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湘妃剑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终露身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六章 终露身手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7

  长索如虹

  但是仇人的惨呼已渐渐消失,仇人的尸身也已渐渐倒下,他紧绷的心弦,终于也随之松弛。
  “叮”的一声,剑尖落地,突听身后轻轻一笑,道:“仇公子杀了人,老叫化帮忙埋埋尸身总可以吧!”
  熟悉的语声,熟悉的笑声,他毋庸回头,已知身后这人是谁。
  他终于缓缓转身,夜色苍茫中,“穷神”凌龙卓然而立,手中缓缓拨弄着一条长长的绳索,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缓缓道:“你此番杀人,纵然无人亲眼目睹,难道别人就猜不出是谁杀的么?”
  “缪文”心中,此刻突地感到一阵深深的疲乏——一种似乎是对人生厌倦的疲乏。
  他似已再无余力来思考许多事,于是他沉声叹道:“无论什么事,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我是谁?谁是我?就让别人知道了又有何妨?”
  “穷神”凌龙仰天笑道:“好好,如此说来,往日那一番苦心的计划,岂非都再也无用?你不可惜,老叫化却觉得有些可惜哩。”
  “缪文”缓缓垂下眼帘,突又眼帘一张,大声道:“你究竟是谁?究竟与我有何关系?为什么总是要来管我的闲事?”
  夜色中只有凌龙的目光,宛如两粒晶莹的明星。
  这数十年来一直游戏人间、笑傲江湖的穷家帮主,面色突地变得十分沉肃,他一言不发,手掌微摇,掌中的长索,突地有如天虹般横飞而起。
  他手腕一震,天虹般的长索一阵波动,又有如夭矫变化的十丈神龙,突地落在那四个蓝衣剑手的尸身上。
  “穷神”凌龙手腕连震,脚步移动,那长索也跟着波动扭转,突地,他手腕一紧,转身向夜色中走去,掌中的长索扯得笔直,竟将几具尸身一齐带动。
  这手法真是神乎其技,“缪文”呆望了半晌,第一次发觉江湖中确有许多武功深不可测的异人,只是他们却从来不愿显示功夫。
  只见“穷神”凌龙拖着一长串尸身,大步而行,他削瘦的背影,在夜色中看来只觉是那么熟悉而亲切。
  “缪文”轻轻一掠,跃到他身侧,道:“我对你那样无理,你为何还要助我?”
  “穷神”凌龙望也不望他一眼,大步走入一片疏林,疏林中竟有两个鹑衣乞丐,在掘着一个土坑,再也不回首望上一眼。
  “缪文”大喝一声,道:“你可知道,我根本不要你的帮助,我……”
  “穷神”凌龙冷冷道:“你此刻已是四面楚歌,只要面目一露,就不知有多少人要寻你为敌,我不来助你,谁来助你?”
  “缪文”呆了一呆,讷讷道:“你不来助我,谁来助我……”
  凌龙冷冷截口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日之间,可能发生的变化便不知有多少,今日是你之友,明日便说不定已成你之敌,你纵有绝世武功,绝顶才华,但江湖中事,波谲云诡,瞬息万变,又岂是你能猜测?”
  “缪文”呆立当地,仍在咀嚼着他话中的含意,突听林中一阵急遽的马车声远远冲来,嘎然而顿。
  接着是一声娇呼,响彻夜空。
  “缪文”心中一震,这娇呼声竟也是如此熟悉。
  “穷神”凌龙面色微变,沉声道:“快走快走,这里的事老叫化来管。”
  “缪文”嘴角笑容一闪,承继先人的倔强性格,使得这睿智的少年,时时刻刻都会做出冲动的事,而冲动的事,却大多俱是愚笨的。
  他一言不发,霍然转身,一步掠出林去。
  “穷神”凌龙望着他的背影,面上神色,也不知道是喜是怒,喃喃道:“又是这样的脾气,又是这样的脾气……”

  以目示意

  疏林外,一辆马车,停在程枫的尸身前,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木立在马车边,垂首凝望着程枫的尸身。
  “他”秋波一转,突觉有一双眼波正在凝注着自己,抬起头来,便已和“缪文”的目光相遇。
  “他”心头一跳,面上立刻绽开一个惊喜的笑容,颤声道:“你……你没有死……”
  纤腰微拧,似乎要扑向“缪文”身上,但脚步方动,却又倏然止步,“缪文”淡淡笑道:“文琪,你瘦了。”
  这笑容和语声像海涛冲击着毛文琪的心房,她身躯颤抖,眼波也荡漾了。
  她轻轻道:“你也瘦了……”
  语声未了,突然后退三步,大声道:“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你是不是爹爹的仇人?这程枫是不是你杀死的?”
