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七章 血海深仇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章 血海深仇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但展白生具傲骨,别人对他越是蛮横无理,越是能激起他的傲性。
  如果有人用暴力强迫他,就算刀斧架在颈上,他连眼眉都不会皱一皱!
  因此,这突然间去而复返的乱发怪人——雷大叔。虽然手如钢箍,紧握住他的手腕,使他的手臂剧痛如折,他仍然是不理不睬!
  “说!你是谁?”雷大叔怪目圆睁,厉光如电,紧盯着展白,厉声叱道:“你是不是展云天的后人?”
  雷大叔显然神情甚为激动,问展白这话时,双手竟微微发抖;但握住展白的手,可就无形中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展白感到被乱发怪人紧握之处,奇痛入骨,又加上他身有重病,兼负刀伤,无法运功和乱发怪人的手劲相抵,只痛的他面白气促,几乎昏死过去!
  但就在这种难言的剧痛之下,展白依旧咬牙苦撑着,不管那乱发怪人,是如何的穷凶恶极,仍然是闭紧嘴唇,给他来了个相应不理!
  在展白身旁坐着的如花少女,见他痛的脸色惨白,额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芳心中老大不忍。又见展白虽在剧痛之下,仍然毫无乞饶求恕的神情,更为他的硬骨气,而暗暗心折。相反的,她对雷大叔这种粗暴举动,却有了老大的不高兴,只见她小嘴一嘟,说道:“大叔!你放手呀!看,都快要把人家的手折断了,叫人家怎么回答你的话?……”
  这雷大叔本来最疼婉儿,素常对婉儿的要求,百依百顺,无所不从。但在目前,这雷大叔却似失去了往日的镇静。
  展婉儿使嗔撒娇,叫他放开握住展白的手,他竟恍如未闻,仍然双手紧握着展白的腕部关节,乱发蓬乱的脸上闪过无限的悲愤怅惘之情,双眼死死地盯在展白的脸上……
  “云天呀!云天!莫非真是苍天有眼,给你留下了后代吗?……啊!这一定是了……一定是了!一定是!我雷……”
  雷大叔狠狠地望了展白一会儿,忽然仰起脸来,一脸的肃穆之情,口中仿佛祈祷般地喃喃自语。
  但他刚刚说到此处,忽听婉儿一声惊叫:“哎哟!他死了!雷大叔!雷大叔!他死了呀……”
  雷大叔如大梦初醒,猛然低下头来,只见展白面白如纸,双目紧闭,口鼻之间似是已没有了气息!
  雷大叔——这武林奇人,想当年与霹雳剑展云天,义结金兰,情同生死,二人并道江湖,不知做了多少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仗义侠行!
  但在二人一次小别期间,忽然噩耗传来,武功侠行震惊天下的霹雳剑展云天,竟然被暗算惨死!
  当时的雷大叔,听到这个噩耗,几乎痛不欲生,立即赶到出事地点,洞庭君山绝顶。但,他不仅未能查到暗算展云天的凶手是谁,甚至连展云天的尸首都未找到!
  可是,君山绝顶的现场,却是一片零乱,树折草飞,断剑残戈,满地散落的暗器,到处皆是,尤其遗留在地上一滩滩殷红的血迹,东一片西一堆,染红了黄沙枯草,一切景况,均显示出是经过一场惨烈的凶杀所留下的痕迹!
  雷大叔见此光景,知道江湖上传言不假。当时,他曾悲愤得几乎发疯,也曾想到横剑自刎在君山绝顶,以酬报知交好友。
  但是,一个比死亡更大的欲望,使他活了下来!那就是,他想到了复仇!他要寻访到暗算杀死展云天的仇人,为他结义盟兄复仇!
  可是,他走遍天涯,踏破铁鞋,连杀死展云天的仇人是谁,他都未寻访出来,复仇就更无望了。
  事隔二十余年,他已经对万事都感到心灰意冷时,却为凌风公子的父亲,慕容庄主,仰慕他的侠名,重金礼聘,请他到慕容庄主的庄上充当一位门客!
