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曾经沧海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九章 曾经沧海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武啸秋道:“你既已知晓,又何必提起她的名字。”
  白袍人道:“某家亦知由外人呼叫女蜗之名,乃水泊绿屋的忌讳之一,但某家早于二十年前已完全与绿屋脱离关系,自然全无所惧了。”
  武啸秋冷笑一声道:“只怕你是言不由衷罢?”
  白袍人大怒道:“武啸秋!听说你几年来你艺业大有精进,和甄定远那头老狐狸处处以天下第一人自居,某家实与你说,这等想法还稍嫌早了一点!”武啸秋道:“走着瞧吧!”
  白袍人道:“某家此番重出,犹未去寻找你们的晦气,你反而先找上了我么?”
  武啸秋冷笑不答,白袍人复道:“敢情尔等怕我一个一个找你们算帐,以是来个先下手为强,嘿嘿,这一次可没有那般容易叫你的阴谋得逞了。”
  武啸秋阴笑道:“然则你自认有击败咱们的能为了,这几年来你为何不来找我们,莫非你也在暗地里进行什么阴谋算计?”
  白袍人喃喃道:“某家迟早要去找你们的,但必须先将那件大案子探察个水落石出,否则那秘密岂非永无揭晓之日之么?”
  武啸秋道:“你说的什么案子?什么秘密?”
  白袍人仰天长笑,笑声里隐约透出抑压不住的激动:“事到如今,你还要装什么傻?某家……”
  山门外边蓦然传来“希幸幸”马嘶声响,蹄音来到近处停住,白袍人神色微变,硬生将未完的言词咽了回去。
  顾迁武悄悄移近赵子原身侧,低道:“敢是武啸秋提到的水泊绿屋‘女蜗’来到了,那白袍人以一敌二,必要时你我得助他一臂之力。”
  赵子原未置可否,只是轻轻点一点头。
  沈烷青细步上前,双瞳剪水望着顾迁武,嗫嚅道:“大哥,我……我心虚得紧……”
  顾迁武紧紧握住她那细若柔荑的手指,道:“有我在此,没有什么好怕的。”
  赵子原望见他们两人亲呢之状,内心泛起异样的感觉,暗忖:“顾兄与沈姑娘竟是旧识,看情形他俩还是一对爱侣呢,值得怀疑的是沈姑娘贵为白石山庄庄主掌上千金,缘何会落在留香院武啸秋手里?适才她奉命在地窖里向我投怀送抱,幸亏顾兄未曾瞧见,否则我也不知应该怎样向朋友解释了……”
  想到这里,他仿佛已经见到这一对爱侣中间所蒙上的一层阴影,心中不由暗暗感到难过。只听武啸秋阴森的声音道:“她赴约来了,今日老夫叫你死而无怨!”
  大步走上前去,一掌震开山门,诸人下意识凝目望去,一辆幽灵似的灰篷马车驰到祠堂前面停了下来!
  赵子原心子一紧,这辆灰篷马车他已见过多次,与香川圣女所坐的那一辆篷车完全相同,设非顾迁武事先透露来者乃水泊绿屋的女娟,他也无法分清这辆篷车到底是谁所有了。
  车头上方端坐着一人,一脸阴沉之色,正是那数度把赵子原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车夫马骥。武啸秋大声道:“贵上可是在车厢里面么?她来迟了……”
  赶车人马骥截口道:“鄙上临行有事不能来了,特地命我驾车到此通知你一声——”
  不知怎地,赵子原一听此言心头忽然一松,宛如落下了一方巨石,自己亦不知其所以会产生这种感觉的缘故。
  武啸秋呆了呆,道:“那么贵上今晚是不能赶到此地来了?”
  车夫马骥道:“正是。”
  一旁的白袍人冷冷自语道:“可惜,可惜,某家又错过了与女蜗见面的机会。”
  武啸秋恨恨地瞪他一眼,朝马骥道:“贵上可曾告诉你,不能赶来赴约的缘故么?”
  马骥道:“不曾。”武啸秋突然沉下嗓门道:“你驾了马车,就为了带给老夫这一声口讯,然而你若仅仅为带口讯,缘何却要驾着一辆空马车往返?骑马不是远比驾车轻快许多么?”
