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青铜制钱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四章 青铜制钱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玉面小青蚨”似是看到展白“无情碧剑”非是凡品,但仍存心借凌空下压之势,腕上运足了劲力,猛向下削去。
  “呛琅!”一声龙吟虎啸,双剑猛击在一起,在夜空灯光之下,金星四射,辉烂耀目如火树银花,蔚成一片奇景。
  二人双臂均感一阵发麻,臂力竟是不相上下,当然“玉面小青蚨”是占了居高临下的光,“玉面小青蚨”飘落八尺开外,展白则稳站当场,二人不约而同的一齐检视手中宝剑,看有无伤损。
  “无情碧剑”一澄如水,丝毫未见损伤,“玉面小青蚨”黑铁长剑,暗青如墨,亦是未损分毫。
  此时,二人心中均已有数,知道对方俱是宝剑,不再存削毁对方兵器之心,双方二次往上一凑,各展绝学,打在一起。
  只见展白“无情碧剑”如惊虹绕空,“玉面小青蚨”黑铁长剑似乌龙闹海,一碧一青,两股剑气,翻腾缭绕,二人打得快时,只见森森剑气毫光,却不见二人身影。
  二人都是快攻快打,晃眼已打了四十余招。
  “铁翼驼龙”手捋虬须,一双环目瞪得滚圆,望定二人龙腾虎跃的搏闹,高声喊好,大叫大嚷地品评二人剑招:“嘿!好小子!这一招‘金针定海’施的不错,够味道!”
  “嗨!可惜!小青蚨!这招‘浪里斩蛟’,只差两寸,伤不到对方!……”
  “铁翼飞鹏”面色深沉,虽然一双精光暴射的小圆眼,紧盯场内动手的二人,但却是紧闭嘴唇,一言不发。
  “江南第一美人”金彩凤,素知师兄武功已得父亲真传,暗暗为心上人担忧,一双媚如春水的明眸,瞬也不瞬地望定二人,如花的粉面上是时惊时喜,紧张地握紧双拳,掌心里已渗出香汗来。
  围在四周看热闹的男女佣人,却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傻了,虽然他(她)们曾见过不少次的激斗,但从没有这一次的紧张激烈,冷森森的剑锋,回旋生飙,寒光逼人,有几个胆小的,站不住脚,已然身不由己地缓缓后退。
  展白与“玉面小青蚨”却已打到了生死交关的紧张阶段。
  “玉面小青蚨”剑招高超,身法轻灵,飞、腾、奔、窜,犹如灵猿跳涧,出手更是狠辣,招招不离展白要害,恨不得一剑把展白刺个对穿,一去这一大情敌。
  展白内力雄浑,沉着稳定,所施剑招完全是大开大合,手、眼、身、法、步、处处显示出有很深根底,剑招光明正大,尤其是气度雍容,隐然有一派大家风范。
  “玉面小青蚨”一边动手,一边心中生怪,看展白所用剑法,不过是武林常见的极普通的“三才剑法”,偶尔交杂上几招怪招,但也不见得高明到哪里去,自己素以剑法见长,竟然一时之间占不了上风,明明自己施出绝大杀招,展白却不慌不忙,只用一招极平常的剑法,便把自己的绝大杀招化解掉了。
  这时,二人已战了将近百招,仍不分胜负,“玉面小青蚨”心中不耐,正巧展白使了一招“立扫宇宙”碧剑向“玉面小青蚨”项上扫来。
  “玉面小青蚨”身形暴缩半尺,躲过项上一剑,黑铁剑“水中捞月”猛斩展白下盘。
  展白双足一顿,离地三尺,手中剑演“寒星奔月”,猛点“玉面小青蚨”顶门“华盖”重穴。
  按常规“玉面小青蚨”应该使“回风拂柳”,或者“游蜂戏蕊”,转身躲开展白那“寒星奔月”,才能避招进招。
