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情人箭 >> 正文  
第二十七回 疑云疑雨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回 疑云疑雨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火凤凰笑道:“慢些走。”
  她庸俗的面容上,突又泛起了得意的笑容,道:“你追我追了这么远,此刻怎的又怕难为情了?” 
  展梦白霍然转身,冷冷道:“姑娘说什么,在下不懂。”
  火凤凰轻笑道:“别装蒜了,你心里在想着什么,难道还以为我不知道么?”她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面容更是不敢领教。
  展梦白呆了一呆,道:“你……你知道什么?”
  火凤凰道:“你一路跟着我,我本来气得很。”
  展梦白道:“谁……谁跟着你?”
  火凤凰笑道:“别怕,我现在已不气了,只因你救了我,但我虽然感激你,也不能随随便便地答应你。”
  她目光含情脉脉地望着展梦白,展梦白却实在无福消受,大惊道:“你……答……答应什么?”
  火凤凰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我都是名门子弟,绝不能像普通男女那么随便,好歹也要明媒正娶。”
  展梦白大惊失色,张口结舌,结结巴巴地道:“什……什么明媒正娶,你……你莫非……”
  火凤凰突然垂首一笑,道:“我叫唐明凤,你莫要忘了,我在家等着你……你托人来求亲……”
  她居然仿佛也害羞了起来,忽然转身飞奔了去。
  展梦白惊道:“姑娘慢走……”
  火凤凰咯咯笑道:“你不正正当当地求亲,我就不跟你说话。”咯咯地笑道,得意地掠走了。
  展梦白愕然道:“你弄错了,你误会了,你……你……”他拼命想解释,但火凤凰却已听不到了。
  他急得连连顿足,搔着头皮道:“这算怎么回事……”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长叹道:“我只当自作多情的都是男人,哪知女人也有自作多情的,而且陶醉起来,比男人还要厉害。”
  他越想越是哭笑不得,喃喃道:“火凤凰……火凤凰,被火烧了的凤凰,不就是乌鸦么?”
  沉睡在夜色中的草原,此刻已骚动了起来。
  马嘶、牛鸣、兽群惊奔……十余条大汉,精赤着上身,自帐篷中狂奔而出,手挥长鞭,赶着兽群,大呼道:“偷马贼,捉住吊死他。”
  这些汉子一日劳累,一夜狂欢,是以此刻才被惊醒,来不及穿衣服,便自被窝中钻出来,他们虽不精武功,但身手却极为矫健。
  展梦白苦笑暗忖道:“我还站在这里做甚,若要被人当偷马贼捉来吊死,那才叫冤枉哩。”
  思忖之间,长身而起,寻找杨璇去了。

