中鸟语钩磔,宛如鹰啸地,说了几句,苍鹰委实通灵,立对长孙玉珠,高小红神色驯服好多,目中减了威态!
  长孙玉珠见了这样高大,而又这样驯服的通灵神物,也颇怜爱,恐它疼痛,遂先取出一瓶白色乳汁,向它翅根伤处,洒了几滴!苍鹰一再低叫,既似颇为舒适,又似向长孙玉珠谢意!
  长孙玉珠颇有耐心,等药汁浸透以后,方轻轻拨开伤处羽毛,看了一眼,秀眉微蹙地,向严羽飞叫道:“严老人家,请你抱紧灵鹰,它翅根还有根小小暗器,我要先行拔掉,才好替它上那‘千年续断膏’呢!”说话之间又伸手入怀,取出个两寸方圆的乳白玉盒。严羽飞闻言,立刻把他那只心爱“苍儿”抱得紧紧!
  长孙玉珠二指微伸,红光电闪,已有一根血红色泽,寸许长短的细细针儿,从苍鹰翅根伤处,应手而起!
  苍鹰方全身一颤,长孙玉珠手法极快,已把可以使它清凉止痛,接骨生肌的武林难得圣药“千年续断膏”,替它敷了上去,敷好灵药,长孙玉珠索性解下一条白绸腰带,撕开接好,替苍鹰扎住左翅!
  高小红也会凑趣,在长孙玉珠替巨鹰拔针敷药之际,业已纵上高树,为那苍鹰搭造了一个宽大舒适鸟巢。
  长孙玉珠向上目光一扫,对严羽飞笑道:“严老人家,你请把灵鸟抱上高巢休息,这两味药物,极具生肌接骨灵效,你嘱咐它切莫飞动,最多一对周时以后,便又可上下青旻,瞬刻百里的了!”
  严羽飞连声谢诺,把苍鹰抱上高巢,并以特别鸟语,对它细加嘱咐!
  等他飘身下树之际,却见长孙玉珠与高小红,正在仔细观看那根红色细针。
  严羽飞轩眉问道:“长孙宫主,你功行高深,见识广博,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暗器?使用人有何来历?”
  长孙玉珠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赧然说道:“严老人家,莫加谬赞,我年龄既幼,又长居东海,少在江湖走动,见浅眼力,怎能与老人家相比?这根红色飞针,形状甚是奇异,不知为何派之物?我只看得出针上所蕴毒力,十分厉害,此外,着体之后,还有炸力,被它打伤的,幸是灵禽,资禀特异,尚可挣扎飞回,若换了人类,多半见血封喉,不及抢救的了……”
  严羽飞从长孙玉珠手中,接过红色针儿细看,这针色作血红,长才寸许,针尖附有倒刺,入体便会炸开,针尾部份,则较针身略粗,是作极罕见的六角形状。
  严羽飞以数十年的经验见识,居然也不知其名,持在手中,反复观看,双眉紧蹙,高小红突然叫道:“严老人家,你仿佛能通鸟语?”
  严羽飞虽不懂她何以突然有此一问?也得好应声答道:“一般鸟语,我并不通,但‘天鹰巢’内,豢鹰甚多,时日既久,遂略知鸟啸之意,尤其与树上这只通灵‘苍儿’可以互相传达意思!”
  高小红道:“老人家在发现爱鹰受伤之际,必曾向‘苍儿’问过,它是在向人俯冲时,受了针伤?还是在空中飘翔时,受了暗算?”
  严羽飞道:“我确实问过,据‘苍儿’表示,由于鹰眼极锐,无须低空探查,它是在廿丈左右空中,突然受了伤害!”
  高小红目注严羽飞道:“严老八家请恕高小红斗胆冒昧,请你凝足内劲,把这根红色细针,尽力向高空掷起。”
  严羽飞如言凝劲,脱手飞针,但因才寸许,又细又轻,不过掷起四丈光景,便自掉头坠落。
  高小红回过头来,拾起针儿,递向长孙玉珠道:“珠姊,你也试上一试!”
