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移祸江东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八章 移祸江东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飞斧神丐目光冷冷地盯住朝天尊者,道:“尊者莫非认定这两人乃是被咱等所杀?”
  朝天尊者不答,一逞伸手人怀取出一张黄色纸柬,缓缓道:“施主可认得这张柬贴?”
  飞斧神丐与中年叫花瞥了那纸柬一眼,面色齐地变了一变,视线再也收不回来,满面都是惊疑。
  飞斧神丐沉声道:“你也承认这封柬贴是布袋帮主所发了,要不要贫衲重述一遍柬上的留字?”
  他摊开手上纸柬,旁立的司马迁武凝目一望,只见柬上墨渍点点,密密麻麻写了几行字,下款署名处则画着一个大红花押。
  朝天尊者按着束上留字缓缓念道;“久闻石香炉乃当世佛门珍品,始而为司马道无所有,司马一门遇害后,辗辗落人尊者手中,鄙帮初本无意觊觎宝物,但石香炉为尊者私藏于寺,不啻暴珍天物,特亲自造府面取,尊者若有意追回失宝,准于小满之日在高王瀑候驾。”
  念到此处,抬首道:“下款没有署名,却画着一个大红花押,无论何人都会认出这是丐帮布袋帮主专用的独门表记……”
  司马迁武听柬中提到他父亲的名字,不禁怦然心动,欲待开口发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决定先将事情始未弄个明白再说。
  一直不曾开口的中年叫花道:“这封柬贴可是敝帮子弟送到贵庙的?”
  朝天尊者道:“束贴是在石香炉失窃的同日,由寺童在庙殿里所发现,待贫衲得报追出后,那送来柬贴之人早已失去踪影……”
  话犹未完,那中年叫花身子陡地一晃,欺到朝天尊者面前,双掌模糊一闪,袭向对方时脉。
  他纵身挥掌之际,非特迅快绝伦,而且连丝毫声息都没有发出。
  朝天尊者不料陌生的叫花会突然发难,错愕之余,左臂挥袖封迎,左手欲劈未劈,双足错动,身形同时向斜地里横移两步。
  中年叫花手势一变,竟是虚多于实,朝天尊者甫横过半个身子,对方一手已然递到,因此只凭一只右手封拆抵御,又是仓促中起而应对,无形中吃了大亏,当下只觉掌指微微酸麻发软,身子倏然退开数尺。
  寻丈之外立着神定气闲的中年叫花,那张白色张柬竟已被他夺到手中——朝天尊者讶道:“你……你……”
  中年叫花注目望了夺到手中的柬贴一眼,沉声道:“这柬贴伪造得可谓逼真之极,落款处的大红花押更是绘得惟妙惟肖,几可乱真。”
  朝天尊者哂道:“你说柬贴是假的,凭你也认得出它的真假?”
  中年叫花淡淡道:“怎地?施主是……”
  中年叫花道:“在下姓龙,草字华天。”
  朝天尊者蹬地倒退一步,呐道:“施主——施主竟是丐帮当今布袋帮主龙华天?”
  口上虽如此说,眼中却满露不能置信的神色,即连一侧的司马迁武亦为之骇讶不止,他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年龄只在三四旬之间,其貌不扬的叫花儿,居然就是号令天下第一帮派的龙头帮主,可笑自己先时还将当他丐帮中的一名下级帮众,真是以貌取人,失诸羽子。
  中年叫花淡淡道:“不敢,龙某一向鲜少在江湖露面,虽然始终和尊者缘悭一面,却是心仪已久,今日一见其人,倒教我失望很多。”
  朝天尊者神色一变,旋即仰天笑道:“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贫憎也颇有同感。”
  中年叫花冷笑道:“尊者素以武功精奥,戒律严谨著称,孰知依旧未能勘破嗔关,妄逞词锋之利,真真可怜可笑。”
  语声微歇,复道:“咱们几个叫花儿虽是素喜沾惹闲事,为武林跑跑腿,却也不致于沦为鸡鸣狗盗之流,尊者一到来便以恶言相辱,龙某不敏,待会儿倒要向尊者领教领教……”
  朝天尊者哂道:“你想否认石香炉是丐帮窃走的么?”
