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血鹦鹉 >> 正文  
第十四章 杀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四章 杀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雨仍在下着。
  王风躺在乱坟荒草中,就像是一堆烂泥。
  也不知多久,他才从地上爬起。
  他的面色更苍白,神态疲倦而讶异,张目四顾,仿佛要弄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时的东面有一大片山坟,西面也有个乱葬岗。
  他回忆着血奴的说话,突然笑了起来,喃喃道:“我现在莫非就在那个乱葬岗?”
  他居然还能笑。
  一个知道自己将死的人,胆子果然就比常人大得多。
  常人在这个时候,在这种环境,相信走都已来不及。
  笑着他又在地上坐下,双手抱着头。
  他的神智虽然已清醒,但从挥刀追斩常笑之时开始,他就一直在疯狂的状态中。
  那其间,所发生的事情,他是否还能够记忆?
  良久良久,他的头才抬起,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好厉害的毒药。”
  他已想起中毒这件事,也许挥刀追斩常笑那件事,他都已想起。
  他跟着就说:“我居然追来这里。”再想想,他又道:“那种毒药虽然厉害,似乎要人发疯,疯过一阵子,就没事了。”
  幽灵的出现,他显然根本没有印象。
  “鹦鹉楼那边,不知弄成什么样子了?”
  这句话出口,他便要跳起身子。 
  却就在这时,风雨中突然传来了杂乱的马蹄声。
  马蹄声竟是向乱葬岗这边移来。
  王风不由的一怔,要跳起的身子下意识一转,就伏倒在荒草丛中。
  风雨声很大,他听到马蹄声的时候,马队已很近了。
  来的是七骑快马,箭一样相继冲上了乱葬岗。
  王风连忙从草丛中偷眼望去。
  风雨迷住了眼睛,虽然已很近,他仍然无法看清楚来的是什么人?
  马上的骑士亦没有发觉王风的存在,一冲上了乱葬岗,便纷纷将坐骑勒住。
  一个铜钟也似的声音随即响起,道:“三爷还未到。”
  另一个阴森的语声跟着道:“应该是时候了。”
  应该是时候,这七个骑士竟是赴约而来。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与他们约会的三爷到底又是什么人?
  王风的好奇心本来就很大,现在就算这乱葬岗所有的鬼魂都出动,他也不肯离开了。
  七个骑士旋即纷纷下马。
  几乎同时,乱葬岗之下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身穿蓑衣,头戴竹笠,风雨中走来,直走上乱葬岗。
  七个骑士看着这个人走上来,都露出了警戒的神色。
  竹笠低压在来人的眉际,即使没有风雨,仍有星月,在笠缘的阴影遮盖下,亦难以看清楚这个人的面目。
  这个人一直走到七个骑士面前七尺的地方,才收住脚步。
  他没有取下竹笠,只是抬起右手,以右手的食指将那顶竹笠推高。
  这已经足够。
  王风虽然看不到,七个骑士已看到来人的面目。他们的神情立时放松。
  来人显然就是与他们相约的三爷。
  这个三爷徐徐放下手,道:“好!你们都来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王风的心就一跳。
  这个声音他已不陌生,这个三爷昨夜他已见过两面。
  一面是他拎着安子豪去买白粉之际,还有一面却是他买了白粉,重回鹦鹉楼之时。
  当时这个老人还是在院子里的六角亭中等他。
  这个三爷也就是武镇山武三爷。
  武三爷不单有财,而且有势。
  安子豪虽则是附近百里官阶最高的一个官,也得听他的说话,看他的面色。
  这个镇有一半是他的地方,如果没有李大娘,他甚至已将另一半的地方买下。
  这样一个有财有势的人,竟会在这风雨的深夜,一个人走来这乱葬岗,岂非又是一件怪事!
  王风的眼睁的更大,耳朵几乎都竖起了。
  七个骑士的一个赶紧上前两步,抱拳道:“三爷连夜召我们兄弟到来,有何指教?”
  这个骑士身形魁壮,神情威武,一看就知是七人中的头儿。
  他身上一袭黑衣,腰间一条红缎带,挂一口带鞘长刀,刀柄已磨的发光。
  其他的六个人亦是那种装束,刀柄上的光泽亦不比头儿的黯。
  七个人显然都是用刀的好手。
  突然招来这样的七个人,武三爷势必有一番不寻常的事情要干。
  他的语声淡而有威,道:“你们是名满大河南北的七杀手?”
  “好说。”
  “据知只要出得起重价,不单止杀人,什么事你们都肯去做?”
  “这是事实。”
  “今夜我请你们到来就是有件事要请你们替我去解决。”
  七杀手几乎同时笑了起来。
  那个老大笑着道:“三爷你这是说笑?”
