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孤星传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2019-07-11 15:52:39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就在这怒潮般的欢呼声中……
  袁泸珍热泪盈眶,粒粒珠泪,却闪烁着得意的光彩。
  “冷谷双木”含笑互视,冷寒竹道:“他终究长成了!”
  冷枯木欢喜地叹息一声,道:“我们也该回家了。”
  冷寒竹道:“赌约呢?”
  冷枯木微微一笑,道:“什么赌约,胜胜负负,还有什么关系么?”
  两人相视一笑,向人丛中飘然引去。
  “神手”战飞目中见到这种场面,耳中听到这声声欢呼,嗒然若失,垂下了头,心中更充满了寂寞肃索之感。
  他呆呆地愕了半晌,喃喃自语着道:“人生,人生……唉!去了……去了!”
  这曾经叱咤一时的武林大豪,便也在这欢呼声中,落寞地走了,只是他心里毕竟还有一丝甜甜的安慰,因为他知道,在不远的一个地方,还有一朵甜甜的微笑在等着他,他心上的风尘与创痕,也当真需要那一双莹白纤手的洗涤与安慰。
  这也许是英雄的末路,但这又何尝不是人生的起始呢?他曾经征服过许多人?但他又何尝征服过一个女人的心?
  快乐和成功可以分许多种。只是要看你从哪一个角度去判断,他脚步虽沉重,但是在落寞的面容上,却毕竟有一丝微笑。
  “七巧追魂”那飞虹站得与裴珏最近,这改邪归正的绿林枭雄,似乎已从这欢呼声中分得一分欢愉与光荣。
  因此他枯瘦的面容上,此刻正焕发着从来未有的光彩。
  他心中不断反复默念:“行善毕竟是比作恶快乐得多。”
  “摄魂刀”罗义,胸膛前一片鲜血,卧在一处僻静的屋檐下,这一声声欢呼,浪潮般冲激他的心。
  他心中有许多感慨,也有许多悲哀,这一份感慨与悲哀,或许能帮他决定以后人生旅途的方向。

×      ×      ×

  “八卦掌”柳辉、“快马刀”龚清洋以及边少衍三人对望一眼,打了个眼色,偷偷向人丛中溜了出来。
  他们轻轻地以快步走出这条长街,如飞掠出汉口城外,边少衍忍不住吐了口长气,道:“檀明跑了,我们怎么办?”
  “八卦掌”柳辉冷哼一声,道:“他跑得掉么?”
  “快马神刀”龚清洋接口冷笑道:“他自认杀死‘枪剑无敌’,裴珏怎会放过他,迟早是死路一条!”
  城外一片旷野,‘八卦掌’柳辉仰天大笑几声,道:“只要檀明一死,哈哈……‘飞龙镖局’的账簿、存折、营业情况,全都捏在我手里,我们三人可真要扬眉吐气了。”
  “快马神刀”龚清洋接口笑道:“何况我们这番已与‘江南同盟’拉上了交情,改组后的‘飞龙镖局’,将来想必是一片坦途了。”
  “八卦掌”柳辉面色一沉,道:“龚兄,将来‘飞龙镖局’的总镖头位子,想来要归于龚兄的了。”
  “快马神刀”面上方自泛起一丝笑容,但一瞥柳辉的面色,笑容立敛,干笑数声,道:“柳兄说哪里话?总镖头一位,自然是柳兄的了!”
  “八卦掌”柳辉面容略霁,突听边少衍冷笑一声,两人一齐回转头去,呆呆地望着边少衍。
  边少衍缓缓抚弄着腰间的剑柄,道:“柳总镖头,将来‘飞龙镖局’,还有小弟容身之地么?”
  “八卦掌”柳辉亦自干笑数声,道:“边兄,说哪里话?无论以声名抑或武功来说,将来‘飞龙镖局’的总镖头一位,却该是边兄的。”
  边少衍哈哈一笑,道:“如此说来……”
  他笑声才起,突听“快马神刀”龚清洋一声惨呼,边少衍、柳辉大惊之下,回首望去,——
  只见龚清洋面上肌肉一阵扭曲,双肩一阵摇晃,忽然“扑”地仰面倒了下去,背脊之上,赫然插着一口利刃——不常看见的柳叶飞刀!