  中年叫花道:“龙某的话还说得不够明白?”
  朝天尊者指着席上的两具尸体,道:“然则这两人暴毙于此,又该作何解释?”
  中年叫花道:“这两位施主一个江南牟家坝坝主牟文崎,另一位是陕南山捕院刘家骏,据贫僧所知,他们都曾遗失一宗异宝,然后又接到丐帮柬贴,方始赶到高王瀑来,不想竟因而丧了性命。”
  中年叫花道:“是以尊者便认定是敝帮下的手?”
  朝天尊者道:“在龙帮主未能作有力反驳,以释贫僧心中疑惑之前,至少贫僧是有这样的想法……”
  中年叫花冷哼道:“朝天尊者的慑魂大法及劈山七十二杖是闻名字内,今日龙某务必要见识一番——”
  他双目一棱,霎时精芒四射,声音也变得又沉又狠,无形中透着一片杀机,生似已把对方当成深仇大敌似的。
  司马迁武听得直皱眉头,暗忖:“这龙华天身为一帮之主,修养功夫倒不见得如何到家,那牟文崎与刘家骏若非死在丐帮中人手上,他原该不惮唇舌,将误会解释清楚才对,怎地口气犹如此咄咄逼人,一味逼着朝天尊者动手?”
  朝天尊者虽是空门中人,至此亦被惹得怒火熊熊,本待开口回敬两句,但回头一想,自己是个出家人,若连这口气都忍不下,倒显出自己气浅量窄了。
  当天缓缓道:“很好,施主请赐招。”反手一抖,禅杖已到了手中,立个门户。
  旁边一人大喝道!”
  “且慢动手!”
  朝天尊者闻声收起禅杖,转眼望去,发话者原来是丐帮五杰之一的飞斧神丐。
  朝天尊者愕道:“飞斧施主还有何话要说?”
  飞斧神丐目射奇光,道:“大师若不健忘,想必记得数月前你我应殃神老丑之邀,到毕节麦府为麦十字枪助拳声援之事……”
  朝天尊者道:“那是贫僧生平最奇特的经历之一,怎会忘却了。”
  飞斧神丐仰首沉吟半晌,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沉声道:“大师难道没有怀疑到,那一夜职业剑手仗剑抵麦府欲取麦斫一命,未曾得手之前又匆匆退走,其中不无古怪之处么?”
  朝天尊者呆了一呆,道:“施主忽然提及此事,莫非……”
  飞斧神丐打断道:“可以说今日高王瀑的局面,便是麦府那一夜事件的延续,大师设能冷静深思,定能猜到其中的阴谋所在……”
  话犹未完,那中年叫花轻咳一声,冷冷道:“往事不用多提,老三,你且退开一旁。”
  飞斧神丐欲言又止,面上露出一阵古怪的神情,悻悻退到中年叫花的身后。
  中年叫花迈步跨前,一掌斜斜举起,凝目盯注朝天尊者,眉宇间隐隐流露出森森杀机。
  朝天尊者哂道:“龙施主是迫不及待欲除贫僧而后己了,尝闻贵帮讲究的是江湖义气,帮众个个是英雄人物,但目下据贫僧的印象,竟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即连布袋帮主都不过是个盗名欺世之辈罢了。”
  飞斧神丐闻言,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赤红的双目中像是含蕴了无尽的痛苦与愤怒,却忍住没有作声。
  倒是中年叫花神色洋洋如常,丝毫不为所动。
  司马迁武瞧在眼里,暗忖:“朝天尊者言词虽然说得甚是尖刻,却一点也不过份,那龙帮主盛气凌人,始终逼着对方动手,很容易使人误会他为的是要杀人灭口,但据我所想,内情绝非如此简单,只有等事态发展来证明了。”
  中年叫花冷冷道:“尊者喋喋不休,敢是有意拖延时间?”
