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长生剑 正文

第二章 天上白玉京
 
2019-07-21 11:41:3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白玉京并不在天上,在马上。
  他的马鞍已经很陈旧,他的靴子和剑鞘同样陈旧,但他的衣服却是崭新的。
  剑鞘轻敲着马鞍,春风吹在他脸上。
  他觉得很愉快,很舒服。
  旧马鞍坐着舒服,旧靴子穿着舒服,旧剑鞘绝不会损伤他的剑锋,新衣服也总是令他觉得精神抖擞,活力充沛。
  但最令他愉快的,却还不是这些,而是那双眼睛。
  前面一辆大车里,有双很迷人的眼睛,总是在偷偷地瞟着他。
  他已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双眼睛。
  他记得第一次看见这双眼睛,是在一个小镇上的客栈里。
  他走进客栈,她刚走出去。
  她撞上了他。
  她的笑容中充满了羞涩和歉意,脸红得就像是雨天的晚霞。
  他却希望再撞见她一次,因为她实在是个很迷人的美女。他却并不是个道貌岸然的君子。
  第二次看见她,是在一家饭馆里。
  他喝到第三杯酒的时候,她就进来了。看见他,她垂下头嫣然一笑。
  笑容中还是充满了羞涩和歉意。
  这次他也笑了。
  因为他知道,他若撞到别的人,就绝不会一笑再笑的。
  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很讨厌的男人,对这点他一向很有信心。
  所以他虽然先走,却并没有急着赶路。
  现在她的马车果然已赶上了他,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有意也好,无意岂非更有趣。
  他本是个浪子,本就喜欢流浪。在路上,他曾结识过各式各样的人。
  那其中有叱咤关外的红胡子,也有驰骋在大沙漠上的铁骑兵,有瞪眼杀人的绿林好汉,也有意气风发的江湖侠少。
  在流浪中,他的马鞍和剑鞘渐渐陈旧,胡子也渐渐粗硬。
  但他的生活,却永远是新鲜而生动的。
  他从来预料不到在下一段旅途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会遇到些什么样的人。

×      ×      ×

  风渐冷。
  缠绵的春雨,忽然从春云中洒了下来,打湿了他的春衫。
  前面的马车停下来了。
  他走过去,就发现车帘已卷起,那双迷人的眼睛正在凝视着他。
  迷人的眼睛,羞涩的笑容,瓜子脸上不施脂粉,一身衣裳却艳如紫霞。
  她指了指纤秀的两脚,又指了指他身上刚被打湿的衣衫。
  她的纤手如春葱。
  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车厢。
  她点点头,嫣然一笑,车门已开了。
  车厢里舒服而干燥,车垫上的缎子光滑得像是她的皮肤一样。
  他下了马,跨入了车厢。

