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八章 隐秘重重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隐秘重重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堡门洞开着,赵子原大踏步向前行去,踏上第三节桥面时,但见眼前黑影闪动,一人当着堡门而立,正是少女甄陵青。
  这会子,那杜姓大汉赶了上来,说道:“尊驾能跨越第二节桥面,足见功夫不弱,乃本堡年来仅见第二人。”
  赵子原心想自己在乱箭攻势下本已智穷力竭,有幸甄陵青及时出声喝止,否则岂不早已葬身脚下深渊,不觉隐隐感到这太昭堡建筑之险峻,防卫之森严,譬之龙潭虎穴亦不为过。
  他本待追问第一个能安然越过堡桥之险又是何人?但心中愤怒,忍不住哼了一哼,道:“这便是贵堡待客之道?”
  杜姓大汉面露腼腆之色,转朝甄陵青躬身一揖,道:“这位访客欲求见姑娘,时值深夜,属下……”
  甄陵青摆手打断道:“知道了,你退下去。”
  杜姓大汉期艾道:“要不要属下禀报顾总领?”
  甄陵青美目中陡地射出两道冷电,道:“杜克明,是谁将你提升为银衣十八护卫之一?”
  杜姓汉子微愕道:“是……是顾迁武总领。”
  甄陵青道:“所以你只听从顾总领之命,再也没将本姑娘放在眼里了,是也不是?”
  杜克明道:“属下不敢。”甄陵青道:“罚你自囚黑牢一年,期满后罢为堡门抱关——”
  杜克明情知她所谓抱关,乃是守门戍卒之意,身躯猛可颤一大颤,结结巴巴地道:“这个……这个……”
  甄陵青冷冷道:“罚你自囚两载!”
  杜克明一听她那斩钉截铁的口气,知道事情已无可挽回,多言反招致重罚,遂带着满面怨怒走了开去。
  赵子原冷眼旁观,忖道:“眼前这姑娘为人行事倒与武冰歆有几分相似,同是雍颐指使,盛气凌人,难道说天下权势在握的大小姐都是如此骄矜么?”
  甄陵青转朝赵子原道:“姓赵的,我们又见面了。”
  赵子原略一抱拳,道:“赵某忘了祝贺姑娘安然无恙。”
  甄陵青一怔,旋即会意过来说:“哦,你是指顾总领与我为朝天庙迷魂大法所慑,致失去神智之事,我方听爹提及,他已将那捞什子法术解破了……”
  赵子原心念微动,暗道她父亲既能化解迷魂大法,能耐倒是不小,不知会不会是曾在麦十字枪庄院出现的玄缎老人?
  只听甄陵青又道:“喂,喂,你找我做什么?”
  赵子原胸有成竹,道:“区区来此目的,姑娘难道还不明白?”
  甄陵青瞠目无语,赵子原道:“时隔数日,不想姑娘便健忘如斯……”
  甄陵青道:“你喜欢兜圈儿说话的毛病仍是未改。”
  赵子原淡淡道:“姑娘应该记得犹负欠我八十两银子,区区此来便是为追索此账。”
  甄陵青晶瞳一转,想道:“这人来路不明,令人难测,若说他来此只为追讨八十两银子,那是绝无可能,哼,我务必好好盘盘他的海底……”
  当下道:“在去鬼镇的芦苇荡上,你无故拦住咱们,藉故惹是生非,咱们不欲与你翻脸,是以应允与你百两银子,那只是通权应变之法,焉可认真?”
  赵子原道:“姑娘言犹在耳,就要食言而肥了么?”
  甄陵青道:“八十两银子不过区区之数,但你若要收回此银,非得在堡里待上几天不可。”
  赵子原心中窃喜,对方此言正合自己之意,表面上,却洋洋不动任何声色,故意道:“为了什么?”
  甄陵青花容倏地一沉,道:“姑娘先且问你一句……”
  赵子原道:“但问不妨。”
  甄陵青寒声道:“你从何得知我是住在本堡?”