  他一再出言相激,朝天尊者果然按捺不住涌起怒容,道:“龙施主既然如此急干将贫僧解决,便自请吧。”
  中年叫花再不打话,振腕一挥,发出尖锐劈风之声,直袭对方小腹要害,气势极为凌厉。
  朝天尊者见他威势迫人,不敢怠慢,暗暗提聚功力,横杖封架,中年叫花一错步间,手法陡地一变,左掌斜伸如刀,倒削而起。
  掌劲破空袭至,中年叫花那只求速战速决,急于诛杀对方的神态完全流露无遗,使得朝天尊者既惊且疑。
  他眼见敌手来势凶毒,赶紧使出生平绝艺,一招“千军辟易”,挺杖反击中年叫花胸臂要穴,以攻为守。
  中年叫花一掌去势毫不停滞,对其反击之威视若无睹。
  朝天尊者运足全身功力,挥杖疾劈,“蓬”地一响过处,禅杖已和对方递到的手臂击实,他这一杖势沉力猛,几乎连石头都可劈裂,但击在中年叫花的手臂上,如中败革,杖上的劲力,突然消失无踪。
  他猛一失惊,一时竟忘了立刻变招易式,杖势略滞,中年叫花冷冷一笑,双掌一合立分,一股热风平空而生。
  说时迟,那时快,中年叫花双掌才递出一半,朝天尊者陡然大吼道:“洪施主还不现身,更待何时?”
  中年叫花掌势一窒,岩石后面劲风闪荡,走出一个人来。
  只见那人中等年纪、体型粗旷,意态轩昂,上唇留着短髭。一望而知是个燕赵大汉,此人正是崛起山东武林的飞毛虎洪江。
  中年叫花冷笑道:“洪兄直到此刻方如露面,想必隐身一旁窃听多时。”
  飞毛虎洪江沉下嗓子道:“自命侠义的丐帮,原来竟是强粱凶横之辈,区区今日总算开了一次眼界。”
  中年叫花不动声色,只是冷笑不止。
  飞斧神丐怒声道:“姓洪的,你口头上干净一点!”
  他涨红了脸大声喝叱,显见胸臆中的怨火已到了一触即燃的地步。
  洪江斜脱了他一眼,道:“这叫做皇帝不气,气死太监,你们帮主都不感到我的话有何过甚其词之处,难道你听来反觉刺耳么?”
  飞斧神丐呐道:“帮主他……”
  中年叫花摆一摆手,沉声道:“住口——”
  转朝洪江道:“尊驾口气令人难以忍耐,不过龙某有句话须先说个清楚。”
  洪江道:“龙帮主尚有何事见教?”
  中年叫花道:“敢情你也是接到丐帮柬贴方始赶来此地,是么?”
  洪江道:“这还用再说?”
  中年叫花道:“咱叫花儿不知尊驾本意如何?但你施展疑兵之计,布下这个假局,不知于你有什么好处?”
  洪江呆了一呆,道:“你——你此言何意?”
  中年叫花冷哼不答,俄尔,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洪江怒道:“龙帮主何故发笑?”
  中年叫花冷冷地一字一字道:“区区之笑自有缘,尊驾心里有数,难道还用我明言不成?”
  洪江大声道:“你说话最好莫再拐弯抹角,否则莫怪洪某……”
  中年叫花微哂打断道:“姓洪的,你此举虽可教我们疑神疑鬼,自相残杀,但总教咱们花儿识破了,这等嫁祸东吴之计,委实不太高明。”
  洪江双目冒火,厉声道:“我听不出你此言有何意义,莫非你欲挑拨尊者与我相互猜忌,以遂你所愿?”
  朝天尊者怀疑地望了洪江一眼,接口道:“贫僧却听出了一点道理,龙施主仅管说不去。”
  中年叫花冷冷道:“洪兄行事一向残酷凶暴,动辄杀人,你想是早已潜来此处,下手加害了牟、刘二人,然后又藏身于一旁,依龙某瞧,这丐帮柬贴只怕也是你一手所布置的骗局。嘿,我说的没有错吧?”
  洪江怔了一怔,转目一瞧,只见朝天尊者双目也正逼视着他,满面都是惊疑愤慨的神情,当下但觉一阵急怒攻心,大吼道:“姓龙的!你接我一掌!”
