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名剑风流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神秘少年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八章 神秘少年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2

  俞佩玉简直不忍去看他们的那种丑态。
  姬灵风悠然道:“你现在总该知道,我这‘极乐丸’的力量有多大了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摆脱它的。”
  她忽然一笑,缓缓接着道:“对你的决心和勇气,我一直都觉得佩服得很。”
  俞佩玉根本不理她。姬灵风道:“你为什么不理我呢?无论如何,我们总算是老朋友了,而且,我也还帮过你不少忙,你为何一见了我,就避之如蛇蝎。”
  俞佩玉默然半晌,终于叹道:“不错,你的确帮过我的忙,我也知道应该报答你,但是……”
  姬灵风笑道:“你用不着操心,现在我并不想要你报答我。”
  俞佩玉道:“那么……那么你是想……”
  姬灵风道:“我只不过想和你做个交易。”
  俞佩玉讶然道:“交易?”
  姬灵风道:“不错,交易。”
  她围着俞佩玉踱了个圈子,道:“你可知道,你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人,我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发现你有许多许多奇怪之处。”
  俞佩玉道:“我……我有什么奇怪之处?”
  姬灵风忽然转身,将徐若羽和香香都赶了出去,紧紧关上门,才缓缓道:“第一,你本是俞放鹤的独子,但却……”
  她话未说完,朱泪儿已吃惊得大叫起来,道:“你说他是俞放鹤的儿子?”
  姬灵风淡淡一笑,道:“你难道不知道么?不错,你自然是不会知道的,这秘密除了我和高老头之外,天下实无第三人知道。”
  朱泪儿瞪着俞佩玉,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姬灵风道:“能做当今天下武林盟主的儿子,本是件极风光、极体面的事,但他却不肯承认,而且还要装死,让别人以为他是另一个俞佩玉。”
  朱泪儿道:“这……这是为了什么呢?”
  姬灵风道:“他非但不肯承认俞放鹤是他的父亲,也不肯承认林黛羽是他未过门的妻子,竟宁可让林黛羽误会他,宁可被林黛羽杀死。”
  她又笑了笑,接着道:“那天我亲眼见到林黛羽一剑刺在他身上,我都有些为他难受了。”
  朱泪儿咬着嘴唇道:“这也许是因为他们的事太令他伤心了,只有我可以了解他这种心情,因为我也……”她的话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
  姬灵风道:“难道你的父亲也做了些令你伤心的事,所以你也不肯认他为父么?”
  朱泪儿用力咬着嘴唇,不再回答。
  姬灵风道:“但他的情形却跟你不一样。”
  朱泪儿还是忍不住问道:“他是为了什么?”
  姬灵风道:“他并非不肯承认俞放鹤是他的父亲,他只不过认为现在这‘俞放鹤’是假的。”
  这句话说出来,朱泪儿固然大吃一惊,俞佩玉面上也变了颜色,姬灵风望着他微微笑道:“世上有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的秘密别人绝不会知道,其实自古以来,绝不会有一件事是能永远瞒得住别人的,你说是吗?”
  她也知道俞佩玉绝不会回答这句话,就接着道:“而且世上有很多事都是出人意料的,你以为你已经避开了我的时候,我却偏偏遇见了你。”
  俞佩玉道:“你是说……”
  姬灵风道:“我是说那天,在那很荒僻的小镇上,你以为绝不会遇见什么人,却不知那天见到你的人,实在比你想像中还要多得多。”
  俞佩玉叹了口气,喃喃道:“的确比我想像中还要多得多?”
  姬灵风道:“那天我见到你和林黛羽一起走入了那客栈,我不禁也吃了一惊。”
  俞佩玉插口道:“但我直到现在还不懂,你怎会到那小镇上去的?”
  姬灵风道:“我是跟踪着西门无骨去的,因为,我自从遇见了他之后,就对这些人的行事有了些怀疑,总觉得他们不是好人。”
  俞佩玉苦笑道:“我从未想到你是为了跟踪他们,才遇到我的。”
  姬灵风道:“我也未想到他们原是在跟踪你的,原未想到红莲蕊也在那小镇上出现,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丐帮在川中有个集会,所以他才会路过那里。”
  俞佩玉叹道:“这世上凑巧的事也未免太多了些。”
  姬灵风道:“红莲花见着你们时,只怕比我更吃惊,因为他再也想不通那位冷若冰霜的林姑娘,怎会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客栈去,而且还住在同一间屋子里。”
  朱泪儿像是想说什么,瞧了俞佩玉一眼,终于忍住。
  姬灵风道:“红莲花自然想去瞧个究竟,但却自恃身份,不肯在暗中偷看别人的隐私,所以就要他门下一个叫宋老四的子弟扮成店里的伙计。”
  俞佩玉冷笑道:“我也早已看出那伙计神色有些不对了,他一走进屋子,眼睛就盯在林……林姑娘身上,普通的店伙,怎有那么大的胆子。”
  姬灵风道:“你难道也已看出他是红莲花派去的么?”
  俞佩玉默然半晌,道:“我虽不能确定,但也知道‘车船店脚牙’这五行中的人,若不和丐帮暗通声息,就很难立足。”
  姬灵风悠然笑着道:“但你只怕再也想不到那宋老四也是我的属下吧。”
  俞佩玉失声道:“他难道也有了毒瘾么?”
  姬灵风道;“不错,所以他还未回去禀报红莲花之前,就先将你们的动态告诉了我,他说你们两人的神情本来就很奇怪,等他第二次进去的时候,那位林姑娘竟以棉被蒙着头哭了起来,你却面对着墙壁好像不敢见人的样子。”
  俞佩玉道:“他还说了什么?”
  姬灵风道:“他还说,他和林姑娘本就认得的,因为林姑娘以前遇着困难时,就是他扮成店伙为林姑娘传递过消息,但这次林姑娘却像是不认得他了。”
  俞佩玉也想起了这件事,因为红莲花曾经告诉过他,那次林黛羽传出的消息,就是要红莲花信任“俞佩玉”。
  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几个月以前的事而已,但他现在想起来,却已似遥远得恍如隔世。
  姬灵风道:“我听了宋老四的话,也觉得很奇怪,所以我就忍不住想去瞧瞧。谁知西门无骨他们已到了那里,红莲花也跟着去了。”
  俞佩玉叹道:“我也知道那天客栈中到的人不少。”
  姬灵风道:“然后,我就看到林姑娘忽然自屋里冲出来,大叫大嚷,接着,她就用剑去刺你,像是恨不得将你刺成个蜂窝。”
  她盯着俞佩玉一字字道:“她这是为了什么呢?”
  俞佩玉沉默了许久,叹息着道:“正如你所说,我并没有告诉她我就是……就是昔年的俞佩玉,她认为我……我做了对不住她的事,所以要杀了我才甘心。”
  姬灵风淡淡一笑,道:“红莲花和西门无骨那些人,见了当时的情况,一定也会这么想的,你这样对他们说,他们一定很相信,但是我……”
  俞佩玉道:“你难道不信?”
  姬灵风道:“我一个字也不相信。”
  俞佩玉道:“那么你认为这是怎么回事呢?”
  姬灵风道:“第一,她必定已知道你就是以前那俞佩玉了,否则她就绝不会和你一起走入那客栈,住在同一间屋子里。”
  俞佩玉道:“她……她也许只不过是想等机会来杀我。”
  姬灵风笑道:“她若要杀你,机会多得很,为何一定要等到那时下手?她等到那时才下手,就因为她这只不过是在做戏,一定要人都来齐了之后,才肯开场。”
  俞佩玉脸色更苍白,道:“她为什么要做戏?”
  姬灵风道:“只因你们早已看到了西门无骨那些人,而且知道他们一定会在暗中偷看的,所以她就故意和你争吵,故意要杀你,这么样一来,那些人就绝对不会再疑心你就是以前那俞佩玉了。”
  她悠然笑着接道:“就因为我知道你的秘密,所以我才能猜到这些事,我既然已经猜到,你再瞒我也没有用的。”
  俞佩玉又沉默了很久,缓缓道:“就算你猜得不错,又怎么样呢?”
  姬灵风道:“也没有怎么样,我只不过很羡慕你有林姑娘那么聪明、那么贤慧的妻子。”
  说到“妻子”两字,朱泪儿的脸忽然涨得通红,忽又变得灰白,似乎恨不得塞住耳朵,不去听她。
  姬灵风已接着道:“同时,我也很替你担心,因为像俞放鹤那样的人,你纵然骗得过他一时,迟早还是会被他看出破绽的,那时我就想去警告你,谁知你一见到我,就像是见了鬼似的,立刻就落荒而逃了。”
  俞佩玉这次沉默得时间更久,沉吟着道:“你方才所说的交易,又是什么呢?”
  姬灵风道:“这些秘密,只要我一说出来,你立刻就要有杀身之祸,但你可以放心,我非但替你保守这秘密,而且还可以再帮你一个忙。”
  俞佩玉道:“帮我什么忙?”
  姬灵风一字字道:“帮你毁了那冒牌的俞放鹤,只因我自己也想毁了他。”
  。俞佩玉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不错,我也知道你一心要做武林盟主,所以你就一定要先毁了他,你要毁他,就只有先揭穿他的秘密,所以你就想自我身上着手,你说帮我的忙,其实是在帮自己的忙。”
  姬灵风笑道:“你我两人,现在正是敌忾同仇,谁帮谁的忙,岂非都是一样的吗?”
  俞佩玉道:“我若不愿和你这种人合作呢?”
  姬灵风淡淡道:“那倒也简单得很……我现在就杀了你……”
  俞佩玉长叹道:“看来我根本已没有什么选择了,是么?”
  姬灵风道:“正是如此。”
  她忽又展颜一笑,接着道:“但你若肯跟我合作,我就会倾全力帮助你,你也许还不知道我的力量有多大,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大江南北、黄河两岸,自西北到川滇,所有主要的城市里,都有我属下的人,只要我一句话,他们就会替你卖命。”
  俞佩玉叹道:“你既已有了这么大的势力,为何还定要做那武林盟主呢?就算做了武林盟主,你又有什么好处?”
  姬灵风道:“每个人都有种嗜好,有的人喜欢喝酒,有的人贪财,也有的人好色,我的嗜好却是权力。”
  俞佩玉道:“权力?”
  姬灵风道:“没有得到过权力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权力的滋味,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要看天下武林英豪,俱都在我面前俯首称臣,而现在……现在我却只能在暗中活动,若不成功,我就永远见不了天日。”
  俞佩玉叹道:“有些人说酒能乱性,也有些人说色能伤身,但在我看来,世上最害人的,只怕就是这‘权力’二字了。”
  姬灵风的目光忽然变得火焰般炽热,一字字道:“但世上最令人动心的,也就是权力。”
  俞佩玉道:“可是你再想想,现在那俞放鹤虽然是武林盟主,你却并未对他俯首称臣,你做了武林盟主后,又焉知没有人在暗中背叛你?”
  姬灵风道:“纵然做了皇帝,也难免会有乱臣贼子,但只要每个人当面都对我尊尊敬敬,就算有人在暗中背叛我,也没什么关系。”
  俞佩玉道:“可是你这武林盟主又能做多久呢?”
  姬灵风道:“只要有那么样一天……只要一天,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俞佩玉又叹了口气,喃喃道:“权力,权力……想不到这两字竟有这么大的魔力。”
  姬灵风道:“这些事你已用不着多研究了,反正你只要明白,你若想复仇,若想揭穿那俞放鹤的秘密,就只有和我合作,否则你就只有死。”
  俞佩玉沉声道:“但我也有个条件,否则我就宁可死。”
  姬灵风道:“什么条件?”
  俞佩玉道:“我不愿你在我面前再提起那‘极乐丸’三个字,我非但不愿尝它,不愿看它,简直连听都不愿听。”
  姬灵风笑了笑,道:“你以为这种东西很不值钱么?告诉你,有时它比金子还要珍贵得多,你既已答应了我,我何必再糟蹋粮食。”
  俞佩玉道:“只要我答应你,你就相信?”
  姬灵风道:“世上若还有一个我能信任的人,这人就是你,何况……”
  她一笑接道:“反正你还有很多秘密把柄捏在我手里,我也不怕你食言背信,更何况,这本为彼此有利的事,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俞佩玉苦笑道:“看来我若想揭开他们的阴谋,就只有和你们这些人合作了。”
  姬灵风道:“不错,因为那些自命侠义之辈,全都是站在俞放鹤那一边的,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肯帮助你,因为他现在正是武林盟主。”

