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名剑风流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黑夜追踪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九章 黑夜追踪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2

  唐无双只觉这双眼睛忽然变得有如死鱼般的深灰色,却又像是透明的,他只瞧了一眼,身上就有些发冷。
  幸好杨子江已站了起来,喃喃道:“屋里还有个人在等我,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失陪了。”
  唐无双心里一动,脱口道:“那位姑娘睡着了么?”
  杨子江冷冷笑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她听到这些秘密的,只因我现在还舍不得要她的命……至少今天晚上还舍不得……”
  唐无双勉强一笑,道:“既是如此,兄台只管放心去享受吧,在下……”
  杨子江道:“你还不想走么?”
  唐无双又怔了怔,道:“走?到哪里去?”
  杨子江道:“唐无双自然应该回唐家庄去。”
  唐无双怔了半晌,讷讷道:“难道我一个人去?”
  杨子江道:“你又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一个人还不敢走路么?”
  唐无双道:“可是……可是我……”
  杨子江沉下了脸,道:“你难道又忘了你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唐无双垂下了头,道:“是,我现在立刻就动身。”
  杨子江展颜一笑,道:“快去吧,你的乖女儿们现在只怕正在盼望着你回去。”
  他走了两步,忽又回头道:“你回去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事?你记不记得?”
  唐无双道:“在下怎敢忘记。”
  杨子江道:“很好,你现在动身,明天晚上只怕已到了唐家庄,最好连夜就将那几件事办妥,三天之内你若是还办不妥,你最好也立刻想法子逃命去吧。”
  他忽又笑了笑,瞪着唐无双一字字地道:“你说话的时候最好多小心些,说不定我就在你背后听着哩。”

×      ×      ×

  唐无双一走,俞佩玉、朱泪儿和姬灵风立刻也跟了出来,但他们却并没有和唐无双走一条路。
  姬灵风皱眉道:“要揭破俞放鹤的阴谋,唐无双已是最大的关键,你为何不跟着他去?”
  俞佩玉道:“但要揭破这唐无双的秘密,那青衣人就是最大的关键,我绝不能让他被王雨楼杀了灭口。”
  姬灵风道:“你想,他究竟会是什么人呢?”
  俞佩玉道:“现在我没有时间去想,因为想也想不出的。”
  姬灵风沉吟着又道:“但唐无双现在赶回去办的那几件事,关系也必定很大。”
  朱泪儿忍不住道:“不错,他一回去之后若立刻就要他的门人子弟到处去杀人,无论他要杀谁,别人也绝不敢说一个‘不’字的。”
  姬灵风道:“还有,唐门毒药暗器的秘密若是被他送给俞放鹤,也是非同小可的事,所以我们一定要先想法子阻止他。”
  俞佩玉道:“这些事虽然都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那神秘的青衣人,只要能找到他,别的事就迎刃而解了。”
  姬灵风忽然停住脚,道:“好,你们去找他,我还是回去盯着那姓杨的,杨子江,反正以你们两人之力,要对付王雨楼和那青衣人已绰绰有余了。”
  俞佩玉道:“这样也好。”
  姬灵风嫣然一笑,道:“你最好莫要忘记你和我们谈定了的事,说话的时候最好也小心些,因为我说不定也在你背后听着哩。”

×      ×      ×

  夜凉如水。
  露珠在青石板铺成的长街上,一闪一闪地发着光,就仿佛天上的星光一样,除了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更鼓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天地间仿佛又只剩下朱泪儿和俞佩玉两个人了。
  朱泪儿方才一直在不停地听,不停地看,不停地惊疑,不停地猜测,她已将别的事全都忘记。
  但现在,凉风吹在她身上,星光照在她脸上,她忽然又想起她对俞佩玉所做的那些事……
  她的心立刻绞住了,眼泪不禁又要流了下来。
  俞佩玉走得很快,脸色也很沉重,他的目光虽然不停地在四面搜索着,但却并没有瞧朱泪儿一眼。
  “他是不是觉得我在缠着他?”
  朱泪儿忽然停下脚步,道:“我……我也要走了。”
  俞佩玉一怔,回身道:“你要走?到哪里去?”
  朱泪儿咬着嘴唇笑了笑,道:“我去的地方很多,用不着你担心。”
  除了瞎子之外,谁都会看出她笑得是多么凄凉,多么辛酸——俞佩玉只希望自己忽然变成个瞎子。
  他只希望能硬得下心来,对她说:“好,你走吧,你一个人流浪我虽然不放心,但你跟我在一起,只有更危险,因为我实在没有力量保护你,环境更不允许我带着你,你若跟着我,反而会更伤心,因为我绝不可能永远陪着你的。”
  怎奈这句话他实在不知该如何才能说得出口来。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轻轻拉起了朱泪儿的小手,虽然他也知道这样下去只有将事情弄得更糟。
  但他却实在没有别的法子。
  天这么黑,风这么冷,他怎忍让这孤苦伶仃的小女孩一个人去流浪?
  朱泪儿眼泪终于又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突听一阵车辚马嘶之声,自远而近。
  如此深夜,怎会有车马急行?
  道旁有个饮马的水槽,俞佩玉立刻拉着朱泪儿蹿了过去,他们刚将身子藏好,车马已转过街角,直奔过来。
  在别人眼中,这只不过是辆很普通的乌篷车,但俞佩玉却知道这若真是辆普通的乌篷车,就不会在如此深夜放辔急行了。
  谁知车马转上这条街,竟渐行渐缓,仿佛已停下,车篷里竟忽然有个女子探出头来。
  俞佩玉从石槽后偷偷瞧出去,只能看到她一头乌油油的头发,发上一根碧玉簪,却看不到她的脸。
  只听那赶车的道:“前面就是王寡妇牌坊了,还要不要再往前走?”
  那女子沉吟着道:“就在这里等着吧。”
  过了半晌,她又问道:“现在约莫是什么时候了?”
  赶车的用头上的白汗巾擦了擦脸,道:“四更已过,还不到五更。”
  那女子道:“约好的是三更,我们已经来迟了,他为何还没有到?”
