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血鹦鹉 >> 正文  
第七章 毒剑常笑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章 毒剑常笑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秋阳更绚烂。
  日已又升高了很多。
  花径上转了一个弯,安子豪突然收住了脚步,道:“你决定留在这里?”
  王风点点头,说道:“你可以这样回覆李大娘。”
  安子豪又问:“留多久?”
  王风道:“最低限度也得寻回我朋友的尸体。”
  安子豪道:“铁恨已变了僵尸。”
  王风道:“无论他变成了什么,都是我朋友。”
  安子豪淡淡一笑,道:“他变了僵尸之后是不是也认得你这个朋友?”
  这问题王风不能回答。
  他还没有见过铁恨那具僵尸。
  安子豪随又笑道:“据说僵尸只在晚间才出现。”
  王风道:“据说是这样。”
  安子豪道:“只要你今夜还留在这里,即使见不到你那位僵尸朋友也应该有机会见到另一只蜘蛛。”
  王风并没有忘记安子豪口中的蜘蛛代表什么,道:“四大名捕又来了一个?”
  安子豪道:“这一个比铁恨更有名气。”
  王风道:“这一个是哪一个?”
  安子豪道:“铁恨向来在南方走动,他奉职北方,却走遍天下,凭我这句话,你总该想到他是哪一个了。”
  王风道:“毒剑常笑?”
  这名字出口,他的眼瞳中突然露出了憎恶之色。
  安子豪道:“正是毒剑常笑。”
  王风眼瞳中的憎恶之色更浓,对于毒剑常笑这个人,他似乎深恶痛绝。
  毒剑常笑,的确比“铁手无情”铁恨更有名。
  铁恨侦破的案子无疑已不少,还不能与他相提并论。
  这未必他比铁恨更聪明,但毫无疑问,他比铁恨更有权势。
  铁恨只是平民出身,他却是当今天子至宠的一个妃子的兄长,就是他的父兄还有近戚在朝中,亦不少身居高位。
  所以铁恨不能动的人,他都能动,他办起案来,当然亦比铁恨来得方便。
  传说他奉职北方,却走遍天下,是奉了当今天子的密命,暗中调查各地的官员。
  这传说并非只是传说。
  事实他经手的大都是那方面的案件。
  他出身峨眉剑派,峨眉剑派的“夺命十二剑”据讲已有九成火候,出手的迅速,已不在峨眉剑派的掌门半脸大师之下。
  他用剑不单只快,而且狠。
  他的心更狠。
  铁恨办案只针对主谋,调查清楚才下手拿人。
  他办案,却是本着宁枉毋纵的主张,是以他调查的如果是凶杀案,枉死在他剑下的人往往比凶手所杀的更多,多几倍。
  那其中当然不乏善良的百姓。
  是以他的声名并不好。
  王风不喜欢这种人,这种行事作风。
  安子豪好像也不喜欢,面上亦现出憎恶之色,道:“他走到哪里,那里的人就遭殃,这里相信也不会例外。”
  王风道:“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这里?”
  安子豪道:“他座下有十三个跟班,都是六扇门中的好手,除了侍候他左右,替他搜集证据之外,还兼任他的开路先锋。”
  王风道:“开路先锋已到了?”
  安子豪道:“昨日就到了。”
  王风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安子豪道:“诸魔群鬼的幽冥世界。”
  王风诧声道:“他怎会去了那个世界?”
  安子豪道:“遇着僵尸,他想不去那个世界也不成。”
  王风耸然动容,试探的问道:“那个只剩一滩浓血,一只黑手的官差莫非就是常笑座下十三个跟班之一?”
  安子豪道:“所以我知道常笑今午不到,今夜必到。”
  王风说道:“这里的人,只怕真的要遭殃了。”
  安子豪就道:“第一个遭殃的,也许是你。”
  王风道:“哦?”
  安子豪说道:“莫忘了那具僵尸跟你交朋友。”
  王风沉默了下去。
  安子豪笑了笑,又道:“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在他未到之前最好就赶快离开。”
  王风笑应道:“我不是个聪明人。”
  安子豪闭上嘴巴,再次走了出去。
  这次他却是踱向院外。
  王风并没有跟上去,只是盯着安子豪的背影。
  太阳才爬上屋脊,安子豪迎着阳光,在他的后面,拖着长长的一个影子。
  他背后的官服亦因为照不到阳光显得异常的黯淡。
  即使在烈日的照耀下,都没有绝对的光明,任何东西都仍有阴暗的一面。
  安子豪明里是朝廷命官,但暗里又是什么人?