  赵子原干笑了一声,道:“姑娘忘了在芦苇荡上,顾兄曾无意透露你们来自太昭堡,区区适时便听得一清二楚……”
  甄陵青道:“这样说来,你倒是有心人了?”
  她一语双关,暗示赵子原来到此堡必然另有目的,赵子原哪里听不出她弦外之音,却故作不解道:“有道是‘贫夫询财’,在下向来视财如命,为了钱财宁可不要性命,岂能轻易失去获得八十两银子的机会。”
  说到此地,陡闻“蹬蹬”足步声起,赵子原循声望去,见来人身着一袭青衫,正是顾迁武。
  顾迁武人犹未到,已先冲着甄陵青高声道:“姑娘,堡内发生了什么事?”
  甄陵青不语,顾迁武复道:“方才我在东楼碰见银衣队杜克明,得悉姑娘罚他自囚黑牢……”
  他边说边走上前来,这才发觉立在甄陵青身旁的赵子原,似是有所警觉,忙住口不语。
  赵子原暗忖道:“日前他们两人虽然自认是表兄妹,但我打自第一眼起便疑他是冒充为甄陵青的表兄,单瞧他一个劲儿姑娘姑娘的叫,便知我的猜测不差了。”
  甄陵青何等机敏,早已察觉顾迁武这一称呼所生的漏洞,当下狠狠瞅了他一眼,冷冷道:“我如此处置杜克明,你敢是不服?”
  顾迁武道:“杜克明既然冲犯了姑娘,便是咎由自取,在下哪有不服之理。”
  甄陵青自鼻孔中重重一哼,道:“谅你不敢。”
  顾迁武面上并无任何不愉之色,回过头来望着赵子原道:“赵兄何时来到鄙堡?”
  赵子原爽朗一笑,道:“兄弟才到。”
  顾迁武昭了一声,道:“可不会是为了八十两银子始劳动赵兄大驾吧?”
  赵子原笑笑不语,顾迁武复道:“犹记咱们首次见面时,赵兄一口咬定甄姑娘与我相率私奔,目下这误会也该澄清了……”
  甄陵青插口道:“迁武你少说几句行不行。”
  赵子原道:“在下自知理屈,但兄台与甄姑娘允诺在先,那八十两银子是非要不可。”
  顾迁武道:“听怕赵兄志不在……”
  他本想说“只怕赵兄志不在银两”,但方说出一半,倏然一道念头闪过脑际,遂戛然中止。甄陵青伸手指着赵子原道:“他要在本堡逗留数日,迁武你领他到上房小憩。”
  顾迁武将甄陵青拉到一旁,低声道:“此子来意颇费人猜疑,姑娘何以竟要将他留下?”
  他虽然已将嗓音压低,但一旁的赵子原却仍听得清晰非常,不禁暗自感到奇怪,忖道:“姓顾的分明有意让我听到这句话,难不成藉此对我暗示警告?但他乃是堡内之人,这又说不通啊……”
  甄陵青不耐道:“我自有安排,你领他去吧……”
  顾迁武朝赵子原招了招手,两人举步向堡内行去。
  步过一片白石铺成的旷场,便见到东西相对的两座楼阁,楼外摆置着一对石狮,东楼门媚上嵌着一面横匾,镌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太昭堡”
  赵子原忍不住驻足细瞧,但见匾木已呈黑灰色,镌字上墨渍残缺剥落,显见年代之久远。
  他正为横匾题字所吸引,迎面又走来一队身披银憋的劲装汉子,人数约莫有十二三之借。
  赵子原乍见他们身上的银擎,便猜知其身份,心道:“想来这便是甄陵青口中提过的银衣队了,瞧他们个个眼神精湛,步履沉稳,足见内力已有相当造诣,江湖上一等高手也不过如是,不知堡主如何网罗调练出这批人物?……”
  银衣队在西楼石狮前驻足,为首一名面色阴沉大汉望也不望赵子原一眼,逞朝顾迁武执礼道:“属下等巡徼到此,总领可有何吩咐?”
