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失魂引 >> 正文  
第三章 如意青钱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如意青钱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7
  蓝雁道人“哼”声一顿,便自冷然数道:“一——二——”
  目光转注到自己剑尖上,再也不看别人一眼。哪知他“二”字尚未数完,于谨突地大喝一声,手腕一抖,剑尖上挑,刷地,又电也似的斜划下来,带起一溜青蓝的剑光,斜斜划向他持剑的手腕,剑势如虹,奇快无比。
  就在这同一刹那里,费慎腰身一弓,一起,笔直地扑向管宁,他身后的五条彩衣大汉,同时拔剑,同时纵身,同时出剑。五道青蓝的剑光,如天际流星分别剁向另三个蓝衫道人。
  这七个来自罗浮的剑手,不但身手快得惊人,而且时间配合得更是佳妙,显见得“罗浮彩衣”能够名扬天下,并非幸致。
  哪知他们身手虽快,这武当掌门座下的四大护法,身手却还比他们更快一步。
  就在于谨剑尖尚未落到一半,费慎身形方自纵起,另五道青蓝的剑尖正自交剪而来的时候,蓝雁道人口中突地清啸一声,错步,甩肩,拧腰,扬剑——
  另外三个蓝衫道人亦自齐地错步,甩肩,拧腰,扬剑——
  四道剑光,同时划起,有如一道光墙,突地涌起。
  管宁眨眼之间,只觉漫天剑光暴长,剑气森寒,接着便是一串“呛啷”击剑之声,倏然而鸣,却又立刻戛然而止。
  而武当道人的四柄长剑,已在这眨眼之间,将“罗浮彩衣”的七口利剑封了回去。
  管宁为之连退两步,定睛望去,只见武当道人的四条人影,背向自己,一排挡在自己身前,肩不动,腰不屈,只是细碎地移动着脚步,右腕不停地上下挥动,而一道道森冷的剑光,便随着他们手腕的纵横起落交相冲击,有如一片光网。
  望着这纵横开阖的森森剑气,管宁只觉目眩神迷,目光再也舍不得往别处望一下。
  这一日之间,他虽已知自己的武功,渺不足道,亦知道江湖之中尽多高手,但他此刻却是第一次见到剑法的奥妙。
  须知他本是天性极为好武之人,否则以他的身世环境,也不会跑去学剑,此刻陡然见着如此奥妙的剑法,心中的惊喜,便生像是稚龄幼童,骤然得到渴望已久的心爱食物一样。
  武当四雁并肩而立,剑势配合的佳妙,实已到了滴水难入之境。
  于谨、费慎只觉挡在自己身前的四道剑光,有如一道无隙可入的光墙,无论自己剑式指向何处,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
  剑光交击,剑势如虹,龙吟之声,不断于耳,刹那之间,已自拆了十招。
  蓝雁道人突地又自清啸一声,剑尖一引,左足前踏,“云龙乍现”,刷地一剑——
  另三个蓝衫道人竟同时翻腕,青蓝的剑光亦同时穿出。这十年以来,从未一人落单,联手对敌,已配合得妙到毫巅的武当四雁,竟藉着这一招之势,变守为攻,以攻为守,源源如泉,抽掣连环,连环不绝,正是武当剑派名震天下的“九宫连环”。
  于谨、费慎,以及罗浮门下的五个八代弟子,陡然之间,竟被攻得连退三步,心头不禁为之大骇,再也想不到,自己所仗以纵横武林的“罗浮玄奇七一式”七十一路辛辣而狠准的剑光,在这武当四雁面前施展起来,竟是如此不济。
  他们却不知道,若单只以一敌一,那么纵然那五个八代弟子不是武当四雁的敌手,但在罗浮剑派中地位、武功仅次于“彩衣双剑”的于谨、费慎,却并不见得在这武当四雁之下。
  但此刻彼此俱是联手对敌,情况便不大相同。原来武当剑派中,除了掌门真人外,其余“双蝶”、“三鹤”、“四雁”,俱有各别不同的惊人武艺,而这武当四雁,便是以联剑攻敌,名重江湖。
  瞬息之间,十余招便已拆过,于谨、费慎突地同时暴喝一声:“黄蜂撤!”
  暴喝声中,齐地后退两步,突地身形一旋,面目竟然旋向后面,背向武当四雁而立,反腕击出三剑。
  这三剑身形、招式,无一不犯武家大忌,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从未有过将整个背脊都卖给敌手,也从未有自背后发出剑式的。
  武当四雁心头一喜,还以为这两人输得急了,急得疯了。哪知这三剑刺来,却是剑剑辛辣,剑剑怪异,自己眼前看着他背后露出的空门,却不得不先避过这三剑,以求自保。
  稳操胜算的武当四雁,此刻竟被这犯尽武家大忌,全然不依常轨的三剑,击得手忙脚乱,蹬,蹬,蹬,齐地后退三步,还未喘过气来,哪知于谨、费慎竟又齐地暴喝一声:“黄蜂撤!”