  长孙玉珠估计自己约可掷空五丈,但不愿在严羽飞面前逞能,遂摇头笑说道:“不必试了,这种针儿太细太轻,我虽竭全力,还未必有严老人家掷得高呢!”
  高小红悟出长孙玉珠心存谦抑,也暗愧自己的措置不当,嫣然一笑,说道:“严老人家与珠姊乃当代一流高手,用这细针,作为暗器,不过掷空四丈,换了我,更必不及,则‘苍儿’飘翔于廿丈高空,却是怎会被针打中?”
  这几句话儿,把严羽飞,长孙玉珠问得都诧亟莫解?高小红笑道:“我有一种想法,或许可以解释?”
  长孙玉珠笑道:“红妹快点说吧,看你满面得意神色,定是智珠在握,还要卖甚关子?”
  高小红望着严羽飞道:“由于初见严老人家时所闻之语,‘苍儿’是去追踪两个女人,有所探察?”
  严羽飞道:“不错,是两个武功诡异,身份尤其诡异的神秘女人……”
  高小红笑道:“好,来龙去脉,快清楚了,我来作桩大胆假设,‘苍儿’飘翔之处,决非平地,可能是‘南屏’或‘雷峰塔’顶?”严羽飞失声道:“高姑娘好高明的判断,正是在‘雷峰塔’上!”
  高小红向长孙玉珠笑道:“珠姊,我们去,‘雷峰塔’时,我看你曾加估计?塔高约莫多少?”
  长孙玉珠道:“塔共七层,高约廿丈?”
  高小红道:“我再作一次大胆假设,伤害‘苍儿’的血红金针,是发自‘雷峰塔’顶!”
  长孙玉珠道:“好想法,但廿丈距离,减去十丈,似仍非人方可及!”
  高小红笑道:“再作第三次的假设,我假设这根血红细针,是属于‘子母针”一类,假如外有重壳,中藏爆力,抛空引爆,散针伤人,则区区十丈之数,慢说两位高明,连我也办得到了!”
  严羽飞听至此处,以一种佩服眼色,望着高小红,点头赞道:“高姑娘冰雪聪明,分析精到,不会错了,由于你的看法,竟使我忆及当年……”
  高小红一怔道:“忆及当年?莫……莫非严老人家突然想起,当年曾在何处见过这种血红色泽的喂毒倒刺针么?”
  严羽飞双眉略聚,又复想了一想,缓缓说道:“详细时间,记不起了,约莫最少也有二十四五年之久,地点是在江南……”
  长孙玉珠笑道:“怎么又是江南?江南山清水秀,景色迷人,想不到也惯起武林风波,江湖事故!”
  严羽飞道:“地点到还记得清楚,是在‘天目山’的一片峭壁之下……”
  “天目山”三字,似乎勾起了长孙玉珠与高小红二女的甚么思路?使她们相互扬眉,微带惊奇地,对看一眼。
  严羽飞道:“当时,我游山神倦,正在壁顶调息行动,无心中却偷看了壁下一出好戏!”高小红“哦”了一声道:“甚么好戏?不会是男女调情吧?”
  严羽飞笑道:“当事人倒是一男一女,但他们不是调情,却是互在研练一种令我看得悚然生惊,愧然生惭,自叹弗如的高明武术……”
  长孙玉珠嫣然笑道:“严老人家领袖西北,是武林泰斗,一代人豪,你用出这‘悚然生惊,愧然生惭’字样,不嫌太以谦逊了么?”
  严羽飞正色道:“老朽全是实话,绝非谦词,‘天目’削壁之下,那一男一女所研练的一套招式,和一种玄功,绝非我之所能,火候方面,至少要比我这徒负虚名的‘九天鹰王’,高出两成左右……”
  高小红秀眉一挑,娇笑接道:“假如那一男一女能在功力火候方面,高出严老人家,我倒愿意猜猜他们形相!”
