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湘妃剑 >> 正文  
第三章 年华如梦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年华如梦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芳心紊乱

  秋日晃眼即去,严寒的冬天已随着枫叶的飘落,白昼的骤短而来了。
  日子变得寂寞而萧索,孤独而美丽的毛冰,在这种日子里,心情是落寞而悲哀的。
  窗外雪花纷飞,她打开窗子,让雪花飘进来,虽然那是如此寒冷,但是她却愿意让自己的身体受着折磨,因为惟有她身体上受着折磨的时候,她内心的痛苦,才会稍为减少一些。
  一个颀长的少妇推开了她那间精致的闺房的门,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一个仍在襁褓中的婴儿,朝她微笑着说:“冰妹,这些日子来你还好吗?”抬头一望窗外的雪花,幽幽地说道:“你大哥不知怎么搞的,都快过年了,他还不回来。”
  毛冰轻轻一笑,没有回答她的话。
  那少妇在房中踱了两步,说道:“好冷呀!”将怀中的婴儿抱得更紧了些,一面说:“冰妹,你好生将息着,千万别胡思乱想,什么事等你肚里的孩子出来时再说,知道了吗?”
  毛冰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大嫂,谢谢你。”
  那少妇一笑,走了出去,怀中的婴儿突然哭了起来,她轻轻用手拍着,满面俱是慈母的温馨,软语道:“孩子,别哭,你爸爸就快回来了。”又回头朝毛冰一笑,走出房去。
  毛冰娇慵地站了起来,走过去带上房门,侧面望了望左面的紫铜菱花大镜,镜中人影不是比以前憔悴多了吗?她转了一个身,苦笑着,望着自己近日来已渐形臃肿的腰肢,长叹了一声,暗忖:“怎么这样快,看样子孩子真要出来了呢。”
  她突然感到一阵悲哀:“可是孩子的爸爸呢?”她张开口,雪白的牙齿紧咬着嘴唇:“孩子的爸爸可永远也回不来了!”仇独清癯而英俊的面容,落寞而潇洒的身影,蓦地在她心中升起。
  近日武林中,似乎起了很大的波浪,毛冰虽然已不再在江湖中走动,但是武林中的种种消息,都有她大哥浙东大豪灵蛇毛皋的弟子门人来此叙说着,因此,她也知道得非常清楚。
  仇先生死了,巴山剑客柳复明和青萍剑宋令公突然在武林中消声灭迹,灵蛇毛皋率领着“七剑三鞭”另外七人,很干了几件震动武林的大事。在江南,凡是与青萍剑宋令公有关的镖局、把式场,甚至任何一个和青萍剑沾着些亲故的武林人物,全都被他铲除了,于是灵蛇毛皋,成了近日中原武林的魁首。
  他的弟子们还兴奋地告诉毛冰:“大爷现在可真的了不起了,听说大爷还要开宗立派,自立门户,和中原武林的几个大宗派一较短长呢!”
  对于这一切,毛冰只是淡淡地听着,非但没有一丝兴奋,而且还感到羞辱、惭愧和痛苦。
  她恨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她恨她的哥哥的无耻,但是这些话,她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因为最令她痛恨的,却是她自己呀!
  于是对于仇独的怀念和她自己的自责,成了她心中最大的负担,啮噬着她的心,终于,她不再能忍受了,她不愿再在这个令她痛恨的家庭中生活下去,她也不愿意再见到她的哥哥——灵蛇毛皋。
  就在那个风雪之夜,毛冰连夜奔出故宅,月黑无影,风雪漫天,在泥泞而积雪的路上,她鞭策着坐骑,心中茫然一片,不知何去何从。
  寒冬的杭州,市面远不及春日的繁华了,她缓缓骑着马,出城东去。孤身而美貌的少女,引得行人当然注目,有的还指着她评头论足起来。寒风吹过,她风氅掀起一角,有人窃窃私语:“嘿!这娘儿们肚子怎么这么大,难道是偷人养汉——”
  说到一半,头上被人啪地打了一下,一个小地痞在他身旁直眉瞪眼地说道:“小子,你他妈的乱说些什么,你知道这位姑娘是谁?”他哼了一声接着说:“她就是毛大太爷的亲妹子,你忖量忖量,再说老子就剥你的皮!”
  被打的人方才怒火满面,一听到毛大太爷的名字,吓得一声不响,赶紧回头就走了。
  毛冰芳心紊乱,什么话都没有听到,马的颤动,使她有要呕吐的感觉,她裹紧了身上的风氅,望着东面的云霞,出城而去。

