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湘妃剑 >> 正文  
第十七章 南湖烟雨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南湖烟雨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血印清标

  嘉兴。
  三塔湾的景色,在晚秋,秋风落叶,夕阳云烟,它是苍凉而美丽的,而此刻——
  此刻是暮春,暮春的三塔湾,清水涟漪,绿阴青波,如果是黄昏,斜阳将小河边三座并不甚高的宝塔的塔影,长长地印在莺飞草长的大地上,那色彩的美丽谐和,景物的清幽美丽,更是无与伦比。
  西去三塔一箭之遥,耸立着参天的丹枫黄柏,林木隐映中,红墙丹楹,便是京祀千秋岳穆王的“岳王庙”。午时,暮春的骄阳,已有了几分燠热之意,岳王庙石阶前,却寂然伫立着一个锦衣华服,风姿如玉的少年。
  他负手而立,目光如剪,顾盼之间,神采照人,但是在他那一双斜飞如鬓的剑眉之中,却似隐含着一种等待的沉郁。
  他在等待着什么?
  再去岳王庙一箭之遥,在那清水流波的城河之边,也有着一座庙宇,庙内耸立着一根石坊巨柱,柱上赫然有血痕宛然,深深入石!这——
  便是血印寺,含蕴着一段壮烈、凄惨而又动人的故事的血印寺。
  血印寺外,声声马嘶。
  一排绿阴树下,系着七匹健马,马上鞍辔鲜明,显见得马主不是高官贵绅,便是江湖大豪。
  血印寺内,声声人语。
  正殿石阶前,傲然伫立着两个身躯瘦长、目光如鹰的汉子,其中一人,右臂空空,一只衣袖,缚在腰间的丝绦上,眼望着寺东那根石坊巨柱,正在凝神倾听着肃然站在他们对面的一个面如满月的僧人口中所说的故事。
  还有五个年轻力壮,神色剽悍的长衫汉子,垂手恭立在他们身后,这五人目光流转,东张西望,心神却不知在想些什么,但脸上却极力作出恭谨的神色来,显见得是那两个瘦长汉子的弟子家奴。
  他们不问可知,便是扬名河朔的武林大豪“河朔双剑”汪氏昆仲和他们的五个弟子。
  那面如满月的僧人,身穿着一身月白僧衣,不但衣履整洁,而且神态清俊,吐属俊雅,正是这种名迹胜境中住锡僧人通有的形状,此刻他一手挽着一串檀木佛珠,一手遥指着那石坊巨柱,娓娓说道:“数十年前,倭寇自海上来,劫袭东南数省,而嘉兴被祸尤烈,尝掠货财妇女,贮于敝寺之中,再率众往攻桐乡。”
  他垂目长叹一声,又道:“那时贫僧虽还未入世,但听得诸师相告,数百妇女,在寺中日夜悲泣,惨不可闻,此时敝寺方丈,乃妙谛祖师,妙谛祖师上礼天心,闻之恻然,遂醉守者,开门放之,令各取金逃去。
  “妇女中有言恐累及祖师者,祖师云:‘吾以一身而救数百人之命,虽死何伤。’于是众皆罗拜,四散而逸!”