  他的背影并不是完全阴暗,阳光在他的周围勾出了一个鲜明的轮廓。
  在他的周围,都闪着光彩。
  一种神秘的光彩。
  这个人是不是也有些神秘?
  他怎会知道那许多事情?
  王风想不透。
  “看来我真的不是个聪明人。”
  他喃喃自语,转过身,亦举起脚步。
  西风惊绿。
  窗前的两个盆栽几乎都已褪尽了鲜色。
  血奴外露的一边胸脯却仍像早春绽开的鲜花。
  她毕竟年轻。
  一个人的青春不会朝夕就消逝。
  只是,花谢了还会重开,一个人的青春一去永不复回。
  人怎样年轻,始终也会有衰老的一天,发觉这衰老的降临,也许就是在朝夕之间。
  无论你活得是否有意义,那会子的感觉相信都不会怎样好。
  血奴当然还没有这种感觉。
  她盯着那两个盆栽,只因为从那里望下去,整个院子的景物都尽入眼帘。
  人也不例外。
  她看见安子豪离开,也看见王风步返小楼,却始终没有回身。
  一直到王风入门,在椅子上坐好,她才回头。
  王风的目光亦落在她面上,道:“你都看到了?”
  血奴嫣然道:“你这个人实在有几分本领,附近数百里,官阶最高的安子豪,居然大清早就来给你问安。”
  王风苦笑道:“不是问安,是警告。”
  血奴道:“警告你什么?”
  王风道:“两件事。”
  血奴道:“我可否知道?”
  王风已说了出来:“第一件是李大娘不喜欢我留在这里。”
  血奴冷笑道:“她也不喜欢武镇山留在这里,可是这么多年了,又何曾见她如愿以偿?”
  王风道:“武镇山在这里已生了根,并不易动摇,我不同。”
  他就像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只是个没有根的浪子。
  一个没有根的浪子,岂非到处亦是孤立无助。
  血奴盯着他,道:“不过你也莫忘了凭你的身手,若是不愿走,她未必有让你走的办法。”
  王风道:“这我可不敢肯定,我不认识她的人,也不清楚她对待敌人向来采取什么手段。”
  血奴道:“她不是已叫了安子豪穿上官服来迫你离开?”
  王风道:“如果就是恐吓的手段,这个人倒也不难应付。”
  血奴道:“你不受恐吓?”
  王风道:“她能恐吓我什么?”
  血奴道:“最低限度你还有一条命。”
  王风笑了。他的生命虽未尽,已将尽,一个生命已将尽的人,又岂会再因为生死恐惧。
  血奴奇怪的盯着他,道:“你只是一个人,说不定她真的有能力杀了你,难道你连死都不怕?”
  王风道:“给你说对了。”
  血奴怔住在那里。
  王风道:“要我死的人也不止她一个。”
  血奴道:“还有谁?”
  王风道:“毒剑常笑。”
  血奴吃了一惊。
  王风察貌辨色,道:“你好像也听过这个人?”
  血奴没有否认。
  王风道:“昨夜那个要开棺材验尸的官差,就是他的开路先锋,所以他今午不到,今夜必到。”
  血奴道:“这就是安子豪警告你的第二件事情?”
  王风点头道:“僵尸是我带来的,那官差死在僵尸手下,我当然亦脱不了干系。”他怕血奴不明白,随即以解释:“毒剑常笑的行事作风向来都是宁枉毋纵。”
  “我知道。”血奴倏的举步向门外走去。
  她仍是那种装束,左半边身赤裸,只有右半边身穿着衣裳。
  头也是一样,只有右半边脸上抹着脂粉,耳上戴着珠环,发上插着珠翠。
  脚步一移动,发上的珠翠就晃动,裸露的半边胸脯也在颤动。
  王风眼都直了。
  血奴虽然没有再望他,那种颤动已是一种强烈的诱惑。
  他的咽喉又开始发干,忍不住问道:“你要做什么?”
