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又见花僧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章 又见花僧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蓦闻山顶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打断赵子原的沉思,赵子原心知必有变故,心子怦怦直跳。
  武当三子面面相觑,无心呼道:“有人夜闯本山道观……”
  无意神色一变,道:“难道又是他来了?”
  无心道:“如果是他,近几日观中严防,管教他不得好走!”
  赵子原微微发怔,不知三子口中所指的他是何人,他虽则好奇心重,却也不好多问。
  大离真人朝赵子原道:“贫道等须得尽速赶回道观,这位道友请自便吧。”
  赵子原道:“在下正有事求见贵掌教,便请道长带路如何?”
  天离真人皱眉道:“掌教天石真人近日不见外客,道友还是请回……”
  赵子原道:“在下欲见天石掌教,为的是一件十分紧要之事,既然千里迢迢赶来武当,焉能就此折回?”
  山顶钟声时断时续,天离真人面露惶急之色,道:“道观警讯不断,恕贫道没有闲工夫多说,道友请吧。”
  言罢一挥手偕同无意、无心转身就走,赵子原情急道:“我要禀告贵掌教的是,有关一把断剑的事,道长依然不睬不问么?”
  这一句话当真比他说上千言百句尤要有效,大石真人身躯一震,霍地顿住足步,回首低声道:“断剑?你也知有关断剑的隐秘么?”
  赵子原虽不明白对方所提到的隐秘是什么,但见武当三子六道眼神齐盯住自己,只好重重点一点头。天石真人道:“随贫道走……”
  三子连袂展开轻功而行,赵子原急步跟上,走了一程,到山腰处向左一弯,前面矗立着一方巨石,镌刻着三个大字:“解剑岩”
  无意身形销缓,朝跟随在身后的赵子原望了望,道:“喂,你随身带着兵刃没有?本派一些繁琐鸟规矩真多,武当道士都当得厌烦透了,像在解剑岩要来客解剑一事,便令我烦不胜烦,偏偏掌门人又命我主管其事,……”
  赵子原露出会心的一笑,心道眼前这无意果然不是做道士的料子,偏就他投入武当并且排名三子之内,将来在道貌岸然的武当耆宿熏陶之下,不知会变成何等模样,那将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而他在当着长辈天离真人之前,居然毫无忌惮,放所欲言,亦令赵子原平添不少好感。赵子原括头道:“区区并没有随身带剑的习惯。”
  无意哈哈大笑道:“如此最好,倒省去不少麻烦。”
  四人风驰电掣朝山顶驰掠而去,渐渐一大幢道观露了出来,檐牙高啄,高可丈余,道观前面围着一堵储红土墙,两支大石柱中夹着二扇铜门,那铜门此刻已然大开,急促钟声便是自门内传出。
  奔人观门,只见观中灯火照耀如同白昼,左右人影幌幌,大殿两侧列立着两排道士,个个手持长剑脸上肃然。
  赵子原暗道武当果然已有戒备,那夜闯本山之人不审是何许人物,竟使得这大下数一数二门派如斯劳师动众,深夜鸣警?
  天离真人着赵子原在大殿稍候,反身步人内厅,须臾,陪着一个身着青袍的老道人快步走将出来。
  那老道人面貌刮匕一股清越之气隐隐呼之欲出,正是武当一门之尊掌教真人天石——天石真人神色沉重已极,朝赵子原略一稽首,道:“施主有何见教?”
  赵子原躬身抱拳,隆重的行了一礼,道:“小可赵子原,此来为的要向道长禀告一事,此事与贵观所收藏的一把断剑有关……”天石真人灰眉一皱,道:“施主远道光降,便是为了这个么?”
  赵子原心底下忖思对方突然皱眉的缘故,半晌始道:“据小可所知,贵观与嵩山少林寺都收藏着有这么一把断剑,少林寺那把寒月剑已经失去,剩下这里二把繁星断剑,若道长不未雨绸缨,先做预防措施,只怕也就靠不住了……”
  天石真人沉声道:“鄙派及少林各收藏有一支断剑之事极为隐秘,施主怎生得悉?”
