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湘妃剑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错中之错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错中之错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7

  剖析精微

  仇恕愧然一笑,道:“酒窖已被小弟用做牢房,此刻已拿不出酒来了!”
  端木方正哈哈一笑,道:“小弟岂是真的要酒,只不过是要逼你说出这句话来。”
  他忽然一整面容,正色道:“程潘两位前辈,与仇兄渊源非浅,仇兄为何要将他两人灌醉后困在地牢里?实令小弟难解!”
  仇恕微微一笑,道:“小弟怎地什么事都瞒不过兄台……”
  他语声顿处,只见端木方正肃然望着自己,满面关切,满面正气,使得他再也不能支吾其言。
  于是他长叹一声,道:“只因我那两位叔父,一心要劝我化解冤仇,是以……”
  他又自长叹一声,倏然住口!
  石磷正色道:“冤仇能解,有何不好?令堂大人,必定也高兴得很。”
  仇恕没有回答他的言语,只因他此刻既已和端木方正同来,自己又怎能对他再说出无理的话!
  端木方正接口道:“仇兄,你我虽属初交,却是一见如故,小弟有几句肺腑之忠言,不知仇兄可愿一听?”
  仇恕道:“兄台若是不说,小弟必将遗憾终生。”
  端木方正肃容道:“常言道杀人不过头点地,那毛皋与仇兄虽有不共戴天之仇,但他却又是仇兄的至亲舅父。何况,他爱女亦与仇兄有一段感情,这期间恩怨纠缠,虽非我等外人所能了解,但……”
  他微喟一声,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仇兄你既然已将他逼得众叛亲离,无家可归,你何不就从此放他一条生路?”
  他言语诚恳,心中有一句话,口里便说一句出来,既不会转弯抹角,亦不会粉饰词藻。
  但只有这种诚恳的言语,才能使仇恕动心。
  他垂首默然半晌,缓缓道:“这其间确是恩怨纠缠,连小弟自己也难以化解,但……”
  他忽然抬起头来,凛然道:“但兄台若说毛皋此刻已至末路,小弟却绝不赞成!”
  端木方正道:“他不但在杭州城中无法立足,在武林中也失去了人心,他武功虽仍在,但从此以后,已与人无害,更不能影响别人,最多也不过只能寻个隐避之处,寂寞地度过晚年而已。”
  仇恕摇头叹道:“以毛皋那样桀骜不驯的人物,怎甘寂寂终老?他杭州城的基业虽毁,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他远在‘杭州英雄大会’成败未知前,便早已布置好退路,准备日后东山再起,到那时再要除他,便绝非易事了!”
  端木方正皱眉道:“何以见得?”
  仇恕道:“兄台可曾发现,毛皋的十大玉骨使者,在‘杭州英雄大会’中俱未现身,‘七星鞭’杜仲奇与他交情最厚,但直到此刻,也未见踪影,此事若不注意,便难发现,一经发现,便可看出其中正有无穷巧妙!”
  端木方正沉吟道:“灵蛇十大弟子,仿佛已死了多人……”
  仇恕截口道:“虽已死了多人,但还有夺命使者铁平,银刀使者欧阳明,‘铁军使者’长孙策……”
  他微喟一声,接道:“这三人在十大弟子中已属佼佼人物,更何况十大使者为首的一人‘铁胆使者’钱卓亦从未现身!”
  端木方正皱眉道:“七剑三鞭,都已瓦解,十大使者,又有何可怕?”
  仇恕道:“可怕的并非这十大使者,而是怕他们在暗中收买江湖中的败类,组织成一种秘密的势力,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灵蛇’此番失败,只因他太过招摇,此人若是又在暗中成了气候,你我都未见得是他的敌手了!”
  端木方正心头一凛,讷讷道:“仇兄剖析精微,小弟佩服……”
  仇恕接道:“毛皋称霸江湖多年,黑白两道的生意,他都要插上一足,二十年来他积下的家财,必定已是个惊人的数字,但他的家在火焚之后,其中却并无金钱,那么他的巨万家财,又到哪里去了?”
  端木方正凛然道:“莫非已被他用做暗中搜集党羽的基金?”
  仇恕拍案道:“正是如此。”
  端木方正呆了半晌,长叹道:“若事情真被我等料中,此人便当真可算是个枭雄之才,地上创业不终,立刻转入地下……”
  仇恕剑眉微轩,朗声道:“是以小弟无论是为了私仇抑或公益,都不能就此罢手,两位此刻听了小弟的这一番言语,便该体谅小弟的苦衷了。”
  端木方正、石磷面面相觑,默然无语。

