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耀华全传之血溅吟松阁
 
2007-07-15 00:00:00  作者:风凉子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说明:本篇只是小样和初稿中的初稿,只是简单缩写,谢绝一切转载!请等待最终完整的版本。

十一、血溅吟松阁

  1980年10月,某大报社会版头条曝出大新闻,标题是“北投吟松阁,血溅当场”,该新闻的受害者竟是古龙。
  新闻的标题很大,非常醒目,内容却不到百字,它叙述了宝龙电影公司老板古龙和他的朋友赴北投吟松阁作乐时与另一电影公司人员发生冲突,古龙被杀伤当场昏死的事件。
  报道含糊其辞,好象可以避开什么事情。
  吟松阁是北投风化区内一家温泉旅馆,是日据时代留下的遗毒,里面招揽年轻女子作陪浴女郎,供嫖客一起泡温泉,洗鸳鸯浴。
  古龙的老朋友看到事件登上了报纸,问题可能相当严重,就有打电话到熊公馆里问的,可是那端插头拔掉了打不通。
  于是有朋友和记者直接登门造访,可是里面传出话来,古龙吩咐他的保镖们闭们谢客,来人一律在门外进不去,因此无法了解里面的现状。
  这个月七小福的聚会是自由请宴,古龙没有出现,大家喝酒时就猜测起这事情,认为这可能是古龙故意制造的噱头,要为他新拍的电影做宣传。
  古龙善于炒作是大家所熟知的,加上他和那些报社的记者们混的烂熟,故意制造出爆炸性的新闻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这种情况新闻界多得是,经过讨论大家就把古龙的“溅血案”给撇开一边了,慢慢淡忘下来。
  李氏夫妇从美国回来,这天中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李全打来的,嘱咐他们晚上千万别出去了,他要和柯俊雄上门商量大事。
  柯俊雄是金马奖影帝,誉满东南亚,他忽然来造访到底会有什么事情,李氏夫妇实在琢磨不透其中的意图。
  天还没暗,李全和柯俊雄就来了,他们带了酒菜上门,看来是要长谈,李氏夫妇把他们带到阳台的小花园,这里布置讲究,旁边一张桌子,是谈话的好地方。
  柯俊雄一向以乐观派闻名,今晚却脸色凝重,轻声哀叹,李氏夫妇看出事情肯定不寻常,经李全一讲,两人大吃一惊,开始担心起古龙的伤势来。
  李全几杯酒下肚,恭敬地道:
  “大哥大嫂,这回事情很严重,你们可一定要帮忙,古龙伤得不轻,什么人的话都不听,唯有你们夫妇的话才能管用……”
  原来,李氏夫妇不在台北的这段时间,古龙真的出事了,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宝龙公司的开业影片《楚留香传奇》终于封镜杀青了,当晚全体人员设宴庆祝,古龙吃完杀青酒后,坐上大礼车准备回家。
  行驶到半途,身边的一个跟班建议说:
  “听说北投新来了一批靓小妞,不妨就去见识见识?”
  古龙去北投也是常客了,宝珠不久前又被他气走了,回家没意思,听这么一说就来了兴致,立马叫司机开往北投。
  其实,这些跟班们又是在利用古龙的资产为自己玩乐,而古龙总是很容易被他们说动,是个好主子。
  事有凑巧,古龙一行进入吟松阁时,恰好柯俊雄也在座,柯俊雄是武行出生,身边也带有大班随从。
  古龙和柯俊雄原本认识,这回冲突并非他们以前有什么过节或者为了取悦女郎而争风吃醋,问题却出在两人所带的这些散仔身上。
  这些人都是吃主子的饭的,自然想为自己的主子争面子,唯一不同的是柯俊雄的随从都是玩真格的角色,讲义气,古龙这些跟班却完全是些溜须拍马的酒肉朋友。
  柯俊雄的人护卫其主,语气霸道地对古龙的人喝道:
  “叫你们的古龙过来,替柯大哥敬酒。”
  古龙这些跟班狗仗人势,站出来呵斥道:
  “干吗要我们先过去,论名气古龙大哥比柯俊雄大,叫柯俊雄先过来。”
  柯俊雄的人火了,握起拳头骂道:
  “妈的,有你说话的分吗,你只要说句古龙不过来,有你好受的。”
