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人物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鬼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二章 鬼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4

  地上铺着一块块石板,石板突然裂开,和尚就掉了下去。
  然后石板就立刻关起。
  这里本是个秘密的赌场,赌场里有翻板地道,本不是件奇怪的事。
  只有田思思才会觉得很吃惊,怔了半晌,忽然笑道:“看来他不想跟你赌。”
  秦歌微笑道:“他也知道最容易敲破的一种脑袋,就是光脑袋。”
  田思思道:“你真想敲破他的脑袋?”
  秦歌道:“只想敲破一点点。”
  田思思道:“为什么?看来他并不是个坏人。”
  秦歌道:“但他却不该逼着别人做和尚。”
  田思思道:“天下开赌场的人若都做了和尚,这世界岂非太平得多?”
  秦歌道:“这些和尚本来难道全是开赌场的?”
  田思思道:“说不定是他们自己愿意……”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一屋子的和尚忽然全都叫了起来:“我们不愿做和尚。”
  “好好的人,谁愿意做和尚?”
  “我家里有老有少,一大家人,日子过得也不错,为什么要做和尚?” 
  金大胡子叫得声音最响,居然跪了下来,道:“我们都是被逼的,还求秦大侠替我们主持公道。”
  秦歌叹了口气,道:“我本来还以为你是条好汉子,怎么被人一逼就做了和尚?”
  金大胡子道:“因为我们若不做和尚,他就要我们的命。”
  秦歌道:“你们二三十个人,难道还怕他一个和尚不成?”
  金大胡子惨然道:“只因那和尚实在太凶,太厉害,何况还有秀才和道士帮着他。”
  秦歌道:“你们加起来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金大胡子叹道:“若非如此,我们怎会全都做了和尚?”
  田思思忍不住问道:“你们做了和尚,对他是不是有好处?”
  金大胡子道:“当然有好处。”
  田思思道:“什么好处?”
  金大胡子苦着脸道:“他说做和尚要四大皆空,所以我们一做了和尚,家财也就全都变成他的了。”
  田思思叹了口气,道:“这么样说来,连我都想敲破他的脑袋了。”
  秦歌道:“不是敲破一点点,是敲个大洞。”
  金大胡子摸着自己的脑袋,道:“可是他们三个人武功全都不弱,尤其是那和尚,实在太厉害。”
  秦歌冷笑道:“比他更厉害的人我也见过不少。”
  金大胡子展颜道:“那当然,只要秦大侠肯替我们作主,我们就有了生路。”
  秦歌用脚踩了踩地上的石板,道:“这下面是什么地方?”
  金大胡子道:“我也不清楚。”
  秦歌道:“你是这赌场的大老板,怎么会连你都不清楚?”
  金大胡子苦笑道:“这屋子本来并不是我的。”
  秦歌道:“是谁的?”
  金大胡子道:“不知道。”
  秦歌皱眉道:“你知道什么?”
  金大胡子道:“我只知道这屋子的主人多年前就死了,全家人都死得干干净净。”
  秦歌道:“后来就没有人搬进来过?”
  金大胡子道:“有是有,只不过无论谁搬进来,不出三天就又要搬走。”
  秦歌道:“为什么?”
  金大胡子道:“因为这屋子闹鬼。”
  田思思失声道:“闹鬼?”
  金大胡子道:“这屋子本是家很有名的凶宅,谁都不敢问津,所以我们很便宜就买了下来。”
  田思思道:“这里是不是真的有鬼呢?”
  金大胡子道:“有时我们的确觉得很多地方不对,但仗着人多胆大,所以倒也不太在乎。”
  田思思道:“是些什么地方不对?”
  金大胡子沉吟着道:“有时地下会忽然发出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来,有时明明放在桌上的东西,忽然间就不见了。”
  田思思看了秦歌一眼。
  秦歌道:“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金大胡子道:“只要能不做和尚,叫我们干什么都愿意。”
  秦歌想了想,道:“好,你们先走吧,等我弄清楚这里的事再说。”
  金大胡子脸上露出为难恐惧之色,道:“那和尚不会放我们走的。”
  秦歌冷笑道:“你用不着害怕,他若知道,有我挡着。”
  金大胡子展颜笑道:“就算天大的事,有秦大侠出面,我们也就放心了。”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满屋子和尚都已抢着往外逃,有的夺门,有的跳窗户,眨眼间就全部走得精光。
  没有人出来追。
  那和尚,道士和秀才全都没有露面。
  田思思笑道:“看来你的威风真不小,吓得他们连头都不敢伸出来了。”
  秦歌没有笑。
  田思思又道:“你想那和尚溜到哪里去了?”
  秦歌道:“我只望他莫要真的被鬼捉了去。”
  他又沉声道:“我看你不如也赶快走吧。”
  田思思瞪大了眼睛,道:“你为什么要我走?”
  秦歌勉强笑了笑,道:“这地方说不定真的有鬼。”
