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失魂引 >> 正文  
第八章 索命怪客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索命怪客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7
  太行双老身后突地传来一阵咯咯娇笑,只听那罗衣少妇娇笑的声音笑道:“哟唷,想不到这孩子倒有这么好的功夫,竟连‘太行双老’两位老人家都抓不住你,呀——这可真难得很!”
  管宁方才大用气力,此刻但觉体内气血翻涌,瞑目调息半晌,睁开眼来,只见这两个华服老人面色难看已极,那罗衣少妇却已面带娇笑,侧着身躯,从老人身旁走了出来,秋波轻掠,向管宁上下打量了两眼道:“喂,我说年轻人呀,你到底为什么得罪了这两位老人家,竟使得他们两位一起向你出手呀?”
  她明里是问管宁,其实暗中却在讪损这“太行双老”。要知道以“太行双老”的身份地位,岂有一起向个弱冠少年出手之理?此话若是传出江湖,“太行双老”颜面何存?
  管宁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当然早已听出她言下之意,心中不禁对这少妇暗暗感激,把先前骂她心肠冷酷的心念消去几分。
  只见这太行双老果然一齐轩眉大怒,目光利刃般漠然转向这罗衣少妇,而这罗衣少妇却仍然若无其事地轻轻一笑,面对管宁娇笑道:“你怎么不说话呀?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事得罪了两位老人家,唉——年轻人做事总是这么莽撞,还不快些向两位老人家赔礼!”
  太行双老面上阵青阵白,目光之中,生像是要喷出火来。管宁见了,心中大为诧异:“这两人对她如此愤恨,怎的都既不口出恶言,又不出手相击?”
  只见这两人狠狠地望了罗衣少妇几眼,乐山老人突地一跺脚,恨声道:“老夫已是古稀之年,你却年纪还轻,你如此行事,日后你的靠山一倒,你……你难道不怕武林中人将你……将你……”
  这老人气愤之下,说起话来,竟已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这罗衣少妇面容突地一沉,笑容顿敛,眉梢眼角,竟立刻现出冷削的杀气。
  她冷笑一声,缓缓说道:“我看你年纪不小,所以才尊称你一句老人家,你可不要不识好歹。什么靠山不靠山,难道我沈三娘自己就没有手段较量你?”
  太行双老面色变得更加难看。那青衣小鬟一手拿着一座烛台,站在门里,从门里射出的烛光,映得这两个老人的面容,苍白如纸。管宁侧目望去,只见那乐水老人暗中伸出两指,轻轻一扯乐山老人的衣襟,两人突地一言不发地一展身形,斜斜掠出两丈,再一拧身,衣袂飘飘,有如一双苍鹰掠去,倏然几个起落,便已消失在深沉的夜色和漫天的风雪里。
  罗衣少妇冷哼一声,目光转向管宁,轻轻一笑:“年轻人,别老站在雪里呀!”
  话声立刻又恢复了娇柔之意,此刻谁都不会看出这少妇竟有令太行双老都为之慑服的能力。
  管宁面颊一红,垂首向前走了两步,走到门口,讷讷道:“多谢夫人相助。”
  目光动处,心中突地一凛,他手腕之上,竟也整整齐齐印着一个紫色掌印,直到此刻仍未退去,暗忖这乐水老人掌上功力之深,端的惊人已极。他却不知道若非他已习得那内功心法,此刻他的手腕,岂非早已折断了。
  那罗衣少妇却生像是没有听见他感激之言,自语道:“真讨厌,怎么雪越下越大了。”
  回身又道:“红儿,你知不知道这里离北京城有多远了?明天我赶不赶得到?唉——再赶不到,只怕真的要迟了。”
  缓缓伸出右掌,在自己掌上凝注半晌,似乎看得出起神来了。
  管宁侧目一望,只见她这双春葱般的纤掌上,竟戴着一个纯金的戒指,最怪的是,这戒指竟做成人形,只是此刻灯光昏黄,看不甚清。管宁心中一动,方待答话,哪知厅内突地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只怕夫人纵使今日就已赶到,也嫌太迟了。”
  这声音虽然是冷冰冰的没有半分暖意,但语气之中,却满含一种幸灾乐祸的意味。罗衣少妇面色倏然一变,幽怨而温顺的眼波,也突地变得寒如利剪,冷然问道:“你说什么?”
  大厅内缓缓走出带着满面诡异笑容的终南剑客“瘦鹗”谭菁来,慢条斯理地一捻颏下微须,目光望着院中的漫天风云,冷冷又道:“在下是说,夫人纵使今日就可赶去,只怕——唉!”
  他面上笑容未敛,但却故意长叹一声,接道:“也嫌太迟了些。”
  罗衣少妇玉手一垂,长长的罗袖,便也像流水般滑下,覆盖了她春葱般的手掌。这高贵美丽的妇人,虽在盛怒变色的时候,举止却仍然是优美而动人的。她轻抬莲步间,曼妙的身形,便已漫无声息地移到谭菁身前,冷笑着道:“我要到北京城去干什么?怎的会太迟了?你倒说说看,你又怎会知道的?”
  瘦鹗谭菁冷笑一下,缓缓道:“这个么——嘿嘿,不但在下知道,武林中知道的人,只怕还不止在下一个哩!”
  瘦鹗谭菁与罗衣少妇,一个身形枯瘦,形容猥琐,一个容光焕发,貌如天仙,但此刻两人站在一起,说话之间,却是针锋相对,旗鼓相当。
  罗衣少妇面如寒霜,望也没有望管宁一眼。管宁轻轻向跨院门外走去,只听那枯瘦老人又在冷冷说道:“夫人此次北来,想必也是听了江南传言,说是夫人有位极亲近的朋友,正在北京城中养伤。但夫人一世聪明,难道就不曾想到,江湖上既然有此传言,那么,此刻要赶到北京城去会见那人的,何止夫人一个?”
