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十六章 鬼斧魅影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六章 鬼斧魅影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赵子原摇头道:“小弟也不知所然,顾兄莫非也感到那黑木箱里透着蹊跷么?”
  顾迁武低道:“我仅仅有这个直觉,那黑木箱很可能……”
  话未说完,忽然一阵大风吹来,吹得屋前盘虬欲舞的古树枝桠呼呼作响,不觉住口不语。
  两人仰首望了望天色,只见低空浓云密布,月星皆隐,黑沉沉的苍穹压得他俩心头有一种气闷的感觉。
  赵子原低声道:“天气似将有变化了。”
  他伸手往屋檐外一抬,但觉手心一凉,豆大的雨珠已开始滴落下来。
  有幸这一排庙屋有瓦檐斜飞伸遮出来,两人立身檐下,方使不致被雨水淋湿。
  霹雳一声巨响,一道电光急划而过,夜空倏明倏暗。
  豪雨倾盆而降,呼啸的狂风与渐浙的雨声错扰其间,借大的一座寺庙很快地就被凄迷的风雨吞噬了。
  顾迁武道:“这场暴雨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咱们不如干脆敲门,公然进房去瞧个究竟——”
  赵子原道:“如此不妥,对方借宿于此,若不让咱们进房,你我可没有理由硬行闯入……”
  这寺庙因为年代久远故而破旧失修,屋檐到处均有雨水滴下,滴落在两人头上,只觉其凉透骨。顾迁武头发被滴漏的雨水浇得湿淋淋的好不难过,忍不住道:“赵兄,咱们还是敲门试试……”
  语至中途,陡闻一道凄厉的惨呼自房中亮出,纵然在风雨交作之下,依旧清晰地传人顾、赵两人的耳际!
  紧接着“嘘”“嘘”怪响又起,声音凄厉异常,二人那本已张满的神经几乎就要暴裂开来,哈腰自门隙望去,只见在四口黑木箱左侧有一张桧木方桌,上面放置着一盏油灯,昏黄色的灯光将房内的景象朦朦胧胧地勾绘出来,两人电目一瞥,未及瞧清屋中的物事,忽然一阵轻风把灯火吹熄了。
  那“嘘”“嘘”声音时断时续,两人倾耳听了片刻,心神逐渐恍惚,竟是有点魂不守舍起来。当下连忙调气运息,半晌才恢复平静,但那怪响依然如故,不时夹杂着动人心魄的惨呼。顾迁武忐忑地道:“兄弟你可曾瞧出一些端倪?”赵子原道:“房内灯火突然熄灭,恁情如何也无法瞧得清楚。”
  正说问,蓦见房内灯光又自动燃亮起来。
  顾迁武皱眉道:“灯光忽明忽灭,分明是有人故弄玄虚……”
  赵子原摆手阻止他续说下去,原来房中此刻已有了动静,只见那“海老”满头长发披散,盘膝坐在地下嘘嘘吐气!
  他吸气吐气一直面对着桌上油灯,难怪火光会明暗不定,顾、赵二人睹状,始稍释于心。
  但见那“海老”披发跳足,面目狰狞,吐呐之际双手并连挥带舞,形状有如鬼魅,再经他“嘘”“嘘”吐气,火苗愈压愈低,更显得阴风惨惨;鬼气瞅嗽,二人瞧着瞧着,只觉一股凉意打从足跟升起!
  顾迁武寒声道:“这人是谁?怎地邪怪得紧?”
  赵子原低道:“小弟在来路上与他俩朝过面,此人名叫‘海老’,另一个被称呼做老秃,身份却不甚清楚……”
  这会子,房内又亮起一阵怪嘘,声音沉闷令人生厌。
  另一名牛山濯濯的秃子,此际业已换上了一件花纹密布的长袍,他徐徐走到“海老”面前定身。
  那秃子开口道:“海老,成了么?”
  “海老”停止嘘气,道:“十指已墨其八,大约是成了。”
  说着将双手十指摊开,其中八根指头不知怎地竟是隐隐泛着墨黑光泽,只剩得两只拇指保留原来肉色。
  赵子原暗暗抽了一口凉气,喃喃道:“乌墨指,乌墨指……”
  顾迁武奇道:“兄弟你认得此指来历?”