  顾迁武摆手道:“没有,你们继续巡逻四周,这几日必须格外警觉了。”
  那名面色阴沉大汉诺应一声,带领银衣队错身过去。
  顾迁武继续前行,赵子原亦步亦趋跟随其后,说道:“区区犹未拜谒贵堡主人,顾兄可否引见?”
  顾迁武道:“堡主今夜有客人来访……”
  赵子原心中一动,道:“真巧极了,那么区区便候待明日再行拜谒。”
  顾迁武用着仅有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道:“赵兄若无它事,堡主还是不见的好,而且顾某要奉劝一句……”
  赵子原惑道:“什么?”
  顾迁武欲言又止,赵子原不禁更感迷惑,道:“兄台但请说出。”
  方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忽然发觉前行的顾迁武神色数变,瞬又恢复正常。
  只听顾迁武以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道:“不要说话也不要回头,后面有人……”
  赵子原暗暗奇怪对方的神色何以会突然间变得如斯紧张,顾迁武那故作神秘的语气,反勾动他的好奇之念。当下忍不住别首往后一瞧,隐隐瞥见身后不远处立着一个身材高大,穿着一袭玄色缎袍的老人,一动也不动地停立着,在淡淡月色下便似幽灵鬼进一般。
  那人两道如炬的目光也自投注赵子原身上,赵子原不觉竟体发毛,忙转过头来,心中忖道:“此人不知是不是堡主?顾迁武缘何害怕到如此模样?……”
  顾迁武足不停步,步人拐角一幢漆成红色的房舍,赵子原注意到大门敞开着,宽可容二马同时出入。
  绕过一道回廊,顾迁武指着墙角一间房子道:“兄台便暂且睡在这里,待会儿有仆役过来,赵兄若有事尽管招呼他们。”
  言罢转身足步一顿,赵子原续道:“适才顾兄似有话欲开导区区,便请明言。”
  顾迁武一言不发,走到房中倒了一杯热茶,手指沾水在桌面上写了几个字,赵子原凑近一瞧,见他写着:“尽速离开本堡,否则性命堪虑。”
  赵子原正自沉吟间,顾迁武已快步离开上房去了。
  赵子原放眼四下打量,只见屋内雕梁画栋,陈设齐全,装饰得甚是华丽,倒有几分像是达官贵人的宅第。
  须臾,门口出现了一个仆役模样的老人,进房将床上被褥叠好,一句话也没说便躬身施札退下。
  赵子原纳闷十分,脑际不断寻思顾迁武在案上所写那两句话的意义,还有他为什么警告自己?是善意还是另有存心!
  他心中想:“我好不容易才得混进此堡,为的便是要访察昔年那一段公案,岂有因此便轻易离开的道理……”
  他猛一抬头,偶然发觉头上似有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
  赵子原装作没有瞧见,负手在房内漫步一匝,一面留意打量墙壁与天花板,却不曾发现任何缝隙。
  他心中疑云重重,忖道:分明有人躲在暗处伺察我的举止动静,但我却瞧不出任何蛛丝马迹,这房间之设计建造必有古怪。”
  想到这里,便故意出声自语道:“奔波了这么一阵子,我也该休息休息啦。”
  他隐隐约约觉得黑暗中那一对犀利的眸子依然目不转睛的盯住自己,遂索性背过身子,上床拉上一条被子躺下,暗暗将体内真气运集全身,准备应付任何突如其来的袭击或变故。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没有什么事故发生,赵子原反而感到意外。
  待得他再次仰起头时,黑暗中那对眼睛已经消失了,赵子原一翻身从床上跃下地来。
  他轻步走到门边,正待启门出去,这一忽里,他陡然听见一阵沉重的足步声自东面廊上传至!
  渐渐那足步声来得近了,间而夹杂着低沉的人语声:“我说二哥,咱们就这样东来西往在堡内巡逻了老半夜,却连鬼影也役见到一个,难道咱们还要继续摸一整夜?”
  另一道沙哑的声音道:“那就是呷,嘿嘿,堡主业已放明了话头,你耳风没刮着么?”
  那低沉的声音道:“到底堡主说什么来着?”