  少女的心绪,竟是这般令人难测,她在前一刹那中所想的事,和后一刹那中所想的竟是如此不同。
  “缪文”目中光芒一闪,道:“此人……”
  哪知他语声方出,他身前、身后,竟有两人同时沉声道:“此人是我杀死的!”
  “缪文”蓦地一惊,转眼望去,只见他身后的疏林中,缓步走出的,正是那名扬天下的“穷神”凌龙。
  毛文琪亦是一惊,转身望去,苍茫的夜色中,缓步行来的,竟是一个面容木然,身形木然,目光亦木然,望来有如行尸走肉般的青袍怪人,他僵木的面容上,那一条长而深的刀疤,更使他平添了几分怪异之气。
  夜色之中,骤然见到这样的人,毛文琪心头不觉又是一惊,一阵寒意,倏然满布全身。
  她大声道:“你是什么人?”
  秋波一转,又自喝道:“程枫到底是谁杀死的?”
  哪知这青袍怪人却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说话,僵木地移动着脚步,僵木地走过她身边,俯下身去,抱起了程枫的尸身……
  他无论在神色或面容间,都散发着一种“死亡”的妖异魔力,他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为人间带来“死”的讯息。
  就是这种妖异而神奇的意味,使毛文琪眼睁睁地望着他的身形移动,而未出声阻止。
  只见他横抱起程枫的尸身,僵木地站了起来,又开始僵木地移动着脚步,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之间——
  他僵木的目光,忽然变得有如闪电般锋利,不可置信地灵活,向“缪文”打了个眼色,然后……
  他双手抱着程枫的尸身,僵木地走过凌龙身侧,僵木地走入黑暗……
  这仿佛来自地狱的怪客,此刻便仿佛又走回地狱中去。
  纵然是“穷神”凌龙这般的厉害角色,此刻面上也不禁露出明显的骇异,他询问地向“缪文”望了一眼,却发现“缪文”竟也似茫然失措。
  毛文琪眼波四转,突然道:“凌帮主,我正要找你。”
  她心里觉得有些茫然,有些惭愧,因为她竟不敢阻止那青袍怪客的行动,她觉得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是以她便脱口说出这句话来,为的不过只是打开自己心里的僵局。
  “穷神”凌龙微微一愣,哈哈笑道:“毛姑娘寻我作甚?”
  这风尘异人口中的朗笑之声,其实也是在掩饰心里的不安与惭愧。
  毛文琪怔了一怔,道:“我……我……”
  她找凌龙的就是要寻找“缪文”,但此刻“缪文”却已立在她身侧,她偷偷望了“缪文”一眼,口中的话,便再也说不下去。
  她深信“缪文”必定不是自己爹爹怀疑的人,是以此刻心里反而觉得有些歉意,又不禁在心中暗自思索,不知该用什么言语向自己的爹爹解说。
  “穷神”凌龙哈哈笑道:“你们年轻人的心事,当真不是我们老头子能够明了的。”
  毛文琪面颊全赤,只见缪文木立当地,心中似也思索着什么。
  她缓缓走到“缪文”身侧,轻轻道:“方才我……错怪了,但是,你……最好还是躲避一下,因为爹爹……”
  “缪文”心中只在思索着方才那青袍怪人“还魂”目光中的含意,根本未曾听到她的话。
  她活还未了,突见“缪文”双目一张.打手击额道:“不对……对了……”一撩衫角,转身奔去。
  毛文琪做微一愣,道:“喂!你……”
  她本想立刻追去,抬目望了凌龙一眼,却又不禁羞涩地停下脚步。
  “穷神”凌龙哈哈笑道:“无妨无妨,老叫化什么都看不见的。”
  毛文琪面颊又一红,终了还是跃上马车,追踪而去,只见一股车尘,瞬息间便消失在黑暗里。

  负尸而至

  夜深。
  春夜中的星月,像是方被织女的纤手洗过,而春风便像是织女的眼波,是那么温柔,异样的温柔。
  清澈的星光,映着朱红色的大门,映着门前那一双石狮,使得这一双巨大而狰狞的石狮,看来也温柔了一些。
  星也温柔,月也温柔,风更温柔,温柔的春夜中,一切都是温柔的。
  于是春夜中人们的心也温柔了起来。
  杭州毛府,门外,是永远不会寂寞的,何况在春夜?
