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此章原承先,重提旧事言七妙;彼文非继后,再续新章话神君
2020-04-17 10:50:2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海天无际,一片烟波浩瀚。
  朝霞虽过,但在那天水交相接之处,仍然留着那种多彩而绚丽的云彩,灿烂得这浩翰壮观的东海泛起片片金鳞。
  一艘制作得极其精巧的三桅帆船,风帆满引,由长江口以一种超越寻常的速度乘风而来。
  船身驶过,在这一片宛如金鳞的海面上,划开一道泛涌着青白色泡沫的巨大的痕迹。
  你若是常在水面上讨生活的,你就可以看出这船的制作是极其精巧的,甚至那其中每一片木块互相之间都配合得那么佳妙,就像是一件非常完美的结合体,令人除了赏心悦目之外,还有“随便再大的风浪,这船都能安稳行驶”的感觉。
  船舱半开着,舱门是两块上面满雕着巧匠雕成花纹的木板。门里有一道帘子,纯白的,像是轻烟般的随着海风飘舞着。
  但你若是常在水面上讨生活的,你又会觉得奇怪?因为这船行驶的方向,完全不依航路,而是驶向那些充满了神话的孤岛。那几个孤岛,一向是被在东海上行驶的船只视为畏途的。
  地当长江出口,鼎足而列着三个四季常青,小而神秘的孤岛。
  百十年来,在东海海面上讨生活的船家,从没有一人敢行近这三个孤岛附近的海面上去。因为故老相传,在这三个孤岛上面住着仙人,而仙人是不允许凡人去打扰他的。
  虽然也有些年轻的、胆大的,而又充满了冒险和好奇的渔夫,冒着万险,不听老人的劝告,驾着一叶孤舟驶向那些孤岛去;但却从来没有一人能平安地从那面回来。
  于是,经过百十年的渲染,这些神话就更增加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上一代的告诉下一代,下一代的再告诉自己的子孙,这三个东海中的孤岛,就终年被笼罩在多彩而神秘的传说里。
  但若你不仅是常在水面上讨生活的,而且还是熟悉武林掌故的人,在你听到这三座孤岛的名字“大戢、小戢、无极”之后,你就会恍然这些神话传说的由来。
  因为在这三座孤岛上住着的纵然不是神仙,但也和神仙相去无几。
  大戢岛的平凡上人,小戢岛的慧大师,以及无极岛上的无恨生;这三个名字,就是百十年来被天下武林中传诵不绝的“世外三仙”。
  百十年来,武林中名家辈出;南北两君、关中九豪、河洛一剑,这些人虽然都曾是显赫一时的江湖高手,但是岁月消磨,曾几何时,这些显赫一时的名字都早已风消云散,而另一些人的声名也当然代之而起,君临武林。
  但是百十年来,芸芸武林中,却有三个人的声名始终屹立不倒,那就是隐于这海外三个孤岛上的世外三仙了。
  那么,此刻这艘精巧的三桅帆船上所载的又是何等人物呢?
  船舱上凭窗远眺的是一个通体白色衣衫的中年书生。他双眉入鬓,眼角带煞,嘴角上挂着一丝冷削之气,像是万古玄冰似的,只有在笑着的时候,才会带给你几许和煦之意。
  倚在他身侧的是一个中年美妇,身上穿着的也是纯白色的轻罗长衫。神情之间带着一份令人不敢逼视的高贵。
  船舱里一片纯白,一尘不染。
  穿过这间令人见之俗虑俱消的前舱,后面有一间更见精致的舱房。
  在这间精致的舱房里,一张精致的床上,斜倚着一个美绝天人的妙龄少女。
  这少女最多只有十六、七岁,身上只披着一大片纯白色的轻纱。她那娇小的身躯就巧妙地裹在这片轻纱里。
  她明眸如星,肤色如玉,衬着这轻纱,这体态,除了令人一见觉得美如仙子之外,还令人见了有一种出尘的感觉。
  但此刻她斜倚在床前,微颦黛眉,却像是在想着心事!
  那么她想的是谁呢?