  田思思脸色虽也有些变了,还是摇着头道:“我不走。”
  秦歌道:“为什么?”
  田思思道:“莫忘了我是你的朋友。”
  秦歌道:“可是……”
  田思思也不让他说话,抢着又道:“既然我是你的朋友,就不能撇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对付他们三个,就算你真的下地狱,我也只好跟着。”
  她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秦歌的人真的忽然就掉了下去。
  “砰”的,翻开的石板又已阖起。
  田思思这才真的吃了一惊,用力去踢地上的石板。
  随便她怎么用力也踢不开。
  石板很厚,一块块石板严密合缝,谁也看不出机关在哪里。
  暴雨还没有来,狂风吹着窗户。
  窗户在响,门也在响。
  田思思忍不住失声惊呼,道:“秦歌,你在哪里?你听不听得见我说话?”
  没有回应。
  田思思咬着嘴唇,一步步往后退,忽然转身往外冲了出去。
  外面好大的风。
  田思思刚冲出门,就又有一阵狂风卷起,卷起了漫天发丝。
  千千万万根头发突然一齐向她卷了过来,卷上了她的脸,缠住了她的脖子。
  轻轻的,软软的,冷冷的,就好像是千千万万只鬼手在摸着她的脸,扼住她的咽喉。
  她呼吸都已几乎停顿,凌空一个翻身,退回了门里去,“砰”地用力关上门,用身子抵住。
  过了很久,她这口气才透出来。
  风还在外面吹。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忽然发现这间屋子好大。
  屋子越大,越令她觉得自己渺小孤单。
  她掌心已全是冷汗,用力扯下了身上,脸上,脖上的头发。
  头发却又黏在她手上,缠住了她的手——轻轻的,软软的,冷冷的……
  她仿佛想吐,却又吐不出。
  “砰”的,一扇窗户被吹开,接着又是霹雳一响,黄豆般大的雨点跟着打了进来。
  她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壮起胆子,大声道:“屋子里还有没有人?……这里的人,难道全都死光了么?”
  还是没有人回应。
  她自己又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家人本就早已全都死光了,莫非全都变成了鬼么?”
  可是那道士和秀才呢?
  对面还有扇门,门是关着的,他们会不会就藏在里面?
  田思思咬了咬牙,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仿佛生怕后面有鬼在追她。
  幸好那扇门没有从里面拴上。
  田思思冲了进去,
  里面是间布置得很精雅的小客厅,看来就令人觉得温暖而舒服。
  田思思刚松了口气,突然间,“砰”的,门已从她身后关上。
  她一惊,转身去推门,已推不开了。
  这扇门赫然已从外面锁住。
  是谁锁的门?
  外面刚才明明连一个人都没有的。
  田思思只觉身上的鸡皮疙瘩一颗颗冒了起来,冷汗已湿透衣裳。
  她一步步地后退,退到桌子旁,才发现桌上有三碗茶,一卷书,一串佛珠,一柄拂尘。
  书是太史公作的史记,也就是秀才念的那本。
  茶还是温的。
  在田思思和秦歌还没有来到这里之前,那和尚,道士和秀才显然还坐在这里喝茶。
  现在他们的人呢?
  田思思冷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们在哪里,你们休想吓得了我。”
  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是自己在壮自己的胆子。
  她说这句话,就表示她已被吓住。
  天色阴冥,屋子里更暗,连书上的字都已有点看不清楚。
  田思思站在那里,发了半天怔,才四面打量这屋子。
  这屋子的确布置得很精雅,另外还有扇门,门上挂着湘妃竹帘。
  竹帘是垂下来的。
  这扇门对面的墙上,挂着幅很大的山水画,烟雨蒙蒙,意境仿佛很高,显然也是名家的手笔。
  这幅画两旁,当然还有副对联。
  田思思还没有看清这对联上写的什么,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听来就仿佛是竹帘卷动的声音。
  她一惊转身,又不禁失声而呼。
  本来垂在那里的竹帘,此刻竟慢慢地向上面卷了起来。
  竹帘后的门是半掩着的。
  门里门外都没有人,就好像有只看不见的鬼手,在上面慢慢地卷着竹帘。
  田思思的胆子就算再大,也不禁毛骨悚然,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大叫道:“什么人?出来!”
  没有人出来。
  根本就连人影都没有。
  田思思握紧双拳,咬紧牙关,一步步走了过去。
  她一面走,冷汗一面从脸上往下流。
  她走得很慢,因为腿已发软,但总算还是慢慢的走进了这扇门。
  门后面是间密室,连窗户都没有,所以光线更暗。
  黑黝黝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人盘膝坐在地上。
  一个和尚!