  那沙哑的声音道:“我是听银衣队何三爷转达的,要咱们近几天内多卖力戒防,万一出了庇漏那就是……”
  语声顿了一顿,倏然压低嗓子道:“黑牢里百般酷刑你们是见过啦,若是堡内有了事故,那么你我都得遍尝各种刑具的滋味,然后就是一个死字,老三,你还打算休歇么?”
  那“老三”颤声道:“二哥,此话……此话当真?”那“二哥”道:“咱家几时打过诳语?”
  另一道粗哑的嗓子插嘴进来:“二哥并没有唬人,你没瞧见银衣队的杜克明被堡主收进黑牢了么?”
  那“二哥”轻咳一声,道:“老四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杜克明其实是得罪了甄姑娘,被谕令收押的,据说是为了甄姑娘一名年轻的客人……”
  语声渐亮,那一伙人显然来得近了,赵子原连忙又缩身回来,附耳在门板上聆听。
  “说到客人,堡主今夜不是也有客来访么?眼下正在宣武楼接待那两位来客……”
  “老三”道:“可是傍晚人堡的两人?我瞧见了,其中一个老的行动好生古怪,一直就坐在一只轮椅上,由另一名中年人把他推着走动,我到现在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儿……”
  房内窃听的赵子原心念一动,一不留神头顶碰着门框,弄出了一点声音,那“老三”蓦地停住语声,喝问道:“是谁?”
  赵子原自忖行藏已露,暗骂自己过于大意,正自寻思对策间,陡闻门外一道冰冷的声音亮起:“倒下……”
  接着便是惊呼声,低叱声与“砰、砰”响声交杂一片,须臾又归于静寂,赵子原忍不住启门出去欲瞧个究竟,只见房门直挺挺躺着四名劲装汉子,他电目一瞥,一道黑影自廊道拐角处一闪而没!
  赵子原哈腰下去,见四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廊上,俱被点了哑穴,不觉吃惊不已,心道:“能在倏忽之间同时点上四人的穴道,那下手者的身手够得上‘干净利落’四个字了,不知他们何以要下此煞手?难道古堡今晚果然有夜行人光临?……”
  他盘算一忽,将四个不能动弹之人拖到墙角暗处,四下张望无人,遂悄悄沿着廊道前行,转了几个弯,迎面便是一高楼挡住去路。
  赵子原半伏着身子走到楼侧,头上高楼题着“宣武楼”三个大字,他稍事踌躇,自楼前石栏飞跃过去。
  倏然,他停下身来,缘因他听到楼内隐约传出了人语交谈声音,那声浪虽是低沉,但却十分铿锵有力。
  正自趑趄不前间,陡地一条黑影从西面围墙上掠起,在空中一大盘旋,轻飘飘落下地来,连一丁点声息都没有发出,轻身功夫端的是骇人之极,赵子原心中猛可震了一大震!
  他隐身在石柱后面,只见那人身着黑衫黑袂,完全是一副夜行人行头,面上皱纹密布,两眉之间有一条弯长的刀疤,意态显得异常苍老,赵子原人眼便即认得,赫然是那几个时辰前与苏继飞行在一路的奚奉先!
  奚奉先仰首望望高楼,喃喃低语道:“宣武楼?……宣武楼……就是这里了……”
  他伸手拍拍脑袋,又道:“奚奉先啊奚奉先,你到底老迈了,离开太昭堡二十个年头了,竟然连楼阁的地位都忘了么?……”
  赵子原脑际思潮汹涌,下了决心自石柱后面,现身出来,朝奚奉先招了招手,压低嗓门“嘘”了一声。
  奚奉先乍见石后有人亦是惊疑满面,低声道:“什么人?”
  赵子原情知楼内有人,甚且可能就是古堡堡主,是以决定引开对方,一晃身掠到天井石亭后面。
  那奚奉先如飞赶将上来,沉喝道:“阁下再不出声,老夫可要得罪了广赵子原别过身子,面对奚奉先道:“奚老伯,咱们今夜在堡外林中才见过一面……”
  奚奉先定睛瞧清了赵子原面庞,神色稍雾,道:“是你!……老夫记起来了,是时你与那姓武的女魔头并辔而骑,事后苏继飞苏兄曾提及你的身份,听说你是阳武白雪斋的传人?”