×      ×      ×

  杨璇随着黑燕子掠上马群,那持刀人、持枪人却不敢回身动手,杨璇也不甚着急追赶。
  黑燕子手中暗器连发,也击人不中,三人俱在马背上飞掠,马群骚动,他们却移动甚缓。
  只见那黑衣人突地挥鞭急抽,连接十数鞭,抽在马背上,健马负痛长嘶,黄云般散了开去。
  两个黑衣人大喝道:“后会有期了。”弓身钻下了马腹。
  黑燕子呆了一呆,身子不由自主地随着马群而动,他若是跃下马背,便是铁人,也要被那怒马铁蹄踏碎。
  杨璇飞身掠到他那匹马上,一把将他抱得坐下来,两人合乘一马,那匹马东窜西突,随着马群乱奔。
  黑燕子回身叹道:“多谢兄台相救,否则小弟今日真是不堪设想了,非但东西失落,性命也要不保。”
  杨璇坐在他身后,有意无意间,手掌随着马的颠簸,轻触他背后那包袱,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触手之处,只觉里面硬邦邦的,像是个铁匣子,铁匣子里装的是什么,却是再也摸不出了。
  他暗皱眉头,忍不住问道:“究竟为了什么,那五人不惜远道追踪而来,难道是兄台身怀至宝,那五人生心抢夺?”
  黑燕子道:“哪里是什么宝物,只不过是些花草而已。”
  杨璇冷笑道:“兄台未免欺人太甚了吧,为了区区些许花草,那五人焉肯如此劳师动众,兄台难道当小弟是呆子么?”
  黑燕子心头一寒,连忙道:“确是花草。”
  杨璇冷冷道:“什么花?什么草?”
  黑燕子见到别人坐在自己身后,不敢不说,道:“有毒的花草,花名断肠,草名催梦。”
  杨璇道:“有毒花草,天下皆是,这花草又有何异处?”
  黑燕子道:“花还没有什么,那催梦草却是至阴至毒之物,不但是配制毒药暗器的圣药,而且还另有一妙用。”
  杨璇心动道:“什么妙用?”
  黑燕子叹道:“兄台于我有救命之恩,在下不得不说……”
  杨璇冷冷截口道:“你不说亦无妨。”
  黑燕子强笑道:“在下怎好不说,若将那催梦草煎茶给人服下,半个时辰之内,便可取人性命,而且中毒之人死后,身上没有丝毫异状,就像是寿终正寝的模样,纵是神医也检查不出,这也就是此草的珍贵之处。”
  杨璇心头大喜,暗暗忖道:“展梦白呀展梦白,你好生生要管这闲事做什么。此番你命也要送在此事上了。”
  要知他一心想取展梦白之命,只是生怕“蓝大先生”追查,是以迟迟不敢自己动手,生怕反被人查出。
  此刻他听了这催梦草的妙用,想到若将此草给展梦白服下,别人还只当展梦白是寿终正寝地死了,岂非妙不可言。
  他心中虽大喜,口中却淡淡道:“原来此草有这般妙用,难怪别人要动心了。兄台可愿将此草给在下见识见识。”
  黑燕子呆了一呆,心下不觉大是为难。
  哪知他还在沉吟之间,杨璇已解开了包袱,取出了铁箱——马群狂奔,起伏颠簸,是以黑燕子毫无觉察。

×      ×      ×

  杨璇打开铁匣,含笑道:“想不到这小小一根枯草,竟有如此妙用,我真想带回去给人看看。”
  黑燕子大惊道:“兄台千祈原谅,这花草乃是本门炼制子午毒砂必用之物,家父再三叮咛,千万失落不得。”
  杨璇小指、无名指一夹,悄悄夹起了一根催梦草,缩手藏到袖里,口中笑道:“在下只是说着玩的,兄台莫要着急。”
  关起铁匣,送回黑燕子手上。
  黑燕子喘了口气,展颜笑道:“不是在下小气,实因……”
  话未说完,只听远远唤道:“二哥,二哥……”
  黑燕子扬臂大呼道:“三妹,我在这里。”
  万马丛中,一点火红的人影,兔起鹘落,飞掠而来。
  杨璇皱眉道:“我那二弟呢?”肩头微耸,离鞍而起,笑道:“你见着妹妹,在下要去找弟弟了。”
  他草已到手,哪还愿与他多说,不等火凤凰身影来到,微微抬了抬手,便自马背上飞掠而去。
  此刻那些赤膊的牧人,已窜上几匹无鞍的健马,挥动长鞭,四下赶着马群,将失散的马群围了回来。
  火凤凰一掠而前,道:“二哥,你追的人呢?”
  黑燕子苦笑道:“追不到了。”
  火凤凰眨了眨眼睛,笑道:“追不到也罢。”
  黑燕子大奇道:“你今日怎的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火凤凰“噗哧”一笑,在黑燕子耳边叽哩咕噜地说了几句话——说是有个冤家,要向她提亲了。
  黑燕子展颜笑道:“原来如此,那少年人品武功都不错,又是‘傲仙宫’门下,倒也没有辱没你。”
  火凤凰得意地笑了笑,突然道:“走吧!”
  黑燕子奇道:“走什么?我少不得还要去寻他谈谈……”
  火凤凰笑道:“谈什么,等他来求亲就是了,我……我现在已不好意思再见他,好难为情哟。”
  黑燕子失笑道:“原来你也会难为情的,我们的马呢?”
  火凤凰道:“马?这里不多得是。”
  黑燕子大笑道:“好好,走了也好,免得那些蛮子噜苏,反正我们行藏已露,也该换换马了。”
  兄妹两人商议之下,竟真的不告而去了。

