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灵空大师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七章 灵空大师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孙倚重只好漏夜赶回少林,他将辛捷的剑法和平凡上人的形貌描述一番,智敬大师忽然喜极流泪道:“我佛有灵,灵空祖师已成不坏之身,现在仍在人间,必是那平凡上人无疑——”
  于是,少林寺所有的重要人物倾寺而出,齐赶向大戢岛——
  这群和尚悄悄地赶着路,却不知已被人盯上了梢——
  那金鲁厄和他师兄加大尔到中原来时,他们师父只对他们说:“中原武学有限得很,只有一派叫做少林寺的和尚比较厉害,你们要想威震中原就先得打垮这些和尚。”
  ——当然,他们的师父并不知百年来武林形势大易,少林寺已是默默无闻的了。
  所以“无为厅”大会天下英雄时,那浑人加大尔一进来就四处寻人,正是想寻他师父所谓的“少林和尚”,结果当苦庵上人出场的时候,他大喜以为是少林僧人,但听得懂汉语的金鲁厄告诉他苦庵上人并非少林乃是峨嵋时,加大尔大觉失望。
  金鲁厄被辛捷挫败之后,恒河三佛听了他们的描绘,也猜到大戢岛主身上,于是他们三人由金鲁厄带路入了中原——
  他们正愁不知大戢岛所在时,金鲁厄却偷听到少林僧人的谈话,知道他们也要去寻大戢岛主,于是就暗暗尾随着少林和尚,这四人的功力深厚,少林僧人竟茫然不知。
  到了大戢岛,两队人都扑了空,因为平凡上人正带着辛捷在小戢岛上和慧大师赌胜,结果恒河三佛反和少林僧动上了手……
  ——辛捷虽是凭想象,但是配合平凡上人所说的,他料想的和以上所述竟是差不多。
  天上的星儿眨着眼,海涛声在这恬静的夜中格外清晰,周遭都是黑的,只那海岸边缘上一条细狭的浪花在泛着白光——
  平凡上人住了目,仰天观望,白髯随风而动,像一尊石像般一语不发。
  辛捷悄声问道:“那个老方丈灵镜大师呢?”
  平凡上人沉声道:“师兄仍在——不,灵镜大师他仍在人间!”
  虽然他立刻改口,但这“师兄”两字已识明了他正是那灵空大师!
  辛捷暗道:“那灵镜大师既是平凡上人之师兄,想来必也练成不坏之身,是以仍在人间——啊!对了,当年在小戢岛上乘鹤而来唤走平凡上人的老和尚难道就是那灵镜大师?”
  读者必然记得,当日辛捷在小戢岛上走出“归元古阵”后,正当平凡上人与慧大师拼斗时,一个骑鹤老僧飞来将平凡上人唤去,临行时还对辛捷吟道:“虎跃龙腾飞黄时,鹤唳一声潇湘去。”
  这些话辛捷还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却莫解其意。
  蓦然——
  海边一条船悄悄地靠上了岸”船上走下一批人来,一共是十八人,走近时,只见正是那群少林和尚。
  少林群僧自平凡上人拉着辛捷跑掉以后,只得乘着船照着平凡上人的方向寻来,然而大海茫茫,他们又不知小戢岛之所在,一直摸到此刻才算找到了小戢岛。
  当辛捷发现了这批和尚时,那为首的和尚也瞧见了辛捷及平凡上人,他们欢呼一声,飞奔而来。
  平凡上人吃了一惊,起身就想回跑,但是忽然他的僧袍被一人紧紧扯住。
  他忙回头一看,扯衣袖的正是辛捷。
  只见辛捷脸上显出凛然之色,低声道:“上人,您绝不能再躲避——”
  平凡上人不禁一愕,只此缓得一缓,那几个少林和尚好快脚程,已纵到眼前。
  十八人扑的一声又齐齐跪下,为首仍是那少林掌门智敬大师,那“武林之秀’孙倚重却跪在最后。
  智敬大师叩头道:“灵空祖师,您——您还要隐瞒弟子么——”
  平凡上人急得双手乱摇,大声道:“不是,不是,告诉你们我老人家不是灵空大师就不是灵空大师——”
  智敬大师想是讷言于口,啊了两声却说不出话来,见平凡上人又要起身,急得叩头流泪道:“弟子无能,只——只望祖师看在——看在佛祖份上——”