  赵子原道:“出道前家师曾向我提到过天下各奇门邪派的来龙去脉,但我阅历太少,那‘海老’所练的是不是乌墨指,可没有十分把握。”
  他二人说话时,尽量将声浪压低,加之外头风雨交作,是以虽仅一门之隔,那“海老”及秃子始终没有察觉。
  但听那“海老”道:“老秃你开始运功吧,注意第七次嘘气时须将真气倒转逆渡到玄脉大关,提防走了窍。”秃子不耐道:“你可不可以省说两句,咱老秃几时走窍过?”
  “海老”道:“话倒不是这么说法,咱家兄弟多年苦练,今夜是最后关头,万不能因你秃子一时大意而功亏一篑。”
  秃子道:“练成之后,你我又如何行事?”
  “海老”沉吟不语,秃子复道:“海老若未作任何决定,我倒有个提议——”
  “海老”抬头道:“怎么?”
  秃子道:“海老你说咱们何必舍近求远,干脆先拿庙里的和尚开刀,试一试那奇门功夫有多厉害,然后再去水泊绿屋……”
  “海老”沉声打断道:“在江湖上,水泊绿屋这四个字还是少提为妙!”
  秃子面上满露不悦之色,终于忍住不再多言。
  一刹之间,秃子忽然绕着四口黑色大木箱手舞足蹈起来,口中随之呼呼作态,赵子原仔细一瞧,那秃子看似乱跳乱舞,其实却是井然有序,仿佛依着乐声之板眼节奏挥舞一般。
  秃子舞了好一会,与“海老”双双步至黑箱前面,伸手一抓一扳,“喀嚓”一响便把箱盖揭开了——赵、顾二人本来就对那黑色木箱怀有戒惧之心,这时听见那震人心魄的揭盖声响,不禁毛骨悚然。
  木箱盖子乍一揭开,一股腐臭败坏之气迅即弥漫开来,令人闻之直欲作呕,房外的顾、赵二人忙不迭掩鼻屏息,而那“海老”及秃子对这种腐败味道却生似极为受用,朝箱内连连猛嗅不止。
  “海老”与秃子嗅罢、一边狂啸厉叫,一边从两口黑箱里搬出两具赤裸裸的死尸来!
  那两具死尸容貌狰狞可怖,全身干瘪瘪的,肌肤完全没有一些儿丰腴,皮层上不知怎地竟然隐隐泛着黑灰之色,与木箱上的颜色毫无两样,更奇怪的是两具死尸的右手上各自执着一只大板斧!
  赵子原吸了一口冷气,忖道:“莫非这是两具僵尸不成?”
  他暗暗运足内力聚在双掌之上,以防有什么不测,立刻就可出击。
  顾迁武脱口低呼道:“滇西鬼斧门!”
  赵子原道:“方才我认为那‘海老’练的是‘乌墨指’,也许是瞧走眼了,顾兄你看如何?……”
  顾迁武道:“兄弟你见到两具死尸手上所执的板斧没有?”
  赵子原颔首道:“瞧到了,死尸之手居然紧紧握着板斧不放,倒是一桩奇闻。”
  语声一顿,续道:“还有那两具死尸肌肤业已完全风干,布满一点一点黑灰之色,着实和鬼魅妖怪相去不远,倒像是风干的僵尸……”
  顾迁武沉声道:“武林中传说,在滇西人烟绝迹的铁壁附近,有一个邪恶诡异的鬼斧门,利用死尸执斧,练成许多匪夷所思的奇门邪道功夫,江湖上人,一提到滇西鬼斧门,便如遇到鬼魅一样惧骇!”
  赵子原惊道:“有这等事?”