  此刻,七八条劲装大汉,徘徊在门前,他们的职责是迎宾和通报,巡防和探查,但在这温柔的春夜中,后两种职责显然已被他们忽视了,没有一个人的眼光中,再带有警备之意!
  他们只是懒散地蹀踱着,有的甚至已倚着石狮坐了下来,偶尔有人说出一个粗俗而猥琐的笑话,便会引起一阵哄笑——笑话越粗俗而猥琐,哄笑之声也就越大。
  突然,所有的笑声一齐停止,所有懒散的目光一齐凝结,站着的人站得更直,坐着的人也站起来。
  黑暗中一个青袍人,僵木地走入门前的灯笼光下,他面容神情间所带的那一分死的意味,已足以令人心惊,何况……
  他背上竟还负着一具鲜血淋淋的死尸。
  众人面色俱都大变,有的人远远退到路边,只等他走过,这些汉子虽然粗鲁莽撞,但此时此刻却谁也不肯来管闲事。
  只见这青衣人望也不望他们一眼,眼看已将走过大门,突然身形一转,也未看他举步,便已上了四级石阶。
  等到这八条大汉惊呼出声,他已缓缓走进了大门,这门禁森严的杭州毛府,在他眼中看来,竟仿佛是人人可入的庙宇。
  他一步一步地穿过庭院,走向长廊,整个宅院,立刻动乱了起来。
  动乱之声,传入正厅,正厅上灯光通明,灵蛇毛皋,饮宴正欢,闻声不禁放下杯盏,皱眉道:“什么事?”
  两个蓝衣剑手,如飞抢步而出。
  正厅上的灵蛇毛皋、河朔双剑、子母双飞、百步飞花等人,虽然有些惊诧,但却也不以为然。
  坐在上首的一人,蒙面风氅,赫然竟似那关外人魔“人命猎户”,此刻更是动也不动,他虽在人群之中,但像是只有一人独坐,他钢铁一般的神态,似乎永远不会为任何外来的因素改变。
  庭园中脚步纷乱,人声嘈杂,不住厉叱。
  “什么人,敢到这里乱闯?”
  但叱咤尽管叱咤,却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那青袍人更是望也不望这些人一眼,一步一步地走上长廊。
  两个蓝衣剑手如飞而来,一眼见到这青袍人,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两人对望一眼,齐拔出剑来,左面一人厉叱道:“住脚!你若再进一步……”
  右面一人心胆已寒,截口道:“若要求见,先待通知,杭州毛府,岂是你乱闯之地!”
  青袍人目光森然扫过他们面上,僵木的脚步,仍然一步一步向前移动着。
  两个蓝衣剑手齐地大喝一声,双剑交剪,刷刷两剑,一左一右,破风而来。
  只听“呛”的一声长吟,双剑交击,那青袍人不知怎地,竟已从剑光中穿过,走到他两人的身后。
  他两人心头一寒,怔在地上,再也不敢翻身追击。
  只见这青袍人仍然在缓缓迈着脚步,他肩头所负的尸身,随着他的脚步,微微摇摆着……
  灵蛇毛皋终于也被惊动,大步走到厅口,青袍人转过长廊,走向大厅,前面忽有一排手持钢刀的大汉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排钢刀,刀尖向前,被灯光一映,闪闪发着寒光。
  青袍人却仍然视若无睹,笔直地走向刀光,这一排刀光,却已微微起了颤抖,只有一人壮胆喝道:“止步!……止步……”
  灵蛇毛皋面沉如冰,只见这一排大汉已将挥刀而上。
  毛皋突地厉声道:“闪开,让他过来!”
  青袍人继续着脚步,走向大厅,面上仍然毫无表情,这一排大汉闪开与否,根本没有放在他的心上。

  故人还魂

  大厅之中,除了那蒙面风氅的“人命猎户”外,俱已离座而起。
  青袍人走上大厅,目光木然望向毛皋,突然双手一撤,将肩上的尸首,仰面掷在地上。
  群豪目光动处,赫然发现这尸首竟是程枫,不禁齐地发出惊呼。
  毛皋纵然镇静,面色亦不禁大变,厉声道:“你是谁?负尸而来,为的什么?”