  赵子原道:“不瞒道长,小可乃是无意中听到他人谈话,从而获知。”
  天石真人双目一睁,发出间闪神光,道:“有谢施主前来报警,你可以走了——”
  赵子原怔道:“小可决非故作耸听之危言,道长必须将把繁星断剑妥为收藏,否则……”
  天石真人沉下嗓子,道:“繁星断剑早在五日之前被人窃走了!”
  霎时赵子原全身有若触电,神智整个为之麻木,愣愣地立在当地,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以少林、武当声誉之隆,辈出之高手人材,以及门禁之森严,居然先后遗失掉寺观内所收藏的物事,来人身手之能,诚令人匪可想象了!
  这会子,殿外足音凌乱,快步走进一个背上斜插长剑的中年道人,迳自行至天石真人面前站定。
  那中年道人似乎辈份甚高,仅对着掌教天石真人微微稽道作礼,在天石耳旁低声了几句话。
  天石真人神情霍变,瞧了赵子原一眼,道:“赵施主请在殿中歇一下,贫道要出去瞧瞧——”
  身子未见作势,已到了观门之处,那等轻身功夫,赵子原瞧得心折不已,心想对方到底是一派之掌门,从他的惊人身法却可略窥其余功夫之全豹。
  眼见武当三子跟随在天石真人后头掠出观门,那中年道人挥一挥手,上百道士鱼贯走出大殿,仅留下两名持剑道士守住殿门。
  赵子原睹状暗暗不解,忖道:“武当纵有警讯,那中年道人亦不该尽调所有弟子出殿,这样一来,不是成了内防空虚的状态么?我若是敌人,只要略施金蝉脱壳之计,便能兵不血刃,顺利潜入内殿畅所欲为……”
  才想到这里,大殿侧门当口无声无息飘落一条人影,那人东张西望一会,露出满意得一笑,迈步而入!守在大殿正门的两名道士霍然一惊,出声喝道:“什么人?”
  手中长剑一抡,双双疾攻而至。
  那人冷笑一声,双掌翻飞,分向左右斜劈出去,两名道士剑犹未到,便自应掌飞开丈许之外,尸横于地。
  赵子原见来人一出手便解决了二名道士,心中骇然,他定睛一望,那人一身奇装异服,赫然是来自漠北的狄一飞!
  狄一飞这刻也自发现了赵子原,一怔道:“姓赵的,你在武当纯阳观里干啥?”
  赵子原反问道:“你呢?”
  狄一飞冷冷道:“狄某一向讨厌别人多管闲事,凭你也够资格质问于我么?”
  赵子原见识过对方的狂傲性子,是以丝毫不以为忤,道:“狄一飞,数日前武当为人窃走一把断剑,可是你干的?”
  赵子原续道:“我知道姓狄的你周旋于甄定远与武啸秋二人之间,左右逢源,有何图谋且不去管它,你先后偷走少林、武当二把断剑,敢问居心何在?”
  狄一飞脸上讶异之色一掠即逝,道:“现在狄某可莫有工夫与你絮聒了,你要是识相便乖乖站开一旁,若敢多管狄某行事,那么我可不顾时间紧迫,也得先把你击毙再说!”
  赵子原一想,心知对方果是趁着武当弟子尽行抽调出关的空档摸进来,以狄一飞的武功,自己虽非其敌手,支持上百来招想必没有问题,目前自己正在应善于利用这种牵制之力,以俟掌教真人回转。
  狄一飞更不迟疑,振身掠向内殿,赵子原遥遥跟在后面,见狄一飞绕过回廊,转入右侧一间内室。
  赵子原随之闪身进去,只见内室布置十分简朴,但窗明几净,使人有出尘之感,想来即是掌教真人的居处。
  视线触处,那狄一飞正伸手拿取壁上悬挂着一支剑鞘,口里发出“嘿”“嘿”阴笑之声。
  赵子原喝道:“狄一飞,你鬼鬼祟祟潜入武当掌教居处,非偷即盗,适为赵某撞见,岂能不加过间。”狄一飞眼凶光,道:“姓赵的,你是嫌命长了!”
