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晚上
2021-08-01 18:04:02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吴冠宇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1

  彼得·麦克德莫特早就想把饭店的警卫长开掉了,可他只当家却做不了主。况且,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正需要这个离职警察呢,这个“肥桶”到底去哪儿了?
  麦克德莫特高大威猛,身高近两米。因此,在铺着阔幅地毯的大办公室里,他也不得不哈着腰拨着电话。由于情绪急躁,电话都被他用力拨动得在办公桌上微微晃动。“一大堆火烧眉毛的事接踵而至,偏偏他又不在。”他对站在窗户旁边的姑娘发着牢骚。
  克丽斯汀·弗朗西斯看了一眼手表。都快半夜11点了。“女爵街上有个酒吧,你可以再试试。”
  彼得·麦克德莫特点点头。“总台正在打给那些奥格尔维常去的地方。”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给克丽斯汀递烟。
  克丽斯汀上前接过一支,麦克德莫特为她点燃了香烟,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便目不转睛望着她。
  克丽斯汀·弗朗西斯的小办公室在圣格里高利大饭店的行政套房里。今天,她工作得很晚,正打算回家。路过副总经理办公室时看见门底下透出的微微灯光,便走进来关心一下。
  “我们的奥格尔维先生有他自己的一套规矩,”克丽斯汀说道,“从来都是我行我素,还美其名曰,是奉了大老板之命。”
  麦克德莫特又讲了几句电话,看来,还得等回信。“没错,”他承认,“我也曾想把我们那支萎靡不振的警卫队整顿一下,却完全被束缚住了手脚。”
  “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她喃喃了一句。
  “我以为你无所不知呢。”他疑惑地望向她。
  一般来说,她应该是无所不知的,她是沃伦·特伦特的私人秘书。沃伦·特伦特喜怒无常、点火就着,他是这家美国新奥尔良地区最大饭店的所有者。所以说,克丽斯汀对于饭店日常的大事小情、逸闻趣事都应该了如指掌。就拿彼得来说吧,她知道,虽然这位副总经理刚被提拔不过一两个月,而且薪水不高、权力受限,但却是圣格里高利这家规模庞大,事务繁杂的大饭店里实际的经营者。这些事情背后的秘闻,她也十分清楚,这些都封存在标有“机密”字样的档案袋里,并且还和彼得的私生活有关。
  “到底是什么事把你搞得焦头烂额的?”
  麦克德莫特咧嘴欣然一笑,粗犷的面容立刻变成了“苦瓜脸”。“11层的客人抱怨说,隔壁有人正在举行一场淫乱聚会;9层的克罗伊登公爵夫人投诉一名客房服务员侮辱了她的丈夫;还有人听到从1439号房间里传出骇人的呻吟声;碰巧夜班经理生病请假,而其他两名客房值班员也分身乏术。”
  他又开始讲电话了,而克丽斯汀则踱回到主跃层的窗户旁,秀首微扬,避开口中吐出的缕缕烟气。她漫不经心地俯瞰着这个城市,顺着夹在毗邻建筑中间的一条大街望去,视线正前方恰好是熙熙攘攘、拥挤不堪的长方形法国人聚集区,简称法国区。虽说午夜未央,时间尚早,可此时,那里也已是一片灯火通明夜如昼的景象了。夜店、酒馆、爵士舞厅、脱衣舞俱乐部门前璀璨的灯光,夹杂着从昏暗的百叶窗后透出的点点微光,势必会欢闹至天明。
  再向北望,大概就在庞恰特雷恩湖的上空,一场夏日暴雨正在黑暗中酝酿着,偶尔一道闪电带着低吼的雷鸣,让人感觉到它发作的端倪。要是运气好的话,暴风雨将南趋至墨西哥湾,明早,新奥尔良就会下雨了。
  这也算一场及时雨吧,克丽斯汀心想,整个城市已经在热浪和潮气中持续了三周,到处都充斥着烦躁紧张的空气。要是真能下场雨的话,连饭店也可以松口气了。就在今天下午,饭店的总工程师又在抱怨了,“如果不能马上关掉部分空调的话,我可真的担待不起了。”
  彼得·麦克德莫特放下电话,克丽斯汀问道,“你知道发出呻吟声的那间房里住的是谁吗?”
  他摇了摇头,又拿起了电话。“我会查的。也许是谁做噩梦吧,我们还是弄清楚得好。”
  克丽斯汀颓然地坐在红木大办公桌对面的软垫皮椅上,突然感到自己真的已是疲惫不堪。平时这会儿,她早就回到位于金蒂利公寓的家里了。可是,今天实在忙得离谱儿,有两个大型会议在这里召开,其他的宾客也似潮水般地涌来。事情一大堆,问题一大堆,许多事情都找到她的头上,要她处理。
  “好的,谢谢。”麦克德莫特匆匆记下一个名字,就挂掉了电话。“是艾伯特·威尔斯,从蒙特利尔来的。”
  “我知道这个人,”克丽斯汀说道,“挺和气的小个子,每年都会来这儿住上一阵子。你要是忙,我去看一下吧。”
  他望着身材匀称的克丽斯汀,犹豫了一下。
  刺耳的电话铃突然响起,他抓起话筒。“抱歉,先生,”话务员说,“我们没找到奥格尔维先生。”
  “不要紧。给我接行李生领班。”麦克德莫特拿定主意,即使自己没法解雇警卫长,明早也要给他点儿颜色看看。眼下,他只能先派人去处理11层的乱子,而他自己则要亲自出马,去应付公爵和公爵夫人的麻烦。
  “我是领班,”电话里说道,他听出是赫比·钱德勒那平淡低沉而又带有鼻音的腔调。他和奥格尔维都是圣格里高利大饭店的老员工了,而且据说,很有捞外快的手段。
  麦克德莫特简单说明了情况,想让钱德勒去看看那个所谓的“淫乱聚会”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心存侥幸,但事实还是如此,钱德勒立即一口回绝。“这可不归我管,麦克德莫特先生,再说我们这边也真的抽不开身呀。”这是十足的钱德勒式腔调——既讨好于你,又甚是张狂。
  “别废话了,”麦克德莫特口气强硬了起来,“11层的事,你给我解决了。”随即,在心中又有了一个决定,吩咐道,“还有件事,叫一个行李生拿把万能钥匙,去主跃层找弗朗西斯小姐。”他没等对方再推脱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们走吧。”他轻轻地碰了一下克丽斯汀的肩膀。“带着行李生一起去,告诉你的那位朋友,再做噩梦就蒙上被子。”

相关热词搜索:大饭店

下一篇:星期二
上一篇:
文前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