×      ×      ×

  边少衍、柳辉面容齐地惨变,疾叱道:“谁!”
  回首望去,黑暗中缓缓走出了一条人影,有如幽灵一般,飘飘在移动着脚步,一字一字地冷冷道:“两位打得好如意的算盘!”
  “八卦掌”柳辉心头一寒,颤声道:“豹兄,你……你怎地来了?”
  苗豹冷冷一笑,道:“你连檀大爷都不认得了,还认得我吗?”
  “八卦掌”柳辉满头大汗,连退三步,道:“我……我……”
  身形一转,竟要掠走。
  苗豹大喝一声:“哪里去!”
  手掌一穿,身形闪动间,便已挡在柳辉面前。
  柳辉道:“苗兄,你这……这是要做什么?嘿嘿,老弟兄好久不见,我请你——”
  苗豹面色一沉,杀机已现,道:“谁是你的老兄弟?我正是来要你的狗命!”
  边少衍掌势一扬,只听“呛啷”一声,剑光暴现,长剑带着一溜青蓝色的光芒,闪电般向苗豹削去。
  苗豹赤手空拳,以一对两,却丝毫不惧,两掌一引,直击柳辉前胸,右面飞起一腿,直踢边少衍持剑的手腕。
  边少衍虽然知道自己武功不是苗豹之敌,但此刻以二敌一,心中亦无畏惧之心,口中冷笑道:“你说来要命,我却看你是来送死的!”
  说话声中,他长剑翻转,剑光飞舞,连环攻出三剑!
  哪知“八卦掌”柳辉却乘这刹那间,拧转身躯跑了!
  边少衍到了此刻,心头方大骇,只见苗豹冷笑一声,左掌接了三招,右掌一挥一扬,三口碧绿的苗刀,带着极为轻微的风声,向柳辉击去,要知生长苗疆,对于这苗人的绝技飞刀,早已练得得心应手,再加上武功的修为,内力的增进,手法更是巧妙。
  “八卦掌”柳辉方自奔出一丈,只闻身后风声已至。
  以他的武功身法,本来不难将这三口飞刀避开,怎奈他此刻早已心慌意乱,左避右闪之下,一口飞刀,已自贯背而入,直没至柄,“八卦掌”柳辉惨呼一声,恰巧倒在“快马神刀”龚清洋的身旁。
  边少衍目光扫处,满心惊惶,剑法已见缭乱,突见剑光中欺入一条人影,他大惊之下,厉叱一声,剑光下削,只见白光一涌,他当胸却已被苗豹击中一掌,有如被千斤巨石击中一样。
  刹那间他只觉千万颗金星,同时在他眼前现出,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喷在地上,苗豹飞起一脚,踢在他“鼠溪”要穴之上,将他的身躯踢得飞起一丈,“砰”地,又恰巧落在“八卦掌”柳辉的身旁!
  冷风嗖嗖,夜色惨淡。
  苗豹左臂鲜血淋漓,染得他一身紫红,他方才反身击中一掌,自己却也被边少衍长剑刺中。
  但是这剽悍狂野的少年,却似乎毫不在意,甚至连望都未向自己的伤处望上一眼,仅只微一皱眉,俯身拾起了边少衍的长剑,身形展动,“刷”地,削下一大片树皮,以他们三人的鲜血,在新削下的树皮上写了七个触目惊心的大字:
  “卖主求荣的下场!”
  他满意地看了几眼,这字迹虽然拙劣,但是字句却充满了正直、忠诚,以及对世人的警惕。
  然后他随手抛弃了长剑,转身走入黑暗里,嗖嗖的冷风,刹那间便吸干了地上的鲜血!
  旷野,仍然是灰暗而清冷的。

×      ×      ×

  汉口城中的武林群豪,却在恣意狂欢着。
  他们敲开了所有的酒店,几乎喝干了所有的酒。
  他们三三两两痛饮着美酒,畅叙着生平。
  他们在这城市中造成一次空前的纷乱——因为他们就要走了,所有的热闹,看来都已成为过去,“冷谷双木”不知所终,“飞龙镖局”一败涂地,赌约、斗争,都没有了,都过去了。
  虽然,“龙形八掌”还未死,但他走去何处,却是无人知道。这一群武林豪士在江湖中所造成的空前地会合,此刻已势必解体,有的人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有的人心中有些落寞,有些人却在心中暗暗庆幸!
  只有一件事,是他们共同承认的,那就是——
  武林中终于出现了一颗光照人寰的明星!
  他们不时举杯为这颗明星祝贺,这明星虽然历经过许多折磨、危难与屈侮,但此刻在武林中终成不朽!