  马骥冷冷道:“武院主别忘了我是个车夫,我高兴驾着篷车赶路,谁也管不着!”
  武啸秋道:“话虽如此说,老夫仍想掀开车帘瞧个究竟——”
  举步走到了车前面,伸手持帘欲掀。
  马骥厉声道:“武院主若轻举妄动,定将悔之莫及。”
  武啸秋眼色阴晴不定,无人能从他那变幼的神色中猜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终于他忍住没有掀开车帘,缓缓缩回手来。
  就在这时,赵子原忽然发觉车台前面那块篷布上的两个圆形小洞里,正有二道冷电一闪即没——他心念一动,忖道:“车厢中那倏闪即没的两道冷电,必定是一对女人的眸子无疑,足见确实是有人坐在篷车里面,只不知那人是不是‘女娲’?如果是‘女娲’,她已和武啸秋约好,来到此地后为何又不露面?……”
  内心疑虑纷纷,却是无一得到解答,心头不由益发沉重起来。
  马骥道,“若没有其他事情,小的赶车回去了。”
  一扬马鞭,马儿长嘶一声,四蹄腾起,篷车如飞驰去……
  等到篷车去远后,白袍人冷笑一声,道:“武啸秋你受骗了,依某家之见,那‘女娲’分明就在篷车里面,但她竟故意隐身不出,留你单独一人在此与老夫敌对,倒不知用心何在?”
  武啸秋眼色又自一变,口中却道:“你少挑拨,老夫何许人,岂会轻易着了你的道儿。”
  白袍人笑道:“很好,咱们可以少说几句闲话,某家要出剑了——”
  他伸手一按剑柄,就要掣剑而出,武啸秋道:“老夫少陪。”
  身随声起,一扭腰已到了山门当口,这当口,白袍人电掣般撤出长剑,诸人耳中都听到隐隐风雷之声。
  同时一阵杀气自剑身上迫出,立时感到心神震荡,呼吸受阻,那武啸秋首当其冲,感受到的威胁自然要较其他人犹为强烈,他身形一扭,竟在间不容发之际抢先了一线,“唰”地冲出剑气边缘,落到六尺之外。
  在场之人无不骇然失色,只觉武啸秋实是举世罕见的高手,这一着突围身法之诡秘,简直使人难以思议。
  奇怪的是白袍人发出一剑后、第二剑并未接着攻出。武啸秋大喇喇走出山门,顾迁武大喝道:“武院主慢走一步。”
  晃身一掠而前,翻掌扑上,那等情急拼命的姿态,赵子原睹状不由怔了怔。
  武啸秋一言不发,迎着冲上来的顾迁武劈出一掌,掌力无声无息,生似不带威力、然而赵子原却可瞧出他那掌招下面所隐藏的厉害杀着,方欲提醒顾迁武注意,口心却是紧张得发不出声音。
  沈烷青的尖叫几乎在同一时间亮起:“顾郎留神!那是寒帖摧木拍!”
  武啸秋右掌一挥,劈出霹雳般暴响,威势之厉之烈,便如寒帖摧木一般,簌簌有声——顾迁武乍闻沈烷青示警,立刻抽身回来,饶是他见机得早,也被掌风扫出七尺远,摔倒于地。
  武啸秋向后退了两步,刚好踏出山门,然后闪电也似一个转身,扬长没人苍茫夜色中。
  那白袍人自击出一剑之后,即不曾动手,冷眼望着武啸秋离去。
  但闻沈烷青恸呼一声,奔到顾迁武近前道:“顾郎,你没有事么?”