  手腕一甩,掌中长剑竟然脱手飞出,有如雷轰电击一般,挟着无比强锐的风声,击向武当四雁,自己的身形,却藉着手腕这一甩之势,飕地一个箭步向前方远远窜了出去。
  青竹蛇口、黄蜂尾针,本来同是世上极毒之物,但青蛇噬人,其毒不尽,黄蜂蜇人,其针却断,针断身亡,毒只一次,是以这黄蜂尾针,实在比青竹蛇口还要毒上三分。
  名扬天下的罗浮剑派,镇山剑法“玄奇七一式”,虽然招招辛辣,招招狠毒,但其中最最辛辣、最最狠毒的一招,却就是于谨、费慎方才施出的一招“黄蜂撤”!只是此招虽然狠辣,却也正如黄蜂之针,只能螫人一次。
  此招一出,其剑便失,虽非剑去身亡,但这一招如若不能制人死命,自己却已凶多吉少,是以此招使过,便立刻得准备逃走,而纵是武功绝高的顶尖高手,在这一招之下,却也不得不先求自保,若想在这一招之下还能反击伤人,那却是再也办不到的。
  于谨、费慎交手之下,知道自己万万不是武当四雁的敌手,如若久战下去,自己定必要受到这武当四雁的折辱。
  而“罗浮彩衣”的声名,近年来正如日之方中,是万万不能受到折辱的,是以他们情急之下,便施展这招救命绝招“黄蜂撤”了。
  武当四雁本已大惊,忽地见到剑光竟自脱手飞来,更是大惊失色,此刻两下身形距离本近,剑光来势却急如奔雷闪电。
  四雁中的蓝雁、白雁,首当其冲,大惊之下,挥剑拧身,却已眼看来不及了。
  哪知——
  路旁林荫之中,突地响起一声清彻的佛号,一阵尖锐强劲无比的风声也随之穿林而出。
  接着便是“当,当”两声巨响,这两口脱手飞来的精钢长剑,竟被挟在风声之中同时穿林而出的两片黑影,击在地上。
  于是,又是一声清彻的佛号响起。
  一条淡灰的人影,随着这有如深山钟鸣的“阿弥陀佛”四字,有如惊鸿般自林荫中掠出,漫无声息地落到地上。
  这一切事的发生,在笔下写来,虽有先后之分,然而在当时看来,却几乎是同一瞬息中发生,也在同一瞬息中结束。
  “武当四雁”微一定神,定睛望去,只见林荫匝地的山路之上,两条彩衣人影,一晃而隐,接着五条人影,亦自一闪而没。这“罗浮彩衣”门下的七个弟子,竟在眨眼之间,便都消失在浓林深山里,而此刻站在武当四雁身前的,却是一个身长如竹,瘦骨嶙峋,穿着一身深灰袈裟的老年僧人。
  而站在四雁身后的管宁,却几乎连这一切事发生的经过都未看清。
  他只听得一连串的暴喝,数声惊呼,一声佛号,两声巨响,眼前人影乱而复静,武当四雁手持长剑,剑尖垂地,愣愣地站在地上,一个长眉深目,鹰鼻高颧的古稀僧人,微微含笑地站在武当四雁身前。
  而地上,却横着两柄精光夺目的长剑,和一大一小两串紫檀佛珠。
  武当四雁目光转处,瞬息间,面上神采便已恢复平静,四双眼睛,齐地凝注在那古稀僧人身上,又忽然极为迫疾地彼此交换了一个询问眼色,蓝雁道人便单掌一打问讯,朗声道:“大师佛珠度厄,贫道等得免于难,大恩不敢言谢,只有来生结草以报了。”
  说着,四雁便一齐躬身弯腰,行下礼去。
  那长眉僧人微微一笑,俯身拾起地上的两串佛珠,一面口宣佛号,说道:“佛道同源,你我都是世外之人,若以世俗之礼相对,岂非太已着相?何况老衲能以稍尽绵薄,本是分内之事!”
  这枯瘦的古稀僧人说起话来,有如深山流泉,古刹鸣钟,入耳铿然,显见得内家功力虽未登峰造极,却已入室登堂了。
  蓝雁道人微笑一下,仍自躬身说道:“大师妙理禅机,贫道敢不从命。”
  语声微颤,接着又说道:“贫道愚昧,斗胆请问一句,大师具此降魔无边法力,是否就是嵩山少室峰少林寺,罗汉堂的首座上人,上木下珠,木珠大师吗?”
  长眉僧人含笑说道:“人道武当弟子,俱是天纵奇才,此刻一见,果自名下无虚,一见之下,便能认出老衲是谁,难怪武当一派,能在武林中日益昌大了。”
  管宁呆呆地望着这木珠大师,心中惊骇不已。他如非眼见,几乎无法相信,这枯瘦如柴的古稀僧人,竟能以一串佛珠之力,击飞两柄力挟千钧的精光长剑,岂非骇人听闻之事。
  他却不知道这木珠大师不但是少林寺中有地位的长老之一,在武林之中,亦是名重一时的先辈高手。
  难怪江湖人道:武当七禽,紫蝶如鹰;少林三珠,木珠如钢。最后一句,说的便是这木珠大师。
  原来当今江湖之中,表面虽是平静无波,其实暗中却是高手如云,争斗甚剧。
  而江湖高手之中,最最为人称道的十数人,却又被江湖中人称为:“终南乌衫,黄山翠袖,四明红袍,罗浮彩衣,太行紫靴,峨嵋豹囊,点苍青衿,昆仑黄冠,武当蓝襟,少林袈裟,君山双残,天地一白。”这长达四十八字的似歌非歌,似谣非谣的歌词,正是代表了十五个当今江湖中最负盛名的高手。而这十五高手,虽是齐名而列,其实身份却又相差甚为悬殊。
  木珠大师,职掌少林罗汉堂,正是武林中无论道德武功,俱都隐隐领袖群侠的“少林袈裟”的最小师弟,他名虽未列十五高手之中,实却有以过之。只是管宁又何尝听过这些武林名人的掌故,是以此刻心中才会有惊异的感觉。
  却见这蓝雁道人微微一笑,道:“大师名倾武林,垂四十年,江湖中人就算未曾见过大师之面的,见了大师掌中这两串佛珠,却也该闻风而辟易了。”
  他深知木珠大师近年虽已极少在江湖走动,但早年却是武林之中人人见而生畏的“魔僧”。若非他幼年受戒,极得少林派上一代的掌门大师的宠爱,而且凑巧化去掌门师尊的一劫,只怕早就被少林逐出门墙之外了。
  是以蓝雁道人此刻说起话来,便十分拘谨客气,唯恐这出名难惹的“魔僧”,会对自己不利。
  哪知木珠上人竟自突地一笑道:“佛珠虽具降魔之力,却总不如青钱如意。老衲此次重入江湖,道友可知道是为的什么吗?”
  武当四雁心中俱都为之一惊。管宁双眉一皱,暗自忖道:“原来这僧人此来,为的亦是我囊中这串青钱。”
  却听蓝雁道人强笑一声,道:“大师闲云野鹤,世外高人,到这四明山来,想必不是为着人间的俗事吧!”
  他口中虽然仍极平淡地说着话,作出一副不知道木珠上人言中含意的样子,其实心中此刻却已不禁为之忐忑不已。
  木珠上人又自一笑道:“道友此言,却是大大的错了。想那天下名山胜水极多,老衲若是为了游山玩水,又何苦跋涉长途,由少林跑到这里来?”
  蓝雁道人面色倏然一变,但却仍然故作不懂之态,含笑问道:“那么,大师此来又是为着什么呢?”
  木珠上人突地笑容一敛,目光之中,寒光大露,冷冷说道:“道友是聪明人,又何用老衲多说?想那‘如意青钱’这种奇珍异宝,又岂是普通人能以妄求的?道友就算此刻得到手中,却也未见得能保有多久,依老衲之见,还是放在老衲这里较为妥当些,何况——”
  冷笑一声,接口道:“那些‘罗浮彩衣’的门人弟子,此次虽已遁去,但他们对两位道友,必定暗生妒恨之心,又怎会让道友安安稳稳地将这‘如意青钱’保留?道友若得到此物,只怕非但不是福,反足以招祸呢!”
  管宁冷眼旁观,此刻不禁又为之暗叹一声,暗中思忖道:“我只当这木珠是有道高僧,哪知此刻说起话来,却又全然没有一些出家人的样子。”
  目光转处,只见武当四雁面目之上俱都铁青一片,各自沉吟半晌,蓝雁道人便又强笑一声,说:“大师无论辈份名望,都比贫道们高出许多,是以大师若真是为着此物而来,贫道们莫说已受大师方才援手之恩,纵无方才之事,却也不敢斗胆,来和大师争夺此物——”
  他语声一顿,回转头去,向自己三个师弟朗声说道:“大师既已如此吩咐,我等多留已是无益,还是走吧!”