  她声音充满了焦急之意,就仿佛一个刚自家里私奔出来的少女,到了约定的地方后,却瞧不见她的情郎。
  车厢中竟又有个女子的声音道:“也许他等得不耐烦,到别处去找我们去了。”
  那女子更着急,道:“他明知我们一定会来的,为什么不多等等?”
  另一女子道:“你放心,他一定会来的。”
  话还没有说完,已有一条人影自路旁屋脊上蹿了下来,凄迷的夜色中,脸上黑黝黝的,不辨面目。
  但俞佩玉却已看出他赫然正是那神秘的青衣人,原来他也早已有了预备,先就叫人在这里接应他。
  此刻他神色更惊惶,刚掠下来,就埋怨道:“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那女子道:“我们就因为赶得太急,半路上车轴断了……你呢?你为什么不多等等?”
  青衣人应声道:“我觉得后面像是有人跟踪,所以转了好几个圈子。”
  他一面说话,一面已钻入车厢里。
  那女子头也缩了进去,道:“事情谈妥了么?”
  青衣人道:“说来话长,现在赶紧走吧。”
  那赶车的“呼哨”一声,车马又向前急驰而去。

×      ×      ×

  王雨楼虽已残伤,但毕竟是成名已久的老江湖了,这青衣人竟能摆脱他的追踪,显然是个很机警的人。
  车上的那女子看来也很谨慎,而且女人大多比男人细心,若想在后面跟踪他们而不被发现,想必不是件容易事。
  何况车轻马健,奔行甚急,以俞佩玉和朱泪儿两人此时的精力,未必就能盯得住他们。
  俞佩玉正在犹疑着,谁知朱泪儿已自石槽后蹿了出去,她娇小的身子,就像是只狸猫似的,蹿到马车下,吸在车底,俞佩玉要想阻止已来不及丁,只见她的手自车底下伸出来轻轻招了招,车马便已冲入夜色中。
  这小姑娘的胆子实在大得可怕,俞佩玉虽然担心,也只有在后面远远的跟踪,到了这种时候,他更不能被对方发现,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和来历之前,他更不愿意轻举妄动,胡乱出手。
  幸好这时更深入静,马车走出很远后,车声还可以听得很清楚,俞佩玉就随着车声一路追下去。
  这是个陌生的城市,他根本不能辨别道路,只知道马车走过的路,本来都铺着很整齐的青石板。
  他这才发现这城市竟然大得可怕,他追踪着这马车直走了一个多时辰后,竟然还没有出城。
  这时他的衣衫本已都湿透,气力又渐渐不支,因为他虽然晕睡了很久,但已又有一天水米未沾了。
  人是铁,饭是钢,再强的人,也无法战胜饥饿。
  他三天三夜不睡觉,还可以勉强支持,但一天不吃饭,就有些吃不消了,他只觉两条腿发软,整个人都是空的。
  幸好这时车行竟也渐渐缓了下来,密如连珠骤鼓般的蹄声,现在已变得宛如老妇敲桩疏落可数。
  俞佩玉喘了口气,刚想停下来擦擦汗,谁知他的眼睛刚抬起来,就怔在那里,面上又变了颜色。
  露珠在青石板铺成的长街上闪着光,远处有个贞节牌坊的黑影,道旁有个饮马的水槽……
  这岂非赫然正是他方才走过的那条路?
  这辆马车原来竟一直在这城市兜着圈子,那青衣人难道吃饱了饭没事做,竟深更半夜地坐着马车兜风!
  俞佩玉已发现事情有些不妙了,他立刻用尽了气力追上去,只见那辆马车竟然还在前面慢吞吞地走着。
  那匹淡灰色带着黑花的马,那辆很轻便的乌篷车,还有那头上扎着条白汗巾的马车夫……
  俞佩玉瞧得清清楚楚,这还是方才那辆马车。
  但这辆马车为何要在街上兜圈子呢?而且居然还敢兜回这条街来,那青衣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俞佩玉实在想不通。
  他只觉有些哭笑不得——他累得几乎要命,追了半夜,竟又回到原地了,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就在这里等着。
  这时五更虽已敲过,天却还未亮,街上更不会有什么行人,只有街头的一家小铺,已亮起了灯火。
  原来这是间小小的豆腐店,本来很清凉的晚风中,这时已有了新鲜豆腐和熬豆、1十的香气。
  这种香气对此时此刻的俞佩玉说来,只怕已可算是世上最大的诱惑,他几乎忍不住要冲进那小铺去先饱食一顿再说。
  但他还是只有忍耐着,他不能放下这辆马车。
  谁知马车竞也在豆腐店前面停了下来,俞佩玉立刻蹿在路旁的阴影里,躲在一家绸缎铺的大招牌底下。
  只见那赶车的懒洋洋地下了马车,要了一大碗热豆汁,就蹲在门口,用双手捧着喝了起来,喝得“忽噜忽噜”地响,还不时停下来叹口气,仿佛对这碗豆汁的滋味觉得非常满意。
  但那青衣人和那女子却都没有下来,车篷里也没有丝毫动静,他们的行踪那般隐秘,行色又那么惊惶,此刻怎会坐在车篷里等这赶车的慢慢喝豆汁呢?
  俞佩玉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对了,再往车底一看,却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朱泪儿是否还在那里。
  俞佩玉不禁更着急。
  这时那赶车的终于已将一碗豆汁喝光了,长长伸了个懒腰,抛了几个铜钱在碗里,看来立刻又要动身。
  俞佩玉就算再沉得住气,此刻也终于忍不住了,忽然自暗影中走出来,挥着手呼唤道:“赶车的,这辆车搭不搭客?”
  那赶车的用那条已发了黄的汗巾擦着脸,笑嘻嘻道:“空车若不搭客,赶车的难道喝西北风么?”
  空车!
  俞佩玉掌心里已淌出了汗,大步走过去,猛然掀起车篷上排着的布帘子,往里面一看——
  车篷里果然是空的,连一个人都没有。
  再看车底下,朱泪儿也已不见。
  俞佩玉这一惊才真是非同小可,什么都不再顾忌,忽然蹿过去,一把揪住那车夫的衣襟,厉声道:“方才坐在你车上的客人到哪里去了?”