  她哈腰下去细察顾迁武伤势,惶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赵子原暗叹道:“这位沈姑娘对顾兄用情至深,却是红颜命薄,被武啸秋禁制利用,几与欢场女子无异,如果他俩因此不能结合,岂不令人扼腕。”
  白袍人冷然道:“年轻人莽莽撞撞,受这场教训亦是应该,不过姑娘大可放心,他还死不了。”
  说着自袋中取出一颗黑色丹丸,塞进顾迁武嘴时,移时,顾迁武面色渐渐红润,巍巍颤颤立将起来。
  沈浣青伸出纤手扶住他的身子,道:“谢天谢地,顾郎你居然安好无恙……”
  顾迁武平息了一会道:“我没有事,倒是沈姑娘你——你变得憔悴多了。”
  微喟一声,续道:“以前你无故从白石山庄失踪,我踏遍大江南北遍寻不着,听令尊提及你失踪那一日,甄定远及武啸秋曾连袂路过山庄,伊始我猜度你是被甄定远掳走,囚禁于太昭堡,遂进入太昭堡卧底,但我在堡里一直没有发现你的踪迹,最近始逃出古堡,做梦也想不到你会落人武啸秋手里——”
  赵子原恍然若有所悟,暗忖:“顾兄加入太昭堡受聘为银衣队队长,原来为的是追寻沈姑娘之故,他的用心也是良苦了,只不知除此而外,有无其他的原因?
  白袍人插口道:“数载之前,武啸秋创置留香院,意欲经营为天下第一艳窟,以奴役天下高手,当时他四出访察绝世美女,以主持东南西北四厢,此事老夫略有所闻,不想他会找上沈姑娘你——”
  赵子原心子又是一震,暗道留香院四厢所住的美女,原来都是武啸秋从各地所掳来的名门闺秀,西厢所住的已证实是白石山庄的沈浣青,至于东厢的李姬。以及其余二姬美女,则不知又是那家的千金闺秀了?
  可想而知的是,武啸秋将这四个绝色女子劫到留香院后,必然一面以各种手段威胁,一面以金银珠宝打动她们芳心,迫使她们在来访的天下高手一面布施色相,那“量珠聘美”的韵事即是一证。
  顾迁武道:“沈姑娘,你这几年来一直住在留香院西厢么?那么你……”
  沈浣青颤声打断道:“顾郎,你答应我不要再追究此事好么?”
  顾迁武脸色陡然变得相当难看,俯首闷声不语。
  赵子原见事情发展,果然不幸被自己料中,心中感到十分难过,但又无法劝解,此事与男女之间微妙的情感有关,他也爱莫能助。
  沈烷青芳容惨变,道:“大哥是不肯谅解于我了,曾经沧海难为水,我……我并不怪你……”
  说到后来,晶莹的泪水盈眶滚滚而落,那目光真教人瞧得心碎了。
  她任由泪水在颊上流下,咬牙道:“我走了,顾郎你好生保重。”
  别身施施而行,顾迁武恍若不闻不见,只是沉着脸色默不作声,沈烷青走近山门时,自袍人忽然一掠而上,冲着顾迁武道:“小子再闷然不响,老夫便一剑把你劈为两段!”
  他声色俱厉,大有逼迫顾迁武立刻回答之意。
  赵子原见状暗道,这白袍人虽然行事怪异,但去不失其浓厚的人情味,不觉对他增加许多好感。
  顾迁武惨然笑道:“你把我杀了吧!我若能以一死得到解脱,倒也一了百了。”
  沈浣青闻言,回身朝白袍人检衽一札,低声道:“前辈盛情可感,但此事原怪顾郎不得,你老千万不能对他有所不利……”
  她尽管芳心凄楚,柔肠寸断,但口气仍是深情一片,一霎之间,顾迁武只觉愧作得无地自容,脱口道:“沈姑娘,你——你可愿意和我一道走?”
  沈浣青破涕为笑道:“当然,大哥你又何必多此一问?”
  眼波中含蕴了无限柔情,顾迁武与对方目光一触之下,更油然泛起一种惭愧内疚之感。
  他激动地忖道:“我成见如是之深,未免太过于自私了,而且我明知绝对无法舍割此情,缘何不能设身处地为她着想一下,我目下所感受的痛苦,乃是不堪忍受她的昔日遭遇,如能看得开些,何来痛苦可言呢?”
  想是这么想,但日后自己是否能做到这一点,仍觉毫无把握,一颗纷乱的心子,总是无法安定下来。良久,他微唱道:“咱们走罢,我送你回白石山庄去。”
  于是和赵子原拱手拜别,又向白袍人躬身行札道了谢,转身偕同沈浣青缓缓离开词堂而去……
  赵子原目送两人离去,心中感慨万千,暗道他俩原可成为幸福的一对爱侣,却是造化弄人,眼下虽然言归干好,但潜伏在二人中间的阴影依旧存在,想到此地,只觉感触愈甚,几乎无法排遣。
  白袍人的语气打断了他的沉思:“小伙你独个儿在痴想什么?现在老夫开始授你剑法——”
  赵子原如梦初醒,道:“就在这里?”