  雷大叔本无意寄人篱下,但他又想到久访杀死义兄的仇人,杳无端绪,自己万念俱灰,落拓江湖,也不是个办法,武林四公子,新近崛起江湖,各自收罗拉拢武林高手,归其门下。几年的时间,武林四公子的门下,武林高手已经是成千论百,声势之隆,直可媲美春秋战国时代的四大公子了。
  自己暂在慕容庄主的庄上歇马,慕容庄上鱼龙混杂,说不定也许会把杀死义兄的仇人,查出个端倪来!
  因之,雷大叔落足在慕容庄上。
  慕容庄主,富可敌国,最讲究排场,不仅本家人豪华无比,就是对门下食客,也均是礼遇有加,一个个衣锦华裘。
  惟独雷大叔,筚路蓝褛,不修边幅。
  但慕容庄主,深知雷大叔武功高强,义气干云,所以对雷大叔的行止,丝毫不加干涉,并委以保护内宅的重任。
  慕容庄主的内宅,门禁森严,即三尺孩童,无呼唤也不得入内。
  这雷大叔一个草莽豪客,能够登堂入室,且住居于内宅之中,可以说是深蒙慕容庄主另眼相看了!
  至于雷大叔能在慕容庄主的门下,安心住下来,还不仅是为了酬答慕容庄主的赏识,而是因雷大叔特别喜欢婉儿,真比婉儿的亲生父母——慕容庄主夫妻,还要深一层。因此,雷大叔竟在慕容庄上久久住下来。
  可是,雷大叔对查访杀死义兄的仇人,却始终没放松过。
  数十年如一日,雷大叔时时惦记着,要为盟兄复仇。
  如今,竟大出意外地,叫他见到了似乎是盟兄展云天的后人!又叫他如何不心情激动?如何不失常呢?
  因为他从未听盟兄说过有妻室儿女。
  但,他今天见到展白,这少年人眉梢眼角间的英俊气概,极像盟兄当年的样子。
  他又在窗外,听少年对婉儿说,他也姓展,父亲惨死,至今连杀父仇人都不知是谁!
  因此,他仰首向天,喃喃自语,对展白忍痛不住,昏死过去的情形,竟毫无所知。
  给展婉儿惊声一呼,雷大叔才如梦初醒,低头一看展白痛死过去,吓得忙把手松开,紧跟着伸出双手为展白推宫活穴!
  看到展白昏死的情状,展婉儿竟泫然欲泣!
  这貌比天仙,自幼娇纵成性的姑娘,包围追求她的武林子弟成千论百,富拟王侯的,武功高强的,貌比潘安的……各式各样的人物,不计其数,但她从未把一个放进眼内。
  如今,却衷心爱上这穷愁潦倒,又有伤病在身的落拓少年!情之一字,真是令人不可理解的了。
  “姑娘!”雷大叔见婉儿哀伤的神情,深悔自己的孟浪,不该出手太重伤了这少年,心中老大不忍。于是温和地说道:“你不用担心,他不会死的!”
  “我,我恨死你了!……”婉儿听雷大叔一安慰她,反而忍不住存于眼眶内的泪水,像断线珍珠般,滴落在她锦绣的衣襟上。她心痛展白被雷大叔抓得痛昏过去,竟口不择言地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可是,她话一出口,又觉得对一个非常疼爱自己的长辈,竟说出这样的话,有点不妥。停顿了一下,立即改变了口气。说道:“他,他若是死了,……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虽然她极力想改变口气,不愿说出对不起雷大叔的话来,但因为她太关心展白的安危,所以,说出口来的话,依然显得不太客气。
  雷大叔听了微微一愕,他自从到慕容庄上以来,爱护婉儿,甚于爱护自己的亲生女儿。虽然,他连婚都没有结过,更不曾有过亲生女儿,但他相信.就算自己有了亲生女儿,爱女儿的心也不会超过爱婉儿的心。想不到婉儿竟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雷大叔不禁微微一愕……
  不过,这也是一瞬间的事,雷大叔仅微微一愕,一边用双手为展白推宫活穴,—边转头望了婉儿一眼。
  见婉儿痴望着展白,满脸关怀之情,眼泪簌簌地落下,心中立刻明白了一大半。心中忖道:“看来我这刁钻的女娃儿,八成已经爱上这少年。啊!……我才是老糊涂,对一个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来说,还有什么比她的意中人,更能使她关心的吗……?”