×      ×      ×

  世上有许多事的确奇妙得很。
  俞佩玉做的本是最光明正大的事,但却不得不偷偷摸摸,不得不和一些既不光明也不正大的人联合在一起。
  他为了要活下去,却不得不先死一次。
  这些事听起来很荒唐,事实上却很合理,而有些看来很合理的事,其实却偏偏荒唐已极。
  朱泪儿再也想不到俞佩玉的身世竟有这么多隐秘,她这才发现俞佩玉遭遇之不幸竟远在她之上。只不过她的不幸还可以对人说,还可以博得别人的同情,而俞佩玉的不幸却提也不能向别人提起。
  她痴痴地望着俞佩玉,目中不禁又流下泪来。
  姬灵风忽然笑道:“朱泪儿,朱泪儿……这名字实在取得妙极了,你实在是个泪人儿,只怕连血管里流的都是眼泪。”
  朱泪儿怒道:“你可知道你自己血管里流的是什么?我们可以告诉你,是阴沟里的臭水。”
  姬灵风也不生气,微笑道:“别人悲哀时都不会发脾气的,但你一面流眼泪,一面还可以骂人,这倒奇怪得很。”
  朱泪儿道:“这也没什么奇怪,有人一面微笑时,一面却可以杀人,那才叫奇怪哩。”
  姬灵风淡淡道:“微笑时杀人的本事,只怕谁也比不上销魂宫主吧。”
  朱泪儿一惊,失声道:“你知道我的来历?”
  姬灵风悠然道:“你想想看,我若不知道你的来历,怎会将这种秘密当着你的面说出来?”
  朱泪儿厉声道:“你怎会知道的?”
  姬灵风道:“我若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还敢和俞放鹤争霸天下么?告诉你,我的人还在十里之外时,这里所有的事我已全都知道了。”
  她忽又向俞佩玉笑了笑,道:“对了,我还忘记向你道贺,你能娶到如此聪明美丽的妻子,实在可贺可喜。”
  俞佩玉什么话也没有说,却忍不住瞧了朱泪儿一眼,只见朱泪儿脸色苍白,目中几乎又流下泪来,颤声道:“你……你用不着说这种话来……来耻笑我。”
  姬灵风道:“耻笑?这怎能算耻笑呢?”
  朱泪儿咬着嘴唇,嗄声道:“你明知道那只不过是……是开玩笑的。”
  她说出“开玩笑的”这四个字后,整个人都似已虚脱,眼泪终于又像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了下来。
  姬灵风道:“开玩笑的?婚姻大事,怎么能开玩笑?”
  朱泪儿道:“但……但我……”
  姬灵风柔声道:“你不用担心,你若以为他会不承认这婚事,你就错了,俞佩玉绝不是这样的人,他绝不会因为你没有死,而不肯认你做妻子。”
  朱泪儿身子一阵颤抖,目光缓缓转向俞佩玉,姬灵风忽又笑道:“你不必问他,我还可以教给你一个法子,他若不肯承认活朱泪儿是他的妻子,你就死给他看。”
  俞佩玉暗中叹了口气,只见朱泪儿还在痴痴地望着他,他正不知该说什么,朱泪儿已幽幽道:“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我……”
  姬灵风道:“为什么不能做,这又有什么不好,一个男人若喜欢一个女人,就可以用尽一切手段,只要他能得到她,无论他用的是什么手段,别人都不会骂他的,反而会夸奖他的手段高明,那么,女人若喜欢上一个男人时,为什么就不能使用一些小小的手段呢?”
  朱泪儿道:“可是……女人总和男人不同的。”
  姬灵风道:“有什么不同?男人是人,女人就不是人么?千百年来,女人总是受男人的气,就因为女人常常将自己看得不如男人,所以我一定要为女人争口气。”
  她瞪着朱泪儿道:“我问你,你哪点不如男人?你为什么偏偏要自己瞧不起自己。”
  朱泪儿咬着嘴唇,不再说话,但目中的泪痕却已渐渐干了,苍白的脸上也已渐渐有了光彩。
  姬灵风走过去拉起她的手,柔声道:“小妹妹,你和我都是女人,所以我们一定要联合起来,为千古以来的女人们争口气,让天下的男人再也不敢欺负我们,我们一定要男人知道,女人绝不是生来就该被男人玩弄的。”
  俞佩玉瞧见朱泪儿的神色,就知道姬灵风这番话非但已将她说动,简直已将她收买了过去。
  这番话实在是天下每个女人都爱听的,他知道朱泪儿现在绝不会再认为姬灵风是坏人了。
  只听姬灵风又道:“男女之间的婚姻之事就像是钓鱼,拿钓竿的通常都是男人,女人偶尔拿一次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有愿者才会上钩的,你以为你钓着鱼时,那条鱼儿说不定也正在以为他钓上了你哩。”
  这时她已为俞佩玉和朱泪儿拍开了穴道,然后又将朱泪儿的手塞在俞佩玉手里,似真似假,似笑非笑地说道:“现在我将她交给你了,你若敢欺负她,小心我找你算账。”
  俞佩玉忽也一笑,道:“谢谢你。”
  姬灵风像是怔了怔,道:“你也谢谢我?”
  俞佩玉道:“我本来一直怕她想不开,现在才放心了。”
  姬灵风笑道:“你嘴里虽这么说,心里只怕在骂我,怪我教坏了你的老婆。”
  俞佩玉淡淡道:“我怎会骂你,我只不过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姬灵风道:“哦!”
  俞佩玉道:“这里发生的事,你在十里外怎么知道的?”
  姬灵风神秘地一笑,道:“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只羊,你吃肉,我吃肠……这故事你难道已经忘了么?”
  俞佩玉似乎觉得有些好笑,道:“你以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懂得鸟语?”
  姬灵风悠然道:“我若不懂得鸟语,你掉在那魔井中时,有谁会救你?”
  俞佩玉道:“但……但那是姬灵燕姑娘。”
  姬灵风忽然大笑起来,道:“你怎知我不是姬灵燕?谁是姬灵风?谁是姬灵燕?你难道真能分得出么?你对我们又能了解多少?”
  俞佩玉怔在那里,只觉有些毛骨悚然。
  他本来确信站在他面前的,必定是姬灵风,他本来确信姬灵燕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但现在,他却完全迷惑了。
  只因他对这姐妹两人,实在了解得不多,姬灵风虽然精明能干,但姬灵燕的痴迷又焉知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姬灵风瞪着他,一字字道:“你现在还能分得出我是谁么?”
  俞佩玉叹丁口气,苦笑道:“我本来分得出的,现在却越来越分不出了。”
  姬灵风大笑道:“那么你现在就该知道,一个人自己觉得最有把握的事,往往就是他知道得最少的事,因为他太有把握了,所以就不会再去思索。”
  俞佩玉反复咀嚼着她这几句话中的深意,竟不觉想出了神。
  突听外面有人轻轻敲门,说是:“有事禀报。”
  俞佩玉抬起头,才发现这时暮色又已很深了。
  敲门进来的是香香,她现在已恢复了生气。姬灵风道:“什么事?”
  香香道:“外面来了三个人……”
  姬灵风皱眉道:“我知道这里每天晚上都有人来的,但今天……你明知今天日子不同,为何不将他们全挡回去?”
  香香道:“从天还没黑开始,已不知挡回去多少人了,但这三个人却不肯走,小方告诉他们,说今天不做生意,他们还是非进来不可。”
  姬灵风沉下了脸,道:“哦……你去瞧过这三个人么?”
  香香道:“小方不敢做主,回来告诉我,我就出去瞧了,只见这三个人棺材板似的站在门口,并没有硬闯进来。”
  姬灵风沉吟道:“他们长得怎么样?”
  香香道:“门口今天没有挂灯笼,我也不敢出去仔细看,隐隐约约只瞧见这三个人年纪都不小了,骑来的马匹都是关外名种,直到现在马嘴里还在吐着白沫子,显然已跑了不少路,而且跑得很急。”
  姬灵风道:“你没有看到他们的脸?”
  香香道:“他们头上都戴着范阳笠帽,而且好像是特制的,又大又宽,将大半张脸都遮住了,我只发现其中有个人右手的衣袖空荡荡的,是个独臂人。”
  姬灵风目光闪动,道:“如此说来,这三人竟是自很远的地方急着赶来的,而且还不愿意被人看到他们的面目。”
  香香道:“正是如此!”
  姬灵风默然半晌,冷笑道:“这三人难道是冲着我来的,我倒要去瞧瞧他们究竟是哪一路的角色,无论他们是为何而来的,我总不能让他们失望。”
  朱泪儿神情本来已经很自然了,但姬灵风一走出去,只剩下她和俞佩玉两个人时,她竟连手都不知该放在哪里才好。
  她也看不出俞佩玉心里是喜是怒,更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因为俞佩玉看来总是那么安详,那么温柔。