  右掌一扬,击向嘿然冷笑的中年叫花。
  他一掌方自劈出,运功聚力之际,陡觉心中一阵剧痛,身形跄踉,颐路退开数步,砰然跌坐地上。
  只见他双目微闭,面色惨白,神志委顿之极,生似已受了极重内伤。
  朝天尊者在旁看得一怔。司马迁武一旁也疑云大起,暗忖:“这飞毛虎洪江,武功应是不弱,怎地一招未发,就倒下了?这事必有溪跷!”忍不住“噫”了一声。
  那中年叫花闻声回顾,冷笑道:“小子,你惊叫什么?”
  司马迁武呐呐道:“在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有点奇怪……”
  中年叫花厉声道:“奇怪?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哦,我知道了,敢情是你暗中做了手脚,下的毒?你究竟是受何人指使?”
  司马迁武一怔,怒道:“阁下休得血口喷人!”
  中年叫花道:“这小子来历不明,而且又是先咱们之前来此,牟、刘二人不明不白暴毙,我早就怀疑是为他所谋害了,嘿!此子年纪轻轻,手段竟如此恶毒残忍,着实使人心寒……”
  朝天尊者皱一皱眉,道:“施主叫什么名字。”
  司马迁武道:“小可司马迁武,大师——”
  朝天尊者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对方年纪虽轻,衣着也不十分讲究,可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丰采,浑身透着一股真诚淳朴之气,他生平阅人无数,心中自然相信眼前这少年断断不会做出作伤害人之事。
  他缓缓道:“龙帮主指控之言,施主有话分辩么?”
  司马迁武视线流动,停在中年叫花身上,冷冷道:“以小可愚见,这个自称丐帮龙头,却处处设法陷害别人,初时诬指洪大侠摆布假局,及后一见形势有变,就找到小可头上,足见心术险诈,若说有人下毒,嫌疑最大的还是他本人——”
  这番话剖析人微,说得合情合理,朝天尊者不觉微微颔首。
  中年叫花冷笑道:“小子你下的毒,犹要托词狡辩,去!”
  “去”字出口,右手疾探而出,快如电光火石,司马迁武但觉晶瞳一花,还未来得及闪身避过,已被对方当面一掌击中肩胛。
  霎时他肩上有如被压上了一块千斤巨石,往后跃将出去。
  中年叫花身子一振,倏然掠到,双掌翻飞间,“虎”“虎”“虎”一辖数掌,将司马迁武迫得一退再退,几乎无招架之力。
  司马迁武额上汗渍微现,动手封抵间,陡觉胸口一窒,慌忙散去内家真力,嘿地吐了一口气。
  他心中猛然狂跳不已,暗忖:“适才我欲提真气,竟是力有不逮,分明也有了中毒的迹象,这毒药好不阴狠,吸人后半晌尚不自察,错非我能及时发觉,没有妄提真力,否则今日便断无生理了……”
  他脑际念头回转,面上不禁露出惊恐的神情,那中年叫花冷笑一声,双掌纵击横扫,错眼间已攻了七八招之多,司迁马武愈感不支,终于他再度被对方一掌拍实,顿时双膝一软,跌坐地上。
  中年叫花单掌一扬,对准司马迁武“玄机”死穴击至。
  司马迁武面如金纸,毫无抵抗之力,眼看就要遭其毒手,说时迟,那时快,倏闻一声大吼道:“慢着——”
  喝声中,一缕尖锐劲风直袭中年叫花背后要穴,中年叫花心头一凛,掌式随之一滞,疾然侧身避了开去。
  回首一瞧,只见偷袭自己的人正是朝天尊得。
  朝天尊者见他身法矫健如斯,指着他厉声道:“你——你没有中毒——”
  话未说完,身形一斜亦自倒在地上。
  中年叫花眼色阴晴不定,冷冷地望着他们,须臾,蓦地仰天长笑起来,喃喃自语道:“马兰之毒,天下无双……”
  朝天尊者仰面吐出一口鲜血,道:“你到底是何许人?”
  中年叫花冷冷道:“丐帮龙头,尊者以为我是谁?”