  严羽飞苦笑道:“高姑娘,那时你恐怕还未出生,能够猜得着么?”
  高小红道:“试试看吧?那男的是不是个头陀,女的是否姓孙,容貌相当冷艳?……”
  严羽飞大吃一惊,目注高小红道:“不错,不错,男的是个身穿血红袈裟的披发头陀,我并听得他称那女子为孙贤妹,至于容貌方面,冷则有之,艳则未必,比起高姑娘与长孙宫主的玉质仙姿,就差得多了!高姑娘既猜出对方的大略形相,可知他们的姓名来历?”
  高小红目注长孙玉珠笑道:“长孙姊姊,这一男一女会不会就是白苧妹子所提过与林如雪姊姊师门中颇有渊源的‘天目双绝’?”
  长孙玉珠笑了一笑,微颔螓首道:“大概不会错,我还记得那四句歌谣是这样唱的:‘江南有三煞,两女一头陀,宁闯阎罗殿,莫逢冷血娥’……”
  严羽飞昔日不过偶游江南,踪迹向在西北,对中原人物,较为陌生,闻言诧道:“两女一头陀?另外一女是谁?这被称为‘江南三煞’,比阎罗爷还要厉害的‘冷血娥’,又是谁呢?”
  高小红道:“‘冷’是‘冷妪”姜璧,也是我和长孙姊姊一位至交姊妹之师,坐关于‘雁荡冷霜岩’,‘血‘是‘血雨头陀’古三多,‘娥’是‘九毒嫦娥’孙倩倩,姜,古,孙三人,合称‘江南三煞’,而古,孙二人,又称‘天目双绝’,可能便是严老人家廿余年前,在‘天目’所见,身怀绝艺之人,我因孙倩倩号为‘九毒嫦娥’,才猜想她形貌十分冷艳!”
  严羽飞略一回想,表示他同意地,点头说道:“差不多,可能就是他们,因为从他们所表现的功力火候看来,绝对是足以威震江湖的超特人物!”
  长孙玉珠笑道:“严老人家说至此处,还没说到有关这种血红色泽的喂毒倒刺针之事……”
  严羽飞道:“当时,有两只鹰鸟,正在十来丈的高空盘旋,那头陀突向女子笑道:‘我们的天目夺魂手,与血雨心功,已练得颇有火候,贤妹的子母锁喉针,倘若再告功成,便可硬夺姜老婆子的碧云帕,等练好帕上的飞鸿三绝,定将傲视江湖,无敌天下……”
  高小红闻言,与长孙玉珠均想起仲孙容在太湖镇波舟中,曾觊觎林如雪的一条“绿色手帕”,林如雪的外号,又称“飞鸿仙子”,似乎正与这上藏“飞鸿三绝”的“碧云帕”,互有密切关系!
  这时,严羽飞又复说道:“那女子闻得头陀之言,含笑答道:‘小妹的子母锁喉针,已有相当造诣,倘若机缘凑巧,不妨向姜老婆子暗中一试,师兄不信请看,这两只鹰儿,虽在十来丈高空之上,恐怕我一针飞起,它们便将双双坠落。’话完,果有一条梭形红光,自袖中冲天而起,高飞十丈……”
  高小红骇然道:“好厉害的‘九毒嫦娥’孙倩倩,我连五丈都掷不到,她却能一掷十丈,这功力太怕人了!”
  长孙玉珠白她一眼道:“红妹听清楚了,那是一条梭形红光,换句话说,也就是‘子母锁喉针’中‘母针’,中藏崩簧,或是炸药,份量定比‘子针’为重,你若颇足功力,也可抛个十丈左右,何必大惊小怪?”