×      ×      ×

  车马奔行得那么急,朱泪儿躲在车底下,只觉全身的骨头都快被颠散了,马蹄和车轮带起的尘土,就似乎和她有什么过不去,专门往她鼻孔里钻,她只觉自己的鼻子已仿佛变成了烟囱。
  这种罪实在不是人受的,但她却只有咬牙忍着。
  她不但要屏住呼吸,闭紧嘴巴,还得用尽力抓住车底下的轴,否则她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幸好这时车篷中忽然传下了一阵阵说话的声音,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也分散了她的痛苦。
  只听方才那女子的声音道:“这些天来,我真想死你了,你呢,你想不想我。”
  那青衣人的声音只是在咳嗽,不停地咳嗽。
  那女子道:“你难道不想我?你为什么不说话?”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噗哧”一笑,道:“你不必顾忌,你有什么话只管说吧,你就当我已经睡着了好了,我非但不听,也绝不偷看。”
  那青衣人这才叹了口气,道:“我若不想你,我……我……我怎么会做出这件事来?”
  那女子道:“你后悔了么?”
  青衣人柔声道:“我绝不后悔,为了你,我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后悔。”
  那女子“嘤咛”一声,然后就很久都没有声音了,朱泪儿虽然不太懂,但也知道此时正是“无声胜有声”。
  她奇怪的只是:这青衣人难道就是为了他的情人才将唐家出卖的么?这女子又是什么人呢?和唐家又有什么关系?
  过了很久很久,才听得那女子叹了口气,又带着笑骂道:“死丫头,你说过不偷看的,怎么又偷看了。”
  另一女子咯咯笑道:“谁叫你一双脚乱动乱踢的,我还以为你忽然抽筋了哩。”
  那女子啐道:“这小鬼只怕是春心动了,否则怎么会这样乱说疯话。”
  另一女子笑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春心动了,竟连一时半刻都等不及,在车上就要……就要……”
  那青衣人赶紧又咳嗽起来,道:“你们已安排好去处了么?”
  另一女子道:“你只管放心,大姐一接到你的消息后,立刻就将所有的事都办妥了,为了怕白天赶路不方便,她还先叫人在这城外安排了个住处,现在我们就要到那地方歇下来,等到明天晚上天黑了再动身。”
  她又“噗哧”一笑,接着道:“其实大姐也不是怕白天赶路不便,她只不过是想和你先……”
  那大姐轻叱道:“小鬼,你再说看我不撕你的嘴。”
  这姐妹两人像是已经变得很开心了,但那青衣人心里显然还是忧虑重重,沉着声音道:“你是派谁来安排住处的。”
  大姐道:“自然是派很可靠的人。”
  青衣人叹道:“这世上可靠的人实在不多,你……”
  大姐道:“我只要他安排个住处,又没有说是干什么用的,他也不知道你……你若还不放心,我们到了那地方后,我将他杀了好了。”
  听到这里,朱泪儿又吃了一惊。
  她实未想到笑得如此可爱的两姐妹,手段竟如此毒辣,竟好像将杀人看得和吃家常便饭似的。
  过了半晌,那青衣人又道:“他为你们安排好的地方,你们知不知道在哪里?”
  大姐道:“我们一出城就可和他连络上了。”
  青衣人沉吟了半晌,道:“既是如此,你就叫车夫在城里兜圈子……”
  大姐讶然道:“兜圈子?为什么?”
  青衣人道:“到了前面,我们就跳下去,自己走出城,让这辆马车在城里兜圈子,这样就算有人在后面缀着这辆马车,也没关系了。”
  那女子失笑道:“想不到你也会变得如此小心了,你以前并不是这样的人呀。”
  大姐道:“莫非……莫非事情出了什么变化么?”
  青衣人道:“没有,我的条件,他们全都答应了。”
  大姐道:“如此说来,事情既然已成,你还害怕什么?”
  青衣人叹了口气,道:“就因为事已办成我才要分外小心。”
  大姐道:“为什么?”
  青衣人道:“只因我总觉得他们要将我杀了灭口。”
  那少女抢着道:“今天和你见面的是什么人?”
  青衣人道:“就是俞放鹤的死党王雨楼,和那……假唐无双。”
  那少女冷笑道:“若是这两人,他们不跟来倒也罢了,若是跟来,就再也休想整个人回去了。”
  青衣人道:“这两人虽不足为虑,但还有一人却可怕得很。”
  那少女道:“谁?”
  青衣人道:“他自称杨子江,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少女道:“这人的武功很高么?”
  青衣人又叹了口气,道:“我这一生中,实在还未见过武功比他更强的高手,在他面前,我苦练十多年的武功简直变得有如儿戏一般。”
  姐妹两人显然都有些吃惊,都沉默了下来。
  青衣人又道:“无论如何,我们总是小心些好,尤其我……”
  他长叹着接道:“我的顾虑比你们更多,我……”
  那少女一笑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莫要诉苦了,再诉苦大姐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听你的话就是。”
  过了片刻,又听得她的声音道:“老汪,我们在前面就要下车,但你用不着停车,还是尽快地赶着车在城里兜圈子,最少一个时辰才准停下来。”
  赶车的道:“是。”
  那少女道:“你若将我们的行踪泄漏出一个字,或是想偷懒,不到一个时辰就停下车了,那么你就会受到什么罪,你自己总也知道。”
  赶车的道:“小……小人不敢。”
  那少女笑了笑,又道:“我也知道你一定不敢的,何况,我们现在要到什么地方去,你根本就不知道。”

×      ×      ×

  一听到他们竟要半路跳车,朱泪儿就开始着急起来。
  她若一直跟踪着这三人,那么就必定要和俞佩玉失去连络,她若留下来通知俞佩玉,那么这三人必定早已去远了。
  她只知道他们的住处是在城外,但是城外的屋子也不知有几千几百栋,她又怎知道他们藏在哪一栋呢?