  他嘿嘿干笑了几声,道:“只是这些人赶去会见那人的目的,自与夫人不大相同。夫人的那位朋友,武功虽然天下第一,但他如果真的受了伤,就不会再有力量来对付寻仇的人。这消息在江湖中流传已有月余,那么——夫人现在才去,不是已嫌太迟了吗?”
  他说话之间,语声极为低沉缓慢,是以话才说到一半时,管宁已走到门外,听了他的话,心中虽也一动,但他越走越远,后面的话,他便没有听清,也并没放在心上。
  此刻他心中思绪万端,根本整理不出个头绪来。今夜他在这个客栈中所遇之人,虽然个个来历身份俱似十分诡秘,但他却以为这些人与他俱无干系,他也无心去多作揣测。只有那两个老人与吴布云之间的关系,却使他颇为奇怪。那少年吴布云为何不告而别,而且走得那么慌张,更令他觉得难以解释。
  一路走去,他才发现这间客栈除了那个跨院外,所有的客房竟都是空着的。他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心想“铁金刚”那班强盗倒的确有些倒楣,选来选去,竟选中了这些煞星作打劫的对象。
  走到前院里,他和吴布云所驾的两辆车子,还停在门侧的马棚下。这两匹健马一日奔波,再加上此刻的深夜寒风——但此刻却为何都神采奕奕,没有半分颓靡之态,和马棚中的另几匹马一比,更显得卓卓不凡。要知道管宁百万身家,此次单身出行,选用的马匹,自然是百中选一的良驹,那少年吴布云更是大有来历,所乘自也不是普通劣马。
  夜色深浓,风雪稍住——
  管宁一振衣衫,大步走了过去。万籁俱寂之中,这辆马车里,突然传来一阵阵呻吟声。
  管宁心中蓦地一惊,“嗖”的一个箭步,窜到车侧一看——
  这两辆乌篷大车,车门竟都是虚掩着的。虚掩的车门边,一边倒卧着一个反穿皮袄的彪形大汉,另一边却倒卧着刚才那个出来开门的店小二。这两人俱是覆地而卧,口中不断地发着微弱的呻吟之声。
  管宁大惊之下,定睛一看,夜色之中,只见这大汉已经穿得发黑的白羊皮袄的背心上,竟渗有一片鲜红的血渍,那扮成店伙样子的贼党,背后亦有一片鲜血,而这两个人之间的雪地上,却赫然有八个像是用剑尖划出的潦草字迹:“如此疏忽,真是该死!”
  方自稍住的雪花,已将此刻划颇深的字迹,掩得有些模糊不清。管宁出神地望着字迹,一时之间,心中满是惭愧自责,不觉呆呆地愕住了。
  他知道这两人定必是在自己和吴布云停留在那跨院中时,偷偷溜出来,要看看这两辆大车中所载是何财物。等他们见到大车中只是两个病人,自然大失所望,甚至还要对车中之人加以杀害,而就在这时候,却有一人突然掩到他们身后。他们背后的伤口,不用说,自也是被这人所创。
  这人暗中救了公孙左足和那神秘的白衣人,自然就不免要恨管宁和吴布云的疏忽,是以便在地上留下字迹,以示儆戒。
  “但这人却会是谁呢?”管宁呆立在凛冽的寒风里,暗问自己。
  他想到三天以前,书斋中突地穿窗飞来的两剑一刀,以及昨晨桌上赫然出现的桑皮纸包——包中的人耳,便又暗中寻思:“这件事看来是同一个人做出来的。他如此维护于我,但却又不肯与我相见,到底为的是什么呢?”
  “只有凌影——”他低低地,有如呻吟一般自言自语着:“凌影,凌影,真的是你吗?你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却又偏偏不肯见我呢?”
