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人物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赌场和庙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一章 赌场和庙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4

  (一)

  和尚在庙里念经,赌鬼在赌场里赌钱。
  这种事不管有没有价值,至少总是很正常的。
  但和尚若在赌场里念经,赌鬼若在庙里赌钱,那就非但很不正常,而且很荒唐,很奇怪。
  奇怪的事总有些奇怪的原因。
  奇怪的事也总会引出其他一些奇怪的事来。

×      ×      ×

  “你为什么总是说赌场距离地狱最近?”
  “因为常常到赌场里去的人,很容易就会沉沦到地狱里去。”
  “赌场真的这么可怕?”
  “的确可怕,你家里若有人是赌鬼,你就会知道那有多么可怕了。”
  “哦?”
  “一家之主若是个赌鬼,这家人过的日子简直就好像在地狱里一样。”
  “我听说一个人若是沉迷于赌,有时甚至会连老婆儿子都一起输掉的。”
  “有时连他自己的命都一起输掉。”
  “唉,那的确可怕。”
  “假如说世上最接近地狱的地方是赌场,那最接近西方极乐世界的,应该是什么地方呢?”
  “庙?”
  “不错。可是你有没有想到过,赌场和庙也有一点相同的地方?”
  “没有,这两种地方简直连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有没有注意到,赌场和庙通常都在比较荒僻隐密的地方?”
  “我现在才想到,但还是想不通。”
  “哪点想不通?”
  “我已知道赌场为什么要设在比较荒僻的地方,但是庙为什么也如此呢?到庙里去烧香的人,既不丢人,也不犯法。”
  “因为庙盖得越远,越荒僻,就越有神秘感。”
  “神秘感?”
  “神秘感通常也就是最能引起人们好奇和崇拜的原因。”
  “不错,人们通常总会对一些他们不能了解的事觉得畏惧。”
  “因为畏惧,就不能不崇拜。”
  “而且人们通常也总喜欢到一些比较远的地方去烧香,因为那样子才能显得出他的虔诚。”
  “你差不多全说对了,只差一点。”
  “还差一点?”
  “烧香的人走了很远的路之后,就一定会很饿,很饿的时候吃东西,总觉得滋味特别好些。”
  “所以人们总觉得庙里的素菜特别好吃。”
  “你总算明白了,素斋往往也正是吸引人们到庙里去的最大原因之一。”
  “我就知道有很多人到庙里去烧香时的心情,就和到郊外去踏青一样。”
  “所以聪明的和尚都一定要将庙盖在很远很僻的地方。”
  “我现在也觉得你的话很有道理了,但和尚听见一定会气死。”
  “和尚气不死的。”
  “为什么?”
  “酒色财气四大皆空,这句话你难道也已忘记?”
  “不错,既然气也是空,和尚当然气不死的。”
  “气死的就不是真和尚。”
  “所以气死也没关系。”
  “一点关系也没有。”

  (二)

  偏僻的巷子。
  巷子的尽头,就是金大胡子的赌场。
  秦歌和田思思已走进这条巷子。
  这时乌云忽然掩住了日色,乌云里隐隐有雷声如滚鼓。
  狂风卷动,天色阴暗。
  田思思看了看天色,道:“好像马上就有场暴雨要来了。”
  秦歌道:“下雨的天气,正是赌钱的天气。”
  田思思道:“你既然知道赌很可怕,为什么偏偏还要赌?”
  秦歌笑了笑,道:“因为我既不是个好人,也不聪明。”
  田思思嫣然道:“你只不过是个英雄。”
  秦歌叹道:“聪明的好人通常都不会做英雄。”
  他突然闭上嘴,因为他忽然发现那赌场的院子里有一团团,一片片,一丝丝黑色的云雾被狂风卷起,漫天飞舞。
  说那是云雾,又不像云雾,在这种阴冥的天色里,看来真有点说不出的诡秘可怖。
  田思思动容道:“那是什么?”
  秦歌摇摇头,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赌场破旧的大门在风中摇晃着,不时地“砰砰”作响。
  门居然是开着的,而且没有人看门。
  这门禁森严的赌场怎么忽然变得门户开放了?
  黑雾还在院子里飞卷。
  秦歌窜过去,捞起了一把。
  田思思刚好跟进来,立刻问道:“究竟是什么?”
  秦歌没有回答,却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田思思。
  这东西软软的,轻轻的,仿佛是柔丝,又不是。
  田思思失声道:“是头发。”
  秦歌沉着道:“是头发。”
  田思思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头发?”
  满院子的头发在狂风中飞舞,看来的确说不出的诡秘恐怖。
  秦歌沉吟着,道:“不知道那和尚是不是还在里面?”
  田思思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找那和尚?”
  秦歌道:“因为你问的话,也许只有他一个人能解释。”
  他推开门走进去。
  他怔住。
  田思思跟着走进去。
  田思思也怔住。
  无论谁走进去一看,都要怔住。
  和尚还在屋子里。
  不是一个和尚,是一屋子和尚。