  可是,“玉面小青蚨”求胜心切,弃正规战法想出险招求胜,不躲不闪,欺身横剑,用了一招“万花献佛”,剑身横着一挡展白剑势,顺势横向前推猛砍展白前胸。
  这一招,真是险极,如果展白轻功较高,能够凌空换步,身形再上提三尺,原势不变,剑尖下落,必可把“玉面小青蚨”头顶“华盖穴”刺一个血窟窿。
  但二人打了一百余招,“玉面小青蚨”见展白身法迟滞,算定展白不能凌空再行上窜,故而用了这么一招险招。
  展白有没有凌空换步的功力?有!但他武功内力进步太快,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下身具内功潜力究有多大,又加上缺少应敌经验,他那一剑直刺下去,算定“玉面小青蚨”要向一旁躲闪。
  没想到“玉面小青蚨”不退反进,横剑向他胸前切来,自己却无法再行躲闪,眼看“玉面小青蚨”黑铁长剑,贴着自己碧剑锋刃向自己胸前切到……
  一般武功较低的人,还没有看出这一招的凶险,但“金府双铁卫”及金彩凤等人,却已看出这一招,真是凶险无比,不由一齐惊叫出声。
  “小蚨子”铁背驼龙高声大叱:“你这是什么打法!”说着腾身扑至……
  说时迟,那时快,“铁背驼龙”尚未扑到,百忙中,展白运力一震手腕,把周身真力贯注剑身,猛然向下一震“当啷!”一声,“玉面小青蚨”,虎口一震,长铁剑脱手,掉落地上。
  展白就势一翻手腕,“无情碧剑”冷森森地剑尖已逼在“玉面小青蚨”咽喉之上。
  “玉面小青蚨”险些落败,心中犹如万箭齐攒,难过万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惨败,俊美的脸上变成灰色。
  展白也估不到自己内力,到了收发由心的程度,一剑把“玉面小青蚨”铁剑震出手去,无情碧剑点在“玉面小青蚨”咽喉之上,微微一怔,并未立即施出杀手。
  “哈哈哈……”铁背驼龙身如飘风,已窜至二人面前,先哈哈一笑,才说道:“小哥儿,真有你的!赢得光彩,可是,我们这只是比武性质,双方又没有深仇大恨,点到就够了,请把你的剑收回去吧。”
  “铁背驼龙”红面虬须,苍头驼背,神态异常威猛,说话吐气如雷,隐然有一副震服群伦的威势。
  展白是不愿杀失去抵抗力之人,再者自己父仇真相未揭之前,自己在金府仍算是作客,不愿落个无故伤人的罪名,当然“铁背驼龙”这几句话的力量也不小,闻言竟收剑回鞘,倒纵出八尺开外说道:“谨遵老前辈吩咐。”继而又对“玉面小青蚨”冷冷地说道:“只要让你懂得,以后少再目中无人!……”
  “臭小子!休狂!”谁知孟如萍突然一声厉叱。
  “接住小太爷这个!”
  在“玉面小青蚨”孟如萍,暴喝声中,只见他左手一扬,一蓬青色光影,猛向展白周身打来。
  原来“玉面小青蚨”铁剑被展白震飞,恼羞成怒,把“青蚨神”震惊江湖的独门暗器,“青蚨金钱镖”以“满天花雨”手法,向展白打出。
  “师兄!你敢!……”金彩凤尖声惊呼……
  “如萍!”铁背驼龙亦感大出意外,展白算是金府的客人,都听他的话把剑收回,没想到自己人倒不给他留面子,趁人不备时猛下辣手。不由暴怒喝道:“你这算什么……”
  暴喝声中,猛然挥出一掌,一股狂风劲流,卷地而起,直向漫空青色光影扫去。
  但“青蚨神”的“青蚨镖”,经过特别炼装,又以特殊手法打出,连“铁背驼龙”那么钢烈威猛的掌风,都不能完全挡住,只听几声尖锐刺耳的金刃啸风之声,已有数枚“青蚨镖”,穿过铁背驼龙掌风,速度反而更加迅疾,如流星陨石一般,猛向展白射至。
  “铮!铮!铮!”
