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老谋深算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七章 老谋深算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甄陵青试泪道:“还说呢?为了你,我日日派人打听你的下落,有时在晚上,我自己也偷偷到外面探听消息。”
  她顿了一顿,又道:“自从知道你大闹九千岁府和夜探天牢的事之后,我放了心,不过我也猜想得到,你必然还会有进一步动作!”赵子原道:“姑娘料事如神,小可钦佩得紧!”
  甄陵青道:“别在我脸上贴金啦,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愿耽这么大的风险呢,我问你,你今后准备怎么打算?”赵子原摇摇头道:“小可别无打算!”甄陵青气道:“你可是骗我?”
  赵子原道:“小可终生飘泊,此刻与姑娘面对酌饮,再往下一步又至何处,自己也无把握,尤其是现在……”他话未说完,忽然皱了皱眉头。甄陵青道:“怎么啦?”
  赵子原道:“我肚子好像有点痛!”
  甄陵青道:“那便休息一会得啦!”
  赵子原目射异光道:“不啦,我现在还要去办一件事!”
  身子刚刚站起,忽然,“哟”的叫了一声,人已蹲了下去。
  甄陵青笑道:“子原,真的这么厉害么?”
  赵子原头上大汗淋漓,蓦然身子一起,探手向甄陵青抓去。
  甄陵青惊道:“你干什么?”
  赵子原一抓不着,身子幌了两幌,“扑通”倒下地去。
  那三名使女刹时从水岸对面飞掠而至,正欲说话,甄陵青忽然挥了挥手,故意道:“赵公子劳累过甚,已经病倒了,快将他抬到我房里面去休息……”
  两名使女转身去抬赵子原的身子,蓦听赵子原哼了一声,“哇”的张口喷出了酒菜渣滓,同时他下盘也不怠慢,右脚一钩,赵子原向下首使女扫去!
  变生时腋,两名使女一声尖叫纷向后退。
  甄陵青脸色微微一变,蓦地一指点出。
  这一动作真个间不容发,赵子原出手之后,便料到甄陵青会来这么一手,身子一挺,同时闪退三步。甄陵青冷笑道:“好身法!”二次里便要出手,赵子原喝道:“慢着!”
  甄陵青哂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子原道:“姑娘大纵才华,竟是把甄陵青学的惟妙惟肖,设若小可不加注意,险些上了姑娘大当!”
  那女子道:“好说,好说,你也不含糊,入门不久便对我起了疑心,还道我不知么?”
  赵子原道:“事关切身利害,小可不得不多加小心,却不知姑娘为何要假冒甄陵青,又为何要将小可赚来此地?”那女子道:“这个问题简单的很,因为我要取你性命!”
  赵子原哈哈笑道:“小可也理会姑娘有此种用心,然小可与姑娘素昧平生,姑娘为何便要取小可性命呢?”那女子哼道:“你真不明白么?”赵子原道:“小可如是明白,又何必与姑娘侥舌?”
  那女子道:“本姑娘姓麦……”
  忽听一人叫道:“瑛儿,不用多说啦!”
  声落人现,只见一人身着官服,缓步出现在对岸。赵子原一见,大惊道:“十字枪麦斫,是你!”
  麦斫哈哈笑道:“想不到吧,其实,不明老夫身份之人多矣,又何独你赵子原一个?”
  赵子原思前想后,觉得事情大非寻常,摇摇头道:“原来你非武林中人?”麦斫哂道:“谁说的?”
  赵子原道:“然则你身着官服,看样子,你的官儿还不小呢!”
  麦斫道:“好说,好说,老夫原本是西南总镇,其后奉调兵部办事,约有三年……”
  忽然住口不语,赵子原奇道:“为何不继续说下去?”麦斫道:“老夫想了一想,你乃将死之人,老夫把整个事实说与你听了又有何用?”
  赵子原冷笑道:“只怕不见得!”
  麦斫道:“你好像对自己十分自信?”
  赵子原昂然道:“人无自信怎活?小可自然也不例外!”
  麦斫点点头道:“好志气!”