  严羽飞道:“长孙公主猜得对,那条梭形红光,到了十丈高空,一声轻爆,后半段便告坠落,前半段则变作十来线,几乎目力难睹的红色细芒,四散分飞,两只鹰儿,也就双双落地!”
  高小红嫣然笑道:“这样说来,严老人家的那只灵鸟,在廿丈高空以上,被细小毒针打中的怪事,终于有解释了!”
  严羽飞道:“老朽当时在‘天目山’中,虽未见那‘九毒嫦娥’孙倩倩,从鹰尸之上,起出针儿,但由于那种生命力极为强韧的巨鹰,中针即死的情况看来,也可猜出针上淬有剧毒,并具倒刺,极具杀伤威力!”
  高小红螓首微偏,目注长孙玉珠,秀眉双轩说道:“珠姊,看来仲孙容等的来历已明,我们今夜的‘雷峰塔’之行,虽可能蕴有凶险,但也多半可以对金不换兄下落一事,探出些蛛丝马迹!”
  长孙玉珠方一点头,严羽飞在旁突然插口问道:“两位姑娘今夜要去‘雷峰塔’么?”
  长孙玉珠遂把金不换无端失踪,以及江湖飞传红笺,上书“江湖金败子,雷塔侣长孙”字样,以及仲孙容出现太湖等事,略述一遍,苦笑又道:“仲孙容来历虽明,另一‘长孙’,究是何人尚未明白,加上金兄安危堪虑,究因何事受人挟制,均须一探,今夜只有与红妹走趟‘雷峰塔’了!”
  严羽飞点头道:“‘雷峰塔’当然必须一探,但仲孙容等既艺出‘天目双绝”门下,我想……”
  高小红误会了严羽飞之意,接口笑道:“老人家不必替我们担心,一来今夜不会与仲孙容等,正式翻脸,大动干戈,二来老人家又必须在此处照料你那只爱鹰……”
  严羽飞不等高小红的话完,便含笑说道:“老朽深知江山辈有英雄出,一代新人换旧人,不仅长孙宫主是当世武林出类拔萃的顶尖高手,连高姑娘也是身怀上乘绝艺的一流女杰……”
  高小红玉颊飞红,与长孙玉珠一同抱拳恭身,陪笑说道:“老人家莫加谬奖……”严羽飞摇手笑道:“这是事实,决非谬奖,故而我不会替两位担心,更因必须照拂爱鹰,今夜不能随去,但却有件事儿,可以略作贡献,但不知长孙宫主与高姑娘接不接受?……”
  高小红尚未答言,长孙玉珠已深施一礼,嫣然笑道:“学到老,学不了,老人家若有指点,长孙玉珠与高小红那有不感激异常,恭聆训诲之理?”
  严羽飞看她一眼,意含赞许笑道:“长孙宫主果然谦光,海纳百川,乃成其大,多吸收一点知识,未始没有用处……”
  高小红神态顽皮地,娇笑叫道:“严老人家,你究竟有什么高明指点?便请说出来吧,别这样吊胃口的,说得我霍霍心动!”严羽飞笑道:“高姑娘冰雪聪明,猜不猜得出多年来老朽极少到中原走动,尤其是少来东南之理?”
  高小红眨眨眼皮,嫣然笑道:“这理由,多得恐怕可以装下一箩筐,但老人家突然要我猜测,则其中主因,必然和‘血雨头陀’、‘冷血嫦娥’孙倩倩等‘天目双绝’大有关系!”
  严羽飞颇表嘉许,颔首笑道:“高姑娘猜得对,一来我爱惜羽毛,知道‘九天鹰王’四字,得来不易,若想毁去,却在举手之间,这‘天目双绝’的火候功力,既然比我高明,人又绝非正派,自然远之为吉!二来,我对血雨头陀暨孙倩倩,在壁下所演练名为‘天目夺魂手’的一十二招毒辣阴狠手法,感觉兴趣,看出特别端倪,认为那都是一些蛇蟒搏人,或是互相缠斗动作!”