  她却不知道俞佩玉此刻心里又何尝不是乱糟糟的,正也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态度对待她,该对她说什么话。俞佩玉只知道自己绝不能再刺激她。
  因为俞佩玉知道无论任何一个女孩子在她这种年纪的时候,都正是最富于幻想,最多愁善感,自尊心最强的时候。
  这正是少女们最危险的年龄,在这种时候她们的情绪最不稳定,一件小小的事,就能给她们很大的伤害。
  何况朱泪儿本就是那么敏感,那么倔强,她受的伤害已实在太多了,俞佩玉怎么能再伤害她?
  但俞佩玉也实在无法承认她是自己的妻子,就算他们的年龄相差并非如此悬殊,就算她已是个身心都很成熟的少女,就算俞佩玉真的很喜欢她,也万万不能承认她是自己的妻子。
  因为俞佩玉万万无法抛下林黛羽。
  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才能解决这件事,所以他也不敢说错一句话,所以两个人虽然对面坐着,却无话可说。
  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的人,实在无法想像这种情况的微妙和复杂,幸好就在这时,姬灵风竟已又回来了。
  俞佩玉和朱泪儿立刻抢着迎了上去,两人走了几步又同时停了下来,朱泪儿偷偷瞟了俞佩玉一眼,俞佩玉也正在瞧着她,她只望俞佩玉看不清她的表情,谁知姬灵风却偏偏将屋里的灯全都燃了起来。
  朱泪儿脸竟红了,垂下头一笑,退回去坐了下来。
  姬灵风跟珠子一转,咯咯笑道:“我现在才知道天下的新娘子都是一模一样的,就算是胆子再大的人,一做了新娘子也会害臊。”
  朱泪儿头垂得更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脸竟会红得这么厉害,俞佩玉咳嗽两声,道:“外面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姬灵风道:“没有,我根本就没有出去瞧。”
  俞佩玉道:“为什么?”
  姬灵风道:“因为我已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来的了。”
  她不等俞佩玉再问,就接着道:“原来他们是约好了人在这里见面的,所以才急着赶来,江湖中人会约在妓院里见面,本是件很普通的事。”
  俞佩玉道:“既然如此,他们的行踪为何要那么诡秘?”
  姬灵风道:“这也许是他们约好了要去做件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江湖中人见不得人的事本就很多,只要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就不必去管它。”
  俞佩玉沉吟了半晌,道:“我倒想去看看这三人的模样。”
  姬灵风笑道:“想不到你竟是个喜欢管闲事的人,你自己的麻烦难道还不够多么?”
  俞佩玉苦笑道:“就因为我的麻烦已够多了,所以多加几件也没关系,何况,我现在只要一见到鬼鬼祟祟的人,就觉得他必定和我俞某人有关系。”
  姬灵风目光闪动,道:“你要去瞧他们也方便得很,只不过现在香香已经去照顾他们了,我敢保证无论他们是何来历,都绝对逃不过香香的眼睛。”
  朱泪儿忍不住道:“那只怕未必。”
  姬灵风微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一个女孩子在妓院里干了三年后,那双眼睛就会变得比刀厉害。你这人有几斤分量,口袋里有几两银子,只要一走进她的门,她立刻就能瞧得出来。在她们面前,非但穷小子休想装得了阔,你就算想装穷,想少花几两银子,到结果还是要被她们掏空钱袋为止。”
  朱泪儿抿嘴笑道:“装阔本来就比装穷容易得多。”
  只听一人吃吃笑道:“对了,装阔的人我倒不怕,这些人有多少钱就会花多少,但装穷的人,却多半是很难对付的,你若不先给他们尝点甜头,他们就算有十万八万在钱袋里,却连一根毫毛也不肯拔下来。”
  香香果然来了。
  姬灵风道:“那三个人呢?”
  香香道:“在小屋子里。”
  姬灵风道:“你为何不陪着他们?”
  香香叹道:“他们就像是三个木头人,我对他们笑,他们好像根本瞧不见,我对他们说话,他们也听不见,就好像根本没将我当做个女人,我几乎忍不住要去照照镜子,看看我是不是忽然变老了,变丑了。”
  朱泪儿眨了眨眼睛,道:“他们也许是聋子。”
  香香“噗哧”一笑,道:“他们非但不聋,而且耳朵都灵得很,尤其那个老头子,外面只要有人走过,他就立刻蹿到窗口去瞧。”
  俞佩玉皱眉道:“老头子?是个怎么样的老头子?”
  香香道:“他看起来已有六七十岁,连胡子都白了,而且气派看来很不小,不但像是很有几文,还像是很有势力的样子。”
  她笑了笑,接着道:“这种临老入花丛的老色鬼我本已看得多了,但这人却有些与众不同。”
  俞佩玉道广有什么不同?”
  香香笑道:“到这里来的人,年纪越大,越是色迷心窍,越喜欢毛手毛脚,但这老头子却一直板着脸,好像随时都在准备和人打架。”
  俞佩玉道:“他说话是什么地方的口音?”
  香香道:“他根本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有那独臂人要我出来准备酒菜时说了几句话,听起来好像是江南一带的口音。”
  俞佩玉动容道:“此人是何模样?”
  香香脸上的表情就仿佛忍不住要吐,撇着嘴道:“这人年纪也不小,非但断了一条手臂,而且满身满脸都是红红的伤疤,就好像是个大麻风。”
  俞佩玉面色有些变了,沉默了半晌,道:“还有一个人呢?”
  香香展颜笑道:“这人倒是个小伙子,三个人中就数他长得最像人,只不过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吃饭了,饿得只剩皮包骨头,连眼睛都张不开。”
  俞佩玉又沉默了半晌,转向姬灵风道:“你方才说要看他们方便得很。”
  姬灵风笑了笑,道:“不错,普天之下,大大小小的妓院里,多多少少总有些古怪的,何况这妓院本是胡姥姥开的呢。”
  朱泪儿又忍不住问道:“古怪,有什么古怪?”
  姬灵风没有回答她,却道:“你觉得这里的灯光和别的地方是否有些不同?”
  朱泪儿怔了怔,道:“有什么不同?”
  姬灵风道:“你难道不觉得这里的灯光分外明些,也分外柔和些。”
  朱泪儿道:“嗯……”
  姬灵风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朱泪儿道:“因为……因为这屋子里非但桌上有两盏灯,墙壁上也嵌着两盏灯。”
  姬灵风道:“你可知道这两盏灯为什么要装在墙壁上?”
  朱泪儿又怔了怔,道:“为什么?自然是为了要照亮这间屋子。”
  姬灵风笑道:“你错了,这两盏灯是为了偷看才装在墙壁上的。”
  朱泪儿道:“偷看?”
  姬灵风道:“若有人在窗隙门缝里偷看你,你说不定也会看到他,但若有人在这灯后面偷看你,你就不会发觉了。”
  朱泪儿眼睛一亮,道:“不错,因为没有人的眼睛会去盯着灯光看的,就算看也看不清楚,因为灯光一定会照花他的眼睛。”
  姬灵风笑道:“你毕竟聪明得很。”
  朱泪儿道:“如此说来,这铜灯上镶着的珠子一定是透明的了。”
  姬灵风道:“只有两颗是透明的,因为两颗已足够了。”
  朱泪儿叹道:“难怪胡姥姥对江湖间的事知道得那么清楚。”
  香香忽然道:“她偷看别人,倒不是完全为了要刺探别人秘密的。”
  朱泪儿道:“她是为了什么呢?”
  香香恨恨道:“她知道男人一走进妓院,就难免丑态百出,她躲在那里,就为的是要看这些男人的丑态,看我们被那些臭男人欺负,我们越受罪,她就越开心,有时她还要拉着她的丈夫一齐来看,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才能满足,因为这老太婆已老得没法子……没法子提起兴趣了,只有这样才能……”
  姬灵风皱眉道:“够了,你难道还怕说得不够明白么?”
  朱泪儿已听得瞪大了眼睛,道:“她说的还是不够明白,因为我还不太懂。”
  姬灵风也忍不住一笑,道:“这种事,你还是莫要太懂的好。”
  乔香咬着牙道:“总之她开这妓院,也多半为了这缘故,这老太婆不但是个恶毒的女人,而且还是个淫猥的疯子。”
  俞佩玉叹了口气,缓缓道:“但她现在已只不过是死人而已,每个死人都是善良的,因为她再也不会做任何伤害人的事,那么,你又何必再骂她呢?”