  旋对那少女道:“玻儿,你过来,老夫有几句话要告诉你!”
  原来麦瑛和赵子原还在水阁之中,麦斫出现之后,却是远远站在十丈之外的对岸说话。麦唤应道:“女儿这就过来!”闪身欲起,赵子原忽道:“慢着!”
  麦瑛冷冷的道:“什么事?”
  赵子原笑道:“姑娘陪小可喝得好好的,如今残酒未冷,姑娘何用出去?”
  麦瑛怒道:“你没听见么?我爹叫我过去!”
  赵子原冷然一笑,道:“此时此地由不得你,姑娘还是停下来陪小可的好!”
  麦瑛板起脸孔道:“假若我说不呢?”
  赵子原哈哈道:“小可相信姑娘不这么不通人情吧?”
  麦瑛气极道:“难不成你还想把我硬留下来?”
  赵子原道:“姑娘明鉴,适闻令尊之言,想必姑娘都听见了?”
  麦瑛哼道:“我耳朵又不聋,如何没有听见?”
  赵子原笑道:“那便是了,令尊有置小可必死之心、然则小可自忖年岁尚轻,如果就此死去,未免太不值得了!”
  麦瑛怒极反笑道:“别噜嗦,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赵子原道:“小可之意十分明白,假如令尊必欲置小可于死死,小可觉得黄泉路上孤身独行未免凄凉,是以想请姑娘作个伴儿!”
  麦瑛哂道:“满嘴胡说,你自信留的下本姑娘么?”
  赵子原道:“小可不敢说此大活,不过事情未完之前,小可总想尽力试试!”
  麦瑛道:“好吧,那你就试试!”娇躯一闪,反手一掌拍了过来。
  赵子原不退反进,探臂伸出,中食两指便去扣麦瑛腕脉。
  麦玻喝道:“大胆!”
  手腕一翻,变拍为抓,反而向赵子原腕脉扣去,她变招奇速,显非江湖上顶尖高手莫办。
  赵子原微微一笑道:“好手法!”
  手腕一翻,便也向麦瑛腕脉抓去。
  麦瑛不甘示弱,照样抓向赵子原手腕,两人瞬息之间使出了五六记招式,竟是谁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赵子原不由暗暗震骇,心想,以自己眼下功夫,普通一般高手绝难挡的五六招,此女似是足不出户,缘何会有这样高的武功,宁非骇人听闻?
  麦斫对岸观战,并无帮手之意。
  两人又互搏了两三招,依然半斤八两,赵子原大感不耐,突然招式一变,“呼”的拍向麦瑛“气海穴”。
  麦瑛冷笑道:“你究竟沉不住气了,使此一试,也可看出你的功力不过尔尔!”
  手法一变,照样攻出了一掌。
  两人都以小巧劲力相搏,“啪”的一声,麦瑛身子一幌,赵子原乘势一个大踏步,猛然抓住她的腕脉。
  麦瑛大惊,左臂用力一甩,企图把赵子原震脱,那知她甫一用力,但觉腕脉一阵剧痛,“哎”的叫了一声。
  赵子原微微笑道:“姑娘,最好听话一点!”
  麦瑛怒道:“你待把我怎地?”
  赵子原不理她的话,冷声对麦斫道:“麦大人,小可至少在目前还不会死去,大人似是可以一谈高论了!”
  麦斫眼看爱女受制,当真心急如焚,他于咳两声,道:“咱们还谈个什么?”
  赵子原道:“不谈也罢,小可告辞了!”
  随手点了麦瑛穴道,左手一挟,呼地掠过对岸。
  麦斫喝道:“站住!”
  赵子原冷冷一笑道:“大人是否欲把刚才之言继续下去!”
  麦斫道:“能否先把小女放下再说?”
  赵子原道:“大人请容小可一问。”
  麦斫道:“什么事?”
  赵子原道:“敢问大人现居何职?”
  麦斫迟疑了一会始道:“九门副督!”
  赵子原一怔,暗忖怪不得麦斫有这么大的气派,原来他竟是九门副督,赵子原环眼一扫四下里都有人影幌动,这情形显示着一件事,他已被包围了。
  他外表不动声色,微微笑道:“失敬,失敬,小可原不知一草莽之士居然身居高位!”