  长孙玉珠笑道:“老人家法眼无差,‘天目’多蛇,尤其盛产‘青竹丝’等阴毒小蛇,极可能被‘天目双绝’,象形取意,甚至利用她们的奇毒本质,作为练功对象!……”
  高小红在旁一伸香舌,耸肩接口笑道:“我的天,严老人家为何特别提到对此感兴趣呢?莫非你廿余年隐迹边陲,竟也潜心于此,练成了什么同样的‘天目夺魂手’么?”
  严羽飞的脸上,方现出一丝苦笑,长孙玉珠却轻拍高小红的香肩道:“红妹会错意了,严老人家怎肯东施效颦?何况‘天鹰身法’,正是蛇蟒克星,他老人家可能是在‘北天山天鹰巢’中日与群鹰亲热,调教爱抚之余,触动灵机,练成了专门克制‘天目夺魂手’的特殊精妙绝学!”
  严羽飞道:“长孙宫主太以善于度事,我确实练成了变化玄奇的‘天鹰三式’,叫‘绝海摩天’‘决云掣电’和‘侧翅三秋’,自分虽非什么夺天地造化之机的至高武学,但却对那十二招‘天目夺魂手’,总会发生克制作用!”
  高小红妙目微转,嫣然笑道:“老人家适才曾有指点之语,并我们不妨多多吸收知识,难道竟肯把这‘天鹰三式”,传授给珠姐和我?”
  严羽飞笑道:“雕虫小技,仅具一得之能,长孙宫主和高姑娘若有兴趣,严羽飞便不敢自秘!以你们天悟神聪的绝世姿质,于去往‘雷峰塔’前的半日光阴,足可记下奥妙,暨基本变化的了!”
  长孙玉珠心知这是严羽飞感激自己慨舍白獭髓,续断神膏等东海灵药,替他救治爱鹰的琼瑶之报,赶紧神色恭谨地,与高小红双双称谢,静心请教。
  严羽飞对这“绝海摩天”“决云掣电”“侧翅三秋”等“天鹰三式”;确实费了廿余年心血,研创得隐蕴精微,威力无比!但长孙玉珠与高小红一来资质太好,二来本身具上乘武学,不仅长孙玉珠的“天外一珠”之号冠于“武林二十奇”,连高小红一身修为,亦比这位来自“北天山”的“九天鹰王”严羽飞,并不多让!
  有了这两种条件,自然闻一知十,事倍功半!加上授者尽心,受者诚意,长孙玉珠与高小红二女,居然在半日之间,便把严羽飞的廿年心血,学会了十之八九。
  严羽飞见她们如此颖悟,一面异常怜爱,传授得分外有劲,一面心中也起了“江山代有英雄出,一辈新人换旧人”之感,准备等爱鹰痊愈,立返天山,最多悄悄看完“江湖金败子,雷塔侣长孙”的元宵热闹,不必再以高龄,作甚意气之事,涉及江湖锋镝!
  学毕“天鹰三式”,夜网四垂,西湖万家灯火。
  日湖美,夜湖更美,高小红凝望那无尽波光,水中灯影,忽向长孙玉珠笑道:“珠姊,为了容易探听更多机密,我想和你分头行动,从不同方位,分赴‘雷峰’!但不论有无收获,都必须于明晨曙光全透之前,赶回此处相会。”
  长孙玉珠的两道秀眉刚刚略为一皱,高小红便又笑道:“珠姊皱眉则甚?今夜重在刺探,不是拚死交锋,高小红比起你这‘天外一珠’绛云仙娃,虽然自叹弗如,但若与一般邪魔,应付周旋,却还颇有自信,至少全身而退,总还办得到吧?”
  听她这样一说,长孙玉珠自然不便过份替高小红担心,只得微笑说道:“红妹是人间鸾凤,那里会在乎那些蛇蝎蝼蚁?但常言道得好:‘蜂虿之毒,有如蛇蝎’!凡事多加小心,便可天下去得,我们东西分途,天亮见吧!”