×      ×      ×

  然而,此刻,这颗明星却仍是寂寞的,在郊外那孤独的庄院中,那冷清的后园里,裴珏孤独而冷清地将自己锁在一间房里。
  他知道不知有多少武林豪杰盼望着与他同饮,但是他却只想孤寂,他并非要远离人群,只是此时此刻,他急需孤寂来为他整理紊乱的思潮,来为他分析当前的去向,来为他冷却过激的热情。
  他也曾听到袁泸珍的脚步到他窗前来轻轻探望,以及邻房的吴鸣世说话的声音,他知道这些都是关心他的朋友,他抱歉不能接受吴鸣世的盛情,更抱歉不能与久别重逢的袁泸珍畅谈,他只说:“经过这么多天的劳累,我们都该早些睡了。”
  “冷谷双木”的不告而别,使得他在烦恼与痛苦之外,更加添了一份离别的惆怅,这些天,他与这两个不知是冷酷抑或是热情的老人,已生出一份浓浓的情感,而自今以后,他却永远再无法知道他们的去处,因为他们的行踪永远是那么飘忽,而“冷谷”也是个虚无飘渺的地方。
  他斜倚在床上,根本没有丝毫睡意,恩仇的难解,情怨的矛盾,前途的难测,以及一种成功后的茫然,使得他的心和头脑,都像是在冰山中冷冻了数十年那样地冰冷、新鲜而清醒。
  遥远处,有更鼓传来,他没有细数,也不知已至几更。

×      ×      ×

  夜,深深沉沉;人,静静寂寂;树,冷冷清清。
  在这深深沉沉、静静寂寂、冷冷清清的夜里,裴珏忽然听到一阵阵呼唤的声音……
  这声音既似遥远,又似不远,既似飘渺,又似真实,仿佛是幽冥间鬼魂的呼唤,又仿佛是怀抱里情人的声音。
  他心头一跳,情不自禁地长身而起,轻轻推开窗子,庭园便像是被水洗过的玄冰一样呈现在他眼前。
  没有人影,但呼唤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
  “珏儿……珏儿……”
  他蓦觉一阵寒意涌上心头,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颤。
  “珏儿……珏儿……”
  呼唤的声音,飘荡在山石、亭园、林木间,他定了定神,掠出窗外,轻轻掠开三丈,眼瞟处,吴鸣世的窗户仍未关好,房中竟然没有吴鸣世的影子,孤灯未熄,吴鸣世竟像是已出去好久了。
  他无暇思索吴鸣世的去向,因为那呼唤不但响在他耳畔,还似乎响在他心底,他肩头一耸,飞掠而起,三两个起落,便已掠出了这深沉冷清的庭园,只是庭园外的夜色更加深沉冷清而已。
  随着呼唤的方向,他提起真气,有如轻烟一般地飞掠着,奇怪的是,无论他飞掠得多么迅快,无论他已掠过了多少路途,这呼唤竟仍然和他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听来仍是那么遥远而飘渺,如真如幻,似远似近。
  极目望去,前面仿佛是一片小小的湖泊,粼粼的湖水,在夜色中发出梦一般的银白色光泽。
  他微一迟疑,呼唤却又响起:“珏儿……珏儿……”
  这两声呼唤似较真实,他提气纵身,前掠十丈,只见荡漾的湖水畔,有一幢阴阴的屋影,三两点昏黄的灯光,映入粼粼的水波。
  然后,那奇异的呼唤声便不得再闻,他等了半晌,心中暗忖:“难道就是这里?难道这就是那奇异的呼唤声叫我寻找的地方?”
  他伏下腰,以绝顶的轻功,再向前移动十丈,只见那一幢屋影,竟是三艘废弃了的楼船,并排靠在一起,此刻想是已被人用来做水上人家,他还看到一只狸猫沿着船舷走入舱里。
  “是谁住在这里?这里有什么秘密?”
  他期待着再一次的呼唤,但呼唤终不再闻,于是他双臂一伸,轻轻落在左面第一艘船舷上,有如落叶飘下,丝毫没有引起半分声响。
  一阵风吹过,他仿佛乘风一般,掠到那有灯的船舱,楼船已旧,自多裂隙,他谨慎地凑目一望——
  又是一张熟悉、美丽而苍白的面容呈现在他眼前!
  他几乎脱口唤出:“孙锦平!”
  此刻,在黯沉的灯光下,盘膝坐在一张木榻上,手里轻轻抚弄着一只灰白色的狸猫,长发披肩,容颜憔悴,这苍白而美丽的女子,不就是那一别经年,不知去向,但仍留在裴珏心里的孙锦平么?
  她显已远比以前憔悴,她目中也失去了那一份动人的光彩,但在这一刹那间,在裴珏的眼中,她还是如以前一样地亲切。
  “她没有死!”一阵狂喜,使得裴珏已将唤出声来;但映入他眼帘的第二张面庞,却使得他几乎连呼吸都一齐屏住。

