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神驴铁胆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五章 神驴铁胆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我们就猜这来人的身份。”清矍老者说道:“来人的年岁有多大?是男是女?猜得对的为赢,猜不对的算输!老怪物,这办法你看怎么样?”
  失去双腿的老头,哈哈大笑道:“骑驴的老鬼,凭你聪明再多,也骗不了我老人家!你来了熟人,难道我老人家还不知道吗?”
  展白一听“骑驴”二字,恍然大悟,这眼前的清矍老者,不正是自己要找的风尘奇人“神驴铁胆”董千里吗!
  于是,他也不等两个老人究竟要拿他打什么赌,竟自飘身掠上石台,老远便叫道:“董老前辈,晚辈寻得你好苦哇!”
  董千里一愣,他功参造化,耳聪目敏,原是听到潜形隐踪的来人,脚步沉着稳定,必是一年轻人,而且必是男子,本想凭此精密的判断,来胜过当前的怪老人,但也想不到来人真认识他,因为他隐密行踪已十数年,江湖上很少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了。
  如今展白一呼叫他的姓氏,无形中被怪老头言中了,他两双精光如炬的眼睛,不由地望定展白,怔了一下道:“你小子,怎么知道老夫姓董?”
  未等展白答言,那老怪头却呵呵笑道:“用不着唱戏了!我看你骑驴老鬼是黔驴技穷了,竟叫一个后生藏在一边,来骗我老人家,这连三岁孩童也骗……”
  “神驴铁胆”董千里大怒,屈肘圈掌,轻飘飘地挥出,同时怒道:“老怪物!休要饶舌,你再接老夫几招试试!”
  别看掌势挥出,丝毫不带破空之声,但那一股阴柔之力,却是大得惊人。
  “几百招也不在乎!”
  怪老头嘴里说着,单拐挂在臂弯上,五指一旋,也是一股柔劲,随指而出。
  两股柔劲一撞,二人身形同时一挫,倏又电射而起,砰!砰!砰!快如电光石火,一阵气爆之声传来,二人身形往起一接,瞬间硬对了三掌。
  那“砰!砰!”之声,响在身边并不大,但激荡而出,由远山群峰撞回来的回音,却隆隆震耳。
  展白暗暗心惊,二人身法招式快得出奇还不说,这阴柔掌劲,如此惊人,可知二人的武功实非小可。
  两个老人晃眼间,身形飘忽,掌风呼呼,打做一团。
  婉儿乍见展白出现,惊喜莫名,一时呆住了,见两个老人又打起来了,展白又看得出神,对她连看一眼都不看,不由幽幽说道:“唉!他们又打起来了,可能又是没完,没想到他们都那么大年纪了,火气还是这样大。”
  展白看那怪老人虽然双腿皆无,下肢只是一根木桩,但双拐挂在左右肩上,前点后触,双掌更是运转如飞,扑高纵矮,左蹦右窜,身法灵活,丝毫不下于“神驴铁胆”,残废人能有这种成就,真可使人叹为观止了。
  展白越看越奇,不由奇道:“他们为什么要打呢?”
  婉儿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我来到这里找你没找到,却碰到他们,说是已经打了三天三夜,掌拳兵器,武功内力,什么都比过了,还是分不出高下,才请我当裁判,叫我出主意使他们分出胜败来,可是,我想尽方法,他们仍是不输不赢,你来的时候,我正要他们比赛“蹑空幻影”的步法,那怪老人没有腿,结果难不倒他,他用双手代脚,照样办到了。”
  婉儿这一说,展白方算明白了个大概,但还是不知道两个老人究竟为什么打了起来,但转而心中一动,回头问道:“婉儿,你说找我!找我有什么事?”
  婉儿大眼睛一转心里一酸,差点没落下泪来。心说:“我为了救你,差点没把命丢了,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吗?”
  但嘴中却没有这么说,只幽幽地道:“我倒问你,你在兴隆酒店,被“血掌火龙”红砂毒掌打伤,是谁救了你?”
  “噢!”展白恍然大悟:“原来是婉儿姑娘救了我!这样说来,你也见过‘活死人’了!我醒来怎么没有看到你?”
  婉儿脸一红,想到在“死人居”所受的委曲,差点哭出来……
  “你们两个娃儿,尽管唠叨没完!”二人激斗于一团掌风人影之中,传出神驴铁胆的声音道:“赶快躲远一点,我老人家要施杀手了!”
  “嗬……”只听怪老头呵呵笑道:“骑驴老儿!少在这儿虚张声势,有什么牛黄狗宝,尽量施展就是了!我老人家都接着你的!”
  “喳!”