  藏首缩尾的马,被惊得“唏聿聿”昂首不住长嘶。
  管宁心头一惊,伸手打开车门,白衣书生仍然静卧如昔,另一辆车中的公孙左足也在沉沉睡梦中。他心中一叹,觉得这位浪迹风尘的武林异人,在身受重伤之后还能如此沉睡,的确是种福气。
  他却不知道,公孙左足此刻还能沉睡的原因,却仅是因为吴布云以和缓的手法,点了他的“睡穴”而已。
  他见了车内的两位武林异人都安然无恙,方自透了口长气,突地觉得天地间此刻竟是沉寂如死,方才的马嘶声、呻吟声,已全部停顿,除了呼呼的风声外,四下里连一丝声音都没有了。
  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在如此寂寞的深夜,他突然发觉,静寂,有时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于是他便干咳一声,但咳声一住,四下又复寂然。他无可奈何地暗叹一声,将一辆马车从马厩中牵出来,可是——
  当他再去牵第二辆大车的时候,一条淡青人影,突地如飞掠来,灵巧地掠上马车前座。
  接着——第二条人影,也自掠来,这人影来势之速,更远在第一条人影之上。
  已被第一条倏然如飞的人影惊得怔住的管宁,耳边只听得一连串环佩的叮当微响,停留在院中的大车已由这家客栈敞开的大门向外驰去。一个娇柔清脆的口音,仿佛在喊道:“暂时借马车一用……”
  下面的语声,便已全被辚辚的车声,和两匹健马的长嘶掩住。
  这一个突然的变故,从发生到结束,不过仅仅是眨眼间事。
  大惊之下的管宁,根本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突生之变,等到他定过神来,大喝一声:“慢走。”
  一个箭步掠出大门的时候,这辆大车在沉沉夜影中,已变成了一个朦胧的黑影。
  此刻,他甚至还未来得及想这变故的严重性。他知道驾走这辆大车的,必定是那罗衣少妇和她的女婢。这样的人物,莫说驾走他一辆车,便是驾走他十辆马车,他也不会觉得心痛。
  但是——他突然想起大车里卧病的人来,他也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他感到一阵虚弱的感觉,自脚跟发散,转瞬便蔓延全身。你若是也曾经历过一些突然发生的严重打击,你便也能明了这种感觉的滋味,如若不然,便是用尽世间所有的词汇来形容,只怕也不能形容出这种感觉的滋味。
  大地上的一切,眨眼之间,便都变成为一团虚空。
  他大喝一声,转身扑向仍然停留在马厩内的另一辆马车边,拉开车门一看,那至今仍是谜一样的白衣人,安静地卧在温暖华丽的锦衾里。他不禁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但是——
  这口气还未透出一半,他的呼吸便立刻又像是窒息住了。
  他想起另一辆大车中,是伤势极重,亟待求医的公孙左足——
  他来不及再想别的,又自狂吼一声,扑向大门。但门外夜色沉沉,寒风寂寂,不但没有车马的影子,就连马车的声音都没有了。
  但是这沉沉的夜色,这寂寂的寒风,此刻却像是泰山巨石般的,当头向他压了下来,他也仿佛承受不住,身形摇了两摇,虚软地倚在门边,于是刹那之间,夜色也消失了,寒风也消失了,在他眼中,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大地又变成了一片虚空和混沌。
  这件变故发生后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他不敢想像,更无法弥补。他紧握着一双拳,在自己胸口狠狠地捶了两下,暗中责备自己的愚蠢。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那辆大车牵出来。假如他先将公孙左足抱到另一辆大车,不是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吗?纵然将两辆大车都一齐牵到门口,又有何用?一个人,又怎能同时驾驶两辆大车呢?
  于是他紧握着的双拳,又在自己的胸口上狠狠地捶了两下。
  就在他深深自惭自愧,自责自疚的时候,暗影中又突地缓缓地踱出一条人影来,一面在独自冷笑着。寒风,将他这森冷的笑声,传入管宁的耳里。他下意识地转目望去,瘦鹗谭菁已自踱到他身侧来了。
  他眼中虽然接触到这条人影,心里却仍然是空空洞洞的。瘦颚谭菁奇怪地打量了他两眼。这终南的名剑手,虽然早已知道他师兄“乌衣独行”已在四明山庄遭人毒手,是以便兼程北来,想在北京城中,寻访那传言已被一个富家少年带回北京,并且也受了重伤的凶手,但是他却不知道,此刻站在他眼前的少年,便是他自己此来寻访的人物。
  他无意之中,遇着多年以前,在黄河江船上,使完全不识水性的他受尽折辱而几乎丧生的仇人,报却了久久郁积于心的深仇,又以冷言热讽,将那罗衣少妇说得五内焦急,立刻冒着风雪赶走。一夜之间,他一连做了两件得意的事,此刻便不禁有些飘然的感觉,恨不得能找个人来分享他此刻的快乐。
  于是他便停下脚步,缓缓地道:“人生百年,拍掌来去,身外之物,更是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走,你不过只是失去了一辆马车而已,又何必如此愁苦?”
  语声微顿,抬目望处,却见这少年仍是呆呆地望着自己,就像是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似的。他的双眉微皱,沉声又道:“少年人,我说的话,你可听到没有?”
  管宁目光一瞬,缓缓垂下头,低语道:“这该如何是好——”
  他心中一片茫然,想到自己明日与那少年吴布云之约,更不知该如何交代,竟真的没有听到这瘦鹗谭菁究竟在说些什么,又自喃喃低语:“我真是该死!我真是该死……”
  谭菁双眉一轩,但瞬即放声大笑起来,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锭原本已放在“铁金刚”手里,此刻却又取回的金锭,大笑着道:“想不到你这少年人竟然如此想不开。来来来,拿去,拿去,这一锭黄金,想来已足够买回你的马车了。”
  这狂笑之声,使得管宁神志为之一震,抬起头来,呆望了他两眼,又摇了摇头,方自缓缓说道:“我与阁下素不相识,阁下这是干什么?”
  瘦鹗谭菁伸手一捻微须,大笑又道:“是是,我与你虽然素不相识,你的车马更不是我所掠走,但这锭金子,你却只管取走——”
  他又自仰头长笑几声,接道:“若非是我三言两语,那沈三娘又怎会如此匆忙地赶走?你可知道她是为着什么——哈哈,她是生怕自己去得太迟,那厮会被别人害死!唉——”
  他故意叹息着:“如此风霜严寒,一个妇道人家还要如此奔波,也真难为她了。”
  管宁呆呆地望着他,他说的话,管宁根本一点也不懂,当下干咳一声,道:“阁下到底在说什么?小可实在愚昧,难以了解。至于这锭金子,小可更是不敢接受——”
  瘦鹗谭菁笑声顿住,突地面色一沉,截断了他的话,说道:“这黄金你只管拿去。反正你的马车,既然被那人驶去,你纵然想尽办法,也不能取回了。”
  管宁心头一凉,脱口道:“真的?”
  谭菁冷哼一声,点首道:“老夫岂会骗你!”
  双眉一扬,神气间突然又变得十分得意,接着又道:“你可知道驶去你车子的那个女子是谁?”