  管宁心中不觉大奇,他再也想不到方才气势汹汹的武当四雁,此刻却如此容易地便要偃旗息鼓,鸣金而退了。目光转处,只见木珠上人面上,仍然冷冷地没有什么表情,生像是武当四雁的这种做法,本是理所当然之事,丝毫用不着惊讶或者得意。
  须知以他的身份地位,早已料到武当四雁不会与之相抗,而管宁却并不知道这些。他方才见了武当四雁武功,那般精妙,此刻又是以四对一,无论如何,也不该畏惧于枯瘦老朽的古稀和尚。
  却见武当四雁各自半旋身躯,齐地向这木珠上人躬身行了一礼。木珠上人微微一笑,目光却已凝注到管宁身上,生像是全然没有将成名江湖的武当四雁放在眼里。
  武当四雁目光一旋,并肩向前走了一步。管宁暗叹,思忖道:“人类之事,真是令人难以预测,唉,这武当四雁——”
  哪知——
  他心念尚未转完,武当四雁突地齐一拧身,手腕挥处,长剑斜斜由前胸向身后划了个半弧,口中微哼一声,剑身“嗡嗡”作响,四口长剑,竟自有如交剪天虹,剁向木珠身上。
  这一突来的变故,使得管宁不禁为之失声惊呼一声。目光动处,却见这木珠上人身形竟仍动也不动,只见到武当四雁这四道拼尽全力,已然聚满真气的剑尖,已自堪堪剁在他的身上。他那两道灰白的长眉,方自轻轻一皱,左袖微挥,枯瘦的身形,轻灵而曼妙地转动一下,右掌的一串紫檀佛珠,便有如神龙般,夭矫而起,手腕又自微微一抖,武当四雁只觉眼前的紫影,光芒流转,似乎是挡向自己的长剑,又似乎是划向自己的胸膛。这短短的一串佛珠,此刻竟仿佛是丈八长鞭,使得武当四雁都以为它是划向自己身上。
  武当四雁大惊之下,沉腕,退步,撤剑,剑光一沉,又复挑起。蓝、白双雁,身躯平旋,“惊龙挥尾”,“抽撤连环”,刷、刷,又是两剑。武当四雁之中,本以蓝、白双雁武功较高,此刻全力两剑,剑势如虹,剑法果自不凡。
  哪知木珠大师灰白的僧袍,轻轻飘处,瘦削的身形,斜斜一转,便轻易地将这四道来势惊人的剑光又躲了开去。
  管宁武功虽不高,但终究是曾经练过武功的人,此刻一眼之下,便知道这瘦弱的古稀僧人,身上果有非凡的功力,心中不禁暗自感慨地长叹一声,暗中思忖道:“师父常对我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武功一道,更是如此。这话我本不深信,哪知的确如此。先前我见了这四个道人的剑法,以为他们已是武林中的一流身手,哪知他们此刻遇着这看来老弱无比的枯瘦僧人,剑法竟一点也施展不开了。”
  他感叹声中,那木珠大师袍袖轻挥,又已从容化开数招,突地大喝一声:“孽障还不走,就来不及了。”
  手掌一挥,掌中紫檀念珠,又自矫如游龙般飞扬而起。
  管宁只觉眼前灰影一闪,这木珠大师的身形,竟有如一道轻烟般,将武当四雁围了起来。武当四雁何尝不知道就凭自己四人的武功,要想胜得这“少林三珠”中最最难惹的木珠大师,实无把握,但武当四雁亦是以真才实学成名于江湖之中的人物,他们自恃武功,认为自己纵然难胜,却也未必就会落败。
  何况他们方才本是在木珠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猛下杀手,是以心中更加了几分把握。哪知此刻交手之下,情势竟大大出乎他们意料,这少林罗汉堂首座大师武功之高,竟不是这武当掌门的第二代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双蝶,三鹤,四雁”中的武当四雁中的四剑联手所能抵挡得住的。
  此刻木珠大师身形一经施展,端的翩若惊鸿,矫如游龙。刹那之间,武当四雁只觉四侧都是他宽大袈裟的影子,自己掌中的四柄长剑,竟被他短短的一串佛珠圈住了。
  蓝雁道人心中更惊,长啸一声,四人方向一转,背向而立,剑光霍霍,不求攻敌,但求自保,脚下却渐渐向外移动,只望自己能冲出这木珠大师的身法之外。
  武当剑法久已享誉天下,“九宫连环剑”剑剑连环,攻敌固是犀利,自保更是稳当,四人这一联剑,剑光更是密不透风,看来纵是飞蝇,也难在这剑光中找出一点空隙钻入。
  哪知木珠大师突地又是一声清叱,手中紫檀佛珠,随着脚下微一错步之势斜斜挥出,只听“当”的一声清吟,白雁道人手中长剑猛然一震,虽未脱手飞去,但剑法已露出一片空隙。
  他心头一凛,已知不妙,方待旋腰错步,哪知他方自动念之间,肘间便已微微一麻,又是“当”的一声,长剑竟已落在地上。
  这木珠大师竟以“沙门十八打”的绝顶打穴之法,打中他肘间的“曲池”大穴。站在白雁身侧的蓝雁、孤雁,齐地暴喝一声,剑光旋回,交剪而来,剁向一招得手的木珠大师。
  只是这两剑虽快,却连木珠宽大袈裟的袍角都没有碰到一点。他仅仅微一错步,身形便已倏然溜开三尺。
  管宁不禁暗中喝了声采。方才这武当四雁与那罗浮彩衣门下弟子动手之际,他已看得目眩神迷,此刻眼睛更看得直了。他与这对手的双方都丝毫没有渊源,是以他们谁胜谁败,也都不放在他心上。这木珠大师一招击落白雁道人手中的长剑,他只觉这少林僧人武功之高,高得惊人,却没有为武当道人们怜惜之意,是以他局外观战,更得以全神凝注。
  哪知——山路侧旁树梢上突地传来一阵狂笑声,一个清朗的口音狂笑着道:“可叹呀可叹!可笑呀可笑!”