×      ×      ×

  若是在庙里,你无论看到多少和尚都不会奇怪,更不会怔住。
  但这里是赌场。
  赌桌没有了,赌具没有了,赌客也没有了。
  现在这赌场里只有和尚。
  几十个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和尚,眼观鼻,鼻观心,双手合什,盘膝坐在地上,一眼看去,除了一颗颗光头外就再也没有别的。
  每个头都剃得很光,光得发亮。
  田思思忽然明白院子里那些头发是哪里来的了。
  但她却还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忽然都剃光了头做和尚。
  屋子里很静。
  没有骰子声,没有洗牌声,没有吆喝声,也没有念经声。
  和尚虽是和尚,但却不念经。
  是不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会念经?
  秦歌正在找昨天那个会念经的和尚。
  他慢慢地走过去,一个个地找,忽然在一个和尚面前停下了脚步。
  田思思看到他面上吃惊的表情,立刻也跟了过去——他看到这和尚时的表情,简直就好像忽然看到了个活鬼一样。
  这和尚还是眼观鼻,鼻观心,端端正正地盘膝坐着,非但头剃得很光,胡子也刮得很光。
  这和尚的脸好熟。
  田思思看了半天,突然失声而呼:“金大胡子!”
  这和尚赫然竟是金大胡子。
  他旁边还有个和尚,一张脸就像是被雨点打过的沙滩。
  “赵大麻子。”
  这放印子钱的恶棍怎么会也做了和尚?
  秦歌盯着金大胡子,上上下下地看了很久,才拍了拍他的肩,道:“你是不是有病?”
  金大胡子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合什道:“施主在跟谁说话?”
  秦歌道:“跟你,金大胡子。”
  金大胡子道:“阿弥陀佛,金大胡子已死了,施主怎能跟他说话?”
  秦歌道:“你不是金大胡子?”
  金大胡子道:“小僧明光。”
  秦歌又盯着他看了半天,道:“金大胡子怎么会忽然死了?”
  金大胡子道:“该死的就死。”
  秦歌道:“不该死的呢?”
  金大胡子道:“不该死的迟早也得死。”
  他一直端端正正地盘膝而坐,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现在看见他的人,谁也不会相信他昨天还是个赌场的大老板。
  现在他看来简直就像是个修为严谨的高僧。
  田思思眼珠子转动,忽然道:“金大胡子既已死了,他的新婚夫人呢?”
  一个人新婚时就开始怕老婆,而且怕得连胡子都肯刮光,那往往只有一种原因。
  因为他爱他的老婆,爱得要命。
  爱得要命时,通常也就会怕得要命。
  田思思这一着,实在打在金大胡子最要命的地方上了。
  金大胡子虽然还在勉强控制着自己,但头上汗已流了下来。
  田思思偷偷地向秦歌打了个眼色,道:“你想他的新婚夫人会到什么地方去了?”
  秦歌笑了笑,悠然道:“他的人既已死了,老婆自然就改嫁了!”
  田思思道:“改嫁?这么快?”
  秦歌道:“该改嫁的,迟早总要改嫁的。”
  田思思道:“嫁给谁呢?”
  秦歌道:“也许是个道士,也许是个秀才,红花绿叶青莲藕,本来就是一家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金大胡子突然狂吼一声,向他扑了过来。
  能做赌场的老板,手底下当然有两下子。
  只见他十指箕张如鹰爪,生像是恨不得一下就扼断秦歌的脖子。
  秦歌的脖子刚往后面一缩,半空中忽然有根敲木鱼的棒槌飞了过来,“卜”的,在金大胡子的光头上重重敲了一下。
  这一下敲得真不轻。
  金大胡子脑袋虽未开花,却也被敲得头晕眼花,连站都站不住了,连退了好几步,“噗”的,又坐到了那蒲团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个和尚口宣佛号,慢慢地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个木鱼,却没有棒槌。
  会念经的和尚终于出现了。
  他慢慢地走到金大胡子面前,叹息着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一关都勘不破,怎能出家做和尚?”
  金大胡子全身发抖,嘶声道:“我本来就不想做和尚,是你逼着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卜”的,头上又被重重地敲了一下。