  三声金鸣,三朵金星火花,在夜空里闪过,原来金彩凤早在手中扣了三枚“青蚨镖”准备应急,她见铁背驼龙掌风罡气,仍不能完全阻住孟如萍打出的“青蚨镖”,才抖手打出自己所扣的金镖震落射向展白面门、心、腹要害的三枚青蚨镖。
  可是,仍有四枚“青蚨镖”,疾飞猛射,一左一右袭展白双肩,两枚贴地飞奔展白双腿。
  金彩凤此时,再想探手取镖已来不及,只急得凤目圆睁,粉脸失色……
  展白却晃肩腾身,连躲过三枚,但袭向左肩的一枚再也无法躲过,“噗!”的一声,正打在左肩头上,深没入骨,鲜血立刻顺着手臂淌下来。
  展白只觉伤处一股寒气,直侵肺腑,知系暗器有毒,不由心中一凉,但仍咬牙忍痛,闭住左肩处穴道,以右手双指,暗运“金钢”手法,硬从肉内把那枚“青蚨金钱镖”钳了出来。
  “展小侠!”金彩凤掏出一颗药丸,趋前几步,幽幽地说道:“这是解药,你敷上吧。若不然……”
  展白手中握着那枚带血的“青蚨镖”,脸色狰狞得可怕,双眼怒睁,眼眶都流出血来,沿着双颊缓缓流下,对金彩凤的软语温存,犹如未见……
  金彩凤大吃一惊,见展白的脸色那么可怕,芳心不由一寒,颤声道:“展小侠,请不要这样!我师兄对不起你,等我哥哥回来,我一定告诉哥哥,请哥哥给你主持公道!”
  金彩凤说着,趋前握住展白左臂,把伤处衣衫撕开,以解药按进伤口之内,用一只玉掌,缓缓地揉按……
  展白恍如未觉,只悲愤莫名地瞠视着远方,似是想起很大的伤心事,但众人却不知他想些什么?……
  “哼!”玉面小青蚨,见金彩凤对展白关切逾甚,柔情似水,妒火中烧,冷哼一声,脸色狞恶更甚于展白,缓缓又探手镖囊。
  “如萍!”铁背驼龙厉叱道:“你要干什么?难道一点脸面都不顾,真要等我驼子出手吗?”……
  这些人说话,行动,以及金彩凤为他敷药,展白浑然未觉,原来他是想到了父亲的惨死,这枚带血的“青蚨镖”正和父亲交给他六件遗物中之一“青铜制钱”一样。这使他幻想到父亲被当世六大高手围攻,浴血苦战的情形:“父亲——霹雳剑展云天,手执‘无情碧剑’,昂立于重围之中,当世六大武林高手,聚众群杀,还是车轮战法?他猜测不到,但一定是父亲战得真力消耗殆尽,然后由“青蚨神”金九,以暗器偷袭甚或六人一齐施用暗器,亦未可知,使父亲周身负伤,然后才以乱刀乱剑把父亲杀死……但不知他们‘江南七侠’,义结金兰,誓同生死,为什么六个人合起来害死父亲?这是始终使人想不透的一个谜……”
  展白又继续想道:“假如父亲不死,‘江南七侠’江湖齐名,自己长大纵然不与当今‘武林四大公子’分庭抗礼,最低限度与父母逍遥山林之乐,不问江湖是非,也不致像现在的落魄江湖,几无立身之地的惨况,二者不可同日而语了……”
  “可是,”展白猛然警悟:“青铜制钱,就是‘青蚨神’金九的‘青蚨镖’已是无疑的,这已证明金九便是杀死父亲的主凶,自己冒险进入金府,固然未能见到金九,但眼前少年即是金九之徒,杀了他难道还怕金九不露面?良机就在眼前,此时不报杀父之仇,尚待何时?”展白思至此处陡然大喝一声:“站住!”
  这一声暴喝,乃是展白仇恨中愤然发出,真力贯注,声如焦雷!震得四周之人双耳嗡嗡直响,耳鼓更是刺痛欲裂。
  “玉面小青蚨”被铁背驼龙喝退,才拾起地上铁剑转身走出两步,突听展白大喝之声,又停步转身,死盯着展白恶狠地说道:“站住就站住,嘿嘿!你以为那一套烂剑法就能胜过小爷吗?那是小爷一时失手,才使你捡了个便宜。若不是看在公孙前辈面上,你小子早已死在小爷的‘青蚨神镖’之下了!”