  只听神驴铁胆的怒叱之声,跟着劲流激荡,隐隐有风雷之声,果然掌风威力大增,数十丈方圆的石坪上,劲风激荡,展白与婉儿二人已感到势难立足,不由双双飘身跳下台来,又窜上石坪数丈之外一棵虬松上去。
  二人坐在粗大松枝上,一边谈话,一边望着台上二人激烈搏斗。
  两个老人身法招式都太快,加上掌风强烈,虽然同是走的阴柔暗劲的路子,不似阳刚掌力,那般惊天动地,但在月夜看来,已难分清人影。
  月光下,宽广石台上,仿佛隆起了一个白灰色的大圆球,又像在那儿有一股奇形的龙旋风,翻滚蒸腾,根本就看不清是两个人在那里比武搏斗。
  展白修习《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中所载正宗武功心法,又加上奇经八脉已通,耳聪目敏,已能黑夜视物,但仍不能完全看清二人出招换式的巧妙身法。至于婉儿就更看不清了。
  忽听“砰!砰!……”几声爆响传来,声震夜空,二人快如飘风的身法,倏然左右分开。
  怪老人怪笑道:“骑驴老鬼,‘奇形追风掌’,也不过如此,还有什么新鲜的玩意,掏出来给我老人家欣赏欣赏?”
  这怪老人语意诙谐,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清瘦老人比斗了三天三夜,已激动了真火,闻言厉叱道:“老怪物,你少卖狂!再接老夫两枚铁胆试试!”
  说话之中一抖手,一道寒芒,带着“嗡!嗡!”金音,电射怪老人面门。
  怪老人仰天大笑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我老人家面前献丑!”嘴中说着话,右手单拐漫不经心地向上一撩,“铮!”的一声脆鸣,把打向面门的铁胆震飞,直射半天之外。
  神驴铁胆大喝一声,又一枚铁胆,抖手掷出,却不是打向怪老头,而是直向被怪老头单拐震飞半空的那枚铁胆射去。
  “叮!”两枚铁胆半空相撞,激起一溜火花,接着向下疾泻,恍如两颗流星一般,划起两道银芒,挟着“嗡!嗡!”慑人心魄的锐音,一左一右,直向怪老人两肋打去。
  怪老人也被这奇特的暗器手法,惊得呆了一呆,但瞬即恢复了镇定,笑道:“这跑马戏小姑娘都会的手法,还难不倒我老人家!”
  说罢,双拐一抡“叮!叮!”两声,把两枚铁胆又震飞及丈。
  说也奇怪,那两枚铁胆竟像有灵性一般,被怪老头双拐震飞,半空中互相绕了一个圈子,又在半空中相撞,“叮!”的一声,重新向怪老人前胸袭来。
  “哈哈!”怪老人笑道:“有点意思,骑驴老鬼!这比跑马戏的小姑娘高明多了!”
  说话声中,双拐一碰,再把两枚铁胆震飞,但那两枚铁胆却像长了翅膀的飞鸟,倏飞即回,“叮!叮”之声不绝于耳,而且均是指向怪老人的周身重穴。
  这奇异的暗器手法,可以说是够惊世骇俗的了,展白与婉儿坐在松树枝上,望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双眼瞪得大大的,连话也忘了说啦。
  可是怪老人依然丝毫不在意,一边咿咿呀呀,说着风凉话,一边从容挥动双拐,铁胆近身即被磕飞。
  神驴铁胆见自己两枚成名铁胆,仍伤不了他,说道:“老怪物,玩的不尽兴,再给你加上一枚如何?”
  “如何”两字未落地,另一枚铁胆已随手抖出。
  这一枚铁胆,比前两枚略小,打出之后。不是“嗡!嗡!”金音,而是锐啸破空,仿佛尖长的哨音一般,疾如闪电,去势也比那两枚快多了,只见如一线白影,以视觉难见的速度,直射怪老人面门。
  怪老人大叫:“不能再加多了!”
  但不等他风凉话出口,铁胆已近面门,怪老人急忙举拐一封却意外地封了个空。原来这最后一枚铁胆,不须碰到实物,遇力一阻,即自行转弯,怪老人举拐一封,劲力指处,那枚铁胆已绕了一个小圈,侧击怪老人左耳藏血穴。
  怪老人不备,差点被这后来一胆击中,幸好他武功已到登峰造极地步,能够心随意动,动在意先,劲风贯耳,自动一缩头,铁胆擦顶而过。
  而且,尚有先前两枚铁胆,倏忽又到,忙挥拐震开,后一枚铁胆落空,又自行绕了回来,直奔小腹气海打到。
  怪老人武功再高,至此,也闹了个手忙脚乱,嘴中已不是轻松的谈笑,而是哇哇怪叫了。
  展白与婉儿,已看得眼花缭乱,只见三道银芒,犹如三条灵蛇,围着怪老人周身盘绕,“叮!叮!”金音,“啸啸”尖哨,交织成一片震慑心魄的声浪,加上“叮!叮!”交鸣,火星银花耀眼,倒形成一番奇异的景象。
  神驴铁胆见三枚铁胆,已将怪老头闹个手忙脚乱,不由负手而立,神情泰然地笑道:“怎么样老怪物!三丸齐飨,味道不错吧!”
