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血鹦鹉 >> 正文  
第九章 “鹦鹉”代号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章 “鹦鹉”代号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刀已割入咽喉。
  萧百草的面上没有痛苦,只有一抹凄凉。
  他是仵作行中的匐轮老手,在他刀下剖开的尸体已不知多少,却想不到竟有这一天,用自己手中的剖尸刀,割自己的肌肉,割自己的咽喉。
  这难道就是报应?
  锐利的刀锋,惨白的刀光。
  刀已割入了一半。
  只一半,刀就不能再割入去。
  常笑已扣住了萧百草握刀的手。
  他的身形的确是箭一样飞快,他的手却是铁一样,一扣住,萧百草手中的剖尸刀便不能再割入咽喉半分。
  内力的修为,他比萧百草又岂止高一倍。
  他盯着萧百草的咽喉,面上又有了笑意。
  咽喉只割开一半,只要咽喉还没有完全断下,他就可以要萧百草不死。
  他有这种把握。
  他的手下有这种人才。
  在他的身旁,更一直就带着好几种名贵的刀伤药。
  他笑着道:“我不想你死,你就绝对死不了!”
  这句话出口,他就知道说错了。
  血已从萧百草的咽喉流下。
  紫黑色的血。
  谭天虎谭天豹的心脏,都起出七支七星绝命针,谭天龙的心脏,又岂会起不出七支七星绝命针?
  萧百草显然已将那七支绝命针全起了出来。
  他交出了三支,暗算常笑用了三支,还有一支。
  最后的一支他留给自己。
  刀割入咽喉之际,那一支七星绝命针亦随着刀锋送入了咽喉。
  现在他就算不想死也不成了。
  他的眼仍张着,目光远在窗外。
  窗外的屋檐下挂个鸟笼。
  中空的鸟笼。
  那本来养着血奴送给老掌柜一只叫小魔神的鹦鹉,但已在七月初一鬼门大开之日吓死。
  他也许不知道这件事,甚至不知道这鸟笼中养着的就是只鹦鹉,可是看到那个鹦鹉笼,他的眼中便有笑意。
  他笑着一声轻呼:“鹦鹉——”
  语声嘶哑而微弱,他虽然还有气,已是气若游丝。
  “鹦鹉”两个字出口,这游丝亦断,他的眼却没有合上,眼中的笑意也仍未消失。
  这笑意已显得很诡异。
  常笑面上的笑意却早已凝结,扣住萧百草手腕的那只右手猛一紧,厉声道:“鹦鹉?什么鹦鹉?血鹦鹉?”
  没有回答。
  常笑也知道死人绝不会回答自己的说话,只是那说话冲口而出,已不由自己。
  他的眼中充满厌恶之色。
  对于鹦鹉这两个字,他又岂只厌恶而已。
  “鹦鹉”究竟是代表什么?
  一只鸟?一个人?抑或一件秘密?一个计划。
  萧百草为什么宁可死,也不肯回答那些问题?
  常笑的一个头又大了几倍。
  十万神魔,十万滴魔血,化成了一只血鹦鹉。
  血鹦鹉的出现,太平王库藏珠宝一夜之间的神秘失踪,他奉命暗中调查这件窃案,已有两年多。
  由奉命那一日开始,两年多以来,他的头几乎就没有一天不发胀。
  这件案子也实在太棘手。
  好不容易才抓住萧百草这线索,那知道,竟又被萧百草自己用刀割断。
  他虽然常笑,这一次已笑不出来了,一张脸铁青,扣住萧百草右腕的那只手忽一推。
  “吱”一声,握在萧百草右手的那把剖尸刀立时整把切入了萧百草的咽喉,切断了萧百草咽喉。
  萧百草完全没有反应。
  死人不会再有感觉。
  一个人也绝对不会死两次,常笑这样做,只不过因为他现在的心中实在太难受。
  难受得非要杀一个人不可。
  这里却除了安子豪之外,所有的活人都是他精选的手下。
  他没有理由杀安子豪,也不想杀安子豪。
  最低限度他还要安子豪引路。这地方完全陌生。所以,他只有向死人开刀,再杀一次萧百草,他这才放手。
  萧百草死狗一样倒下,倒在他的脚下。
  他心中仍有余恨,一脚踩上萧百草的尸体,森冷锐利的目光一转,盯着窗外的鸟笼。
  窗外已一片昏暗,风吹的更萧索。
  鸟笼“依呀”,“依呀”的呻吟也似摇曳在风中。
  常笑霍地转头,目光落在安子豪的面上,道:“这笼子里头本来有没有养鸟?”