×      ×      ×
  杨璇亦是满心欢愉,只等着将那根“催梦草”送下展梦白的肚里,飞掠起来,身子也似格外轻灵了。
  五个精赤着上身的牧人,手舞长索,正将一群奔马,叱咤着赶了回来,这五人骑术精熟,身手剽悍,俱是牧人中的好手。
  突见一条人影,自被赶回的马群下,急窜而出,掌中银光闪闪,正是那使用链子银枪的黑衣人。
  牧人们大喝道:“偷马贼……偷马贼……”
  黑衣人神情甚是狼狈,盲目乱窜,杨璇厉叱一声,迎面扑了上去,双拳如雨点的洒出。 
  这黑衣人惊弓之鸟,怎敢恋战,虚迎了两招,转身而逃,哪知他身形方动,脖子已被一条长索套住。
  要知这些游牧好手,绳索套物,可说是万无一失,这黑衣人武功虽高,但惊慌之下,竟着了道儿。
  那牧人猛然收索,黑衣人便跌下马来,但他毕竟是武林高手,临危不乱,反腕抓住绳索,用力抢夺。
  那牧人却已飞奔而来,口中大骂,一拳打了过来。
  黑衣人出手如电,急地扣住了那牧人手腕。
  他方待用力将对方手腕拧断,哪知不知怎么一来,自己的手腕竟已被人扣住,身子紧跟被人抡起,“吧”地一声,重重被摔到地上。
  那牧人用的手法,正是藏边最最盛行的摔跤之术,精于摔跤之人,只要手一摸上对方的身子,便是神仙也要被他摔倒。
  这摔跤之术虽不及武当派的“沾衣十八跌”那般高深,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对方不防之下,更是有用。
  那黑衣人武功虽高出他甚多,却也被摔得七荤八素,几个牧人飞奔而来,将他按在地上,紧紧绑住。
  其中一人夺过了他掌中银枪,没头没脑地向他抽了下来,抽一下,骂一句:“偷马贼,偷马贼……”
  牧人以马为生,最恨的就是偷马贼了,他们民风本极剽悍,只要捉住了偷马贼,也不送官府,就地便以私刑吊死。 
  几十枪下去,那黑衣人已被打得皮开肉裂,血肉横飞,这亮闪闪一条银枪,也几乎变成了赤红颜色。
  杨璇袖手旁观,也不拦阻。
  那黑衣人被打得满身鲜血,但口中却绝未出声,展梦白恰巧赶过来瞧见了,心下大是不忍。
  突见有个牧人飞起一足,将这黑衣人踢得翻了个身。
  他蒙面的黑巾早已落去,此刻仰面倒在地上,展梦白一眼瞥见了他的面容,立刻为之大惊失色。
  ——这已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神秘黑衣人,骇然竟是杭州城中的名人,“九连环”林软红。
  展梦白心头大震,脱口喝道:“放开他……”