  朱泪儿正急得要命的时候,忽然想起身上还有匣胭脂,这也是“望花楼”姑娘们送给她的“婚礼”之一。
  这匣胭脂不但颜色很好看,而且匣子也装潢得很精致,据说还是京城“天香斋”所制的精品。
  朱泪儿一见到这匣胭脂就觉得很喜欢,随手就藏在怀里了,那时她当然想不到这匣胭脂会有什么用的。
  但现在她却想到了,她腾出一只手,自怀中摸出那匣胭脂来,将外面的匣子捏碎,用胭脂在车底写了几个字。
  “我已跟踪出城……”
  虽然只写了六个字,但她的手已酸了,正想喘口气,谁知这时车中已有了响动,只听那青衣人道:“这里四下无人,咱们走吧。”
  接着,她就瞧见三个人跳下车,脚尖一点地,立刻斜斜掠了出去,那两姐妹的身法,竞似比那青衣人更快。
  朱泪儿也立刻松了手,“砰”的掉在地上,跌得她脑袋都发了晕,但她却也顾不得了,一翻身就跳了起来,追着那三人掠了出去,她觉得自己的轻功比这三个人都要高一筹,所以丝毫也不担心他们会发现自己。
  那赶车的早已吆喝着赶马而去,更未发觉车底下忽然掉下一个人来,朱泪儿不禁有些沾沾自喜了。
  她觉得自己这一次跟踪实在可说是“胆大心细,干净利落”,就是二三十年的老江湖,也未必能做得有她这么样漂亮。
  她却不知“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像她这么大胆子的人,就不能在江湖中混上二三十年了。
  因为这种人绝对活不了那么长的。
  只见前面三个人走的地方越来越荒僻,他们的行动就也越来越大意,竟没有人回过头来瞧一眼。
  朱泪儿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心里也更得意:“你们以为已将跟踪的人全都甩脱了么?却不知还有我哩。”
  她这时已可瞧见那姐妹两人都穿着很合身的衣服,身材都很动人,就算在施展轻功奔行的时候,看来也还是腰肢款摆,风姿绰约,若在花前月下,和情人携手漫步时,更不知要多迷人了。
  只可惜朱泪儿还是瞧不见她们的脸。
  走了一段路后,那两姐妹竟又轻言笑语起来。
  朱泪儿到底还是不敢走得和她们距离太近,所以她们在说些什么,朱泪儿连一句都听不清。
  这时东方已渐渐有了曙色,熹微的晨光中,只见前面一片水田,稻穗在微风中波浪起伏。
  水田畔有三五间茅舍,墙角后蜷曲着的看家狗,似乎已嗅到了陌生人的气味,忽然跃起,汪汪地对着人叫。
  茅屋后还有个鱼池,池畔的小园里,种着几畦碧油油的菜,竹篱旁的小黄花,却似正在向人含笑招呼;
  这正是一幅标准的“农家乐”,但朱泪儿却总觉得缺少些什么,她本是在农村小镇里长大的,对农家的风光本不陌生,这里有稻田、有菜圃、有谷仓,有鱼池,甚至还有看家的狗。
  那么,这里缺少的是什么呢?
  前面三个人脚步忽然停顿下来,四面瞧了瞧,然后就笔直向那农家走了过去,身材较丰满的一个女子还笑着道:“一定就是这里了,绝不会错。”
  这句话她说的声音特别大,连朱泪儿都听到了。
  青衣人也说了句话,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绝不会错?”
  那女子笑道:“因为这里没有鸡叫,你可见过乡村里有不养鸡的人家么?”
  另——少女也笑道:“农家养不养鸡,他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怎会知道。”
  青衣人果然还像是不大懂,又问了一句话,他说话的声音低沉得多,朱泪儿还是听不到。
  她只听到那女子又笑着道:“种田的人家,绝没有不养鸡的,但公鸡却是我们最忌讳的东西,这家人没有鸡,一定是因为我派来的人已将鸡全都宰了。”
  听到这里,朱泪儿自然也想起这里缺少的东西就是鸡了,因为她也知道农村人家绝没有不养鸡的。
  但这两个女子为什么见不得公鸡呢?
  这道理别人就算想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能想得通,但朱泪儿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明白了。
  她忍不住笑了笑,喃喃道:“原来她们两人也是我的同行,这倒有趣得很。”
  她知道公鸡正是百毒的克星,所以江湖中以使毒为主的教派,都将公鸡视为凶恶不祥之物。
  朱泪儿年纪轻轻,对江湖中的勾当知道得更少,但却不折不扣的是个使毒的大行家,这道理她怎会不懂。
  这时茅屋中的人已被犬吠声惊动,一个青衣汉子打着呵欠出来查看,一见到来的是这两个女子,他立刻垂下手,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连打了一半的呵欠都吓得缩了回去,只是躬着身,赔着笑道:“堂主现在才到么?小人有失远迎,该死该死。”
  那两个少女只挥了挥手,就走进了茅屋,那条狗还在叫,青衣汉子踢了它两脚,踢得它夹着尾巴直跑,然后茅屋的门就关了起来,接着,已渐渐发白的窗纸上就亮起了灯火。
  朱泪儿轻轻掠过去,躲在那座谷仓后,那条狗虽然又瞧见陌生人来了,但却不敢再叫,只是伸着舌头喘气。
  窗纸像是新糊的,又白又干净,朱泪儿很想到窗户那边去瞧瞧,但转念一想,现在既已追出了他们三个人的落脚处,就该立刻回去找俞佩玉才是,因为她也想到俞佩玉现在一定很着急。
  她正在犹疑着,不知该进,还是该退,谁知就在这时,旁边忽然有人轻轻的一笑,宛如银铃般地一笑。
  朱泪儿也难免吃了一惊,转过头,就瞧见两个人一左一右,自谷仓前面转了过来,赫然正是那两个神秘的女子。
  她终于见到她们的脸了。
  她们非但都很美,而且,都有种说不出的媚态,这种媚态仿佛是自骨子里发出来的,别人学也学不像。
  她们身上穿的虽然是很普通的粗布衣裳,但望花楼里那些满头珠翠的姑娘若和她们一比,做她们的丫头都不配。
  身材较丰满的一人眼睛似乎比较大些,但她的妹妹看来却更有吸引力,笑得也更动人。
  妹妹笑嘻嘻地望着朱泪儿,柔声道:“小姑娘,早上的风大,你不怕着了凉么?”
