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情人箭 >> 正文  
第三回 山巅晨雾浓如烟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回 山巅晨雾浓如烟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黑衣女子目光一凛,冷冷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到了杭州?”
  方巨木陪笑道:“这只是小人们的猜想……”
  语声方了,黑衣女子突地反手一个耳光,击在他脸上,厉声道:“猜想,我的行动,要你们胡乱猜想么?”
  方巨木嘴角已自淌出鲜血,但仍然满面含笑,垂手而立,连嘴角的鲜血,都不敢伸手去擦一下。
  黑衣女子厉声又道:“你还笑!笑什么?”顺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得方巨木两边嘴角,俱流下了鲜血。
  展梦白心中大奇,他再也想不到这方巨木如此气度、如此武功,却为何要忍受如此屈辱?
  他也想不到这黑衣女子,脾气为何变得如此躁烈,只见方巨木果然掠去笑容,但神色却十分恭敬,垂首道:“小人不敢,小人只是奉主公之命,前来迎接夫人,夫人身体不好,若是劳顿过度……”
  黑衣女子冷笑一声,道:“若是劳顿过度又怎样,会死么?哼哼,我就是死了,也不要姓萧的操心。”
  展梦白越听越奇,方巨木如此人物,居然还有“主公”,此人又是何等人物?江湖中似乎没有姓萧的奇侠呀!
  这姓萧的“主公”既是这黑衣女子的丈夫,为何她又要如此说话?为什么她要当着自己一个外人之面如此发怒?
  只听方巨木沉声道:“夫人纵是与主公误会,回到谷中,主公自会向夫人解说,夫人又何苦当着一个外人……”
  黑衣女子“萧三夫人”眼波变为利剑,厉声道:“我的事你居然也敢管了。”只听“劈劈啪啪”一串声音,她手掌连扬,竟又在方巨木面上打了七个耳光,方巨木非但不敢回手,连闪避都不敢闪避一下。
  展梦白心中大是不忍,忍不住轻轻劝道:“萧夫人……”
  “萧三夫人”目光电也似的望向他,厉声道:“谁叫你唤我萧夫人?”
  展梦白呆了一呆,暗忖道:“我不唤你萧夫人唤你什么?”口中却沉声道:“夫人的家事,在下实不便过耳……”
  “萧三夫人”瞪目道:“谁的家事?什么家事?”突地挥手一掌,拍在展梦白的面颊上。
  展梦白身躯一震,双拳紧握,只见他双目中燃烧起烈火一般的愤怒,凝注着这美丽但却苍老,温柔而又暴躁的妇人,良久,怜悯之情便像一片水雾,将他日中的愤怒之火缓缓熄灭。
  他牙关一咬,霍然转身,一言不发地掉首而去,这妇人头上的白发,面上的皱纹,目中的情感,在他心中留下的怜悯,远比那一掌在他面上留下的愤怒深遽。他忍下了愤怒,留下了怜悯……