  语声清朗,字字如钟,入耳锵然。木珠大师面容一变,厉叱一声:“是谁?”宽大的袍袖一扬,颀长的身形有如灰鹤般冲天而起。
  武当四雁竟自一齐停步沉剑,滔天的剑气,倏然为之一消。管宁微惊之下,抬眼望去,只见就在这木珠大师身形冲天而起的这一刹那间,山路旁,树梢下,亦自掠下一条人影。
  两条人影交错而过,木珠大师清叱一声,猛一旋腰,曼妙的身形竟自凌空一个转折,掌中佛珠,藉势向树梢人影连肩连背,斜斜击下。
  这一招的使用,的确妙到毫巅,不但管宁大为惊叹,武当四雁亦不禁暗中喝采。
  哪知树梢掠下的人影,身上竟似长了翅膀似的,突地一弓一屈,竟又上拔五尺,方才飘然落下,施展的身法,竟仿佛是武林中罕闻的轻功绝技“上天梯”、“梯云跳”一类功夫。
  武当四雁齐声惊呼一声,目光同时瞟向落下的这条人影,却又不禁齐地脱口惊呼道:“君山双残!”
  木珠大师一招落空,心中自不禁为之一惊。数十年来,这少林僧人不知与人交手凡几,此刻一瞥之下,便知此人武功高不可测,甚至还在自己之上,因之立刻飘落地面,耳边听得武当四雁的这一声惊呼,面容又倏然一变。
  管宁目光注处,只见由树梢掠下的这条人影,褛衣蓬发,手支铁拐,竟然是自己方才所见那奇诡的跛足丐者。
  山风凛凛,天光阴森,只见这跛足丐者面寒如冰,双目赤红,面上神情,极为吓人,但口中却竟仍狂笑着道:“可叹呀可叹,可笑呀可笑。”
  这阴寒的面孔,衬着这狂笑之声,管宁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不觉激灵灵打了个寒噤,只觉这本已阴沉沉的天色,仿佛变得更加阴沉了。
  这鹑衣、乱发、满面悲怆愤恚之色,但却仰首狂笑不绝的跛足丐者,倏一现身,不但管宁惊愕不已,武当四雁惶然失色,便是那在武当四雁四道有如惊虹掣电的剑光中,犹能镇静如常的少林罗汉堂首座大师“木珠上人”冷削森严的面目之上,也不禁为之变了一下颜色。
  蓝雁道人目光一转,和他的师弟们,暗中交换了个眼色,四人心中不约而同地暗呼一声:“君山双残!”
  木珠大师袍袖微拂,掌中佛珠,轻轻一扬,落到腕上。
  管宁轻咳一声,目光缓缓从这狂笑着的跛足丐者面上移开,缓缓在武当四雁和这木珠上人的面上移动一遍,见着他们面上的惊骇之色,便也知道这跛足丐者,必定是他们心中畏惧之人,不禁又怀疑地一瞟这跛足丐者,心中难以明了这鹑衣乱发的跛丐,究竟有什么地方竟自使得这些名重天下的武当、少林两派的高手,生出这种惊惶之态来。
  却见木珠大师眼睑一垂,口中高宣一声佛号,朗声说道:“老衲还当是谁,原来是掌天下污衣弟子的公孙左足施主到了,失敬得很,失敬得很。”
  他一字一字地一连说了两句“失敬得很”,语声清朗高昂,尾声却拖得很长,在这震耳的狂笑声中,更显得声如金石,字字铿然。
  管宁心中一凛:“难道此人便是丐帮帮主?”他虽不识武林中事,却也知道百十年来,“君山丐帮”在江湖中的声名显赫,可说是妇孺皆知,又何独武林中人。
  目光转处,却见这“君山双残,丐帮帮主,公孙左足”笑声犹自未绝,满头的乱发,随着起伏的胸膛不住飞舞,但脚下的单足铁拐,却是稳如磐石,心中不禁又一动。
  “君山双残……公孙左足……”他把心中断续的概念极快地整理一遍,便接着寻思道:“难道我亲手埋葬的另一跛丐,是‘君山双残’中的另一残?难道他便叫做公孙右足?难道我竟亲手埋葬了一位丐帮帮主?”
  他本是心思极为灵敏之人,否则又怎能在冠盖如云的京华大都,享有“才子”之誉。此刻心念转处,不禁又是感叹,又是惊异。因为他此刻已自更清楚地了解到自己半日前所埋葬的死者,身份都绝非寻常,那么,能使这些身份地位都极不寻常的武林高人都一齐死去的人,其身份岂非更加不可思议了吗?
  木珠大师双掌合十,默然良久,却见这公孙左足,狂笑之声,虽已渐弱,却仍未绝,口中亦犹自不住喃喃地说道:“可叹呀可叹,可笑呀可笑。”竟生像是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样。
  面对着名倾天下的“丐帮帮主”,他虽然暗存三分敬畏之心,但“少室三珠”在武林中又何尝不是显赫无比的角色。
  此刻木珠大师目光抬处,面色不禁又为之一变,沉声道:“十年不见,公孙施主风采如昔。故人无恙,真是可喜可贺。却不知公孙施主可叹的是什么?可笑的是什么?倒教老衲有些奇怪了。”
  语声方住,笑声亦突地戛然而止。
  于是,天地间便只剩下满林风声,簌簌不绝。
  只见这公孙左足缓缓回转头,火赤的双目,微合又开,有如厉电般在武当四雁面上一扫而过,便凛然停留在木珠大师身上,凝注良久,突又狂笑道:“老和尚坐关十年,怎的还是满脸江湖气,做起事来,也像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似的,这才教人奇怪得很,奇怪得很。”
  他也将尾音拖得长长的,语声神态,竟和这木珠上人一模一样。
  管宁不禁暗中失笑,暗暗忖道:“人道江湖异人,多喜游戏风尘,这公孙左足此时此刻,竟然还有心情说笑,其人平时的倜傥不羁,脱略形迹也就可想而知了。”
  却见木珠大师面色更加难看,而这公孙左足却浑如不觉地接着又说道:“武当剑派,名门正宗,自律一向极严,今日竟会不惜与少林高僧动起手来,这个……哈哈,也教我奇怪得很。”
  他语声微顿,双目一睁,突地厉声喝道:“只是你们可知道,你们动手争夺的东西,是属于什么人的吗?”
  木珠大师冷哼一声,接口道:“天下之物,本都无主,你自别人手中得来,人自你手取去,有何不可!”
  公孙左足目光一垂,竟又大笑起来,一面笑着说:“好好,老和尚竟然和穷花子打起禅机来了。身外之物,本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老叫化又怎能说是我的——”
  这丐帮主人倏而狂笑,倏而厉色,此刻竟又说出这样的话来,管宁不禁为之一愕,却见他突又转过身来,望向自己,道:“把公孙老二的一副臭皮囊葬在四明山庄里的,想必就是你这娃娃了?”
  此语一出,武当四雁、木珠上人,亦不禁齐地一惊。
  “公孙右足竟然死了!”
  管宁暗叹一声,黯然点了点头,见这公孙左足虽仍笑容满面,但却仍掩不住他目光中的悲愤之色。
  他深深地了解人们强自掩饰着自己的情感,是件多么困难而痛苦的事,因之他不禁对这狂放的跛丐大起同情之心,长叹一声,接口道:“小可适逢其时,因之稍尽绵薄之力。公孙二先生的遗物,小可亦斗胆取出,还请老前辈恕罪!”