  怪老头大吼一声,双拐猛挥,金铁交鸣,闪闪银星交相进射,把三枚铁胆震飞身外数丈,倏地身形就地一仆。
  等到三枚铁胆在半空,绕了一个大圈子,绕转而回时,原地已不见了怪老头踪影,只有三道银芒,空白半空缭绕。
  神驴铁胆大感意外,愣了一会,才招手收回铁胆,怪老头突在他身后冷冷说道:“三丸交飞,也挡不住我老人家‘闪形无影’身法,我老人家若不是自顾身份,此时出手,你骑驴老鬼已早负伤多时了!”
  神驴铁胆脸色一沉,蓦地回身,反臂穿掌,缓缓向后撩去。
  一股无形的柔劲激荡而出,如怒海狂涛一般,向身后卷去。
  怪老头惊叫道:“雷音佛掌!”
  惊叫声中,身形就地一仆,原地已然失去怪老头的踪迹。
  强劲掌风,却卷向石台一侧高可入云的数株参天大松上去,只听惊天震地的一声响,挡着掌风的一棵大松,已齐腰折断,轰轰隆隆地倒了下去,巨大树身砸在地上,枝溅叶飞,石飞尘扬,隆隆巨响之声,万山回应,历久不绝。
  展白咋舌道:“好大的掌力!一个人能修炼到这种程度,的确使人不可思议……”
  婉儿也点头道:“我爹门下食客,不少是武林中顶尖高手,素常见他们动武过招,比试掌力,也从没有见过这么巨大的力道!”
  “你父亲!”展白突然想到“摘星手”慕容涵,也是自己杀父仇人之一,不由问道:“可是摘星手慕容涵?”
  婉儿白了他一眼,幽幽说道:“你明知道,还问什么?”
  “那么,你为什么不随父姓慕容,”展白问道:“而要姓展呢?”
  “你是当真善忘,还是故意装糊涂?”婉儿不高兴地说:“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我是随母姓嘛!”
  “世上的人,通常都是随父姓,很少跟母姓。”展白仍不能释然于怀道:“婉儿姑娘你也许不是摘星手的亲生女儿!”
  婉儿脸色大变,怒道:“你不相信我,以为我会说谎吗?”
  展白心中一阵难过,暗想:“婉儿是这么一个纯真善良的少女,且两次救了自己性命,假如自己为报父仇,要去杀死她的父亲时,她不知对自己会怎样的痛恨?……”
  婉儿心中本来极爱展白,若不然她不会偷偷离家,吃苦冒险来找他了。
  只是展白刚才问的话,使她过分难堪,才不客气地顶撞了展白两句,如今,见展白眉头紧皱,沉吟不语,以为展白生她的气了,又老大不忍,忙道:“展哥哥,你生我的气了吗?”
  展白摇了摇头,长嘘了一口气道:“我并没有生你的气,只是……哎呀!”
  展白说到这里猛抬头见石台上两个老人拼斗已到了生死一发的危险关头,不由惊呼出声!
  婉儿也被他惊叫之声警觉,忙也转头向石台上看去,只见两个老人,在台上犹如激怒的两只雄鸡,互相瞪着眼绕圈子。
  两个老人已不再是飘风闪电迅疾猛扑,而是屈身塌步,绕场缓缓走,但光芒如电的双眼,一瞬不瞬地对望着,绕半天才互相猛然打出一掌,劲啸破空,声若雷鸣。
  别看两个打得慢了,表面上没有刚才猛扑狠搏来得紧张热烈。但展白与婉儿却是识货者,知道两个老人这种打法,是互相以本身真力硬拼,一点取巧余地都没有,而且,每一招可开碑裂石,稍一不慎,万无生机。
  展白心切父仇,关心神驴铁胆的成败,父亲惨死的真相,只有他才知道得清楚,而且自己武功太差,还要恳求他老人家收录,可以说自己能否报得父仇,全在此老身上。
  假如这神驴铁胆败在怪老头手中,自己一切的希望都将成为泡影,因此,他紧张得掌心都渗出冷汗来。
  固然是失去双腿的怪老头,武功之高,也是尘世罕见,但展白却从未想到恳求做他的弟子,一是看怪老头带着一身邪气,言行举止,武功路数均不像正派人士,再者,怪老者也不会知道他父亲惨死的真相。
  所以,两个老人虽然与展白都没有什么渊源,但展白却热切希望着神驴铁胆得胜。
  婉儿却对两个老人的胜败,漠不关心,她整个心灵已完全放在展白身上,见展白紧张得浑身直抖,额上隐隐见汗,不由柔情万种地说道:“展哥哥,你何必这么紧张?他们两个都是老怪物,谁胜谁败,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展白却双眼注定台上,对婉儿柔情蜜意的话,犹如未闻。忽然又把婉儿倚到他身上的娇躯推开,纵身跃下树来,直向石台上纵去。
  “展哥哥,去不得!”