  管宁茫然地摇了摇头,谭菁又道:“那女子便是江湖人称‘绝望夫人’的沈三娘!武林中人遇上了别人,凡事还能有三分希望,但遇上了这沈三娘么——嘿嘿,什么事都只好任凭她摆布了,几乎连半分反抗之力都没有,是以江湖中人,才替她取了‘绝望夫人’这名号。”
  “绝望……”管宁将这两个字仔细思索一下,不禁为之激灵灵打了个寒噤。世上最可怕之事,只怕也莫过于这“绝望”二字了。
  而那温柔高贵的女子,竟叫做“绝望夫人”,这名字取得又是何等冷峭!但见瘦鹗谭菁嘿嘿一声冷笑,又道:“这‘绝望夫人’沈三娘,不但剑法暗器,俱都超人一等,聪明机智,更是骇人听闻。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她几乎全都早已猜到,你嘴里都没有说出来的话,她也能先替你说出来,而且她还有个与她关系大不寻常的靠山,武林中最狠最冷的人物西门一白——”
  这“西门一白”四字一入管宁之耳,他心头不禁又为之一凛。他似乎听过这名字,又似乎没有听过。却见谭菁又已接道:“多年来,天下武林中人,就从未听过有一人能在这‘绝望夫人’面前占过半分便宜的,嘿嘿——只有老夫,今日只说了三言两语,便让她吓得面青唇白,连抢马车这种事都干出来了。”
  他又以一阵得意的大笑结束了自己的话,随手将那锭黄金,塞在管宁手里。人们在欢乐的时候,常常会希望别人也能分享自己的欢乐。这孤傲的老人此刻在这种心情下,便也做出了一些绝非他平日为人性格所做的事来。
  但是,他却不知道,管宁的心境,又怎会为这区区一锭金子而欢乐起来?
  这本已充满自责自疚之心的少年,心情更是其乱如麻。他略微思考一下,便恍然想到“西门一白”四字,便是那白衣书生的名字,也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这白衣书生的名字。只是除了这名字之外,他对此人的一切,仍然丝毫不知道。
  他想到这些日子来,他所接触到的每一个武林中人,说起西门一白的为人,都说是“冷酷毒辣”。于是,他便无法不再冷静地思考一遍,他对这西门一白的信念,是否有改变一下的必要。
  而他此刻也已猜到,那位“绝望夫人”沈三娘,如此匆忙地要赶去北京,一定是为着关心这西门一白的安危,生怕他会遭受到仇家的危害,于是,他又想到那一刀两剑、两只人耳。“难道这些人便是要去加害西门一白的仇家?”
  他不禁暗问自己:“那么,又是谁把他们赶跑的呢?”
  一个人能对一件事加以冷静而明确的分析,他便会被人称赞为聪明人,假如,他能冷静分析的这件事与他本身有关,那么他聪明的程度就更会被人惊赞。
  但是,管宁此刻,却有着那么多与他本身有关的事,有待于他自己思考分析。他纵然聪明绝顶,却也不禁为之迷乱了。
  手掌一紧,他发觉掌中已多了一锭金子。谭菁是何时将这锭金子塞在他手上的,他也不知道。
  于是,他接着便发觉,方才充耳的狂笑声,此时已归于寂静。而那位枯瘦的终南剑手,此刻也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风未住,雪又落了起来。他肩头已积满了雪花,但却没有抖落它。你能够将自己也化入管宁此刻的情景,来体会一下他此刻的感觉吗?
  瘦鹗谭菁成名江湖数十年,平生只在河套附近的黄河渡头边栽过一次跟斗,心胸极为狭窄,多年来,他时时刻刻都将这件奇耻大辱放在心里,未曾有一日或忘。
  今日他奇耻得雪,又将武林中人人见着要倒楣的“绝望夫人”讪笑一番,心中真是得意已极,是以见了管宁这种发愣的样子,心里只觉得有些好笑,随手塞给他一锭金子,便扬长走了出去。
  这王平口虽近京城,但前有大镇,后去已是北京,过往的行商旅客,在这王平口歇脚的并不甚多,因之市面并不繁盛。此刻夜已颇深,王平口这条街道上,不但渺无人迹,甚至连灯火都没有了。再加上这家客栈本已位于街道尽头,他出了大门,四下一望,微一振衣,抖落雪花,便向镇外行去。
  在这严冬的深夜里,在这荒凉的道路上,若非是他这种久走江湖,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若是换了别人,有谁敢在此时赶路?
  他暗中微笑一下,撩起衫角,大步而行,虽未尽展轻功,速度已颇惊人。此刻他心中舒坦,脚步踏在雪地上,有如踏在云端。
  刹那之间,前行便已里许,他脚步却已越走越慢。要知道虽是内家高手,他在如此风雪严寒中赶路,却也是件苦事。
  “我此行既无急事,如此赶路为何?”
  此念既生,他不觉暗笑自己,于是他前行的脚步,便慢了下来。转目望去,忽地瞥见前面枯林中,仿佛有一幢屋影,他暗中盘算一下,突地双臂一振,电也似的向这幢屋影掠去。
  三五个起落,他掠起的身形,便已掠去林中,只见这幢屋影飞椽双脊,屋子虽不大,建筑得却极为精致华丽。
  他展颜一笑,暗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这幢屋子真的是间祠堂庙宇。”
  于是他毫不考虑地从一处颓落的墙垣缺口,跳跃进去,顺手掏出个夜行人必备的火折子,匝风一抖,一点昏黄的火光,便自亮起。
  哪知……
  一点火光,突地从店栈墙角转了出来,接着“笃笃”两声更鼓,一个懈怠苍老的声音,随着沉重的脚步声,缓缓传来,懒洋洋地自语道:“又是二更啦!天,怎么还不亮?唉——冬天晚上,日子可过得真慢呀!”