  朱泪儿眨了眨眼睛,也笑嘻嘻地望着她,道:“我就因为屋子里太闷,所以才出来逛逛的。”
  那少女道:“你就住在附近?”
  朱泪儿道:“嗯。”
  那少女道:“这么样说,我们倒是邻居了。”
  朱泪儿道:“是呀,谁说我们不是呢?”
  那少女嫣然一笑,道:“既然是邻居,你就到我们屋里去坐坐吧,我们有刚炖好的牛肉汤,把锅粑泡在汤里吃,又解馋,又暖和。”
  朱泪儿也笑着道:“好,其实我早就想进去拜望你们了,何况还有牛肉汤吃呢?”
  那姐姐一直笑吟吟地站在那里,此刻以手拊掌道:“我们刚搬到这里来,正愁没有朋友,谁知这种乡下地方竟有姑娘你这样又聪明,又大方的人物。”
  她们一左一右,陪着朱泪儿往屋里走,还不住笑着说朱泪儿“漂亮可爱”,就像是真的很开心。其实她们自然早就发现朱泪儿跟在她们后面了,她们故意作出很疏忽的样子,就是想诱朱泪儿来。
  她们见到朱泪儿只不过是个小姑娘,自然没有将她放在心上,却不知道朱泪儿更没有将她们放在心上。
  朱泪儿又不是呆子,自然也已看出了她们的用意,但想到这姐妹两人最大的本事就是下毒,朱泪儿肚子里就觉得很好笑。
  “你们以为我很好欺负的么?要骗我到屋子里下手么?告诉你,你们今天遇见了我,就算你们倒楣了。”
  她觉得这姐妹两人实在是班门弄斧。
  可是她却未想到这茅舍里竟会布置得如此漂亮,而且一尘不染,每样东西都像是已洗过几十次。
  那青衣人并不在这屋子里,方才出去迎接她们的那汉子也不在,朱泪儿心里暗暗忖道:“莫非她们已将那人杀了灭口?”
  那妹妹直拉着她问长问短:“你贵姓呀?住在哪里呀?多大年纪了呀?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呀?”
  朱泪儿就随口胡诌,说得她自己也暗暗好笑,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说谎原来也很有天才。
  她却不知女人说谎的天才本是天生的,男人却非久经训练不可。
  过了半晌,姐姐就从后面厨房里拿出了三双筷子、三只汤匙,大盘油炸锅粑,还有三大碗牛肉汤。
  牛肉汤果然是刚炖好的,还冒着热气,显然,那踢狗的汉子早已为她们准备好了,等她们来吃早点的。
  那姐姐笑着道:“小妹妹,牛肉汤冷了就有膻气,快趁热来吃。”
  朱泪儿眨着眼睛,忽然道:“我不敢吃。”
  那姐姐像是怔了怔,道:“你为什么不敢吃呢?”
  朱泪儿笑道:“我们乡下人,除了逢年过节外,难得吃到一次肉,这么大一碗牛肉汤,我怕吃了会泻肚子。”
  那姐姐展颜一笑,道:“你放心,这牛肉汤虽然浓,但油却不重,吃不坏肚子的。”
  朱泪儿笑嘻嘻道:“真的吃不死人么?”
  姐姐的脸色像是有些变了,望了妹妹一眼。
  妹妹就娇笑着道:“这位小妹妹真会说笑话,牛肉汤怎么吃得死人呢?”
  朱泪儿眼珠子一转,笑道:“好,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她果然坐下来就吃,而且吃得津津有味。
  那姐妹两人也在旁边陪着她吃,两人还在悄悄使着眼色。
  妹妹用眼色在问姐姐:“她这碗汤里你有没有放‘特别的佐料’?”
  姐姐就笑了笑:“我忘不了的。”
  突听朱泪儿笑道:“这碗汤真好吃,只可惜我有点吃不惯你们这种特别的佐料?”
  姐妹两人又都怔了怔,妹妹娇笑道:“汤里哪有什么特别的佐料呀。”
  朱泪儿道:“没有特别的佐料,我吃了舌头怎么会发麻呢?”
  姐姐笑道:“这也许是盐放得太多了。”
  朱泪儿叹了口气,喃喃道:“盐放得太多,有时也会咸死人的。”
  她嘴里说着话,人已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那姐妹两人还好像很吃惊,失声道:“小妹妹,你怎么样了呀?”
  但过了半晌,朱泪儿还是躺在桌子底下,动也不动,嘴角竟流出白沫子来了,姐妹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妹妹拍着心口笑道:“方才真吓了我一跳,听她那样说话,我还以为她是个行家哩。”
  姐姐笑道:“她若真是行家,就不会喝下我这碗牛肉汤了。”
  妹妹道:“你下的药分量很重?”
  姐姐道:“不重但也不轻,就算胡姥姥那样的大行家,喝下我这碗汤后,也休想再爬得起来。”
  只听“嗖”的一声,那青衣人已从后面蹿了出来,俯身瞧了朱泪儿一眼,皱起了眉,道:“你怎么能毒死她?”
  姐姐板起了脸,道:“为什么不能,难道你认得她不成?”
  那青衣人还未说话,妹妹已笑道:“你说话可得小心些,姐姐已吃醋了。”
  青衣人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就因为不认得她,所以才要留下她的活口。”
  姐姐还是板着脸道:“为什么?你难道还想跟她交个朋友吗?”
  青衣人着急道:“我不问清楚,怎知是谁派她来的?还有没有人跟她一起来?”
  他长叹着道:“到了这种时候你还吃醋?还不信任我?”
  姐姐展颜一笑,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柔声道:“我怎会不信任你,我……我只不过跟你说着玩的。”
  妹妹却撇着嘴道:“你生什么气呀,姐姐若不喜欢你,怎会为你吃醋?若有人肯为我吃醋,我高兴还来不及哩。”
  青衣人已笑了,道:“我也不是真的生气,只不过……”
  姐姐抢着道:“只不过你尽管放心,我下的毒并不重,她暂时还死不了,你若要问她的话,我还可以把她救活。”
  谁知她的话还未说完,朱泪儿忽然笑道:“不必费心了,只要你们想我活回来,我自己就会活回来的。”
  她开口说话时,已闪电般出手,那青衣人正想回来探她的脉息,于是,他的手腕就被朱泪儿一把扣住。
  他再也想不到这小姑娘竟会死而复活,更想不到她手上竟有这么好的功夫,他只觉全身发麻,连动都不能动了。’
  那姐妹两人自然更都被惊得怔住,妹妹瞪着姐姐,像是在问:“这是怎么回事?你难道真把盐当成了毒药?”