  高小红微微一笑,儒衫飘处,便自隐入夜色。长孙玉珠回头对严羽飞看了一眼,秀眉微蹙问道:“严老人家,你通不通风鉴之术?我看红妹似乎面有晦纹,气色不大好呢?”
  严羽飞笑道:“行走江湖,谁不通三分风鉴?严羽飞不仅喜爱此道,并曾遇西域异人,获得特别传授……”
  长孙玉珠听他精于风鉴,心中大喜,才一抱拳,严羽飞已摇手笑道:“长孙宫主放心,高姑娘相貌美厚,一生惯于逢凶化吉,绝无太大灾厄,否则,适才我必劝止分途,要她和你一路,才好多点照应!但江湖中原本充满险恶,处处皆有风波,何况你们的对手,更是心计甚深,武功高明,来历难测之辈?小风小险,无足挂怀,宫主莫为高姑娘悬忧,你尽管安心去吧!”这样一说,长孙玉珠果然安心不少,遂辞别严羽飞,向“雷峰塔”顶赶去。
  谁知才走不远,长孙玉珠便有奇遇。
  所谓“奇遇”,不是见着“奇人”遇上“奇事”,而是听到了一首“奇诗”。
  长孙玉珠是行至湖边,突然耳中闻得有人作歌吟诗。吟者是谁?并不知道,因为那吟声是来自漠漠水云之中。
  漠漠水云,就是较浓雾气,距离虽仅十来丈远,但已使人只能看见一点模糊船灯,船上作歌人的形相,自然更无法辨认了。歌声,也不是凝聚了什么佛门“狮子吼”,道家“万妙音”,只是随意而歌,吟了一首七绝小诗,但这诗句,听在长孙玉珠耳中,却比“狮子吼”等神功,还来得对她更为震憾!
  诗句吟的是:“左拥长孙右仲孙,己难辜负美人恩,莫救江湖金败子,雷峰塔顶是鸿门!”
  这首诗儿,所咏的全是长孙玉珠最为关心之事,句句均有极大的震憾力量!
  开始一句,便足震人,“左拥长孙右仲孙”,“仲孙”当然便是高小红在“太湖镇波舟”中,所见过的仲孙容,“长孙”是谁?是指自己?抑或指的是“江湖金败子,雷塔侣长孙”分传红笺,邀约江湖群豪,元宵观礼的另外一位?
  第二句“已难辜负美人恩”,颇难猜测,意义有点双关!
  既可解释为金不换曾受这“长孙”“仲孙”的二女深恩,不容辜负,也可解释为金不换已与她们米已成饭,木已成舟,有了无法辜负的亲密关系!
  倘根据前一句“左拥长孙右仲孙”的词意,以及“拥”的字眼看来,是后者的可能,大于前者,但长孙玉珠的芳心中,却宁愿前者的可能,大于后者!
  当然,这种“宁愿”,发自与金不换的感情,由于天意,金不换已先后与林如雪,高小红,发生了不容辜负的亲密关系,倘再加上什么“长孙”,则四杯一壶,已使他疲于奔命应付为难,所能辜负的,只有自己这位还与金不换保持清清白白的“绛雪仙娃”,必将忘情东海,封闭“蕊珠宫”,去作位真正的“天外一珠”了!
  第三句“莫救江湖金败子”,也有双重意味,倘单独参详,似指金不换已有“此间乐,不思蜀”,暨“温柔不住住何乡”的堕落思想,根本不希望他的朋友们费尽苦心也,多事营救!
  倘与第四句“雷峰塔顶是鸿门”合参,则他对方以金不换为饵,在“雷峰塔”顶,有了极为毒辣的厉害安排,等待不知趣的江湖群雄,自投罗网!