  唰地跃起,双掌交错连发两掌,掌力虎虎,有若开山巨斧,笔直向赵子原当胸击到。
  赵子原时料他会出手,左手一横,方待发出内力封迎,炬料狄一飞掌力看似惊人,其实却只是虚招而已,赵子原内力才发,他掌势陡地一收,反手一把抓住壁上那支断剑,身形腾空窜将出去。
  一道清越的声音喝道:“退回去!”
  人影一闪而止,室门当口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一股雄浑无恃的内力宛若长浪裂岸而涌,赵子原距离较远,犹感到呼吸窒闷,身上衣袂进飞欲裂,不得不屏息运功相抗,方能支持得住。
  他心下一凛,放眼望去,那狄一飞已被迫退回来,门口立着神定气闲的天石掌教——。
  天石真人双目之中不怒自威,紧紧注视着狄一飞,道:“施主,放下你手里那一只剑鞘!”
  狄一飞不在意地笑一笑,道:“道长好深厚的功力,想是天石掌教亲自来到了。”
  天石真人见对方有意顾左右而言他,并未依言将剑鞘丢下,当下冷冷一笑,沉声说道:“施主你不要玩花样,贫僧一出手立刻要你松手放下剑鞘,你想试上一试么?”
  狄一飞道:“掌教真人好说了。”
  他望了天石真人一眼,心中倒相信了大半,天石真人掌武当一门,武功之高,已人当代宗师之流,狄一飞虽然对自己一身功力自负得紧,却也忍不住心中之紧张,全神贯注于敌方的动作。
  正当此时,蓦然一声厉啸起处,腾空属引不绝,霎时间狄一飞面色一变,态度大是慌乱。
  天石真人瞠目大喝道:“施主,贫僧叫你放下剑鞘!”
  这几字乃是贯足真力而发,直震得整座内室簌簌而动,狄一飞心子一阵震荡,忽然旁侧人影身形一片模糊,右手肘脉为人一击中的,五指一松,“卜”一响,剑鞘脱手落到地上!
  啸声渐趋高扬,在夜空中袅袅迂回,久久不去,狄一飞无心久留,再也顾不了脱落地上的剑鞘,拔身向前疾冲。
  武当三子适于这刻闯了进来,无意喝道:“道友留步——”
  三子迅速在室门当口立成倚角之势,看情形狄一飞已是插翅难飞。
  啸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一声长笑亮起,一条人影自屋宇上纵落,他身形之疾,即连天石掌教亦只感到眼前一花,至于赵子原则一点也瞧不清切。
  那人冰冷的声音道:“出家人岂可迫人大甚,一飞快冲!”
  武当三子不约而同一个旋身;出掌发难,孰知那条人影左右闪动,完全没有固定的位置,三子掌力悉未奏效。
  “呛啷”一声,天离真人已抽出了腰间长剑,那人身形依旧不停,口中只是嘿嘿冷笑不绝。狄一飞大吼道:“让开!”
  拔足一冲上前,天石掌教竟不拦阻,三子又为那后到之人所牵制,霎时狄一飞便如飞鱼一般一闪而出,与后到那人跃上屋顶,并肩疾掠。去势迅比天际流星,转眼已失去了影踪……。
  无意望着对方三人身形瞬息即没,嘘了一口气道:“今晚他们来的人可真不少,先前那两个打头锋鞑子只在道观前面幌了一下,便匆匆逸去,敢情是诱敌……”赵子原心念一动,脱口道:“两个靴子?”
  无意点点头,道:“那二人一身奇装异服,显然来自长城之外,贫道听他俩彼此称呼叫什么暖兔,烘兔,名字倒是奇怪得紧。”
  他在掌教真人面前,言语已不敢如先时那般放肆粗鲁,但他生性毫无遮拦,一下子扳起脸孔说话,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但赵子原可没有心绪注意及此,暗忖:“那暖兔,烘兔不是日前我在陕甘道上碰到的两个蒙古汉子么?当时他俩言谈间隐隐透露出系奉土蛮可汗之命,入关兴风作浪,如何却与狄一飞搭上一路了?足见姓狄的来历大有问题……”
  天离真人道:“那最后来到之人是谁?掌教心中可有端倪么?”