×      ×      ×

  虽然已是深秋,但复壁中却仍很闷热,他们瞧了半晌,却流出了汗——只有俞佩玉流的是冷汗。
  他终于发现那“气派很大”的老头子,竟是唐无双,而那丑陋的独臂人,竟赫然是江南王雨楼。
  王雨楼自从在那小客栈中,被“琼花三娘子”的“尸魔血刹大法”暗算后,现在才是第一次露脸。
  而他的脸已完全变了。
  从那两半透明的珠子里望出去,只见他满脸俱是杀气,对世上每一个人似乎都充满了怨毒之意。
  而那唐无双端坐在那里,倒果然有几分宗主掌门的气派,只不过神情似乎有些紧张不安,两只手不停地盘弄着桌上的一只茶杯。
  还有一个人,背对着俞佩玉,俞佩玉还是瞧不见他的模样,只能看到他的肩很宽,腰很细,俞佩玉将耳朵贴在墙上,就可以听到屋里的声音。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那唐无双立刻跳了起来,“啪”的一声,连手中的茶杯都跌落在地上,摔得片片粉碎。
  王雨楼狠狠瞪了他一眼,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俞佩玉却已立刻断定这唐无双必定是假的。
  像唐无双那样的暗器名家,一双手必定要非常非常稳定,有的暗器高手,甚至可以在一粒米上刻出几十个字来,现在这人却连一只茶杯都拿不稳,这双手又怎么能发射唐门中那般精巧的暗器?
  这人的面貌神情的确和唐无双一般无二,的确可以算是一件“完美的杰作”,只除了这双手。
  唐无双手上数十年的功力,毕竟是谁也偷不去的。
  俞佩玉眼睛一亮,宛如在黑暗中忽然见到一线光明,因为他已发现这计划毕竟并不是无懈可击。