  姐姐自己更莫名其妙,更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汤里的毒药是她亲手放下去的,她自己自然绝不会弄错,那分量就算一匹马也吃不消的。
  可是,这小姑娘吃下去之后,为什么连一点事都没有呢?
  朱泪儿瞧着她们,只是吃吃地笑。
  妹妹眼珠子一转,忽也笑道:“小妹妹,你以为我们真要下毒害你么?我们方才只不过故意吓吓你的,你想,汤里若真下了毒,你怎么吃得消。”
  朱泪儿立刻点头道:“是呀,汤里要真下了毒,我岂非早已死了。”
  妹妹娇笑道:“是呀,我们只不过在汤里搁了一些香料,而且,还是别人特地从交趾那边带回来的哩。”
  朱泪儿道:“哦?”
  妹妹忽然跑进厨房,拿了个小瓶子出来,笑着道:“你看,就是这种香料,一点毒也没有。”
  朱泪儿道:“真的没有毒吗?我倒想尝尝看。”
  妹妹似乎觉得有些喜出望外,因为她正不知道该如何骗这小丫头尝一点,谁知这小丫头竟自己说出来了。
  她立刻笑道:“你只管尝吧,若是有毒,你找我算账就是。”
  朱泪儿笑道:“若是有毒,我岂非就被毒死了,怎么能找你算账呢?”
  妹妹又吃了一惊,赔笑道:“这……”
  她正不知该怎么说,谁知朱泪儿又已笑道:“你将瓶子抛过来吧,这么香的东西,我好歹都要尝一点。”
  她果然接着那瓶子,用嘴咬开瓶盖,因为她的右手还是在扣住那青衣人的脉门,不肯放松。
  那姐妹两人实在被这疯疯癫癫的小姑娘弄糊涂了,也不知她是个聪明人呢?还是个呆子?
  但等到朱泪儿真的将瓶子里的粉末往舌头上倒时,姐妹两人面上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喜色。
  因为她们知道这瓶子里的药非但有毒,而且还毒得厉害,现在她们亲眼瞧见这小姑娘将毒药往嘴里倒,那是再也不会弄错的了,姐妹两人不禁在心中暗暗好笑:“原来这小丫头毕竟是个呆子。”
  只见朱泪儿嘴里喷啧有声,还笑着道:“果然香得很,能尝到这么香的东西,就算被毒死,也不冤枉了。”
  她一面说着话,竟将整瓶毒药都倒在嘴里。
  那姐妹两人虽然欢喜,又觉得很可惜。
  这瓶毒药比金子还珍贵得多,就算要毒死十来条大汉也足足有余,这小丫头却一个人将它全吞了下去。
  她们只觉这简直是王八吃大麦糟蹋粮食。
  妹妹叹了口气,忽然道:“一、二、三……”
  她知道只要数到“三”字,这小丫头就得倒下去,因为吞下这么样一瓶毒药后,就算铁打的人也要烂成一堆泥的。
  谁知她数到“三”之后,朱泪儿不但一点事也没有,反而替她数了下去:“四、五、六、七、/\、九……”
  姐妹两人这才真的被吓呆了。
  朱泪儿望着她们笑道:“这香料味道的确不错,只可惜太少了些,要吃嘛,至少也要吃个十瓶二十瓶的才过瘾。”
  她将空瓶子抛在地上,吃吃地笑道:“你们要请客,就不该这么小气呀,再拿几瓶出来吧。”
  那姐妹两人哪里还说得出一个字来。
  她们也并不是没有经过风、遇过浪的人物,武林中的高手她们也见过不少,她们从来也没有将任何人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这小姑娘,却实在令她们无话可说。
  那青衣人一直在等着机会,现在也知道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他这才长长叹了口气,道:“在下等有眼无珠,竟不知道姑娘是位高人……”
  朱泪儿笑道:“我也并不是什么高人,只不过肠胃比别人好些而已。”
  那姐姐跺了跺脚,嗄声道:“好,我们认栽了,但你……你究竟要拿他怎么样?”
  朱泪儿道:“我也并不想……”
  她语声忽然顿住,只因她发现屋子里忽然多了一个人,谁也没有看出这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人就像是忽然从天上掉了下来,地下长了出来。
  屋里虽然还燃着灯,但外面的天光已很亮,日色斜斜地照进窗户,就照在这个人的身上。
  只见他不知何时已坐到对面的椅子上,正在不停地打呵欠,就好像已在这张椅子上睡了一觉,现在刚醒过来似的。
  但这人却并不是个老头子,他非但很年轻,而且还长得很好看,只不过眼睛老是睁不开,总像是没有睡足觉的模样。
  那姐妹两人发现屋子忽然无声无息地多了一个人,自然也难免吃惊,但却没有那青衣人和朱泪儿吃惊得厉害。
  因为朱泪儿是认得这个人的,那青衣人更认得,瞧见这人来了,他固然吃惊,也有些欢喜。
  他只望这人会出手救他。
  谁知这人打了七八个呵欠后,只是望着他嘻嘻地笑,全身就好像连一根骨头都没有,整个人都赖在那张椅子上。
  青衣人忍不住赔笑道:“杨兄,这位姑娘你可认得?”
  那人笑嘻嘻道:“看她拉着你的手舍不得放,自然是你的好朋友,你的好朋友我若认得,你岂非又要吃醋,又要跟我翻脸么!”
  朱泪儿眼珠子一转,立刻笑道:“是呀,我们才是好朋友,你为什么要问人家呢?”