  顾迁武道:“看来那海老及秃子,便是来自滇西的鬼斧门人了。”
  赵子原想了一想,道:“但那秃子刚才曾说到‘水泊绿屋’四个字,滇西鬼斧门与水泊绿屋又有什么关连?……”
  顾迁武茫然道:“这个就非我所能知晓了。”
  “海老”及秃子审视了那两具死尸一番,露出心满意足的模样,然后让死尸贴壁斜躺着,口中念念有词:“但嗒嘛但嘶璃咪……”
  两人念了一段希里古怪的咒文后,便对着死尸运起吐呐功夫来了。
  片刻过后,奇事发生了,首先房里亮起了一阵轻微生硬的异响,凝神听去,那异响又像是来处极为遥远的地方。
  “海老”与秃子仍然不停地念着咒文,有顷,那两具死尸陡地由斜躺而自动立将起来,齐然朝前一纵一跳,它每跳出一点,便发出一声异响,手中所执的大板斧亦顺势向前一挥。
  那死尸举手投足间,动作甚为生硬,果与常人有异。
  赵子原心中发毛,暗自呼道:“从前曾听说过湘西一带,人们客死异地后,便由专事赶尸之人将尸身赶回原籍埋葬,我犹以为那不过是被渲染夸张了的怪谈,想不到眼前这鬼斧门人行事更是不可思议,人世间里真是无奇不有了。”
  只听“海老”道:“老秃,你把另两口木箱里的毒蟒放出来。”
  秃子道:“如此只怕有些不妥……”
  “海老”斩钉截铁地道:“甭多言,依我的话去做!”
  秃子迟疑一忽,终于伸手把其余两口黑色大木箱的箱盖揭开,两条长达三丈的巨蟒迅速地游将出来。
  赵子原猛可吃一大惊,那二条蟒蛇首颈少说也有茶碗粗细,加之皮厚鳞坚,揣摩模样似已臻刀枪不入的地步,他缓缓吸一口气,只觉腥风扑鼻,与房中腐尸奇臭之气陈陈相因。
  巨蟒游到两个死尸前面五步开外,倏然停下身来,昂首面对死尸吐着红信,形态可怖之极。
  死尸一纵一跳向前直行,两条巨蟒吐闪了一阵红信后,忽然全身昂起,有似脱弦之矢般朝死尸疾射而去。
  “海老”视若未睹,依旧不停地念着咒文。
  死尸手中板斧一挥,那巨蟒在空中如旋风般一个扭身,倒转尾巴扫过来,“呼轰”一声巨响扬起,两条巨蟒横尾这一扫,威力之巨可令挡者披靡。
  嘶然一响,两个死尸齐然跃开,手执板斧纵击横扫,动作都是一般,但见血光飞溅,斧头端端砍中蟒蛇七寸之处,两条巨蟒登时身首分家,盘蟋倒毙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两个死尸动作整齐划一,是以那一对巨蟒不分先后被同时祈毙。
  赵子原瞧得目瞪口呆,那巨蟒何等灵捷,更加全身有如精钢铸造,竟被死尸在一举手之间击毙,简直令人无法置信。抑有进者,死尸挥举利斧,举手投足问生似隐含着惊世骇俗的绝大功力,赵子原不禁暗暗不解,心忖:“死尸居然也怀有武功,这该怎么解释?”
  但见秃子禁架暴笑一声,似乎得意已极。
  “海老”喃喃道:“行了,这一对长虫的厉害绝不在一般武林高手之下,死尸既然能把它制服,足见咱们所练的奇门功夫已大大有了长进。”
  说着,双目有意无意朝房门一瞥,面上露出一种难以思议的神秘表情,旋即收回视线。
  赵子原心念一动,在顾迁武耳旁道:“海老分明知道你我在门外窥视,他那句话是故意说与我们听的,只不知用意何在?”
  顾迁武道:“此人阴险诡诈得紧,至于另一个秃子,倒像比较浑戆……”
  赵子原点点头,犹未及答话,但闻房中那秃子道:“然则咱们立刻就把死尸送到水泊绿屋去?”
  “海老”瞪了他一眼,默然没有作声,似乎怪秃子不该又提起“水泊绿屋”四个字。
  秃子却未察觉继续道:“不知水泊绿屋那神秘主儿要死尸何用?此番咱们鬼斧大帅有命下来……”
  “海老”沉声打断道:“老秃你要再信口毫无遮拦的说下去,一俟回滇西之后,我可要据实上禀大帅,用门规整治你了!”