  还魂面具

  良久良久,石磷突地沉声道:“但另有一事,你却要多加注意。”
  他既不能称仇恕为兄弟,亦不愿以长辈自居,是以便以你我相称,仇恕正也是如此心理,道:“什么事?”
  石磷缓缓道:“你爹爹昔日在江湖中曾结下无数仇家,如今你一现出真面目来,要寻你复仇的人,便太多了。”
  仇恕缓缓道:“这个我……我已知道。”
  石磷道:“你既要寻人复仇,又要防人复仇,而你的势力,却又如此孤单,你的脾气,却又如此强傲……唉!”
  他以一声长叹结束了言语,但仇恕却已从这一声长叹里听出了他言语里对自己的关心。
  他再也想不到这流浪江湖,厌倦人生的剑客,竟是对自己关心,刹那间,他只觉心头充满了感激,惨然一笑,道:“自从九足神蛛去后,我已算势力孤单,但直到此刻,我又发觉了我到底还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端木方正突然大声道:“穷家帮凌龙帮主无论武功、声望,俱是江湖中一流人物,而且此老为人热肠,你为何不求他相助?”
  仇恕叹道:“此老曾与我言语冲突,只怕日后再也不会予我援手了!
  他淡淡地黯然一笑,接道:“江湖中人此刻都只道毛皋众叛亲离,已至穷途末路,又有谁知道我势力的孤单,更在毛皋之上。”
  石磷目光凝注着手中那“还魂”的面目,忽然说道:“你可知道我怎会戴了这面具来见你?”
  他不等仇恕说话,便已接口道:“无论你如何猜法,都猜不到的,我与端木兄相识以来,一直心灰意冷,更不愿再过问江湖中事,那日见到他做了个这样的面具,一时兴起,也学着戴了起来,只因这面具仿制甚是容易,短短几日我便制了许多……”
  仇恕截口道:“你可是要我也戴上这种面具?”
  石磷微微一笑,道:“神话传奇中,常有‘身外化身’之说,你我若也邀集些朋友,俱都戴上这种面具,那时又有谁会知道哪一个‘还魂’是端木方正,哪一个‘还魂’是仇恕,你岂非也有了许多‘身外化身’了么?”
  仇恕笑道:“若是有别的武林中人,也一齐来仿制这种面具,用来为非作歹,到那时你我又该当如何?”
  端木方正道:“这个你倒毋庸过虑,制作这种面具,石兄说来虽易,其实却绝非易事,只因它制作虽易,但知道这制作方法之人,世上却寥寥无几,即使别人也制作了这‘还魂’面具戴上,反可淆乱别人的耳目,此事说来虽不甚光明,但用来对付毛皋这般人物,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仇恕沉吟许久,缓缓道:“此举用来对付毛皋则可,但小弟却不愿以此来逃避先父的仇家,只因小弟此番出道江湖,便是为了要了清先人的恩仇!”
  端木方正、石磷对望了一眼,石磷道:“无论如何,我且送一具给你,用与不用,便全由得你了!”
  仇恕一笑接过面具,收进怀里,此刻天色已暗,他三人无言地坐在暗里,各自都有着许多心事!
  黑暗中,大厅外突地响起了一阵清越的铜环相击声!
  仇恕霍然长身而起,沉声道:“有人拍门!”
  语声未了,端木方正已飞身而出,且随手戴上了那“还魂”面具道:“我去应门!”
  仇恕目注着黑暗的庭院只见他人影一闪而没,方自消失在黑暗里,突听风声一响,他竟又掠回,卓立在黑暗的庭院里。
  仇恕奇道:“外面难道没有人么?拍门的是谁?”
  卓立在庭院中的人影突地冷笑一声,道:“拍门的便是我!”
  仇恕呆了一呆,突地想起这人虽也身穿青袍,戴着“还魂”面具,但却已不是方才出去的端木方正。
  他心念一闪,脱口道:“慕容惜生,你又来作甚?”
  那人影冷冷道:“不错,我就是慕容惜生,我只来问你,你将我师妹逼到哪里去了?”
  仇恕亦是冷冷道:“我要知道她去了何处,此刻我便早已追去了!”
  慕容惜生冷哼一声,突见黑暗中走来一条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影,两人目光相对,都愣了一愣!
  那人影自然便是应门回来的端木方正。
  慕容惜生目光一转,叱道:“你是谁?”
  端木方正大笑道:“你是还魂,我也是还魂,你难道不认识我?”
  大厅中的石磷亦自悄悄取出另一副面具戴起,闪身一掠而出,纵落在石阶上,大笑道:“这里还有个‘还魂’,你认得我么?”
  慕容惜生又惊又怒,厉声道:“姓仇的,你莫来弄这个玄虚,我只要你还我的师妹来,否则我便要叫你回去在家师面前交代!”
  仇恕心念一转,突也举手戴起了面具,大笑道:“谁陪你回去,谁是姓仇的,我也是还魂,你可要看清了!”他方才隐身堤岸,不愿目标显露,是以换了一身青衫,想不到此刻却派上了用场!
  只见他手掌一拍,突然飞身掠到端木方正身旁。
  石磷心念一转,亦自一掠而前!
  三条人影闪动,电光石火般转动了一圈,齐地手掌一拍,顿住身形,鼎足而立,谁也不说话!