  公孙左足目光凝注在他身上,突地连连颔首道:“好,好。”手掌一伸:“那你就把他囊中的那串铜钱交给我吧!”
  管宁常听人说,这类风尘异人,必多异征,此刻只望他伸出的手掌,莹白如玉,哪知目光动处,却见这名满天下的异人所伸出的一双手掌,黝黑枯瘦,和别的丐者毫无二致,心中不知怎的,竟似淡淡掠过一丝失望的感觉,但随即又不禁暗笑自己的幼稚,一面从怀中小心地取出那锦囊来。
  刹那之间,武当四雁、木珠大师面上的神色,突又齐地一变,十只眼睛,不约而同地瞪在这锦囊上。只见管宁的手缓缓伸入锦囊,又缓缓自锦囊中取出,手中已多了一串青钱,武当四雁不约而同地脱口惊呼道:“如意青钱!”
  管宁微喟一声,仔细望了望自己从囊中取出的这串青铜制钱,但看来看去,却也看不出这串青铜制钱有什么特异之处。
  他心中不禁惊疑交集,缓缓伸出手,将这串青钱交到公孙左足手上,一面说道:“不知是否就是这串制钱——请老前辈过目一下——”
  语声未了,只见那木珠大师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望在这串制钱上,就生像是一只贪馋的饿猫,见着鱼腥一样,一步一步地向公孙左足走了过来,哪里还有半分得道高僧的样子?
  而此刻公孙左足的一双眼睛,亦自望在这串制钱上。一时之间,他看来又似悲怆,又似鄙夷,又似愤怒,心中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缓缓接着这串青钱,失神地呆立了良久,就连那木珠大师一步一步逼近他的脚步,他都生像根本没有看到。
  武当四雁握在剑柄上的手掌,也不自觉地握得更紧了。
  这四个看来丰神冲淡的道人,此刻目光之中,像是要喷出火来,望着这串青钱,移动着脚步,他们虽然明知自己的武功,不是这公孙帮主的敌手,但面对着这串武林中人人垂涎的“如意青钱”,他们的心中虽有畏惧之心,却已远远不及贪心之盛了。
  管宁游目四顾,只见木珠大师已自走到公孙左足身前,武当四雁掌中微微颤动着的剑尖,距离也越来越近。
  他知道转瞬之间,便又将发生一场惊心动魄的激斗,心胸之间,不觉也随之紧张起来。
  哪知——
  公孙左足一旋身躯,突又纵声狂笑起来,笑声之中,满含讥嘲之意。
  木珠大师、武当四雁、管宁俱都为之一愕,齐地停住脚步。只听公孙左足的笑声越来越大,突地一伸手掌,竟将掌中的一串“如意青钱”,笔直地送到木珠大师面前,一面狂笑道:“这就是你们拼命争夺之物吗?好好,拿去,拿去。”
  手腕一翻,竟将这串“如意青钱”,脱手掷出,忽地,劈面向木珠打去。
  这一突来的变故,使得木珠、四雁、管宁,惊异得几乎再也说不出话来。
  木珠大师眼望着这串青钱,笔直地击向自己面门,竟亦不避不闪,浑如未觉,直到这串青钱已堪堪击在他脸上,他方自手腕一抄,将之抄在手里,但面上茫然之色,却未因之稍减。
  在场之人,谁也万万不会想到,这公孙左足会将这串如意青钱当做废物般抛出,此刻都愕然地望着他,几乎以为他发了疯。
  管宁眼睁睁地望着这一切,心中更是大惑不解。他亲眼看到那些“罗浮彩衣”的门下弟子,为着这串青钱,几乎丧生在武当四雁的剑下,又亲眼看到武当四雁为着这串青钱,被木珠大师打得透不过气来,但此刻公孙左足却叫别人拿去,他暗叹自己这一日之间所遇之事,所遇之人,俱非自己所能理解、猜测得到的,而此刻之后,又不知道有多少奇诡难测之事将要发生。这一切事本都与自己毫无关系,而此刻自己想脱身事外却也不行了。
  他心中方自暗中感叹,却听公孙左足又已狂笑着道:“可叹呀可叹,武当四雁、少林一珠,闯荡江湖数十年,竟没有听过,‘如意青钱,九伪一真’这句话。”
  他语声一顿,狂笑数声,接口又说:“可笑呀可笑,武当四雁、少林一珠,竟会为着这一串一文不值的破铜烂铁,争得面红耳赤,打得你死我活——哈哈,这串青钱若是真的,又怎会等到公孙老二死了之后,还留在他身上?又怎会让这任事不懂的娃娃得到手中?我老叫化久闻少林一珠不但武功超群,而且机智最沉,想不到却也是个糊涂虫。”
  他边说边笑,边笑边说,言词固是辛辣无比,笑声之中更是满含讥嘲之意。
  只听得木珠大师面色阵青,阵白,阵红。他话一说完,木珠大师突地右手手腕一翻,伸出右手食、中两指,将右手的青钱摘下一枚,两指如剪,轻轻一挟,管宁只听“刷”的一声轻响,这枚制钱便已中分为二,制钱之中,竟飘飘落下一方淡青色的轻柔丝绢来。
  武当四雁一齐轻呼一声,冲上三步,伸手去接这方软绢。
  哪知木珠大师突地冷叱一声,右手袍袖,“呼”地挥出,带起一阵激风,向武当四雁扫去,左手却已将这方轻绢接在手里。
  这其间的一切变化,都快如闪电,你只要稍微眨动两下眼睛,场中便立时换了一副景象。管宁凝目望去,只见木珠大师身形随着袍袖的一拂,退后五尺,武当四雁满面跃跃欲动之色,八道目光,一齐望在木珠手中那方轻绢之上。
  只有公孙左足仍是满面带着鄙夷的笑容,冷眼旁观,似乎是任何一件事的结果,他都早就预料到了,是以根本毋庸去为任何事担心。
  只见木珠大师右手紧紧握着那串青钱,左手举着那方丝绢,凝目良久,突地长叹一声,双手齐松,青钱、丝绢,俱都落到地上。
  公孙左足狂笑之声,又复大响,蓝白双雁,对瞥一眼,齐地抢上一步,剑光乍起,“刷”地,竟将地上的一串青钱、一方轻绢挑了起来。
  而木珠大师却在这同一刹那,在这公孙左足狂笑声中,拂袖,甩肩,拧腰,错步,头也不回地倏然回身远走。
  公孙左足拍掌笑道:“我只道木珠和尚已是天下最傻的人,想不到你们这四个小道士比他还傻三分。这串青钱如是真的,老和尚怎会把它甩下一走?你们现在还抢着来看,不是呆子是什么?”