  大厅里吵成一团,古龙在雅室内和紫衣女郎正缠绵,听到外面的声音,赶紧醉步蹒跚地走出来。
  古龙走到对方那里,不以为然地拍了拍一个散仔的肩头,那人以为要动武,及时拔出随身带的扁钻,古龙醉眼朦胧,本能地举起右手去挡,顿时虎口破裂,血喷如泉。
  那时,枪支尚未在社会泛滥,台湾的黑道多半仿效自日本,以武士刀和扁钻为武器,幸好如此,否则古龙就中枪了,但是扁钻用菱形锉刀磨成,锋利异常。
  那人见惹了大祸,拔腿就溜掉了,古龙的跟班们根本不懂得紧急抢救,呆楞了片刻,见势不妙,都做了鸟兽散。
  还是柯俊雄的人冷静,立刻替古龙包扎伤口,进去雅室告诉柯俊雄。
  柯俊雄见状大惊,叫老板赶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手忙脚乱一起送到附近医院抢救,医生说失血过多,可能没救了,只能尽力试试。
  一个人身上有二千八百CC的血,他竟喷掉了二千CC,伤口既深且长,兀自流血不止,血压降至只有八十,一度性命垂危。
  医生采取紧急措施,将他的大动脉缝合后,立刻输血,可是当时血库的存血有限,只有边输血边派人到处大量采购配型的血浆。
  实在买不到没办法,又不能让古龙死去,柯俊雄只好花大钱逼得向医院外面路边的人买血,总算把古龙从鬼门关外硬拉回来。
  可是,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后来医生查出古龙得了肝病,原来当时血不干净,结果输到有肝炎的血液。
  这真是劫数,肝病虽不会死人,但是医生说不能喝烈酒了,再喝的话会昏迷,严重的话就没有命了。
  警方闻讯来把柯俊雄他们带走了,经过审问,柯俊雄得以用巨款保外随时听传,他手下几个主要的闹事者被扣押。
  这可苦了柯俊雄,他近日要出境拍片,晚到一天损失不小,但警方却限制着他,要查明真相,逮捕元凶后再做裁决。
  为尽快解决这一事件,唯一的办法最好是让古龙撤回控诉,实行私了,柯俊雄因此请出台北各方有影响的人物向古龙求情。
  因为李氏夫妇不在台北,最能说动话的自然是诸葛青云,诸葛青云打电话给古龙时,古龙正在输液没有回答,后来很多人打电话来,古龙就把插头拔掉了。
  柯俊雄又想到了同是金马影帝的葛香亭帮忙,葛香亭怎么说都是古龙的义父,他上门调解,居然被古龙拒绝了,不知道是不是宝珠已离开的缘故。
  其余求情的人一一失败,柯俊雄只好请出能通融各方的李全来,恰好李氏夫妇回来了,他们就立刻上门请求帮忙。
 
  听完两人的话,牛哥道:
  “两位仁兄的意思,是要我们当和事老佬么。”
  柯俊雄揉揉潮湿的眼圈,动情地说:
  “除了大哥大嫂,再也没有谁能说动古龙了。”
  李夫人为难地说:
  “古龙发迹之后越来越混,他并不一定听我们的了。”
  李氏夫妇是一对热心人,话虽这么说,但是还是决定帮助他们这最后的机会,他们一向是这种急人所难的人,所以在圈中最受人尊敬。
  柯俊雄感激不已,对他们一揖到地,施行大礼,四人喝到半夜,真是感慨万千。
  次日,李氏夫妇来到熊公馆,古龙还躺在床上,身边又是一个新面孔的女子,旁边放着一瓶XO,真是病中也不改风流。
  古龙看见大哥大嫂来看他,泪水涟涟,支开了那位女孩子,牛嫂本想数落他一顿,终究还是忍住了。
  夫妇俩单刀直入,严肃地对告戒古龙:
  “你写武侠小说这么多年,最应该明白冤家宜解不宜结,都在江湖道上混饭吃的,为什么还在圈内结梁子,柯俊雄总算是救了你,我们这次是专门来替你们和解的。”
  处理这类事情最困难,必须把握分寸,绝对不可拖泥带水,弄得将来冤冤相报就后患无穷,悔时已晚。
  古龙沉静片刻,可能心里在权衡什么,只是不说话,李氏夫妇继续指明事情的利害关系,并让古龙考虑清楚,莫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局外人笑话。
  最后,古龙平静地说:
  “大哥大嫂,我都听你们的,你们看着办吧。”
  古龙这次差点丢了一条命,本来不肯轻易作罢甘休的,但他以前冒充熊司令的儿子得罪过李全,这次刚好给他个面子,而且李氏夫妇对他恩重如山,必须回报。