  雷大叔想到这里,对婉儿无礼的话,不但不生气,反而微微一笑。说道:“婉儿,你不用心急!大叔负责还给你一个活……”
  雷大叔说至此处,却再也说不下去了。活什么呢?活情郎,活未婚夫,还是活爱人……总觉得怎么说也是不妥,不由尴尬地直用手抓胡子,干瞪眼……
  偏偏展婉儿,又是个天真未凿,娇憨无比的少女。她见雷大叔的怪样子,不由破涕为笑如雨后春花般说道:“活什么呀?大叔,你怎么不说了!”
  “活……活人!”雷大叔嗫嚅了半天,突然用手一拍自己的脑袋,到底让他想出来了这么一句恰当的话,脱口说出,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噗哧!”婉儿再也忍不住,不由笑出声来。娇笑倩兮地说道:“当然是活人了,难道我还要个‘死人’不成吗……?”
  婉儿笑着说至此处,突然脸孔一红,脉脉地低下头去,用手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襟。
  然后又瞟了雷大叔一眼,见雷大叔正用一种似乎含有深意的眼光望着她,立刻又很快地收回目光,她,头垂得更低了,脸孔涨得更红了。
  有人说:“少女害羞的神情最美!”此话一点儿也不错。只见展婉儿,赛雪欺霜的粉白小脸上,烘染上一层朝霞般鲜艳的红晕,明如春水似的眼波,放出一种灿烂的光彩,盈盈欲流,娇艳明丽,纯美无比,不亚于一朵红睡莲,在晨露中迎着朝阳盛开,真是美丽极了!
  其实,雷大叔并不知道,展婉儿是为了什么,竟无端不胜娇羞?
  但,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猜测出,青春少女的心呢?
  原来展婉儿,在背地里常听到母亲管父亲叫“死人”,她天真少女的心上,便以为“死人”是“丈夫”的代名词。
  如今,她无意中把展白比做了“死人”,难怪她要脸红了……
  就在此时,展白在雷大叔一阵推拿之后,已然悠悠醒转,他缓缓地睁开眼来,首先映人他眼帘的,是婉儿貌美如花的娇靥,但却朦胧不清,有如雾里看花……
  “水……”
  婉儿见他苏醒过来,神态高兴已极。听到他说要水立刻拿起茶几上的碧玉盖碗,先在温水里洗过,然后倒了一杯开水来,就在床上轻轻扶起展白的头来,把盖碗里的开水一口一口地喂给展白喝。……
  “唉!”雷大叔轻喟了一声,见这娇贵无比的慕容府中二千金,对一个落魄青年,竟是如此的温柔体贴。
  不由暗叹“情”字力量之伟大,真是不可思议……
  “谢……谢”展白就着婉儿的素手中,啜了几口水,人在神智已见清醒时,第一个是嗅觉,他鼻孔中嗅到一股如兰似麝的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
  第二个是视觉,他看到一张绝色少女的如花娇靥,紧紧贴在自己脸旁。
  第三个是触觉,他只觉软玉温香,自己正倒在一个纯美的少女怀中。不由脸孔发烧,一股说不出的缠绵滋味,竟使他心中一荡……
  这种温柔滋味,这种旖旎风光,是他一生中从未领略过的。他又见这如花少女,温柔地拥抱着自己,白玉似的素手,端着一杯水,一口一口地喂自己,而且,那少女比春水更加明媚的双眼,含着无边厚爱,万缕柔情,望着自己。
  啊!这一切的一切,似梦似真,竟使他感动得不得了。
  口中嚅嚅地说了“谢谢!”两个字,突然又转头望见,立于床前的乱发怪人,两只比电闪还明亮的一双怪目,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他又感到这样亲密地偎在一个陌生少女的怀中,实在难为情,便挣扎着想坐起来!
