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一章 鬼镇风云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鬼镇风云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弦月在天,残星未隐,离离草原上,新露晶莹,大地已可闻到黎明的气息。
  雁群掠过这一片荒辽的芦苹荡,晓风带有严寒,发出呜呜哀号,仿佛要把阴霾的天色冲破一般。
  无边衰草,落满一层浓霜,将荒野染成白糊雪色,使浩瀚无际的荒原上更平添了几许荒凉。
  天边出现了微曦,寒风中隐隐透出了“得”“得”蹄声,间而夹杂着清脆的“叮当”辔铃轻响。
  少时,前方芦苇动处,徐徐现出了两匹骏马,驮着一男一女并辔而行。那男子约莫二十来岁,身着一袭青色布衫,他身在马上,虽然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但仍不脱其儒雅潇洒的意态。
  而另一匹黑白相间的花驹上,则坐着一个已过及笄之年的佳人。
  那少女用一方水蓝色的绸巾,拢住一头青丝,身穿一件浅紫色的紧身劲装,外面又罩着一件淡红色的大氅,两只皓手不松不紧地执着缰辔,随着马身颠簸,一抖一抖的轻擞着。
  二人二骑来到近前,那青衣少年一勒马头道:“妹子,穿过这片芦苹,前边就有一座小镇了。”
  那少女斜睇了他一眼,说道:“这芦苇荡像是没有边际的海,什么时候才能将它走完?”
  青衣少年道:“还有五里路,年前在下还在镖局干活时,曾押镖走过这趟路,别瞧这片芦苇漫无际涯,其实在那林障的后面,就有村镇了。”
  那少女冷哼一声,道:“不要忘记现在你是我的兄长,还是满口在下在上,哪有大哥对妹子是用这种口气说话的广青衣少年露出腼腆之色,道:“是极,是极,在下一时口快……”
  那少女气得花容变色,道:“哼!当真是迂不可教。”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道:“其实除开喉咙又干又渴之外,咱们可真没有赶路的理由。”
  那少女沉声道:“你忘了还有一件更严重,更要紧的理由……”
  青衣少年脸色一变,道:“妹子是说那跛……跛足的丑物会在半途截击?”
  那少女道:“岂止那个丑物而已,如果爹他老人家料得不错,这一路下去,不知还要遇上多少风险。”青衣少年道:“妹子多虑了,堡主是过甚其……”
  下面“词”字犹未出口,那少女已娇喝道:“住口!爹再三叮嘱过,绝对不许咱们透露出来自太昭堡,你还是一个劲儿堡主堡主的叫!”
  青衣少年满面惶恐,那少女哼一哼,复道:“你身为银衣护卫之一,说话竟如此不知检点,不晓得爹怎么会选中你执行这次任务的?……”
  话未说完,青衣少年突然以指掩口,轻“嘘”了一声,低声道:“有人……”
  少女住口不语,一双秀目迅速地往周遭一掠,只见云雾低迷,霜花飘飞,除了芦苇梢上一片风涛,就再难听到什么动静了。
  那少女白了他一眼,道:“你听见什么了?”
  青衣少年耸耸肩,道:“没听见什么?只不过是我的直觉……”
  那少女大意道:“又是直觉?一路上你那直觉也不知发过多少次了,却连鬼影也没出现一个!……”
  青衣少年无语以对,两人策马前行,倏地马前芦草一动,一条人影自草丛中跃将出来!
  那人横身拦在马前,身着白色布衫,年纪甚轻,约略在二十左右,面孔虽不显特别俊美,但双目炯炯有神,举止之间,另有一种风仪,令人一见油然而生好感。
  那布衫少年喝道:“喂喂,驻马答话!”马上青衣少年道:“什么事?”
  布衫少年望了那少女一眼道:“阁下怎么和这位姑娘并辔而骑?”
  马上青衣少年怔了一怔,道:“莫名其妙!在下倒要反间兄台缘何有此一问了?”