  紫衫黄衫

  风雪稍煞——
  杭州道上行人颇多,似乎都将这严寒视若无睹,毛冰心里奇怪,继而一想,原来这些都是冒着风雪回家,和妻儿团聚过年的人们。
  毛冰心情不禁更寂寞,眼光羡慕地停留在那些知足的小人物身上,过往的人们,也都以诧异的眼光打量着这孤身的少女。
  突然,毛冰的眼睛仿佛一花,在络绎不绝的行人之中,她突然发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
  原来远远走过来两人,身材都高得惊人,却是一胖一瘦,胖的胖得可以,瘦的却可瘦得惊人,最怪的是这两人身上的衣服,居然会叮当作响,走近了一看,原来胖子身上的“衣服”是一片片紫铜,瘦子身上穿的“衣服”竟是一片片黄金。
  毛冰三更过后出门,此时已是上午,天上虽无阳光,但漫地雪光反映,将那两人身上的衣服映得耀目生花,再一看两人的面容,毛冰心中顿时冒出一股寒气,赶紧将头转了过去。
  皆因那两人非但容貌怪异,而且眼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慑人之力,毛冰心中暗自打鼓:“这两人是什么来路?”她生长在武学世家,自身的武功,虽因受了体质太弱的限制并不太高,但是武学一道,她却了解得非常清楚。
  她暗忖:“这两人的武功,看来竟还在大哥之上。”念头一转,又想到仇独:“大概已经和独哥不相上下了,可是中原武林,可从来没有听起过有这么两个人物呀,难道是来自海外的吗?”
  毛冰一望那形容诡异的两人,便知道他们有高深的武功,是有她的道理的。
  须知凡是金铁之属,都不能御寒,是以穿在身上会更冷,此刻正值腊月,气候最冷,别人穿着狐裘,尤自在打抖颤,这两人全身上下,看起来像是只挂着百十片金铁打造的薄片,既不能挡风,更不能御寒,但这两人却似一点也未感觉到寒冷,大踏步地走着,一步在雪地上留下一个脚印,整齐得有如刀划,毛冰心里有数,这两人的内功,不是已练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是什么?
  是以毛冰赶紧回过头去,免得招惹这两个行动诡异的角色。
  哪知那两人眼睛却停留在毛冰脸上,再也不放松,毛冰心里发冷,脸上发烧,加紧鞭了一下马,想走过去就算了。
  那两人对望了二眼,突然回过了头,跟在毛冰后面,路上行人,看到这两人,都远远避开,却又忍不住偷偷回过头来看。
  那两人一声不响,走在毛冰马后面,毛冰越来越紧张,手掌心的冷汗直往外冒,路上行人太多,她又不能放马急驰,急得芳心忐忑,不知怎生是好?
  走了一段路,前面是个三岔路口,一条是往笕桥的,行人较多,另一条路上的行人却少得很,毛冰心里一盘算:“他们这样跟着我,我可真吃不消了。”暗忖自己的坐骑,是匹千中选一的良驹,放马一驰或许能将他们甩开。
  于是她一勒马缰,放开马向较偏僻的路上驰去,马果然跑得很快,她胃里一阵阵发酸,她也顾不得,伏在马上跑了几里路,路上简直连一个行人都没有了,她自忖大约已将那两人掉在后面了,微微缓住了马,回头一看,顿时又是一股寒气上冒,原来那装束怪异、行踪诡秘的两人,不急不缓地跟在她后面,面上形容仍然呆板板地没有一丝变化,脸既没有红,更没有喘气,毛冰大惊:“难道这两人会缩地不成?”
  那两人也不说话,施施然跟在她后面,毛冰六神无主,禁不住老是回头去看,可是一接触到两人的目光,又吓得赶紧回过头去。
  “这两个家伙到底安着什么心?难道——”想到这里,她脸上更发红,再也想不下去。
  她孤身一人,武功并不太好,身上又有身孕,在这荒凉的道路上,真是呼天不应,呼地不灵,她暗怪自己,为什么选了这么样一条路来走,看到前面仍是无人烟,而且仿佛还有一个小树林子,心里更急,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