  赵子原道:“小可赵子原,敢问苏前辈怎未与老丈同来?”
  奚奉先支吾道:“苏老儿有事上京浅去了,且说你又如何来到此堡?”赵子原心想我正要问出这一句呢,想不到反教对方先盘问起自己来了,当下坦然道:“在下正作客于此。”
  奚奉先心中道:“作客?你那鬼鬼祟祟的行踪哪还像个作客的样子!”
  但他并没有说出来,仅仅“嗯”了一声。
  赵子原也正想着心底一句话是否应该出口?终于他道:“奚前辈,我知晓你从前……从前是本堡的总管……”
  奚奉先身躯如触电般颤一大颤,厉声低道:“你……你怎生得知?”
  他额上刀疤又隐隐泛红,猛一吸气,内力尽集双臂,准备对方一个答得不对便立下杀手。
  赵子原见奚奉先脸上青气盎然,虽则早预到他会有如此反应,仍不免暗暗心惊,缓缓道:“前辈先不要追究这些,二十年前太昭堡主人赵飞星尚未遇害前,奚前辈位居本堡总管,而今古堡业已易主,前辈旧地重游……”
  语犹未完,奚奉先打断道:“小伙子你年纪轻轻,怎会知道这许多?”
  赵子原心忖目下自己的身份犹须保持秘密,匆忙中出口搪塞道:“小可出道时,家师尝对我叙述武林掌故……”
  奚奉先一怔,道:“呵,令师昔年乃赵堡主之交,老夫一时糊涂,未曾想到此点语声方落,猛地伸手一拿,掌影晃动问,奇速无伦地抓向赵子原手肘胁腰五个大穴!
  赵子原惊呼道:“你……你……”
  变生仓促,急切里赵子原足步一错,身形模糊一闪,自对方掌隙中倒退出五步之外。
  奚奉先一手抓空,如影附形般箭步欺前,左掌紧溯而起朝斜刺里一抹,毫不停滞往赵子原腕脉拂去。
  赵子原蹬步再退,手翻似电,但是时上一紧,仍被对方五指扣住。
  他错愕道:“前辈何尔以武相加?”
  奚奉先只若未闻,侧首寻思了半晌,忽然五指一松,将手缩了回去。
  他沉吟道:“‘斗转参横’?!小哥儿你方才所施的可是‘斗转参横’身法?”
  赵子原道:“不错。”奚奉先道:“那么你确是白雪斋孟老儿的传人,老夫多虑了。”
  赵子原心中有气,道:“敢情前辈信不过小可。”
  奚奉先道:“小哥儿莫要恼怒,实是事关至巨,老夫不得不格外谨慎,处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老夫所以能活到今日兔于横死之故。”
  赵子原稍感释然,道:“前辈何故潜回本堡?”
  奚奉先欲言又止道:“这个……这个……”
  赵子原瞧奚奉先面有难色,顿时了然对方仍不能充分信赖自己,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古怪的冲动,脱口道:“前辈,你可知我是赵飞星的……”
  话方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心中暗暗懊悔自己的鲁莽。
  奚奉先漫不在意道:“老夫欲到宣武楼那边去探一探,小哥儿你可是与老夫同道?”
  赵子原点了点头,奚奉先更不多言,他运起轻功,足不履地掠至“宣武楼”之前,一跃而上屋檐。
  赵子原亦继后跟上,两人反展身子倒挂檐角,屏息自窗口望人,人眼处见一个身着红衫之人背窗坐在一只轮椅上,在跳跃的昏黄色光线映照下,那有如血花般的深红颜色隐隐透出一种阴寒险恶的意味!
  那红衣人身畔立着一名仆人装束的中年汉子,他的前面便是一张方案,对角坐着一个身着玄色缎袍、神情冰冷的老者!