×      ×      ×

  一支蜡烛,烛火飘摇,飘摇的烛火旁,肃容端坐的赫然竟是那“龙形八掌”檀明,他面色随着烛光的变幻而摇晃着,他这不共戴天的仇人,直到此刻,神色间竟仍是如此从容而镇定。
  隔着一张残旧的桌子,与檀明对面坐着的,竟是“孙老爹”——“断魂刀”孙斌,这久历风尘的老人神色更加苍白,右面的袖子虚虚垂下,显见右臂已被人齐根断去,本来挺直的腰身,此刻也变得弯曲而佝偻,不时发出的一两声干咳,更加重了他苍老之意。
  他看来就像他面前的蜡烛,虽仍在风中挣扎,却终于将要熄灭了。
  这两个老人对面而坐,谁也没有说话,“孙老爹”低垂着头,正在仔细端详着手掌中的一件东西。
  良久良久,他将掌中之物轻轻放在桌上,赫然竟是一只“碧玉蟾蜍”。
  裴珏心头一阵狂跳,只听“孙老爹”轻咳着,长叹着道:“美人多是祸水,奇珍更多不祥,唉……为了这一只‘碧玉蟾蜍’,弄得我浪落江湖半生,至今一身残废,连……唉,连锦平都……”
  他一连轻咳几声,实在不忍再说下去,榻上的孙锦平垂下了头,秋波中一片莹然,终于忍不住流下了两滴泪珠。
  她得知不但自己的青春一去,已永无追寻之处,便是她的生命,此后也永将在愁苦间度过!
  “龙形八掌”面上神色亦是一阵黯然,叹道:“造化弄人,每多如此;孙兄,你……你……”
  他似乎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终是说不出来。
  “孙老爹”强答一声,道:“但我自思自想,如今落得这种地步,也是罪有应得,只是檀兄,你……你为什么不将事实的真相说出来?”
  裴珏心头一动,只见檀明眼帘一合,默然不语,心中显见是感触良多,“他感触的是什么?”
  “孙老爹”长叹着接口又道:“我失去了这‘碧玉蟾蜍’后,便一心以为它是被‘淮阳三煞’盗去,竟没有去追查事实的真相!唉……只可怜‘淮阳三煞’兄弟三人都被我……唉,他们虽然为恶甚多,但又何尝得罪了我!反是我错怪了他们,我……我这不是罪有应得么?”
  “龙形八掌”檀明张开眼来,茫然凝视着烛光,缓缓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之报,最是令人难测,‘淮阳三煞’作恶多端,没有被仇家杀死,却死在你手里,你心里自然难受,但你若仔细一想,又何尝不会是苍天假你之手,来将他们除去呢?”
  这充满着哲理的言语,使得孙斌双眉一扬,但瞬即叹道:“我无心铸下了这般大错,也受到了应得的报应,这样我死了之后,在九泉下也会安心些,只是檀兄,你……你为什么……”
  檀明截口叹道:“我如今受到这样的冤屈、侮辱,实在也是罪有应得,我本想将这‘碧玉蟾蜍’物归原主后,就远远一走,让所有的罪孽都算在我身上,让这一段武林中的隐秘,永远埋藏,但……但是我满腔积郁不吐,实是死难瞑目。”
  裴珏心中又是一动,他已渐渐听出此事,其中必定还隐藏着一件曲折、离奇、诡异的经过,那其中必定不知包含着多少辛酸与血泪!

相关热词搜索:孤星传

上一篇: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下一篇: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