  白袍人以点首替代了答话,赵子原愕道:“这座洞堂已非隐秘之处,尊驾难道没有考虑到武啸秋,甚或水泊绿屋那唤做‘女娲’的女人会去而复返?”白袍人道:“你甭唠叨行么?老夫自有计较——”
  自腰间解下佩剑,递与赵子原,道:“你且将师门所授的剑法演练一遍,老夫再决定授剑的门径。”
  赵子原接着长剑,抖手抽出剑身,但见光涌霞生,漫天寒光飞驰,情不自禁赞了一声“好剑”!
  但他出剑时,绝无任何杀气自剑身透出,可说毫无威力可言,与白袍人拔剑时的气势,相去简直不能道里计了,他一发觉及此,顿生心灰意懒之感。
  白袍人边声催道:“快摆开门户啊——”
  赵子原长吸一口气,足踏九官,持剑临风一抖,剑锋居中徐徐递将出去,姿态潇洒自如。
  白袍人颔首道:“雪斋十二剑式?原来你是阳武白雪斋孟坚石的传人。”
  赵子原见对方一开口,便道出了自己的师承,似这等渊知博闻,已然足当一代宗师而无愧,正因如此,对白袍人的身份又多了几分猜疑。
  他不遑多想以致分神,长剑比划摇动,自左角倒刺而上,只见漫空剑星点点,有若拨云雾而见夜空,朦胧不表。
  这一式正是“雪斋十二剑”第二招“冬雪初降”,剑身跳动之际,白袍人蓦地一掠上前,双掌一左一右,直袭过来,赵子原不虞他会骤然发难,仓皇之下,不禁手忙脚乱。
  白袍人双掌长驱直人,立将赵子原这一招“冬雪初降”破解了去,赵子原大为凛惕,猛力压腕攻出一剑,“呛”一响,已铁招为“雪雾凄迷”。
  白袍人微微颔道,脱口道:“可教,可教。”
  双掌一收,左右双时齐飞,内力自肘间源源逼将出去,赵子原只觉剑子一沉,有若挑上了千斤重手。
  他奋喝一声,腾足连退五步,来不及再度变招,举剑顺势封上,却无法将对方内力悉数化开。
  这样一来,赵子原形势大危,剑式愈见繁乱,再也腾不出手施展“雪斋十二剑式”。
  白袍人手臂一沉,宛似利刃一斩而下,赵子原勉力挥剑封架,不料对方掌招一变,“哧”一响,食中两指已自搭上赵子原剑身——赵子原握剑的一手用劲一挑,却是纹风不动,心时暗叹一声“罢了”,这会子,突听白袍人沉声道“欲窥剑道之大堂,首须培其元气,守其中气,使剑之际,气性不能培守,以致灵台杂乱,败象先呈,焉能使出一流的剑术?”
  虽是短短数语,传人赵子原耳中,却有如当头棒喝,内心凛惕之下,灵台登时清醒许多。
  他抢剑再攻,剑势突趋迅疾,正是“雪斋十二剑式”的首招“冬雪初降”,这一招式重演,远较适才沉稳泰然,剑上森寒凌厉之气,也越见强大,白袍人双掌一振,化去赵子原这一式。
  此刻赵子原已全心沉缅于剑道之中,白袍人突地收手回来,赵子原骤觉身前压力一空,登时泛起无以为继的感觉。
  他胸臆热血汹涌,大呼道:“为什么要停止动手过招?”
