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孤星传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2019-07-11 15:51:31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小楼上的裴珏,此刻亦是热血沸腾,“七巧童子”吴鸣世道:“裴兄,此刻已是你该现身的时候了。”
  语犹未了,突见人丛中飞起一条黑影,鹰隼般飞过那数十个愤怒的人群,落在“龙形八掌”身前,口中厉喝一声,出手如风,五指如钩,一把拧住了当先冲来之人的臂膀,手臂一扬,随着这一声厉喝,将此人直抛了出去,“砰”地抛在第二人身上。
  这两人一齐向后冲出十数步,立刻将后面的人潮也撞得随之向后跌倒。
  “龙形八掌”浓眉一展,大喜道:“豹儿,你……你竟来了!”
  众叛亲离,日暮穷途之中,他毕竟看到了一个亲人,一种激动,使得这老人几乎落下泪来,心头亦不知是欣喜、是感激,抑或是悲哀!
  这广颊深腮,目光如鹰,行动却矫健如豹的少年,面色仍是一片深沉,左手疾伸,闪电般捏住了另一人肘间的“曲池”大穴,右手斜抄,抄起了此人的膝盖,口中再次大喝一声,竟将此人笔直举起。
  众人一阵大乱,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矫健的少年“苗豹”厉喝道:“谁敢再动一动!”
  夕阳之光,映着他充满了力量的身躯,满含着杀机的面容,散发着野兽一般光芒的眼睛……当真有如一只如咆哮在深山中的猛兽。
  东方铁暗叹一声,忖道:“好一条汉子!”
  “摄魂刀”罗义轩眉大骂道:“畜牲,你要做什么?”
  苗豹大喝一声,突地飞起一腿,“摄魂刀”罗义心头一跳,斜身错步,哪知那苗豹第一腿尚未落下,第二腿已跟着踢出,身躯有如风车般向右一抡,“摄魂刀”罗义惨呼一声,身躯有如断线的风筝,向外飞出一丈,“噗”地落到地上!
  “神手”战飞面色微变,大声道:“好功夫,我战飞领教领教!”
  苗豹口中冷哼一声,双手一沉,把掌中那已被他制住的人身,向战飞笔直砸了下去。
  “神手”战飞身形侧让,左掌上托,接过此人,反手抛在背后,右掌斜斜挥出,恰巧接住苗豹的一掌。
  两掌相接,苗豹只觉掌心一热,身躯大震,“噗”地坐到地上。
  “神手”战飞却只觉有一股洪水般的大力,在他手掌上一击,使得他身不由主要向后退去。
  这两人掌力一刚一柔,“神手”战飞虽然内力绵柔,但这少年身躯之中,却含蕴着一种野兽般的原始之力,身躯方倒,立刻挺腰站起。
  “龙形八掌”皱眉沉声道:“豹儿,你可受了内伤?”
  苗豹沉声道:“无妨!”
  语声未了,呼呼两掌,分击战飞的胸膛与腰胯。
  “神手”战飞长髯一飘,还击一招,他方才本待一招之下,便将这少年置之死地,哪知这少年竟有如此的潜力!
  霎眼之中,五招立过,“神手”战飞目光扫过,只望有人为他接手,要知以“神手”战飞的身份地位,与“龙形八掌”一拼尚可,与这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动手,即使胜了,也不光荣,何况他此刻交手之下,还没有什么制胜的把握!
  哪知他目光扫动之下,竟发觉人人俱在袖手旁观,就连方才那股冲动的人群,此刻都已静了下来。
  他忽然发觉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竟是如此孤独,没有一个朋友,有的俱是奴才,自己若是到了穷途日暮之时,这些奴才对待自己,还不是正要和“八卦掌”柳辉等人对待檀明一样!