  婉儿惊呼出声,她叫展白不能去,自己却忍不住也纵下树来,飞身掠至台上。
  此时,两个老人已不再围场绕走,而是相对而立,双掌遥遥相挫,内功真力不断从二老掌心源源涌出,二老衣飘发扬,头上冒着蒸蒸热气,脚下却向青石地面深陷下去。
  显见得二老已互相较上了真力,且到了危机一发,立见生死的关头。
  神驴铁胆面色凝重,骑马蹲裆站好,须发皆立,双目怒睁,足下一双青缎团花双梁福字履,已然完全绽开,双脚已陷进坚硬无比的青石地面三寸深,显见吃力非常。
  怪老头的姿式却更怪,独木桩陷地已有半截,双拐套在双肩上,拐尖撑在身后,也陷进地面很深了,倒像个三角架一般,支持了他的半截身躯,无疑的这等于有三条腿,在站姿上多了一条腿的便宜,而且不虞倦乏。
  但他双掌平置胸前,双臂微微发抖,头上白气蒸腾,要比神驴铁胆浓厚得多,可见也没有占到上风。
  展白知道这种互拼内力的打法,最为危险不过,双方之中,任何一方功力转弱,略见不济,立被对方真力震裂内腑五脏而死,就是双方功力相等,也得落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不由急道:“二位老前辈!有什么话不好商量,何必定要落个同归于尽?”
  但两个老人已经拼上了,正在危机一发之际,哪有心情听展白之言?就是听到了,也无暇回答。因此,仍然在那里咬牙硬拼。展白心急起来,欺身前进,用意是想把两个老人分开……
  展白刚往前走了两步,婉儿急把他拉住道:“展哥哥,过去不得!此时,他二人功力运至顶峰,罡力四布,不等你走到他们身边,便要被震伤的……”
  展白挣脱婉儿的手,说道:“总不能眼看着两位老人家,落个两败俱伤呀!”说着直向二老身前闯去。
  可是尚隔着有两丈余远,展白便觉得身前有一股无形大力,把自己的身形阻住。
  展白再迈步前闯,已是不能举步,心头微惊,但仍不死心,猛力向前一冲,只听“砰!”的一声,不但未能前进,反而把展白倒震出数步,气翻血涌,双耳雷鸣,不由暗暗咋舌道:“好厉害!”
  婉儿赶忙上前扶住他,说道:“展哥哥,你伤到了没有?”
  展白摇了摇头道:“不妨事……”
  谁知展白话未说完,忽听两个老人各自大喝一声,惊天动地的一声大震,仿佛一个强大的气爆,突然炸开,劲流激荡四射,形成无数股小型龙旋风,四旋散开。
  展白与婉儿站在三丈开外,仍被那一巨大的力量,迫退数步,一个立足不稳,双双从二丈余高的石台上跌了下来。
  好在二人站得较远,二老掌力又不是向他二人发出,虽然被掌风余力迫下台来,并未负伤,半空中二人略一提劲,足尖一点地面,又双双窜上台来。
  二人不约而同窜上石台,再一看石台上的景象,把二人同时吓得一怔。
  只见神驴铁胆董千里,面色惨白,嘴角、白发都沾满了血迹,盘膝坐在地上,双眼紧闭,似是已受了重伤。
  再看那怪老头,下身木桩及撑在身后的双拐,一齐折断,半截身躯坐在地上也是双目紧闭,面色姜黄,嘴角衣襟染满了鲜血。
  显见两个老人已同时负伤。
  展白趋前几步,走到神驴铁胆面前,急道:“董老前辈,您受了伤?”