  让我告诉你:她想的是一个“眼睛大大的年轻人”。
  她自从第一眼见到这年轻人的时候,就对他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但是她爹爹,就是此刻凭窗远眺的那个中年书生,却说这个年轻人是坏蛋,叫梅山民。还说她的九阿姨就是被他气死的,还把他点了重穴,关在这艘船后面一间堆放杂物的暗舱里。
  她虽然不信,偷偷地将他放了出去;但是她爹爹又将他捉了回来,还严厉地骂了她一顿,将她也软禁在舱里。
  此刻,这绝美的少女就是在想着他,想着他那大大的眼睛,想着他曾经在自己面颊上留下的短促而温馨的一吻。
  同时,她还在想着,她自己的爹爹这样做,对那年轻人是否公平呢?但是她无从得到答案,因为从她出生那天开始,她就是完全和人间隔离的,因此她根本无从知道人类的一切规范。他所知道的一切,就是她的父母口中告诉她的话。除此之外,她的心就像一张纯白的纸,没有一丝色彩。
  她是极端服从她的爹爹和妈妈,那只是因为他们是她的爹爹和妈妈。却并非因为她的爹爹就是名闻天下的无极岛主东海无恨生。
  于是,你开始惊奇了!
  原来在这艘船上凭窗远眺的就是百十年来武林传诵的异人东海无恨生;倚在他身上的就是他的爱妻九天玄女缪七娘;而这绝美的少女自然就是无极岛主的爱女张菁。
  但是,梅山民,那被无恨生以武林绝学拂穴法点中掌缘上“后溪穴”,而被关在暗舱中的“眼睛大大的年轻人”就是梅山民吗?
  就是那也曾以“七艺”名震武林的奇人,那曾经传说十余年前在五华山里已被峨嵋的苦庵上人、武当的赤阳道长、点苍的谢长卿和有“天下第一剑手”之誉的崆峒掌教“剑神”厉鹗这四大高手联手击毙,但近日却又在长江下游水路总瓢把子小龙神贺信雄水寨上一现身迹的“七妙神君”梅山民吗?
  若你也在问着这个问题,我却很难给你这问题一个肯定的答覆。
  因为这“眼睛大大的年轻人”的确是七妙神君,但是却绝对不是梅山民!
  于是,你又开始奇怪了?七妙神君梅山民昔年以七艺名扬天下,江湖同道尽人皆知,那么此人既是七妙神君,却怎的不是梅山民呢?难道这其中又有什么故事吗?
  是的,这其中是另有故事。
  昔年梅山民和武林五大宗派其中之四,武当、崆峒、峨嵋、点苍四派的掌门人在云南五华山里互较神功,哪知这武林四大宗派的掌门人却以诡计将梅山民伤在点苍第七代掌门人“落英剑”谢长卿的七绝重手之下。
  他们当然以为梅山民活命无望,哪知天无绝人之路,孤儿辛捷在父母被关中九豪之首“海天双煞”焦氏兄弟凌辱而死之后,自身被缚于狂牛之上狂奔至五华山上,这狂牛的四只铁蹄竟成了梅山民的救星。
  于是,在这种神奇的安排下,孤儿辛捷就成了七妙神君梅山民唯一的传人,在武林中人都传云梅山民已经身死的时候,辛捷却承袭了梅山民的一身武功、百万家财。以山梅珠宝号店东的身分,出现于文采风流的武汉三镇上,而且他还承袭了七妙神君这象徵着无比玄奇的声名。
  他以这份武功和声名,自小龙神的船上救回了孤女方少堃,却因此而和武林中一个新起的魔头天魔金欹结下了深仇,一连串惊奇而动人的故事于兹产生。
  他巧结崆峒三绝剑中的“地绝剑”于一飞,使其与武当门下连连剧斗,以至崆峒、武当两派此后争争不息,两败俱伤。
  他年少多情,又获得了金梅龄和方少堃的芳心,但是情仇紊乱,终至他也不能自解。金梅龄遁入空门,方少堃却投身洪流。
  而他自己却在九天玄女误以七妙神君梅山民薄幸,负了他的妹子“玉面仙狐”缪九娘,而使得缪九娘心疯而死;又误以他“辛捷”就是昔年的七妙神君梅山民,这双重的误会之下,被关在这艘船后堆放杂物的暗舱里。
  这些,我告诉你也许是多余的,因为你很可能比我更清楚地知道这些。此刻我只不过是在提起你的回忆罢了。
  那么,此刻……

相关热词搜索:神君别传

下一篇:第一回 无意逢生机,一闪刀光解重穴;有心怯敌胆,屡施身手慑群雄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