  朝天尊者摇头叹道:“贫僧早知布袋帮主是如此阴险小人,也就不会轻易着了你的道儿了?”
  中年叫花闻言,只是嘿然冷笑,那久未作声的飞斧神丐面色在瞬息间地已变了数变。
  他一咬钢牙,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大声道:“大师别听他胡说,他压根儿不是……”
  中年叫花冷冷打断道:“你不要命了么?”
  飞斧神丐被他那冷电般的双眸一瞪,身躯一震,登时有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噤声无语。
  中年叫花双目之中,闪烁着无穷的杀机,他单掌微抬,一步步缓缓朝司马迁武行去,口里道:“小子,你横身介入这场是非之中,说不得我只有先将你除了!”
  语落掌起,对着司马迁武顶门拍下,朝天尊者及飞毛虎洪江犹自顾不暇,更逞论施援了,只有闭目不忍再瞧。
  眼看中年叫花一掌已至司马迁武天灵盖上不及二寸之处,就在这生死一发间,司马迁武忽然大吼一声,双掌一推而上——变出意表,中年叫花大吃一惊,下意识收掌向后疾退,孰料司马迁武那一掌只是作势推动而移,根本没有掌风击出。
  中年叫花一怔之下,哈哈大笑道:“小子你甭再玩弄花招了——”
  司马迁武见对方退开,良机不再,正欲夺路逃走,但见眼前人影一晃,中年叫花已拦于身前,正对着他裂嘴狞笑。
  这会子,近处突然传来一声喝叱:“住手——”
  喝声虽则低沉,却是锤骼有力,诸人心子俱都一紧,循声望去,山岩后面出现一条人影,踏着沉重的足步,不疾不徐走入场中,那“哧”“哧”的脚步声音,一如高山巨鼓,一记一记敲在诸人心上。
  震人心弦的跫音,配合着此人一往直前的举止,形成一种莫可言喻的坚凝强大气势。
  中年叫花微微一愕,居然身不由己往后退了一步。
  周围空气登时变得凝重异常,那人前进的气势,竟将场中诸人慑住,终于,他来到中年叫花五步之前定身。
  司马迁武举目一瞧,见那人年约半百,身着一袭白袍,背挂长剑,面貌却是十分陌生。
  中年叫花清清喉咙,道:“来者何人?”
  那白袍人锐利如电的视线,始终凝注在中年叫花身上,似乎此处再无旁人似的。良久,他沉声一字一字道:“麦斫!你不认得老夫么?”
  朝天尊者与洪江一见那自称丐帮布袋帮主的中年叫花竟是十字枪麦斫乔扮,骇讶之余,一时但觉惊、奇、怒交集心胸。
  朝天尊者有气无力地道:“阿弥陀佛,昔日麦施主有难,贫僧与洪施主等数人尝应殃神所请,赶赴毕节声援,麦施主不领情倒也罢了,目下竟然恩将仇报,倒教贫偕大感不解了。”
  麦斫狞笑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大师可知因为你们和殃神老丑等人的无事自扰,致平空破坏了老夫原订的计划,可笑老丑与黑岩三怪至死不悟,大师亦复如是,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语声甫落,左手一动,突然往白袍人左肋击去。
  这一式施得阴险无比,对方全无防范,可说只有应掌而倒的份儿,说时迟,那时快,麦斫一掌将至,那白袍人陡地向前跨了半步,同时上半身微微倾斜,形成一种极为奇特的姿态,宛如一尊欲倒的石像一般。
  说也奇怪,那白袍人半步跨出,一股瞧不见的杀气立刻弥温全场,使得周围诸人即时生出强烈的感应!
  麦斫骇然一呼,一掌再也递不出,身形一跄,往后倒纵出去。
  他喘一口气,徐徐道:“阁下好高明的身手,不审可否宣示姓名?”