  天石真人略一寻思,道:“早先贫道听到那阵啸声时,本已猜出那人身份,后来瞧见他的轻功身法,就莫能肯定了。”
  天离真人道:“那人一身轻功的确令人难以捉摸,依我之见,即使以轻身功夫闻名天下的百粤罗浮世家,比起此人恐怕亦有不逮。”
  提起轻功,赵子原却又想起一件往事。当日黑岩三怪的老二卜商、老三堪农遇害于鬼镇荒园,那埋伏于古宅的哈金福便看到一条鬼魅般的人影,据说速度之快,使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两人的轻功身法都高绝如斯,总不会说是个巧合了。
  门外响起步履声音,那中年道人匆匆忙忙走将进来,环目往四下一扫,道:“敌人退走了?”
  天石真人微微颔首,道:“清风师弟,适才你人观报警后,却又到哪里去了?贫道以为有你守住大殿,故以放心出观应敌,不想你竟轻弃职守,以致敌人连毙本门两名弟子,一直闯入内室,幸得这位赵施主仗义出手,牵制了他的时间,贫道又及时赶回,这才没有让他得手……”
  那中年道人清凤道长支吾道:“是我一时疏忽,在见到大殿外边有可疑的人影一闪后便贸然追了出去,想不到会让敌人乘虚而入,掌教恕看。”
  赵子原暗暗皱起眉头,忖道:“据我当时在殿中所见,那清风道长分明不是出殿去追什么可疑的人影,他为何要向掌教真人说谎,抑且天石掌教似乎对他颇为容忍,倒不知是何缘故?”
  他沉思不得解答,只觉事态愈来愈形复杂,几乎无法整理出一点头绪来,干脆不再多想。
  天石真人俯身自地上拾起那把剑鞘,道:“那一口敌人窃走繁星断剑时,遗略了剑鞘未尝取去,今夜他去而复返,目的就在这一把剑鞘了。”
  天离真人道:“断剑即已被他们得手,因何尚如此重视剑鞘,敢情其中必有古怪!”
  赵子原按捺不住,上前一步朝天石真人道:“小可斗胆,可否叩问道长一事?”
  天石真人道:“施主有话但问无妨。”
  赵子原道:“闻说贵观与少林寺所收藏的断剑系受一人之托,不审此事可真?”
  天石真人脸色骤变,道:“此说施主从何得闻?”
  赵子原避开不答,逞道:“如果传闻属真,道长能不能见告那相托之人是谁?”
  天石掌教与天离真人彼此对望一眼,天离真人肃声道:“施主问过少林方丈了没有?”
  赵子原道:“小可尚未到过嵩山少室。”
  天离真人道:“这就是了,若施主以此问题问少林方丈,他也不会予你任何回答的,但望施主莫要强人之所难……”
  赵子原大感失望,道:“道长此言何意?”
  天离真人眼望着天石真人,意思是此道问题必须由掌教亲自回答了,天石真人双目微瞌;道:“二十年之前,鄙派及少林开始分别收藏繁星、寒月断剑时,彼此有个默契,即不许将有关断剑的事透露出去,实在说,贫道虽为一派之掌门,却也作主不得。”
  一旁的清风道长忽然插口道:“道友你苦苦追问这个,莫非与断剑有何关系牵连么?”
  赵子原凛道:“于小可本人,于天下武林,关系均极重大!”
  清风道长神色一阵剧变,道:“道友说得未免太过严重了,区区几把断了半截的剑子,何值如许重视。”
  赵子原不以为然,道:“断剑关系之重大,小可亦是直到近日方始领悟出来——”
  说到此地,脑际灵光突地一闪,默默对自己道:“清风道长话里是说的,‘几把’断剑,而不说二把,难道他也知晓断剑不只二把之数么?”
  青凤道长道:“统而言之,目下断剑既已失去,再谈此事就没有甚意义可言了。”
  赵子原道:“不会没有意义的,断剑虽已失去,还有这一把剑鞘清风道长沉着脸色,半晌无语。
  天石掌教像是被人提醒了什么似的,望了赵子原一眼,视线落到手中所持的剑鞘上面,低声说道:“对了,还有这只剑鞘……”语声一歇,喃喃低念道:“秋寒依依风过河,英雄断剑翠湖波……”
  天离真人不安地道:“掌教真人,有何事不对么?”