  “河朔双剑”虽乃生性阴鸷的武林枭雄,但此刻亦不禁为之耸然动容。
  汪一鸣长眉一展:“这妙谛禅师,倒是个磊落丈夫。”
  那僧人长叹一声,接道:“当时祖师弟子皆劝祖师同逃,祖师曰:‘不可,吾若一走,则追者立至!’竟独留以待之,既而守者酒醒,知而亟询,祖师便道:‘适见韦尊者以宝杵击门开,导之使去,吾不敢阻也。’唉——佛家虽戒妄语,但祖师具大慈大悲之心,自当别论,守者素畏鬼神,闻言色变,且正病酒,弱不能行,竟监守祖师,以待寇归。”
  他语声清朗,语句更典雅动人,娓娓道来,连那五个心猿意马的年轻汉子,闻之也不禁动容。
  他长叹又道:“未几倭寇归来,知妇人仍祖师所放,因重笞守着,而缚祖师于石柱,丛矢射之,祖师乃西归,寇复堆薪焚之,寇平之后,受祖师大恩者,拾祖师骨烬葬于寺后,唉——那石柱之上,自此血痕印石,至今数十年矣。”
  “河朔双剑”一齐随着他的手指望去,望见那石柱上的血痕,不禁个个色变,想到自己的一生所为,半晌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寺僧娓娓叙说的时候,寺外城河中,突地驶来一艘快艇,其急如矢,船上伫立着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竟是一身金衫,春风吹起他飞扬的袍角,望来直有如一株临风之玉树。
  这小舟破浪急行,过血印寺,去三塔寺,岳王庙前的华服少年,目光敏锐,一眼望到这金衫少年们所乘的快艇,神色微微一变,袍袖微拂间,身形突地飘飘退后一丈,却见这艘快艇在三塔寺前的河湾一转,又复回转头来,在岳王庙前微一停顿,便又向血印寺急驶而去。
  寺僧话方说完,“河朔双剑”正自垂目唏嘘,寺门外突地如飞闪入一个人来。
  这人身材颀长,面目英挺,但眉宇之间,却带着几分煞气,双目之中,也不时闪动着逼人的眼光。
  他竟就是方才伫立船头的那金衫少年。
  这金衫少年一入庙门,目光一转,见到了“河朔双剑”,面上立刻泛出喜色,三脚两步,跑了过去,突地恭身一礼:“拜见两位汪师叔!”
  “河朔双剑”似乎为这少年突然而来的举动为之一怔。
  但这金衫少年立刻又道:“小侄夺命使者铁平,奉家师之命,前来寻找两位汪师叔,小侄一路打听,知道两位师叔在嘉兴歇脚,小侄便赶到嘉兴,又闻得两位师叔到三塔湾来踏春,小侄便赶到三塔湾,却不见两位师叔人影,后来见到寺外的七匹坐骑,才想到两位师叔或者在这里,便立刻赶来拜见!”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方自喘了口气,言下颇为自己办事的能力得意,却不知自己言语之中,已有疏忽,犯了人家大忌。
  “河朔双剑”面目阴沉,一直木然听着他的话,此刻这兄弟两人竟个个双目一翻,长眉轩立,神色之间,隐含怒意。
  汪一鸣竟冷哼一声,冷笑道:“夺命使者——哼,阁下此来寻找我兄弟,想必是那‘毛大太爷’要阁下来夺我兄弟两人之命的了——大哥,你说可是?”转过头去,面带冷笑,竟再也不望那夺命使者铁平一眼。

  心存不忿

  “夺命使者”铁平微微一怔,立刻赔笑道:“两位师叔言重了,莫说家师绝不会有此意,便是小侄也万万不敢在两位师叔面前放肆,两位师叔如此说,小侄真恨不得一头撞死——”
  汪一鹏冷“哼”一声:“阁下既有此意,就一头撞死好了,我兄弟绝无阻拦之意!”
  他又自冷笑一声,随手掏出一锭银子,交给寺僧,一面又道:“多承大师费心,区区一锭银子,还望大师替我等在佛前进香。”袍袖一拂,转身向寺门外面大步走去。
  那寺僧见了他们的神色,心中本已在嘀咕,此刻接了银子,连忙合掌称谢,目光抬处,只见那金衫少年呆呆地站在当地,面上阵青阵白,那寺僧暗中一笑,也亦转身走了进去。
  灵蛇毛皋自己门下的十大弟子,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俱是能言善语,风度英挺的英豪少年!
  这“夺命使者”铁平,在十大弟子中,又算是佼佼人物,平时常以周郎自命,自称自己的确是文武双全的少年豪客。
  但他此刻呆呆地站在当地,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见那“河朔双剑”在他们五个弟子拥护之下,已将走出寺门。
  他暗自透了口气,大步赶了过去,横身挡在门口,满脸堆下笑容。
  哪知汪一鸣却又冷哼一声:“阁下又要怎地?难道那毛大太爷真的不肯放过我们,我倒要看看毛大太爷除了有个好女儿之外,还有多少个好徒弟?”