  错中之错

  他三人身材仿佛,慕容惜生双目圆睁,瞬也不瞬地望着他三人,却再也分不出哪一个才是仇恕来了。
  只听他三人齐地嘶声一笑,便要闪身而去!
  慕容惜生心念一转,突地轻叱一声,窜入了他三人的身子间,双掌翻飞,闪电般一连劈出十余招之多!
  她招式甚是奇诡难测,双拳一腿,同时攻向三人,突又身子一冲,向其中一人冲去!
  仇恕等三人不愿出手,只因他三人谁也不愿伤了慕容惜生,也不愿让慕容惜生从自己的招式中猜出自己的身份。
  仇恕避了几招,突见慕容惜生向自己冲了过来,双臂箕张,仿佛要抱住自己的模样。
  对方是个女子,他既不能出手,也不能被她冲上,刹那间无暇他顾,身形向侧一闪。
  慕容惜生突地顿住身形,冲向第二人。
  端木方正自也闪身避开。
  慕容惜生自己的身形,也闪动起来。
  四人身形乱闪,有如穿梭地来往了一次,等到他四人再顿住身形,慕容惜生固然不知道谁是仇恕,但仇恕等三人,也分不出谁是慕容惜生了,只因他几人身形俱都奇快绝伦。闪动之间,彼此都觉得有些眼花缭乱!
  一时之间,四人都愣在地上,谁都更不愿出声。
  慕容惜生一计既成,心头暗喜,又忖道:“此刻我若纵身一走,他三人绝对不会想到我会先走,只因这四人之间,最先想走的必定是仇恕!”
  仇恕果然已动了抽身之意,暗忖道:“我恩怨未清,若被慕容惜生缠住,一时不了,不如先走一步,将慕容惜生留给他两人!”
  就在他心念转动的同一刹那,慕容惜生已又忖道:“我一飞身而走,另二人必定以为是仇恕,他们要缠住我,自然不会跟走,但仇恕既是最最想走的人,见我一走,反会以为是别人要将我引开而走的,只要另两人不动,他必会跟来!”
  要知她天资绝顶,思虑之周密,当真是无与伦比。
  当下她忽然纵身一掠,横飞而起。
  仇恕心念闪动,忖道:“慕容惜生必定不会先走,走的必是端木方正,他一心要将慕容惜生引走,哪知慕容惜生却不上当,她既不上当,要留在这里,我还留在这里作什么?”心念一闪,立刻飞身而起,追了出去。
  庭院中剩下的竟变得只存端木方正、石磷两人!
  他两人仍是不愿说话。
  石磷忖道:“慕容惜生不会先走,先走的必是端木方正,他想将慕容惜生引走,哪知慕容惜生却是要等到最后一人。”
  端木方正暗忖道:“慕容惜生定然以为仇恕不敢先走,是以石磷也引她不走,仇恕便把握这机会走了。”
  他三人虽然俱都聪明绝顶,却终是不甚了解女子心性,思虑周密,到底不如女子,一步想差,就满盘全错了!
  此刻他两人彼此心中,竟都以为对方定是慕容惜生。
  端木方正听了毛文琪夸奖她师姐的话,早已有了与慕容惜生一较身手之心,此刻再不迟疑,一掌拍向石磷。
  石磷心念一闪。
  “仇恕既已走了,我何不在此缠住慕容惜生!”
  一念至此,他便也一掌拍向端木方正。
  两人谁也不施出本门武功,闷声不响地拆了数十招之多,石磷功力深厚,当下大喝一声,右足横进一步,左掌回拗,拳心向下,砰地一个肘拳,撞向端木方正胸膛。
  这一招连消带打,变化奇快,正是他本门武功,“武当三十二势光华”中的妙着“拗鸾肘”!
  他浸淫此中三十年,这一招施出,端的精纯无比。
  端木方正心头一动,急退五尺,脱口道:“石磷!”
  石磷怔了一怔,霍然收住拳势,讷讷道:“你……难道是端木兄?”
  端木方正狠狠一跺足,长声叹道:“错了,错了,你我全都错了!”
  石磷大惊之下,飞身掠上墙头,但见四下夜色沉沉,仇恕与慕容惜生两人,早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端木方正苦笑一声,道:“这就叫作法自毙,我两人一心想帮仇恕引开慕容惜生,哪知竟帮了倒忙,反帮了慕容惜生了。”
  石磷喃喃道:“仇恕若将慕容惜生当作了我们,那后果岂非不堪设想?”
  端木方正想了一想,只觉心里真是哭笑不得,轻叱道:“追!”
  石磷摇头道:“只怕是追不上了。”
  端木方正道:“追不上也要追的。”
  两人齐地展动身形,奔入无边的夜色。