×      ×      ×

  门外进来的人,只不过是香香和几个端着盘子的丫鬟而已,那唐无双长长呼出口气,又缓缓坐了下去。
  灯光下看来,香香面上的媚笑真是说不出的动人,让男人一看,就忍不住会想拉她走到没人的地方去。
  就连银花娘的媚笑,都似乎没有她这么大的挑逗力,因为银花娘到底是“业余”的,而香香却已是“专家”了。
  只可惜王雨楼和唐无双竟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香香等丫鬟们摆上酒菜,就扭动着腰肢走过去,伸手端起酒壶,故意将一双春葱般的玉手凑到他们面前。
  她腕上的翡翠镯子“叮叮当当”地响着,她的笑声却比这声音更悦耳动听,不用酒,就只这笑声已足够醉人了。
  只可惜王雨楼和唐无双竟似乎根本没有听见。
  香香还是没有失望,银铃般娇笑着道:“三位请尝尝我这酒好么?这种酒我平日绝不肯拿出来敬客的,但今天却是例外,因为只有三位这样的成名英雄,才……”
  她话未说完,那唐无双已瞪起眼睛,厉声道:“你怎知道我们是成名英雄,是谁告诉你的?”
  香香眼波流动,媚笑道:“这还用得着别人告诉我么,我只要一看三位的气概……不是享有大名的英雄豪杰,怎会有三位这样的气概?”
  唐无双“哼”了一声,道:“我们是做生意的,你看错了。”
  香香道:“三位纵然是做生意的,也必定是富可敌国……”
  突听“啪”的一声,王雨楼忽然将一锭金子抛在桌上,道:“你想不想要这锭金子?”
  望花楼虽然是销金窟,但这么大一锭黄澄澄的金子,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还是不容易到手的。
  香香垂下了头,咬着嘴唇笑道:“你想要我……”
  王雨楼冷冷道:“我只想要你出去,拿着这锭金子出去,我们不叫你,你最好莫要进来。”
  朱泪儿以为香香这次一定笑不出了,谁知香香眼珠子转动间,还是娇笑着道:“既然如此,就多谢了。”
  她竟真的拿起那锭金子,就要走了出去。
  背对着俞佩玉的那人忽然道:“且慢。”
  香香回眸一笑,道:“还有什么事?”
  那人手一翻,伸了出来,手里已托着朵珠花。
  这朵珠花光泽圆润,价值比那锭金子又高多了,大家的目光都不禁被这珠花吸引,只有俞佩玉的眼睛注意他的手。
  这只手并不粗糙,手指很细长,洗得很干净,虽然提着马缰赶了很长的路,但手上却连一点脏都没有。
  这双手看来并不十分有力,但却十分稳定,手托着珠花,悬在半空中,就好像是石头雕成的,动也不动。
  香香胸膛起伏,喘息着道:“我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珍珠,你让我摸摸好不好?”
  那人道:“你何必摸,你若想要,我就给你。”
  这人的声音果然很年轻,只不过有些懒洋洋的。
  香香嫣然道:“你明知没有一个女人能拒绝不要的,为什么还要问呢?”
  那人道:“你若想要,就留下来陪我喝酒。”
  香香面上露出了惊奇之色,忍不住去瞧那唐无双和王雨楼,只见两人脸色虽然很难看,却并没有反对。
  俞佩玉自然比香香更觉得惊奇。
  那少年又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故意和王雨楼作对?王雨楼却像是敢怒而不敢言,难道有些怕他?
  他们既然是同路来的,而且又显然在进行一件很秘密的勾当,那少年想必也定然是俞放鹤的属下。
  那么,他为何要和王雨楼作对?王雨楼为何要怕他?据俞佩玉所知,王雨楼的地位并不低,胆子也并不小的。
  俞佩玉忽然发现那少年才真正是个神秘人物。

×      ×      ×

  香香自然留了下来。
  她非但坐到那少年膝上,整个身子都已偎入那少年怀里,王雨楼和唐无双对望一眼,转过目光,不再看她。
  那少年纵声大笑道:“伪君子,伪君子,这世上如此沉闷,就因为伪君子实在太多了。”
  他搂着香香的腰肢,笑道:“但是我们却都是不折不扣的真小人,所以,我们比别人快乐得多,是么?”
  香香咬着他的耳朵吃吃笑道:“不但比别人快乐,也比别人可爱多了。”
  那少年大笑道:“说得好,说得好,理当敬你三杯。”
  他果然连尽三觥,以箸敲壶,曼声高歌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如此良宵,岂可无酒,来来来,我也敬你们三杯。”
  王雨楼和唐无双居然听话得很,竟真的皱着眉喝了三杯下去,看他们的样子,就好像在吃药。
  那少年却是一杯一杯地喝个不停,大口大口地吃个不休,生像是觉得菜不够,还不时去咬香香的鼻子。
  香香吃吃地笑着忽然“哎哟”叫了一声。
  那少年道:“痛?”
  香香将头埋入他胸膛里,道:“不痛。”
  那少年大笑道:“我给你一朵价值千金的珠花,所以我就可以咬你,你也只有说不痛,这就是人,每个人都是有价钱的,只不过价钱有高低而已。”
  香香腻声道:“你也有价钱的么?”
  那少年道:“你想买我?”
  香香道:“嗯!我想将你买回去藏起来。”
  那少年狂笑道:“只可惜我的价钱太高,你若像现在这样拼命赚钱,全都存起来,有个三五十年,也许还有希望。”
  香香娇笑道:“那时我岂非已变成老太婆了。”
  那少年道:“只要有钱,老太婆也没关系。”
  听到这里,复壁中的朱泪儿忍不住悄声道:“这人倒可以和徐若羽结拜兄弟。”
  姬灵风轻轻叹了口气道:“此人只怕比徐若羽高明十倍,也可怕十倍。”
  俞佩玉道:“但也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无愧于‘真小人’三个字。”
  只见那少年又连尽二杯,拍案笑道:“你现在虽买不起我,我却买得起你,你买我,我买你,那结果岂非也差不多么?”
  他霍然站起,一把拉起香香,喃喃道:“我醉欲眠,不如去休……”
  他踉踉跄跄,拉着香香走进里面那间屋子,香香吃吃地笑着,用纤巧的脚悄悄勾起了门。
  过了半晌,只听那少年曼声吟道:“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权,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剑!”
  语声渐渐低微,渐渐听不见了。
  屋子里忽然变得死一般静寂,复壁中的朱泪儿等人也不敢再说话,又过了半晌,唐无双摇头叹道:“我真不懂,盟主为何要这样的人跟我们一起来。”
  王雨楼沉声道:“盟主的吩咐,自有道理。”
  唐无双道:“但这厮究竟是何许人也?你可知道么?”
  王雨楼道:“我也不清楚,只知盟主对他信任极深,又再三嘱咐我,无论他要做什么,我们都得听他的吩咐。”
  唐无双叹道:“但此人到了这种时候,还能大吃大喝,而且什么都不管,竟到屋子里睡大觉去了,这样的人又岂可信任?”
  王雨楼默然半晌,还是说出了同样一句话,还是冷冷道:“盟主的吩咐,必有道理。”
  这时俞佩玉才知道,原来就连唐无双和王雨楼两人,竟也都不知道这神秘少年的来历。
  这少年自始至终,竟连头都没有转过来,俞佩玉只见到他的侧影,而且只不过是匆匆一瞥而已。
  他只发现这少年的脸长得很清秀,又像是懒懒的提不起精神来,连眼睛都是眯着的,懒得张开。
  到现在为止,俞佩玉只能断定一件事:那就是他非但不认得这少年,而且绝没有见过。

×      ×      ×

  唐无双和王雨楼还是滴酒不沾,甚至连筷子都不碰,两人看来都有些紧张,而且渐渐焦急起来。
  过了很久,唐无双忽然一笑,道:“我只希望那人快些来,我们在外面办我们的事,让他在里面享他的福,看他回去后,怎么向盟主交代。”
  王雨楼又瞪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这样说话,也不怕露出马脚来么?”
  唐无双瞪眼道:“这又露什么马脚?”
  王雨楼道:“你可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唐无双道:“我当然知道。”
  王雨楼冷冷道:“你既然已经是一派宗主掌门的身份,说话也得有宗主掌门的气派,这种幸灾乐祸惟恐天下不乱的话,却只有那些低三下四的小人才说得出来。”
  唐无双怔在那里,面上阵青阵白,忽然一拍桌子,大声道:“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我,因为我以前只不过是个马夫,但你又是什么东西?你难道以为你真是江南大侠王雨楼么?”
  王雨楼怒喝道:“闭嘴!”
  唐无双红着脸道:“我偏不闭嘴,偏要说,你又能拿我怎样?你难道还能杀了我不成?”
  王雨楼厉声道:“杀了你又怎样?”
  唐无双冷笑道:“我就不信你有这样大的胆子,你莫忘了,我现在是唐家的掌门人,你若杀了我,到哪里再去找一个唐无双。”
  王雨楼狠狠地,瞪了他半晌,忽然笑了笑,道:“我这只不过是为你好,你若露出马脚来,谁也没好处。”
  唐无双立刻也笑了,道:“你放心,我这两年苦功不是白费的。”
  听到这里,俞佩玉掌心已淌出了冷汗。
  这“唐无双”原来只不过是个马夫,想必是因为他的相貌和真的唐无双十分相似,所以,才选中了他。
  那么,这冒牌的王雨楼本来又是什么人呢?冒充林瘦鹃、太湖王、西门无骨的人,本来又是什么身份?
  他们原来也很可能只不过是个车夫、厨子、乞丐、卖草鞋、补雨伞的,甚至只不过是个龟公。
  那么“俞放鹤”又是什么人呢?
  他本来的身份,又能比这些人还高明多少?
  也许他所下的苦功更多些,所以他不但形态相貌都学得和放鹤老人十分相似,而且竟还学会了“先天无极”门的武功。
  但他本来也必定只不过是卑贱的小人而已。
  想到这里,俞佩玉全身都似已将爆裂。