×      ×      ×

  牧人中也有通晓汉语的,又知道他是主人的佳客,听到他的呼喝,果然齐都惊诧地停住了手。
  展梦白扑上前去,把住林软红的肩头,惶声道:“林兄,林兄,你为何来到这里,装成这副模样?”
  林软红张开眼睛,茫然瞧了他几眼,瞬即紧紧阖上眼睛,再不睁开来,闭起嘴唇,也不说话。
  展梦白叹道:“方才我见了林兄施展的招式,是该想起是谁的……唉,我若认出是林兄,事情也就好得多了。”
  林软红仍是不理他——原来林软红知道自己所用的兵刃“九连环”太近扎眼,是以换了条链子银枪。
  他将“九连环”的外门招式用在链子银枪上,展梦白、黑燕子等人自然猜不到他的武功来历。
  这时那老人与那精悍少年“喀子”也已远远赶来,牧人们便齐地围了上去,以藏语诉说事情经过。
  那老人点了点头,走向展梦白,道:“这偷马贼是你们的朋友么?”语气之中,显然已有责怪不满之意。
  展梦白叹道:“这位林兄只是与昨日那两位少年男女有些私人恩怨,是以深夜前来寻找。”
  老人道:“他不是为了偷马来的么?”
  展梦白道:“他绝非偷马的贼人,在下可以性命担保。”
  那老人展颜笑道:“好,我相信你,他交了你这样一个朋友,运气当真是不错得很。”
  骚乱的马群,已被那些精悍的牧人渐渐围了回来,草原又已渐渐平定,但天光却又渐渐亮了。
  回到帐篷,老人立刻吩咐将林软红抬去疗养治伤,展梦白本有千言万语要询问于他,也只好等他歇过再说。
  那老人道:“我的小侄伤了你的朋友,你见不见怪?”
  展梦白笑道:“事出误会,在所难免,我若换作你们的地步,少不得也要狠狠用鞭子抽他的。”
  老人大笑道:“好,我认识你这个少年,运气不错,喀子,吩咐他们端些好吃的东西来。”
  杨璇一直默然无语,此刻突地逡巡着踱了出去,只见两个牧人抬着林软红,走入另一座帐幕。
  他沉吟了半晌,也悄悄跟了过去,过了一阵,那两个牧人又走了出来,仿佛在商量着要去取药打水。
  杨璇再不迟疑,闪身入了帐篷。

×      ×      ×

  林软红正自挣扎翻身坐起,见到有人来了,变色道:“什么人?”
  杨璇也不答话,走过去挥手解开了林软红身上最后两道绳子,冷冷道:“你受的只是皮肉之伤,不妨事的,快走吧!”
  林软红诧声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杨璇道:“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
  林软红大惊道:“你也是……”
  杨璇点了点头,道:“对了,我也是,只可惜你早未与我连络,是以才将事情弄糟了,现在只得另外设法补救。”
  林软红目光一亮,脱口道:“你是杨璇?”
  杨璇冷冷道:“你知道就好。”
  林软红又惊又喜,悄悄道:“主上一心要得到催梦草配药,这次……”突听帐篷外又有脚步之声传来。
  杨璇轻叱道:“别说了!”一把抱起林软红,随手抽出了柄匕首,划开后面帐篷,飞身掠了出去。
  唐家兄妹骑来的两匹白马,恰巧系在帐后,杨璇挥刀斩断缰绳,将林软红送上了马,道:“快走。”
  林软红道:“杨兄你……”
  杨璇挥手一掌,拍在马股上,白马轻嘶一声,放蹄奔去,奔向辽阔的草原。
  众人大乱初定,才作安息,谁也没有注意,杨璇藏好匕首,背负双手,若无其事地走了回去。
  他从容而出,从容而入,根本无人注意到他。
  展梦白手里正拿着那柄链子银枪,枪色已被鲜血染赤,凝固了的血迹,斑斑驳驳,宛如铁锈了般。
  他凝神观望了半晌,长叹道:“那林软红平日行事颇为光明磊落,不知现在为何变得如此鬼祟?”
  那老人叹道:“世上没有不变的事,人也会变的,极坏的人会变为极好的人,极好的人也一样会变坏。”
  展梦白叹声道:“他似乎真的有些变了,不然他绝不会如此藏头露尾,连面目都不敢示人,但是……”
  他皱了皱眉头,接道:“他为何要不远千里,走到这里来?他希望得到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老人道:“你的朋友若是变了,他们做的事你也就不会猜得到了,等你年纪大些,这道理你就会懂的。”
  展梦白目光茫然凝注着前方,喃喃道:“变了,他真的变了么?他为了什么原因而变的呢?”
  突见一个牧人神色惊惶地飞奔而入,惶声而言。
  展梦白惊问道:“他说什么?”
  老人淡淡道:“你那朋友,已划开帐篷逃走了。”
  展梦白大惊失色,霍然站了起来,又“噗”地坐了下去,茫然道:“他逃了。他为什么要逃?”
  杨璇淡淡接口道:“只怕他是羞于见你,只得走了。”
  展梦白缓缓点了点头,那老人笑道:“不要着急,他走了,我也不怪你,来喝些牛乳吧!”
  这老人仿佛对展梦白甚有好感,天色大明之后,展梦白再三要走,他再三挽留,展梦白终于还是又呆了一天才走的成。