  天石掌教恍若未闻,只是一个劲儿喃喃低语:“秋寒依依风过河,英雄断剑翠湖波……”
  赵子原身躯一震,想起几天前,自己才听到甄定远当着香川圣女之面,念过这首不知所云的诗,不禁一脸茫然。
  天石掌教一直怔怔望着手里断剑出神,似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赵子原道:“道长,小可尚有一言请教。”
  天石真人摆摆手,阻止他续说下去,他两指夹住剑鞘的顶端,另一手使力一旋,“剥”的一响,手中居然多出了一只剑鞘,赵子原仔细一瞧,原来剑鞘里头还有一面夹层,经天石真人用力旋动,将里层剑鞘拔出来了。
  里层拔出之际,飘落一张纸片,室中诸人齐地一怔。
  清风道长疾步上前,将纸片拾起,天石真人皱眉道:“拿过来。”
  清风道长稍一踌躇,终于将纸片递与天石。
  赵子原忍不住好奇心动,将脸凑近一看,许是经过多年,那张纸片已经变成黄色,上面写着几行潦草的字迹:“九月既望,时交四更,残月斜挂,余突闻蹄音及马嘶声由远而近,余居处远僻,深夜何来夜骑?颇怪之,及闻敲门声响,往开,门外杏无人影。遂返室,犹觉残灯无焰影幢幢,一连三夜均是如此,莫非鬼魂作祟为怪邪?”
  赵子原只瞧得心子怦然而跳,不知不觉手心已是直冒汗渍。
  清风道长道:“无头无尾,这是谁写的?”天石真人嘘了一声,道:“别作声,我们先看完它——”纸片上继续写着:“第四夜,风雨大作,又有夜骑至,余出而观之,周遭仍杳无一人,惟泥地为雨水淋湿,蹄印凌乱,沿马迹而行,至一荒坟,遂见一白衣骑士驻马于一座坟冢之前,磷火绕缭于近处,恍似返家之游魂,白衣骑士见余趋至,举手招之,余方举步上前,坟墓中突发写到这里,纸片生似为人撕去一半,下面再无字迹。
  赵子原一颗心子几乎要跳到腔口,失声道:“鬼镇!……纸片上所写的地点是鬼镇,及鬼镇近郊的坟冢!”
  刹时室内五人十道目光不约而同盯视住赵子原,赵子原只若未觉,细细咀嚼着纸片上的留字,忽然地隐隐觉得整件事情似乎有一条脉迹可寻了,然而那事件的前因后果,他依旧思之不透。天石真人沉声道:“施主见过相同的纸片留字么?”
  赵子原道:“在鬼镇荒园古宅里,小可见到一具棺木上刻着这几个字——”
  清风道长插口道:“棺木上镌字与纸片可是完全相同?”
  赵子原摇头道:“不然,那棺木上只刻了‘九月既望,时交四更,残月斜挂,余突闻——’几个字,较纸片上留字少了许多,系为人以金刚指力镌刻上去,以小可之见,生似要留与某一个人观看——”
  清风道长轻咳一声,道:“赵施主,你没有看错么?”
  赵子原下意识望一望清风道长,瞧见对方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他迅速转过眼瞳,说道:“小可所瞧,千真万确,并无捏造一言半句。”
  说出这话时,倏然又有一道奇异的想法自脑海升起,好象自己已在迷蒙中摸着了另一个线索。
  他冲着天石真人抱了抱拳,道:“道长请恕打扰之罪,就此告别。”
  倒行三步,退出内室,身形一掠而起。
  天石真人呼道:“施主稍候——”
  然而赵子原已经去远,这时残月已斜,层层叠叠的彤云在天顶聚拢,朦胧灰暗的夜色平铺四周,空山静悄悄,只有尖锐的晚风像流水般呻吟喧嘈着……
  踏着淡淡的月色,赵子原翻过后山,循着一条小道直掠而去,不一刻便远离大观,下到武当山脚。
  他脑际思潮仍自翻涌不止,默默地沉思着:“武当之行,出乎意料的竟是大有收获,虽则断剑已被窃走,但我只要找出此事的来龙去脉,大半疑团和便可迎刃而解了。”
  想起适才在武当山上的诸般遭遇,心忖:“那黑岩老大厉向野临终之际,不是连吐了两句‘鬼镇荒园’么?看来我只要再走一趟鬼镇,必能获得不少新的线索。”
  心中想着,足下不知不觉踏上了通往鬼镇的道路。
  这日黄昏,赵子原来到了一座小镇,估计距离鬼镇约莫还有三日脚程,几天来他马不停蹄竟日赶路,身心疲惫非常,正须好好歇息一番,于是他在小镇集街角,找了一家“悦来客栈”投店落脚。
  这悦来客栈门面不大,但前厅的酒楼倒还宽敞,赵子原一个人据了一张抬子,叫了酒食用起晚点来。
  正吃喝间,小店大门来了一名背插长剑的中年道人,赵子原无意中瞥了一眼,来者竟是武当清风道长!