×      ×      ×

  这和尚圆圆的脸,垂眉敛目,面前还摆着个木鱼,赫然正是刚才掉到地下去的那个会念经的和尚。
  田思思长长吐出口气,无论如何,她还算看到个活人了。
  但和尚既然已在这里,秦歌呢?
  田思思忍不住道:“喂,你怎么会到了这里?秦歌呢?”
  和尚不响,也不动。
  田思思大声道:“喂,你怎么不说话?”
  和尚还是不言不语,连眼睛都懒得张开,像是忽然变成了个聋子。
  田思思冷笑道:“你用不着装聋作哑,你再不开口,我也要敲破你的脑袋了。”
  和尚偏偏要装聋作哑。
  田思思怒道:“你以为我不敢?”
  田大小姐的脾气一发作,天下还有什么她不敢做的事?
  她一下子就窜了过去,真的在这和尚的光头上敲了一敲。
  和尚身子摇了摇,慢慢地倒了下去。
  田思思不由自主伸手拉住了他衣襟,大声道:“你干什么,想装死吗?”
  和尚不会装死。
  和尚真的已死了!

×      ×      ×

  和尚的脸本来又红又亮,现在却已经变成了死灰色的。
  死灰色的脸上,正有一缕鲜血慢慢地流下,从他宽阔的额角上流下来,流过眉眼,沿着鼻子流到嘴角。
  田思思身子一震,立刻手脚冰冷,不由自主又一步步后退。
  她一退,和尚就向前倒下,脸扑在地上。
  田思思这才发现他头顶上有个小洞,鲜血正是从这洞里流出来的。
  “这个洞难道是我敲出来的?”
  绝不是。
  她下手并不重,何况这和尚全身僵木,显然已死了很久。
  是谁杀了这和尚的?
  难道是秦歌?他的人呢?
  田思思站在那里,几乎连动都不能动了。
  她一走进这赌场的大门,就好像跌入了噩梦里。
  从那时开始,她所遇见的每件事都奇怪得无法解释,神秘得不可思议。
  除了在噩梦里之外,还有什么地方会发生这种事?
  这噩梦会不会醒?
  田思思咬了咬牙,决心抛开一切,先冲出这鬼屋再说。
  她已无法冲出去。
  这屋子惟一的一扇门,不知何时又已被人从外面锁上。
  随便她怎么用力也推不开,用脚一踢,连脚趾都几乎踢断。
  这扇门并不是铁门,但这见鬼的木头却简直比铁还坚硬,她就算手里有把刀,也未必能将门砍裂。
  四面的墙更厚。
  她忽然间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落入了猎人陷阱的野兽,不但愤怒,恐惧,而且还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最悲哀的是,她连制造这陷阱的猎人是谁都没有看见。
  这噩梦就像是永远都不会醒了。
  田思思只恨不得能大哭一场,只可恨连哭都已哭不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棺
    第三十二章 绝路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九章 梵音寺
    第二十八章 酒与醉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第二十六章 谁是高手
    第二十五章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