  他此刻还没有辨出这青袍人的来意,以他的身份,自不能随便动手。
  只见青袍人僵木的面容上,忽然泛起一丝笑容……笑容扭曲了刀疤,使他的面容更加狰狞丑陋。
  他异样地微微一笑,缓缓道:“我是谁?……”
  目光再次望向毛皋,一字一字地说道:“难道你不认得我了么?”
  灵蛇毛皋浓眉皱得更紧,目光凝注在这青袍人面上,他虽然搜遍记忆,一时却也想不出此人是谁。
  百步飞花林琦琤轻轻一笑,道:“你若是毛大哥的朋友,就请你快些说出来么,尽打哑谜干什么?”
  此时此刻,她居然还笑得出来,语声居然也仍然是那么娇美而甜蜜,实在是令人惊异。
  “左手神剑”丁衣却皱眉道:“程枫可是被你杀死……”
  青袍人冷冷接口道:“不错!”
  众人齐地一惊,丁衣连退三步,“呛啷”一声,拔出剑来。
  百步飞花林琦琤似笑非笑,缓缓道:“你既然杀了他,又把他尸身背来,难道你是想来送死的么?唉……我真不知道你这是为了什么?”
  她居然轻叹了一声,似乎对青袍人甚为同情。
  青袍人却有如未闻,目注毛皋,缓缓道:“你不认得我了么?”
  毛皋目光扫处,厉声道:“你若是毛皋之友,怎会将程枫杀死?”
  “左手神剑”丁衣道:“正是如此!”
  刷地一剑,斜斜削向青袍人的肩头。
  青袍人身形一闪,突然自袖底弹出一指,弹开了这攻势极为凌厉的一剑,口中却缓缓说道:“十八年前,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
  左手神剑一招受挫,勃然大怒,正待挥剑攻上,灵蛇毛皋却一皱双眉,摇手沉声道:“丁兄暂且住手。”
  正厅之上,人人俱要听他下文,是以变得十分静寂。
  只见青袍人仍然目注毛皋,缓缓道:“十八年前,我为你保的那一趟红货,半途遭劫,几乎丢了性命,你今日却不记得我了!”
  灵蛇毛皋心头一震,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变色道:“朱子明,你……你可是闪电神刀朱子明兄弟么?”
  青袍人木然道:“朱子明……正是,我就是朱子明!”
  毛皋大喝一声,一手握住了他的肩头,道:“子明,你……你怎地今日才来见我?”
  “左手神剑”面色铁青,接口道:“无论此人是谁,他既然杀了程大哥,小弟便放他不过。”
  毛皋面容又一变。
  青袍人朱子明木然一笑,道:“我难道杀他不得么?”
  他缓缓抬起手,指着面上的刀疤,又道:“他见利忘义,刺了我这致命的一剑,这一剑虽未能使我丧生,却使我失上记忆十八年,历尽万般痛苦,这……”
  他目光转向毛皋。
  “这就是为什么直到今日我才来见你,只因我一直记不得往事,甚至记不得姓名,否则我早已要来告诉你,十八年前.那一趟红货……”
  灵蛇毛泉目光一凛,道:“劫镖的人,莫非竟是程枫?”
  青袍人朱子明道:“正是!我丢了你的镖,若不将他杀死,怎来见你?”
  厅中的情绪,到了此刻,已达高潮。
  此刻谁也不再多口,就连一招受挫,心有不甘的“左手神剑”丁衣,也悄然退到一旁,插回长剑。
  灵蛇毛皋怔了半晌,突然仰天狂笑,道:“好极好极,今日真是大喜之日,不但我积郁在心头十八年之久的一件无头公案,今日总算有了交代,我失散了十八年的弟兄,今日也到了我身边……哈哈,各位,这是否可喜可贺之事……”
  他双掌一拍,高声道:“换上酒菜,为我朱贤弟接风!”
  笑声一顿,又道:“将程大侠的尸身,厚厚收殓了,暂莫告知程夫人,免得她惊动了胎气。”
  灵蛇门下,立刻开始忙碌。
  百步飞花林琦琤娇笑道:“毛大哥,这样对你不起的人,你还对他这么好,唉……我林琦琤叫你一声大哥,总算叫得不冤枉。”
  她秋波瞟向朱子明,娇笑又道:“喂,我说朱兄弟,你仇也报了,气也出了,又看到了老朋友,这么多喜事都来了,你总该笑一声,笑了吧,老实说,你这样的神情,我看了都要往心里打哆嗦。”
  青袍人朱子明冷冷一笑,道:“你大可不必再看我!”