  展白“呛”的一声,又把“无情碧剑”抽出鞘来,说道:“不服气,咱们就重新再来,分出一个强弱存亡来!”
  孟如萍也把黑铁剑撤至掌中道:“还怕了你不成!”
  “展小侠!”金彩凤忽拉展白左臂,急叫道:“你已负了伤,不要再跟他一般见识了……”
  连“铁背驼龙”也道:“算了罢,已经见识过了,何必再拼?这不是仇杀……”
  展白甩臂震开金彩凤,一震手中碧剑,说道:“今天谁也阻不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众人齐惊,以为两个青年人真是杀上火来了。但尚未想到展白心中的仇恨,孟如萍腹内的妒火,早已高烧三千丈。
  “好!”“玉面小青蚨”暴喝一声:“小爷今天也与你拼了!”
  暴喝声中,腾身而起,黑铁剑挂起一溜乌光,“赤虹贯日”,猛刺展白面门。
  展白已知玉面小青蚨内力不及自己深厚,完全仗着剑招奥妙,才和自己打了个平手,恐怕再失去先机,或久战不下,见孟如萍腾身扑来,也自腾身而起,向来势迎去,半空中“泛潮南海”,无情碧剑舞起一面光墙,猛向孟如萍剑上封去。
  这是武林罕见的打法,四周围观之人,铁背驼龙,金彩凤,甚至喜怒不形于色深沉无比的铁翼飞鹏,都是一齐惊呼出声。
  但两个人相对猛扑,去势电疾,诸人惊呼未竟,“呛琅!”一声金铁交鸣,双剑已猛击在一起,剑光火花四射之下,二人身形乍合即分,飘落地上。
  “玉面小青蚨”只觉半边身子发麻,虎口疼痛如裂,黑铁剑几乎出手,落下地来,踉跄数步,方才拿桩站稳。
  但展白却如无事一般,脚尖一点地面,唰!唰!唰……无情碧剑如猛风巨浪,一连攻出十数剑之多,把一个狂傲不可一世的“玉面小青蚨”杀了个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可是,“玉面小青蚨”仗着身法灵活,剑招精奇,展白一抡急攻,虽使他手忙脚乱,一直退后数丈,但却没有伤到他。
  二人激斗,“玉面小青蚨”已退至花圃栏杆附近,四周围观之人,随着二人所至之处,四散躲开。
  正好展白一式“横扫五岳”,猛向“玉面小青蚨”拦腰斩去,“玉面小青蚨”身法灵活一闪闪至栏杆后面,展白用力过猛收招不住,剑芒过处,把摆在曲栏上一溜十数只青玉花盆,悉数斩碎,碎枝残叶与瓦片尘土齐飞,威势好不惊人。
  负责护花除草的园丁见状,频频顿脚惊呼不已,毁坏了这十数盆名花,他怕主人怪罪下来就吃不消了……
  可是,由于这一来,玉面小青蚨已缓过气来,从栏杆后纵跃而前,立刻还以颜色,唰!唰!唰!……一连急攻了十数招,因为他剑招精奇,招招指向要害,也把展白攻了个手忙脚乱,节节后退。
  等到展白缓过手来,又是一番急攻,二人这种打法,可说是武林中从未见过的打法,“金府双铁卫”以及金府其他成名江湖多年的高手,大风大浪的战阵不知经过多少,可也没见过这等疯狂的打法,一时之间,都看得呆了,连出面阻止都忘记了……
  金彩凤在一边却急得六神无主,至此,她才明白,她心中既不愿孟如萍伤到展白,又怕展白伤到孟如萍,不管怎么说,所有众人之中,她是最焦急的一个。
  可是,二人状如疯虎,任她叫哑了喉咙,只是不理不睬,一味地狠斗。
  二人打法奇特,一个仗着身法灵活,剑招精奇,一个仗着内力雄厚,剑法博大,翻翻滚滚,把整个庭院打得乱七八糟,身到之处,柱倒墙颓,剑过之处,叶溅花飞,一所繁花鲜草,曲栏朱户的幽雅庭院,转眼间打得一片零乱,面目全非。
  晃眼间,二人已互相攻出了一百余招,就是二百余合了,仍然是胜负难分,不少人在点头赞叹,认为是生平仅见之恶战。
  不少人在暗暗担心,不知二人打到最后,如何收场?