  武三爷缓缓地道:“你们看我武镇山可是一个喜欢说笑的人?”
  “我们也知道三爷不是一个喜欢说笑的人,可是以三爷你的本领,势力,你不能解决的事情,我们兄弟竟能解决,岂非笑话?”
  武三爷笑笑,道:“我没有说过不能解决,也根本就不是不能解决。”
  七杀手不由一愕。
  武三爷一顿,才接道:“我只是还不想与那个人正面冲突。”
  老大点头道:“所以三爷才找我们对付那个人。”
  武三爷道:“我也不是要你们直接对付那个人,连我都感到头痛的人,你们又如何对付得了?”
  老大奇怪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武三爷一字字道:“李大娘!”
  老大又一愕,仰天倏的打了个哈哈,说道:“这个女人虽然厉害,我们兄弟还不致怕了她。”
  武三爷淡淡的道:“这最好。”
  老大道:“三爷到底要我们怎样做?”
  武三爷沉声道:“我要你们替我将她的女儿抓起来。”
  老大道:“血奴?”
  武三爷点点头,道:“就是血奴,你们认识她?”
  七杀手六个摇摇头,老大却摸摸胡子,道:“有次在鹦鹉楼寻欢作乐,我无意中看见她在楼廊上走,有个姑娘给我指点,总算见过一面。”
  武三爷道:“是否还记得她的样子?”
  老大道:“像她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就瞧一眼,已叫人毕生难忘。”
  武三爷道:“好,很好。”
  老大道:“只可惜她的价钱太高,否则我非要彻底认识一下她不可。”
  武三爷道:“现在是你的机会了。”
  老大忽问道:“你为什么要将她抓起来?用来要挟李大娘?”
  武三爷不作声。
  老大又道:“如果你真的这样打算,只怕你要失望,李大娘还当她是自己的女儿的话,根本就不会由得她在鹦鹉楼做妓女。”
  武三爷静静的听着,忽问道:“要你们做事,是不是要先说明原因?”
  老大赶紧摇头道:“只要有钱就可以。”
  武三爷道:“我一百两黄金买你一个人,给你们七百两黄金。”
  七杀手的眼睛几乎都发了光。
  七百两黄金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武三爷接又道:“你们抓住了血奴之后,就立即退出镇外,将她带到你们的地方藏起来,等我给你们通知的时候,再送来给我。”
  老大道:“什么时候你才给我们通知?”
  武三爷道:“可能一两天,可能二三十天之后,所以我再给你们黄金三百两,补偿你们在这一段时间的损失。”
  老大忙问道:“就是一两天,那三百黄金也是归我们所有?”
  “是!”武三爷语声陡寒。“她送到我手上的时候,我却要她仍是一个活人,与你们带走她之时一样的活人。”
  老大拍着胸膛道:“这一点三爷大可放心,我们兄弟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
  武三爷道:“有一点你们却不可不小心,她的性情很古怪,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要她的命也不会答应做。”
  老大大笑,道:“三爷的意思我们明白,她虽然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但比起一千两黄金,就不见得怎样可爱了。”
  武三爷道:“最好你们都真的明白,到时你们不能够将人交出将会有什么结果。”
  老大打了一个寒噤,道:“我们明白。”
  武三爷的手段,他们的确早已清楚。
  武三爷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一张银票,道:“这是一千两黄金的票子,你验收。”
  他付钱倒也爽快。
  老大接在手中,看也不看就放入怀里,道:“不相信三爷的票子还有什么人的票子值得我们相信?”他笑笑又道:“只不知三爷要我们何时行事?”
  武三爷道:“现在。”
  老大又是一愕:“现在?”
  武三爷道:“还有什么时候好得过现在?骤雨、狂风,这是天时。”他随即从怀中取出了白巾,道:“血奴居住的地方我已给你画好一个详图,即使从来没有到过鹦鹉楼的人,拿着我这张图,亦很容易找到血奴的房间,这可以叫做地利。”
  老大将那白巾接过。
  他又道:“血奴的身旁本来有一个敢拼命的小子,但以我所知,那小子打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不见了人,李大娘那一伙现在正在忙着应付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既未知道我这个计划,亦无暇兼顾血奴,这岂非等于人和?”他的语声更轻快.又道:“天时,地利,人和,现在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
  老大不禁大笑道:“好,我们兄弟就现在动手。”
  武三爷再叮嘱道:“你们动手的时候最好先将面庞蒙上,即使被人发觉,亦不会被人认出,我不想李大娘那么快找到你们头上。”
  老大道:“我们也不想。”
  武三爷道:“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情往往都出人意料,万一你们被人发觉,又万一你们被人抓住,你们应该怎样,大抵已不必我多说的了。”
  老大正色道:“我们兄弟的职业道德向来怎样,三爷你大概清楚,哪怕死,我们也不会供出三爷你的名字。”
  武三爷道:“否则,我又怎会将这件事交给你们?”