  李氏夫妇也怕古龙出尔反尔,和解就订在了第二天,经过周密考虑,决定请一位头面人物来佐证,并让刘律师起草和解书。
  地点选在天津街,这是一家由柯俊雄自己投资开的餐厅,三层的砖瓦楼房,主要经营日本料理,生意还不错,柯俊雄要自己做东。
  到场的除了李氏夫妇外,另约了一位《香港报》老板东方小马,还有双方都认识的几位刑警,刘律师也提早来了。
  古龙来时伤口尚未痊愈,右手腕缠着纱布吊在脖子上,可他仍然摆出一副大亨的派头,身边是一大群跟班和他新认识的女友。
  这次还特地带上了他公司的武术指导,担当此行的保镖,看来古龙也知道这些跟班们遇到大场面根本没用。
  双方的人都到齐了,柯俊雄将他们恭请到二楼一间早已经准备好的雅室内,里面装饰华丽,应邀人士一一落座。
  柯俊雄开了XO,先向古龙谢罪敬酒,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当他们搁下被子时,竟情不自禁地相互拥抱痛哭起来,很少有人看见古龙哭得这么伤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柯俊雄的演艺生涯也和古龙一样,同是在被受他人歧视的艰苦环境下奋斗出来的,当初两人认识时可谓相见恨晚。
  这次的事情更加使他们想到过去种种,越发惺惺相惜,种种辛酸的感受只有他们自己心底明白,只有痛哭才能发泄出来。
  其余的人自然莫名其妙,他俩哭过之后,古龙慷慨地对刘律师说:
  “和解书,你怎么写,我怎么签。”
  刘律师宁愿息事宁人,巴不得老板有这句话,当即写完。
  这时候,邀请来的一位刑警把李夫人拉到旁边僻静处,悄悄交代她目前场面非常危险,双方稍有不慎,就会酿出血案。
  李夫人随他楼道上巡回过来,原来旁边各个房间里面坐满了三山五岳的人,一个个剑拔弩张,横目以待,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不难想象,古龙和柯俊雄知道此行可能凶险,都做了不测的准备,早已安排黑道上的朋友准备在这里以壮胆子。
  他们两人都是拍过电影的,在当时的港台,很多外景队来拍戏都会被当地的地头蛇要求强行保护,不允许的话戏就别想顺利拍下去,警察也管不过来。
  所以他们都和黑道上多少有些来往,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电影明星请私人保镖的原因。
  这些黑道人物来历复杂,是刀头舔血的买卖,很多又带了各自的铁哥们来,有些平日有积怨的很可能趁机了解,伺机从中渔利。
  老资格的刑警对其中几个帮派成员早已见过,自然一目了然,知道场面的严重性,李夫人经过指点,当机立断作出决定,必须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房间内,刘律师正在让古龙和柯俊雄签字,古龙新交的女友正在绘声绘色地给东方小马讲古龙受伤的情景和医疗费用。
  李夫人怕这女子一语不慎引发格斗,叫她不要随便讲话,回头对大家说:
  “古龙和柯俊雄都是大侠,一个写遍天下英雄好汉,一个演遍古今武林豪杰,都是胸襟开阔的,没什么棘手的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又说:
  “江湖上有规矩,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事情到什么地方解决,不如大家转移去吟松阁,给后人留下一段佳话。”
  了解周围情况的人都表示赞成,东方小马爽快地说:
  “对,现在天色晚了,我们到北投吟松阁去,由我来做东。”
  牛哥这时又发表意见说:
  “我看,去吟松阁不需要太多的人去,只需本室几个人就可以了,其他的人可以自行留下来喝酒。”
  大家达成一致意见,柯俊雄吩咐手下到各房间发话,告诉他们和解已经结束,谢谢各位朋友的关心,让他们留下来尽情喝酒,开销都算他的。
 
  一行人向北投出发,李氏夫妇坐在古龙的大礼车内,里头的座位上尚残留大片血迹,这真是一辆不祥之车,差点又送走一位新主人。