  “刷”“刷”二响,虚空速刺二剑,剑星在黑暗里宛如腾蛇般飞舞,二剑过后倏然停在半空中,上下不住跳动着。
  白袍人双目神光中透出肃穆的意味,沉声道:“赵子原听着:‘扶风三式’第一剑‘下津风寒’——剑身居中,捏诀于侧,含其眼光,凝其耳韵,匀其鼻息,锁其意驰,剑身动转五行,托圈而上,始而冉冉降下,一如风起下津,孟冬萧萧风寒……”
  言罢转身步至山门内侧,闭目跌坐,不再答理赵子原。赵子原立即心神归主,提剑默演数遍。
  单就“下津风寒”这一剑式,赵子原便足足演练五天之久,五天来他只吃些干粮裹腹,渴了便到祠堂后面打水饮用,他醉心于剑道,虽则箪食瓢饮,却不以为苦。
  白袍人亦始终不离他左右,随时加以指点,有时竞镇日不发一语,只是默默在旁观赵子原的练剑。
  五日过后,接着传授赵子原扶风第二剑式。
  他将剑诀用口语道出,赵子原都一一默记于心,那“扶风剑式”繁复万端,他虽潜心演练,但进展仍然甚为迟缓。
  这一日,赵子原练剑之后,正往后院提水喝饮,突闻祠堂前边亮起一阵鳞鳞车声及马儿嘶腾声,他心下一凛,连忙奔回祠堂,只见山门大开,当口停着一辆灰篷马车,再瞧白袍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堂外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语声:“……你早料到我必然会再来找你么?……”
  那白袍人的声音道:“女娲,若你认为某家连此事都无法猜到,那么你未免大小觑于我了……”
  另一道慵倦的女子口音道:“你传技与那姓赵的小子,将来祸延己身,势必要悔之莫及的!”
  白袍人冷冷道:“这个用不着你多管。”
  那“女娲”道:“你知道那姓赵的小子是谁么?”
  白袍人的声音道:“他的身世,某家至今仍未能肯定,难道你竟比我还要清楚不成?”
  “女娲”道:“你是当局者迷,有关他的一切,我所知晓的或许还要比你更多一些。”
  白袍人道:“某家决定之事,从无更改,你不必多费唇舌啦,如若你阴谋对那后生有所不利,哼哼,某家绝不将你放过!”
  “女娲”道:“也罢,咱们不谈这个,我问你,二十年来你还朝夕对我怀恨于心么?”
  白袍人不答,只是嘿嘿冷笑,笑声中隐隐透出埋藏胸臆里的仇恨烈火,赵子原倾耳听着,不觉呆了一呆。
  “女娲”低道:“如果我说二十年前那件案子完全是大主人与万三主人的意思,与我毫无牵连,你会相信斯言么?”
  白袍人突地纵声长笑,道:“笑话!某家岂会轻易相信妇人之言,而且是一个毒如蛇蝎的妇人,你推托得太干净了!”
  “女娲”微唱道:“然则这事是绝无圆转的余地了,你已决意以我为敌了?”
  自袍人哂道:“咱们早就是不共戴天的大敌了,二十年来某家无时无刻不在应付水泊绿屋的阴谋毒计,迫得冒名潜居,却依旧躲不过你们的追索……”
  “女娲”道:“我若有心与你敌对,七日前早就与武啸秋联手对付于你,又何必隐藏在车内不出呢?”
  白袍人道:“只因为你无致我于死的把握,是以不欲贸然现身,你当某家不知你的心意么?”
  赵子原听到这里,祠堂后门倏然悄无声息闪进一人,那人像一阵轻风似的窜到赵子原后面,缓缓举起右手,笔直朝赵子原背宫印去。
  那手臂去势甚是迁缓,全然不带飚风劲响,赵子原一心一意谛听白袍人与女娲的谈话,对行将及身大祸竟似浑然不觉。
  这一忽里,突闻白袍人大声道:“女娲!你那赶车人到哪里去了?”