  他兄弟两人在西湖画舫之上,吃了毛文琪一个大亏,他两人生平恃强傲物,哪里受过这种气,竟连毛皋那里都不去了,准备折回河朔。路过嘉兴,为南湖烟雨所醉,竟在那里待了数月,此刻心中仍然耿耿于怀,再加上这苦寻许久的“夺命使者”找到他们之后,一时大意疏忽,忘形说出自己的绰号,他兄弟两人心中本已不忿,再经如此一来,便毫不客气地发作出来。
  这“夺命使者”铁平此刻心中虽亦不忿,但面上却丝毫不敢显露。
  “家师本不知道那件事,后来知道了师妹在西湖上冒犯了两位师叔,就赶紧特地命弟子前来赔罪,还望两位师叔大人不计小人罪,看在敝师妹年轻不懂事的分上,饶她这一遭,请两位师叔无论如何回杭州去一趟,不然——唉,不然弟子真的无法交代,家师只怕又要当弟子在哪里得罪了两位师叔哩。”
  汪氏昆仲对望一眼,那汪一鹏右臂被折之后,性情越发偏激,闻言又自冷笑一声道:“年轻无知,哼!饶她一遭——哼!我兄弟这可不敢当,像令师妹那样的少年英雄,女中豪杰,我兄弟只望她饶饶我们就不错了。”
  汪一鸣生性却较沉稳,心念一转,道:“这些事且不去说它,令师要我兄弟到杭州去,不知是为了什么呢?”
  他心念转处,一来和灵蛇毛皋到底相交多年,再来他也不愿得罪此人,是以此刻言间语气,便和缓得多。
  铁平是何等人物,察言观色,立刻觉察出来,喜道:“这个小侄也不知道,但家师——”
  汪一鹏冷笑一声,截断了他的话:“令师近年贵人多忘,还将我兄弟这等老朋友放在心上么?他既然知道我兄弟在嘉兴,难道他自己——哼!”
  他冷哼一声,中止了自己下面更难听的话,汪一鸣只见这“夺命使者”面上阵青阵白,心念一转,立刻接道:“如此说来,还望阁下前去回复令师,就说我兄弟即日就到杭州。”他微微一笑:“阁下旅途劳顿,也辛苦了。”
  “夺命使者”铁平暗哼一声:“原来你们两人也不敢得罪师父,到底还是要说两句软语。”
  他亦是生性偏窄之人,此刻对这“河朔双剑”兄弟两人,心中已有不满之意,但面上却丝毫不露,仍自赔笑道:“弟子辛苦些算得了什么,师叔们太见外了。”
  他恭身一礼,又道:“师叔们既然就要到杭州去,那弟子就先快马回去禀告家师,让家师也好准备接待两位师叔的大驾于杭州城外。”
  汪一鹏又自冷笑道:“那可不敢当,只要他——”
  铁平生怕他又说出难听的话来,连忙躬身道:“那么弟子就先告辞了。”转身走出门外,两个起落,掠到岸边,纵身跃上船头,吆喝一声,那快艇又复破浪而去。
  汪氏昆仲只见这快艇去远,冷冷一笑,汪一鸣突地回头向那五个少年叱道:“你们看看人家的徒弟,是何等精明干练,哼——你们哪里及得上人家半分,只会替我在外面惹事生非,那日在西湖若不是你们五个蠢才,哼——”他冷哼一声,倏然顿住,那五个少年你望我,我望你,脸上红得像是红布一样,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汪一鸣双目一张,却又厉叱一声:“还不快去牵马!”