  神驴铁胆闭目不语,过了一会,才伸手从怀中掏出几粒丸药,放进口中,格崩!格崩!一阵咀嚼,咽了下去。
  这才张眼,惨笑道:“老怪物,你还活着吗?”
  “放心!”怪老头也张开眼睛,惨笑道:“你骑驴老儿不死,我老人家也决死不了!”说着也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吞下去。“唉!”董千里长叹一声道:“老怪物,你是我生平仅见的强敌!”
  “彼此!彼此!”怪老头也道:“我老人家平生以打遍天下无敌手自诩,没想到临死之前碰到你,虽然我们都活不久啦,可是打得也过瘾,练武的人死在武功上,这才叫死得其所!”
  “可是,”董千里道:“我怎么对你这老怪物面生得紧,好像江湖道上从没有见过?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能否见告,也不枉我们互相拼死一场……”
  怪老头哈哈大笑,但中气已没有受伤之前那么充足,笑完之后道:“亏你还叫神驴,难道你就没听说过‘神猴’吗?”
  董千里哦了一声,似是恍然大悟道:“你就是十数年前南荒黎贡山‘神猴’铁凌吗?”
  “正是老夫!”怪老头道:“南猴北驴,虽然我们从未谋面,十数年前江湖道上的朋友,早把我们老哥俩并列了!”
  展白与婉儿听这怪老头,就是十数年前名满天下的“神猴”铁凌,不由同时露出惊诧的神色,因为“神猴”虽然十数年未现江湖,但他当年那些出神人化的佚事,却是武林中老一辈的人物,津津乐道的。
  没想到这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传奇人物,竟在此时此地相遇。再一看怪老头长相,尖嘴猴腮,双眼火红,还真像个猴子一样,虽感滑稽,却笑不出声来……
  董千里忽然仰天大笑,相同的是笑声嘶哑,也失去了受伤之前的洪亮,笑罢说道:“十数年早思一会,却因琐务缠身,始终未能如愿,没想到十数年之后,还是碰面,现在我们老哥俩,可说是死而无憾了!”
  “神猴”却双眼一瞪,面色凄然。说道:“临死之前,能与你‘神驴’一会,的确是慰尽平生之愿,但不能说毫无遗憾!”
  神驴董千里一愕道:“老夫年已近百,相信你的岁数也不比我小,像我们行道江湖,在刀尖上打滚,能活到这个岁数已是不易,而且临死还死在互相慕名的老朋友手中,还有什么遗憾之事?”
  神猴铁凌黯然说道:“我没有你那么想得开,想想看,我们横尸荒郊,这两把骨头,连个收尸的人也没有,死了死了,还要受兀鹰野兽凌辱,的确死而不安!”
  神驴董千里也黯然道:“像我生前只图清闲,无儿无女,也没有收徒儿,这两根老骨头,早就打定主意,喂狗了,可是,听说你老猴子早年就收下两个弟子,难道你的两个弟子还不会为你收尸吗?”听到提起他的弟子,神猴脸上立刻变为恨毒,咬牙说道:“不提两个孽徒还则罢了,提起两个孽徒,老夫恨不得生食其肉!喏!你看!”说着一指他断去的双腿道:“我这残去双腿,害得我十数年不能重履江湖,就是我的两个孽徒所赐!”这番话听得展白和婉儿,也是义愤填膺,常言道:“恩师如恩父”,世上竟还有如此狼心狗肺之人,下毒心残去师傅双足?
  董千里更是怒气冲冲,大叫道:“难道你老猴儿就把两个孽徒轻轻放过不成?”
  神猴铁凌,狠瞪了董千里一眼道:“还说呐!要不是你这老不死,横加阻拦,两个孽徒,早已死在我的这双拐之下,岂能让他们兔脱逃走!”
  董千里讶然惊呼:“三天前被你追得走头无路之人,就是害你的两个孽徒呀,还有一个小侏儒,那又是谁?”“正是两个孽徒。”神猴嗒然若失说道:“那小矮子是二人收的传人,所以,那天你阻拦我不让我追杀三人,立刻激起我的怒火,跟你打起来,当时,你也许认为我不可理喻……唉!”
  神猴说到这里叹息一声,无限惋惜地说道:“当时,我也是太性急,话未说清楚,便跟你打了起来,后来又认出你是神驴,早思一会之人,更加不愿错过,反倒让两个孽徒从容逃掉了,这一来倒好,这清理门户是做不到了,等我这一死,两个孽徒更无忌惮,不知在江湖上要闯出什么样的祸事来?”说罢兀自叹息不已。神驴铁胆董千里,也是捶胸顿足,恼悔不已,道:“唉!我只说救人一命,没想到救了两个坏蛋,可见行侠仗义也莽撞不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