  秃子满露不豫之色,道:“不说便不说,你少提大帅的名头压人。”
  “海老”冷哼一声,再度向房门瞥了一瞥,又自念起咒文来。
  那两具死尸口中倏地发出骇人之极的怪叫,举步纵向房门……”
  赵子原暗呼一声“不好”,脱口道:“顾兄,快些躲开……”
  语声方落,那两个死尸已冲破房门板木,手中所执巨斧挥舞得“格”“格”作响,赵子原与顾迁武面对死尸,直吓得魂飞魄散,不由得呆了,竟忘了退身闪避或发掌相御。
  两具死尸手起斧落,霎时之间,赵、顾二人面如死灰,暗道:“我命休矣!”
  耳际依稀传来“海老”的桀桀得意暴笑声音,说时迟,那时快,死尸手中巨斧甫行落下,二人倏感一股奇猛无比的力道自身后回旋袭至,当下一个立足不稳,分向两旁跌开七步之遥……”
  那掌风余力,犹自激荡残破的房门摇摆不定。
  顾、赵二人死中得生,但觉冷汗泱背而落,他俩惊魂甫定,齐地回目望去,只见身后寻丈外不知何时已立着广灵寺住持黄衣僧一梦!
  两具死尸不约而同地停止了纵跳,僵立当地不动;那“海老”霍地长身立起,指着黄衣僧一梦道:“和尚你架了这一斧,梁子你是抗定了!”
  黄衣僧一梦喧了个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可是来自滇西?”
  秃子冷冷道:“是又怎样?”
  一梦老僧道:“那么施主果然是鬼斧门下的人了,敢问名讳如何称呼?”
  秃子冷笑道:“咱家兄弟九秃招魂冥海招魂,你总该听过了。”
  一梦老僧神色微变,道:“鬼斧门招魂二魔几时远离滇西来到中土?”
  秃子与“海老”不答,一梦复道:“老衲必须追究明白,二位施主托词借宿于敝寺,究竟意欲何为?”
  九秃招魂晒道:“鬼斧门行事,外人管得着么?”
  一梦老僧道:“老衲久闻鬼斧门有不许外人过间隐秘的规矩,但施主既然在敝寺落足,老衲忝为本寺住持,总得管上一管——”
  冥海招魂桀桀怪笑道:“敢情和尚你是鬼迷心窍了,要管你便到地狱去管吧!”
  一梦老僧毫未在意,道:“适才老衲在暗地里觉察许久,这两具死尸……”
  正说间,那冥海招魂已喃喃念起咒文,两具死尸齐地纵跳上前,挥起利斧双双往一梦顶门劈落!
  一梦老僧道:“外魔不侵我佛,施主莫要执迷不悟。”他身形极快地一闪,让过利斧,那两个死尸一斫不着,分自左右斜抄而起,各走半弧夹击一梦。
  一梦老僧方欲蹬步再退,陡觉一股泛骨奇寒袭近身前,不由吃了一惊,当下疾地盘足一错,硬生生将后退之势化为侧移,空中传来“叮”地一声金铁交击声响,死尸一对板斧击空,因为去势极猛,推实后竟相互交碰了一下,旋即吃对方劈斧时所生的劲道反震回来。
  死尸嘶号连连,两臂伸得笔直疾扑而上,那惨白的十指闪出磷磷鬼火,令人不寒而栗。
  霎时周遭扬起习习阴风,一旁的顾迁武打个哆嗦,呼道:“禅师留……留神……”
  一梦双掌一合一翻,一股阳刚之劲暴迸而出,轰然一震后,死尸身躯全然不退,忽地一左一右腾空跃起挥斧劈下。
  死尸下扑之际,双掌忽然僵直,口吐怪叫,声音虽则不高,但却惨惊刺耳,更加添了阴森惨淡的气氛。
  一梦大吼一声道:“孽障倒下!”
  他身形猛可一矮,右掌平立,左掌仰翻,针对死尸下扑之势封出,掌势发出之际,全身随着一阵颤动。
  立时一股雷霆万钧的力道,从他掌心封击了上去。
  顾迁武默默对自己呼道:“梦回青河!……梦回青河!一梦禅师就要使出他的绝学来了!……”
  就在这一忽里,最后一幢庙房的木门蓦然一摇,一个人影好比鬼魅一般一闪而入——接着一道冰冷的语声亮起:“佛门清静之地,怎有如许魍魍鬼魅在此吵闹不休?”
