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湘妃剑 >> 正文  
第十五章 姐妹情仇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姐妹情仇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白袍长发

  仇恕极其清楚地感觉到,这沉重的脚步声,距离自己已越来越近,但是他却仍然像一座山岩般屹立着,连动弹都没有动弹一下,因为他确切地知道,一个人应付任何一种变化的发生,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镇静,艰苦的锻练与复仇的意志。无比坚强的复仇的意志,使得他每一根神经,都像是钢铁一样,若没有足够猛烈的打击,休想使得他钢铁般的神经震荡一下。
  而此刻,这突然传来的脚步声,对他的打击,显然是不够猛烈的,起先,他虽也曾感到一阵悚懔的寒意。
  但是,这阵悚懔的寒意,极快地便消失了,快得连他自己都仿佛没有感觉到,当他抬起目光,看到站在他对面,正在一面喘气,一面说话的枯瘦汉子,虽因这阵脚步而中止了自己的话,但面上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恐惧之色,有的只是一些轻微的惊讶,因之,他知道自他身后行来的这人,并不足令自己惊慌,因为假如一个人并没有令世上其他任何一个人恐惧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就更不会令仇恕惊慌了。
  何况,这个人的脚步声是那么沉重,沉重得即使一个白痴或者半聋的人也能清楚地听得到,当人们要想加害另一个人的时候,他们通常是不会发出如此沉重的脚步声的。
  因之——
  当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只是缓缓回过头去,投以平淡的一瞥,他甚至在回过头去之前,已能自信地猜透到:“一定是方才在大殿中那两个奇异的道人,此刻已走了出来。”
  哪知——
  当那枯瘦的汉子喘了一口气后,说:“小的一生之中,从来也没有看到比那人再难看的面孔,当时——”就在他说到“当时”两字的时候,他倏然中止了自己的话,因为此刻他眼中,又出现了一个吓人的景象。
  但是,他面上为什么没有现出像他心里一样恐惧的面容呢?
  因为他虽然看到了这景象,却不曾真的了解,这一来是因为他吓坏了,吓得不能了解,但最主要的却是,此刻他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恐惧”,恐惧是属于神志的,而他的神志却已完全停止了作用,已完全地麻木了!
  于是——
  这可恨的、该诅咒的麻木,便使得仇恕又下了个错误的判断。
  他甚至没有去望跪在地上的另四个人,以及站在他身侧的“牛三眼”一眼,也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人面上的表情。
  可是,就在他方自转过头去的时候,他微带笑意的眼角轻轻一瞥。
  这一切事都是在极短极短的刹那之间发生——从那枯瘦汉子的中止说话,直到仇恕此刻的回转头去。
  牛三眼面上的肌肉,是在恐惧而紧张地扭曲着,若不是因为仇恕的镇静,这满腔义气,满腹自傲的市井豪雄,准会不顾一切的惊呼出声来,但是,等到他看到仇恕转身一瞥的时候,他立刻知道这奇异的少年镇静,也是有着限度的。
  仇恕目光一瞥,心头蓦地一震,转身、错步,刷地拧转身躯,厉喝:“你是谁?”
  暮春的阳光,尚未完全升至中央,从微偏东处斜斜地照下来,照在这杂草丛生,砖石满地的荒野破败的院落里。
  就在这荒败颓废的院落里,丛生杂草的泥地上,此刻正鬼魅般地站着一个长发披肩,一身长袍的女子,此刻她已停下脚步,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春阳映着她的长发,微风吹着她的袍角,她阴凄凄地笑了一下,但焦黄僵木的面目上,却没有丝毫笑意,“牛三眼”激灵灵连打好几个寒噤,一直到许多年以后,他还在和别人赌咒,赌咒说这女子是刚从坟墓里跑出来的。
  仇恕倏然转身,一声厉喝,却换得这女子的一声冷笑。
  他暗中一调真气,又厉喝道:“你是谁?此来何意?”
  这长发披肩,形如鬼魅的白袍女子,目光紧紧盯在仇恕脸上,这像是亘古以来都未曾移过一下似的,她简短而森冷地回答:“找你!”