  谁知他不挣扎还好,这猛力一挣,只觉左臂处的刀伤,一阵噬心的剧痛,不由使他咬牙皱眉,又颓然倒在少女的怀中!
  “哎呀!”展白天生傲骨,虽然急痛钻心,仍然咬牙皱眉,没有发出声来。但他这第二次又倒在婉儿的怀中,婉儿的手,正触到他的肩胛之处,婉儿只觉触手湿卤卤地一片,她还以为是自己不慎,泼溅出来的水。谁知待她抬手看清竟是鲜红的血,不由惊吓得尖叫起来!
  “怎么!”雷大叔不知婉儿为何如此惊惶?急上前来探视……
  “婉儿!”接着门外也传来一声惊呼,只见一个中年贵妇,环佩叮当,快步走进屋中,惊问道:“怎么了……他!……”
  这时雷大叔也看清楚,原来展白奋力一挣,竟把左臂上的创口,重新震裂,鲜血透衣,流了一床!
  中年贵妇满脸惊惶关切之容,一边伸出素手连点展白“臂儒”“心俞”穴,为展白止住流血,一边回头对锦衣少女说道:“婉儿,你去取一杯人参燕窝羹来,需要浓一点!”
  锦衣少女忙不迭地应了一声,飞快向门外跑去……
  “婉儿!”站在一旁的雷大叔,忽然叫住婉儿,说道:“不用去了。我这里有一颗丸药,人参燕窝虽能提神补血,但我这颗药丸,却比人参燕窝要强多了!”
  雷大叔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羊脂小瓶来。这羊脂小瓶只有鼻烟壶大小,外边包了几层绸布,雷大叔郑重地打开,看样子极为珍贵……
  “大叔的药也给他吃。”门外传来婉儿的声音:“人参燕窝汤侄女也去取……”说着已去远了。
  “这孩子向来是极热心的……”中年贵妇笑对雷大叔说。
  展白这次创口迸裂,虽然痛极,却未失去知觉。他咬牙苦忍着蚀心刺骨的剧痛,睁眼望着中年贵妇如慈母一样慈爱地关心着自己,暗想婉儿亲侍汤药,极热心地为自己奔跑,人家尊贵的身份地位,可以说是奴仆如云,一呼百诺,如今为着自己一个穷苦潦倒的人,竟肯降尊纡贵,尽心服侍自己,不由一丝温暖直袭心头,可又夹杂着无限感激这一粒来历不明的药丸,要挟自己……
  展白本是生具傲骨之人,又受尽了人世间的冷落,从不愿向人乞怜,更不愿接受别人的要挟。
  因此,在雷大叔要他说实话,才肯给他吃药时,竟转头面向墙壁,给雷大叔来了个不理不睬!
  这一来,把一个性情暴躁的雷大叔,气了个须眉皆炸!
  就连中年贵妇人,见展白对雷大叔的善意,竟做出无礼的样子,也不由深感意外。柔声说道:“孩子!这龙虎续命丹,功可起死回生,练武的人吃了,更可增长劲力,一般武林之人,连做梦想都想不到的!雷大叔,问你什么话,快回答大叔!你吃下这粒丹药,身上的伤病,都可以好了!而且,对你好处无穷哩……”
  中年贵妇,语调慈祥,态度和蔼可亲,对展白犹如慈母。
  可是,展白仍没有回过脸来,面向墙壁,说道:“我不希罕!”