  平凡上人大叫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快莫哭,一哭就脓包了——”
  智敬大师被弄得哭笑不得,他想到少林寺千年声威的重担,心中一阵热血上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平凡上人一看大惊,抢前在智敬大师背上拍了一掌,又在他胸前揉了两下,叹了一口气道:“唉!你们这是何苦呢?我——我告诉你们吧,我正是那灵空大师。”
  智敬一听平凡上人承认自己是灵空大师,不禁喜得一跃而起,但随即又跪下道:“弟子——弟子不知该说什么好,祖师——祖师——这些年来可安好?唉!天可怜见--”
  说到这里,他又不由自主流下泪来。
  平凡上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激动的表情,但随即又恢复冷漠的面容。
  智敬大师颤声道:“弟子斗胆请祖师回寺——”
  说到这里,他抬头焦急地注视着平凡上人,其他少林寺的和尚也都凝视平凡上人,辛捷也同样——
  平凡上人仰首观天,一语不发。
  智敬大师只好又道:“弟子智敬率少林门人请祖师瞧在佛祖份上,随弟子回去——”
  平凡上人忽然长叹一声,低声道:“我老人家做了百年的野和尚,要我回去是不可能的了——”
  少林群僧听到这里都是心中一沉,不料平凡上人又接着道:“只是,只是我老人家究竟是出自少林寺门,平生武学虽然大多自己所创,但是基本却是从藏经阁中悟得的,是以我一定将这百年带走的少林绝学归还给少林——”
  智敬大师还想说什么,但立刻为他背后一个老和尚扯衣止住。
  平凡上人又继续道:“我瞧这娃儿甚是聪明可教,就着他留在我岛上,我定然把所有少林绝学倾囊相授。”说着指了指跪在最后的孙倚重。
  智敬大师见平凡上人如此说,知道要请他回寺是不可能的了,但平凡上人既答应传孙倚重绝艺,那么少林寺绝学重现总算有了希望,于是站了起来。
  辛捷忽然见那智敬大师十分尴尬地瞧着自己,似乎想说什么,他冰雪聪明,立刻知道智敬大师是因为自己身份而为难,因为智敬大师以为他是平凡上人的徒弟,那么他就成了少林众僧的前辈,而他年龄又恁小,是以他立刻巧妙地上前对孙倚重道:“孙兄,恭喜你啦,你竞得了平凡上人老前辈的青睐,这真是千载一遇的奇缘哩。”
  孙倚重听他称平凡上人为“老前辈”而不称“师父”,不禁大奇道:“怎么辛——”.
  辛捷笑道:“兄弟哪有这份福气做上人的徒弟,上人不过略为指点兄弟罢了——”
  这句话就明白说出他并非平凡上人之徒,于是智敬大师道:“倚儿,你千万得好好跟着祖师练功,咱们少林寺的光大全在你身上啦——祖师,弟子们这就回去啦——”
  平凡上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智敬又对辛捷合什道:“辛施主,咱们后会有期——”
  接着率领门人,一行十七人匆匆而去。
  平凡上人望着这群“后辈”上船而去,才轻轻叹了一声。
  忽然,轰然一声巨响,一片黑影如乌雷盖地般落向三人头顶——
  原来那根石笋吃恒河三佛掌力削去顶端,又被无恨生以上乘内力打在根部,表面虽然无异,其实根部已是折断,这时竟轰然倒下——
  辛捷大喝一声,双掌向外一划,陡然一合,一股狂飙卷出,轰然又是一声巨响,那石笋竟倒成千万碎块,漫天飞出!
  辛捷这招乃是新近从平凡上人学来的“空空掌法”中的一招,唤作“飞浪排空”,乃是空空掌法中威力最强的一式。
  平凡上人喝彩道:“娃儿,真好掌力!”
  最惊的莫过于“武林之秀”孙倚重了,两个月前他还和辛捷交过手,不料两个月不见,他的功力似乎又精进了一大截!
  天渐渐亮了,曙光普照,小戢岛上,晓风残月——
  平凡上人左手携着辛捷,右手携着孙倚重,缓缓走向海滨。
  ……
  船到大戢岛,平凡上人和孙倚重上了岸,辛捷却留在船上道:“晚辈尚有急事要回中土,就此告别,异日有暇——”
  平凡上人笑道:“娃儿既有‘要事’,走就是了,不要来什么异日不异日的一套啦——好!倚儿,咱们走!”
