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八章 洞中天地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洞中天地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人类的情绪,的确奇怪得令人难以解释。有时,你在一个热闹无比的场合里,往往会有着非常冷静而清晰的头脑,但是,当一切事都静下来的时候,你的思绪却往往会混乱起来。
  他暗自苦叹一声,方自合上眼帘,想安静地歇息一阵。
  哪知——
  就在这一刹那里,窗口又漫无声息地掠入一条人影,这人影身势之快,有如闪电,身形落下,脚尖在地面下只轻轻一点,便已落到床前,双手突地伸出,往展白的身上拍去。
  展白眼帘阖合,根本不知有人掠入屋来,此刻只听得床前有些微异声响动,他下意识地张开眼来,眼光动处,不禁脱口道:“雷大叔!你——”
  突地瞥见“雷大叔”面上一片狞恶之态,双手前伸,似乎要择人而噬,他心中不禁为之一寒,下面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原来这条掠窗而人的人影,正是方才突然离去的“雷大叔”。
  他方自伸出双手,往床上的展白拍去,听见展白的这一声呼声,似乎呆了一呆,手掌倏然顿住,两人目光相遇,“雷大叔”面上的狞恶之态,突然消去,一丝笑容,缓缓自眼角泛起。
  他呆呆地望了展白两眼,突地一把抬起展白,身形猛地一旋,脚尖微点,便又闪电般自窗中掠了出去。
  展白大惊之下,脱口惊呼一声,呼声未歇,他已被这似疯非疯,行事却件件超于常情常理之外的怪人“雷大叔”挟到园中。他心想挣扎,但周身无力,又想问问这“雷大叔”如此对待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但转念一想,此人行事既是件件不近情理,就算问他,只怕也是无用。
  “雷大叔”身形一落窗外,微一点足,便斜斜往右跃去,就在他这微一点足间,展白勉强抬起头。
  目光往下打量一下,只见这庭园之中,林木葱郁,如花如锦,虽然处处均有亭台楼阁,但却被四下的假山湖石遮去大半,也就看不十分清楚,一眼望去,但觉这庭园之深沉广泛,竟是自己生平未见。
  他不禁为之暗中惊赞,方得再仔细看上一眼,但“雷大叔”身形又起,倏然几个起落,展白只觉四下的树木亭台山石,像风一样地倒退回去,眼中只能见到这些林木亭台山石的一点影子,这“雷大叔”身形之快,的确是惊人无比。
  瞬息之间仿佛掠至一道长廊,“雷大叔”身形便从这长廊下穿过,长廊尽头,竟是一座小山,这小山似真似假,虽然像假山,但假山却又不会如此高巍;若说它是真山,但真山却又不会如此玲珑;一条上山的坡道,依山曲折,山上林木森森,苍苍郁郁,更是方才庭园中所见之上。
  但“雷大叔”却不由这条山道掠上,身形一转,竟扑向这葱郁的山林之中,这一来展白心中更是惊悸难定,四下的林木树干,都似要向他身上迎面飞来,他只好闭上眼睛。
  心想无论这“雷大叔”要将自己带往何处,自己都无力反抗,只得听天由命了。
  他虽然闭上眼睛,却无法闭上耳朵,只觉得满耳风声如潮水击岸呼呼不绝。
  但是——
  他方自转念之间,这满耳的风声又一齐停住,却听得“雷大叔”道:“到了。”
  展白展开眼来,发觉自己此刻竟是置身于一间洞窟之中,星光从洞外映入,只见这洞中虽然十分幽黯,但石床石几,布置得却极为井然有序,而且十分洁净,这不但与“雷大叔”的外表不相称,而“雷大叔”会将展白带到这种地方来,更大大出乎展白的意料之外,他不禁暗中思忖:“这是什么地方?他将我带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雷大叔”说了那句“到了”之后,便再也不发一言,展白心里想问,但竟还是没有问出。
  只得任由这诡异神秘的怪人将他放到那张石床之上,无可奈何地暗叹一声再次阖上眼帘,他想:无论什么事,谜底却总有揭解的时候。
  “雷大叔”立在床前,像是又将展白仔细地看了两眼,突又疾伸双手,往展白身上拍下——
  展白这次却没有张开眼来,他只觉“砰”然两掌,击在自己胸前,腰边,似是痛极,又似是酸极。
  他大叫一声,张开眼来,模糊中只见到“雷大叔”丑怪的面容,和洞外的一线天光。
  接着,他便茫然失去知觉,世间纵有千万件事发生,他都不知道。
  这其间,世上是否有事发生呢?
  安乐公子云铮,以及“摩云神手”向冲天,追向那突然现身,自云铮手上夺去碧剑的神秘人影,是否追得上呢?
  这神秘人影是谁?为什么甘冒大险,自武林中赫赫有名,威镇一方的“安乐公子”手中,夺去这柄“无情碧剑”呢?