  玄缎老者正是曾现身于麦十字枪府第,自称职业剑手之人,赵子原尝见过他一面,是以并不陌生。只闻玄缎老人开口道:“这么说,你我这笔买卖是做不成了。”
  那坐在轮椅上的红衣人摆首,一道涩哑的声音亮起:“阁下爽约在先,可怪不得鄙上……”
  玄缎老人冷冷道:“此中经过,老夫解释得还不够清楚么?”
  那红衣人道:“清楚是够清楚了,就只怕鄙上听不进去。”
  玄缎老人道:“那是你们的事。”
  红衣人缓缓道:“甄堡主此言差矣,须知鄙上既然出了五千封银子委托阁下代为除去麦斫,鄙上算不算是阁下的雇主?”玄缎老人哼了一声,道:“这个自然。”
  红衣人道:“所以说鄙上既然坚持在今夜之前击毙麦十字枪,就毋庸……”
  玄缎老人打断道:“老夫何尝不作如此打算?只因那‘司马道元’委实出现得太已突然,迫得老夫不得不临时改变原计划……”
  红衣人吸一口气,道:“就我所知,司马道无一门早于二十年前悉数死在翠湖画舫上,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玄缎老人道:“老夫所得到的消息却恰恰相反!”红衣人愕道:“怎地?”
  玄缎老人道:“司马道元一门本足足有一十八口,凶杀案后次日官家清理画肪,却只剩得十六具尸体!”
  红衣人错愕更甚,道:“少了两具?!少了哪两具?”
  玄缎老人慢条斯理道:“其一乃司马道元本人,另一个是犹在襁褓中的婴儿。”
  红衣人身躯震一大震,蓦地爆起长笑,道:“天下有谁能在谢金印恐怖的扶风剑下得获幸免?嘿嘿,堡主此言无稽之极……”
  玄缎老人肃声道:“你我心里明白,老夫并没有危言耸听。”
  红衣人沉道:“我可不信世上有借尸还魂之人。”
  玄缎老人默默无语,红衣人续道:“再说,司马道元生前名气虽大,武功却高不到哪里去,纵令他死而复生现身于麦府中,以甄堡主一身功力,似可轻易打发。”
  玄缎老人冷笑道:“阁下哪里晓得个中原委,近数日来,老夫一总与‘司马道元’打过两次照面,第二次在少室山峰,老夫亲眼目睹他与少林达摩院首座觉海大师因故动起手来……”
  他语声一顿,复道:“觉海大师乃是少林寺百年来仅见的掌力奇才,他十八岁时也就是初人少林的第二年,就能将逾精钢的鼎钟一掌震成碎粉,如今他年纪已过半百,加上这几年修为,那一双肉掌较之开山巨斧不逞多让,但是……但是……”
  红衣人道:“结果如何?”玄缎老人道:“结果觉海大师在百招之上,竟被‘司马道元’一掌震得退了三步!”
  红衣人惊道:“有这等事?”玄缎老人道:“老夫岂会捏造事实不成?”
  红衣人道:“如此说来,难怪甄堡主对‘司马道元’有所忌惮了?”
  玄缎老人道:“其实也不尽然,老夫只是在未查明那‘司马道元’真正身份之前,不愿贸然行事,至于麦十字枪一命,反正迟早要自老夫之手而绝,又何必急于今朝?”
  立在红衣人身旁,一直不曾出声的中年仆人忽然附耳向红衣人说了几句活,后者连连点头。
  但听红衣人道:“此事容俟老夫明日回去向鄙上报告后再作答复,五千封银子不妨暂存贵堡……”
  玄缎老人道:“贵上怎么不亲自前来?”红衣人支吾道:“咱们不是言明不要提到有关咱家主人的一切么?甄堡主莫非忘了?”
  玄缎老人干笑一声,红衣人复道:“还有老夫这位仆人方才提出了一道问题……”
  玄衣老人道:“但说不妨。”
  红衣人沉声道:“他对甄堡主面具之后的庐山直面目发生了兴趣,故请老夫代问堡主,可否移开面具让他一瞧?”
  玄缎老人眼色一阴,旋即纵声笑道:“从来见过老夫面庞之人都已经作古了,令仆正值壮年,来日方长,若遽别人世岂不令人惋惜?”