  “气死我也!”雷大叔怒叫一声,说道:“难道我真是瞎了眼!我……”
  雷大叔神情激越,说至此处,竟语不成声。手拿龙虎续命丹。心中暗想:武林中人梦寐求之而不可得,自己不顾生命为少林寺尽了一次大力,少林掌门方丈为报答自己恩惠,才赠了这么一粒,自己珍藏在身上十五年之久,舍不得服用,如今,自己好心好意拿出来给他吃,却不值人家一顾……
  雷大叔越想越难过,手执那粒珍药左右为难。
  送出又不是收回也不是。如果此时自己再收回怀里,别人可能还会说自己是舍不得,把这粒丹药送人哩……
  “叭!”的一声脆响,任谁也想不到,雷大叔竟把一粒珍贵无比的灵药,一抖手摔在地上!
  在中年贵妇惊讶的,莫名所以的时候。雷大叔已经像电光石火似的,纵出室外!
  突如其来的一声脆响,展白情不由己的转回头来,只见乱发怪人已不在房中,中年贵妇一脸的惊异之容。
  “怎么回事?”展白不知何故,脱口问出。
  “唉!”中年贵妇轻喟了一声,说道:“孩子,你伤了大叔的心了……”
  “伤谁的心?”微风过处,展婉儿娇艳如花似的纤手托着一只玉盘,玉盘上放着一个碧玉盖碗,袅娜得如风回杨柳,快步走了进来。
  不等中年贵妇答言,婉儿却把玉盘放在茶几上,用手端起盖碗,掀了盖,先呶起小嘴吹了吹凉,然后拿了一个白玉羹匙,轻轻在碗内搅了一搅,立刻端至展白面前,娇笑说道:“来!吃吧,我喂你!”
  展白先不吃人参燕羹汤,含着疑问的眼光,问那中年贵妇道:“夫人,小可不愿吃他的药,怎么算是伤了他的心呢?”
  中年贵妇,没有回答展白的问话,仰脸若有所思,停了一会,忽然低下头来,向展白问道:“雷大叔问你什么来着?”
  “他问我……是谁?”展白见中年贵妇慈蔼如慈母,不忍拒绝回答。“又问我……”
  “娘!”这时,展婉儿却在一边插嘴道:“不要问那么多嘛!先让他吃,好不好!若不,他会……”
  “别打岔!”中年贵妇神色很庄重,阻止婉儿插嘴,一双美妙的凤目,只注视着展白,等他回答。
  “又问我展……”展白只有据实回答。但说到父亲的名字时,不禁激动的嘴唇发抖,说道:“……云天,是我的什么人?”
  听到展云天的名字,中年贵妇的神情,似乎一震。更加紧地问展白:“你为什么不回答雷大叔?展……云天,究竟是你的什么人?”
  “展……云天是先父……”展白感激中年贵妇救命之恩,又加上中年贵妇待他如慈母,只有据实以答。
  中年贵妇听展白说出,展云天是他父亲,脸上顿现出一种无比惊奇之容,凤目中现出一种无比欣喜的光彩,张口欲言,但心情激动无比,竟一时哽住,不知说什么才好……
  那绝色锦衣美女——展婉儿,却不知展云天是何人,也未留意中年贵妇神色遽变,只端着人参燕窝汤,一只纤手拿着白玉匙,要喂展白吃,忽见展白掉头落泪,忙把白玉匙放进碗内,在衣襟内掏出一方绢帕,一边为展白拭泪,一边以万般温柔的声调说道:“不要哭嘛!来,擦干眼泪,吃下这碗人参燕窝汤,你的痛就会好啦!乖!听话,啊!……”
  这二八年华的少女,哪里是像跟一个尚比她大一两岁的少年说话,倒像是在哄孩子。
  展白心头感到一阵无比的异样……
  此时——
  忽然从门外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个青衣小婢,进门来张望到中年贵妇,忙上前施礼说道:“夫人!……您在这里呀!叫小婢好找……老……爷子正急着……找夫人……”
  青衣小婢好似紧张过度,脸孔涨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结结巴巴地说。
  中年贵妇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一丝不大愉快的神色,平静地问道:“老爷子找我有什么事?”