  说着一抓孙倚重,两个起落,就消失在树林中。
  辛捷怔怔地望着两人背影消失,一转身,扯起帆儿,划人海中。
  晨风甚紧,船行如箭,辛捷披襟挡风,顿觉心旷神怡,他引吭长啸,如龙吟般的啸声随着海风传出老远——
  忽然,淡淡的雾气,像轻纱般从四海升起,缥缈袅袅之中,使周围景物迷迷糊糊。
  霎时,雾浓了起来,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这骤起的大雾正是东海群屿间的一大特色,而这种时起的大雾也为世外三仙避去不少骚扰与麻烦。就是世居东海的渔夫们都万分顾忌这种漫天浓雾。
  辛捷心想:“纵使雾大,但此时风向非常稳定,我只要把定舵向,好歹能航到中原沿岸。”
  于是他懒散地坐了下来,任那小艇平稳而轻快地前进。
  偶尔,他俯下身去,伸手划了划海水,修长灵巧的手指在海水中划起几道细短的白线,瞬即消失——
  大雾中,船在疾行,辛捷无聊地胡思乱想着。
  于是,他想到了那娇艳无比的菁儿--
  但此时张菁呢?辛捷不敢想象,这毫无经验过人心险恶的纯洁少女,长期涉足江湖——
  好长一段时间辛捷如此躺着,又坐起。雾愈来愈浓,即使以他超人的目力,五丈以外已是浑沌一片了。
  艇侧浪头变成有规律而高昂地顺着船头向前冲去,远处传来搏浪之声,使辛捷直觉感到离海岸近了。
  一股莫名的振奋使他从艇中站立起来,一双神目紧紧注视着正前方,期待陆地突然出现的那一刹那——
  雾似更浓,辛捷什么也看不见,空中变幻莫测无伦的水气,在他眼前显出各式各样的幻影。
  突然一阵桨击水声——
  就在离船头十丈左右飞快掠过一条黑影,看来倒像是条小艇,若非有这样大,辛捷也看不见了。
  此时辛捷因靠岸在即,又逢如此大雾,风帆早已落下而速度也大减,不禁奇怪什么人敢在这大雾中如此飞快地划艇?
  正当他一念至此,突然前面又一庞大黑影掠过,像是艘巨大海船。以它也尽速前进的模样看来,好似正紧迫那前面小艇。
  想是船上之人正注意前面逃逸者,又遇到这大雾,竟没有发觉从旁悄悄而来的辛捷。
  辛捷刚好赶到那大船船尾,一把拉住舵上的缆绳,好奇心的趋使,令他不由自主想跟上看看。
  大船的速度大约较前行小艇快些,顺着击水声,不久即愈追愈近,从声音听来已不足五丈了——
  突然一阵笑声从大船上暴出,紧接着一个嘶哑的声音操着生硬汉语说道:“小妮子乖乖地别再跑了,我徒儿看上你实是你天大荣幸呢!”
  附在大船下的辛捷一听这声音,竟吓了一大跳。
  “原来是恒河三佛!被迫的人会是谁?听他称谓应是一个女子。”辛捷暗忖道,一看手中握着的绳索,果然编织得不似中原所产。
  “什么女子会被金伯胜夷看上了?”辛捷心中发了一个问号。
  前面的小艇中人并不应答,只听桨声更急,但操舟人似乎用力过久,出手力已不甚雄厚,所以老是逃不远去。
  又一个年轻的口音,道:“姑娘何必急急逃走呢?我们又不会吃你,有话好好讲呀?”
  辛捷一听即知是金鲁厄,不禁恍然大悟,心想:“除非是金鲁厄看上了前面小舟中的女子,‘恒河三佛’还会对何人如此将就么?”
  原来“恒河三佛”对其门下甚为严厉苛刻,但这排行最后的金鲁厄却是大得师父及师叔伯的恩宠,不仅因他聪明伶俐,更因他面容俏俊而善于口舌之功,所以金鲁厄在众师兄弟中,真可谓任所欲为而不会得不到的了。
  “哼!蛮夷之民如何配得上咱们中原礼仪之邦的儿女?”
  辛捷对金鲁厄已有成见,当然为那女子抱屈了。
  金鲁厄刺耳的声音又从船头传过来,道:“姑娘还守着那臭汉子无微不至作啥,看他伤得这样重,还有什么希望可活?扔到海里喂鱼算了!”