  古龙一路上沮丧不已,时而哀叹,时而哽咽哭泣,使李氏夫妇倍感凄楚。
  东方小马早已经打电话订了席位,车到吟松阁门口,老板娘立刻迎出来,簇拥他们进去。
  古龙和柯俊雄是这里的老主顾,又是当日的主角,老板娘专门空出一间榻榻米房间,布置精致酒肴在里面。
  刘律师把和解书读了一遍,大家都很满意,古龙和柯俊雄再次碰杯,说:
  “我还能再活着到这儿来,好象做梦,真是不堪回首当时的情景,我张开眼睛,发现吊着输血筒,血一滴一滴往我体内渗,我当时不知道这条命是不是还是属于我的……”
  大家安慰了古龙一番,法律手续完成后,每人的脸上终于都轻松起来,不想就在此时节外生枝,冲进两个人来。
  来的是电影制片人王老板和他的朋友,他们收到风声,居然跟踪到这里来了。
  王老板大骂古龙无情无义,原来他曾经预付20万请古龙写一个剧本,古龙只写了三场,后来忙于自己的公司就把写剧本的事情给忘了。
  古龙真是有点过头,后来没想到要把那剧本写完或者退款了事,现在居然想不起来有这事情,又说已经把剧本写完给王老板的。
  这也不能全怪古龙,由于古龙成名后,出版社和电影商惟利是图,盗版冒名之事太多,加上古龙嗜饮,常常自己都搞不清楚把版权卖给了谁。
  古龙受伤后,王老板也曾出面调解,古龙起先答应后来又变卦了,惹得他暴跳如雷,认为大失面子,两事并发,双方争来吵去,几乎把和解局面给毁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和解书已经签字生效,就这样,古龙甩手而去,大家也不欢而散。
 
  古龙这件血案最终经媒体披露出来后,引起了舆论和政府的重视,那位凶手很快就投案自首了。
  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但是当警察问出那人的作案动机时,却让所有人都大为意外,原来那是个读武侠书入了迷的痴人。
  据柯俊雄当初的描述,他们其实也并不认识那人,当晚那人二话不说就坐上了席位,可能他觉得不能白吃白喝,有义务尽力,随知道阴错阳差伤了古龙。
  而古龙则一口咬定是柯俊雄带来的手下杀伤他的,因此柯俊雄他们才会被警察指控无法离境。
  据这位叫阿芒的年轻人交待,他是个武侠小说迷,读古龙的书入了迷,以为古龙也是武功超群,才去找他切磋的。
  谁想古龙一点拳脚功夫都不会,还出了很多血,他当时一害怕就逃跑了,现在知道古龙没事想来道歉。
  这样的结局真是出乎意料,阿芒自然杀人动机不成立释放了,报纸则纷纷告诫儿童少年不可读武侠小说入迷,盲目相信书中所写,当以此事件为鉴。
  古龙倒很高兴,原来他的书影响这么广泛,不但原谅了阿芒,还成了他的好朋友,作为跟班带在身边。
  后来,阿芒为古龙的大侠本色折服,终于私下向他说出实情,原来他就是范小佩的男朋友,原想杀了古龙报仇的。
  古龙不但不生气,反而大为高兴,难得有朋友肯向他吐露真情,坦诚相见,并告诉阿芒已经记不起范小佩是谁了,阿芒感慨古龙天生是个浪子,不久也就离开了。
  在古龙逝世后,很多不明白吟松阁事件真相的人进行了种种猜测,说法越来越玄。
  有说凶手用的武器是刀的,又有说古龙不愿意与朋友拼酒而被朋友翻脸砍伤的,更有把时间地点都弄错的,不一而足。
  当然,最夸张的一种说法还是来自金庸的,2001年金庸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道:
  “古龙个性有点侠气,我就没有,我认为他与武侠生活相近,有次他不愿与一帮日本人喝酒,结果被人砍伤手臂……”
  吟松阁事件是古龙生命中最重大的事情之一,以上也只是提供一个大概,它的真相只能永远成为一个谜了。
  而事件的另一位主角柯俊雄当年外号叫台湾柯小生,现在也早已经成为过气明星,他是国民党党员,目前正在担任新一届的台湾立委。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熊耀华全传之青青的弯刀
下一篇:古龙家谱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