  紧握一锭金子在手中的管宁,正望着漫天的雪花发愣,听见这声音,倏然一惊,脚步一缩,想退回门里,却听这更夫已自喝道:“是谁?这么晚还站在这儿。”
  管宁暗叹一声,知道自己又遇着了麻烦。他生怕这更夫会看到院里的两具尸身。要知道他出身世家,对于违法的事,总是不敢做的。这两具尸身虽非他所杀,但他却怕沾到凶杀的嫌疑。这种感觉,自然和亡命天涯的武林人物大不相同。若是换了“铁金刚”这类角色,只怕早已将这更夫一刀杀却。
  而此刻,他却立刻应声走了出去。耸着双肩,缩着脖子,穿着一身老棉袄,手里提着个灯笼,捻着个更梆的老更夫,睁着蒙胧的老花眼,上下向他望了两眼,干咳了两声,又道:“小伙子,三更半夜的,干什么呀!是跟谁幽会?嘿——年轻人,真都是夜猫子。难道你也像我老头子一样,怕活不长了,连晚上都不敢睡觉?”
  这老人亲切的语气,友善的态度,管宁突然发觉,有些人的人性是那么善良。这老人看到自己如此鬼祟样子,竟没有丝毫疑心自己。
  他感激地向老人一笑,心中一动,便问道:“老人家,我是因为有个客人生了急病,要尽快到妙峰山去求医。你老可知道,从这儿到妙峰山,该怎么个走法?”
  老更夫长长地“哦”了一声,将灯笼往门里一照,管宁心中立刻一阵巨跳,生怕灯笼的灯光,会照出地上的尸身。
  他却不知道这老人老眼昏花,在这幽暗的深夜里,要叫他看出一丈以外,马厩下阴影中的东西,再添三只灯笼,他也未必能看到的。
  只见这老人手里举着灯笼,来回晃了两晃,道:“这里面有辆马车是不是?嘿——还套上了马。嘿!原来你要趁夜赶路。妙峰山可不远,从这儿出镇往西走,走个里把地,再北转,不到天亮,你也许就能赶到妙峰山了。可是——我老头子怎的没听说过妙峰山上住着大夫呀?”
  “笃笃”两声,更梆又是两响,这老人摇了摇头,蹒跚着往外走去,一面摇着头,叹道:“唉!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身体真比我老头子棒得多。这么黑,这么晚,还能赶车……”
  管宁望着这老人逐渐远去的背影;想到他一生平凡的生命,心里方自泛起一阵淡淡的怜悯,但转念一想,这老人的生命虽然平凡,但却是安乐而稳定的,他毋庸对世人负疚,也不会对上天有愧,因为,他已尽到了他做人的责任。
  “但是,我呢?”他垂下头,走到院中,走到那辆大车旁。此刻他甚至宁愿方才被那罗衣少妇驶走的是这辆,因为,他对人们已有歉疚的感觉。
  跳上车座,扬起马鞭,叭喇一声,健马长嘶,车轮转动——
  这辆马车,便冒着风雪,冲出了这客栈的大门,冲入深沉的夜色中的官道上。辚辚的车声,划破了大地的寂静。
  他挺起胸膛,长长透了口气。风雪劈面打在他脸上,刺骨的寒意,使他消极的意志,振奋起来。
  于是,车行更疾。
  他留意观察着道路,左手捻着缰绳,握着马鞭的右手,却搭了个凉篷,盖在眼睑上,免得迎面飞舞的风雪,将视线挡住,因为,在这深沉的夜色里,要辨清前面的道路,本就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突地——一条黑影,跄踉着从道路冲出来,扬手一招,似乎想将马车拦住。
  管宁双眉一皱,微一迟疑,马车已冲过那人身旁。在这刹那之间,他心念数转,终于一提缰绳,吆喝着将马车勒住。车声一停,马嘶一住,便听得那人口中不住哼着。
  管宁回身探首望去,那人向前撞了两步,终于“噗”的倒在地上。黑夜中,他依稀辨出这人的身形,心头不禁一凛——这看来似乎已受了重伤的人,竟是那枯瘦的老人瘦鹗谭菁!
  管宁一惊之下,立刻跳下车去。他与这枯瘦的老人,虽然并未深交,但他生具至性,见人有了危难,无论此人是谁,他都会仗义援手,至于他自身的利害,他却根本不去想它。
  瘦鹗谭菁在地上哼了两声,挣扎着抬起头来,于是他也看清,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便是方才发呆的少年。
  管宁俯下身去,搀起这老人的臂膀,焦急地问道:“老前辈,你受的是什么伤?伤在哪里?”
  瘦鹗谭菁长叹了口气,将全身的重量,都倚在管宁的怀里,管宁问他话,他只能虚弱地摇了一下头,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他身上所受的伤,究竟是被何物所伤的。
  于是,管宁只得将他抱到车上,放在那白衣人西门一白的身旁。瘦鹗谭菁此刻目光若仍是敏锐的,头脑若仍是清楚的,还能看清他身旁所卧的人的面容,只怕他立刻便会跳起来。
  但是此刻,他不但四肢已开始麻痹,而且他还感觉到这种麻痹已逐渐蔓延到他心房。命运的安排,永远是如此奇妙和残酷,它使你终于找到你非常想找的人,但却又会在你最最不愿见到此人的时候。
  这辆大车,外观虽不起眼,但内里却制造得极为精致。车厢四角,都嵌着一盏小小的铜灯,只是管宁方才心乱之际,便未将灯燃着。
  他此次离家出门,本已立下闯荡江湖的志愿,因此事先将行囊准备得甚是周详。此刻他从一旁取出火折,爬进车厢将四角的铜灯俱都用火点着,车厢内便立刻变得十分明亮。
  光芒刺眼,瘦鹗谭菁微睁一线的眼睛,便又闭了起来。
  管宁俯首望去,这老人身上衣衫仍然完整,身上也没有一丝血渍,只是面色苍白,气息微弱,他心中一动,忖道:“莫非他也是中了剧毒!”