  布衫少年眯着眼睛道:“只因区区看不顺眼,这位姑娘怕是被阁下拐带出来的,是吧?”
  那少女闻言“咯…‘咯”娇笑不止。青衣少年沉声道:“兄台是无理取闹了!”
  布衫少年一派横蛮道:“无理也罢,有理也罢,区区无论如何是管定这事啦。”
  青衣少年心念微动,暗道:“这少年借口生非,不要就是那话儿?我且先试探一下再说。”
  遂道:“兄台待如何管法?”
  布衫少年道:“此话不啻承认那位姑娘果然是被阁下所胁迫拐带了,怜香惜玉之心人皆有之,区区自然须得护……护花除害!”
  青衣少年啼笑皆非,道:“谁又承认什么了?不妨告诉你,这位姑娘便是在下的妹子。”
  布衫少年道:“仅此一句就想搪塞过去?恁怎么瞧你们也不像是兄妹,若非拐带,只怕便是私奔的吧?”那少女插口笑道:“私奔便待怎地?喂,你讲理不讲理?”
  布衫少年道:“如是私奔,区区更难以忍受!”
  马上青衣少年转首朝那少女道:“此人胡说八道,妹子何用与他多费唇舌,咱们赶路要紧。”
  他迳自策马前行,眼前忽然白光一闪,那布衫少年左手飞快地扭住缰绳一拉一抖,马儿受惊“唏聿”长嘶一声,前足腾空而起!
  青衣少年被翻离马背,他上身一仰,在空中翻了个筋斗,轻飘飘的落下地来。
  布衫少年冲口道:“好轻功!”
  青衣少年立足在对方三步之前,道:“兄台是放横么?”
  布衫少年笑嘻嘻道:“岂止放横而已,区区要杀了你们!”
  青衣少年温道:“兄台一再相逼,咱们始终隐忍,甭以为就是寒了你,只因……”
  布衫少年截口道:“只因你们相偕私奔,自知理屈,是以不敢发作是吧?”
  青衣少年道:“兄台是愈扯愈离谱了。”
  布衫少年晃头摆脑道:“可惜区区有个毛病,便是嫉‘私奔’如仇,一见男女私奔,立生杀心。”
  马上那少女娇声道:“这种毛病倒真吓人,你当作没瞧见不就完了?”
  布衫少年斩钉截铁地道:“不行,非杀不可!”
  青衣少年患道:“好得很,咱们大可痛快的厮杀一场……”
  布衫少年一掌徐徐抬起,直劈而出。
  那青衣少年猛可一挫身形,单臂微沉,反手倒抓了上去。布衫少年迫得一撤掌,身形蓦地腾起空中,双掌挥起有若开山巨斧,笔直往对方罩落!
  青衣少年见他来势惊人,心中微凛,身形一振平平滑后数丈,隔空用内力遥遥罩住敌手。
  布衫少年仰天一啸,身躯在空中足不落地的飞了五圈,到了第六圈上,双掌一扳一荡,出招如雷,那青衣少年猛然发觉到方圆数丈之内,悉为对方拳风所罩,身形有如铁钉一般,左右双掌翻飞而上。
  但闻“轰”一声暴响,双方错身,布衫少年端立五丈之外,双手平平下垂。
  青衣少年呆了一呆,道:“兄台属何门何派?”
  布衫少年冷冷道:“无门无派!”
  青衣少年道:“难怪在下居然认不出你招数门路……”
  语犹未尽,那布衫少年已是欺身来到近前,一掌扬起,当胸疾推而至。
  青衣少年存心一试对方内力,他双掌一合,也自平推出去,两股力道在空中一触正着,双方都是一震。
  青衣少年摧力运掌,内力源源吐出,却见对方仍然有如渊停岳峙的停立着,身躯毫不挪动,内心不禁暗暗骇然。
  他奋喝一声,左掌一圈,右掌再出,布衫少年原式不变,平撞出去,双方再度硬碰硬对了一掌!