  诸人不约而同停下手来,循声望去,但见那人约莫中等年纪,一身文士装束,端端立在寻丈之外——赵子原失声呼道:“老前辈是你?……”
  那人正是数日前有如神龙一般突然出现在太昭堡内,挡住穷追赵子原不舍的甄定远,解了前者一围的中年文士,赵子原触目立即辨识出来。
  中年文士颔首道:“唔,这次你总没忘却在前辈之上加个‘老’字,不在老夫曾指点你轻功一场……”
  赵子原想起首次见面时,对方自外表模样观之虽年事不高,却动辄以“老前辈”自居,当时自己听来曾觉得相当刺耳,但后来得悉他身负惊世骇俗的绝代功力,内心始为之释然。中年文士转首瞧了顾迁武一眼,道:“小伙,你所中马兰毒伤可痊愈了?”
  顾迁武恭身一揖,道:“马兰之毒虽是世中罕见奇毒,但老前辈那解药确也神效得紧,目下小可身上毒素业已化解得一干二净。”
  他语声一顿,指着赵子原道:“非特如此,这位赵兄亦为马兰毒所害,老前辈所与小可的解药,同时也解了赵兄体内的巨毒。”
  中年文士双眉微皱,正欲追问原委,那一梦禅师突然插口向他说道:“檀樾乃鄙寺上客,还请回房安歇,待老衲将此事解决,再向檀樾谢过打扰之罪。”
  中年文士道:“邪道魍魍横肆佛门,气焰何其嚣张,老夫又怎生能够安歇?”
  一梦道:“但是檀樾……”
  中年文士打断道:“禅师不必多言,老夫凑巧在贵寺落脚,既然有人打扰老夫静息,总不能不闻不问——”
  言罢,打量了那两具僵立不动的死尸一忽,喃喃道:“嗯嗯,想不到滇西鬼斧那邪门功夫又出世了。”
  那九秃招魂凶目一翻,道:“你是什么人?识相的快快滚开!”
  中年文士淡淡道:“滚开么?好的,好的。”
  于是向后退了两步。
  九秃招魂恚道:“你这是干啥子?叫你滚开你就滚远一些。”
  中年文士唯唯诺诺,接着向后连退十余步,足步距离长短不一,诸人不知他卖何玄虚,不禁暗暗纳罕。
  九秃招魂大怒道:“敢情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咱老秃便一并成全了你也罢!”
  他狂喝一声,就要念起咒文指挥死尸动手,赵子原虽然明知中年文士功力非同凡响,但那死尸所使奇门鬼斧却非常人所能相抗,是以仍不免为他担忧。
  那冥海招魂满腹诡诈,早已瞧出情状大有蹊跷,及时出声喝止道:“老秃莫要造次。”
  遂转对中年文士道:“阁下大名可否见示?”
  未待对方回答,双目无意向中年文士方才退走的地上一瞥,倏然低噫出声,视线再也收不回来了,满面都是惊疑。
  只见在方圆丈许的地上,留着十数只凌乱的足印,那些足印看似杂乱无章,却蕴含复杂玄妙的变化,隐隐有迹脉可寻。
  冥海招魂长吸一口气,沉道:“太乙迷踪步?你——你……”
  他眼色阴晴不定,猛地一挥臂,偕同九秃招魂仓惶出庙而去,那两具死尸亦跟随在二人身后纵跳向前,瞬即消失在诸人视野。
  赵子原瞧得目瞪口呆,暗道:“太乙迷踪步?又是这一句话,难道眼前此人真与街谈巷论所传说的灵武四爵有关……”
  中年文士举足将地上的脚印抹掉,微笑道:“现在可安静下来,老夫该回房休憩去了。”
  转身步回未座庙房,反手将木门掩上。
  顾迁武瞠目道:“此人是谁?举手间就把鬼斧门凶魔吓走。”
  一梦禅师道:“那位中年檀樾于日前翩临本寺,向老衲要求暂借庙房静住一段时日,老衲见他满脸清越之气,情知非为歹人,遂答应了他……”
  赵子原脑际闪过一道念头,道:“鬼斧门招魂二魔既能以咒文控制死尸,怎会被数只足印吓得仓皇退离?”
  一梦禅师沉声道:“老衲怀疑那两具死尸,压根儿就不是死尸!”
  赵子原奇道:“死尸不是死尸?这话如何说法?”