×      ×      ×

  “萧三夫人”似在暗中叹息了一声,轻喝道:“回来!”
  展梦白只作未闻,脚步更大,突觉眼前人影一花,那方巨木竟已挡在他面前,沉声道:“夫人叫你回去,你没有听到么?”
  展梦白本是助他,此刻见他竟来阻拦自己,心中又是生气,又觉奇怪,也不愿与他多话,冷哼一声,挥手道:“闪开!”脚步动处,便自他身侧擦过。
  哪知方巨木双臂一张,突地厉喝道:“回去!”
  展梦白大怒,举手一掌,拍向他前胸,低喝道:“你闪不闪开?”他不愿伤及此人,掌上只用了三分真力。
  方巨木胸膛一缩,双臂回旋,左拳右掌,夹击而来,左打下颔,右切肩胛,一招两式,用得竟然十分辛辣。
  展梦白怒喝道:“不知好歹的东西!”甩肩撒掌,避开此掌。
  只听方巨木沉声道:“你走回去,我便不来难为你。”
  展梦白怒道:“不回去又怎地?”侧身进步,呼地攻出两拳,左拳在先右拳在后,方巨木待格开他左拳,哪知他右拳后发却已先至,正是神拳中一招佳作“盘弓怒箭”,拳风激荡,十分猛烈。
  方巨木大喝一声:“好拳法!”也不抹嘴角血迹,便已展开身手,与展梦白交起手来。
  他拳法走的亦是刚猛一路,只见他招式凝重,功力深厚,脚下不动半步,魁伟的身形,有如山亭庙峙,每击一拳,尽心全力全意,掌法虽是大开大阖,但掌式中全无半点破绽。
  展梦白与人交手经验甚少,功力亦不及此人深厚,但是他此刻满心愤怒,这愤怒的力量,更加重了他刚猛拳法的威力,一时之间,竟似已占在上风,再加以他那绝顶的聪慧交手时偶创的佳作,更使得方巨木招架吃力。
  “萧三夫人”袖手旁观,目中忽然流露出喜悦的光彩,这正如一个严师在看着她的弟子,书法虽拙劣,但笔锋气势之间,却蕴藏着极高的天赋,稍加琢磨,不难卓然而成大家。
  三十招一过,方巨木双掌齐下,掌到中途,忽然一变,换了个部位,击向展梦白胁下,这一招变势之快,部位之准,与他先前的掌法,竟是大不相同,展梦白一惊侧身,先机尽失,方巨木连攻三掌,忽又使出与方才同样的一招,展梦白明知他这一招攻来的部位,却硬是无法变招应付。
  他只得连退三步,心头暗暗吃惊,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精妙的招式。方巨木精神大长,冷冷道:“你还是走回去的好。”
  展梦白一言不发,定下心神,只见方巨木又自强攻三招,展梦白算定他必然又将以一招怪招击来,但骤然间仍是想不出应付之策。
  只听萧三夫人突地轻轻道:“踏左足,曲右足,双拳齐出,攻他双肩骨下三寸之处!”
  展梦白不由自主地“踏左足,曲右足”,双拳方待攻出,但眼见对方的双肩骨下,全被掌势封锁,自己一拳攻去,岂非自投罗网。
  他掌势不禁微一迟疑,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方巨木掌势一变,双肩骨下,果然空门大张,他暗叹一声,双拳再出,却已不及,对方已在他这微一迟疑之间,将他拳路封住,掌缘横扫,直击他胁下。
  他撤招不及,后退亦不及,双臂一振,直击过去,又是一招与敌同归于尽的招式,若非性情激烈,宁折毋屈之人,怎会时常使出这种招式?
  刹那间他只觉一阵劲风自身侧扫过,方巨木突地大喝一声,连退三步,血渍才干的嘴角,又自流下了鲜血。

×      ×      ×

  萧三夫人已轻轻掠到展梦白面前,看也不看方巨木一眼,缓缓道:“你方才若是听我的话,根本不用我出手,方巨木肩骨纵然不断,也要受伤了。”
  方巨木原本是为她效命,而她此刻反而站在展梦白这一边,一时之间,展梦白不觉更是惊奇,只觉这“萧三夫人”与方巨木的行事,当真俱不可理喻,他们与人相处,究竟为友为敌,让人全然摸不着头脑。
  只见方巨木双臂下垂,木立当地,面上隐有怒容,但却极力隐藏,双眼缓缓移向展梦白,凝注半晌,目光突地一亮,脱口道:“这位公子,莫非就是……就是展化雨的少爷么?”
  展梦白剑眉一轩,这方巨木对他爹爹名衔,如此不敬,对他却口口声声称为公子,不敢稍为无礼,他又是惊奇,又是愤怒。
  萧三夫人霍然转身,冷冷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方巨木满是鲜血的嘴角,又露出一丝笑容,垂首道:“主公令小人们,前来迎接夫人回去,夫人若不回去,小人们如何回去复命?”
  他的语声微顿,目光一抬,接口道:“但夫人此刻既与展公子在一起,想来还要盘桓些时,而小人们回去,也有了交待。”
  萧三夫人冷“哼”一声,方巨木不敢抬头,接口又道:“谷中上上下下,俱在悬念着夫人,但望夫人留意贵体,早日回谷,小人们不敢再多打扰了。”他一面说话,一面又自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叩了个头。萧三夫人目光空洞地凝注着远方,胸膛不住起伏,心里仿佛甚是激动。
  方巨木倒退几步,垂首转过头去,向另四个锦衣大汉微一招手,突听萧三夫人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回来!”
  这两字她似乎考虑许久,方自说出,方巨木垂首转身,躬身道:“夫人还有什么吩咐么?”
  萧三夫人面上忽然露出凄凉之色,月光下只见她眼角的皱纹,仿佛又加深了许多,“你回去……”她缓缓叹道:“回复主公,就说我不回去了。”
  方巨木身躯大震,骇然道:“不回去了?”
  萧三夫人缓缓点了点头,目光仍然凝注远方,道:“这十余年来,承他一直对我很好,我临行之际,竟未能向他辞行,心里头实在也觉得抱歉得很。”她语声间,已带着些颤抖,显见心绪十分激动。
  方巨木满面骇然,木立当地,仿佛一个被巨雷吓呆了的童子。
  萧三夫人轻叹道:“你再告诉他,外面江湖险恶,武林近来又屡生巨变,他还是不要出谷的好。”
  方巨木讷讷道:“但……但……”
  萧三夫人突地面色一沉,厉声道:“这就是我全部要说的话,你可听清楚了么?”
  方巨木道:“小人……听……听得很清楚,但夫人你……”
  萧三夫人目光一凛,叱道:“听清楚了,还不快走!”
  方巨木呆了半晌,突地躬身一礼,转身飞奔而去,他似在全力狂奔,竟把那四个锦衣大汉都远远抛在身后,眨眼间便没入黑暗中。