×      ×      ×

  这时王雨楼和唐无双的神情已越焦躁,不安。
  唐无双竟已忍不住站了起来,在屋里兜着圈子,不住喃喃道:“怎么还没有来?……怎么还没有来?”
  王雨楼皱眉道:“他若不来,你着急也没有用,还是坐下来吧。”
  唐无双用力捏着胡子,道:“你不着急,我却要着急的,他若不来,我怎么办?”
  王雨楼道:“这件事对他也是关系重大,他怎会不来。”
  唐无双叹了口气,喃喃道:“但望他莫要出什么事才好。”
  他们等的究竟是什么人呢?
  为什么如此紧张,又如此神秘。
  朱泪儿几乎忍不住想问出来了,但就在这时,突听窗外传来“咕咕”两声,像是布谷鸟的叫声。
  唐无双精神立刻一振,冲到窗口,“吱吱”叫了两声,外面又回了“叽叽”两声,唐无双立刻打开窗子。
  窗外立刻有条青衣汉子跃了起来。
  这人打扮得就像是个刚从田里做完工下来的庄稼汉子,一身粗布衣服上,到处都沾满了黄泥。
  他头上也缠着条青布头巾,此刻已全都湿透,显见得这一路上不但走得甚急,而且还很惊惶。
  他的脸上也黑如锅底,仔细一看,才知道他满脸都抹着油烟,使人根本认不出他本来的面目。
  王雨楼也霍然长身而起,迎了上去,沉声道:“朋友是哪阵风吹来的?”
  那人左右瞧了一眼,也沉声道:“从西北吹来的东南风。”
  王雨楼道:“朋友在路上可瞧见了什么?”
  那人道:“瞧见个大人在吃糖,小孩在喝酒。”
  这四句话问得荒唐,答得更妙,显然就是他们取信于对方的暗号,王雨楼面色这才和缓下来,抱拳笑道:“兄台请坐,在下等已久候了。”
  那人目光闪动,道:“这望花楼里怎地只有你们这一桌客人?”
  王雨楼道:“只因他们这里的姑娘今天恰好都有了毛病,所以就没有接客。”
  那人道:“怎会都得了病,是什么病?”
  王雨楼笑了笑,道:“女人的毛病,姑娘们只有得了这种病才不能接客。”
  那人这才松了口气,眼睛立刻盯在那些酒菜上。
  王雨楼道:“兄台莫非还未用饭么?”
  那人叹了口气,苦笑道:“不瞒两位,在下已有两天水米未沾唇了。”
  这人究竟是谁?行踪为何如此诡秘?又如此狼狈?
  他莫非在逃避什么人的追踪,所以不敢见人?
  王雨楼和唐无双在这里等他来,又为的是什么?
  只见那青衣汉子已坐下吃喝起来,虽然饿得发疯,但吃相倒并不难看,看来竟似极有教养的样子。
  只有这种风度和教养,是装也装不出来的,所以暴发户看来永远是满身铜臭气,要饭的披上龙袍也不像皇帝。
  俞佩玉一眼便可看出,这人必定是个世家子弟。
  又过了半晌,这青衣人才放下筷子,忽然瞪着唐无双,道:“阁下将衣服裤子都脱下来让我看看好么?”
  这位好教养的世家子弟,竟会忽然叫别人“脱下裤子让他看看”,这实在已经够荒唐的了。
  更荒唐的是,唐无双居然真的将衣裤都脱了下来。
  朱泪儿轻轻“啐”了一声,扭过头去,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想瞧瞧,这青衣人要唐无双脱下衣服来干什么?
  她忍不住回过头偷偷瞟了一眼,只见唐无双总算并未将衣服完全脱光,此刻他正将一条毛茸茸的腿跷到椅子上。
  王雨楼指着他腿上一条又长又深的伤疤,微笑道:“这条伤痕乃是在下照着无双老人腿上的伤痕用小刀割成的,深浅长短都绝对和无双老人腿上的完全一样。”
  唐无双苦笑道:“他竟好像要在我这条腿上刻图章似的,刻了两三天才刻成,我虽然喝了十来斤花雕,还是觉得疼得要命。”
  那青衣人点了点头,道:“很好,但你可知道这条伤疤是谁留下来的?”
  唐无双道:“这是无双老人……”
  那青衣人冷冷道:“你莫忘了,你现在就是无双老人。”
  唐无双笑了笑,道:“不错,这是我少年时,为了一个‘摆夷’女子,远赴怒江独闯‘金沙八寨’。只因‘金沙寨主’夺了那女子族中的万两金沙,我虽然将金沙寨的八大寨主全都以暗器杀了,腿上却挨了他们一缅刀,若不是身上恰巧带得有专治刀伤的‘云南白药’,我这条腿就要报废了。”
  青衣人道:“后来呢?”
  唐无双道:“后来我才知道那摆夷女子只不过是要利用我为她夺回金沙而已,其实她已有了情郎,竟乘我养伤的时候,和她的情郎私奔了。”
  青衣人长长叹了口气,道:“不错,所以你从此之后,就认为摆夷族的女子都淫荡成性,都是骗人的狐狸精,所以你才会坚决反对你的儿子和金花娘成亲。”
  俞佩玉这才明白唐无双痛恨金花娘的原因,倒并非因为她是天蚕教下,只不过因为她是个水摆夷而已。
  他实未想到那古板的唐无双,少年时竟也是个多情的种子,只因若非多情种子,就不会上女人的当了。
  这时王雨楼已将唐无双的身子转了过来,指着他背上一条刀疤道:“这条刀疤做得也还好吧?”
  青衣人道:“很好,已可乱真了。”
  唐无双道:“这条刀疤乃是我二十七岁时,为了替我表弟复仇,和‘万胜刀’决斗时留下来的,他虽在我背后砍了一刀,我却以反手剑刺穿了他咽喉。”
  青衣人道:“不错,你且说身上一共有几处伤疤。”
  唐无双道:“一共有九处,除了这两条最大的刀疤外,还有四处剑伤、两处刀伤和一处‘八臂天王’用火药暗器在我肩上留下的一处火伤。”他语声微顿,又接着道:“那四道剑伤最深的两道,都是‘银铃剑客’留下来的,我为了他出口辱及本门师长,在二十八岁那年,一年中找他决斗了三次,头两次都险些死在他那柄银铃剑下,到最后一次,才要了他的命。”
  青衣人道:“除了这九处外,你身上就没有别的伤痕了么?”
  唐无双想了想,道:“好像没有了。”
  青衣人道:“你的牙齿……”
  唐无双一拍手,道:“对了,我左面少了三颗牙,只因我那时初生之犊不畏虎,竟要去找当时称拳掌无敌的‘长白山王’比拳,被他一拳打在下巴上,非但打落了三颗牙齿,而且嘴肿得足足有五天吃不下东西,说不出活。”
  青衣人道:“你切切莫要忘了,这是你生平的得意事之一,只因长白山王有名的性如烈火,到长白山去找他麻烦的人,就算长着个铁头也要被他打碎,但你只不过被他打落了三颗牙齿而已,所以你虽然打了次败仗,却败得很光彩,时常都会张开嘴,让你的子孙瞧瞧你这被打落三颗牙齿的地方,,”
  唐无双笑道:“我记住了。”
  听到这里,俞佩玉又不禁满怀感慨。
  他也知道“万胜刀”、“八臂天王”、“银铃剑客”这些都是当年在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
  那“长白山王”公孙火,更是长白一派的开山宗主,当时威名之盛,赫然已超越少林武当之上。
  唐无双当时竟敢找这些人去决斗,可见他少年时必定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铁汉。
  俞佩玉实在想不到他到了老年时,竟变成个畏首畏尾、胆小如鼠的人了,他虽然出卖了俞佩玉,但俞佩玉并不恨他,反而觉得他很可怜,如今冒充他的人既已准备好了,他的下场岂非一定更悲惨。
  只听那青衣人叹了口气,道:“有些事别人虽然未必会留意,但我们还是应该小心些才好,因为只要有一处破绽被人看出,非但大事不成,阁下的性命,只怕也难保了。”
  唐无双道:“不错,越要做大事,就越该小心,这道理我也懂得的。”
  青衣人沉吟了半晌又道:“你平日起居的习惯,更不可有丝毫疏忽,譬如说,你现在虽已退隐,但庄中一些比较重要的事,还是要取决于你,所以你的子女门徒,每天都有一定的时候去问候你,听你的教训。”
  唐无双道:“我知道那是在我吃过早点之后。”
  青衣人道:“你可知道你每天吃的是什么?”
  唐无双道:“我知道四川人不吃稀饭的,所以我每天早上都是一大碗蛋炒饭,外带一碟干辣椒炒豆豉,越辣越好。”
  青衣人道:“你吃得惯么?”
  唐无双笑道:“开始时我一吃辣就冒汗,学了两年,总算学会了。”
  青衣人道:“你可知道你规定几天洗一次澡……”
  他接着又问了些很琐碎的事,甚至连大小便都未放过,这“唐无双”居然有问必答,连唐无双一天小便几次他都知道。
  由此可见,他们已将唐无双这个人里里外外,由头到脚都彻底研究过了,绝没有遗漏任何一件事。
  姬灵风轻轻叹了口气,道:“看来俞放鹤为了这件事,倒真费了不少苦心。”
  俞佩玉咬牙道:“他这是有代价的。”
  姬灵风道:“不错,这么样一来,唐家在四川两百年的基业,就全都到了他手上,他无论费多少功夫都是值得的了。”
  朱泪儿道:“他们在这里等这青衣人来,原来就为了要他考验考验这冒牌的唐无双是不是已经够资格出场了,可是,这青衣人又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会对唐无双的事了解得如此清楚?好像连唐无双放个屁他都知道。”
  俞佩玉沉吟道:“这人想来必定是唐家的子弟。”
  姬灵风接道:“他不但是唐家的子弟,而且还必定是唐无双身旁很亲近的人。”
  俞佩玉叹道:“但如今他却将唐无双出卖了,唐无双若知道自己也有被人出卖的一天,只怕就不会出卖别人了吧。”