  将错就错

  仇恕飞身而掠,奔出数十丈外,方自追上了前面的人影,他自信极强,一心认定前面人定是端木方正,这想法便再也不会更改,轻呼道:“端木兄,等我一等!”
  前面的慕容惜生一听他口音,心头不觉大喜,但是面上却丝毫不露声色,只是缓缓停住了身形。
  仇恕一掠而前,笑道:“方才幸好只有四个还魂,否则小弟也要糊涂了,端木兄,那慕容惜生确非普通女子,只可惜容颜太恶,否则倒真是才貌双全,难得得很。”他再也未曾想到与他并肩而行的人,便是“容颜太恶”的慕容惜生。
  这一段话说完,两人又已前奔了数十丈。
  仇恕话声方了,慕容惜生突地向左一转。
  仇恕道:“端木兄,那边是什么方向?”
  突觉手腕一紧,竟被人扣住了脉门穴道,要知他见到慕容惜生身子一转,心里更无疑心,哪知却着了道儿。
  他心头一凛,叱道:“你是谁?”
  慕容惜生五指如钩,紧扣着他脉门,左手疾伸,连点了左右双臂上的两处“曲池”大穴,使得他双臂不能动弹,脚下仍可行走。
  她前奔之势,亦自不停,手掌也不放松,口中冷冷道:“我便是容颜太恶的慕容惜生。”
  仇恕心头大惊,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觉双臂麻木,身不由主地被她拖住前奔,竟挣扎不得。
  他心里又是惶急又是后悔,心念数转,道:“慕容姑娘,你可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你如此拉着我的手腕,岂非失礼得很,嘿嘿,失礼得很!”
  慕容惜生冷冷道:“你若不愿我拉你的手腕,我便点上你的“晕穴”也可以,这两条路任你选择,我绝不勉强。”
  仇恕一惊,他此刻还有脱身之望,若被点上“晕穴”即便更惨了,当下干咳一声,连连道:“无妨无妨,就这样好了!”
  慕容惜生头也不回,道:“我也懒得背着你走,但你脚下却不可偷懒!”
  仇恕暗叹数声,暗恨自己聪明一世,此刻竟会被一个女子骗了,过了半晌,忍不住又道:“慕容姑娘,你究竟是要在下陪你去回去见令师呢,还是要在下陪你见令师妹毛姑娘?”
  慕容惜生冷冷道:“你知不知道我师妹在哪里?”
  仇恕心念一动,道:“在下此刻虽不知道,但找是必定找得到的。”他心里想到自己反正也要去找毛氏父女,是以口中便这样回答,又忖道:“只要她与我一路寻找,总不能将我点上晕穴,也不能一路扣住我手腕,只要她手腕一松,我便可飞步而逃,这种机会必定极多……”
  思忖之间,突听慕容惜生道:“你可有把握?”
  仇恕忙道:“自有把握,慕容姑娘若不相信,在下……”
  慕容惜生冷冷截口道:“既有把握,我便随你去找,道路也任你选择,但你若找不到时……哼哼,你可知道我容颜虽恶,却还不及我手段之恶呢!”
  仇恕口中连答应,心下却不禁暗叹忖道:“常听人言道,你纵然百般侮骂女子,她未见会怀恨于你,但你若骂她丑陋,她却定必要恨你一辈子,只恨我无心犯了这大错,又偏偏被她听到,看来我未曾脱逃前,少不得要受些罪了!”
  心念一转,慕容惜生冷冷又道:“你切切不可妄生脱逃之心,我辛辛苦苦擒住了你,便万万不会放你逃走,我睡时要点你晕穴,醒时便扣住你手腕,你若要乱玩花样,我便断去你左足,替你配上木腿,反正我容颜丑恶,也不需避什么男女之嫌!”
  仇恕暗叹忖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慕容惜生叱道:“哪里走?快走……”
  仇恕望看前面的夜色,一片黑暗,毛皋在哪里,他又何尝知道?索性听天由命,信步向左走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
    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
    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
    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