  青衣少年神情大是凝重,单掌连划半圆,在寻丈之外,一霎时竟一连劈出九掌之多。
  那布衫少年双目圆睁,精光暴射,双掌交拂而出,每接一掌,他便往后退开数步,最后他已和对方足足相隔了十四五丈之遥!
  马上那少女柳眉一皱,朝青衣少年低声道:“这少年不像剪径之流,可能是穷极无聊……”
  只听对面那布衫少年高声道:“瞧不出阁下倒还有两下子,罢了,阁下若肯出百两银子咱就袖手不管。”
  青衣少年狐疑不定道:“兄台这是敲诈?”
  布衫少年淡淡道:“有道是花钱消灾,阁下不应冥顽不化。”
  青衣少年道:“这一仗打得毫无意义,在下当然极愿化于戈为玉帛,但眼下我只能出得起二十两……”
  他说着,一面伸手人袋掏出几锭雪白的银子。
  布衫少年摇头道:“区区生性不善讨价还价。”
  马上少女插口道:“有个两全之策,二十两银子你不妨暂且收下,一月之后,咱们再将其余的八十两送到此地与你如何?”
  布衫少年道:“不妥,区区还是跟着你们一道走,直到收到那八十两为止……”
  那少女双眼一眨,道:“一言为定……”青衣少年道:“妹子,你……”
  那少女纤手一挥,他顿时住口不语,布衫少年瞧在眼里,在心底哼了一哼,却默默不作声。
  青衣少年道:“在下顾迁武,兄台台甫可否见示?”
  布衫少年道:“区区姓赵,草字子原。”
  他哈哈一笑,复道:“咱们是不打不相识,阁下这位妹子的芳名何不一并见告?”
  青衣少年顾迁武呐呐道:“她……她……”
  那少女嫣然笑道:“就是问名道姓也要拐弯抹角,诚然小家气得紧,我叫甄陵青。”
  那身着布衫的赵子原道:“甄顾之间,兄妹各有其姓,这倒奇了。”
  少女甄陵青道:“何奇之有?咱们是表……表兄妹……”
  她略一侧首,那双泛如秋水的美目打量了赵子原一下,又道:“喂,你没有马儿可怎么办?”
  赵子原道:“不劳费心,姑娘尽管放辔奔驰,区区步行当不落后。”
  甄陵青不再说话,一拍马背,当先纵出,顾迁武抖缰随后跟上。
  飞马奔出十余丈后,甄陵青回首一望,见赵子原仍立在原地未动,她寒着脸儿说道:“姓赵的出现得太过突然,想来咱们先时所说的话,已被他听进耳里,他藉口跟定咱们,必有用意,须得谨慎提防……”
  顾迁武道:“难不成他也为此事而来?”
  甄陵青道:“目下犹不能肯定,这人莫测高深,直令人难以惴度,但我终会将他的底子盘出……”
  快马奔驰,瞬间已与赵子原相距数十丈远。
  赵子原眼望两骑渐去渐远,睛瞳间忽然掠过一丝煞气,他喃喃道:“太昭堡……太昭堡……想不到这座古堡又有主人啦……”
  他身子一纵,飞快掠去,不一刻已赶上了前面二骑。
  那顾迁武见赵子原纵跃于马旁,丝毫不显得吃力,不禁赞道:“兄台足利于行,这一身轻身功夫是没有话可说了。”
  荒路一直贴着野芦荡往前伸延,愈走地势愈低,一路上芦花飘得满天飞舞,把人马全给沾白了。
  越过平野,在远处天云交接处,出现一丛林障,一片青绿中现出一抹深褐色的曲线,两骑三人加紧脚程奔去,不一刻便到了那座小镇。
  小集镇建在空野大平梁上,大街小巷星罗棋布,三人进入镇中,立觉气氛有异,整个镇内静悄悄的,街上见不到一个行人,听不到一语人声!
  顾迁武游目四扫,奇道:“是怎么一回事?镇上的人难道都死绝了?”