  “找我?”仇恕惊奇地重复一句,他想不出自己几时见过这女子,也想不出自己几时和这女子以及有关这女子的一切有过关连,这种面目人们只要见过一次,便永生也不会忘记,他确信自己的记忆这次绝不会欺骗自己:“难道她也是那灵蛇毛皋的党羽?”
  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于是他戒备得更严密了,他沉声道:“有何贵干?”
  这白袍女子又自阴凄凄一声长笑,笑声未住,突地闪电般旋身一掠,掠到这祠堂正殿的后门户前,冷喝道:“出来!”
  她动作之快,就像是白驹过隙,当人们方自惊异于她身形的转动时,她又已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门口,若不是人人都亲自见到她方自这边掠去,她就像是已在那里站了几个时辰似的。
  仇恕剑眉微皱,暗忖:“怎地又凭空来个如此怪异的女子,武功竟是如此之高?”
  只听这女子喝声方住,祠堂正殿中突地传出一阵阵大笑之声,那身材颀长,面容清癯的白发道人,在笑声中漫步而出,目光闪电般在当门而立的长发女子身上一扫,却再也不望她一眼,笔直地走到仇恕身前,含笑说道:“酒未终,筵未散,施主为何就匆匆走了?不该,不该,大是不该。你我萍水相逢,颇觉投缘,且随贫道再去喝两口!”
  他放声狂笑,朗声而言,一把拉住仇恕的肩膀,那诡异绝伦的白袍长发的女子,他竟像是根本没有看到。
  仇恕心中一动,亦自含笑道:“道长如此抬爱,小可敢不从命?”回过头,向那已自吓得面无人色的“牛三眼”道:“你这些伴当,此刻穴道解开,血也止住,你替他们上些金创药便可无碍,我且随这道长进去喝两口。”目光一转,向那白发道人微微一笑,他此刻竟也像是不再感到那长发女子的存在似的,任凭这白发道人拉着自己的肩膀,向殿内走去。

  重返江南

  当门而立的长发女子始终没有回过头来,她笔直地站着,直到仇恕和那白发道人又都走到她身后,她倏然转身,仇恕只觉心头微微一震,但面上却仍满带笑容,直到此刻,他还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付这怪异绝伦、来历不明的女子,而他在没有决定自己下一个步骤该如何做的时候,面上永远都是带着这种飘逸而不可捉摸的笑容。
  白发道人哈哈一笑,道:“这位女施主怎地挡住贫道去路,但请借过一步,让贫道——”
  长发女子的目光就像是在仇恕脸上生了根似的,除了仇恕之外,她再不向别处望一眼,白发道人的话,她更是理也不理。
  “我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管你这样装模作样、鬼鬼祟祟是为了干什么,但是——”她生冷、缓慢、一字一字地说着,每一个字在她的舌尖滚动一下,从牙缝中进出,就像是冰珠落在石板上似的,冰冷而简短,任何人都无法从她的语句中,寻得任何一种喜怒哀乐的情感。
  此刻她语声微顿,但绝不给别人插口的机会,立刻接着道:“以后你的手指要是再碰到毛文琪一下,我就斩断你的手指;你的眼睛要是再望毛文琪一眼,我就挖出你的眼睛,而且——现在你要是还不停止你脸上这笑容的话,我就会叫你永远都笑不出来!”