  一梦禅师道:“此中道理一时难以说个明白,滇西鬼斧门的奇门邪功,早已在武林中留下了无数匪夷所思的恐怖事迹,人人敬若鬼神而远之,那鬼斧魅影更非常理所能解释,但老衲仍然觉得自家的怀疑是有根据的。”赵子原似懂非懂,却不再追问下去,一梦续道:“我佛曾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有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梁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旁门左道虚妄隐迷,虽可蒙骗世人一时,但在我佛无相法眼之下,岂能不原形毕露……”
  顾、赵二人只听得一知半解,顾迁武道:“果如禅师所说,那鬼斧门死尸乃属子乌虚有……”
  一梦摇手打断道:“小施主显然未曾了解老衲之意,昔日令尊在世,常至本寺与老衲切磋佛学,彼此谈论及此,令尊说俗人六根未净,是以易为邪道所惑,鬼斧门便可能针对常人弱点,伪冒死尸夺人心志。”
  赵子原心念微转,忖道:“顾兄曾提到他的父亲是一梦禅师方外好友,不知他父亲是谁?”
  只闻顾迁武道:“也许大师说得对,死尸根本是假,否则如何会被那位前辈的武功惊走。”
  一梦岔开话题,道:“两位小施主与那位中年檀樾似已认识在先?”
  顾迁武道:“小可在太昭堡里,曾与他见过一面。”
  一梦禅师想了想,道:“老衲尚有一事须得向他请教,只好再打扰他一会了。”
  当下移步行至未座庙房前面伸手敲门,半晌却不见回应。
  一梦禅师提气道:“檀樾可在里面?”
  房内依旧没有应声,一梦迳自推门进去,忽然脱口“咦”了一声,顾、赵二人相互对望一眼,双双掠前。
  但见房中空空如也,窗门洞开,哪还有中年文士的影子在?
  顾迁武道:“他,他走了?”赵子原指着洞开的窗户道。
  “那位前辈可能经由窗口离去,其人行迹飘忽,来去无踪,譬之神龙亦不为过。”
  只有一梦禅师默然不语,面上神色是出奇的凝重。
  这会子,突闻寺外传来“希聿聿”马嘶声音,一阵急促凌乱的蹄音,自夜雨中飘了过来,诸人心子都是一紧!
  一梦禅师从沉思中惊醒过来,道:“豪雨不停,莫非又有过路旅客前来借宿不成?”
  蹄声由远而近,果然在寺前停了下来,紧接着“膨”“膨”敲门声起,喧哗的声音喊道:“和尚开门——”赵子原心中暗道:“哪有过路旅客开口如此粗鲁莽撞?”
  另一个急促的声音道:“和尚快开,不然咱们冲进去了!”
  一梦禅师长眉微锁,三人加快脚步朝大殿步去,才走到廊道半途,但听“蓬”然一响,庙门业已为人撞裂开来!
  寺内几个受惊的小沙弥奔跑过来,当首一名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师……师傅,什么事?……”
  一梦禅师道:“有客来了,你们统统到内殿去,客人由老衲来接待打理。”
  小沙弥们不敢多言,唯唯退了下去。
  赵、顾二人紧随一梦禅师急急步向大殿,只见殿门破处,一名披发左衽的中年汉子牵着一匹红鬃烈马走进庙堂!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身披一件银色大憋的汉子,也是牵着一匹高大骏马,然后又是一人一马,如此鱼贯步进七人七马,个个都是一件银色大憋披身,相形之下,那走在最前的异服汉子便显得格外突出了。
  众人闭口无语,空气像是突然凝住了,只有马蹄敲在殿内青砖之上,发出“得洛”“得洛”的声响!
  赵子原乍见来者装束,心里呼道:“银衣队?太昭堡的银衣队怎地来到广灵寺了?”
  顾迁武悄悄移近赵子原身侧,压低嗓子道:“银衣队只怕是追蹑小弟行踪而来,但为首那名异服汉子却是眼生得很,兄弟你可认识此人?”
  赵子原视线移到那披发左在的异眼汉子身上,心子猛地震一大震,险些失口惊呼出声!他捺下一颗忐忑之心,低道:“此人来自漠北,唤做狄一飞!”