  甄陵青“喔”了一声道:“事有蹊跷,咱们分头到各条街道去瞧瞧……”
  两人调转马头,分别驰人左右的横街,只有赵子原立在原地未动。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二骑又重回原地,甄陵青问道:“有何发现?”
  顾迁武摇头道:“连鬼影也没见到一个!”
  甄陵青道:“那边情形也是一样,沉寂得骇人,看来这集镇是没有人居住了。”
  顾迁武转首朝赵子原道:“对这反常现象,兄台可有什么高见?”
  赵子原淡然道:“没有人倒落得清静,咱们今夜可一人住一间大房子。”
  一语方歇,突闻甄陵青出口叫道:“瞧!街头那边有人走过来了!”
  顾、赵二人闻声望去,在朝阳照射下,只见一人缓缓自街头走来!
  渐渐那人来得近了,依稀可见是一个面目清癯的老者,手上提着一篮菜疏水果,停在道上蹀着。
  顾迁武横马挡在老者面前,在马上欠身一揖道:“这位老丈请了……”
  那清癯老者望了三人一眼,道:“不敢,壮士有何见教?”
  顾迁武道:“老丈是在下于镇上所见到的第一人,不知此镇……”
  他语声微顿,做了个询问的表示。那清癯老者皱眉道:“呵,壮士莫非感到镇内之光景有异?”
  顾迁武颔首道:“正是,在下等本欲寻个店家进食果腹,不想此镇竟是空无人迹……”
  清灌老者沉声道:“镇内居民早在半年之前,俱已纷纷相率迁往他处,只因……”
  甄陵青忍不住插口道:“为了何故?”
  清癯老者凛然道:“只因此镇经常闹鬼,两年来竟有数十人先后暴毙,个个死状惨厉异常,死因毫无可查,抑有进者,一人夜晚鬼叫神号之声属引不绝,集镇内外鬼影幢幢,住户饱受惊扰,于焉相率他迁。”
  甄陵青吸一口气道:“如此道来,本镇竟是一座鬼镇了?”
  清瘦老者颔首道:“不折不扣的鬼镇!”
  一直默然不语的赵子原忽地一步踏前,道:“镇中之人悉行他迁,缘何只有老先生尚逗留于此?”
  清癯老者端详了赵子原一下,面上忽然露出困惑的神色,冲口道:“多么像……多么像当年……”
  话说一半,似是有所警觉,忙换了另一种语气道:“小哥此问甚是恳切,老朽之所以稽留不去,乃是向来不惧鬼神之故。”
  赵子原道:“老先生胆气之壮,是异于常人了?”
  清癯老者道:“老朽之职业迫得须成日与鬼为伍,日久遂处泰然。”
  甄陵青道:“怎么?老先生是……”
  清癯老者道:“老朽乃本镇所雇之守墓人。”
  甄、顾两人释然“哦”了一声。老者不住地拿眼打量赵子原,后者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将脸孔侧过一边。
  老者复道:“寒舍就在镇郊坟地上,备有果肴水酒,三位若不嫌弃,就请移驾过去让老朽略尽燕道之谊如何?”
  赵子原不待甄、顾两回答,抢先道:“老先生盛情如斯,却之未免不恭,小可先行拜谢了。”
  甄陵青与顾迁武两人对望一眼,甄陵青轻轻点了点头。
  老者当先前行,赵子原随后举步,甄、顾二人策马跟在后面,走出镇北便是一块广大的坟地,一幢茅舍坐落其间。
  四人走过乱泵堆,老者邀延他们坐在屋前草棚下,摆出水酒蔬果,三个年轻人俱是饥肠辘辘,便毫不客气的快意饮食。
  顾迁武喝了一口水酒,笑道:“想不到在坟地上大喝大嚼,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甄陵青朝顾迁武打了一个眼色,顾迁武转脸朝老者道:“在下冒昧向老丈打听一人,不知老丈是否知晓?”
  清癯老者道:“什么人?”