  还有,这神秘深沉的庭园中的兄弟姐妹,是否会因他失踪而又生出许多事端?
  这一切,展白都无法知道,依然在他已苏醒的时候。
  他醒转来的时候,洞窟中仍然是一片漆黑,甚至比他来时更黝黑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但却像是没有睁开时一样,因为他虽然睁开眼来,却仍然是什么也看不见,为什么?难道此刻仍然是深夜?
  但深夜之中,也该有一些黯淡的光线呀!
  于是他便想挣扎着坐起来,哪知他身躯一动,便已轻灵而不费事地坐了起来,以前的病痛与疲惫无力,此刻竟已消失无影。
  他惊呼,几乎不相信这是事实。自幼以长,他也曾受过不少次病魔的折磨,但却从未一次,病痛的消失,竟有如此之快的。
  他旋身下了床,四下仍是暗不见物,他迟疑着,喊了一声:“雷大叔!”
  四下寂无应声,这诡异神秘的“雷大叔”,此刻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如此黑暗中,他虽然站了起来,却不敢随意移动脚步,略一展动手脚,各处却轻灵如前,甚至比往昔更轻灵了些。
  他呆呆地站在床前,但站了许久,突地感觉到有些微风,吹到他身上。
  他奇怪,在这暗五天光的地方,怎会有微风吹进来呢?
  于是他摸索着,向微风吹来的方向,缓缓地走了过去,他发觉自己走到一片山石前,而微风,竟就是从这山石上吹入的。
  他更大惑不解了:“山石之上,怎会有风吹进来呢?”
  他伸出手掌,在这片小石上缓缓摸索着,于是他发觉这片小石四周上有十数个龙眼大小的洞,微风,便是从这小洞中吹入的。
  “既有风吹进来了,为什么却没有光线一齐透入呢?”
  他暗问着自己,一面却也为自己寻得了答案!
  “想必是这些小洞也是通向一个黑暗的地方,但这地方,却是可以透人天风的。”
  于是,他对自己置身之地,便有了些了解,但除此之外,他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他闭上眼睛,良久,再张开来,希冀能看到一些东西,但伸手处,却仍然是黑暗不见五指。
  这浓重的黑暗使得这地方虽有天风,空气却仍旧使得他透不过气来。
  他什么也不能做,只有坐下来思索,但此时此地,他又怎能专心思索呢?短暂的黑暗已能使人发狂,何况如此漫天的黑暗!
  再站起来,他暗中分辨着方才自己卧倒时,所见的这座洞口,摸索着走到那里,伸手一摸——
  呀!这原先的洞口,此刻竟变成了一片石壁,他发狂了似地在这片山石上下左右都仔细摸了一遍,这片山石竟是如此完整,完整得竟没有裂隙。
  那么,方才的洞口到哪里去了呢?
  这山窟若是没有出口,那么,自己方才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他真的完全困惑了,沿着这片石壁他向右走去。转了个拐角,伸手处,突地触到一包麻袋,麻袋中装着的,像是糍粑一类的小食物,麻袋旁似乎还有一缸清水,他俯下头,闻了闻,这缸清水似乎还散发着一种香气,似是酒香,又似是菜香。
  他忍不住喝了一口,水的滋味,也似乎是不可形容的香甜,香甜中又带入些苦涩,一生之中,他竟从未喝过类似这样的“水”,他又喝了一口,清凉的“水”,使得他精神镇定不少。
  于是他再摸索着走过去,一张石几,两张石椅。石几上空无一物,突然摸到薄薄的一册书籍,他忍不住将之拿到手上,但转念一想,这种黑暗的地方,纵有书籍,却又有什么用呢?
  再走过去,又是一个转角,过去便是那片微风吹入的山壁,然后,他又回到石床边,似是他失望了,也迷惑了,这个洞窟之中,竟似真的没有一个像是出口的地方。
  在床上他不知坐了多久,又不知睡了多久,站起来,走到水缸边,喝两口水,从麻袋取了一块东西出来,咬了一口,又是奇怪的滋味,他长叹频频,怎地自己一生中,会有如此奇的遭遇。
  思潮紊乱,百般无聊。
  他摸索着拿起那本书,走回床侧,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在这无聊的时光中有消遣的东西,可是没有光线,又怎能看书呢?
  他无可奈何地将书页翻动着,突地发现,书上的字迹,竟像有些凸出的样子,那想必是为石刻时聚墨过多,或者是抄写时聚墨太浓,无论如何,他的心,狂喜地跳动了一下,因为,在这无聊时候里,他总算有了可以消遣的东西。
  从第一个字摸起,呀,不能阅读,而只能如此摸索,可的确是件苦事,他忽然有了盲人的痛苦,也开始体会到盲人的痛苦。
  一笔一画,一撇一横,他叹着气,摸索着,终于,他脱口呼道:“气!”