  她冰冷地结束了自己的话,目光仍然望着仇恕,望着仇恕面上笑容。
  仇恕面上的笑容,果然消失了,她满意地哼了一声,哪知她“哼”声未了,仇恕却又纵声狂笑了起来,他狂笑着道:“阁下说的话,小可一句也听不懂,如果阁下不嫌麻烦的话,就请阁下再说一遍,小可为什么不能看毛姑娘一眼——”
  他话声未了,那白发道人亦自纵声狂笑起来,他狂笑着接口道:“贫道虽然置身方外,但让贫道见了绝色美女而不望她两眼,却也无法做到,除非——哈哈,除非这女子的尊容实在不敢领教。”
  这白发道人昔年纵横武林时,本来是个不苟言笑的人物,但后来他浪迹天下,纵情山水,十余年以来,早已将世上的一切名利之争,礼教规范,都抛到九霄云外,已是脱略形迹,不修边幅的风尘隐士,是以他此刻方自会说出这种话来。
  他此刻已隐约地感觉到这少年、这女子,都和自己有着些关系,但此刻他重返江南,原已将一切事都置之度外,是以他也不怕会牵涉到任何麻烦,他狂笑着说完了话,抬起头,只觉这长发女子目光一闪,果然已望到自己身上。
  没有一句话,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这长发女子突地冷笑一声,电也似的伸出手掌,仇恕心中一惊,哪知这女子右掌一伸一落,“啪”地一声,竟在自己左掌上打一下,仇恕心中大奇,不知道这女子怎地突然打起自己来,只见她一双手掌,春葱欲折,莹白如玉,他目光一瞬,哪知这女子左掌一反,“啪”的又是一声,竟在自己右掌上又着着实实地击了一掌。
  这两掌掌声清脆已极,仇恕与白发道人俱都一怔,突地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腥臭之气。横身而来,那白发道人心中一动,只听这女子“咯”地冷笑一声,阴森森地又自说道:“还不走!”
  白发道人目光连转几转,笑容已敛,想是在努力思索着什么,仇恕微微一笑,朗声道:“小可正是要走,只是阁下挡住了去路——”他抬头一望,只见这白袍女子面上仍是一无表情,但目光却开始活动起来,他心中一动,闪目望去,只见她目光之中,满是矛盾痛苦之色,这种眼色是只有人们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才会有的,他不知道这看来像是一无情感的女子,怎会有这种眼色。
  他心中正自猜疑不定,却见那白发道人突地大喝一声:“毒龙掌!”
  白袍女子冷冷一笑:“不错!”
  双掌一翻,“啪、啪”两声,双掌闪电般又互击一掌,白发道人如见蛇蝎般,突地倒退两步,仇恕又惊又奇,这白发道人仍拉住他的臂膀,他只得随着倒退两步,一阵风吹来,方才那腥臭之气,又自扑鼻而来,他只觉这白发道人抓住自己臂膀的手,抓得越来越紧,突地手掌一松,仇恕眼前一花,这白发道人身形一动,双掌如风,刷刷,刷刷,竟突地向这长发女子攻出四掌。
  掌势如风,掌风呼呼,仇恕暗赞一声,这白发道人武功果然不弱,却见这长发女子娇躯滴溜溜一转,身躯倏然滑开五尺,突地放声呼道:“你看到了吗?这是他逼我动手的,可不是我有心破戒呀!”呼声虽大,但却娇柔清脆,哪里还是方才那种冷冰冰的声音。
  仇恕更惊更奇,心中一动,顺着这女子的目光望去,只见她目光在右边的土墙上一转,长袖一拂,突地轻飘飘向白发道人拍出一掌。
  掌势虽轻,但这白发道人似是心存畏惧,竟不敢硬接她这一掌。

  惜生戒杀

  仇恕心念连转数转,正自举棋不定,哪知右面土墙上,突地缓缓升起一条人影来,轻轻说道:“师姐,我没有看见!”
  仇恕一惊,转目望去,脱口呼道:“文琪,果然是你在这里。”语声未落,突地一股掌风,迎面拍来,这掌风又轻又柔,似是毫无劲道,仇恕全心全意在望着方才自墙上现身的毛文琪,见到这一掌拍来,便也随意拍出一掌。
  眼看他这一掌就要和白袍女子击来的一掌相击,白发道人面容骤变,却已喝止不及,毛文琪纵身一跃,从墙上飘飘落下,突又幽幽一叹,轻轻道:“师姐,我没有看见。”
  那白袍女子掌到中途,眼看就要拍上仇恕的手掌,听到这句话突地平掌一缩,身形闪电般退到土墙边,狠狠瞪了毛文琪一眼,厉声道:“我是为你好,你还说没有看见,明明是老道士先向我动手的。”
  毛文琪眼帘一垂,目光望在地上。
  “我真的没有看见,何况……何况他也没有先向你动手!”