  赵子原倏地有所警觉,但感背后生凉,一种天生的本能又逼得他乍然清醒过来,信手一挥长剑,反劈出去。
  这一下一个出其不备,一个仓促应战,只闻“哒”地一响,一股鲜血夹着半边耳朵喷跌于地——赵子原喝道:“马骥,你玩的还是这一套手法广再瞧马骥的右耳已被剑尖削去,他一手握住鲜血淋漓的右颊,血液仍不住自五指缝隙间渗出。
  马骥骇然失色,失声道;“‘下津风寒’!你——你练成了扶风剑式?……”
  赵子原方才在性命交关里,下意识施出数日前新习成的剑法,马骥趁虚偷袭,非但没能讨了好去,反而吃了大亏,被削下一只耳朵,所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一个昔日被他认为窝囊废的少年,居然练成了这等剑术,内心骇讶之情,自是不在话下。
  即连赵子原在一剑得手后,亦自怔了一怔,他虽然明知“扶风剑式”,定必精奥异常,却万万想不到威猛霸道以至于斯。故以一剑削下对方耳朵后,一时忘了再发第二剑。
  祠堂外白袍人的声音道:“女娲你一迳磨着某家说话,却在暗里驱命车夫马骥潜入祠堂,偷袭姓赵的少年,欲一举将他毁掉,但天下事往往与愿相违,说不定你那赶车人偷鸡不着,反将蚀把米咧。”
  话声甫落,身形已自闪进祠堂,鹰隼般的双目四下一扫,眼色寒冷之极,举步向马骥走近。
  马骥露出骇然之色,仓皇退出山门,白袍人并不相拦,居顷,但闻“得得”蹄声扬起,那辆篷车已去得远了。
  白袍人视线从地上斑斑血渍及半只耳朵上掠过,冷然道:“以那马骥的功力造诣,‘下津风寒’这一剑使到七成火候,定可将敌人一剑劈为两半,你去只削去他的一只耳朵,七日苦练,剑上功力仅及于止,教老夫好生失望——”
  赵子原宛似被人泼了一头冷水,初尝胜利的兴奋心绪早已化为乌有,意态阑珊地道:“尊驾以为我非可造之材么?”
  白袍人道、“至少在目下老夫是认为如此,若你自己不争气,不多用点脑筋,却如何能领略这剑法的神髓!”
  赵子原大感心灰意懒,道:“左右还有八日工夫,如果不能达成尊驾企望,那也就算了。”
  白袍人冷哼道:“太迟了!老夫在三日之后,就得带你去会那个人——”
  赵子原惜愕道:“阁下不是说须要半个月的练剑时间么?如今只过了七日,莫非另有事故发生,迫得我须提前去与那人动手?”
  白袍人道:“说得不错,时候所剩无多,这便传你扶风第三剑式——”
  当下将口诀诵述了一遍,赵子原乍听罢,发觉第三剑式的威力更在其余二式之上,顿时将杂念一收,悉心演练。
  无话时短,匆匆数日过去,到了第九日时,赵子原正在后院洗涤身子,白袍人忽然不告而别,足足离开了一整天。
  翌日傍晚,白袍人再度出现于祠堂,他虽然风尘仆仆,精神却甚是矍烁,情绪多少也显得有些紧张激动。
  赵子原冲口问道:“整整一天阁下到哪里去了?”
  白袍人道:“老夫已查出那人落足的所在,你我这就动身前往。”
  赵子原道:“现在阁下可以告知那人是谁人了吧。”
  白袍人道”
  “见到她后,你自然就知晓了。”
  赵子原怀着一颗忐忑之心,随同白袍人走出祠堂,这时天已人黑,夜色笼罩四方,两人施展轻功在荒野上疾驰,赵子原仰望天际星座方位,发觉他们所走的乃是正西方,大约走了十六八里路,白袍人方始停下脚步。
  他四下观望一下地形,又领赵子原横越一座山林,林叶隙缝处,隐约透出一线微弱的灯光。
  白袍人回头朝赵子原道:“咱们就要到了,待会儿你出战时,必须将十日来学成的扶风三剑放手全力施为,如此老夫方可瞧出端倪,你可省得?”
  赵子原点一点头,道:“阁下要我独自与那人动手:然则你不准备与我一齐现身出去么?”
  白袍人道:“老夫这便藏身于此,由你一人上前叫阵即可。”
  赵子原心中茫然,不知白袍人用意何在,但事情发展至此,已不容许他变卦退却,只有硬着头皮举步上前。
  出得山林后,视线到处,只见前方不远处一片旷地上,搭着一坐三角帐幕,帐门当口灯烛高悬,发出柔和的光芒。
  赵子原心子颤一大颤,脱口道:“这时不是香川圣女歇脚休息所搭设的游动帐幕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