  林琦琤怔了一怔,终于笑不出来了。
  灵蛇毛皋哈哈笑道:“都是自己兄弟,何必……”
  笑声未了,夺命使者铁平突地如飞奔上厅来,喘着气道:“师傅……有……人要见你老人家。”
  毛皋笑语一顿,双眉微皱,沉声道:“什么人?你为何如此惊慌?”
  铁平喘息犹未定,道:“这两人……”
  他忽然顿住语声,目光惊异地望向朱子明,毛皋道:“这是你朱师叔!”
  铁平方自摇头说道:“但是这两人武功太过惊人,简直令人不可思议,而且他两人来寻师傅你老人家之意,亦不知是友是敌!”
  灵蛇毛皋双眉微皱,目光一转,突地哈哈笑道:“无论他两人来意如何,在此地难道还会讨得了好么?”
  要知此刻这厅上之人,俱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是以毛皋这番说话,倒也不是自夸自满之词。
  林琦琤秋波一转,面上又绽开娇笑,道:“武功不可思议……这是谁啊?我倒要看看,他们……”
  她忽然发觉厅上所有的目光都转向厅门,不禁顿住语声,转目望去,只见一胖一瘦两个身材极高的锦衣老人,并肩站在厅前,四道目光之中,竟像是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微微一扫,便已令人心跳。
  灵蛇毛皋呆了一呆,方自笑道:“两位寻访毛某,不知……”
  左面一人面如满月,一捋长髯,截口道:“老夫程驹!”
  右面一人瘦骨嶙峋,嘻嘻笑道:“老夫潘佥!”
  两人一齐举步,走到毛皋面前,程驹道:“你就是毛皋么?嗯有些像……”
  潘佥道:“十八年前我倒曾经见到你的妹子……”
  他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却有如一方巨石投入春水中。
  大厅中群豪人人俱都一惊,就连那青袍人朱子明木然目光中,都不禁闪过一丝惊骇的神色。
  毛皋定了定神,方自说道:“家……妹……咳咳,此刻在哪里?”
  他虽然极力控制,但语声仍不禁为之颤抖,是以借着两声干咳,将之掩饰。自然,他惊震的并非为了自己的妹妹,而是为了十八年前,他妹妹肚中的孩子。
  蒙面风氅的“人命猎户”,一直端坐未动,此刻竟也长身而起,目射神光。
  只听程驹缓缓道:“海天孤岛!”
  这四字他一字一字地缓慢说将出来,众人又自一惊。
  “那么……她所产下的婴儿……”
  潘佥嘻嘻一笑,道:“自然拜了海天孤燕为师!”
  毛皋心头一震,连退数步,跌坐在椅子上,“人命猎户”亦自坐倒,当地一声,将桌上一根银筷,撞落在地上。
  一时之间,只见毛皋面上阵青阵白,显见是心中极为惊吓。
  河朔双剑、百步飞花、左手神剑,这些与昔年仇独之死有关之人,心中亦是砰砰乱跳,仇独之子,若是‘海天孤燕’之徒,武功那还了得,那么,十八年前那一段血海深仇,岂非真的要以血来偿?
  程驹目光扫处,蓦地一步跨到毛皋身前,哈哈笑道:“仇独之子,纵是海天孤燕之徒,有我两人在此,你还怕些什么?”
  毛皋霍然站起,道:“你……”
  潘佥亦自哈哈笑道:“我两人此来,便是为了保护你的。”
  毛皋目光闪动,心中但愿相信,又不敢相信,他不禁在暗中寻思,该怎样探出这两人来意的真假,与武功之深浅。
  这时夜已很深,晚风静静地吹入大厅,吹着这一群有如塑像一般的人们的衣衫,才使得他们看来有了生命。
  无论是谁,此刻若是走来向这些人看上一眼,都无法相信,这些人掌中曾经或将要掌握武林中的一半命运。
  因为他们面上,带着的竟是那么浓重的忧郁。
  突然,一阵狂笑,将沉寂的忧郁划成粉碎。
  这一阵狂笑之声,其实遥远在庭院之外,但却已足够使得厅上之人耳鼓为之一震。
  一个蓝衣剑手,在狂笑声中,急步走入大厅,道:“外面又有客人……”
  灵蛇毛皋暂且抛开了心中的思虑,双目一张,沉声道:“谁?如此深夜?”