  白袍女子狠狠一跺脚,厉声道:“你真是没出息,你知不知道人家怎么对你,你这样对他?昨天晚上我跟你说的话,你难道没有听见吗?你说他不会武功,你看他是不是不会武功?他对你到底存着什么坏心思,我虽然不知道,可是——可是——”
  身形突地一转,闪电般掠到那兀自伏在地上,已被吓得呆了的五个人身前,目光一转,出手如风,劈面抓住一个瘦小枯干的汉子的头发,一把提了起来,这汉子惊呼一声,已被她凌空提起,提到毛文琪身前,寒声说道:“你问问这家伙,他昨天晚上说的什么话,哼!昨天晚上要不是你苦苦拉着我,我才不管什么誓言不誓言,早就跑到你房间隔壁去,把那小子拖出来一刀宰了。”手腕一反,将那枯瘦汉子丢在地上,厉喝道:“你说,你说,你昨天晚上,说的是什么话?”
  这枯瘦汉子本已吓得心神无主,此刻被她这一拉、一拖、一丢,只觉浑身宛如骨折,竟滚在地上杀猪般叫了起来。
  仇恕呆呆地愣在当地,他虽然聪明绝顶,此刻亦不知该如何应付,那白发道人目光四转,见到这情景,也不知道其中究竟有什么曲折,是以也呆呆地愣在那里,只见毛文琪头垂得越发低了,她自始至终,没有向仇恕望上一眼。
  “师姐,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知道他一直在骗我,可是——可是师姐你真的不能和人动手呀,若是被师父知道了——”
  她幽幽长叹一声,中断了自己的话,蓬松的秀发在微风中飘摇着,一如土墙边新生的、青绿的、幼小的春草。
  白袍女子面上仍然没有表情,可是仇恕看得出,她双目中仇恨的光芒,已在慢慢微弱,正如地上那枯瘦汉子杀猪般的吼叫,已逐渐微弱一样。她缓缓转过身,然后突然又是一个闪电般的动作,掠到那白发道人身前,冷冷道:“你认出了我是谁!可是,你是谁?”
  白发道人微微一笑,他的笑容虽然有些勉强,但那只是因为眼中的一丝淡淡忧郁,而不是为了恐惧或惊骇。
  “十七年以前,贫道已忘却姓名,不过——女施主若是坚持要听的话,”他目光锐利地四扫一眼,尤其在毛文琪脸上停留得更久。
  然后他轻轻吐了气,一字一字地说道:“贫道就是巴山道士柳复明!”
  毛文琪秀发一颤,飞快地抬起头来,仇恕心头亦为之一震,笔直地望向这白发道人,然后这两人目光俱都一转,相遇,毛文琪秀发又自一颤,垂下眼帘,飞快地垂下头去,仇恕不知怎地,心中忍不住要暗叹一声,却听“巴山道人”又说:“贫道如果老眼不花,那么女施主想必是‘屠龙仙子’的首徒——”
  白袍女子冷笑接口:“不错,我就是慕容惜生!”
  柳复明突地放声狂笑起来。
  “难怪女施主方才不等贫道出手便不动手,想必是女施主昔年戒杀立誓尚未到期。”他笑声一顿,目光一转,突地“嗯”了一声:“但想来女施主可以再开杀戒之日,已不远了。”
  慕容惜生冷笑道:“正是,等到那一天——”
  柳复明狂笑:“等到那一天,贫道必定亲至女施主那里引颈待戳,女施主只管放心好了。”
  慕容惜生又自冷笑:“好极。”微一旋身,已自掠到毛文琪身前。
  仇恕微笑道:“阁下要说什么,不必说出小可也知道了,不过,小可要告诉阁下一句,小可与令师妹之间情事,阁下丝毫无权干涉。”他语声未了,突地旋身一掠,电也似的掠到毛文琪身前,缓缓道:“文琪,你说是不是?”