  那清风道长环目在店里四扫,视线从赵子原身上掠过,气度相当沉稳,迳自走到临窗桌旁落座。
  赵子原心子平空一紧,忖道:“清风道长显然有意跟踪我而来了,一路上我全然不曾有所警觉,未免太疏忽了,不审他用意何在?”
  那清风道长分明已注意到了赵子原,却装作没有瞧见,向店小二叫了几样小菜素食,低首进食。
  赵子原心想与其闷在心里,倒不如拿言语试他一试,遂站起来,冲着清风道长拱了拱手道:“想不到又在此地遇见道长,真是巧之又巧了。”
  清风道长面上毫无任何表情,道:“巧极,的确巧极。”
  赵子原道:“道长若不嫌弃,请移驾过来同席如何?”
  清风道长沉吟道:“毋庸打扰了,再说贫道也正在等候一人……”
  言犹未尽,蓦然店门外面传来一声佛号。
  那一声“阿弥陀佛”甚是沉重有力,店中诸人俱是一震,不自觉中止进食,举目望去。
  只见一名身着灰色袈裟,肩上扛了一把方便铲,模样显得邪里怪气的大和尚,正站在门槛之外!
  赵子原惊疑不定,心中忖道:“这不是那自称花和尚的僧人么?怎地他也来到这里了?”
  斜眼望那清风道长时,却见他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花和尚。
  花和尚一步跨过门槛,绕经几张台子,缓缓走到清风道长桌前,顺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清风道长双目微瞌,道:“和尚刚刚到么?”
  花和尚道:“贫僧接到你传人通知,便匆匆赶来——”
  赵子原闻言,心中已有了谱,心忖:“好戏开始上场了,原来他们两人还是预先约好在此会面的,我得格外注意才是……”
  花和尚拍掌大呼道:“伙计,来两斤烫过的白干,再做几样鱼肉小菜下酒!”
  店伙大大一怔,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嚅嗫道:“大……大师点的什么?请再说——再说一遍……”
  花和尚怒道:“两斤白干老酒,鱼肉酒菜,你没听清楚么?酒菜送迟了,当心我把这家鸟店砸掉!”
  那店伙干活已久,应付过各色各样的旅客,但出家和尚公然呼点酒肉,却还是第一次碰到,他经验颇丰,情知越是行径奇特的客,越是不能轻易得罪,忙唯唯喏喏而去。
  店里聚然来敢一僧一道聚在一处,本来就够醒人耳目了,此刻再经花和尚一阵吆喝,一众酒客的视线都落到这一桌来。
  花和尚眼帘一掀,露出两道凶厉寒芒,往四下一扫,众人生生打了个寒颤,齐然收回目光。
  清风道长冷冷道:“几年来,你那大酒大肉的嗜好依然未改。”
  花和尚裂嘴笑道:“除色字一关,吃、喝、赌,贫僧是一日都离不得的,道长你知我甚深,又何必故作讥嘲之言。”店伙将酒菜端来,花和尚擎起一杯酒饮了一口,骂道:“拿这种娘儿们淡酒与贫僧喝,你酒店不要开了么?”