  仅仅二十八个字儿的四句小诗,当然句句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当然,吟得出这四句诗儿之人,必然知晓更多的有关重大秘密,否则,他何以成句?
  人在岸边,船在水上,除非是船在拢岸,否则距离定必会越来越远!
  就这歌声入耳,使长孙玉珠心里一震,百念如潮之际,仿佛水云更浓,连那点模糊船影,也看不清楚!
  长孙玉珠一急,知晓时机绝不可失,赶紧脱口高叫道:“在下有事请教,前面船上的仁兄,请容我拜见好么?”
  一来岸边别无船只,二来是在夜间,又有雾气,不至于惊世骇俗,长孙玉珠一提真气,来了式“长龙渡海”,儒衫飘飘,纵往水云深处。
  但根据歌声判断,那艘隐入水云的船只,距离岸边至少已有廿丈左右。
  故而,长孙玉珠虽然纵出八丈,落足点仍必是空荡荡的湖水。
  以这位“绛雪仙娃”傲视当世的深厚功力,她只消在“长龙渡海”的去势将竭之际,转化“海鹤钻云”,或是“梯云纵”的身法,必可在空中接力,登上船只。
  但长孙玉珠并未变化身法,她是直接落足湖水。她这一纵,但求把身形隐入水云,避免万一为别人看见,疑神疑鬼,过份惊世骇俗!等到身形下落,脚底沾水,她竟把西湖湖水,当作钱塘官道,来了个安详举步,向那如今因距离接近,业已不太模糊的船影走去。这种作法,当然极难,也有点意在示威!
  长孙玉珠认为纵令船上人物,是凶邪一类,在见了自己这种轻不施展的绝世功力之后,也必收敛毒谋,有问必答,放得乖巧一点!距离近了,知道错了,那条船上的人物,是朋友,不是凶邪,用不着大展神功,显得小家子气。明白的原因,在于“味道”的启发,有启发性的“味道”,是酒香!
  不是生疏的一般酒香,是熟悉的特别酒香。所谓“熟悉”,所谓“特别”,便是这酒儿,乃“东海蕊珠宫”中的特别酿制,而仅由长孙玉珠遣人送给这一位特别人物。故而,长孙玉珠一闻前面水云中船影上飘来这种特别酒香,便知是自己与高小红在太湖左近,遍寻他踪迹未得的“龙钟酒魅”萧三。
  既是萧三,用不着踏波行水,赶紧一提真气,飘上船头。
  那是只中型船,比小型扁舟,稍大一些,但长孙玉珠纵上船头,不禁怔住?
  因在船尾操桨的,不是“龙钟酒魅”萧三,是位齿白唇红的年轻和尚。
  长孙玉珠正在发怔,那和尚已念了声佛号道:“尊驾怎样称谓,盖世武林中,除了如今已深坠情网,拔不出脚的金不换,我还想不出有其他年轻俊品人物,具此身手!”妙极,这年轻和尚,身着僧衣,却毫无方外人的什么“施主”“贫僧”之称,说起话来,全是江湖人物口吻!
  长孙玉珠突然明白了对方是谁,因自己身着儒衫,犹是男装,遂抱拳笑道:“大师可是刚归三宝,又恋江湖的‘青衫狂客’宇文狂兄?”
  年轻和尚苦笑道:“我正是宇文狂,因当不惯和尚,正想还俗,却又被个不长进的朋友‘江湖败子’金不换,气得我又想当和尚了!”
  长孙玉珠目光一扫道:“酒香如此之浓,酒魅萧三何在?”
  宇文狂伸手向舱中一指,冷应答道:“萧三酒醉如猪,大概最少也要睡个三日三夜才醒,如今简直像个只剩半口气的活死人般,连打鼾都打不出了!”
  长孙玉珠好生诧异地,“咦”了一声,皱眉说道:“江湖人云,龙钟酒魅,从不醉酒,喝得越多,越不龙钟,甚至连武功,智力都与他所饮杯数,恰成正比!”