×      ×      ×

  这时,那青衣人似乎已将所有的问题全都问过了,厅中陡然沉寂了下来,俞佩玉他们也立刻闭上了嘴。
  王雨楼和唐无双还在等那青衣人的下文,青衣人却也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望着他们。
  过了半晌,王雨楼勉强一笑,道:“兄台是否觉得还有什么不满意?”
  青衣人也不答话,却端起酒壶倒了三杯酒,缓缓道:“易容改扮之术,在江湖中虽已流传数百年,但却从来永不能走入光天化日之中,只因一个人的易容术无论多么精妙,遇着明眼人,还是一眼就可看破的。江湖传说中,虽有许多人能易容改扮成别人的模样,混入某一秘密帮派中,将那一帮上上下下的人全都骗过了,但那只不过是江湖传说而已,依我看来这些传说只不过是后人加油添酱,附合而成的,绝不可信。”
  他忽然说出这番话来,王雨楼和唐无双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有一声不响,等他说下去。
  青衣人果然又接着道:“但这易容术一到了当今盟主俞大侠手里,却立刻化腐朽为神奇,只因他竟能将医道和易容术合而为一,再加以极精密的计划和极谨慎的研究,他对易容术的革新与创意,实在可说是空前绝后的。”
  听到这里,王雨楼和唐无双才松了口气,展颜一笑。
  青衣人凝注着唐无双,沉声道:“他竟能创造出阁下这么样一个人物,实在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如今莫说别人分不出阁下是真是假,就连我都分不出了。”
  唐无双喜动颜色,道:“如此说来,我已经可以去得了么?”
  青衣人也终于展颜一笑,道:“阁下此去,已是万无一失了。”
  他双于击杯,接着又道:“在下先敬两位一杯,预祝两位马到功成。”
  话犹未了,忽然一人笑道:“你若要敬酒,还少了一杯。”