  他一面笑骂,武当四雁却在一面探看着那方轻绢,一瞥,他们满腔的热望,便立刻为之冰冷。在这串古老相传的武林异宝“如意青钱”中的这方轻绢,竟是全白,连半点字迹都没有。
  等到公孙左足骂完了,武当四雁亦不禁失望地抛下青钱、轻绢,各自拧腰错步,回身远去。
  公孙左足目送着他们的身影消失,狂笑之声,亦自戛然而止,转目望处,只见身侧的锦衣少年仍在呆呆地望着自己。
  两人目光相对,管宁只觉这公孙左足的目光之中,满是悲怆痛苦之色,先前那种轻蔑嘲弄的光采,此刻已自荡然无存,不禁同情地叹息一声,想说两句话来安慰一下这心伤手足惨死的风尘异人,但究竟该说什么,他却又觉得无从说起。
  公孙左足铁拐一点,走到路边,寻了块山石,颓然坐了下来。他自觉心神交疲,仿佛已经苍老许多,方才虽然强自掩饰着,但此刻却已再无乔装的必要,长叹一声,缓缓道:“你叫什么名字?”
  管宁立刻说了,公孙左足微微颔首,又道:“管宁,你过来,坐到我身侧,我有些话要问问你。”
  他虽然满身褴褛狼狈之态,但此刻语气神态,却又隐含着一种不可描述的庄严高贵,这种庄严高贵,决不是人间任何一件华丽的外衣乔装的,也不能被任何褴褛的外表掩饰得住。
  管宁依言坐了下来,他心中何尝没有许多话要问这公孙左足,如想知道青钱的秘密、四明山庄的秘密、白袍书生的秘密。他只觉每一件事中,都隐藏着一个秘密,而每一个秘密都是他极愿知道的。
  只见公孙左足目光凝注着林梢泻下的一丝天光,默然良久,突地问:“你是几时上山来的?几时来四明山庄?看见了一些什么人、什么事?”
  管宁微一沉吟,便将自己所遇,极快地说了出来。此事,他已说了不止一次,此次更说得格外流畅。公孙左足默然倾听,频频长叹,频频抚额,此事的真相,他自己亦无法猜测。
  丐帮历史,由来已久,但定下详规,立会君山,却还是近年间事。此次“四明红袍”飞柬相邀,他因事耽误,是以来得迟了,却再也想不到,四明山庄之中,会生此惨变,更想不到先自己一步而来,与自己情感极深的孪生兄弟,竟惨死在四明山庄里。
  他上山之际,遇着管宁,那时他还不知四明之变,只是奇怪一个看来武功极浅的弱冠书生,怎的会从四明山庄之中走出。
  等到他自己赶到四明山庄,看到偌大的山庄之中,竟无人迹,再看到诸众的尸体,新掘的坟墓,和自己兄弟片刻不离身的铁拐,他便已知道这四明山庄中,已有惨变发生。但他却又不知道在这次惨变中,竟有如此多武林高手惨死,因为此事不但匪夷所思,而且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于是他折回山路,听到管宁和木珠、四雁的对话,看到他们的动手,骤然现身,狂笑讪嘲,看来虽然不改故态,其实当时心中的悲怆,愤嫉,惊疑,却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的。
  他默默地听完了管宁的话,树林里的天光更黯了,那串闪着青光的制钱,仍在地上一闪一闪地发着青光。那方轻柔的丝绢,被风一吹,吹到路旁,贴在一块山石上。他悲怆地长叹一声,手中铁拐,重重在地上一顿,发出“当”一声巨响,激得地上的沙石,四散飞扬,这一击虽重,却又怎能够发泄他心中的悲怒之气呢?
  管宁呆望着他,忍不住问道:“方才小可听得四明庄主此次聚会群豪,其中一半是为了这串青钱,老前辈可否告诉小可,这串青钱之中,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人们如此重视呢?”
  公孙左足目光一转,望在那串青钱上,突地冷哼一声,长身而起,走到青钱之侧,举拐欲击,忽又长叹一声,自语道:“你这又何苦,你这又何苦……”
  缓缓垂下铁拐,坐回山石上,长叹道:“青钱呀青钱,你知不知道,百十年来,已有多少人死在你的名下?”
  管宁心中更加茫然,只听这已因心中悲愤而失常态的武林异人长叹又道:“百余年前,武林之中出了个天纵奇才,那时你我都还没有出世,我自也没有见过他,只知道这位奇人在十年之中,击败当时天下所有的武林高手,出入少林罗汉堂,佩剑上武当剑岩,赤手会点苍谢神剑,单掌劈中条七煞,双手败连环坞凤尾帮,孤身一人,十年之中不知做下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将天下武林禁地、武林高人,都视为无物,唉——他人虽早已死去,但是他的逸事,却直到此刻还在江湖间流传着。”
  他目光空洞地凝注着远方,语声亦自沉重已极,但这种奇人奇事听到管宁耳里,却不禁心神激荡,豪气遄飞,恨不得自己也能见着此人一面,纵然要付出极大代价,也是值得的。
  却听公孙左足接道:“人间最难堪之事,莫过于‘寂寞’二字。此人纵横宇内,天下无敌,人人见着他,都要畏惧三分,谁也不敢和他亲近。他外表看来,虽极快活得意,其实心中却寂寞痛苦已极,不但没有朋友,甚至连个打架的对手都没有。”
  他语声微顿,长叹一声,自己心中,也突然涌起一阵无比寂寞的感觉。“君山双残”,一母孪生,自幼及长,从未有过太长的别离,而此刻雁行折翼,他陡然失去了最亲近的人,永远不能再见,此刻心中的感觉,又该是如何伤痛。
  管宁只见他悠悠望着远方,心里也直觉地感受到他的悲哀,但一时之间,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于他,却听他又自接道:“岁月匆匆,他虽然英雄盖世,但日月侵人,他亦自念年华老去,自知死期已近,便想寻个衣钵传人。但这种绝顶奇才眼界是如何之高,世上茫茫诸生,竟没有一个被他看在眼里。于是他便将自己的一身绝世武功,制成十八页秘图,放在十八枚特制铜钱里。古老相传,这十八页秘笈,上面分别记载着拳、剑、刀、掌、鞭、腿、枪、指、暗器、轻功、内力修为、点穴秘图、奇门阵法、消息机关,以及他自己写下的一篇门规。其中剑法、掌法各占两页,合起来恰好是一十八页。但大家亦不过仅仅知道而已,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其中任何一页。”
  管宁暗叹一声,忖道:“此人当真是绝世奇才,以短短百年之生,竟能将这许多种常人难精其一的功夫,都练到绝顶地步,唉——如此说来,也难怪武林中人为着这串青钱,争斗如此之激了。”
  公孙左足又自叹道:“自从这位异人将自己遗留绝技的方法公诸武林之后,百年来,江湖中便不知有多少人为着这串青钱明争暗斗。七十年前,祁山山腰的一个洞窟之中,出现第一串‘如意青钱’,为着这串青钱,武林中竟有十七位高手在祁山山麓,直到当时的昆仑掌门白梦谷将这串青钱当众打开,发觉其中竟是十八面白绢之后,武林中才知道这‘如意青钱’一共竟有十串,而且只有一串是真的。”
  管宁不禁又为之暗叹忖道:“武林异人,行事真个难测。他既有不忍绝技失传之心,又何苦如此捉弄世人——”心中突又一动,忍不住问道:“他们又怎知道这‘如意青钱’共有十串,而且只有一串是真的呢?”