  血奴道:“出去一趟。”
  王风吃惊道:“就这样子出去?”
  血奴失笑道:“我只不过到隔壁。”
  王风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他并没有忘记隔壁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血奴接着道:“我忽然想起该去看一看宋妈妈,昨夜她虽然还可以开声咀咒你,但语声已听出有些不妥。”
  王风道:“我不过打了她一石头,再在她双膝之间撞了一膝盖。”
  血奴道:“你倒将她打得惨了。”
  王风道:“当时我却给吓怕了,浑身的气力最多只剩三成。”
  血奴道:“那已经足够,你应该看出她已有多大年纪。”
  王风点头道:“不过她既然还能开口诅咒我,那一撞相信还不成问题,我只担心那块石头。”他沉吟着接下去:“那是块魔石,就我所见已有四个人在那种石头的一击之下死亡。”
  血奴却笑了起来。“你似乎忘记了她是个巫婆。”
  王风冷笑道:“我没有忘记,奇浓嘉嘉普的妖魔最好也没有忘记。”
  血奴道:“所以,我非要去看一看她不可了。”
  王风道:“你对她倒也关心。”
  血奴道:“她本来是我的奶妈,我是吃她的奶长大的。”
  王风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宋妈妈那一对干瘪了的乳房,他又打了一个冷颤。
  血奴居然看得出他在想着什么,娇笑道:“你也许不知道,她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混身上下都美得很。”
  王风并不怀疑血奴的话,他倏的又站起了身子。
  血奴不由地道:“你又准备做什么?”
  王风道:“跟你去看一下那个宋妈妈。”
  血奴一怔说道:“你以为她还会高兴见到你?”
  王风道:“他本来就不高兴见到我,但我要见她,她还是非要见我不可。”
  血奴并没有忘记,王风昨夜是用脚将门踢开。
  她忽又问道:“你还敢再到那个地方?”
  王风抬头望一眼,道:“现在是白天,太阳底下不成还有什么妖魔鬼怪?”
  血奴道:“那个地方终年不见阳光。”
  王风一时间又仿佛回到了那个地方,嗅到了那种恶臭,感到了那种阴森可怖。
  他的嘴巴却仍很硬,道:“你敢去的地方我为什么不敢去?”
  血奴闭上了嘴巴。
  王风还有话说:“你像是不高兴我再到那个地方。”
  血奴道:“我只是关心你,昨夜你不是给吓得的失魂落魄?”
  王风道:“有过一次经验,就不会再害怕的了。”他一顿,急问道:“你真的关心我?”
  血奴道:“假的。”
  王风叹口气,道:“我只也不过在想知道那魔石对她有什么影响。”
  漆黑的门,阳光下完全不见光泽。
  那种黑色,是一种死黑色,已不像人间所有。
  门上雕刻着奇怪花纹,王风现在总算已看清楚,却仍看不出那是什么东西。
  不祥与邪恶本来就不是什么东西。
  王风不能不相信。
  门又在内关紧,格子上糊着的不是纸,是黑布。
  血奴屈指在门上轻轻的叩了三下,轻轻的叫了一声:“宋妈妈。”
  一个声音,立刻在里头传了出来:“血奴么?”
  声音很微弱,但毫无疑问,是宋妈妈的声音。
  王风悄声说道:“这巫婆的生命力还算强韧。”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宋妈妈却竟听到,阴笑道:“姓王的小杂种也来了?”
  王风苦笑道:“她的耳朵的确灵得很。”
  这句话才说完,宋妈妈咀咒的声音已在内传出:“天咒你,咒你下地狱,上刀山……”
  她莫非还是赤裸着身子,跪在祭坛的前面,咀咒王风的死亡?
  血奴偏过脸,冷冷道:“你是不是还想进去?”
  王风赶紧摇头,赶紧举起脚步,却不是走向血奴的房间。
  血奴忙叫住:“你又去什么地方?”
  王风道:“什么地方也去。”
  血奴道:“干什么?”
  王风道:“找人,死人。”
  血奴明白他的话,冷冷道:“去找那僵尸?”