  可怜这五个少年,见到师父将那金衫少年冷嘲热讽地骂了一顿,心中方在得意,却不知师父回过头来,又将自己痛骂一顿,五人心里虽然气愤,但却仍乖乖地将马牵了过来。
  汪氏昆仲翻身上马,汪一鹏突又冷笑道:“老二,那姓毛的近来确是越来越狂了,依我的意思,杭州城我就绝不会答应他去的。”
  汪一鸣微喟一声:“大哥,凡事也该想得开些,姓毛的近来虽太猖狂,但我兄弟又何苦得罪此人呢。”
  他目光一转,又自笑道:“此刻时已近午,我们还是赶到前面,在那岳王庙去一转,然后再赶去三塔寺吃那有名的素斋吧,唉!近年来我们虽说极少参与武林纷争,但却几时有像近月来这般悠闲自在过?”
  他一扬鞭,竟先驰去,片刻之间,就已望到岳王庙前的参天古柏。
  伫立在阶前的华服少年,目光转处,见到这七人七马驶入林来,剑眉微轩,目光中泛出喜色,显见这“河朔双剑”就是他等待着的人,只是他等待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却又叫人难以猜测!

  巧施离间

  汪氏昆仲翻身下了马,将马缰交给身后的弟子,缓步踱向岳王庙的寺门,突地见到一个华服少年,含笑迎面而来。
  汪一鸣目光一转,侧首道:“这少年看来颇觉面善,又似冲着我们而来,大哥,你可记得此人是谁?”
  汪一鹏微一沉吟:“我也觉此人颇为面善——”
  语声未了,却见这少年满面含笑行来,朗声道:“两位大侠磊落风标,如果小可未曾记错的话,两位想必就是名震天下,叱咤江湖的‘河朔双剑’汪氏昆仲吧?”
  “河朔双剑”齐地一愣:“这少年怎地认得我们?”
  目光指处,只见这少年日如朗星,顾盼生姿,玉面朱唇,俊美无匹,言淡举止,却又文质彬彬,根本不似武林中人。
  他两人心中虽狐疑,但见这少年风姿不俗,心下也有三分好感。
  汪一鸣冷笑道:“敝兄弟正是‘河朔双剑’,至于名震天下——哈哈,却不敢当。”
  这少年的双眉一扬,喜动颜色,拍掌道:“是了,果然是‘河朔双剑’,小可今日能见到当代两大剑客之面,真是三生有幸。”
  自古至今,世上从无一人不喜别人奉承,他淡淡几句话,说得汪一鹏亦自展颜一笑,道:“多承兄台厚爱,敝兄弟实在惭愧得很,只是——哈哈,休怪在下出言无状,兄台看来虽然极为面善,但我兄弟年老糊涂——哈哈,却实在记不得何处曾聆兄台雅教了,”
  这少年含笑道:“这个自然,想两位乃当代大侠,小可一见,自然便再也不会忘记,至于小可么——”他微笑一下,一揖到地。
  “小可缪文,那时随着世兄石磷,在西湖游春,却不想遇着几个粗豪汉子,一见敝友石磷,就将他拉到那艘船上,后来——”
  汪一鹏笑容一敛……
  “你就在那毛家姑娘的船上见过我兄弟的?”
  “缪文”笑道:“那姓毛的女子和小可仅有一面之交,当时见着她那等张狂,目无尊长,若非小可手无缚鸡之力,是要惩戒于她的,后来见到两位大侠英姿,气度那般恢宏,小可实在心折不已。”
  汪一鸣强笑道:“兄台如此说来,倒叫我兄弟无地自容了。”
  “缪文”面色一整,正色道:“小可所说,的确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小可虽然不懂武功,但也看得出那姓毛的女子实是仗着手中一柄怪剑,偷巧胜得两位少许,若论真实功力,两位大侠数十年修为,那姓毛的女子那里能及得上两位大侠半分?”