  红衣人与那中年仆人哪会听不出他语中含意,当下只有嘿嘿干笑数声,不再出言逼他揭开面具。那中年仆人道:“堡主言重了。”
  窗外窥听的赵子原闻言,内心若有所悟,忖道:“那玄缎老人原来是带着人皮面具,怪不得我总觉他脸色阴森惨白不带丝毫表情?……”
  这会子,那坐在轮椅上的红衣人徐徐转过头来,赵子原因身在墙角之故,只能望见半个侧面。
  但见那红衣人肌肤又瘦又瘪,面色甚是枯黄,唇下蓄着一络稀疏白髯,整个面庞除开那对亮如寒匕的眼睛之外,倒无甚出奇之处。
  红衣人道:“堡主若无他事,老夫要告辞休憩去了。”
  说着一挥手,中年仆人推动轮椅,红衣人就坐在椅上由他推着行走,身子始终未尝移动。
  陡闻“吱”地一响亮起,楼门为人打了开来,三个披发左在的异服汉子闪身进来,在玄缎老人面前驻足,却是一言不发。
  那三人立在案边,齐然转了个身,正好背向窗外的赵子原。
  玄缎老人喃喃说了几句,声音十分低沉含糊,赵子原连一字也未尝听清,不禁暗暗纳闷。
  烛光正照在玄缎老人惨白的脸上,令人油然而生阴寒之感,那三名异服汉子唔唔应着,并未答话。
  突然玄缎老人怒哼一声,伸手一拍方案,“砰”一大响,桌角顿时裂下一块,高声道:“老夫自有主见……”声音愈说愈低,最后又成了一片模糊。
  窗外的赵子原睹状疑云顿起,忖道:“这三人衣着如斯怪异,形貌亦与常人有别,莫不是来自大漠?难道玄缎老人……”
  忖犹未罢,那右首一名异服汉子倏地踏前一步,举起单臂不住比手作势,玄缎老人连点了几下头。正欲出楼的红衣人,回转轮椅,低声也说了几句。
  三名异服汉子哼哼哈哈,依旧不停地作着手势,接着他们仰首朝四下张望了一番,伸手将案上的烛火捻熄了。
  楼阁内外成了一片漆黑,然后“蹬、蹬”足步声起,自楼门西渐,脚音愈去愈远,终至青不可闻。黑暗中传出玄缎老人冷冷的语声:“行啦……”
  烛火重又燃起,如豆的火光微微摇曳,照在楼阁上,这时只剩得玄缎老人孤零零一人立在案前,那红衣人。中年仆人及三名异服汉子已不知去向!
  楼外的赵子原瞧了许久不得要领,只觉脑子昏昏沉沉,竟有了一丝倦意,转首望望了五尺之外的奚奉先,见他依旧保持原来姿势,一心窥望楼内物事。
  红衣人陡地爆出一声阴笑,厉声道:“藏身的朋友,你还没有听够么?”
  那奚奉先反应何等迅速,立时缩首回来,百忙中回目一瞧赵子原藏身之处,令他吃惊的是横梁上已然空空如也,无声无息的赵子原忽然不在原地了!
  奚奉先低呼道:“小哥儿……”
  没有人应声,只有他急切的低呼在瓦梁上激起一片“嗡、嗡”回响。
  就在他略一迟疑的当儿,楼中的玄缎老人已自发起一掌,一股掌风破窗而出。
  那掌风来势甚是迅疾古怪,直似山叠浪舞般重重涌出,奚奉先骇然一呼,右手一屈一甩,猛地向后一个翻身,斜斜扶摇而上,玄缎老人大喝道:“哪里走?”
  右手一扬,紧接着又是一掌虚空击出,掌缘强劲,激起一片霍霍怪响,奚奉先身在半空,反手一掌拍下,两股力道一触而着。
  轰然一震过后,奚奉先藉掌劲反激之势弹起数丈,这刻他已无暇顾及赵子原安危,一个倒飞便飞出堡墙之外。
  玄缎老人似乎不料对方会从自己掌缘中脱身逸去,不觉呆了一呆,他身子一拧,穿窗而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