  突来救星

  她知道躲不开这两人,索性放缓了马,心里打着主意。
  哪知忽然头一晕,那马竟像腾云驾雾般,往前直奔,而且自己坐在上面,平平稳稳地,没有一丝颤动,只觉两旁林木,如飞地后退,那种速度简直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她幼稚地想着:“难道真是佛祖显圣,将我救脱这两人的魔掌?”但她究竟心智清明,随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心里更奇怪,想回头去看那两人还在不在后面,但是速度委实太惊人,她甚至看也看不清楚。
  突然,她头更晕,一反胃,哇地吐了出来,接着就不省人事了,须知她怀着身孕,体弱又惊恐,怎经得恁地奔跑。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她发觉有两只手在她胸腹移动,摩挲着她的胸膛和肚子,她又羞又急,但是被那两只手摸过的地方,又暖洋洋地舒服已极,浑身没有半丝力量,偷偷睁开眼睛一看,那一胖一瘦两个家伙,正眯着眼,低着头在望着自己,两只手正不停地在自己身上动着,她一想到要发生的后果,心里更急,双肘一用力,想挣扎着跳起来,哪知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情况仍一样,仍然有两只手在摸着她的胸腹,她不禁奇怪:“怎么这家伙老是摸着我,难道他别的事全不懂吗?”想着这里,她脸一红,暗骂自己怎么会想到这种事。
  但是事实如此,又怎能怪得她如此想呢?那形色诡异的两个怪客到底是谁,为什么老跟着她,又为什么对她如此呢?
  蓦地,一声暴喝,一个她颇为熟悉的声音,厉喝道:“好不要脸!”六道寒影,电闪而至,击向弯着腰、曲着脚,正在摸着毛冰的两人的后心。
  毛冰心中暗喜,这下来了救兵了,一时头脑混乱,可想不起这口音是属于谁的,但无论如何,总是个熟人就是了,而且这熟人是来救自己的,于是她心里稍稍一宽。
  哪知那两人头也不回,动也不动,毛冰只听到“当!当!”几响,那两只手仍在她身上动着,由掌心传到她身上的热力,也愈来愈热,她全身舒泰,几乎愿意让这两只手永远摸下去。
  他们所存身的是一个树林子,随着那一声厉喝,几道镖光,一条人影,自林外倏然掠了进来,嘴里喝道:“小子还不住手!”掌中长剑带起风声,刷刷两剑,直取那两个怪客。
  这人影来势神速,剑光凌厉,这两剑一取胖子脑后的“藏血穴”,一取瘦子颈上大椎骨下数第六骨节之内的“灵台穴”,认穴之准,不差毫厘,出手之快,也足惊人,显见得是名家身手。
  那两个怪客依然连头也不回,胖子的左手和瘦子的右手也依然在毛冰的胸腹之间移动着,剩下的两只手,胖子右掌斜捏,倏地自肘下倒穿而出,击向后面那剑手的胁下,脚跟一旋,左足反踢那剑手的下阴“中极穴”,瘦子五指如钩,反手一把,居然去抓那剑手的长剑,那剑手一惊,身形微动,退后了三尺,又掠了上来,剑光如虹,经天而下,又疾地削向那两个怪客的后心,左、右“志堂”两穴。
  那两个怪客鼻孔里仿佛哼了一声,瘦子的手背突然像是脱了节一样,向正面弹了起来。
  那剑手一剑斜掠,突然手中的剑一震,自己竟然把持不住,手腕一松,脱手而去,带着一溜蓝光,飞得老远。
  那剑手大惊,暗忖:“这两人是什么武功?”须知人体的关节,多半只能向一方弯曲,一丝也勉强不得,这瘦子的手臂,却居然能够随意向后扭转,这简直是骇人听闻,匪夷所思的了。
  但是那剑手武功不凡,为江湖上少数的后起之秀,心里虽然吃惊,却并不十分惧怕,脚步一错,曲肘沉臂,两条腿像两条砧在地上的石桩子般站在地上,剑眉微轩,厉声问道:“你们是谁?在干什么?”