  蓝衣剑手垂首道:“听他们自报姓名,其中仿佛有‘武当派’的‘清风剑’朱白羽,‘华山派’的银鹤道人,还有……”
  就是这两个人名,已足够使大厅恢复生气,而再度骚动起来。
  毛皋苦笑一声,截口道:“想不到今夜此间倒热闹得很。”
  他转向蓝衣剑手:“他们可曾说出来意?”
  蓝衣剑手嗫嚅着道:“这些人像是都已喝醉了,说明日便是‘西湖英雄之会’,他们今夜要来看看英雄会的主人,还要来叨扰主人几杯美酒。”
  毛泉双眉微皱,沉吟不语,他此刻闲恼已够多了,实在不愿再惹麻烦,但是他却又怎能拒绝这些武林中的顶尖剑手。
  第一个思虑还未解决,便被抛开,此刻第二个思虑却已接踵而来,他开始猜测这些名剑手的来意。
  那蓝衣剑手立在一旁,等了半晌,嗫嚅着又自说道:“是请他们进来,还是……”
  毛泉浓眉一扬,沉声道:“请!”
  庭园巾笑声未了,又已传来一阵歌声!
  “十年磨剑,五陵绡客,把生平涕泪都飘尽……”
  歌声音节锵然,还有击剑之声相和,灵蛇毛皋摇头叹息一声,向程驹、潘佥歉然一笑,道声“失陪”,大步出迎。
  方自走到长廊,只见“清风剑”朱白羽长衫早已脱下不知丢到哪里,此刻身上却穿着一袭蓑衣,戴着一顶笠帽,左手扶住“华山银鹤”的肩头,右手持长剑,高歌狂笑而来。
  “华山银鹤”亦是蓑衣笠帽,手持长剑,朱白羽每唱一句,他两人掌中的长剑便同时挥起——
  两剑相交,龙吟震耳,却压不下他们身后三人的笑声。
  灵蛇毛皋不禁又一皱眉,干咳一声,朗声道:“毛某不知各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清风剑”朱白羽歌声一顿,狂笑着道:“若得灵蛇一句话,不要远迎……风流……哈哈,毛大侠,毛兄,你这里可有解渴的美酒?”
  “华山银鹤”朗声大笑。
  “解渴的美酒……哈哈,若有这种美酒,我便别无所愿了。”
  “清风剑”朱白羽以手拍肩,又自高歌:“但愿能有解渴之酒千万盏,饮尽天下酒,徒尽欢颜……”
  灵蛇毛皋不动声色,含笑揖客,这一句歌声方了,“清风剑”朱白羽已走上大厅,目光一扫,喃喃道:“一、二、三、四……”
  突地放声笑道:“好极好极,想不到名震天下的‘七剑三鞭’,今日这里竟到了五位,在下实在高兴得很。”
  百步飞花林琦琤哈哈一笑,道:“朱大剑客,你太谦了,我们算得了什么,哪里比得上您的武当神剑?”
  朱白羽双手连摇,哈哈笑道:“七剑三鞭面前,在下怎敢谈剑!”
  突地大喝一声:“呔!去!”
  手腕一扬,掌中长剑脱手飞出,夺的一声,钉在大厅的正梁上。
  “华山银鹤”突地故意一整面色,轻轻一拍朱白羽的肩头,道:“朱兄,你不可太谦,若论天下剑法,长白失之偏激,昆仑失之飞浮,点苍稍嫌花妙,峨眉太过忠厚,还是武当剑法,可称擎天之柱,尤其是‘九九八十一手九宫连环剑’,剑剑连环,如长江大河之水,滔滔不绝,又好像……”
  他似乎思索了一下,方自接口笑道:“又好像李白之诗,苏轼之词,滔滔而来,不可断绝……哈哈,好诗呀好诗,好剑呀好剑!”
  “清风剑”朱白羽大笑道:“过奖过奖,如此说来,华山剑法,又当如何?”
  “华山银鹤”长剑一抡,剑风嘶嘶。
  满堂烛火,一阵飘摇,“华山银鹤”摇头笑道:“华山剑法么?……艰辛、苦涩、枯燥无味,不过……哈哈,也还不错就是了。”
  他狂笑声中,长剑又自一挥,只听一阵尖锐的剑风自剑尖发出,满厅烛光,突地一齐熄灭。
  灵蛇毛皋浓眉深皱,厉叱道:“掌灯来!”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
    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
    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
    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