  柳复明一惊,直到此刻,他才看到这少年竟有如此身手。
  慕容惜生一惊,她也想不到这始终未动声色的少年,竟会突地有此一着。
  毛文琪一惊,她的心忐忑了,像铅也似的直落下去,又像羽毛似的飞扬起来,她不敢抬起头,也不知该怎样回答。
  仇恕轻叹一声:“文琪,我对你怎样,你也该知道,别人的闲话,你为什么要听?为什么要信?难道——”
  慕容惜生一掠而来,轻轻推开毛文琪,又掠到仇恕身前,她目光闪动着,像兀鹰一样:“你真的喜欢文琪?”
  仇恕垂下头,他垂下头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眼中的神色给对方看见,然后他也像是费了很大力气似的,先吐了一口长气,然后说:“我可怎会骗她!”
  慕容惜生闪动着双目,目光又自一亮。
  “好!”她说话的语气又开始变得简短而冰冷:“我把她带回去——”
  “你把她带回去?”仇恕生硬地问道。
  慕容惜生颔首冷笑,接道:“半年之后,你再来找她,这半年——哼,我会知道你更多些。”她转身拉起毛文琪的手,刷地,像燕子般地掠上土墙,衣袂飘飘,话声袅袅,她和毛文琪已俱都消失在土墙外面,土墙的尽头处,似乎还留着毛文琪一声轻轻的叹息。

  毒龙屠龙

  仇恕仍然站在墙下,望着土墙的尽头,仿佛在暗自低语。
  “半年,唉——半年已足够了。”他自嘲地微笑一下:“半年之后,那慕容惜生戒杀立誓大约已破了,是以她才叫我半年之后去找她们,那时她就不必像今天一样有这多顾忌。”
  他冷笑起来,暗忖:“可是,她却不知道,半年之后,我也不会有今日这么多顾忌了。”今日,他不止一次有动手的冲动,想将这师姐妹两人伤在自己掌下,那么,她们就永远不会说出他的秘密了。
  可是,他却忍住了,这一来是她们所知道的秘密并不多,再来是他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将她们击毙,还有一个原因,他自己虽不愿承认,但却是事实。他已对他仇人的女儿,生出一些情感。
  于是他忍耐着,直到最后慕容惜生说要将毛文琪带回去,他生硬地追问了一句,知道她要将毛文琪带回去的地方是屠龙仙子那里,是以他放心了,至少在这半年里,毛文琪不会见着她的爹爹,那么灵蛇毛皋也至少在这半年里不会发现自己是会武功的。
  但此刻,他站在墙下,听到毛文琪那一声轻轻的叹息,他却开始有了一份无法解释的怅惘,他开始觉得有些对不起她,对不起这纯真而多情的少女,虽然,了解她父亲的罪恶,她必须付出许多她不该付出的代价,但无论州何,她这份情感是纯真而圣洁的,任何人玩弄,亵渎了这种纯真而圣洁的情感,都是一种罪恶,一种不可宽恕、卑鄙绝顶的罪恶。
  他垂着头,听到院落又开始有了各种声音,也听到那粗鲁,但却诚恳的“牛三眼”从惊骇中恢复过来,不住地啐骂道:“这小娘儿们,真有点邪气。喂,倪老七,你怎地这么脓包,在娘儿们面前穷吼些什么,真是丢公子的人,哼,也丢了我‘牛三眼’的人,大胡子,快去把倪老七扶回来!”
  然后,仇恕感到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无言地拉着他,走入正殿,正殿中的火光未熄,肉香仍浓,熊熊的火光边,亦仍自坐着那个身材略矮,狂歌喜哭的白发老人。
  他手里也仍然拿着那双木筷,在缓缓搅动着锅里的肉汁,深沉的目光,随着自己的筷子缓缓搅动,这老人心中总像是有着什么心事,方才外面的一切变化,他都像是没有听到。
  仇恕默默地随着柳复明在火旁坐了下来,老人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怎地去了这么久?”
  仇恕茫然一笑,他心里在暗中猜测:“莫非这老人就是青萍剑宋令公?”