  化骨神拳

  那两个行踪诡异的怪人,却像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毛冰此刻心里已略为清楚,听到这剑手的声音,心中暗喜:“原来是石磷。”悄悄张开眼来,却看到那两个怪人的脸上,神色庄重已极。
  她心里又是一动,那两个怪人却突然直起腰来,手舞足蹈,满面俱是欢悦之色,身上挂着的铁片,叮当不绝地作响。
  那少年剑手本名石磷,是当代名剑客,武当派的灵空剑客的入室弟子,出师才只数年,在江湖中已大有名声,闯荡江湖,也可说有不少日子了,此刻见了这两位怪人的这一个动作,却只有睁大了眼睛,愕在那里,不知道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两个怪人高兴了一阵,胖的那个突然掏出一样东西,拿给毛冰看,嘴里吱吱咕咕地,不知在讲些什么话,又像是鸟语。
  毛冰躺在地上,一时还不敢起来,她虽然将这两位怪人恨之入骨,此刻见了那胖子手中的物事,却突然惊唤了起来,四肢一用力,人像弹簧似的,直跃了上去。
  这一跃少说也有丈许,石磷大奇:“怎地小冰的轻功恁地好?”须知从地上平卧着而跃起,其情况自然要比站在地上困难得多。
  毛冰自己,却没有注意到这些,身躯刚一落下地,口里已在叫道:“还给我,还给我!”仿佛对这样东西,看得珍贵已极。
  石磷心中暗叹:“她看到我怎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那两个怪人却像根本没有听懂她说的是什么话,依然嘻皮笑脸地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个小皮盒子,上面用一条极细的金链吊住,摇动的时候,发出一连串极为悦耳的响声。
  小皮盒子吊在链子上晃动,毛冰的眼睛也随着这小皮盒子打转,石磷心里奇怪:“这个小皮盒子里,又有什么古怪不成?”
  那一胖一瘦的两个怪人,见到毛冰脸上的神色,吱吱咕咕地又对讲了几句话,面上神色,更是欣喜,那胖子大嘴一咧,朝毛冰哈哈直笑,一只手伸过去,像是想拉住毛冰的玉手的样子。
  石磷更是大怒,厉喝道:“万恶淫徒,还不快拿命来!”话声方落,又复出手,拳风招展,横击那人的琵琶骨侧的“肩井穴”。
  那人脸色一变,手臂一伸一缩,像是一条蛇一样,倏地反穿而出,去拿石磷握拳的手腕。
  石磷再也想不到那人会从这种部位出招,大惊之下,猛一沉肘,指尖上挑,哪知那人的手臂却可以随意扭曲,五指箕张,手腕突地整个反了过来,快如电光火石,抓住了石磷的右腕。
  这一招非但其快无比,出手之怪,更是令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石磷身受武当派绝顶高手灵空真人十年耳提面命,武功实有很深的根基,哪知遇见这怪人,全身武功竟一点也施展不出来,一招之内,就被人家擒住手腕,他惊怒交集,竟豁出右臂不要,左手并指疾地点向那人鸠尾下一寸的“巨阙”大穴。
  哪知那人却像浑然未觉,石磷的手指方自点在那人身上,却轻轻向旁边滑了开去,他蓦地一惊,陡然想起那人身上的衣服,乃金铁所制,以他此时的功力,想隔着一层金属点穴,还不能够呢。
  那人握着石磷的手腕,却仍虚虚地未用全力,只瞪着眼朝石磷看着,嘴里说些石磷一句也听不懂的话。
  石磷惊怒交集,手腕猛地一翻,想以武当派秘传的“小擒拿手”挣脱那人的手掌,哪知那人的手腕却像是一条牛筋索子,任你怎地翻转,他也能够随着你翻转,石磷心中突地一动,想起师傅曾经对他说起的一种中土早已绝传的拳法,再一看那胖子的手掌以及肌肉果然是色如莹白,在白里隐隐透出一丝淡青之色来,大惊之下,面上也不自觉地变了颜色,朝毛冰大喝道:“冰妹快逃,这是‘化骨神拳’。”
  毛冰心中虽然浑浑沌沌的嗡然一片,也不知在想着些什么,但是这“化骨神拳”四字,却如金铁掷地,震得她神智陡然一清!