  他语声诚恳,言语又极得体,正说到“河朔双剑”心里。
  汪一鹏又自展颜一笑,哈哈笑道:“想不到,想不到,兄台年纪轻轻,文采风流,对武功一道,却有如此精辟的见解,哈哈!不瞒兄台说,我兄弟那日的确输得不服,但看在尊长面上,也只得忍气,直到今日见着缪兄,听到缪兄如此高论,才总算略舒心中闷气,哈哈!缪兄倒真是我兄弟的武林知己。”
  “缪文”含笑道:“小可不过是将眼中所见,率直说出,两位大侠如果将小可引为知已,那真叫小可喜出望外了。”
  他语声微顿,突又故意长叹一声:“不过,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那毛姑娘小小年纪,非但不知敬重尊长,而且——唉,而且——”
  他一连说了两个“而且”,那汪一鹏果然忍不住问道:“你我虽然只初交,但可说一见如故,缪兄有什么活,尽管说出便是。”
  “缪文”摇头叹道:“那日两位大侠走后,那毛姑娘若是稍知两分道理,便该体会的出两位的宽怀大度,哪知两位大伙一走,她便冷言热语地谩骂起来,还说什么,今日之武林,已是毛家天下——”
  汪一鹏神色一变,汪一鸣心念一转,却不禁暗自思忖:“这少年与我等素不相识,如此结交于我,又如此曲意恭维,难道是有着什么用意不成?”
  却见“缪文”又自长叹一声,道:“此事与小可本来毫无干系,有些话小可亦是不该说的,但小可见了这等情事,心里却又不禁为两位大侠叫屈。”
  汪一鸣不禁又忖道:“是了,此人与我等毫无利害干系,与那毛皋亦无仇雠,想来的确没有用意。”
  “缪文”已接口叹道:“原先我本还以为是那毛姑娘年轻无知,哪知——唉,她爹爹后来来了,所说的话,竟比那小女子更加无礼,有位姓胡的还说什么:‘文琪如此,只怕汪氏昆仲要生气了。’哪知那位‘毛大太爷’竟冷笑着道:‘生气又有何妨,谅这两人也不敢对我怎样。’唉!不是小可故意在两位面前如此说法,当时小可听了这等话,当真是忍气不住,竟忍不住出口顶撞了两句,唉!若非敝友石磷在中间劝阻,只怕小可那日也要受辱在毛家父女手下。”
  他沉声道来,句句听来,都似千真万确,汪一鸣想来想去,只觉这少年万无编造事实的理由,那汪一鹏更是早已相信,此刻是气得面目变色,频频以拳击掌,咬牙切齿地侧顾汪一鸣冷笑说道:“老二,这种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哼!我早就知道那姓毛的不是真心来向我等赔话,哼——他叫我们去那杭州城,只怕也没有什么好意。”
  “缪文”目中神光一闪,但瞬即敛去,又自叹道:“他果然又做出这等花样,那日他曾道:‘老夫虽不怕这两人作乱,但也不必叫他们太伤心,过两日随便叫个人找他们赔两句话就是了,想那两人也就——”’
  汪一鹏大喝一声:“老二,你看怎地?”
  汪一鸣目光之中,亦不禁泛出怨毒之色。
  “缪文”目光一转,突地朗声一笑:“话又说回来了,两位也不必和那等暴发户般的狂妄小人一般见识,闻道那三塔寺的素斋极好,哈——今日小可作东,请两位尝尝沙门风味。”
  此刻他又作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来了。
  于是——
  那灵蛇毛皋的仇敌,便又多了两个。

  九足神蛛

  “河朔双剑”以及“缪文”畅游过后,回到嘉兴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这半日间,“河朔双剑”对这言语得体、性情慷慨的富家少年,不禁又增了几分好感,再三留他夜来痛饮,但是他客气地谦谢着,客气地婉拒了。
  他说:“小可在此间还有个父执长辈,要去拜见,明日小可定必再来拜访。”
  他走了之后,“河朔双剑”的客栈中,立刻送来一桌极为丰盛的燕翅大筵,和一罐窖藏多年的“女儿红”酒,随来掌勺的大师父说是来自嘉兴最好的酒楼“一心亭”,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命他送来给汪大侠的,并且还附有一张泥金大红拜帖,上面客气而恭敬地写着:“愚晚缪文献汪氏贤昆仲。”
  “河朔双剑”满意地笑了,江湖豪士,就喜欢这种调调儿。
  “豪爽、慷慨、热情——这少年倒真个是够朋友。”
  仇恕虽然没有看到他们的笑容,但却也想像得出,他回到自己住的店房,不到一会儿,立刻又有一敲门的声音,连敲五下,他知道又是那“梁上人”的弟兄前来报告一些事了,对于梁上人,他心里的确有着一份真诚的感激,若不是这被江湖中人称为“九足神蛛,梁上君子”的梁上人为他布下了有如天罗地网般的“蛛网”,他纵有通天本领,却也不能将事情办得如此顺利。
  “哈哈,‘九足神蛛’,蜘蛛而有九足,总比一条蛇要厉害得多了吧!”