  她嘴里说着话,手上却已用了力,那青衣人疼得汗都流了出来,哪早还敢再说个“不”字。
  那少年叹了口气,喃喃道:“难怪你不肯在那望花楼喝酒,原来你还知道有这么样一个好地方,有这么多标致的姑娘。”
  他忽然一拍桌子,道:“但你竟瞒着我们一个人偷偷地来,这未免太不够朋友了吧。”
  那姐妹两人面上都现出怒容,青衣人赶紧道:“小弟虽是一个人来的,但却再三向这几位姑娘说,当今天下第一位少年英雄,就是杨子江杨大侠。”
  那少年忽然仰首大笑起来,道:“我杨子江原来是个少年英雄么?这倒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朱泪儿目光闪动,忽又笑道:“这位杨大侠刚来,肚子一定也有些饿了,你们还有牛肉汤,为什么不替杨大侠装一碗来?”
  那姐妹两人犹疑了半晌,姐姐瞧了瞧朱泪儿的手,又瞧了瞧那青衣人头上的汗水,只有赔笑道:“是,我这就去装。”
  杨子江大笑道:“不必了,我既不是销魂宫主的女儿,也不是凤三的徒弟,姑娘这特制的牛肉汤,我是万万吃不消的。”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又吃了一惊。
  朱泪儿再也想不到这神秘的少年人竟会知道她的来历,那姐妹两人自然更想不到她是销魂宫主的女儿。
  她们都不禁用眼睛去瞟她,朱泪儿的眼睛却瞪着杨子江,道:“你怎会认得我的。”
  杨子江笑嘻嘻道:“姑娘你现在已不是无名无姓的人了,我听了姑娘在李渡镇上做的事后,早已想见姑娘一面,因为姑娘跟我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坏蛋。”
  朱泪儿怒道:“谁跟你一样?鬼才跟你一样。”
  杨子江笑道:“据在下所知,李渡镇上的冤鬼,到现在至少已有百把个了,那些人难道不是死在姑娘手上的么?”
  他哈哈大笑,接着道:“姑娘年纪还小,已有如此成就,前途正是未可限量,而在下之心黑手辣,也绝不在姑娘之下,所以姑娘和我正是天生的一对。”
  朱泪儿肚子都快气破了,只觉这人脸皮之厚,实在是天下少有,她见过的坏人虽不少,但却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坏蛋的,现在这少年非但承认自己是个大坏蛋,而且还好像觉得很得意。
  那妹妹忽然银铃般娇笑起来,道:“你说她是坏蛋,我也不是好人呀。”
  杨子江拊掌道:“不错,这屋子里实在连一个好人也没有。”
  妹妹眼波流动媚笑道:“那么,我和你岂非也正是一对。”
  杨子江从头到脚,上上下下瞧了她一遍,眼睛都眯了起来,就好像她身上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
  她只恨不得将这双眼珠子挖出来,但脸上却笑得更甜,咬着嘴唇道:“你看够了吗?怎么样子”
  杨子江眯着眼笑道:“很好很好,你就做我的老二吧,我这人一向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妹妹吃吃地笑着,走到他面前,将手里的丝巾在他脸上一扬,娇笑道:“好个贪心的小色鬼,就只我一个人,你已经吃不消了,你还想要几个。”
  她笑得虽甜,但一双眼睛却冷冰冰的,瞪着杨子江,等着他倒下去,只因已不知有多少色鬼在她这块丝巾下倒了下去。
  谁知杨子江却大笑道:“你用这块小手巾,就想将我的心勾去么?这没有用的,我的心早已抛在扬子江里喂王八了。”
  姐妹两人鼻尖上都沁出了汗,姐姐暗中咬了咬牙,身子忽然滴溜溜一转,七道金光已闪电般飞了出来。
  谁知杨子江的手只轻轻一扬,七道金光竟又飞了回去,去势竟比来势更快,只听“夺”的一声,七柄金刀已同时钉入墙里,其中还有柄金刀的刀尖上,竟带着那姐姐的一绺头发。
  现在,连朱泪儿的脸色都变了,她实在不知道这人的武功是怎么练的,那姐妹两人更已面无人色。
  杨子江却将一双腿高高跷到桌子上,笑嘻嘻道:“我这手功夫,你们没见过吧?你们若还想瞧瞧我别的功夫,不妨就将你们身上的破铜烂铁全使出来。”
  妹妹叹了口气,道:“不必了,我们已服了你。”
  青衣人厉声道:“你此来若是想杀我灭口,就快动手吧,莫要难为了她仃,。”
  杨子江叹着气道:“好个多情种子,难怪这位姑娘要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只不过,你怎知我是要来杀你的?说不定我是来救你的呢?”
  朱泪儿冷笑道:“想不到堂堂的杨子江如今也学会骗人了。”
  杨子江懒洋洋地笑道:“我为何要骗他,我要杀他,固然容易得很,要救他也不过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妹妹柔声道:“那么,你究竟是想救他呢?还是想杀他?”
  杨子江微笑道:“你要我说真话么?”
  妹妹道:“嗯。”
  杨子江道:“好,我告诉你,我要先从这位小姑娘手上将他救下来,然后……”
  姐姐忍不住失声道:“然后怎样?”
  杨子江淡淡道:“然后再杀了他,然后再找你们三个小姑娘开开心,等到我玩腻了,就将你们三个人用绳子绑起来,全都卖到望花楼去。”
  这种话他竟能面带着微笑,轻描淡写地就说了出来,就好像这种事本就很稀松平常,值不得大惊小怪。
  朱泪儿、青衣人,和那两姐妹又惊又怒,简直气得血都快吐了出来,一时间反而说不出话了。
  他们只觉这少年心之黑,手之辣,脸皮之厚,世上只怕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他一半。
  杨子江微笑着道:“你们看我斯斯文文,秀秀气气,以为我做不出这种事来么?那你们就错了,我这人非但说话最老实,而且言出必行,绝无更改。”
  他缓缓站了起来,笑眯眯地望着朱泪儿道:“现在我就要从你手上将他救下来了,你留神吧。”
  朱泪儿忽然放松了手,沉声道:“你快逃,我来对付他。”
  她这句话说完,杨子江还笑嘻嘻地站在那里,动都没有动,那青衣人怔了怔,纵身飞跃而起,就想夺窗而出。
  接着,朱泪儿就向杨子江扑了过去。
  谁知她的身子刚动,杨子江的人已不见了,只听“砰”的一声,那青衣人已自半空中落下,跌在地上。
  再看杨子江已到了桌子对面,还是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两条腿还是跷得高高的,笑嘻嘻道:“你们看,我不是吹牛吧,我根本没有动手,只说了一句话,就将他救下来了。”
  姐姐颤声道:“现在你……你……”
  杨子江淡淡道:“现在我就要杀他了,你们放心,那并不太疼的。”
  他又懒洋洋地站起来,向那青衣人走了过去。
  青衣人躺在地上,竟已动弹不得。
  那姐妹两人跺了跺脚,忽然一把撕开身上的衣服,露出了鲜红的肚兜,晶莹如玉的肌肤。
  她们的身材真是说不出的迷人,但她们的脸色却变得说不出的可怕,眼睛瞪着杨子江,嗄声道:“你只要再往前走一步,我们就跟你拼了。”
  杨子江叹了口气,道:“你们难道想要和我同归于尽么?”