×      ×      ×

  在草原上又奔驰了一日一夜,才到了霍濯西里。
  这已是个略有规模的城市,一条黄土大街两旁,也有几家客栈饭铺,和几家汉人开设的店铺。
  但在道路上行走的人,却仍都还是藏人服饰,说的也都是藏人言语,成群的骆驼牛羊,在街上和行人一齐漫步。
  那一声声清越的驼铃,最易撩起游子的乡思。
  展梦白、杨璇全身都沾满了塞外的风沙,衣履更几乎已变为黄色,投店之后,立刻漱洗。
  傍晚后,两人在灯前小酌,许多天来,展梦白这才算喝到了酒,把盏之间,便仿佛见到故人似的,倍觉亲切。
  辛辣的酒,洗去了他满身征尘,也冲开了他心头的积郁——对于林软红的改变,他始终耿耿在心。
  他带着酒意回到房里,杨璇便送了壶茶来,笑道:“以茶解酒,明日就不会有夜醉之苦了。”
  展梦白大是感激,长叹道:“大哥对我如此,小弟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茶本应是小弟送去给大哥喝的。”
  杨璇笑道:“自己兄弟如此说话,便显得是见外了。”
  展梦白道:“大哥不要坐坐喝杯茶再走?”
  杨璇忙道:“许多日未见到床铺,今日我不禁想早些睡了,你连日劳累,喝了茶也早些安息吧!”
  话未说完,他已走出了门,回到自己房里,暗暗冷笑道:“再见了,兄弟,明日我来为你收尸。”
  展梦白借着酒意,取出了天形老人给他的玉瓶与秘笈,喃喃道:“六阳掌,六阳掌,我发誓要学会你。”
  这些日子来,他一路奔驰,哪里有机会练武,心里早已焦急不堪,那心情正如酒鬼身上带着美酒,却无机会去喝似的。
  他拔开玉瓶的瓶塞,倒出里面的十三粒丹丸,赤红红的丹丸,像火一样,散发着强烈的香气。
  他喃喃自语道:“红瓶中药,有助练功,备你开始练此书中手法服用……我此刻就要开始练了……”
  走到桌前,想要以茶送药,哪知却寻不着茶杯,他叹息着摇了摇头,将那十三粒丹丸全都干嚼了吞下去。
  刹那之间,他胸腹中立刻似乎有烈火燃烧了起来。
  他也未在意,盘膝坐到床上,藉着灯光,翻开秘笈。
  第一页他已看过,第二页上写的是:“六阳神功,名重武林,有缘得此,天下无敌。”展梦白暗中笑了笑,忖道:“天下无敌,只怕也未必见得吧?”翻开第三页,上面写的是:“武林正宗子弟,已窥内功堂奥之人,练此‘六阳神功’,固是事半功倍,但亦切切不可求急躁进。
  “惟赤色玉瓶中之‘火阳丸’,却有助练此神功,日服一粒,练功三个时辰,十三日后,便见功效。”
  展梦白呆了一呆,喃喃道:“每日只能服一粒么?”
  翻开第四页,上面接着写道:“火阳丸其性至阳,六阳掌亦是武功中至阳至刚者,以阳济阳,妙用无方,但却切切不可求急建功。
  “多服一粒火阳丸,全身便如火烧,服下四粒,腑脏便被火化,两个时辰之内,腑脏尽焚而死……”
  看到这里,展梦白只觉心头一阵震颤,手掌颤抖,那绢书噗地落到地上——窗外夜风,翻动着书页,像是在嘲笑展梦白鲁莽。
  夜风清冷,但展梦白腑脏却果然有如火焰一般燃烧起来,四肢又热又胀,全身都仿佛要胀得裂开似的。
  他挣扎着下得床来,又将桌上的那壶毒茶喝得干干净净,他生性豁达,从不知对死亡有何恐惧。
  他只是在暗中苦笑,自觉不值:“我不知经过了多少次该死的危难,都未死去,想不到却糊里糊涂地死在这里。”
  那杨璇在房中听了半晌,听不到动静,忍不住悄悄溜了出来,溜到展梦白窗外,恰巧见到展梦白喝下那毒茶。
  他心头不觉大喜,立刻回到房里,心安理得地睡到床上,静等着别人来通知他展梦白的死讯。