  麦斫道:“好说!”
  目光四下一扫,似也发觉众多之人已由四面八方欺了过来,他重重咳了一声,那些人便戛然而止。
  赵子原道:“大人究竟还算知机!”
  麦斫干声笑道:“人在你手上,老夫不能不识时务!”
  赵子原道:“小可并无挟人要挟之心,只是为眼下环境所迫,乃不得不如此,未悉大人是否尚有心把未尽之言再说下去,否则小可要可辞了!”
  麦斫一正脸色道:“赵子原,老夫曾闻你夜探九千岁府,以一个动作惊走谷定一,其后复大闹天牢,又以不世之功击败‘僵尸红魔’,缘何到了老夫蜗居,竟如此没有胆量,非挟小女作人质不可?”
  赵子原道:“此一时,彼一时,麦大人亦侠亦官,小可不得不多作考虑,麦大人如无别的话好说,小可要走了!”
  麦斫眼波流转道:“慢着,老夫再把事情继续说下去!”
  赵子原笑道:“小可洗耳恭听了!”
  麦斫道:“老夫人京供职兵部之后,因九千岁得悉老夫乃武林出身,特别赋一使命,命老夫联络武林杰出之士组织一东厂锦衣卫!”
  赵子原心中一动道:“缘何又命职业剑手要去杀你!”
  麦斫冷笑道:“此乃故布疑阵之局,因老夫摆脱官家身份之后,故意以武林人物出现,且处处不与人争执,是故在江湖上立了与人无争之名!”
  赵子原心道:“是了,无怪那夜职业剑手要去找他,他本身倒不急躁,那个介于正邪之间的殃神老丑倒替他多方邀集人手助阵,但谁又能想到这乃是他故布疑阵的手法!”
  麦斫顿了一顿,又道:“有一夜你也瞧见了,职业剑手要找老夫索命,便连那殃神老丑也为之焦急不已,哈哈,实则老夫心中早有定论。”
  他说到得意之外,竟忘了爱女还在赵子原手上,哈哈笑出声来!
  赵子原哼道:“似你这等行为,应为武林所不齿!”
  麦斫并没生气,道:“但实际上老夫已非武林中人,职业剑手受雇于人,不过看在我的份上,假若老夫也有意雇职业剑手,老夫有九千岁作后台,敢问谁有此财力与老夫相抗?”
  赵子原点头道:“此言不差,然则你始终未雇一职业剑手?”
  麦斫冷然道:“谁说的,那鬼斧大帅缘何会在江湖出现?”
  赵子原惊道:“摩云手受雇于你?”
  麦斫得意的道:“你今日见过了,岂止摩止的手一人而已,便连那不可一世的甄定远,武啸秋,和花和尚亦受老夫之雇而来!”
  赵子原心中暗懊,心想这麦斫真是老奸巨猾,竟能在不声不息之中网罗这四大高手,他的用心实在太可怕了。麦斫冷冷笑道:“小子你吃惊了么?”
  赵子原哂道:“小可略感意外而已!”
  麦斫冷然一笑,又道:“这只能算是你小感意外,实则大感意外尚有之,小子,你大概听过‘水泊绿屋’之名?”
  赵子原怦然道:“难不成水泊绿屋主人亦受雇于你?”
  麦斫昂然道:“已经有一人在路上了!”
  赵子原暗暗吸了一口气,越想越觉得麦斫的可怕,说道:“敢问是大主人还是二主人?”
  麦斫道:“你缘何不问三主人?”
  赵子原哂道:“小可曾见过三主人,此人心肠歹毒,怎耐四肢已残,有道是床下放风筝,纵起也没多高!”麦斫怔道:“难不成你见过三主人!”赵子原道:“小可岂止见过而已!”
  麦斫嘿嘿一笑,举手一后,只听车声辘辘,一辆轮椅缓缓推了过来,赵子原一望,那推车之人人眼厮熟,正是叫天风的仆人,椅上端坐一老者,正是那残肢红衣老人。
  残肢老人轮椅尚未推近,便已发话道:“麦大人请了!”