×      ×      ×

  萧三夫人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枯瘦的身躯,有如钉子般钉在地上,展梦白却是满心惊疑,暗忖道:“那姓方的方才说她与我在一起,便该多盘桓些时,难道她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么?”
  “她与我素昧平生,为何对我的态度竟是如此奇怪……”思忖之间,突见萧三夫人的身躯竟开始在风中颤抖了起来,他一惊之下,沉声道:“夫人怎地了?”话声未了,萧三夫人伶仃的身子,已有如落叶般倒在地上。
  展梦白骇然俯下身去,月光下只见她苍白的面容,仿佛起了一阵红晕,胸膛急促而剧烈地喘息着,像是有一只恶魔的无形魔掌,已扼住了她脆弱的咽喉,展梦白扶起她的身子,惶声道:“夫人……”
  萧三夫人双目紧闭,气喘更急,忽然大声道:“快……快……我怀里的黑盒子……”言犹未了,竟然昏厥过去。
  荒山寂寂,夜风料峭,初出世途的展梦白,骤遇此变,实已惶然失措,他慌乱地在萧三夫人身上,搜出了一方黑色的玉盒,盒子上斑斑驳驳,俱是刀剑之痕,也不知被人砍了多少刀,显得那么丑劣而陈旧,但她却又为什么要如此珍惜地收藏在怀里?
  他无暇思索,打开盒盖,小小的盒子里,有一根折断了的玉钗,一方叠得整整齐齐但色泽极旧的白绢,但却没有他意料中必有的丹药,他心中一怔,手持木盒,目注身侧这昏厥的女子,更是惶然失措。
  他轻轻抱起她,寻着一道小小的山溪,撕下一方衣角,用冷冷的水敷在她的额角。
  夜色仍然深沉,距离天亮还不知有多久,他既不忍走,又不知该如何急救,只有焦急地守在她身侧。
  水声潺潺,他思绪混乱,万念奔涌,竟不知该想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三夫人轻轻一叹,醒了过来,展梦白松了口气,展颜道:“夫人醒过来了,夫人可要喝些水么?”
  萧三夫人凄然一笑,喃喃自语道:“苍天,感激你终于还是让我多活些日子……”
  眼帘一合,悄然滴下两滴泪珠,她伸手一抹,张开眼睛,轻轻道:“我怀里的盒子,你找着了么?”
  展梦白颔首交给了她,只见她凝目望了几眼,目光中既是怜惜,又是幽怨,轻轻阖上盒子,放进怀里,就像她收藏往事与回忆那样谨慎而严密,展梦白心中大奇,这盒子里既然没有救命的丹药,她方才急危时为什么那样着急地交给我,而此刻又这样着急地收回去?
  萧三夫人长叹着坐了起来,地上是柔柔的草,天上有无数颗明亮的星,她抬头望了望,轻轻道:“我晕过去许久了么?”
  展梦白道:“我也不知道有多久了。”
  萧三夫人柔声道:“你一直守着我?”
  展梦白点了点头,萧三夫人道:“我和你素昧平生,我又打过你,又骂过你,你为什么要守着我?你方才不是要走了么?”
  展梦白怔了一怔,长叹一声,缓缓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萧三夫人默然良久,轻叹了一声,缓缓道:“好孩子!”
  这轻轻三个字里,竟似含蕴着不知多少种复杂的意味!
  展梦白只觉心头热血一涌,萧三夫人轻轻又道:“孩子,扶我下山去,天,已经快亮了。”
  群星渐稀渐淡,展梦白扶着她走下崎岖的山道,就仿佛是一个扶着病母的孝子,他心里既是好笑又是感慨,刹那间他忽然想起了死去的母亲,他恨不得见到母亲一面,他多么希望母亲还在人世,让他能像这样为母亲尽一份孝心。
  也不知走了多久,星群全落了,只有一弯斜斜的残月,淡淡地挂在天边,月也将落了。
  萧三夫人忽然侧过头来,道:“你认不认得一个叫苏浅雪的女人?”
  展梦白怔了一怔,茫然摇头。
  只听萧三夫人又道:“这些年来,你难道没有听见你爹爹提起她的名字?”
  展梦白又自摇了摇头:“这些年来,爹爹提起的只有我死去的母亲……”
  萧三夫人目中闪过一丝难测的光芒,忽又缓缓道:“你就要见到她了,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她语声之中,竟满含怨毒,展梦白茫然问道:“见谁?”
  萧三夫人道:“苏浅雪!”