  想到展梦白死后,他便能得到的种种好处,他更是心满意足,不知不觉间,竟朦胧睡去了。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正在做着得意的好梦,突听一阵急遽的敲门声,将他自好梦中惊醒。
  他翻身跃了起来,还只当有人来报死讯了,三步两步,奔了过去,拔开门闩,打开房门道:“什么事?”
  “什么事”三个字还未说完,展梦白已活生生地奔了进来,满面红光,神采焕发,精神比日前仿佛又好了许多。
  杨璇心头一震,大惊忖道:“莫非是我见了活鬼?莫非是他冤魂来寻我索命?”只觉双腿发软,倒退着坐到椅上。
  只见展梦白转身走了过来,躬身道:“多谢大哥的茶……”
  杨璇汗流浃背,摇手道:“不是我……不是我……”
  展梦白叹道:“大哥明明在茶里煎下了灵药,为何还要欺瞒小弟,事先也不让小弟知道。”
  杨璇颤声道:“那药草……那药草不是我……我的……”
  展梦白道:“那药草纵非大哥所有,却是大哥送来的……”
  杨璇道:“你……你要怎样?”
  展梦白道:“小弟若非大哥的灵药,此刻只怕已死去,请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果然就地拜倒下去。
  杨璇又惊又疑,伸手挥去额上汗珠,道:“你说什么?”
  展梦白长身叹道:“小弟一时鲁莽,未经详看,便服下了十三粒火阳丸,本该立时被内火烧死。”
  杨璇手掌紧握着椅背,颤声道:“后……后来怎么样了?”
  展梦白微笑道:“小弟全身有如火焚,本已料定必死,哪知服下大哥送来的那壶茶后,不到一个时辰,身子竟渐渐清凉了起来,那种又热又胀的痛苦,也完全消失了,想来大哥那壶茶中,必定下有极为清凉去火的灵药,消减了小弟体内的火毒……唉,大哥此番救了小弟的性命,小弟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
  杨璇有如当胸被他击了一拳,不等他话说完,便已气得浑身颤抖,口中喃喃道:“是了……是了……”
  展梦白望见他的神情,大惊道:“大哥,你怎样了?”
  杨璇心中暗道:“是了,是了,‘催梦草’乃是天下至阴至寒之物,常人服下后,五脏内腑禁不得这阴寒之气,自是要无救而死,但身受内火所焚之人,服下这至阴至寒的毒药,却比世上什么灵丹妙方都要有效,我辛辛苦苦寻来害他的药,却不想反而救他的性命……”
  他心里越想越是难受,越想越是气恼:“我若不给他那壶茶,他此刻岂非早已太太平平地死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顿足捶胸,几乎要放声痛哭起来。
  展梦白握着他肩头,不住惶声唤道:“大哥……大哥……”
  杨璇心里几乎气得发疯,面上却偏偏还要装出笑容,大笑道:“我……我太高兴了,简直太高兴了。” 
  展梦白松了口气笑道:“原来大哥是在为小弟欢喜,小弟还当大哥是突然发了病哩!”
  杨璇腹中暗骂,口中还是笑道:“我本当那药只不过能提神醒脑而已,却想不到它还有如此妙用。”
  展梦白道:“简直是妙用无方,小弟此刻不但身体已完全无事,而且自觉内力仿佛又增长了许多。”
  杨璇睁大眼睛,道:“真的么?”
  展梦白道:“自是真的。”
  杨璇道:“好,好,哈哈,好……”他越听越气,越想越恼,突然大喝一声,气得昏了过去。
  展梦白惊唤着扶起他,将他扶到床上,心头更是感激,暗暗忖道:“大哥对我真是关心,为了我的事竟欢喜成如此模样。”
  直到第二日束装就道,杨璇心头仍是闷闷不乐。他看到展梦白朝气蓬勃,活力充沛的样子,心里真像是万箭攒心的痛苦,却还要强打精神,来陪展梦白说笑。
  他心怀鬼胎,生怕展梦白发现,一路上对展梦白更是亲热体贴,当真是服侍得无微不至。