  顾迁武道:“一个容貌甚是丑陋、一足微跛的老人。”
  老者长眉一皱,正待开口说话,倏然道上一阵杂乱的马蹄声起,三骑自小镇方向驰来,在坟地前相继踢蹬下马,穿过坟地,来到茅舍前。
  右边丁个虬髯中年汉子望了棚下诸人一眼,喝问道:“谁是这里的守墓者?”
  清癯老者道:“是老朽。”
  左边一个矮小汉子道:“老儿你可曾见到跛着一脚、面容奇丑的老人经过此地?”
  顾、甄两人面面相觑,清癯老者冷冷一哼,道:“问话也有问话的规矩,什么老儿小儿的,这算什么礼数?哼哼,真是人心不古。”
  那矮小汉子破口骂道:“格老子的,称你一声老儿已是瞧得起你了,偏你犹自矫情,若惹得咱家火起,嘿……”居中那彪形大汉摆摆手,道:“二弟住口。”他转朝老者道:“老丈海量包涵,咱这位二弟生性莽撞,其实倒元甚恶意。”
  清癯老者道:“令二弟所形容的那人,老朽没见过。”
  那虬髯汉子道:“怎么可能?殃神老丑分明约定咱们到此会面……”那矮小汉子呼嚷道:“老儿你没打诳?”
  清癯老者默然不予作答,那彪形大汉道:“也许殃神迟来误时了,咱们不妨在此地稍候。”
  三人就立在马旁守望道路,这时旭日已升。
  在草棚下,甄陵青沉凝着脸色,用指沾了沾水酒,在桌面上写着:“是黑岩三怪,惴情形,他们已和殃神搭上一路了!”
  顾迁武压低嗓子道:“三怪没认出我们两人,多半仍不知情,他们在等待邪神通知……”
  只听那矮小汉子喊道:“老儿还不拿一坛烧刀子来让大爷过过酒痛!”
  清癯老者冷冷道:“都喝光啦。”
  那矮小汉子气呼呼道:“没酒?没酒大爷便剖开老儿你的肚皮,饱餐你的鲜血充数!”
  但闻“嚓”的一声脆响扬起,那矮小汉子腰间的大刀已握在了手上,他大喝一声,扬刀往老者身上劈去。
  清癯老者面色沉沉,眼看寒光霍霍,一刀行将及体,棚下的赵子原陡然出声喝道:“敬你一杯水酒,接住!”
  喝声中,擎起桌面上酒觥,猛一弹指,酒觥破空飞出,旋转有如飞叶,去势之疾,端的是骇人已极。
  那矮小汉子一刀方自劈出,酒觥已如疾箭般朝他右手握刀之处飞到,这下变生仓猝,他连丝毫考虑的余地也没有,急忙一撤大刀,刀尖望准那只酒觥挑去,“呼”一声轻响过处,酒觥被挑高数尺,端端落在他的左手之中。
  那虬髯汉子失声呼道:“旋叶指!……雪斋旋叶指!……”
  那彪形大汉面色一变,纵身上前,朝赵子原一抱拳道:“在下黑岩厉向野,这两位是敝二弟湛农、三弟卜商,敢问……”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续道:“敢问兄台可是来自阳武白雪斋?”
  这“白雪斋”三字一出,刹时茅舍前十数道目光齐然盯住赵子原,众人的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赵子原摇头不语,那彪形大汉厉向野道:“兄台方才所露的一手功夫分明出自白雪斋,江湖传言白雪斋主人孟坚石与二十年前太昭堡主赵飞星私交甚笃,自赵飞星惨遭职业剑手杀戮之后,武林中即未见有此两家门人露面……”
  赵子原岔开话题道:“阁下昆仲名气之间,己不待言,便是令二弟那刀上取准的功夫,也达出神人化之境……”
  他说到这里,偶然回过头来,却见那清癯老者不知何时已到他身后,显然正在聆神倾听他们的谈话,表情甚是激动。
  赵子原呆了一呆,道:“老丈你怎么了?”