×      ×      ×

  这声音就是从里面一间屋子传出来的。
  青衣人面色骤变,探手入囊,厉声道:“什么人?”
  只见一个很清秀的少年懒洋洋从里面走了出来,精赤着上身,只穿着条犊鼻裤,望着青衣人笑道:“阁下的手千万莫要拿出来,唐家的暗器,我可吃不消。”
  青衣人倒退两步,瞪着王雨楼道:“屋子里居然还有人,两位难道不知道?”
  王雨楼勉强笑道:“自然知道的,但这位兄台却不是外人。”
  青衣人道:“哦?”
  那少年淡淡笑道:“阁下千万莫要紧张,我不但是你们的朋友,也是俞放鹤的朋友。”
  他居然在王雨楼面前直呼“俞放鹤”的名字,那青衣人也似觉得有些意外,怔了半晌,道:“阁下尊姓大名?”
  那少年叹了口气,道:“我也想说出名字来让你吓一跳,只可惜我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王雨楼干咳两声,道:“这位杨子江杨公子,乃是盟主的世交……”
  那少年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大笑道:“你用不着骗他,也用不着替我戴高帽子,莫说俞放鹤不认得我的父母,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谁,和人家去攀哪门子的世交。”
  王雨楼脸上阵青阵白,那青衣人显然也怔住了。
  杨子江却指着自己的鼻子又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叫杨子江么?”
  那青衣人想笑,却笑不出,讷讷道:“抱歉得很。”
  他正不知该说什么,杨子江已大笑着接道:“你自然不会知道的,这件事更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抱歉什么?”
  他抄起杯酒,一仰脖子就喝了下去,又道:“告诉你,因为我是从扬子江里被人捞出来的,所以才叫做杨子江,想来我一生下来就讨人厌,所以连我的爹娘都不愿意要我,他们倒真是聪明人,好像早已算准我长大后会更讨人厌的。”
  王雨楼、唐无双和那青衣人都僵在那里,嘴里虽然没有说什么,心里却不约而同地暗暗忖道:“这人居然知道自己讨厌,倒也有些自知之明。”
  杨子江已坐了下来,笑嘻嘻道:“好在我们并不要交朋友,所以你们虽然觉得我讨厌,也没什么关系,要知道你们虽讨厌我,我也未见得喜欢你们。若非俞放鹤求我来,你们就算用八人大轿来抬我,我也懒得来的。”
  那青衣人似乎实在忍不住了,冷冷道:“盟主为何定要叫阁下前来,在下倒有些不懂。”
  杨子江笑道:“你真的不懂么?其实这道理简单得很,就因为他生怕有人会来要你们的命,所以才求我来保护你们。”
  那青衣人冷笑道:“纵然有人想来要我们的命,我们自己也可应付的,用不着阁下费心。”
  杨子江道:“哦,你真有本事自己应付么?”
  青衣人道:“哼!”
  杨子江大笑道:“如此说来,你想必认为你自己的武功不错了,是么?”
  青衣人道:“若论武功,在下倒不敢妄自菲薄。”
  杨子江笑嘻嘻道:“你认为自己的武功不错,在我眼中看来,却不怎么样,我若想要你的命,实在比吃豆腐还容易。”
  青衣人“叭”地一拍桌子,霍然长身而起。
  王雨楼和唐无双对望了一眼,竟丝毫没有劝阻之意,只因他们也想瞧瞧这杨子江究竟能有多大的本事。
  只听杨子江叹了口气,道:“你难道想找我比划比划不成?”
  青衣人怒道:“正有此意。”
  杨子江道:“好!”
  这“好”字出口,桌上灯光一闪,他的人竟忽然不见了。
  青衣人显然吃了一惊,刚想要转身,但他的身子还未转过去,只觉有人在他身后,往他的脖子上吹了口气。
  只听杨子江悠悠道:“我若真想要你的命,你的脑袋只怕已经搬家了。”
  青衣人厉喝一声,反手一挥,已有一串寒星暴射而出,谁知他身后竟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十余点寒星已全都钉入墙里,响声叮咚,如珠落玉盘,再看杨子江已又坐到他原来的位子上,好像从来也没有站起来过。
  这少年身法之诡异飘忽,非但令王雨楼等人耸然失色,就连复壁中的俞佩玉也不禁为之动容。
  若论轻功之妙,非但他自己无法和这少年相比,就连那目中无人的海东青,都难望其项背。
  青衣人怔在那里,已是汗出如浆,他脸上抹的油烟虽厚,但还是被汗水冲得白一条、灰一条,就像是变成了个三花脸。
  杨子江淡淡道:“你现在服了么?”
  青衣人双拳紧握,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杨子江笑道:“其实你非但用不着难受,反倒应该高兴才是,有我这样的人保护你们,还有谁能伤得了你一根汗毛。”
  王雨楼咯咯干笑道:“兄台轻功之妙,当真令在下开了眼界。”
  唐无双也赔笑道:“放眼天下武林,只怕再也没有一个人的轻功能比得上兄台了。”
  这两句虽然是恭维话,但也实在被杨子江的轻功所慑,谁知杨子江听了这两句话,脸色反而沉了下来,冷冷道:“两位这些话在这斗室中说说还无妨,若是到处去张扬,杨子江颈上这颗大好头颅,只怕就要断送在两位手上了。”
  唐无双笑道:“兄台这是在说笑了,就凭兄台这身轻功,难道还会怕了别人么?”
  杨子江冷笑道:“在两位眼中看来,我的轻功自然是很不错的了,这只因功夫真正好的人你们非但没见过,只怕连听都没有听过。”
  唐无双忍不住道:“在下虽然孤陋寡闻,但江湖中以轻功成名的大家,在下倒也知道几位。”
  杨子江道:“哦?你知道的是哪几位?”
  唐无双道:“譬如说,华山派的‘芙蓉仙子’、百花门的‘海棠夫人’、丐帮的‘红莲帮主’,以及武林七禽、江南四燕、关东的独行侠盗‘没影子’……”
  杨子江冷笑道:“这些也配称得上是轻功名家么?”
  唐无双赔笑道:“这些人的轻功虽然比不上兄台,但在江湖中已可算是一流的身手了。”
  杨子江道:“一流的身手?哼!他们只怕连第八流都轮不上。”
  唐无双嘴上虽然不敢再说什么,心里却显然很不服气,只见杨子江又喝了几杯酒,才悠然道:“你们在江湖中也总算混了不少时候,可曾听说过‘回声谷’这地方么?”
  王雨楼和唐无双对望了一眼,都摇头道:“未曾听起过。”
  杨子江道:“我也知道你们绝不会听说过这地方的,只因你们若是听说过,此刻只怕就不能坐在这里陪我喝酒了。”
  王雨楼脸上变了变颜色,终于也忍不住问道:“那回声谷中,难道也有位轻功了得的人物么?”
  杨子江竟叹了口气,道:“那回声谷中的人物,又岂只是轻功了得而已,他们的轻功简直是出神入化,令你连想像都无法想像。”
  他又喝了杯酒,才接着道:“你可知道那地方为何叫回声谷?只因那里的人,就像山谷中的回声一样,你虽可听到他们的声音,却永远休想见着他们的人影,你若得罪了他们,他们也不会来打你杀你,但只要你一开口说话,就立刻可以听见他们的回声,你若是害怕,三天都不敢说话,那么这三天之中,什么事都没有,但只要你一开口,旁边就立刻有他们的回声响起。”
  王雨楼已听得面色如土,却强笑道:“他们若只不过是学学我说话,倒也没什么可怕的。”
  杨子江道:“他们若只不过是学学我说话,倒也没什么可怕的。”
  王雨楼怔了怔,又勉强笑着道:“兄台何必开在下的玩笑?”
  杨子江道:“兄台何必开在下的玩笑?”
  王雨楼变色道:“兄台你……你……”
  杨子江道:“兄台你……你……”
  王雨楼额上已沁出汗珠,闭起嘴再也不敢说一个字。
  杨子江这才笑了笑,道:“我只不过学你说了三句话,你还可看到我在这里,你已经觉得有些受不了,那么你不妨仔细想想,若有个你看不见的人,整天整月地在旁边学你说话,无论你逃到什么地方,只要你一开口,那声音就立刻在你旁边响,但你无论用什么法子,却休想瞧见他的人影。”
  他眼睛盯着王雨楼,缓缓道:“我问你,这种日子你可过得下去么?”
  王雨楼已是汗如雨下,默然良久,才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这种日子,我只怕过一天就要发疯了。”
  杨子江冷冷道:“他正是要逼你发疯,你只要得罪了他,他虽不杀你,但却要逼得你自杀,据我所知,只要是被他们缠上的人,就没有一个能捱得过三个月的。”
  唐无双应声笑道:“世上真有轻功如此可怕的人么?”
  杨子江道:“他们轻功之可怕,我怎能描叙得出,你若未亲身体验过,也永远想像不到的。”
  唐无双干笑道:“如此说来,我们要小心些了,莫要得罪了他们。”
  杨子江道:“这点你们大可放心,他们绝不会来找你的,你若想他们来找你,至少还得回去再苦练三十年的功夫。”
  唐无双虽然又羞又恼,却也不敢开腔。
  杨子江悠然接着道:“若论轻功,他们才真正可算是天上飞的鹰燕,那些号称武林七禽、江南四燕的人,比起他们来,只不过是几条在地上爬的泥鳅。”
  王雨楼忍不住道:“那么兄台呢?”
  杨子江笑了笑,道:“我只不过勉强能算是只小麻雀而已。”
  那青衣人忽然冷笑,接道:“如此说来,连阁下自己的头颅都难免要被别人取去,又怎能保护别人呢?”
  杨子江淡淡道:“你只管放心,那些想要取你头颅的人,有我已足够应付了,至于那些能取我头颅的人么……”
  他“嘿嘿”笑了两声,才接着道:“你就算自己将头割下来送到那些人的面前,他们也不会瞧一眼的,因为你的性命,在他们眼中,实在不值一文。”
  青衣人呆了半晌,忽然跺了跺脚,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王雨楼和唐无双本想去拦他。
  杨子江却已冷冷道:“让他走吧。”
  王雨楼暗笑道:“此人虽然不值一文,但若令他就此负气而去,只怕也有些不便。”
  杨子江道:“你是怕他泄漏机密?”
  王雨楼道:“盟主虽已和他谈妥了交换条件,但这种人既能背叛他自己的骨肉至亲,说不定也会背叛我们的。”
  杨子江悠然道:“那么,你为何不能迫上去杀了他。”
  王雨楼似也怔了怔,沉默了半晌忽然一笑,道:“兄台莫非是故意将他气走的。”
  杨子江倒了杯酒,淡淡笑道:“不错,在这种地方最好只谈风月,若是抡刀动剑,就煞风景了。杀人,我倒觉得无所谓,但煞风景的事,我却从来不肯做的。”
  王雨楼又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此刻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看来两个时辰已足够了。”
  杨子江头也不抬,只是凝望着杯中的酒,冷冷道:“天亮之前你若还不能办好这件事,你自己最好也赶快想法子逃命去吧。”
  王雨楼脸色变了变,扭头冲了出去。
  杨子江仍然凝注着他手里的一杯酒,竟像是想用眼睛将这杯酒喝下去,用酒来浇开他眼中的忧郁。
  唐无双也不知道这冷酷的少年,为什么忽然又忧郁起来,他实在莫测高深,只有将一张嘴也紧紧闭起。
  过了半晌,才听得杨子江缓缓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叫他去杀人,自己却坐在这里?”
  唐无双暗道:“坐在这里喝酒,自然比跑去杀人舒服多了。”
  他心里虽这样想,嘴上自然不敢说出来,只有赔笑道:“不知道。”
  杨子江沉声道:“只因我从来也没有杀过人,实在不愿为那种人开杀戒。”
  唐无双怔了怔,失声道:“兄台真的从来也没有杀过人么?”
  杨子江笑了笑,道:“你不信?”
  他的笑容看来竟是那么萧索,缓缓接道:“其实,我也很想尝尝杀人的滋味,只可惜我自从出道以来,竟从来也没有遇见过一个值得我杀的人。”
  “要怎么样的人才值得兄台动手呢?”
  杨子江目光忽然转到他身上,淡淡道:“等我遇见了的时候,我一定告诉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章 妖法无边
    第三十九章 风波已动
    第三十八章 奇峰迭起
    第三十七章 阎王债册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
    第三十五章 灵鬼化身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
    第三十三章 互斗心机
    第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
    第三十一章 不测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