  此念方生,目光转处,却见这老人枯瘦面容上的肌肉,突然一阵痉挛,苍白的面色,倏的转青。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这狰狞的面容上,管宁不觉打了个寒噤。却见他痛苦地低喊一声,突又伸出双手,“啪”的击在他自己胸前,伸手一抓,抓着他自己的衣衫,双手一扬,“嘶”的一声,他竟将身上穿着的皮袄撕成两半。
  车门外有风吹进,吹起这皮袄里断落的棉絮,浅黄色的狐皮短袄内,他黝黑枯瘦的胸膛上,竟有五点淡淡的血渍。
  管宁不禁为之心头一凛,定眼望去,这五点淡淡的血渍上,竟各个露出半截乌黑的针尖,针尖颇细,甚至比绣花针还要细上一些,但却仍穿透这厚重的皮袄,直入肌肤,端的是骇人听闻的事。
  管宁呆呆地望着这五点针尖,心中突又一动,倏然想起自己在四明山庄小桥前所遇的暗器,又想起武当四雁中,蓝雁道人所说的话:“……以贫道推测,在四明山庄的止步桥前,袭向他的暗器,便是那以暗器驰名天下的‘峨嵋豹囊’囊中七件其毒无比的暗器中,最霸道的‘玄武乌煞,罗喉神针’……”
  管宁不禁脱口呼一声:“罗喉神针——”
  瘦鹗谭菁全身一震,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竟使得已将奄奄一息的他,挣扎着坐起半身俯首一望,面色大变,惊喝道:“果然是‘玄武乌煞,罗喉神针’……唉——我怎会想得到那里面竟会是他们兄弟两人……”
  眉峰一皱,又道:“奇怪,他兄弟两人,怎会也到了此间,又怎会潜伏在祠堂里……”
  语声一顿,目光突地掠过一丝希望的光芒。
  管宁此刻心中思潮又起,忍不住问道:“老前辈是在哪里遇着他们,又怎会中了他们的暗器?”
  要知道管宁心中始终认为四明山庄那件凶杀之事,要以这“峨嵋豹囊”兄弟二人的嫌疑最大,是以此刻听到他们的行踪,便立刻忍不住追问起来。
  却听谭菁长叹一声,“噗”的卧倒,沉声道:“我哪里知道是他们,只怕他们也不知道是我……”
  原来……
  方才他一脚跨进了断墙,随手打开火折,却听黝黑深沉的祠堂之中,突的冷冷一笑,瘦鹗谭菁虽然久走江湖,但听了这种森寒笑声,却仍不禁为之一惊,倏然顿下脚步。
  笑声一发便止,但四下的寒风里,却似仍有那森寒的笑意。
  瘦鹗谭菁心念动处,手腕一扬,掌中的火折子,突的脱手飞去,穿过这祠堂大殿败落的窗棂,笔直地飞了进去。
  而他枯瘦的身躯,也随之掠进。
  突然——大殿中又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朋友,你放心吧!我死不了!”
  瘦鹗谭菁身形方自穿入窗棂,闻言心中一动,真气猛降,浊气倏升,而就在这刹那之间,黑暗中突地击来十数道尖锐但却微弱的风声。瘦鹗谭菁大喝一声,挥掌拧身,手掌一按窗框,身形又退到窗外,应变之快,可谓惊人。
  但他双足一踏地面,胸膛间仿佛微微一凉,他立刻觉得不妙,身形再退五尺,运气之间,胸中竟有些麻痹之感。
  他全身一震,大喝一声:“我与你素无仇怨,你竟暗器伤人!”
  此刻他急怒之下,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了,黑暗中又传出一阵森冷的笑声,先前那说话的声音,又自沉声道:“暗器伤人……哼,我让你也尝尝暗器伤人的滋味。”
  谭菁闻言,立刻知道这其中必定有着误会。他奇怪的是,暗中向自己击出暗器这人,怎的还不现身。
  于是他身形一动,再次扑向窗内,但身形方动,便又立刻退回,原来就在他运用真气这一刹那,他竟发觉自己胸膛上的那点麻痹的感觉,就在这瞬息之间,便已扩散至全身。
  他闯荡江湖数十年,这么霸道的暗器,他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心头发凉,再也不敢在这祠堂内停留,转身飞奔出去,生怕祠堂中那人会随后赶来。瘦鹗谭菁成名以来,败得如此狼狈,败得如此莫名其妙,倒真是生平首次。
  他甚至连祠堂中那人的影子都未见到,更不知道那人为什么向他击出暗器。
  但是在这阴森森的地方,突然遇到这种形如鬼魅的敌人,身上又中了这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暗器,他虽然一生高傲,此刻却也不禁心生寒意,连问都不敢再问一句,只希望自己能在毒发之前,早些寻得解救之法。
  但是,等他飞奔到路旁的时候,他竟已无法再施展轻功了。
  他喘息着坐下来,一时之间,他心中又是自怨自艾,又是惊疑莫名,真恨不得祠堂那人随后跟来,让自己见见他究竟是谁,问问他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向自己发出暗器,那么就算自己死了,心里也落得清楚些。
  哪知就在此时,管宁已驾着马车驶来。他骤然听得车声,心中便生出一线生机,是以拼尽余力,跃了出来,拦住马车——而此刻,他见到胸前的伤痕,求生之念,便更强烈。
  要知道终南一派,与四川唐门不但毫无仇怨,而且还颇有来往,是以他更断定其中必有误会,那唐氏兄弟若然知道是自己的话,也许会立刻为自己解救也未可知。
  是以他此刻长叹一声,便又挣扎着说道:“路边不远,有间祠堂,麻烦兄台,将我带到那里——唉,我如此麻烦兄台,亦非得已,但望兄台助我一臂之力,日后——咳,我必有补报之处。”
  为着生存,这高傲而冷酷的老人,此刻不但将这个陌生的少年,称做兄弟,而且竟还说出如此哀恳的话来。
  管宁目光低垂,望着这片刻之前,还是意气飞扬,但此刻却已是奄奄一息的老人,心中不禁为此生出万端感慨。
  此刻虽未天明,但距离天明已不远。明日妙峰山外之约,使他恨不得立时赶到毛家老店去才对心思,但他又怎能拒绝这位老人的请求?