  “金府双铁卫”已看入神,忘记二人所负的责任为何。铁背驼龙手捋虬须,连连道好;铁翼飞鹏阴沉的脸上,也露出了无比激奋之色,一双精芒小眼瞪得圆滚,望着场中二人疯狂厮杀……
  时间一久,玉面小青蚨,内力不及展白深厚,额上已流下汗珠来。
  展白却是愈战愈勇,虽然左肩伤口鲜血长流,他仍一味猛攻,好像他的内力愈打愈增加,一柄无情碧剑挥舞得如狂风骤雨一般,碧澄澄的剑光毒芒,在灯光照耀之下,恍如一片剑山,挟着虎虎风声,猛向“玉面小青蚨”孟如萍洒落。
  展白的剑光已把孟如萍的身影包围起来,孟如萍只见四周都是森森剑光,压力愈来愈大,不由心内焦急,知道这样打下去,自己非落败不可,这已不是争一口气的比武较量,而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搏斗,若不把姓展的小子打倒,失去心上人,丢脸的事还小,连性命都要不保。
  不由一咬牙,暗下杀心,在动手之间,探手镖囊,取了一把“青蚨神镖”在手中。
  金彩凤到此时叫不出声音来了,可能因展白已占上风,她从展白神情上看得出,展白如获胜是不再剑下留情的,而非把孟如萍杀死不可。
  而孟如萍的神色一样恶毒,又把父亲传他的追命暗器“青蚨镖”握在掌中,只要“青蚨镖”一出手,展白亦是非死必伤。
  可是,这二人的死伤都非她所愿,只急得芳心无主,花容惨变,她素以从容稳定而著名的聪明,此时却惊惶失措束手了。只急得团团乱转,但时间一久,终于她的头脑还是聪明地想到了“金府双铁卫”,哥哥不在,府上的人只有他二人有能力排解这场纠纷,于是,他望着场中激斗出神的“铁翼飞鹏”叫道:“巴二叔!请你制止他们吧!不然……”
  她看到“铁翼飞鹏”阴沉着脸色,两眼望定场中,对她的话恍如未闻,她才想起这巴二叔生性怪诞,常常做些使人不可理解的怪事来,找他排解不成,再生其他枝节,那更叫人头痛。于是,只说了一半,又转头向“铁背驼龙”说道:“公孙大叔,请您出面,不要再让他二人打了!”
  “哈哈!”铁背驼龙公孙楚,眉飞色舞,豪兴湍飞地说道:“姑娘,你放心,他二人虽打得激烈,一时之间,还分不出……哎呀!”