×      ×      ×

  他左手一招“分花拂柳”,右手一招“横扫千军”,这两招一刚一柔,一拙一巧,力量、招式,俱是大不相同,但他竟在同时发出,用的果然威风八面,但是在他心底深处,却已兴起了一阵萧索落寞之感。
  苗豹目射精光,一言不发,转瞬间便与“神手”战飞力拼了数十招。
  这少年招式并不十分精妙,内力更不十分深厚,但是他却有一种别人没有的剽悍而猛鸷的力量,只要他一和人家动手,那么他的身体、心智、灵魂、性命,甚至毛发,却像是仅仅为了这次交手而生,再没有一丝一毫地保留。
  这种先天的原始力量,不但弥补了他武功的不足,而且还使得他的敌人,心中无法不生出一种畏惧之感!
  群豪越看越觉惊奇,“八卦掌”柳辉、“快马神刀”龚清洋、边少衍俱都远远走到一旁,唯恐他会找到自己头上。
  那“过不去”更是已被骇得四肢发软,蹲在石阶旁,连站都站不起了。
  天色渐黯,晚风渐寒,“神手”战飞的目光越打越是萧索,苗豹的目光却越打越是尖锐明亮。
  只见他一掌击出,全身的力道便随之击出,全力的意志也随之击出,有时纵然是要同归于尽的招式,他击出时也丝毫没有考虑,仿佛只要能将对手打死,自己纵然陪着死去,也没有关系。
  “神手”战飞浓眉渐渐皱起,突地大喝一声,右掌全力击出,全无花招巧式,仅是刚猛真力,左手一捋,却将自己颔下的长髯卷起,咬在牙里,左腿随之踢出,左掌立即击去!
  苗豹侧身一让,群豪目光动处,知道这“战神手”此刻也已动了拼命之意,有些人较为冷静,早已弄来一些火把灯笼,高高挑起,此刻夕阳还未全落,这些灯笼火把看来也甚是昏暗,就一如“龙形八掌”檀明的面色一样。
  五十招虽过,但也不过只是片刻间事,前面的人群虽在屏息而观,后面的人群却起了一阵骚动。
  这骚动蔓延得异常之快,不知是谁,蓦地大声呼喊道:“裴大先生来了。”
  立刻有无数声欢呼随之响起:
  “裴大先生来了……裴大先生……”
  “龙形八掌”、东方兄弟,甚至“八卦掌”柳辉等人,面容俱都一变,目光像是受了什么魔力的吸引般,一齐随之望去。
  只见人群虽在动乱,却渐渐向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通道。
  “神手”战飞与苗豹的搏斗再是猛烈,此刻也没有人再去看上一眼。
  人群潮水般分开一条通路,笔直地通向“龙形八掌”檀明以及“东方兄弟”伫立的石阶。

×      ×      ×

  夕阳一黯,火光渐亮。
  晚风闪动着火光,火光炫耀着金黄而微红的彩色。
  这闪动着金黄而微红的彩色,此刻,便照到了裴珏的脸上。
  千百道目光,随着他脚步移动着。
  他脚步沉重而缓慢。
  千百道目光望着他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坚实而宽阔的胸膛,但却没有一人敢逼视他的目光。
  他自己的目光,却望在他面前的道路上,道路渐短,他望到了向上的石阶,目光一抬,便赫然见到“龙形八掌”拂动着的长髯,以及起伏着的胸膛。
  然后,他便接触到“龙形八掌”的目光。
  两人目光相对——这一刹那,是他们一生中的大事,也是武林中的大事,所有的嘈乱,在这一刹那间,都莫明所以地沉寂了下来,正在恶斗着的“神手”战飞及苗豹,在这一刹那间,也莫明所以地停止了!
  这一刹那,在武林的历史中,远比其他许多时间都要震撼人心,成千成百人放下自己的事业,离开自己的家庭,经过无数日的追寻、期待,也不过只是为了这一刹那的到来。
  两人相对木立,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仅仅在霎时之间。
  突地,四下爆出一声震耳的呼喊,融合着愤怒、兴奋、助威与得意的呼喊,这呼喊之声,虽是如此嘈乱,以至听不到呼声中的字句,但这呼声中的情感,根本无需字句,别人也听得出来。
  立在裴珏身后的“七巧童子”吴鸣世,目中光焰一闪,急行几步,朗声道:“檀明,你可知道此刻立在你身前的人是谁么?”
  “龙形八掌”目光不瞬,望也不望他一眼,只管沉声道:“好,好,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裴珏暗中一咬牙关,紧咬着的牙齿,使得他面上的肌肉一阵颤动,他一字一字地缓缓说道:“我终于来了!”
  檀明浓眉一扬,突地大喝道:“你来做什么?你是要来寻我复仇的么?”
  裴珏目光坚定地望着他,沉声道:“我只来问你一句,我爹爹可是死在你手下?”
  “龙形八掌”双拳紧握,胸膛起伏,花白的长髯,不住随风飘拂。
  裴珏仍在望着他,目光更深沉,更坚定。
  嘈乱再一次平息,长长的街道,千百人头,只听一阵呼吸声此起彼落,千百道目光,忽而望着裴珏,忽而望着“龙形八掌”。
  静寂,静寂,静寂……