  公孙左足缓缓道:“当时白梦谷惊怒之下,直折回那青钱原在的洞窟,才发现那洞中的石案之下,整整齐齐地刻着十六个隶书大字:‘如意青钱,九伪一真,真真伪伪,智者自择。’只是那得宝之人兴奋之下,根本没有看到这行字迹而已。”
  管宁恍然颔首,公孙左足又道:“这似诗非诗,似偈非偈的十六个字,不出半月,便已传遍武林,但等到第二串青钱在峨嵋金顶,被峨嵋剑派中的‘凌虚双剑’发现的时候,本来情如手足的凌虚双剑,竟等不及分辨真伪,便自相残杀起来,直落到两败齐伤,俱都奄奄一息,才挣扎着将这串青钱拆开——”
  管宁脱口道:“难道这串又是假的?”
  公孙左足长叹颔首道:“这串青钱又是假的。只可惜凌虚双剑已经知道得太迟了。这本来在武林中有后起第一高手之誉的凌虚双剑,竟为着一串一文不值的青铜制钱,双双死在峨嵋金顶之上。”
  公孙左足将这一段段的武林秘闻娓娓道来,只听得管宁心情沉重无比,心胸之间,仿佛堵塞着一方巨石似的。
  他缓缓透了口长气,只听公孙左足亦沉声一叹,缓缓又道:“凌虚双剑双双垂死之际,将自己的这段经过,以血写在自己衣襟上。他们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只望自己的这段遭遇,能使武林中人有所警惕,哪知——唉!”
  语声微顿,又自叹道:“此后数十年间,又出现了三串‘如意青钱’,这三串青钱出现的时候,仍然有着不知多少武林高手为此丧生,因为大家俱都生怕自己所发现的一串青钱是真的,因此谁也不肯放手,那凌虚剑客虽有前车之鉴,但大家却是视若无睹。”
  风吹林木,管宁只觉自己身上,泛起阵阵寒气,伸手一掩衣襟,暗暗忖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武林高手的死,罪过又该算到谁的身上?”
  却见公孙左足双眉微皱,又接道:“怪就怪在每串‘如意青钱’发现的肘候,俱非只有一人在场,是以便次次都有流血之事发生,直到——”
  他语声竟又突地一顿,面上竟泛起一阵惊疑之色,愣了半晌,喃喃自语道:“还是死了一个,还是死了一个……”
  双掌自握,越握越紧,直握得他自己一双枯瘦的手掌,发出一阵“咯咯”的声响。
  管宁转目望到他的神态,心中不禁惊恐交集,脱口唤道:“老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公孙左足目光一抬,像是突然自噩梦中惊醒似的,茫然回顾一眼,方自缓缓接道:“半年以前,我和公孙老二到塞外去了却一公案,回来的时候,路经长白山,竟然迷路深山,在乱山中闯了半日,方自叹息倒楣,哪知却在一个虎穴中,发现一串十八枚青钱。我弟兄二人自然不会为了这串青钱生出争斗,便一齐拍开一枚,果然不是真的。我弟兄二人虽然也有些失望,但却在暗中侥幸,得着这串伪钱的幸亏是我们,若是换了别人,至少又得死上一个,哪知——唉!还是……”
  他声音越说越低,语气之中,也就越多悲哀之意,默然半晌,哀声又道:“想不到这‘如意青钱’无论真伪,竟都是不祥之物。老二呀老二,若不是为了这串青钱,你又怎会不及等我,就匆匆赶到这四明山庄来,又怎会不明不白地死去!”
  双手蒙面,缓缓垂下了头,这叱咤江湖,游戏人间的风尘异人,心胸纵然旷达,此刻却也不禁为之悄然流下两滴眼泪来。
  山风萧索,英雄落泪,此刻虽非严冬,管宁却觉得天地之间,已充满严冬的寒冷肃杀之意。想到自己亲手埋葬的那么多尸身,这公孙左足不过仅是为着其中之一而悲伤罢了。还有别的死者,他们也都会有骨肉亲人,他们的骨肉亲人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不也会像公孙左足此刻一样悲伤吗?
  随着这悲伤的意念,首先映入他脑海的,便是那“四明红袍”夫妇相偎相依,拥抱而死的景象。“他们鸳鸯同命——唉!总比一人单独死去要好得多。”他情感极为充沛,此刻忽然想起自己死时,不知有无陪伴之人,暗中唏嘘良久,脑海中,又接连地闪过每一具尸身的形状。
  突地——
  他一拍前额,口中低呼一声,倏然站了起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惊人之事一样。
  公孙左足淡然侧顾一眼,只见他双目大睁,口中翻来覆去地喃喃自语着道:“峨嵋豹囊……罗浮彩衣……峨嵋豹囊……”心中不觉大奇。
  哪知管宁低语一顿,突地拧转身来,失声道:“老前辈,你可知‘峨嵋豹囊’是谁?”