  清癯老者迅即恢复平静,道:“没,没什么……老朽只要瞧清那只酒觥是不是被打破了。”
  这时东方小道上,又走来一个身矮头大、牛山濯濯的和尚。
  那和尚走到了坟地前,向左转了过来,朝茅舍前诸人望了望,然后经过乱家堆,停身在负手而立的卜商面前。
  和尚垂首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化个善缘。”
  黑岩老三卜商冷笑道:“到死人坟地上来化缘,和尚你忒也糊涂了。”
  那和尚自怀中取出一个木鱼,“咚、咚”敲了两下,说道:“人生难得几回糊涂,施主又何必太过认真。”
  卜商洪声道:“朝天尊者!你还要装,卜某难道认不出你么?”
  那和尚蹬地倒退一步,道:“贫僧已绝迹武林十数载,不想还有人未将贫僧忘却。”
  卜商道:“尝闻尊者于十年前连败岭南金氏兄弟后,便行退隐。如今倒是为了何事使你重出江湖?”朝天尊者沉声道:“贫僧被迫出山,乃是为了……为了……”
  湛农插口道:“尊者要卖关子么?”
  朝天尊者一字一字道:“五日之前,贫僧接到生平老友殃神老丑以飞鸽传书,略谓有极端重大之事故,邀约贫僧到此一会……”
  坐于一旁倾听他们谈话的甄陵青和顾迁武两人,面色陡然变得相当难看,赵子原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有了五六分数。
  三怪中老大厉向野失声道:“殃神老丑?!……怪事!怪事,咱们黑岩三兄弟也是接到老丑的飞鸽传书,约见地点也是这鬼镇外的坟地!”
  一语方毕,突闻西侧一座大坟后面,隐隐传来一阵“呼噜”的打鼾之声!
  厉向野连忙住口,他一幌身,已游移绕到了坟后,只见一个身着百结鸠衣的中年叫化,正自斜躺在墓碑上入睡。
  厉向野轻咳一声,那中年叫花翻了翻惺松双眼,低声道:“残羹剩肴腹无作,百结敝裳体不污!”
  厉向野怔得半晌,始道:“丐帮哪一位高人在此?”
  那中年叫花翻身而起,道:“飞斧震天下!”
  此言一出,众人俱为之侧目,厉向野呵呵笑道:“原来是布袋帮主座前五杰之一的飞斧神丐到了,恕厉某眼拙。”
  那飞斧神丐道:“好说,敢问殃神老丑是否已践约来此,老叫花候他已久……”
  一旁的卜商惊道:“怎么?阁下亦是应老丑之邀来到此地?”
  飞斧神丐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道:“谁说不是。”
  厉向野沉重地道:“老丑居然不惜劳师动众,可见这件事端的是非比寻常了!”
  飞斧神丐道:“再候一个时辰,若老丑仍然不来,咱老叫花可顾不得他有什么鸟大事了,此番他飞书邀约的乃是敝帮帮主龙华天,是帮主无暇,方命老丐代他赴约……”
  在另一边,顾迁武正对着甄陵青悄悄说道:“人言殃神老丑为人亦正亦邪,处于黑白两道之间,潜势力极大,这似乎并不为过,看来他把势成水火的正邪两方的一流高手都请来了!”
  甄陵青细声道:“咱们必须随时保持警觉,伺机离开这里。”
  她说完一抬粉脸,所见那朝天尊者正移步到草棚下,合十询道:“不知三位施主,是否也接到殃神的飞鸽传书?”
  他指的乃是甄、顾二人和赵子原而言,那顾迁武支吾道:“不……不是……在下等是偶尔路过此地……”
  朝天尊者双眼一转,道:“善哉,善哉,诚是难得的巧合。”
  甄陵青呼地一下立起身子,道:“小女子不明尊者意何所指?”
  朝天尊者笑道:“贫僧不善绕弯说话,是女施主多心了。”
  他合十长身一揖,甄陵青但觉一股暗劲直逼而至,她玉手在胸前隐隐一拂,却见朝天尊者衣袂不住拂,而甄陵青的娇躯却剧烈的晃了晃,终于拿桩立稳!