  王风道:“反正,我是闲着,总要找些事做。”
  血奴道:“僵尸夜间才出现。”
  王风道: “日间也出现,不过出现的是具尸体。”他轻叹一声,道:“只要找到尸体,也许就有办法要他不再变做僵尸。”
  他实在不愿他的朋友变成僵尸。
  血奴道:“这也好,活阎王既然今夜必到,就算是少了具僵尸,这里也已够热闹的。”她笑笑又道:“僵尸已是半个鬼,鬼最喜欢的,据说就是墓地之类的地方,你知不知道这里东面有一大片山坟,西面也有个乱葬岗?”
  王风道:“现在知道了。”
  血奴道:“你最好莫要再惹上其他的冤魂野鬼。”
  她又去叩门。
  宋妈妈的咀咒声终于停下。
  门突然打开,一个头伸了出来。
  黑蛇一样披散的黑发,混浊的眼睛,污秽满布的脸庞,宋妈妈简直就已像个妖魔。
  她的身子竟还是赤裸。
  王风看了她一眼,只一眼,他就跳起了几乎一丈,翻过小楼的栏杆,慌忙跳到楼下去。
  宋妈妈瞪着他的背影,磔磔的一笑,没有了牙齿的口张开,面上就像是突然开了一个黑洞。
  她的面容更显得恐怖。
  凄厉的诅咒声,刹那又从她面上的黑洞吹出:“天咒你……”
  三个字出口,她的人就给血奴推了回去。
  血奴随亦举步跨入门内。
  门马上关紧,诅咒声同时断了。
  宋妈妈看来还可以活下去,血奴已见到,已可以放心,为什么还要入内?
  这屋子里头,是不是还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风瞪着那关闭的黑门,眼瞳中充满了疑惑。
  他并没有离开。
  黑门才关上,他便从楼下跳了上来。
  他没有走近,宋妈妈过人的听觉他不能不有所顾虑。
  他想了一想,把身子往侧一闪,闪入了血奴的香闺。
  才从血奴的香闺出来,为什么他又回去?
  那刹那他的眼神很古怪,行动也显得很古怪,就像个贼溜入别人家中,准备偷取什么东西。
  莫非方才他在血奴的香闺看到了什么宝贝东西,发现了什么秘密,现在趁血奴不在,偷取那样东西,发掘那个秘密?
  他本是个铁血男儿,来了这地方之后,仿佛亦染上了邪气。
  也许他根本就不该来这地方。
  血奴的回来并不是很久的事情。
  房中的东西都是原来的样子,王风如果不是极小心,就可能没有移动过房中的东西。
  是以她并不知道王风曾经回来。
  绿窗下的窗台上有一面大铜镜,镜中有她的影子。
  她正在看着镜中的自己。
  纤细柔软的腰,修长结实的腿,丰满嫩滑的胸膛,这些加起来已够迷人,何况,她还有一张美丽的面庞。
  她怔怔的看着,仿佛就连她也给镜中的自己迷住。
  秋阳已射绿窗,射在她身上。
  她半露的肌肤缎子一样阳光下闪着光彩。
  她轻笑一声,突然将那右半边身的衣饰卸下。
  瀑布一样的一头秀发立时奔流,她裸露的整个身子都是沐浴在秋阳中。
  秋阳于是也倍觉娇丽。
  她轻揉着自己的胴体,忽然走过去,打开靠墙的衣柜,取出一套湖水绿的衣裳,完整的衣裳。
  然后她对镜坐下,细理云鬓,再穿上那整套的衣裳。
  然后血奴就不见了。
  血奴是血鹦鹉的奴才。
  半边的翅是蝙蝠,半边的翅是兀鹰,半边的羽毛是孔雀,半边的羽毛是凤凰——血鹦鹉的奴才本来就每一样都只得一半。
  是以她身上的衣饰本来也只得一半,现在她的身上都穿着整整齐齐。
  这哪里还像个血奴?
  她突然改变装束当然有她的原因。可能只为了要外出走一趟,也可能是为了应付一个人。
  如果是这样,这个人一定比王风,比武三爷更难应付。
  比他们两个更难应付的人,也许并不少,但必来这里,而且快将到达的人却似乎只有一个。
  常笑!
  毒剑常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
    第二十九章 解谜
    第二十八章 火窟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第二十五章 魔王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
    第二十二章 女魔
    第二十一章 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