  莫测高深

  她幽幽地从幻梦中醒了过来,她虽然武功不甚高,但是“化骨神拳”这四字所代表的意思,她是非常了解的,数十年前武林中出了个大大的奇人,叫海天孤燕,也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来踪去迹。
  他在中原武林露面虽然只有短短数年工夫,但是声名之显赫,却是无可比敌的,曾经赤手空拳,连败中原武林各门各派的二十七个掌门人,每个人在他手下都未曾走满十招,当时江湖大骇,都道千百年来,武林中都未有一人能和他匹敌的。
  而海天孤燕所使的拳法,就是这“化骨神拳”。
  自海天孤燕突然隐身之后,芸芸江湖中,再没有一个会使这种怪异绝伦的拳法,但数十年来,武林中人提起“化骨神拳”,却仍然是谈虎而色变的,是以石磷一提这四字,毛冰立时大惊!
  她愣了一会,朝这行容诡异的两人望了一眼,惊异地思忖着:“难道这两个怪人所使的,真是‘化骨神拳’吗?”
  此时石磷突然一声闷哼,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笔下写来虽慢,然而这些在当时却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毛冰心里再无思考的余地,石磷为了救她,她又岂能撒手一走,何况最重要的是那个小皮盒子此刻仍在别人手上,她暗咬银牙,暗道:“即使我失去性命,也要将这小盒子拿回来的。”
  但是她也知道,以她自身的力量,要想抵敌这两个怪人,绝无可能,秀眉微颦,在这种情况下,她又能有什么选择?
  那两个怪人望也不望倒在地上的石磷一眼,仍对她看着,瘦子手中的小皮盒越晃越急,盒子里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急骤,那胖子大约也已知道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话,急得抓耳摸额,乱打手势。
  毛冰虽然聪明绝顶,但是此刻她当局者迷,竟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势,更没有分辨出那胖子所打手式的意义。
  她突然朝那瘦子一笑,那瘦子忙也朝她一笑,哪知她这一笑却是用来分散人家心神的。
  随着这一笑,她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劈手去夺那瘦子手上的皮盒子,那瘦子像是不曾防备,手臂动也未动。
  毛冰手一接触那皮盒子,不禁大喜,手腕一甩力,身形后退,以为已将那皮盒子抢了过来,猛一旋身,脚尖顿处,掠起三两丈远近,想乘隙逃走,这时候她甚至已将为她拼命的石磷忘记了。
  哪知在她脚步微——停顿的时候,她眼前一花,那瘦子仍然带着一脸莫测高深的神色,站在她对面。
  而她手上那皮盒子的另一端金链子,也仍然好好地握在那瘦子手里,她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她再也想不到,这瘦子的轻功居然已到了这样的地步,非但骇人听闻,简直匪夷所思了。
  那胖子也跟了过来,脚步并未移动,身形却如行云流水,平衡得连身上的金片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
  他一掠到毛冰的身侧,又吱吱咕咕地说起话来,可是毛冰却不懂,她只能发着愣,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人家的轻功,不知比自己高明多少倍;武功,更不用说了,自己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掉,难道只有束着双手听凭人家宰割吗?她是真正地惊惧而悲哀了。
  那胖子说了一堆,当然没有一丝效果。
  那瘦子双眉紧皱,费力地思索了半晌,突地一托脑袋,伸出那只虽然瘦如鸟爪,但却仍然色如莹玉的手来,朝毛冰手上紧紧抓住的皮盒子一指,又朝毛冰的脖子一指,期望地望着毛冰。
  毛冰越弄越糊涂,此时她又生出一些好奇心,心想:“这两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不禁低头朝自己的脖子一看。
  她这一看之下,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原来她的脖子下面,仍然好好地挂着一个和那一式一样的皮盒子。
  她手一松,心中疑窦丛生:“原来这瘦子手上的皮盒子不是我的,但是那又是从哪里来的呢?难道这两个家伙竟和他有什么关连吗?这倒真奇怪了,那么这两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这样苦苦逼着我,却又是为着什么呢?”她百思不解,又呆住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
    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
    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
    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