×      ×      ×

  雨下得缠绵而绵密,而且下得正是时候。
  在春天里,老天仿佛总是喜欢安排一些奇妙的事,让一些奇妙的人在偶然中相聚。
  既没有丝毫勉强,也没有多余的言语。
  他仿佛天生就应该认得这个人,仿佛天生就应该坐在这车厢里。
  寂寞的旅途,寂寞的人,有谁能说他们不应该相遇相聚。
  他正想用衣袖擦干脸上的雨水,她却递给他一块软红丝巾。
  他凝视着她,她却垂下头去弄衣角。
  “谢谢你。”
  “不客气。”
  “我姓白,叫白玉京。”
  她盈盈一笑,道:“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他也笑了,道:“你也喜欢李白?”
  她将衣角缠在纤纤的手指上,曼声低吟:
  “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
  亲见安期公,食枣大如瓜,
  中年谒汉主,不惬还归家,
  朱颜谢春晖,白发见生涯,
  所期就金液,飞步登云车,
  愿随夫子天坛上,
  闲与仙人扫落花。”
  念到劳山那一句,她声音似乎停了停。
  白玉京道:“劳姑娘?”
  她的头垂得更低,轻轻道:“袁紫霞。”
  突然间,马蹄急响,三匹马从马车旁飞驰而过,三双锐利的眼睛,同时向车厢里盯了一眼。
  马已驰过,最后一个人突然自鞍上腾空掠起,倒纵两丈,却落在白玉京的马鞍上,脚尖一点,已将挂在鞍上的剑勾起。
  驰过去的三匹马突又折回。
  这人一翻身,已轻飘飘的落在自己马鞍上。
  三匹马眨眼间就没入濛濛雨丝中,看不见了。
  袁紫霞美丽的眼睛睁得更大,失声道:“他们偷走了你的剑。”
  白玉京笑笑。
  袁紫霞道:“你看着别人拿走了你的东西,你也不管?”
  白玉京又笑笑。
  袁紫霞咬着嘴唇,道:“据说江湖中有些人,将自己的剑看得就像是生命一样。”
  白玉京道:“我不是那种人。”
  袁紫霞轻轻叹息了一声,仿佛觉得有些失望。
  有几个少女崇拜的不是英雄呢?
  你若为了一把剑就跟别人拚命,她们也许会认为你是个英雄,也许会为你流泪。
  但你若眼看别人拿走你的剑,她们就一定会觉得很失望。
  白玉京看着她,忽又笑了笑,道:“江湖中的事,你知道得很多?”
  袁紫霞道:“不多,可是——我喜欢听,也喜欢看。”
  白玉京道:“所以你才一个人出来?”
  袁紫霞点点头,又去弄她的衣角。
  白玉京道:“幸好你看得还不多,看多了你一定会失望的。”
  袁紫霞道:“为什么?”
  白玉京道:“看到的事,永远不会像你听到的那么美。”
  袁紫霞还想再问,却又忍住。
  就在这时,忽然又有一阵蹄声急响,刚才飞驰而过的三匹马,又转了回来。
  最先一匹马上的骑士,忽然倒扯顺风旗,一伸手,又将那柄剑轻轻的挂在马鞍上。
  三个人同时在鞍上抱拳欠身,然后才又消失在细雨中。
  袁紫霞睁大了眼睛,觉得又是惊奇,又是兴奋,道:“他们又将你的剑送回来了。”
  白玉京笑笑。
  袁紫霞眨着眼,道:“你早就知道他们会将剑送回来的?”
  白玉京又笑笑。
  袁紫霞看着他,眼睛里发着光,道:“他们好像很怕你。”
  白玉京道:“怕我?”
  袁紫霞道:“你……你这把剑一定曾杀过很多人!”
  她似已兴奋得连声音都在颤抖。
  白玉京道:“你看我像杀过人的样子?”
  袁紫霞道:“不像。”
  她只有承认。
  白玉京道:“我自己看也不像。”
  袁紫霞道:“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怕你?”
  白玉京道:“也许他们怕的是你,不是我。”
  袁紫霞笑了,道:“怕我?为什么要怕我?”
  白玉京叹道:“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再锋利的剑,只怕也比不上美人的一笑。”
  袁紫霞笑得更甜了,眨着眼,道:“你……你怕不怕我?”
  她眼睛里仿佛带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是在向他挑战。
  白玉京叹了口气,道:“我想不怕都不行。”
  袁紫霞咬着嘴唇,道:“你怕我,是不是就应该听我的话?”
  白玉京道:“当然。”
  袁紫霞嫣然道:“好,那么我就要你先陪我喝杯酒去。”
  白玉京很吃惊,道:“你也能喝酒?”
  袁紫霞道:“你看我像不像能喝酒的样子?”
  白玉京又叹了口气,道:“像。”
  他只有承认。
  因为他知道,杀人和喝酒这种事,你看样子是一定看不出来的。

相关热词搜索:长生剑

上一篇:第一章 风云客栈
下一篇:第三章 杀人金环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