×      ×      ×

  “龙形八掌”呼吸突地停止,胸膛向前一挺,自牙缝中吐出两个字,两个惊心动魄的字:“不错!”
  裴珏全身一震,只觉仿佛有一柄千钧巨锤,高高举起,“砰”地,击在他胸膛上。
  四下霹雳又起,十里以外的人,都可以听到这一阵怒吼。
  东方兄弟神色一变,倒退三步。
  苗豹一步掠到檀明身侧,“七巧追魂”吴鸣世双目一亮,“神手”战飞浓眉立扬。
  裴珏突地转过身来,手掌缓缓一扬,轻轻一挥,沉声道:“各位请静一些!”
  面上的神色,有如磐石坚定,他目光中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压下了这霹雳般的呼喊。
  “神手”战飞暗叹一声,蓦然又一次觉出自己的没落与苍老!
  只见裴珏回转身,目光回向檀明,在这一回目之间,他明确地看到檀明眉宇间,竟似隐藏着一种十分深邃的痛苦。
  他走上一步,沉声道:“走!”
  “龙形八掌”檀明不禁一愣道:“哪里去?”
  裴珏沉声道:“父叔之仇,不共戴天,我要与你寻个僻静之处,一决生死,无论胜负,你我两家的仇恨,都可以一笔勾销!”
  “龙形八掌”双目一张,“七巧童子”面容大变,群豪却都愣住了,东方兄弟却又不禁暗叹忖道:“好汉子!”
  “龙形八掌”突地仰天狂笑起来,“七巧童子”附在裴珏身畔,低低道:“裴兄,我大势安排已成,只要你一声令下,檀明便死无其所,你何苦……”
  檀明笑声突地一顿,截口道:“不错,你与我单独拼斗,你武功怎会是我的敌手?”
  裴珏仍然面沉如水,缓缓道:“我与你走出此地,若有一人在暗中跟随,便是对我裴珏莫大的羞辱,便是认为我裴珏不能为自己的父亲复仇。”
  “七巧童子”吴鸣世恨恨地一跺脚,武林群豪的目光,却渐渐由茫然而变成钦佩,要知这般血性男儿,心中敬佩的就只是这种无畏的英雄,虽然在有些人眼中,这种英雄未免太过愚蠢。
  其实裴珏的本意又何尝是如此?但到了此时此地,他心中便有一阵热血涌起,这英雄的热血,使得他忘去了许多事,古往今来,这种英雄的热血不知成就了多少脍炙人口,留传千古的雄风烈迹,博得壮士们击节高歌,使得美人倒暗弹珠泪。
  “龙形八掌”默然半晌,他目中的神色竟然也是既痛苦又矛盾,“七巧童子”吴鸣世突地大喝一声:“我们不能让裴先生走,我们要先将这奸贼杀死!”
  群豪立刻被鼓动起来,裴珏面色一沉,但大乱势已将起。
  就在这瞬不容发的刹那之间,天外突地传来一阵清啸。
  这啸声宛如龙吟,又如凤鸣,穿云裂石,上冲霄汉。
  群豪只觉心头一凛,有的已忍不住抱住耳朵。
  接着,屋背上卷下一阵狂风,吹熄了所有的火把灯笼。
  夕阳方落,星月未升,大地骤然一阵昏暗,只听长啸声由远而近,由近而远,霎眼间便似已离去百丈。
  等到群豪目光能够辨物时,这长啸已只剩下了丝丝缕缕的余音,停留在清冷的夜空里,而台阶上的“龙形八掌”,却已不见踪影。

×      ×      ×

  立刻,是一阵更惊骇的大乱。
  有的人忙着去点灯笼火把,有的人在无用地呼喊:“追,追,逃了,逃了!”
  “七巧童子”吴鸣世目瞪口呆,面容发青,呆呆仰视着苍穹。
  东方兄弟亦是满面惊吓之色,他们俱是武林中的一流少年名侠,武功俱得有一流传授,但是以他们的真力竟似也禁不得那一声长啸,以他们目力竟也没有看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只看到一条人影。随着一阵狂风,闪电般扑了下来,一把抄起“龙形八掌”檀明,身形毫无停留,便又捷飞而去。
  这期间只有裴珏心中更是惊疑,他不须用眼去看,已可大约猜到这以绝顶内力与轻功救走檀明的是什么人。
  使他无从猜测的,是这两位武林异人,为什么要救走檀明。
  他望着远处的黑暗,直到所有的灯笼火把俱已亮起。
  于是他缓步走上台阶——立刻,所有的声音都变做了欢呼。
  裴珏双手一扬,朗声道:“各位朋友……檀明已去……但望各位,各回本位……为人间伸张正义……为人群服务……但却请切记一事……凡事万万不可如此冲动……私仇非比公愤……在下万万不敢以计谋将私仇变为公愤……但日后在下若是发现有危害武林正义之事……还望各位能与今日一样……与我同在……为武林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他言语简直无法继续,因为他每说一句,便有一阵震耳的欢呼。
  等到他将话说完,四面的欢呼,已似怒潮般将大地都几乎淹没,“江南同盟”中人,更是人人兴奋欲狂,大喊道:“盟主万岁……拥护我们的裴大先生重返江南。”

相关热词搜索:孤星传

上一篇: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下一篇: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