  赵子原在后见状大为心惊,暗忖:“久闻这朝天尊者神功盖世,十年前双败岭南金氏兄弟,那真称得上震动武林,令人为之瞩目,不想今日在一名女流面前,竟未占到若干便宜,足实证明甄陵青是深不可测了……”
  朝天尊者压低嗓子道:“领教!”
  坟上一众高手,敢情发觉棚下情景有异,视线齐然投注在甄陵青身上。
  甄陵青若无其事的拍拍衣袖,重又落座,拿起桌前杯酒一饮而尽,这等酒量,这等豪气,顿时把大伙儿都惊得呆住了。
  众人默然无语,每一人的心绪都显得异样的沉重;空气在肃杀的气氛下凝结住了……
  天色渐渐昏暗,已是西山日落东山昏的时候。
  暮霭沉沉,坟丘上诸人默默的停立着,只有黑岩三怪不时来回踱着方步,焦急之状,溢于形表,飞斧神丐搓搓手道:“等了整整一日,老丑莫非要爽约了?”
  厉向野停下身来,说道:“咱瞧老丑八成是叫什么事给延搁住了,否则以他的性儿……”
  湛农忽然停下脚步,截口呼道:“是殃神老丑!……他,他来啦!……”
  大伙儿的神经一下子都抖紧起来,纵目望去;在落日余晖下,有一条黑影一拐一拐地经过鬼镇,往坟地奔来,速度却是快得惊人!
  甄陵青花容一变,急促地道:“咱们快走!”
  甄、顾两人一面立起身子,赵子原略一蜘蹰,也随着站将起来。
  三人同时提身,朝东方急掠,那朝天尊者喝道:“施主请留步——”
  他身影一荡,便己截在三人之前。顾迁武大吼一声,抡掌推出,朝天尊者不闪不避,硬接了他一掌。
  三人乘朝天尊者凝神接掌之际,错身交掠,倏忽已出五六丈之外,说时迟,那时快,鬼镇上那条黑影业已如飞驰至,瞬即逼到坟前,速度之疾,即如黑岩三怪这等高手,也只见到一抹光闪!
  那黑影迳自冲入坟地之内,接着拐角一绕,恰恰将三人拦住!
  刹那间,坟上一众高手也已围了上来,三人见走脱不出,索性停下身子。
  抬目打量,眼前立着一名身材怪异,相貌奇丑,满头长发披肩,脸上肌肤瘰疬,一脚微跛的老人!
  赵子原目睹这一副尊范,不禁全身发毛悚然。甄、顾两人又何尝不如是?
  那湛农开口道:“老丑怎地到现在才来?”
  那奇丑跛者正是殃神老丑,他道:“目下不暇细说,诸位果不失为信人,此来令老夫得力不少。”
  顾迁武踏前一步,洪声道:“阁下无故拦住咱们,不知是何用心?”
  殃神老丑冷笑道:“岂可言之无故,老夫早已料到你们会经过这座鬼镇了!”
  一旁的厉向野冲口道:“早已料到?老丑你邀约咱们至此,难道与三人有关?”
  殃神道:“大有关系!”
  飞斧神丐不耐道:“到底是何鸟事?老丑你还不快些说明!”
  殃神沉声道:“若事情不是太过严重,老朽怎会劳动诸位。”
  众人见他语气沉重,心中登时一紧,但闻殃神续道:“祈门居士沈治章,谅列位俱有所闻了?”
  众人似乎陡然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卜商失声道:“沈治章?!你是说那去年死在——死在……”
  他唇皮发颤,再也说不下去,殃神接口道:“正是死在职业剑手之下的沈治章。”
  殃神沉重地点了一下头,道:“祈门居士死在职业剑手的剑下,乃是尽人皆知的事实,而沈治章在丧命之前,曾接到职业剑手的挑战黑帖,天下武林也是无人不晓。”
  飞斧神丐道:“这个还用老丑你说明不成。”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