  麦斫道:“老朽正有一事相烦,故而惊动兄台!”
  残肢老人笑道:“即系大人不击掌相召,老夫也会自动现身相见!”
  他顿了一顿,又道:“因为老夫最忌人在背后说老夫的坏话,是以忍耐不住,便命天风推我而出,恰巧大人也击了一掌。”麦斫干声笑道:“那倒是一种巧合!”
  残肢老人点头道:“也可以说是吧!”
  这时天风推着轮椅一步一步走近,堪堪距离赵子原和麦斫十步左右之时,残肢老人一挥手,车子停了下来。
  残肢老人冷冷的道:“天风,认识那人么?”
  天风两眼一睁,喝道:“赵子原,见了主人为何不过来参见?”
  赵子原昔时受过天风的气,闻言嘲讽的道:“赵某不是没有骨头之人,为了苟延一命,竟尔屈身为奴!”
  天风脸孔一红,旋即怒道:“赵子原,别以为你现在武功大进,需知……”
  赵子原哂道:“需知我中了他‘马兰之毒’,是么?哈,莫说小可没中‘马兰中毒’,即使中了,赵某也自有解药。”
  天风心中一动,暗忖这小子看来早已服了解药,只不知他这解药何来?
  他心中想着,未免暗叹自己时运不济,姓赵的小子中了“马兰之毒”即有解药,缘何只有我这般命苦,天天需受他的气。
  残肢老人道:“天风,你在想些什么?”
  天风悚然一惊,道:“下佣没想什么?”
  残肢老人道:“你可是羡慕他么?”
  天风肃声道:“下佣不敢!”
  残肢老人道:“你如果想用解药,老夫也可以给你!”
  天风大喜,但旋即一想,不由脸色大变,颤声道:“下佣不需解药!”
  残肢老人冷笑一声道:“真的么?”
  天风道:“下佣不敢有一字谎言!”
  残肢老人复转脸对赵子原道:“子原,近来还好吗么?”
  赵子原冷冷的道:“多谢关切!”
  残肢老人平和的一笑,又道:“你还愿侍候老夫吗?”
  赵子原哂道:“你是什么东西?”
  赵子原骂了这句话,若是在前些日子,那叫天风的仆人必然会冲过来掌他耳光,可是现在情形不同了,赵子原武功大进之后,如今已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他还敢么?
  残肢老人仍不生气,道:“大丈夫千金一诺,难道你想反悔?”
  赵子原不屑的道:“以歹毒药物迫人就范,这算的什么行径?”
  残肢老人道:“可是在当时,你的生命已操在甄定远手中,若非老夫一句话,你能有今天么?”
  赵子原道:“此一时彼一时也,要赵某人为奴,就凭你这个四肢不全的怪物也配!”
  他出言激烈,似是有意刺激那残肢老人生气,那残肢老人果然脸色变了两下,但他旋忽就恢复平静,道:“赵子原,别以为你现在武功已震惊天下,老夫便无法收拾你,嘿嘿,告诉你老夫手段多的是!”
  说着,轻轻咳了一声,天凤会意,把轮椅向前推进少许,他此刻距离赵子原已不及五步。
  赵子原知道他板眼甚多,自然向后一退,喝道:“停住!”
  残肢老人笑道:“你究竟还是有点怕老夫!”
  赵子原哂道:“便是你手足齐全之时,小可也不怕!”
  残肢老人道:“好说!”
  突然一张口,一股蒙蒙白气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赵子原早已有备,身子猛撤,可是有股难闻的气味已触及鼻端,他心头一震,赶紧把真气闭住。
  残肢老人哈哈笑道:“赵子原,你已中了老夫‘腹蛊之毒’:此刻倒可无事,两个时辰之后你便会感觉的出来了,哈哈!”
  赵子原不觉骇然,心想他吐出那白气之时,我距离他至少也有五步之遥,为何那白气会感染的这么快?
  天风狞声一笑,道:“赵子原,你还不乖乖听命更待何时?”