×      ×      ×

  这一到了兴海,极目望处,又可望到一片更为辽阔的草原牧场,距离青海首府西宁,也不太远了。
  展梦白纵览塞外风光,心情越来越见爽朗,黄昏时犹拉着杨璇在街上东游西荡,还买了双毛皮靴子。
  他方自付了买靴的银子,突听隔邻的店铺一阵爆竹声响,遥遥望去,只见里面人头蜂拥,仿佛还有三牲祭品。
  展梦白笑道:“原来今日还是他们的节日,我倒要看看他们祭奉的是什么神祗?”说话之间,人已挤了过去。
  只见门里一张祭台,台上果然放着些香烛祭品,还有不少人在台前跪拜,但台上却无佛像,只有面神佛牌位。
  烛光照耀下,那神位上赫然写的竟是:“再生恩公展梦白长生不老之位。”展梦白心头一震,还只当自己的眼睛花了,仔细瞧了瞧,神位上却清清楚楚写的是这十三个字。
  他心里还是不信,转首问道:“大哥,你看到了么?”
  杨璇亦是满面惊疑之色,悄悄拉了他衣袖,低语道:“你先莫惊动,待我们出去问问。”
  两人寻着了那通晓汉语的卖靴人,将他拉到一边,道:“请问大哥,可知道那边是怎么回事么?”
  那人叹道:“此事说来话长……”
  展梦白急道:“你简单些说好了。”
  那人奇怪地瞧了他一眼,口中道:“这家人本来都要死了,但却有位展相公救了他们的命,就是这么回事。”
  杨璇失笑道:“大哥说的也未免太简单了些。”
  那靴贩展颜笑道:“详细经过,小的也不清楚,只知道昨天夜里,那位展梦白做了不少件好事,两位再往前走,还可以看到有不少人家供着他的长生禄位哩。两位再去问问别人,也许会清楚些。”
  展梦白又惊又疑,与杨璇交换了个眼色,匆匆谢过了这靴贩,便拉着杨璇大步向前走去。
  一路之上,果然又发现三两家这样的情形,仔细问过,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在危急之中得了“展梦白”的救助。
  别人见他问得急切,也不禁反问道:“两位可是展恩公的朋友么?或者是要寻他老人家有事?”
  杨璇抢口道:“不错,我们都是展梦白的朋友,但又不能确定是否这位展相公,不知大哥曾看清他的模样?”
  那人一听他两人与“展梦白”相识,态度立刻变得十分恭敬,道:“展恩公乃是位年青的公子……”
  展梦白截口道:“长得可有些和我相像么?”
  那人上下瞧了他几眼,笑道:“不瞒你老,我们谁也没有看清展恩公的面貌,只是猜想他老人家必定十分年轻而已。”
  展梦白失望地“哦”了一声,便又谢过此人走了。
  他们走了几步,展梦白方自叹道:“江湖中冒名为恶的人倒还不少,冒名行善的事却从未听过,这岂非天大的怪事。”
  杨璇道:“或许是同名同姓,也未可知。”
  展梦白沉吟半晌,摇头叹道:“同名同姓……唉,这未免太巧了些,但若非如此,岂非更是奇怪么?”