  姐妹两人齐声道:“不错。”
  她们手上已多了柄一尺多长的金刀,但是她们却并没有用这金刀去迎敌,反而用金刀指着自己的胸膛。
  杨子江皱了皱眉,道:“这难道就是你们的‘化血分身,尸解大法’?”
  姐姐厉声道:“你既然识货,就该知道厉害。”
  杨子江微微一笑,道:“这也没有用的,我若不想要你们死,你们想死也死不了。”
  他身子忽然向前飘了出去,那姐妹两人咬了咬牙,就想以掌中金刀划开自己的胸膛。
  朱泪儿似已看得呆住了,眼见这两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儿,就将化为满天血肉,这满天血肉只要有一滴溅在杨子江身上,杨子江也休想活了。
  谁知就在这时,只听“啪,啪”两声,两柄金刀已跌落在地上,那姐妹两人却已到了杨子江怀里。
  他一手搂着一个,眼睛却瞧着朱泪儿,笑嘻嘻道:“抱歉得很,我只生了两只手,只好让你等一等了。”
  朱泪儿目光闪动,忽然笑道:“你两只手既然都没有空,我就替你杀了他吧。”
  她知道这青衣人对俞佩玉很重要,他若死了,俞佩玉也许就永远再也无法证明那唐无双是真是假。
  此刻她嘴里说着话,人已急掠而起,出手双掌,跟着踢出两脚,向杨子江的背后招呼了过去。
  她以为杨子江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但此刻两只手都抱着人,又怎么样再躲开她这全力之一击。
  谁知杨子江身子忽然一转,竟将那姐妹两人,向朱泪儿送了过来,朱泪儿眼见自己这四招全都要打在她们赤裸的胴体上,刚想收招变式,谁知就在这时,她只觉有人在她脖子后面吹了口气。
  只听杨子江在她耳朵边笑嘻嘻道:“你就算跟凤三再练十年,也没有用的,还不如乖乖地陪我玩几天吧,我一高兴,说不定就教你几手真功夫,你就一辈子受用不尽了。”
  朱泪儿只觉耳朵边痒痒的,立刻全身都开始痒了起来,恨不得一脚将这人踢死,只可惜她的身子也已不能动了。

×      ×      ×

  杨子江将三张椅子放好,将朱泪儿放在中间一张椅子上,却将那姐妹两人一边一个,放在两旁。
  这时太阳已破云而出,日光从窗户里照进来,照在她们赤裸裸的胴体上,甚至连她们身上的毛孔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朱泪儿虽然是个女子,但见到她们这般模样,心也不禁跳了起来,想动,动不了,想骂,也骂不出口。
  杨子江竟将她们的哑穴也点了,不让她们说话。
  那姐妹两人脸涨得通红,目中似已喷出火来,但瞧见躺在地上的青衣人,她们又不禁流泪。
  杨子江竟整了整衣衫,正色道:“今天是我这一生中的大日子,所以我要请三位姑娘来参观参观,参观我杀人的大典,我若杀得不好,还请三位姑娘多多指教。”
  他居然鞠了个躬,又道:“只因我从来没有杀过人,今天还是第一次开杀戒,我本不想拿这种人来破戒的,但找不到别人,也只好将就了。”
  那姐妹两人满眼痛泪,嘴唇都咬出血来。
  杨子江从地上拾起那柄金刀,用那姐妹脱下来的衣裳擦得干干净净,缓缓走到青衣人身旁,忽又回头道:“三位姑娘是否还有朋友要来,若有朋友要来,那真是再好也没有,如此隆重的盛典,只有三位来宾未免太少。”
  朱泪儿本来一心在盼望着俞佩玉赶来,但现在,她只望俞佩玉莫要来了,因为这少年的武功实在太可怕。
  杨子江叹了口气,喃喃道:“别人都说杀人是件很刺激的事,我现在怎地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他懒洋洋地走到那青衣人面前,懒洋洋地笑着道:“你若觉得疼,就眨眨眼睛,我就会让你死得快些,因为我不喜欢看到别人龇牙咧嘴的痛苦模样。”
  眼见他这一刀已将刺下,那姐妹两人的眼泪,已断线珍珠般流了下来,谁知就在这时突听窗外一人道:“我不喜欢看到别人龇牙咧嘴的痛苦模样。”
  杨子江面色忽然变了,一步冲到窗前,又嗖地退了回来,厉声道:“什么人?”
  窗外那人也厉声道:“什么人?”
  杨子江面上已无一丝血色,道:“你……你难道真的是……”
  他这句话未说完,已“砰”地撞开另一边窗子,一枝箭般窜了出去,大喝道:“应声虫,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们来缠我,我也不是好惹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的人已远在几十丈外。
  那姐妹两人全都呆住了,朱泪儿却是又惊又喜,她实在想不到应声虫会来救她们,对这位神秘的奇人,她更充满了仰慕与好奇之心,她睁大了眼睛瞪着那窗子,只希望他露一露脸。
  只听“砰”的一声,这道窗户也被撞开。
  居然真的有个人从窗外掠了进来。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章 妖法无边
    第三十九章 风波已动
    第三十八章 奇峰迭起
    第三十七章 阎王债册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
    第三十五章 灵鬼化身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
    第三十三章 互斗心机
    第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
    第三十一章 不测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