  这和尚的手好像比棒槌还硬。
  金大胡子竟被他一根手指敲得爬到地上去了,光头上立刻凸起了一大块。
  这和尚道:“是谁逼你做和尚的?”
  金大胡子道:“没……没有人。”
  和尚道:“你想不想做和尚?”
  金大胡子道:“想……想……”
  和尚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哉善哉,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他居然又开始念经了。
  金大胡子却爬在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田思思看得怔住了,怔了半天,才回过头向秦歌苦笑道:“这和尚真的会念经。”
  秦歌道:“不但会念经,还会敲人的脑袋。”
  田思思道:“敲得比念经还好。”
  秦歌道:“这次他念经虽没有选错地方,但却敲错了脑袋。”
  田思思道:“他本该敲谁的脑袋?”
  秦歌道:“他自己的。”
  和尚忽然不念经了,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摇着头叹道:“原来又是你。”
  秦歌道:“又是我。”
  和尚道:“你怎么又来了?”
  和尚道:“既然能走,为什么不能来?”
  和尚道:“既已走了,就不该来的。”
  秦歌道:“谁说的?”
  和尚道:“和尚说的。”
  秦歌道:“和尚凭什么说?”
  和尚道:“和尚会‘一指禅’,会敲人的脑袋。”
  秦歌叹了口气,道:“看来这和尚好像要赶我走的样子。”
  和尚道:“昨天你赶和尚走,今天和尚赶你走,岂非也很公道。”
  秦歌道:“我若走了,有没有人会给和尚五万两银子?”
  和尚道:“没有。”
  秦歌道:“那么我就不走。”
  和尚沉下了脸,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秦歌道:“好像是个赌扬,又好像是个庙。”
  和尚道:“昨天是赌场,今天是庙。”
  秦歌笑了笑,道:“连妓女都可以到庙里烧香,我为什么不能来?”
  和尚道:“你来干什么?”
  秦歌道:“当然来赌钱,赌鬼一天不赌钱,全身都发痒。”
  和尚道:“庙里不是赌钱的地方。”
  秦歌道:“和尚既然能到赌场里念经,赌鬼为什么不能到庙里赌钱?”
  和尚瞪着他,忽然笑了,道:“这里都是和尚,谁跟你赌?”
  秦歌道:“和尚。”
  和尚道:“和尚不赌。”
  秦歌道:“我佛如来也赌,和尚为什么不赌?”
  和尚皱眉道:“我佛如来也赌?跟谁赌?”
  秦歌道:“齐天大圣孙悟空。”
  和尚道:“赌什么?”
  秦歌道:“赌孙悟空翻不出他的手掌心。”
  和尚又笑道:“就算你有理,和尚也没钱赌。”
  秦歌道:“和尚会化缘,怎么会没有钱?”
  和尚道:“到哪里化缘?”
  秦歌道:“据我所知,这些和尚昨天还都是施主。”
  和尚道:“哦?”
  秦歌道:“尤其是金大胡子,他既已做了和尚,财即是空,他那万贯家财自然已全都施舍给和尚了。”
  他笑了笑,道:“听说和尚化缘,有时比强盗抢钱还凶得多。”
  和尚瞪着他,圆圆的脸忽然变得很阴沉,冷冷道:“你会抢钱?”
  秦歌道:“不会。”
  和尚道:“会化缘?”
  秦歌道:“也不会。”
  和尚道:“你用什么来赌?”
  秦歌道:“用我的人。”
  和尚道:“人怎么能赌?”
  秦歌笑道:“我若输了,就跟你做和尚,你若输了,这庙就归我,和尚也归我。”
  和尚道:“你想怎么赌?”
  秦歌道:“你既然会敲脑袋,我们不如就赌敲脑袋吧。”
  和尚道:“敲谁的脑袋?”
  秦歌道:“你敲我的,我敲你的,谁先敲着谁的,谁就是赢家。”
  和尚冷冷道:“脑袋不是木鱼,会敲破的。”
  秦歌道:“你知不知道哪种脑袋最容易敲破?”
  和尚大笑。
  笑声中,他的人忽然不见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棺
    第三十二章 绝路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九章 梵音寺
    第二十八章 酒与醉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第二十六章 谁是高手
    第二十五章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