  “小婢不……不知道。”青衣小婢结巴地说:“老爷子正在发……发脾气,说叫夫人……快去!”
  中年贵妇似是无可奈何地,立起身来,又望了倒在床上的展白一眼,向婉儿说道:“婉儿!你要好好照顾他,娘去去就来!”
  婉儿嗯了一声,中年贵妇即随着青衣小婢而去。
  这时,偌大一间华丽的卧室之中,只剩下婉儿与展白二人。
  展婉儿撒娇使赖,半哄带劝,一口一口地喂着展白吃了那碗人参燕窝汤。
  展白从母亲死后,天涯飘零,历尽世态炎凉,从来没有尝受过这般温情。只觉芳香扑鼻甜美如蜜的人参燕窝汤,从少女白玉般的纤手中,一口一口地喂进自己嘴里,这一甜直甜到心坎里,暖暖的热气,也随着人参燕窝汤,一直温暖到心窝!
  展白一边张嘴吃着,一边不住打量这位对待自己有着无比深情的绝美少女。
  见她身穿一袭剪裁合体的浅蓝色锦衣,那锦衣的质料非丝非绸,却柔飘光亮无比,使她曲线玲珑的娇体,妙韵天成,更见优美!
  浅蓝闪亮的锦衣领口,绣着一圈白色的小花,仿佛大海里涌起的白色浪花,清新纯美。
  少女周身的肌肤,白如凝脂,白玉般的粉颈,乌黑的秀发,袭盖着一朵朝霞里盛开的白莲般的椭圆小脸,细长的眉儿,如蝴蝶翅膀一样左右开展着,瑶鼻樱口,一双黑白分明的明眸,顾盼生姿。笑时露出偏贝似的皓齿,嘴两边有两个深深的梨涡,叫人看了意乱情迷……
  但最使人动心的,还不在她这脱尘出俗,美逾天仙的容貌。而是她那一种内在的气质,娇憨天真,毫无一点机心,纯洁善良的犹如天使!
  现在她娇躯依偎在床前,几与展白肌肤相接,展白一边张嘴接吃着少女一匙一匙送来的参汤,一边鼻孔中嗅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女之幽香,几疑身在梦中!
  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这萍水相逢的绝美少女,为什么会对他这样好?……
  “在下……想问姑娘一句话。”在那青衣小婢叫走中年贵妇时,使展白想起中年贵妇在途中救自己时的忧郁神情,不知如此高贵慈祥的贵妇人,还会有什么心事?又想起这婉儿如此纯真善良,竟跟刚才那倨傲少年,与那冷若冰霜,神秘无比的黑衣蒙面女郎,像是兄弟姐妹似的,要是同胞兄弟姐妹,性格怎会如此不同?而那青衣小婢口中的老爷子又是谁?展白心中充满了疑问,禁不住问道:“不知姑娘……肯开诚相告否?”
  但,展白问出口来,才觉得探询人家的隐私,实有冒昧之嫌,不由得吞吞吐吐。
  “在下……姑娘……姑娘……在下……”婉儿模仿着展白的口吻,未说完先自花枝乱颤地笑起来。
  又说:“哎呀,酸死了!”
  展白脸孔一红……
  “白哥,有什么话尽管问好啦!”婉儿一片天真,上边的话只是觉得好玩,丝毫没有讥笑展白的成分。
  一见展白脸红,立刻止住了嬉笑,诚恳地说道:“如小妹知道的一定告诉你。不要姑娘,在下的,听着多见外!以后就叫我妹妹好啦!”