  铁背驼龙与金彩凤话还未说完,只听一声惨嗥,剑光过处,溅起一蓬血雨,玉面小青蚨脸色惨白,一条左臂已齐肩而断,右手执剑,摇摇欲倒。
  一见主人的爱徒受伤,金府上下人等齐声惊呼……
  原来金彩凤央请铁背驼龙出面,制止二人恶斗之际,展白见玉面小青蚨探手取镖,接连几剑猛攻,用出一招“彩线斜抛”,这一招乃是“追风剑”法中的绝招,虚里有实,实里有虚,看是斩孟如萍右臂,等到孟如萍举剑一封,身形左转,正欲借机会把握在左手的“青蚨镖”施出之际。
  展白碧剑半空斜劈,猛向孟如萍左肩砍落。
  孟如萍躲避不及,一条左臂已被展白一剑齐肩削断。
  那握在手中的“青蚨金钱”也洒了满地。
  可说事有凑巧,如不是孟如萍找铁背驼龙说情,铁背驼龙不致分神他顾,也不会让展白伤到孟如萍。
  铁翼飞鹏虽看到了,他却不伸手拦阻,因为他认为双方打斗,一方落败被杀,那是活该,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怨不得旁人。而且,腾身而起,不见胜败伤亡,就是他亲儿子,他也不管。因为他认为厮杀不见血便不过瘾。
  铁背驼龙见到祸闯大了。暴喝一声,腾身而起,扑向场中,半空挥出一拳,直打展白,身形却向孟如萍奔去。他是怕展白趁孟如萍负伤之下,再施辣手。
  但铁翼飞鹏比铁背驼龙更快,铁翼展处,疾如飞鸟,半空中铁翼猛挥,如泰山压顶一般,猛向展白头上掠下。
  两股庞大至极的劲风狂飙,正好一左一右,齐向展白卷至。
  展白见来势惊人,不敢硬接,飞身跃出一丈开外。
  “砰!”一声巨响,“双铁卫”一翼一掌,两股力道半空相撞,余力四激,飞沙扬尘。
  这还是二人发觉的早,卸去大半力道,但仍有如此威势,二人功力深厚,的确惊人。
  展白却昂然不惧,横剑说道:“是不是二位前辈,也想赐教?”
  铁背驼龙先点孟如萍肩上穴道,为他止血,再叫了两名下人,扶持下去裹伤上药……
  铁翼飞鹏却冷冷地说道:“小子!你自己也断去一臂,省得老夫动手!”展白剑眉却一耸,但尚未等展白发言,铁背驼龙却哈哈笑道:“巴老二!他们晚一辈的事,让他们自行处理,何必我们多事,被江湖上传出去,还说我们以大欺小呢!”
  玉面小青蚨,在两名下人扶持之下,临走时对展白恶狠狠地说道:“这断臂之仇,孟如萍终身不忘!”
  展白道:“在下随时候教!”铁翼飞鹏似是极听铁背驼龙的话,闻言不再出声。
  金彩凤却花容惨淡,不知如何是好……
  展白却又向铁背驼龙一抱拳,道:“老前辈,如果没有什么吩咐,在下告辞了!”
  铁背驼龙微一怔神道:“小哥儿,请等到明天,公子回来,再走不好吗?”
  “在下尚有急事,不能再等。”展白说道:“一切包涵,谢谢老前辈,在下告辞了!”
  说罢,无情碧剑入鞘,抱拳一礼,回身便走……“展小侠……”金彩凤急叫三声,欲言又止。
  展白却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
  铁背驼龙环目双睁,瞪着展白的背影愈走愈远,终于消失在门外,他却没有发声阻止……
  展白出了金府,连店也不住,踏着夜色直奔岩山十二洞而去。
  江边一钩新月,江水奔流,目光中燕子矶矗立在江边,真如一只巨大无比的飞鸟,几欲冲天而去。
  江风习习,溽暑全消,江面上两三渔火,夜色宜人,展白不禁长长嘘了一口气。
  此时,他心里有满意也有失意,有欢喜也有惆怅,沿江走来,简直不知心中是何滋味。
  满意的是自己武功,大有进境,竟能战败了“青蚨神”金九的亲传弟子。
  失意的是看到“金府双铁卫”的武功,实在太高,凭自己万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金府高手如云,以自己一己之力,报父仇可说是绝无希望。至于喜欢和惆怅的心理,他却不能确切地说出来,只是脑海中常常浮现出金彩凤美逾天人的影子,以及卧病二日金彩凤对他的款款深情,使他心里有甜也有苦,有喜也有忧……
  展白满腹心事,漫步走上岩山十二洞的崎岖山路,他所以不急着走,是因为不知道“神驴铁胆”确切的落脚之处,才慢慢地寻上山来。
  他已经转过了三个石洞,除了在一个洞里惊起一只蝙蝠以外,其余一无所见。
  他看这些石洞,虽是荒洞,但每洞均有游人留下的痕迹,有的石壁上题着“某年某月某人到此一游”以及横七竖八在壁上题的歪诗之外,地下还有果皮,纸屑等物,“神驴铁胆”既是风尘侠隐一流的人物,绝不会住在游人烦嚣之地。不禁心中暗暗失望,暗想“活死人”可能消息不确,让自己白跑这一趟……
  但他又不能灰心,明知无望,仍在山路上挨洞搜去,又空扑了三个石洞,已深入山区了。
  转过一座峰头,突然听到一个极为清脆的少女声音说道:“这回不算,重来!”