×      ×      ×

  一线阳光,冲破黑暗,山林中已迷漫了乳白色的晨雾,其浓如烟,展梦白只觉自己眼前的一切事,仿佛都在这浓雾里,依稀可以看见,却又神秘得不可捉摸,就像是雾中的山林似的。
  就在此时,远处浓雾中的山林里,突地响起了一阵奇异的牧笛声,缥缥缈缈,随风而来。
  萧三夫人突地神色大变,霍然停下脚步,展梦白再也想不到冷静得近乎麻木的萧三夫人,面上居然也会露出这般震惊神色。
  只听那牧笛声仿佛越来越近,萧三夫人目光一凛,沉声道:“你等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去就来!”
  她不等展梦白的回答,手掌一甩,甩脱了展梦白的臂膀,拧腰飞掠而去,只见她衣袂一飘,便已消失在晨雾中,快得令人不可思议。
  展梦白呆望着眼前的浓雾,出了一会神,终于长叹一声,选了块干净的山石坐下来,他此刻身心,俱都十分疲乏,也正需要休息一阵。
  哪知他眼帘方合,突听几缕尖锐的风声,破空而来,他一惊之下,耸肩拔起,只见数点寒星,擦着他脚底飞过,击在山石上,发出一连串“叮叮”声响,激起一连串火星,显见发射暗器之人腕力可惊。
  展梦白方自大喝一声:“谁?”
  浓雾中已冲出四条人影,黑衣劲装,黑布蒙面,三人手持钢刀,一人手中却拿着一对武林极为少见的兵刃“银光万字夺”,一言不发地扑了上来。
  这四人似乎与展梦白有什么深仇大恨,展梦白身形方落,五件兵刃,已一齐招呼到他身上。
  初升的春阳,映着满天刀光剑影,闪闪耀目,展梦白双手空空,身形连闪,厉喝道:“朋友到底是什么人,与展梦白有什么仇恨?”
  手持万字夺的大汉冷笑一声,更不答话,一连攻出七招,招招不离展梦白要害,他似乎是这四人中的首脑,掌中这一对外门利器,实已被他使得出神入化,展梦白赤手接架这一对兵刃已是困难,何况还有那三柄雪亮的钢刀!
  刹那间便已险象环生,刀光剑影中,他根本没有回手之力,面对如此利刃,他刚猛的拳法已无从施展,只能仗着小巧腾挪的身法,暂避锋锐,只见那一对银光万字夺,一左一右,毒蛇般交击而来,他身形一侧,斜退一步,“嗤”地一声,左面衣襟已被刀锋划破了一块。
  这一声撕声当真有如死神的呼唤,在这生死关头中,他蓦地想起了血海般父仇与自己所曾受到的屈辱,刹那间他只觉勇气顿生,全然忘记了恐惧,奋起大喝一声,扑入刀光之中,拳风虎虎,专攻那手持万字夺的大汉,招招具有与敌同归于尽之势,另三条大汉果然投鼠忌器,刀法松弛了下来,展梦白目光四扫,只望能在这漫天银光中冲出一条血路。
  他满面威风杀气,招式间更是奋不顾身,这种惊人的勇敢,使得对方四人都不禁在暗中心惊。
  手持银光万字夺的大汉厉声道:“不管怎样,先将他做了再说,否则那面事机一泄,女魔头就要回来了!”
  展梦白心头一震,大喝道:“方巨木!”他一听这熟悉的语声,便已猜出此人是谁,但却猜不出他为何定要杀死自己。
  方巨木阴恻恻冷笑一声,剑势更紧,另三条大汉亦自齐声大喝,三刀连环攻来,展梦白心念一乱,左肩一凉,已被万字夺上的银刺,划破一道血口,鲜血滴落,方巨木大喝道:“拿命来!”
  展梦白双臂一振,呼地攻出五拳,鲜血非但没有令他心怯,反而激发了他的勇气,看来仿佛别人纵然斩去他四肢,他只用头也要和对方血战一番,方巨木不禁暗暗心惊,数十年来,他还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少年!
  远远忽然有人轻轻一叹,道:“好男儿!”声音娇柔,竟是女子口音,方巨木等四人方自一惊,一条袅娜的人影,已惊鸿般翩然而至,展梦白只觉肩头被人一推,一股柔和但却不可抵抗的力道,使得他身不由主地退开五尺。
  只听“叮叮叮”三响,三柄钢刀,一齐跌在地上。