  公孙左足眉心一皱,缓缓道:“峨嵋豹囊,便是武林中代代相传,以毒药暗器名扬天下的蜀中唐门,当今门人中的最最高手。只因他两人身边所佩的暗器革囊,全用豹皮所制,彩色斑斓,是以江湖中人便称之为‘峨嵋豹囊’。但他两人却并非峨嵋派中的弟子。”
  他虽然觉得这少年的问话有些突兀奇怪,但还是将之说了出来。
  哪知他话方说完,管宁突然满面喜色地一拍手掌,道:“这就是了。”
  公孙左足为之一愣,不知这少年究竟在弄什么玄虚。只见他一捋袍角,翻身坐到自己身侧的山石上,道:“小可方才听那罗浮彩衣弟子说,曾经眼见‘峨嵋豹囊’兄弟两人连袂到了‘四明山庄’,而且并未下山。但小可记忆所及,那些尸身之中,却没有一人腰佩豹囊的。此次赴会之人全都死在四明山庄,而这‘峨嵋豹囊’兄弟两人,却单单幸免,这两人如非凶手,必定也是帮凶了。”
  他稍微喘一下气,便又接着说道:“而且小可在那四明山庄外的木桥前,有暗器袭来,似乎想杀小可灭口,那暗器又细又轻,而且黝黑无光,但是劲力十足,显见……”
  公孙左足大喝一声,突地站了起来,双目火赤,须发皆张,大声说道:“难道真是这峨嵋豹囊两人干的好事……”
  目光一转,笔直地望向管宁,道:“在那六角小亭中,将你的书僮杀死的人,是不是身躯颀长,形容古怪……”
  管宁微一沉吟,口中讷讷说道:“但那两人身边却似没有豹囊。”
  公孙左足冷哼一声,道:“那时你只怕已被吓晕,怎会看清楚?何况……他们身上的豹囊,又不是拿不下来的。”
  他虽是机智深沉,阅历奇丰,但此刻连受刺激,神智不免有些混乱,此刻骤然得到一丝线索,便自紧紧抓住,再也不肯放松。
  管宁剑眉深皱,又自说道:“还有一事,亦令小可奇怪。那罗浮弟子曾说他们罗浮剑派,一共只派了两人上山,便是‘彩衣双剑’,但小可在四明山庄之中,除了看到他们口中所说一样的锦衣矮胖的两位剑客的尸身之外,还看到一具满身彩衣的虬髯大汉的尸身。不知老前辈可知道,此人是否亦是‘罗浮彩衣’的门下呢?”
  公孙左足垂首沉思良久,伸出手掌,一把抓住自己的乱发,长叹着又坐了下来。
  此刻他心中的思绪,正也像他的头发一样,乱得化解不开。这少年说得越多,他那紊乱的思潮,便又多了一分紊乱。“峨嵋豹囊武功虽高,却又怎能将这些人全部都杀死呢!除非……除非他们暗中在食物中下了毒,但是……峨嵋豹囊与四明红袍本来不睦,自不可能混入内宅,更不可能在众目昭昭之下做出呀,那么……那么他们又是如何下的毒呢?”
  这问题使他百思不解。
  而管宁此刻却在心中思索着另一问题:“白袍书生是谁……”这问题在他心中已困惑很久,但他却始终没有机会说出。因为他说话的对象都另有关心之处,是以当他说“白袍书生”的时候,别人不但根本没有留意,而且还将话题引到自己关心的对象上去,这当然是他们谁也不会猜出管宁口中所说的“白袍书生”究竟是谁的缘故。
  此刻管宁又想将这问题问出,但眼见公孙左足垂首沉思,一时之间,也不便打扰。
  两人默然相对,心里思路虽不同,但想的却都是有关这四明山庄之事。
  此处位于深山,这条山路上达“四明山庄”的禁地,莫说武林中人,便是寻常游客,除了像管宁这样来自远方,又是特别凑巧的人之外,也都早得警告,谁也没有胆子擅入禁地,是以此地虽然风景绝佳,但却无人迹。
  空山寂寂,四野都静得很。
  静寂之中,远处突地传来一声高亢的呼喊声,虽然听不甚清,但依稀尚可辨出是:“我是谁……我是谁……”三字。
  管宁心头一凛,凝神倾听,只听得这呼喊之声,越来越近,转瞬之间,似乎划过大半片山野,来势之速,竟令人难以置信。
  呼声更近,更响,四山回应,只震得管宁耳中嗡嗡作响。转目望去,公孙左足面上也变了颜色,双目凝注着呼声来处,喃喃道:“我是谁!我是谁……”
  他是谁?管宁自然知道。他跨前一步,走到公孙左足身侧,方想说出这呼声的来历。
  但是——
  这震耳的呼声,却带着摇曳的余音,和四山的回响来到近前了。
  只听砰然一声巨响,林梢枝叶纷飞,随着这纷飞的枝叶,倏然落下一条人影。公孙左足大惊回顾,这人影白衫白履面目清癯,虽然带着二分狼狈之态,却仍不掩其丰神之俊。
  他心中不禁为之猛然一跳,脱口低呼道:“原来是你!”
  却见这白袍书生身形一落地,呼声便戛然而止,一个飘身,掠到管宁身前,满面喜容地说道:“我找了你半天,原来你在这里。”
  管宁无可奈何地微笑一下,这白袍书生已自一把拉着他的臂膀,连声道:“走,走,快帮我,告诉我是谁。你答应过我的,想溜走可不行。”
  公孙左足莫名其妙地望着这一切,心中倏地闪电般掠过一个念头,这念头在他心中虽仅一闪而过,但却已使得武林之中又生出无数事端。
  管宁方觉臂膀一痛,身不由主地跟着白袍书生走了两步。
  哪知——
  公孙左足竟然大喝连声,飞身扑了上来,左掌微扬,扑面一掌,右肋微抬,肋下铁拐,电扫而出,拦腰扫来。这一连两招,俱都快得如雷击电掣,而且突兀其来地向白袍书生击来。管宁惊呼一声,眼看这一掌一拐,却已堪堪击在白袍书生身上。
  哪知白袍书生对这一掌一拐看也不看一眼,右手一带管宁,自己身形微微一闪。他闪动的幅度虽然极小,然而这一拐一掌竟堪堪从他们两人之间的空隙打过,连他们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一点。
  管宁惊魂方定,只觉自己掌心湿湿的,已然流出一身汗。
  这白袍书生身形之曼妙,使得公孙左足也为之一惊。他虽然久已知道这白袍书生的盛名,但始终没有和他交过手,此刻见他武功之高,竟犹在自己意料之外,心头一寒,同时沉肩收掌,撤拐,这一掌一拐吞吐之间又复递出。
  白袍书生衣袖微拂,带着管宁,滑开三尺。他武功虽未失,记忆却全失,茫然望了公孙左足一眼,沉声说道:“你是谁?干什么?”
  公孙左足冷笑一声。他和这白袍书生曾有数面之识,此刻见他竟是满脸不认得自己的模样,心中越发认定此人有诈,当下一提铁拐,游身进步,刷、刷,又是两招,口中喝道:“好狠的心肠,你究竟为了什么,要将那么多人都置之死地!”
  白袍书生又是一愕。这跛丐说的话,他一点也听不明白,旋身错步,避开这有如狂风骤雨般击来的铁拐,一面喝道:“你说什么!”
  管宁心中一凛,知道公孙左足必定有了误会,才待解释几句,哪知公孙左足却又怒喝道:“以前我只当你虽然心狠手辣,行事不分善恶,但总算是条敢做敢为的汉子,因之才敬你三分,哪知你却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哼哼,你既已在四明山庄染下满身血腥,此刻又何苦作出这种无耻之态来?哼哼,我公孙左足虽是技不如你,今日却也要和你拼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
    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
    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
    第八章 索命怪客
    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
    第六章 赌约
    第五章 恩情难了
    第四章 真真假假
    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
    第一章 惊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