  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你这女娃儿,花样太多,拿着我老人家当猴子耍了,不干!不干!”
  又一个苍老的声音哈哈大笑道:“不要想赖!不照样来一遍,就得认输!”
  原先苍老的声音道:“没有那么便宜!别看我老人家,缺脚少腿,这一套还难不倒我!”
  说到这里,隐隐传来衣袂飘风之声。
  展白听到这一少二老说话的声音,很是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是哪些人来,又奇怪三人半夜里在深山,赌什么?
  想到这里,好奇心大起,疾向发话之处赶去,走到就近,才潜足隐形,借着山上树木的掩护,缓缓接近。前边是一个山兜,山兜里有一块平整的巨石,高约三丈,方圆将近十丈,四边短树奇花,仿佛是扎的天然花边,而这块巨石,恰似人工搭建的一座看台一样。
  巨石侧有数株大松,又恰似翠绿屏风,就在数株巨松之前站着一个白衣少女和一个白须白发的清矍老头,齐大腿根以下。双腿全无,却在那里头下腿上,以双手代腿,在地下纵跃飞旋。
  这怪老头很奇特,双腿皆无,却在下肢装了一个上粗下细的桩,承接住肢体,如今头下脚上倒立在地上,以手代脚,纵跃跳旋,就好像一个尖头鬼在月光下跳“魔鬼舞”一般。
  月光明亮,展白目力又佳,虽然距有数丈之遥,展白也看得清楚,那大跳“魔鬼舞”的怪老头,正是三日前在江边追赶“江南二奇”的手架双拐,双腿皆无,却其行如飞的老者。
  那白发清矍老者,因距离太远,展白运足目力也辨认不出在哪里见过,那白衣少女,秀发微扬,衣袂飘举,却正是娇憨天真的展婉儿。
  “她月夜荒山,与两个怪老头,又是玩的什么把戏呢?……”
  展白正在心感奇怪,那头下脚上(事实上他已没有脚,只是竖着一根木桩。)以手柱地,前后左右地跳跃一遍,然后翻身而起,同时顺手在地上抄起拐杖来,已退站在一边,非常得意地说道:“怎么样?别看我老人家没有腿,不是照样做到了!”
  “唉!”展婉儿叹息一声,说道:“我看两位老人家,功力都差不多,难分上下,还是不要比了!”
  “什么差不多?”白发清矍老者叫道:“女娃儿!你干脆就说我二人武功高强才对,但不管怎么说,老朽一定要跟他比出个高下来!”
  “对!”失去双腿的怪老头说道:“我们两个已经比了三天三夜,恐怕把你老家伙压箱底的功夫都抖弄出来了,难道还有什么高招不成?这次,我非要跟你这老家伙一较长短不可!”
  “还有什么可比呢?”展婉儿道:“拳,掌,兵器,暗器,内功,真力,身法和步法都比过了,再没有可比得啦,我看二位老人家就算平局啦!”
  “不成!不成!”白发清瘦老者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说了两个不成。
  又接着说道:“现在题目又来了,刚才来了一个人,藏在附近偷看我们……”
  不等白发清瘦老者说完,架双拐的老头哈哈大笑道:“我老人家早就知道啦!喏,就在那山坡上大树后边。”说着用右手拐杖向展白藏身之处一指。
  展白吓了一跳,自以为够隐秘的了,谁知道瞒不过两个老人,正想现身出来……“慢,慢来!”白发清瘦老者忙叫道:“你先不要出来!……”
  展白吓了一跳,心说:“我还没动,他就猜中我心中所想,莫非这老人有‘天视地听’之功?能够测知对方心意?……”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