  赵子原哂道:“做梦!”
  残肢老人道:“你倒是倔强的很,两个时辰之后,老夫在九千岁府等你,待你醒来时,老夫自会把解药交给你。”赵子原愤然道:“原来你也是受雇于魏宗贤!”
  残肢老人道:“九千岁出了高价欲得你而甘心,除老夫之外,放眼江湖,能够制得住你的人也不多见了!”
  他感到十分得意,说过之后,竟尔哈哈大笑起来。
  赵子原恨道:“老怪物,你高兴什么?”
  残肢老人道:“一旦完成任务,焉有不高兴之理!”
  赵子原冷笑道:“假若两个晨辰之后,赵某人不去呢?”
  残肢老人狞声道:“你不愿意也是一样,只不过老夫所得的报酬少一些而已!”
  赵子原嘿地叫了一声道:“你还想得报酬么?哼哼哼,分文都别想得到手中!”
  残肢老人道:“老夫算无遗策,不管你是生是死,报酬老夫是拿定了!”
  赵子原哂道:“假若赵某现在出手杀了你,你还能得报酬么?”
  残肢老人泰然道:“你杀的了老夫么?”
  麦斫适时接口道:“是啊,在老夫府上,岂能容你随便撒野!”
  轻轻拍了三下手掌,只见四周人影闪动,一队铁甲武士已自四周围了上来。
  这些武士身着坚厚的铁甲,手上不是握着大刀便是长枪,身背弓箭,个个威武,一步一步欺近。
  赵子原冷笑一声,道:“麦斫,这便能拦住赵某了么?”
  麦忻道:“能与不能,你一试便知!”
  赵子原朝手上麦瑛指了一指道:“你不要宝贝女儿的命了?”
  麦斫哈哈笑道:“身为朝廷命官,只知有公,不知有私,你便是将小女杀了,老夫也无怨言!”
  事实上麦斫甚是心痛女儿的生命,只是他方才想了一想,自己若摆出一忖关心的样子,赵子原正好用麦瑛作要挟,他心念一闪。乃故意摆出一付毫不在乎的态度,以打消赵子原要挟之心。
  赵子原那有看不出他心念之理,微微笑道:“好说,好说,那么请下令叫他们进攻吧!”
  原来那队铁甲武士此刻距离赵子原甚近,只要麦斫一声令下,他们便可进攻,残肢老人一打眼色,天风一转轮椅,向后退去!
  赵子原大喝道:“停住!”
  天风不理,赵子原大怒,呼地一掌劈了过去。
  残肢老人忙道:“左三右二笔直而行!”
  天风连忙推着轮椅向左边推,左边推了三步,然后又向右边推了两步,赵子原辣辣的掌风已扫了过来。
  天风迫不得已,出手一挡,“砰”然一声,他的身子登时被震退两三步,一下没法抓住轮椅。
  残肢老人怒道:“蠢材,谁个命你动手!”
  天风替他挨了一掌还不得到好话,心中实是怒极,那残肢老人两眼杀机大炽,冷冷又道:“天风,为何还不快推?”天风忽然心里一横,叫道:“我不推了!”
  残肢老人似是想不到他会说出这句话,呆了一呆,道:“老夫早看出你起了叛意,哼!”天风怒道:“哼什么?赵子原以前还不是服过你‘马兰之毒’,他如今还不是好好的,我袁天风太没出息,为了怕死,竟低声下气替你去做人所不能做的事,喂饭啦,拉屎啦,擦脸啦,样样都做了,而我却希望什么?十天服一次解药,只不过苟延残喘活命而已,像这样活下去还不如死了好,从现在起,我袁天风和你一刀两段!”
  他久受压迫,如今既然存心一死,便什么也不顾忌,痛痛快快发泄出来,心中大是舒畅。赵子原赞道:“袁兄看清生死玄关,小可佩服的紧!”朝天风道:“说起来也是为了阁下启示,我得谢谢阁下!”
  突然拔出身边长剑,刷的向残肢老人刺去,他怒极而发,这剑尤见威力,那残肢老人四肢都不能挪动,看来势难过这一剑之危!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