  他高兴地开了门,门外立刻闪入一个臃肿的胖子,这胖子身材臃肿,行动却极迅速,一闪而入,随手带上房门,向仇恕躬身一礼,仇恕摆手谦谢,这胖子笑道:“公子真有两手,和那两个姓汪的也拉上交情了,我张一桶走南闯北,看来看去,除了我们梁大哥可算是大英雄,真有两下子之外,嘿——可就得算是公子您了。”他言语中虽将仇恕列在“梁大哥”之下,但仇恕非但不以为忤,还极为高兴。
  因为,他知道那“九足神蛛,梁上君子”梁上人,在这些市井好汉心目中的身份和地位。
  “九足神蛛”武功并不绝高,他甚至连“圣手先生”的记名弟子都不能算,而只能算是“私授弟子”,因为他从“圣手先生”那里学到的东西,只是“圣手先生”在归隐之后,偶来中州,在三两日间,随意指点他的几手功夫。
  只是这“九足神蛛”还有几点大异常人之处,他一诺千金,至死不悔,而且记忆之强,更是骇人听闻,任何人只要被他看过——眼便终生不会忘记,他本是巨富子弟,一年之中,散尽万贯家财,结交的却全都是别人不耻的市井屠狗之辈,他与这些市井好汉相交,全凭“义”来服人,绝不显露自己的武功,十余年之前,南京城中的屠户帮大哥罗一刀,为了夫子庙前的七十余只画舫,和梁上人结下深仇,扬言要将梁上人大卸八块,然后再当猪肉出卖。
  那时梁上人武功已有小成,本可在举手之间将那罗一刀制服,但他却不如此做,他孤身到那罗一刀的肉案前,叫这以一刀杀猪成名于市井间的罗一刀砍他一刀,罗一刀这一刀若能将他也像猪一样地杀死,他毫无怨言,罗一刀这一刀若是砍他不死,那么他就叫罗一刀从此不要称雄。
  这消息当时便惊动了南京城中所有的市井好汉,数百人围在罗一刀的增案前,有的劝阻,有的哀求,梁上人只是含笑伫立,眼看着罗一刀举起屠案前的碎骨大刀,一刀砍下,他不避不闪,傲然伫立,四下的市井好汉看得掌心淌汗,只道这一刀砍下,梁上人立时便得身首异处。
  那“罗一刀”其实也知道梁上人的武功,生怕自己这一刀砍下,砍他不着,便故意砍偏一点,要让他一闪之后砍个正着,哪知他不避不闪,这一刀便正好砍在他左肩之上,四下好汉大喝一声,只见鲜血如泉涌,梁上人仍挺胸而立,而带笑容,罗一刀见了他这种神勇,当下心虚手软,“当”地一声,大刀落地,噗地跪倒地上,大叫:“服了。”
  梁上人含笑拾起那柄重逾七斤的屠刀,刷地一掌,竟将这大刀劈成两半,一半交还给罗一刀,一半拿在手里,含笑将罗一刀扶了起来,左肩上的鲜血,虽仍像流泉飞瀑一样往外涌,他却连看也不看一眼,
  从此之后,梁上人的“万儿”不但响彻九城,而且天下皆闻,他这种英风豪举在那些武林高手的眼下,虽然不值一提,但是江湖上的市井好汉,听了“梁上人”的名字,却再也没有话说。
  仇恕离岛之前,便从那“圣手先生”口中得知有着如此一个人物,是以他一到中州,便设法寻得此人,这些日子来,他对此人的事迹知道得更多,虽然觉得此人行事,虽大多出之于好勇斗狠,不足以为君子之风,却仍不失为性情中人,何况此人对于仇恕,更是处处都以全力相助。
  要知道武林中人称这梁上人为“九足神蛛”,便是他党羽遍天下,他手下的那些伴当若在武林争雄,自不是别人敌手,但用来做消息眼线,却是再好也没有,此刻仇恕含笑说道:“梁兄乃是人中之杰,不瞒你说,我也是极为佩服他的。”
  张一桶拇指一挑,哈哈笑道:“这个当然,你们两位都是英雄,英雄重英雄,我那梁大哥对公子,不但佩服,而且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哩!”