  安子豪不假思索,道:“有。”
  他是这里的常客,这件事他是可以肯定答复。
  常笑接问道:“什么鸟?”
  安子豪道:“鹦鹉。”
  常笑闷哼道:“偏就是这么巧,又是这种扁毛畜生。”
  安子豪道:“那只鹦鹉叫做小魔神,据讲是血奴送给老掌柜的礼物。”
  常笑道:“血奴为什么送他礼物?”
  安子豪道:“大概是因为他一生的积蓄都尽花在她的身上。”
  常笑道:“血奴今年有多大?”
  安子豪思索着道:“好像不到二十。”
  常笑道:“他今年又有多大?”
  安子豪道:“六十五怕也有了。”
  常笑道:“这年纪,已足够做血奴的祖父了。”
  安子豪道:“很足够的了。”
  常笑冷笑道:“他这个年纪,是不是还有那个气力?”
  安子豪明白常笑所问的那个气力,苦笑道:“不清楚,不过,听他说,那一夜,血奴连碰都不让他碰,可是他得到的刺激已令他满足。”
  “那一夜?”常笑奇怪道:“只一次就将一生的积蓄都花光?”
  安子豪道:“血奴的价钱很高。”
  常笑说道:“高得已足以花光他一生的积蓄?”
  安子豪点头,道:“他却认为很值得,并说老天如果还让他再活十年,让他有机会再存那么多钱,一定会再到血奴那里一次。”
  常笑道:“他的脑袋是不是有些问题?”
  安子豪道:“据我所知是没有。”
  常笑道:“那么血奴莫非真有几下子?”
  安子豪道:“听说是的。”
  常笑道:“听说?你没有找过她?”
  安子豪摇头。
  常笑盯着他,道:“我看你并不像很正经的那种男人。”
  安子豪道:“本来就不是。”
  常笑道:“你当然不会错过鹦鹉楼那种地方。”
  安子豪道:“不会。”
  常笑道:“到了鹦鹉楼,你竟然会不找血奴?”
  安子豪道:“我不能找她。”
  常笑道:“花不起那个价钱?”
  安子豪道:“勉强还花得起。”
  常笑道:“那为了什么?”
  安子豪叹了一口气,反问道:“一定要回答?”
  常笑道:“在我的面前只有死人才可以不必回答。”
  安子豪又叹了一口气,讷讷地道:“我跟她的母亲有来往,实在不好意思去找她。”
  “原来是这个原因。”
  安子豪点头。
  常笑的目光又回到鸟笼上,道:“方才你说过王风离开这里之后,就带着棺材到鹦鹉楼找血奴。”
  安子豪只怕常笑这一次看不到自己点头,忙应道:“事实是这样。”
  “鹦鹉楼在哪里?”
  “就在附近。”
  常笑再次回头,目光一扫,吩咐道:“林平、张铁留在这里,其他人随我到鹦鹉楼。”
  他的说还未说完,两个官差的面色已经变了。这两个官差莫非就是常笑吩咐留下来的张铁、林平?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
    第二十九章 解谜
    第二十八章 火窟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第二十五章 魔王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
    第二十二章 女魔
    第二十一章 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