  十七年前,“巴山剑客”柳复明,“青萍剑”宋令公一齐在江湖中失踪的事,他也知道的,这两人对他是恩是仇,他也分不清楚,只听到柳复明笑道:“方才我在外面遇着一人,你且猜上一猜,此人是谁?”
  这老人淡淡一笑,缓缓道:“茫茫众生,我认得几人?我一人也不认得,你教我如何猜法。”
  夹起一块香肉,放到嘴里,细细咀嚼,生像是无论此人是谁,都不关他事,他也绝不会放在心上。
  柳复明拿起火边一个中州罕见、塞外却极通常的羊皮酒囊,举到头上,他伸手一捏,一线烈酒,白酒囊中激射而出,他抬起头,一滴不漏地喝到嘴里,哈哈大笑几声,朗声说道:“此人你我虽俱不认得,却是你我一个故人之女,哈哈——此人就是那灵蛇毛皋的女儿,她虽没有说出,但我却已猜到!”
  仇恕一愣:“他怎么猜到的?”但随即恍然:“想必是他方才已听到那汉子对我说的话,是以两下一合,便猜着了。”
  只见那老人双目一张,目中突地现出异光,但瞬间又垂下眼帘:“毛皋是谁?唉——往事已矣,毛皋我也不再认得了。”拨了拨锅中肉汁:“火将熄,肉将冷,你还是快些吃罢……”
  柳复明又自哈哈一笑,生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仍自接着道:“你可知道我们这故人之女已拜在何人门下?”他语声一顿,知道必定得不到答复,是以立刻接道:“她竟又拜在那‘屠龙仙子’的门下,你可记得你我在昆仑山下听到的那段故事,哈哈——我今日竟遇着了那慕容惜生,还和她对了两掌,她果然不敢破那戒杀十年之戒,看来昆仑一派,近年来虽已无昔日之盛,但却仍未可轻视呢!”
  那老人目光又自一亮,长长“哦”了一声,仇恕却已忍不住问道:“这‘屠龙仙子’究竟是谁?道长在昆仑山下听到的又是何事?”
  柳复明转首望了他一眼:“说起那‘屠龙仙子’,倒的确是位女中奇人,数十年前,她本是个独行女盗,武功绝高,但却嗜杀,黑白两道,无论是谁,只要撞在她手里,被她轻轻拍上一掌,立时便是骨化魂飞之祸,竟无一人能逃得活命的。”
  仇恕心中一动:“她们施出的掌法,大约便是道长方才所说的‘毒龙掌’了。”
  柳复明颔首道:“是了,百十年来,武林中若论拳法之奇,当然是那纵横天下的前辈异人‘海天孤燕’所使的‘化骨神拳’,若论掌法之毒,却就得数这‘毒龙掌’了,这‘毒龙掌’之毒,在别人看来,掌风软弱,似是毫不起眼,但只要沾着一些,便无药可救。”
  他微笑一下,接着:“是以方才你若硬接了慕容惜生那一掌,那么——唉,你武功虽高,但你手掌只要被她的手掌伤着少许,大约也无法幸免。”
  仇恕心头一凛,却听他又接道:“当时武林中人伤在她这‘毒龙掌’下的,不知凡几,那时武林中人却叫她做‘毒龙魔女’,将她恨之切骨,却无可奈何,直到一天,她突地扬言天下,此后绝不再用‘毒龙掌’,自此以后,她也真的谨守诺言,不但不再施那‘毒龙掌法’,而且未再伤过一人之命,于是武林中为祸最烈的一条‘毒龙’,从此除去,而她的名字也由‘毒龙魔女’变为‘屠龙仙子’了。”
  他微微一笑,语气中甚为赞佩!
  “昔日周处勇除三害,传为千古美谈,这“屠龙仙子”的行径,也正和他相差无几。哈哈——毒龙自屠,毒龙屠龙,这“屠龙仙子”的名字,委实用得妙极!”
  抬起头来,他又如长鲸吸水般,喝了一大口酒,语气之中,对那“屠龙仙子”数十年前的英风豪举,兀自倾服无已。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
    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
    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
    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