  第一个字,是“气”字,那么第二个字呢?终于,他也摸了出来,那是个“混”。
  摸出了两个字,他信心大增,下面的字,他便更仔细而耐心地摸着,于是,他又摸出了。
  “沌,清,浊。”三个字。
  第六个字他摸得极快,因为那又是个“清”字,第七字,“升”,第八个字,又是“混”,第九个字,“降”,第十个字,“道”,第十一个字,他摸得极快,因为那是个“一”字,第十二个字,“法”,第十三个字,他摸了更久,才摸出是个“众”字。
  阅读十三个字,那几乎在霎眼之间便可完成,可是要摸出十三个字,即的确是件困难的事,他歇了口气,伸了伸手,手指却像是有些麻木了,时间更不知过了多久,他将这十三个字低念一遍!
  “气混沌清浊清升混降道一法众……”
  于是,他茫然了,这十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他无法了解,只得集中思索,又不知过了多久,他暗中思索着道:“气,大概是说真气一类的气的,是混沌的,清浊不问,要想清气升,浊气降,道理只有一个,但是方法却有许多——”
  “呀!这十三个字,是不是这样的意思?”
  他只能猜测,却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于是他起来喝了两口水,又吃了些东西,便再摸下去,只觉下面的句子,越来越繁复深奥,他每摸一个字,便要停下来思索许久,在摸下一个字的时候,他心里还在不断地思索着上一个字的意义,这样,他摸得便更加慢了。
  时间,便在这摸索的苦思之下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只道那一缸高达五尺,粗不能合抱的水缸中的“水”已几近喝完,而那麻袋中的“食物”也似剩无几了。
  但见他此刻却并没有来为这些生活上必须的东西发愁,因为这本薄薄的书册上的字迹,已吸引了他大部分心神。
  他再也想不到这薄薄的一本书册上,所记载的东西,竟是深渊如沧海,这其中每字都像是有着一个特别的意义,而第一个意义即又都是武学中极深奥的精妙之处。
  展白天性本极好武,只苦于未遇明师,此刻他发觉了这种武学秘笈,怎会不欢喜如狂,别的事,他便一概不放在心上了。
  他对字迹的摸索,虽然越来越觉容易,但是书中的字句,却越来越难以明了,往往一个字他要详思许久,而且要承上顾下,再分辨哪个字相连是一句话,到哪里才能成一段落,因之,他的进展反而越来越慢。
  但是任何事只要有了开始,便会有结束的一天,何况他是如此有恒心。
  终于,一天,当他将最后一个字都辨清的时候,他的心,不禁为之狂喜地跳动起来。他卧在床上,仔细地再将这册书上的每一字,每一句都仔细地思索一遍,此刻他已能将这册书上的每一个字都毫不困难地背诵出来。
  他思索得越深,狂喜的心,便也跳动得越厉害,因为他每思索一遍,便发觉这其中所含的武学精妙,竟是他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
  于是他开始依着这秘笈上所记载的方法,练习起来。
  摸索着的日子虽然是困苦的,但一切困苦,他此刻都已得到了报偿,因为他发觉依着这本书上的方法来修习内功,进境竟是无比的迅速,这和以前他苦练武功的时候,其难易之别,真是判若霄壤。
  他休息的时候越来越少,因为又发觉自己的精神此刻竟是如此充沛,他再也不去想别的东西,因为这些武学的精妙,已使他无暇旁骛。
  哪知——
  过了不知多少黑暗的日子,他盘膝坐在床上,继续着他内功的修习。
  当他意与神合,心无杂念的时候,他发觉他身下的石床,竟突地缓缓移动了起来。
  他大惊之下,猛提一口真气,身躯便又轻灵而曼妙地跃到地上,凝神戒备,他不知道在自己一生之中,现在又将遇着什么奇怪的变化。
  石床仍在缓缓移动着,山壁外突地传来一阵清朗的笑声,这笑声竟冲过山壁,传人他的耳里,他紧张的期待着,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似乎都已因着这紧张的期待而绷起如弓弦了。
  “轰咚!”一声巨响,一线天光破壁而入,在石床后边的石壁上,竟现出一个数尺大的洞来!
  展白大吃一惊,心想:“什么力量可以把这整座石壁震开?……”
  但,展白惊诧未定,笑声震耳,破口之处,陡然涌现一个颀长的人影!
  颀长人影,背光而立,展白视线突然由暗到明,一时之间,看不清来人的面貌,只能看到那颀长人影,满头乱发飞蓬,长衣在微风中,扑扑飘扬,当洞口而立!
  颀长人影,哈哈大笑,石壁回音,笑声震耳,嗡嗡不绝!
  颀长人影身形一晃,倏然撤身站在石床上。
  展白再凝神一看,原来竟是那乱发怪人,“雷大叔”!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