×      ×      ×

  方巨木抬眼望去,只见这人满身白衣,一白如雪,并非自己所惧的萧三夫人,心神方定,哪知这白衣女子纤手微扬,便已将三柄钢刀一齐击落,有如成人击落幼童掌中的木刀一般轻易。
  这种惊人的武功,使得方巨木更是吃惊,大喝道:“你是谁?”
  白衣女子轻轻一笑,道:“你不认得我么?”纤手一抬,便已点住了方巨木肩头的“肩井”大穴。
  另三条大汉惊呼一声,一齐转身就跑,白衣女子笑道:“你们走不了的!”笑声未了,她脚步轻抬,便已将这三条大汉一齐点中穴道。
  展梦白看得愕在当地,只见这白衣女子掉转身躯,袅袅走了过来,乌发高挽,明眸清澈,全身上下,一白如玉,仿佛一粒明珠,全身都散发着炫目的光彩,但走到近前,才发觉她娇美如花的面颊上,也已有了一些岁月留下的痕迹,留在眉梢眼角,两鬓之间,也已有了生星华发。
  她连创四名武功不弱的高手,此刻神色间却仍像是游园方归,晨妆初罢,踏着淡淡的阳光,自浓林中缓步而来,又像是山林间的仙子。
  她的神情是轻盈的,她轻盈地一笑,道:“你的伤不妨事么?”语声却又是亲切,又关心。
  展梦白躬身道:“不妨事!”
  白衣女子笑道:“好强硬的男孩子!”袍袖一拂,转身而行。
  展梦白赶前三步,道:“前辈留步!”
  白衣女子道:“什么事?”
  含笑转过身来,展梦白躬身道:“救命之恩,不敢言报,只望夫人留下大名……”
  白衣女子笑道:“那位萧夫人认得我的!”她的语声微顿,又道:“她回来后,你就告诉她,苏浅雪来过了,还问她好。”
  展梦白心头一震,脱口道:“苏……夫人!”
  他还记得萧三夫人曾经提过这名字,他也记得她提起这名字时目光中所含的怨恨之意,他再也想不到片刻后便见着了此人,还是此人救了自己的性命。
  茫然之间,只听这白衣女子苏浅雪轻轻一笑,道:“你记得么?”
  语声未了,只听身后一个冰冷冷的声音一字一字地说道:“我自然记得你!我怎会忘记你!,’
  苏浅雪面容一变,但立刻又自然一笑,展梦白抬头望去,只见满身黑衣的萧三夫人,幽灵般自雾中行来,左掌提着一个黑衣大汉的腰带,右手却拿着一根形状奇古的金色牧笛。
  那身材极为魁伟的大汉,被似弱不禁风的她提在手中,却连挣扎都不敢挣扎,只是全身在不住颤抖着。
  她苍白的面容,此刻更没有一丝血色,冰冷的目光,瞬也不瞬地凝注着苏浅雪,苏浅雪却没有回头。
  云雾缥缈,展梦白只觉寒意甚重,他几乎要转身逃开此间,因为他直觉感到萧三夫人的目光中,含蕴了怨毒,也含蕴了杀机,他想不出她为何要对这美丽而又和蔼的苏浅雪如此怨恨,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对这两人如此关心,如此亲切。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后记
    第五十二回 风消云散
    第五十一回 洞庭群龙
    第五十回 故人之恩
    第四十九回 故布疑云
    第四十八回 风雨会荆州
    第四十七回 铁骑传惊讯
    第四十六回 烈火情焰
    第四十五回 火炼鸳鸯
    第四十四回 龙争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