  他笑声一顿,突地低声道:“公子,你可知道,灵蛇毛皋手下,有个叫做什么‘八面玲珑’的胡胖子,也在千方百计地找我们梁大哥,也要叫梁大哥帮助,那胡胖子前两天也来到嘉兴城,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梁大哥,昨天就走了,哼——”
  他冷哼一声,不屑地说:“我看那胖子颤着满身肥肉,到处乱跑,心里就觉得有气,他自己是个猪八戒,却也不照照镜子,还跑到南湖去找船侍,硬要人家陪他……嘿嘿,陪他干坏事,他也不想想,咱们嘉兴南湖天下闻名的船侍,怎会看得上他,就算是——和他怎么样了,也不过当他是条肥猪罢了,哼,我看他简直他妈——嘿嘿,他简直里里外外都没有一样人形。”
  仇恕看着他说话的样子和满身的肥肉,再听到他骂人的话,心中不禁暗笑,只觉此人虽然言语粗鲁,言不及义,却当真有趣得很。”
  只见他一口气骂完了,喘了两口气,又自嘿嘿一笑,道:“我跟公子穷聊了这半天,竟忘了跟公子说正经事了。”他又自放低声音:“方才平望城的小铁嘴快马赶来,说是看到那‘鸳鸯双剑’也往嘉兴来,大约今天晚上也能到了。”
  仇恕剑眉微皱,俯首沉吟半晌,却听这张一桶又道:“还有从太行山那边赶来的,大约有五十骑人马,今天午间,从嘉兴经过,直奔杭州去了,太行双义金氏兄弟全在这些人里面,跟他们两人走在一处的,还有个劲装少年,却不知是谁了。”
  仇恕目光一转,突地展颜一笑,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妙计似的:“这都辛苦你了,只是我还要再辛苦你一趟,不知道嘉兴城里城外,一共有多少客栈?”
  张一桶闭起眼睛,想了一会:“五十多家。”他得意地笑道:“最少五十,最多五十五,我虽也不十分清楚,但总差不多了。”
  仇恕一笑,道:“我要麻烦你将这五十多家客栈所有的客房,全都包下,就算有人住的,也都预定下来,而且先付十天房钱,多给小账,说是无论任何人要来住店,都一口回绝,万万不能答应。”
  张一桶倒抽一口凉气,两只本已被满脸肥肉挤成——线的眼睛,突地睁得滚圆,伸出手掌,一拍前额,失声道:“五十多家客栈!十天房钱——公子,您这是干什么呀?难道您有那么多朋友就要到嘉兴城来吗?”
  仇恕面上又自泛起那种莫测高深的笑容,一面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张一桶一眼扫到银票上的数字,不禁又倒抽一口凉气,却听仇恕笑道:“我此举自有道理,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的,只是——不知你有无把握,叫任何客栈都不能将客房偷偷租给别人。”
  张一桶一拍胸膛:“这个只管包在我身上,除非他们不想再做生意了,否则——嘿,就算再借给他们一个胆子,他们可也不敢。”
  于是他接过银票,满怀惊异地去了,想来想去,实在想不透“公子”此举是为了什么,但直到他臃肿的身形已走了许久,仇恕的面上却仍带着那种奇异的微笑,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笑着什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
    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
    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
    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