  顾迁武脱口低“啊”了一声,想不起自己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只有暗暗纳闷于心。
  赵子原见顾迁武脸上茫然的模样,本欲向他叙述自己所以认得狄一飞的经过始未,但目下却无暇详说。
  一梦禅师面对来者,双手不十不抱,亦不揖身行礼,开口道:“诸位施主请了。”
  为首那异服汉子狄一飞道:“大师……”
  他仅说出两个字,便听一梦禅师截口道:“诸位施主竟然牵着马匹进入庙殿,显然是有意践辱佛门了?”
  异服汉子狄一飞笑嘻嘻道:“牵马入殿是在下的意思,和尚你没瞧见外面正下着大雨么?佛视众生皆是平等,牲口自然亦不例外,岂能让它在外头受风吹雨淋,和尚你若认为在下此举不对,那么你就不是皈依佛祖的出家人了。”
  一梦禅师呆了一呆,道:“施主词锋锐利如斯,老衲说你不过。”语气一顿复道:“但是老衲倒想听听施主解释,何以等不及开门便自破门硬行闯入的道理?……”
  狄一飞满不在乎道:“在下并不认为破门而入有何严重之处,充其量赔你和尚两块破木板将房门修钉修钉不就得了。”
  一梦禅师长眉一轩,道:“依此道来,施主是不怀好意而来了?”
  狄一飞道:“不怀好意又待怎地?和尚你若瞧不过眼便划下道来,在下随时可以奉陪。”
  说到此地横目一瞥,已自发现立在一梦禅师身后的顾、赵二人,他上前一步沉声道:“尔等两人之中,哪一个是姓顾?”
  顾迁武道:“正是区区,阁下有何见教?”
  狄一飞点一点头,道:“银衣队眼线回报甄堡主,说姓顾的你正潜居在广灵寺,咱们果然没有摸错地方。”
  顾迁武冷然道:“我可不认识阁下。”
  狄一飞道:“那倒是相当可惜的一件事,听说姓顾的你在逃离太昭堡之前,是堡内银衣队总领?”顾迁武道:“不错。”狄一飞道:“眼下由狄某接掌银衣队,姓顾的你知道咱们来意么?”
  赵子原闻言疑念顿生,暗忖:“这狄一飞不是与武啸秋同是一路之人么?他又混到太昭堡甄定远那边去,不审居心何在?”
  顾迁武道:“阁下何必绕圈子打哑谜,有话还望直截了当说出。”
  狄一飞冷笑道:“狄某受甄堡主之托,率领银衣队前来擒你回堡正法!”
  顾迁武哈哈笑道:“好说,区区早知甄堡主不会轻易将我饶过,问题是阁下有没有生擒顾某的本事?……”
  狄一飞道:“有道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狄某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敢于担下这件差事么?姓顾的你死心吧。”他狂笑一声,又钉上一句:“碰上我狄一飞,合该你倒了霉运。”
  顾迁武打个哈哈,赵子原插口道:“顾兄你居然容得下这厮的狂态么?”
  狄一飞面色一沉,道:“你是谁?”
  赵子原淡淡道:“区区的名字是让朋友叫的,姓狄的你并不是咱们的朋友。”
  狄一飞瞠目,后面一名银衣汉子插口道:“这小子自称赵子原,曾混到堡内卧底数日……”
  狄一飞意味深长地打量了赵子原一番,低喃道:“赵子原,赵子原,原来就是你!”
  他本意要说:“原来武啸秋的女儿所派遣到大昭堡卧底的少年就是你?”
  但却突然有所警觉,换了另一个说法。
  说着,转向顾迁武道:“姓顾的你若是识相,还是乖乖束手就缚,让狄某押回太昭堡,否则——”
  顾迁武道:“否则如何?”
  狄一飞冷声道:“否则你我以拳脚相见,狄某动手一向没有分寸,姓顾的你必然非死即伤!”
  顾迁武哼一下道:“赵兄你瞧,这厮又狂起来了。”
  狄一飞大吼道:“不信你便接狄某一掌看看!”
  语落,右掌疾抡,猛然平击而出。
  顾迁武双手当胸一圈,缓缓封迎上去,倏闻“呜”然一声怪响,旁立的一梦禅师拂抽一挥,接下了狄一飞这一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