  宇文狂叫道:“朋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淳于髡说得好:‘一石不醉,一斗即醉’,李太白则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萧三虽往日千杯不醉,如今却酒入愁肠,必见杜康,可能纵喝一杯,也会醉倒,何况他一气之下,把朋友送的一枚难得‘酒母’,却整个吞到腹中去了。”
  那枚“酒母”,本是林如雪遣白苧致赠萧三之物,被长孙玉珠疑心有诈,在途中用“东海特制之物”,偷龙转凤,掉换一枚,自然深知所蕴酒力,闻言之下,皱眉说道:“整枚‘酒母’,若是吞下腹内,真恐睡上三天三夜,也醒不过来,倒要想个特别办法,替萧三兄解酒才好!”
  宇文狂觉得这儒衫少年的风神、貌相,是生平仅见人物,并从眉目间流露出一股端庄正气,不由不敢过份狂妄地,又一抱拳问道:“朋友来历,尚未见告,你是闻我诗声,踏波匆匆追来,定与金不换兄,大有关系?”
  长孙玉珠却长揖还礼,正色答道:“宇丈兄不必多礼,我们在‘招魂坳’内,见过面儿,小妹长孙玉珠,来自东海。”
  一句“长孙玉珠”,一句“来自东海”,听得宇文狂全身一震,脸上立现愁容,拱手说道:“久仰,久仰,幸会,幸会!长孙宫主在‘招魂坳’的‘狐鬼婵娟会’上,曾为宇丈狂消灾度厄,是位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但如今慢说你只是假的观音,便是具有千手千眼的真正‘紫竹大士’也无法把金不换兄从欲海孽渊中,救度出来的了!”
  长孙玉珠委实摸不着头,只好看着宇文狂,一语不发。宇文狂苦笑一声道:“此事说来话长,长孙宫主请坐。”
  舱中不大,已为萧三睡满,而且酒气太以薰人,宇文狂遂伸手肃客,请长孙玉珠就在舷边落坐。环境和各人心境忽然变得寂然,气氛沉重而微妙。长孙玉珠坐下四顾,宇丈狂便苦笑道:“想不到我一时感慨吟诗,胡诌几句,竟把长孙宫主引来,莫非事未绝望,仍有转机?……”
  话方至此,他又失去自信地,摇了摇头,目注长孙玉珠道:“高小红高姑娘呢?她是否随同长孙宫主,同来杭州?”
  长孙玉珠笑道:“不错,我们是分路同探‘雷峰塔’……”
  宇文狂暗吃一惊,急道:“别去!别去!长孙宫主,来得及设法阻止高姑娘吗?……”长孙玉珠摇头道:“来不及了,宇文兄,要设法阻止她则甚?红妹虽然入世不深,但一身功力,相当精湛,人也绝顶聪明乖巧……”
  宇文狂叹道:“此事与武功无涉,更与聪明乖巧无关,才想宫主设法阻止她,倘让她一登‘雷峰塔’顶,高姑娘必然芳心尽碎,或会气得来个立即跳塔自绝!”
  事情果然发生剧变!
  雷峰塔演出一幕鸿门会,突然发生毁灭性爆炸,金不换和各路枭雄同归于尽?
  高小红一到塔前,即见爆炸声中血肉横飞,她愕然楞住,但没有发现金不换的尸体,莫名其妙!长孙宫主和宇文狂等赶到现场,扶住高小红,对于武功绝世的各派对头同时死于爆炸,无不对冷酷的阴谋感到叹息。
  (要知道到底雷峰塔这幕鸿门会中金不换及群雄是否同遭厄难?长孙、高二女能否挽狂澜?请留意本故事之三刊出。)

  (本篇完,全文未完,zhychina录校)

相关热词搜索:冷血红灯

上一篇:第一章 两个长孙会西湖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