  “哪能……我实不敢当”……展白还想推辞,谁知婉儿接嘴道:“我们都姓展,没有什么敢当不敢当!白哥,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展白见婉儿虔诚,自己不好意思再推辞,便说道:“婉妹——”
  这一声婉妹,婉儿听了甚是开心,笑容如花。
  “那青衣小婢口中说的老爷子,是不是令尊……”
  婉儿抢着点了点头,展白继续问道:“令堂好像是不甚快乐,难道令尊与令堂……”
  婉儿笑容立敛频皱蛾眉,无限委婉地说道:“白哥,请你不要问我这些好不好,小妹不愿谈论上一辈人的事……”
  婉儿说到最后语声渐低,头也跟着低了下去。
  展白见婉儿幽怨之情,知道人家有难言之隐,便改口问道:“既是婉妹不愿说,愚兄不便再问。但是,愚兄还有一事,深感不解,为什么婉妹这样好,令兄却那么咄咄逼人?令姐又……”
  “不要谈他们啦!”婉儿又抬起头来,含着无限深情凝望着展白,说道:“也让小妹请问几个问题,白哥,你的病好了以后,准备作何打算?”
  展白蓦地听到婉儿如此一问,千端万绪,立刻压上心头,不由使他呆住了……
  “父仇不共戴天!”当然自己病愈之后,是要去为父亲报仇。但自己连父亲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而且,又把父亲临死时,遗留下的宝剑及遗物,也给弄丢了。自己武功未成,举目无援,此后连个存身之处都没有。
  半途弃职,燕京镖局是无脸再回去,至于现在自己存身之处——这神秘不可测的地方,虽然中年贵妇及婉儿,对待自己甚好,但说不定人家是见自己伤病,才产生了同情,等到自己伤好病愈,万无久住之理。何况,还有那倨傲少年,及那疯颠的乱发怪人,自己想起来就寒心,就算让自己住,自己也住不下去……
  展白思及此处,顿感前途茫茫,充满了悲观与无望,真是到了走投无路的绝境了!
  固然,展白处此悲观绝望之境,对人世一无留恋,一死毫不足惜。但想到父仇未报,自己又不能死。真应了那句忏语:“求生无路,欲死无门!”
  思及此处,展白真有英雄末路之感,不自觉地滴下几滴英雄泪来……
  “白哥!”谁知婉儿见展白怅望屋顶,默默无语,独自落泪,竟一探娇躯,伏在展白身上,双手抱住展白,用一种铁石之人听了,也会心软的温柔声调说道:“天角海涯,不管你走到哪里,展婉妹也不跟你分开!”
  这纯洁少女的真情流露,使展白心中大为感动,犹如在炎凉的人世之中,顿逢知己一般。寒冬里又出现了春天,绝望中又生出了希望,黑暗里有了光明,沙漠中开遍了花朵!
  这虽是虚幻的不可捉摸,但,又显得多么充实呢?
  展白情不由己地,也从被中探出双手,紧紧拥抱着婉儿,嘴中喃喃低语:“是的,我们永远不分开!永远不分开,永远不分开……”
  “哼!”突然窗外传来一声极冷的冷哼,有如一阵凛冽的寒风,刹那,把遍地的花朵吹落得无影无踪!
  “无耻的丫头,胆敢败坏门风!”冷哼过后,跟着传来一声,寒冷犹如冰窟雪窖的语声责骂。
  “大哥!”婉儿娇喝一声:“你敢欺侮我!”喝罢,婉儿从展白怀中挣起,飞掠至窗外!
  一阵争吵声,愈来愈远,终于听不到了……
  刹那之间展白仿佛觉得方才逸然的房间,于今又变得寂寞冷清起来,这盛夏的六月之夜,怎的有如此寂寞冷清的感觉,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而脑海之中,却偏偏又混乱得很,自他在那小林中遇着安乐公子之后,一切世事就仿佛变得混乱不堪,他虽想静下思潮来仔细思量一遍,竟不能够。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