  何况他自己也极欲去见那“峨嵋豹囊”兄弟一面,于是他便断然点首道:“老前辈但请放心,小可岂是见死不救之人?但是——那‘峨嵋豹囊’兄弟伤人之后,是否还会停留在祠堂里呢?”
  谭菁闻言一凛,久久说不出话来。要知道四川唐门之所以名闻武林,便在于唐门的毒药暗器,除了他们自己世代秘传的解药外,普天之下,再无一人可以解救,而且见血封喉,一个时辰内,毒性一发,立时丧命。
  瘦鹗谭菁若不能立时寻得唐氏兄弟,求得解药,性命实在难以保全。
  他黯然沉吟良久,方自长叹一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我只得去碰碰运气了。”
  管宁在路边仔细查看一遍,才发觉有条小径笔直穿入树林,想必是昔日这家祠堂盛时的道路,虽已长满荒草,但勉强可容马车行走。
  于是他便牵着马缰穿林而入,果然见到前面有幢房影。他暗中将瘦鹗谭菁方才教他的话默念一遍,便大步走到前面,面对着这祠堂败落的门户,朗声喊道:“方才终南瘦鹗谭菁,不知两位侠驾在此,因此误闯而入,以至身中两位独门‘罗喉神针’,但望两位念在昔日故交,赐以解救。”
  他内力之修为,已至登堂入室的境界,此刻朗声呼喊,竟然声如金石,传出甚远。
  但是——阴黑黝黯的祠堂内,却寂无回声。管宁暗暗皱眉,又自喊道:“在下乃终南瘦鹗谭菁之友,但望两位应允在下请求。此刻谭大侠已是命在垂危,在下情非得已,亦只得冒昧闯入了。”
  说罢,大步向门内走了进去,只觉脚下所踏,俱是残枝枯叶,和片片积雪,脚步每一移动,便带着阵阵微响。
  这“叽叽”的声音混合在呼呼的风声里,让人听了,不由自主地遍体生出寒意。管宁胸膛一挺,往前再走了两步,走到大殿前的台阶上,亦自持着一直持在手中的火折子,火光一闪之中,只见大殿之中颓败破落,神幔、灵位俱都残败得七零八落,灵台两旁,却有两尊神像,但也是金漆剥落,不复有当年的威仪了。
  他失望地长叹一声,只当唐氏兄弟早巳走了,他也不愿再在这种地方逗留片刻,方自转身走开。
  哪知——大殿中竟突地响出一个森冷的声浪,低沉而微弱地说道:“站住!”
  管宁大惊之下,只觉一股刺骨的寒意,自足踝升起,转瞬便升至背脊,再次缓缓转过身去。褪色的神幔里,竟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身躯颀长,瘦骨嶙峋,头上发髻凌乱,身上却穿着一件极为华丽的紫缎长衫,及膝而止,横腰系着一条丝绦,定睛一看,他左腰之上,竟渗出一片深紫血渍,只因他身上穿着的衣裳也是紫色的,是以若非留意,便不易看出。
  此时此地,骤然见着如此诡异的人物,若非管宁在这半年之中,所见所闻,件件俱是惊人之事,只怕此刻已吓得不能举步了。
  但他此刻却仍壮着胆子,伫立不动。只见这人一手拉着神幔,一手按着腰际,缓步走了出来,步履似乎十分沉重,面目亦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只有双眼之中,还发着磷磷的光芒,但被这昏黄微弱的灯光一映,望之却更令人悚栗。
  他将呆立在门口的管宁由上至下,由头至脚缓缓看了一遍,而管宁的目光,也在此时将他由上至下,由头至脚看了一遍,最后两人目光相对,管宁心中突地一动,觉得此人似乎相识,但仔细一看,却又完全陌生。他再仔细回忆一遍,不禁恍然而悟,原来此人竟和四明山庄之六角亭中,那突然现身一掌击毙囊儿的瘦长怪人,有一分相似之处。
  刹那之间,他心中已动念数遍。这怪人望了他一遍,突又说道:“进来!”
  管宁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只见这怪人的目光,也随着他身形移动,目光之中,仿佛有一种慑人的寒意,让人望都不敢望他一眼。管宁心中方正发毛,哪知这怪人颀长的身躯,竟缓缓坐了下来,“嘶”的一声,本已腐蚀的神幔,随着他的身形,落在地上。
  于是管宁便立刻看到,神幔的灵台边,也盘膝坐着一个身穿酱紫长袍的老者,身材的高矮,虽看不清楚,但他坐在地上,却已比常人坐着的时候高出一头,可见他亦是身量特高之人。管宁目光动处,便立刻猜出,这两人便是名震武林的“峨嵋豹囊”。
  但是,当先缓步走出的老者,怎的却是腰边空空,一无所有呢?