  白袍人淡淡道:“老夫司马道元。”
  他自报名头,场上诸人齐地露出错愕的神色,霎时八道视线不约而同盯注在他一人身上——麦斫勃然变色,道:“阁下这是说笑了,谁人不晓司马道元已然作古多时,老夫更是亲眼目睹他陈尸画舫,你顶冒此人身份,决计逃不过我……”
  白袍人平静如故,道:“你要老夫通报姓名,我已经说了,如果你絮再聒不休,妄自推测老夫身份,莫怪我不客气了。”
  麦斫面色一变,似乎就要发作,但他一眼瞥见对方卓立如山的身躯,站立的姿态,隐隐蕴藏得有一股坚强厉的气势,他心子无端端一寒,居然连一句嘲弄的话都出不了口。
  跌坐一侧的司马迁武心中波涛汹涌,默默对自己呼道:“父亲的丹青画像,我见过已是无数次了,若他老人家在此,我岂有认不出来的道理?可见眼前这人绝不是爹爹,但他为何要冒用爹爹的名字……”
  他心中疑虑纷纷,不免对那白袍人多瞧了两眼,只见此人目光虽则锐利有若鹰隼,但而上表情却显得十分淡漠索然,仿佛是个不会触情动心的死人一般。
  不期发现对方这个特征,司马迁武不禁暗暗称奇,错非他现下正努力运功以排除体内毒素,早就忍不住开口加以质问了。
  白袍人沉声道:“麦斫!”
  他毫不客气直呼对方名讳,大有藐视之意,麦斫顿时泛起一种受辱的感觉,却是为白袍人气势所慑,不怒反而陪笑道:“阁下有何事要麦斫效劳?”
  白袍人环目一转,道:“老夫这就带走尊者及洪江,此外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向天立誓绝不伤害这位小哥一毫一毛。”
  麦斫眼色阴晴不定,他寻思一下,道:“这个使得,你把人带走吧——”
  随即发了个毒誓,白袍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分别挟起朝天尊者及洪江,大踏步而去。
  沉重的足步一如来时,不徐不疾,隐隐透着一股坚凝的气氛,未几,步声逐渐远去,人影亦消失不见。
  麦斫缓缓转过身子,而对飞斧神丐道:“他己走远了,你准备下手吧。”
  飞斧神呆了呆,道:“你不是已发了誓,答应他不再伤害这娃儿么?”
  麦斫狞笑道:“麦某发了誓,你可没有啊,嘿,你还不快出手更待何时?”
  飞斧神丐不料他有此一语,半晌迟疑不前。
  麦斫冷哼一声,道:“你已中了老夫所下的剧毒多日,再不给你解药,眼看便活不成了,你竟敢抗命么?”
  飞斧神丐双目犹如要喷出火来一般盯着麦斫,怒气已达鼎沸,麦斫理都不理,只是冷笑不止。
  终于飞斧神丐废然一叹,缓步走到司马迁武面前,低道:“恕我得罪了。”
  右腕一动,掣出背上钢斧,化成一片森森白光,挟着“鸣”“鸣”声响,当头往司马迁武砸去。
  司马迁武盘膝坐在地上,闭目运功,他曾中过马兰之毒,自觉体力已有一定抗毒之力,对方钢斧即将去到之际,他陡然大喝一声,双手齐出,左手封住对方的斧式,同时一跃而起。
  飞斧神丐手中钢斧一收,向左跃开。
  司马迁武朗声道:“麦斫,你可没料到我会及时恢复功力吧?”