  “我金鲁厄在天竺富可敌国,姑娘有什么不好跟我去?”金鲁厄竟想以利诱惑,也许他以为中原的女子会像他本国人一般重财轻义吧。
  前面逃逸者虽仍加劲鼓桨,但也忍不住骂了一声,道:“好狠心的狗蛮子,姑娘誓必报此杀夫之仇!”微哽的泣语,却突然使旁观的辛捷如中巨槌,一只手紧紧抓住缆绳不放,口中喃喃说道:“是她?竟会是她?……”
  蓦然,冲动的天性使他忘我起来,这件事情也像变成他自身的事情一般,突然他一踊身,轻飘飘地翻上船尾——
  此时雾气大浓,船头上的“恒河三佛”与金鲁厄俱被雾隐住,辛捷摒住气,放心大胆一步步蹑足前进,果然行不到五丈,前面已显出四条人影——
  当中站立的一位身材高大,必是伯罗各答无疑,旁一儒生当是自命不凡的金鲁厄了。
  四人全神贯注在前面的逃逸者,谁也未注意到后面掩至的辛捷。
  想是前面操舟者对附近海岸相当熟悉,此时桨声突然向右一转,辛捷记忆中此方向正是朝向岸边。
  立刻“恒河三佛”连舵也不用,六足往右一压,偌大船只竞硬生生被他三人转折过去,仍紧跟在小艇身后。
  突然伯罗各答爆出一连串哩哩夷语:“吉里摩诃防达,勿释合庵!”
  并且手中竟举起一硕大铁锚作遥掷状,旁边金鲁厄急得连忙拦住——
  此时前面雾气突地大盛,辛捷得平凡上人告诉过这正是进入峡湾内的现象,因为峡湾三山环陆,雾气极不易发散,故愈积愈浓。这时已快至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辛捷不自觉更逼近了一些,距离恒河三佛等已不足三丈,如非他四人俱全神贯注在搜寻逃走之小艇,还会不发现辛捷么?
  蓦地金鲁厄又开口喝道:“姑娘速速停止,否则我师伯即要以铁锚投掷过去了!”敢情他也发觉形势突变,浓雾使得四人快失去逃船的踪影。
  虽然不一会儿前逃者踪迹已渺,但循水声“恒河三佛”仍以其超凡的功力,鼓风而行紧迫在小艇后面。
  伯罗各答性最急躁,此时早已将锚高举在手,只要一无把握追得上前船,他即要凭桨声将对方击沉,以免恒河三佛追凌弱女的讯息,传入江湖受人耻笑。
  谁知就在这紧张的一刻,突地小艇桨声消失了,立刻四周除了海涛汹涌之外,一丝声息也无,金伯胜夷与盘灯孚尔也连忙双手一扑一拂,减去前冲速度缓缓停下来。
  金鲁厄正站在船弦边,蓦地他大叫起来,道:“当心!右弦暗礁!”当然他是以梵语说的。
  虽然大船速度已是大减,但前进的冲力,仍足以被暗礁将船撞击得四分五裂——
  “轰隆!”
  在“恒河三佛”还未能来及停船的当儿,整个船躯已稳稳架上暗礁,就是叫“恒河三佛”再有多大功力也别想将它移动分毫。
  伯罗各答正想破口大骂,金伯胜夷却一挥手将他制止,面容闪过一丝狰狞笑容——
  “姑娘好生聪慧,我金伯胜夷深感钦佩!”金伯胜夷操着生硬汉语说完,立刻向伯罗各答打了一个手势,“恒河三佛”心灵早通,伯罗各答当然明白他的思想。
  辛捷心性机警,早已洞悉金伯胜夷的鬼计,一躬身形如狸猫般又跨前三步,离金伯胜夷等已很近了——
  金鲁厄等正注意着前方,何况大雾是如此浓,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怎会料到敌人从后方掩来,何况又是机智绝伦的辛捷。
  果然不一会儿,离船约十丈处,一个冷冷的女子声音说道:“好个蛮狗,现在可尝到姑娘手段吧,等下叫你们一个个去喂鱼虾。”
  金伯胜夷哈哈一笑,右手一挥处伯罗各答铁锚已掷出手——
  伯罗各答功力几与平凡上人相仿佛,这一尽势而为劲力有若奔雷,只见那铁锚挟着“丝丝”破空之声,直向发话处击去。
  辛捷早料到如此,蓦地发难,一个身子飞快朝铁锚去向扑出,抽空竟向“恒河三佛”等四人各劈出一掌——
  金伯胜夷等突觉背后劲风暗袭,都不自觉转过身来,双手护住胸前,打定先保住身躯再说。
  辛捷正要他们如此,乘四人一窒间,一溜身形早赶出船头,紧紧追在铁锚后面——
  四人发觉受骗时已拦击不及,其中金鲁厄对辛捷印象最深,虽短短一瞥,已看清是辛捷,不觉脱口呼道:“是他?这小子!”连忙将此人是辛捷告诉“恒河三佛”等。
  这突变只不过一刹那时间,不说“恒河三佛”在后大声咒骂,而辛捷飞出船头五丈已赶上铁锚。
  辛捷在先前已记清发声处,此刻真气一换,双足灌满真力狠狠往铁锚上一顿,自己身体被反作用力激得高高腾起,不过铁锚却也因辛捷这一脚,稍微向下偏去——
  “扑通!”