×      ×      ×

  两人信步走了一阵,不觉已由南市走到北市。
  这兴海城当时乃是麝香、鹿茸等贵重药材交易的中心,市道甚是繁荣,南市店铺摊贩云集,北市却是药商们的销金之窟。
  街道上除了专营神女生涯的酒榭欢场外,也还有不少真正的饭铺,刀俎声响间,酒菜的香气扑面而来。
  展梦白不知不觉间,已放缓了脚步。
  杨璇察言观色,立刻道:“二弟要小酌几杯?”
  展梦白道:“正想如此。”
  两人寻了家仿佛是汉人所开的店铺,掀开厚重的门帘,全身立刻被那阵亲切而醉人的香气温暖了起来。
  展梦白心头有事,只顾吃酒,杨璇却不住往四下观望。
  只听一阵急遽的马蹄声骤然在门口停下,四个身穿藏服,风尘仆仆的汉子,迈开大步,走了过来。
  长街奔马,并不寻常,马上骑士,十中有九必是闯荡江湖的风尘侠士,杨璇不禁对这几人多加几分注意。
  这四人锐利的目光,也狠狠望了他们两眼,只是展梦白正在喝着闷酒,对四下一切根本不闻不问。
  过了半晌,这四人也已渐渐酒酣耳热,谈话的语声,也渐渐高了起来——烈酒最易令人目中无人。
  忽听一人拍案大骂道:“闻道展梦白这厮还是杭州展化雨的儿子,怎地却尽是做些不像人做的事?”
  他们穿的虽是藏人服饰,说的却是汉语。
  展梦白听在耳里,心里不觉一怔,另一人已接口骂道:“展化雨倒是个英雄,却不想生了个如此狗熊的儿子。”
  杨璇面上也变了颜色,悄悄压住了展梦白的手掌,沉声道:“各位骂的可是那杭州城的展梦白么?”
  那人瞧了杨璇一眼,接口道:“不错,骂的就是他。”
  此人身材高大,紫赭的面容,看来倒像是条汉子。
  杨璇皱眉道:“各位可认得展某人么?”
  紫面大汉冷笑道:“谁认得那杂种。”
  杨璇道:“既不认得,为何要骂他?”
  紫面大汉道:“我弟兄们一路前来,经过了哲公多、阿萨克、黄河沿这几处地方,每经一处,便听得当地有展梦白干的血案……”
  展梦白本自满腔怒火,听到这里,不禁大奇问道:“什么血案?”心里也猜得出是有人在冒名行恶了。
  紫面大汉“哼”了一声,道:“什么血案?哼哼,奸淫屠杀,明抢暗夺,简直什么事都干出来了。”
  展梦白怒火刚刚上涌,哪知他还不曾开口,那边角落里已有一人冷冷道:“你怎知道是他干的?”
  紫面大汉怒道:“他一路留下姓名,简直将杀人越货当做家常便饭,我弟兄若遇见他,不把他撕成两半才怪。”
  语声未了,角落中已霍然站起个颀长少年,怒道:“少爷我自甘肃一路而来,却只听到展梦白沿途所做的侠义行为,难道那展梦白还会分身不成,自己在东面行侠仗义,却分出一人到西面杀人越货么?”
  紫面大汉拍案道:“你小子莫非是展梦白的孙子辈么,展梦白抢来的银子,你分了多少?”
  那少年怒骂道:“放屁!”
  紫面大汉道:“你骂谁?”
  那少年道:“骂你这有眼无珠的奴才……”
  这边一骂将起来,饭铺里的客人早已都悄悄溜了,那饭铺的掌柜伙计,却倒不着急,也不过来拉架。
  展梦白又气又笑,听他两人对骂,自己倒像变成了局外人,最奇怪的是那帮着说话的少年他并不认得。
  只见那少年手掌一按桌面,人已凌空飞起。
  这边四条大汉也已叱咤着长身而起,紫面大汉飞起一足,踢翻了桌子,骂道:“好小子,你过来……”
  “哗啦”一声,桌上的杯盘碗盏跌得粉碎。
  那伙计忽然扳着指头,数道:“盘子四只,三十六文,杯子四只,二十四文,海碗四只,四十八文……”
  他一面数着数字,那掌柜的便在一旁提笔急书,紫面大汉厉喝道:“数好,多少钱都算爷们的……”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后记
    第五十二回 风消云散
    第五十一回 洞庭群龙
    第五十回 故人之恩
    第四十九回 故布疑云
    第四十八回 风雨会荆州
    第四十七回 铁骑传惊讯
    第四十六回 烈火情焰
    第四十五回 火炼鸳鸯
    第四十四回 龙争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