  麦斫听他中气充沛,心头大凛,暗忖:“此子真是深不可测,竟能在短短片刻之间,自行运功排出了体内毒素?这事实委实太已惊人了。”
  那边飞斧神丐亦有同一想法,他们心念转动之际,司马迁武抓住此一时机,双掌在顷忽间连发五招,分袭飞斧神丐及麦斫,身躯紧接着一冲而起,从对方两人立身的空隙穿掠而过——飞斧神丐在司马迁武从身侧掠过时,本有机会出斧拦去,但他飞斧去势却无故缓了一缓,让司马迁武得以迅速脱身。
  司马迁武早已测定逃走路线,笔直往瀑布后面的山洞奔去,奔跑之际,心中一面忖道:“此处四下皆是旷野,目标显著,容易被敌人追上,况且目下我体内余毒并未完全褪尽,只能支撑一时,莫如躲入洞中,只不知那石洞里则有无其他通路?……”
  此刻,他已将洞中的神中的神秘人物忘却,足下迅捷跃腾,逞向前方奔去,穿过双股燕尾形瀑布后,伸手不辨五指。
  洞外传来麦斫喝斥声音,司马迁武可顾不得对方有无追到洞口,只是一个劲儿放步狂奔。
  走了一程,但觉两旁空间愈来愈小,地势也变得十分崎岖曲折,宛如一道回廊,他已略略可以察觉此洞形势,当真深邃无比,加之光线幽暗,洞内一片黝黑,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壁,宛如幢幢鬼影,令人不寒而栗。
  忽然司马迁武足底触着一物,“哗啦啦”一响,一桩物事倒在他的身前。
  司马迁武皱一皱眉头,亮起火熠一瞧,但见两旁石壁排列着多具骷髅,散发着磷光,数目竟是难以数清!
  那一具具骷髅都斜倚在石壁上,形成两排骷髅行列,隐隐弥布着一股可怖的气氛,司马迁武乍一见到这等情状,不禁倒抽一口寒气。
  他小心翼翼移步上前,细加观察,发觉每具骷髅的胸前肋骨都已裂开,似是生前为人硬生生以内力劈断。
  司马迁武默默忖道:“这些骷髅胸骨的裂痕都是一般无二,足见这正是使用致命的因素,不审那下手者是谁?居然练成此阴毒功夫,杀了这许多人,抑且每下次手,总是一掌击裂对手胸骨,致其于死,委实凶恶残酷之极。”
  一念及此,登时激起满胸热血,痛恨那出手之人的凶毒,他义愤之心一长,先时恐怖的感觉便大为减低。
  倏闻石洞里侧传来“夺”地一响,值此沉寂得可闻针落的空间里,突然亮起这一声异响,着实有些令人不寒而栗!
  “夺”“夺”之声继续响起,听那声音似是一种坚实沉重的木头敲击在石地上所发出。
  随着这阵动人心魄“夺夺”。声音的渐近渐亮,一条模糊的黑影也愈行愈近,终于出现了一个人的形象。
  朦胧中但见此人长发及地,身材又高又瘦,一张青灰色马脸长满了绻曲的黑毛,身上披着一件磷光闪闪的红色大袍,一串骷髅头垂挂颈间,光赤着足踝,足跟上结满了一层层浑厚的茧皮。
  司马迁武见对方装束奇特诡异,长相暴戾凶恶,浑身不知不觉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摒息遏气,心中默默呼道:“这是什么人,怎么邪门得紧?”
  那长发怪人一步一步走到切近,“夺”“夺”之声越发响亮,司马迁武怎样也无法想像出那人光赤的足跟踩在地上,怎会发出如巨此大的声响?
  长发怪人冷冷打量着司马迁武,突然仰首纵声狂笑起来,笑声中隐隐透着凶悍狂厉的气氛。
  他啸叫之际,浑身颤动不止,颈间所挂骷髅头亦随之不住的摆动,构成一幅奇异的景象。
  司马迁武被那骇人的叫声、笑声刺扰得心中发毛,暗暗聚起全身功力,准备出手应敌。
  那长发怪人啸叫了数声,突地平空翻了个跟斗,接着笑声一止,早先的狂态也完全收敛。
  司马迁武定一定神,敞声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话方出口,他自己便觉得此问当真毫无意义,但此时此刻他惊诧于眼前这人的怪异举止,再也找不到旁的话说。
  那怪人仰天怪笑一声,道:“小子,许多误闯此洞之人,乍一见到咱后,都被硬生生给骇死了,小子你胆气倒也大得可以,非但不曾吓毙,反倒出口喝问,其实咱是人是鬼都没有分别,只要你一踏进此洞,就准得死在咱手上啦!”
  司马迁武晶瞳四转,道:“这许多人统统是你所杀?”
  长发怪人道:“不是咱杀的还有推?”
  司马迁武道:“他们都只是无意闯到这高王瀑后的洞中,便为你辣手杀害的么?”