  铁罐落水声,紧接着一下女子惊呼声,辛捷在空中一连换数个身形,减去前飞速度,径往发声处落下。
  此时大雾弥漫,辛捷双目紧紧注视着足下仍是看不见落足点——
  船上人刚才大概被铁击声势骇得心惊胆寒,此时又闻头顶劲风呼呼,不禁将手中木桨一扳,整个船身硬往左移开五尺——
  辛捷尽量使双足缩起,但直待他离水面尚不足两尺,才发觉自己脚下竟是白茫茫一片波涛,何来小舟?
  、
  辛捷大惊之下,双袖奋力向下一压,整个身子借着水面反震之力,凭空又跃起三丈,这下他再也不敢大意,连忙开声呼道:“魌妹?是你吗?”
  立刻有一根木桨伸过来,辛捷稳稳落在桨上,心中暗惊这浓雾如此之大,居然身隔咫尺仍不能发现身旁三尺之外的小船——
  辛捷得到木桨的助力,一晃身落入船内,蒙蒙雾气中,正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紧张地注视着他,目光中哀怨的神色像包含着无比辛酸与痛苦。
  辛捷立在船头,似乎在未得允许前不敢冒入小艇,此时他心中升起莫名的恐惧,既怕对方不是心目中所想象的方少魌,而又害怕是!
  “魌妹!是你吗?我可以下来吗?”辛捷在此大雾中只觉此女郎轮廓已像极方少魌,但弥漫雾气遮掩下她却是如此冷,冷得辛捷不敢启口——
  那女子久久不答,辛捷也久久立在船头,不知相持了好一会儿,那女子才开口平静说道:“不错!捷……辛大哥,是我!想不到会在此碰见你!”但辛捷听得出她语气中包含着绝大的痛苦与激动。
  “吁!”
  辛捷长长缓一口气,自嘲地笑笑,然后步下船舱,舟中横板上正坐着令他难忘的方少魌。“但她是这么冷冰冰!”辛捷心想,接着打算缓和一下周围冰冻的气氛,但总想不出什么适当的话,只好苦笑道:“方妹,真高兴能见到你,你这些日子——”
  辛捷说到此,突然远处传来数声惊呼,紧接着听得金鲁厄叫道:“师父!快!快跳上这礁石——”
  又一阵梵语的咒骂声,还有伯罗各答愤怒的吼叫声——
  方少魌至此才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
  辛捷抓住这机会,立刻道:“魁妹真聪明,这计策我真佩服得很。”
  方少魌淡淡一笑,道:“辛大侠过奖了——”
  辛捷听出她语中隐隐含有暗刺,他对方少魌除了万分抱歉外,只有无比的怜惜了,更何况他对方少魌并不是完全忘情。
  “魌妹!我——我对不起你,以前的事情别提了,魌妹近来生活好吗?”
  方少魌突然掩面痛哭起来,蓦地她双桨一划向右横过六七丈,突然纵身后抱起一人,一点船身即向外跃去。
  辛捷大惊,尚以为她要寻短见,立刻也跟踪跃起,但当他落下时却发现脚下竟是干沙实地——
  此时方少魌早已隐身浓雾,辛捷微一停顿,立刻辨清方向循声迫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