  立时之间,管宁又想起昆仑黄冠门下倚天道人所说的话,他便也立时暗中寻思忖道:“这‘峨嵋豹囊’兄弟两人,前亦到过‘四明山庄’,是以才会在四明山庄中,遗失了自己的东西,而参与四明山庄中那件事的人,全都丧了性命,只有他两人仍然活着,他两人若非凶手,又该如何解释?”
  于是他心念转变,却又不禁忖道:“但是那六角亭中突然现身的怪人,乍眼一看,虽与这两人有些相似,但仔细看来,却绝非同一个人呀!那么,那怪人又是谁呢?”
  刹那间,他心中已将这两个问题反复想了数遍,却仍然得不到解答。这时已坐到地上的老人略微瞑目调息,说道:“瘦鹗谭菁,真的中了‘罗喉神针’,此刻在门外相候吗?”
  管宁一定心神,肃然道:“正是。”
  这老人似乎暗中叹息一声,转首去望他的兄弟,缓缓道:“老大,这事情如何处理?瘦鹗谭菁与我们还有些交情,这次我们误伤了他,总该伸手替他治一治吧?”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极为缓慢,但却没有断续。管宁见他如此重伤之下,还能如此说话,心中不禁暗骇,这“峨嵋豹囊”兄弟二人不愧是在武林久享盛誉的一流人物。
  被称为“老大”的老人仿佛伤势更重,闻言仍然紧闭着双眼,却在鼻中冷哼一下,缓缓道:“姓谭的受的伤我们来治,我们受的伤,却有谁替我们治呀?”
  他说话的声音,竟更森寒,话中的含意,亦更冷酷。
  管宁心中一凛,暗道难怪江湖中人将这两兄弟称为“七海双煞”,如今看来,这两人不但暗器奇毒,生性亦毒得惊人。若以这两人的性格看来,四明山庄中的惨事,也只有这种人才会做出。
  一念至此,他不禁对这两人大生恶感。哪知“峨嵋豹囊”中的老大唐鹌,语声一了,却又长叹一声,缓道:“只是这姓谭的无缘无故挨了几针,若是叫他如此死了,也实在有些冤枉——”双目突地一睁,电也似的望在管宁身上,说道:“你就去把他带进来吧!”
  管宁暗暗吐了口气,心中虽在奇怪,这人怎的突然变得有些人性起来。但他心中对此二人早具成见,是以此刻便也漫不为礼,闻言只是微一颔首,便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峨嵋豹囊”唐氏兄弟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带着火光消失,大殿又复转于黑暗,老二唐鹘突地叹道:“这娃儿倒有些志气,他见我们不肯替谭菁治伤,心中便有些不忿,可是——唉,他却不明白,我们受的伤,比谭菁还要冤枉得多哩。”
  老大唐鹌冷哼一声,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我们兄弟想必手上血腥太多,一直没有报应,今日才会突然杀出这两个人来,莫名其妙地加害我们——老二,此刻你觉得怎样了?我——我自己知道已经快不行了,你要是还能走,你就先走吧!”
  唐鹘亦自冷哼一声,道:“老大,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兄弟,要死也得死在一起,何况——就凭这点伤,我们还未见得就死了哩。”
  这兄弟二人在讨论生死大事,语气仍如此森冷,生像是此刻身受重伤,即将呜呼的人,不是他们而是别人一样。
  唐鹌闻言长叹一声,又复闭上眼睛。这兄弟两人彼此说话都是那么冷冰冰的,其实兄弟之间感情却极深挚。
  唐鹘口中虽在说着“死不了”,心里其实也自知无甚希望。他们虽然此刻仍在说话,但这兄弟两人一人腰边中了一剑,一人的伤势却在小腹边,这两处俱是要害,若非他兄弟两人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功力,此刻只怕早已死去多时了。
  谈话之间,管宁已一手掺扶着瘦鹗谭菁,一手拿着一盏铜灯,快步走了进来。唐鹘听到他的脚步声,眼也不抬,随手掏出个翠玉小瓶,抛向管宁,口中却又“罗嗦”一声,缓缓说道:“一半敷在伤口,一半吞到肚里。”
  管宁目光动处,眼见玉瓶飞来,只是将右手一抬,反手去接,只觉手腕一震,而谭菁却已缓缓坐在地上。管宁心中更暗骇,这唐鹘重伤后仍有如此功力,他却不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鸾凤将死,其鸣仍亮,落日的余晖,也远比月光明亮。这“峨嵋豹囊”名震天下数十年,又岂是徒负虚名的人物可比的?
  他心中一面思忖,一面将手中取自车厢的铜灯,放在唐鹘旁边的灵台上。瘦鹗谭菁此刻的神志已渐不清,但他却仍强自挣扎着道:“两位大德,我谭菁有生之年,永不相忘——”
  唐鹘突地冷笑一声,缓缓道:“你忘不忘都无所谓,反正我兄弟也活不长了,此刻除非能立刻找到‘太行紫靴’门下所炼的‘续命神膏’,或许还能——”
  哪知,他话犹未了,门外突地响起一阵清朗的笑声,齐地抬目望去,只见门外人影一闪,大殿中便已飘落下两个华丽的老者。
  这两人身形一现,管宁立刻低呼一声,而“峨嵋豹囊”唐氏兄弟始终森冷如冰的面容之上,竟为之泛出一丝喜色。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
    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
    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
    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
    第六章 赌约
    第五章 恩情难了
    第四章 真真假假
    第三章 如意青钱
    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
    第一章 惊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