  长发怪人道:“那也不尽然,某些人是风闻咱隐匿于此,特地人洞来寻咱的晦气,嗬嗬,除了其中一人之外,不用说他们也都死了。”
  他边说着,口中不停地狂呼作态;加之他的语声和笑声,十分干涩刺耳,因此格外令人生厌。
  司马迁武皱眉道:“依此道来,你的双手是早已沾满血腥了,但至今居然尚无人能取你性命么?……”
  长发怪人大笑道:“问得好!你自以为能够办到不成?”
  司马迁武瞠目无语,那怪人复道:“小子你不妨瞪大眼睛,瞧瞧洞中的八十一层骷髅,其中有少数人在人洞之先,亦认为其功力足以胜过咱家,终不免横死之祸,嗬嗬,莫消顷刻之后,此洞又将添加一具骷髅了——”
  司马迁武惑道:“如若我当真为你所杀,尸身亦须经过一段时日方会腐朽,如何有可能在须臾之间变成骷髅?”
  长发怪人冷冷望着他,突然呼嘘一声,黑暗里一阵疾风响处,一团黑影破空疾闪而至。
  定睛望去,却是一只巨硕无朋的苍鹰。
  那苍鹰在两人头上盘旋一匝,双翅拍动,霎时洞中俱是“嗡嗡”之声,长发怪人举掌向上,苍鹰便扑翅飞到他肩上歇了下来。
  长发怪人厉笑道:“现下你当可明白了吧?只要你一向躺下,便将成为老夫这只巨鹰的美食,马上会被吃得点肉不剩,到时你整个人不化为一堆白骨那才怪咧?”
  他的话声突然中止,眼中射出凶光,又道:“告诉我,你何故走进此洞?”
  司马迁武不假思索,道:“说来你或许不会相信,区区乃是受人追杀无处可逃,才以此洞权充避难之所……
  长发怪人略感兴趣地问道:“那追杀你的人是谁?”
  司马迁武道:“那人是丐帮高手——”长发怪人“哦”了一声,裂嘴笑道:“你会是那些自命侠义的叫花儿袭杀的对象?然则小子你也算不得是什么好人了,嗬!嗬!”
  司马迁武道:“其实丐帮高手亦是受人胁迫方会来此,那主使之人乃是以十字枪法闻名天下的麦斫。”
  长发怪人双目一翻,喃喃道:“麦斫……麦斫……咱懂得了……小子你定必与谢金印有所关联,是也不是?”
  司马迁武一怔,正欲开口间他语中含意,那长发怪人突地露出激动的神色,一把抓住司马迁武的衣袖,叫道:“麦斫既然在附近出现了,那绿屋夫人又在哪里?你说——你说……”
  声音透着一种压抑不住的紧张,因为他倾身靠近的缘故,说话之际,口沫横飞,司马迁武只闻得一阵阵腥气扑鼻,中人欲呕。
  司马迁武错愕道:“绿屋夫人?我连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谁是绿屋夫人?”
  “她是水泊绿屋的头号主人,中原武林鲜少有人得知她的名头,更逞论你这毛头小子了,见了她你也认不出来,我一时糊涂,才会追问于你……”
  司马迁武触动了好奇心,故意道:“你且形容她的相貌看看,说不定我见过呢。”
  长发怪人哂道:“罢了,绿屋夫人何等神秘,连咱都无此自信到底是否见过她的真实面目,小子你算什么东西?会让你说见就见么?”
  司马迁武耸耸肩,道:“天下事,难以逆料得很,像你不是就让我无意撞见了么。”
  长发怪人道:“小子你怎生称呼?”司马迁武道:“司马迁武。”
  长发怪人闻言,脸上忽然又流露出一抹奇特的表情,司马迁武方自错愕,对方已冲着他厉吼道:“据咱所知,普天下复姓司马的,要找都找不出几个,司马道元那老鬼是你何人?……”
  司马迁武呆了一呆,道:“正是家父。”
  长发怪人面上又泛起凶光煞气,猛然仰首狂啸厉叫起来,他那颈间挂着的骷髅头,随着颤抖的身子摇个不停,一片凌乱可怖。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