  一甩手,将满杯之酒泼在地上,酒杯打得粉碎。
  店伙陪着笑脸,换过一坛老酒,花和尚满满倒了一杯,举觥一饮而尽,弧了抵嘴唇,连呼道:“过痛!过瘾!”清风道长冷然道:“酒多误事,你还是少饮一些的好。”
  花和尚举起袈袖抹去嘴边酒渍,道:“笑话,区区一坛老酒岂能把我醉倒。”
  清风道长沉声道:“那话儿你带来了没有?”
  花和尚道:“带来了。”他朝清风道长一眨眼,大声道;“牛鼻子,咱们已有许久未尝聚头,今日得好好干上一扬,别一别苗头……”
  说着伸手人怀取出一付纸牌,摊开摆在桌面。
  赵子原心道:“我道花和尚话语中所谓干上一场指的什么?原来是又要赌牌了,难道他居然毫不避讳,当着一众酒客前,大喇喇与清风道长斗叶为戏么?奇怪的是,清风道长才间到他带来‘那话儿’没有?分明意有所指,花和尚即取出那一付纸牌做什么?”
  清风道长道:“你又手痒了不成?贫道便陪你赌一付牌也罢。”
  花和尚开始砌牌,手法甚是干净俐落,一撒骰子,道:“黑杠三点,四五加翻,倒霉,你先掀牌——”
  清风道长正待伸手拿牌,花和尚一把将他按住,道:“且慢,你拿什么下注?”
  清风道长笑道:“便赌一坛老酒怎样?”
  花和尚点点头,忽然压低嗓门道:“掀第二十六张——第二十七张纸牌……”
  赵子原心念一动,那花和尚虽然已将嗓子放低,但因他坐在邻坐,加以运功用心窃听,故以仍然听得一清二楚。
  他默默呼道:“果然有鬼——”
  敢情花和尚与清风道长乃是故意借斗牌为戏,以瞒人耳目,其却实在暗地里传递讯息,或进行某项交易阴谋,那花和尚既然指示清风道长掀翻第二十七张纸牌,可见那一张纸牌必有古怪。
  赵子原想到这里,眼睛更一瞬也不瞬的望着清风道长的掀牌动作。
  清风道长若无其事地数了数牌张,然后抽出其中一张纸牌放在手里,旁人不明就里还以为他在点妥纸牌的数目,但赵子原心中可就有谱了,——那清风道长拿到手里的正是第二十七张纸牌!
  清风道长眯起眼睛,注视手中那张纸牌的牌底,口里不时发出“嗯”“嗯”“嗯”“嗯”之声。
  赵子原远足目力自旁侧望去,远远只能瞥见牌底好像写了数行黑字,旁边还画着有一幅图,那图样竟与一座坟冢有几分相似!
  霎时他像是为人劈头打了一棒,暗忖:“若果那张纸牌牌底所画的,居然真是一座坟冢的图样,事情就大有溪跷了,因为剑鞘夹层所藏那张纸片上的留字,亦曾提到坟累的字眼,两者不可能仅仅是个巧合吧?”
  清风道长仔细看了许久,将那张纸牌放回原处。
  花和尚低声道:“再翻第四十五张纸牌——”
  清风道长略一颔首,再度数起牌数来,接着又抽出其中一张以手遮住牌面,凑近眼前观看。
  赵子原可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动了,他眼珠一转,脑中已有了计较,当下长身立起快步走到僧道两人这一桌前面,冲着花和尚拱了拱手,朗声道:“大师别来无恙。”
  花和尚一言不发,只是自鼻孔中重重哼了一声。
  赵子原迳道:“记得前番见面,大师与小可尚有一场牌局未了,今日机缘凑巧碰上大师,又值大师赌兴正高,咱们正好继续那一场未完的牌局花和尚神色微变,道:“来日方长,咱们赌牌的机会多的是,你急什么!”
  赵子原笑笑道:“清风道长与大师既是旧识,玩牌的机会才比我更多着哩,区区委实技痒不已,来个喧宾夺主,哈哈,道长请先让小可一局!”
  毫不客气一伸手,就将清风道长手心那“第四十五张”纸牌取了过来,清风道长未防及此,一时大意之下,手中纸牌竟被对方攫走。
  赵子原装作不甚在意地掀开牌底,忽然清风道长冷哼一声,道袍轻轻一拂,赵子原才拿到的那张牌,犹未来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