  老大道:“总之一句话,尽管放心。”
  武三爷微微颔首,忽又道:“你们下手的时候最好尽量避免惊动其他人。”
  老大道:“鹦鹉楼莫非也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武三爷道:“龙没有,只有条母老虎。”
  老大道:“血奴那个奶妈宋妈妈?”
  武三爷道:“那只是老巫婆。”
  老大道:“那是谁?”
  武三爷道:“你到过鹦鹉楼,可记得那个应门的红衣小姑娘?”
  老大道:“她只是个十四五岁小姑娘。”
  武三爷道:“好像是的。”
  老大道:“女孩子体质向来薄弱,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就算从四五岁就开始练武,大概也不会高得到哪里去。”
  武三爷忽问道:“你在江湖上已混了不少时候,当然不会不知道江湖中有个鬼童子。”
  老大点头。
  武三爷接问道:“你可知鬼童子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年纪有多大?”
  老大想了想,道:“据讲就只有五岁。”
  武三爷又问道:“他杀的第一个人你可知是什么人?”
  老大道:“言家门的高手活僵尸。”
  武三爷道:“活僵尸的武功似乎并不在你们兄弟之下?”
  老大道:“应该是不错,据讲当时她是先用袖箭出其不意射瞎了活僵尸的双眼,然后再用剑刺入活僵尸的心胸。”
  武三爷道:“五岁的小孩子已懂得这样杀人,已有这种本领。”
  老大想想道:“那已是十年前的事情,算起来,鬼童子现在正是十五左右的年纪,她莫非就是当年的鬼童子?”
  武三爷道:“鬼童子是个男孩子。”
  老大忙问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武三爷道:“我也不清楚。”
  老大道:“你却知道她是一条母老虎?”
  武三爷道:“因为我有一天无意中看到她用一根绣花针当作剑来使用,嗤嗤嗤的刺下了她身旁飞舞的三只苍蝇。”
  老大的面色不由一变。
  武三爷随即道:“在那方白巾之上我亦已标明她居住的地方,那离开血奴居住的地方虽然并不远,只要你们小心些,相信不会惊动她。”
  老大道:“除了这一个,是否还有人需要避忌?”
  武三爷道:“应该就没有了。”笠缘下目光一闪,他又道:“马就留在附近,走在街道上,即使风雨声最响,仍是不难听到的。”
  老大点点头。
  武三爷将竹笠又拉下少许,道:“祝你们好运!”
  这句话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来的时候他的脚步已不慢,去的时候更像奔马一样。
  眨眼间人已消失在风雨之中。
  说话铜钟也似的那个杀手立时道:“看来他真的不想跟李大娘正面冲突。”
  老大道:“所以他才这样小心,他那副打扮显然为了被人看到,也不至被人认出。”
  “他与我们在这里说话,也是因为那个原因了。”
  “李大娘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在他家中,怕已安排了耳目。”
  另一个杀手即时大笑道:“在这乱葬岗之下的死人,难保亦有李大娘的心腹手下。”
  又一个杀手鬼声鬼气的道:“据讲生前多嘴的人变了鬼之后也照样多嘴的很。”
  老大笑骂道:“你又在说什么鬼话?”
  那个杀手道:“我说的是人话,如果是鬼话我就不是杀手,而是个法师。”他阴阴一笑又道:“如果我是个法师,我现在就一定建议搜一下这个乱葬岗,先把那些多嘴鬼抓起来。”
  这句话入耳,伏在乱坟荒草之中的王风几乎拔脚开溜。
  好在那个杀手并不是真的是个法师,否则这一搜,搜出来的一定不是个多嘴鬼,而是他这个敢拼命的人。
  他现在气力仍未完全恢复,给搜出来的话就是想拼命也拼不了。
  老大那边即时轻叱道:“少废话,我们这就动身。”
  “马匹就留在这里?”
  老大道:“镇口有一个林子,留在那儿比较方便。”他连随一挥手,振声道:“出发。”
  发字仍在口,他人已在马上。
  其他的六个杀手亦纷纷上马。
  一声呼啸,七骑冲开了风雨,冲下了乱葬岗。
  王风这才从荒草乱坟之中站起身。
  他拖着脚步,亦走下了乱葬岗。
  雨势这下已变弱,风吹仍急。
  风吹起了他散乱的头发,骤看来,他就像是荒草坟中爬出来的野鬼。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
    第二十九章 解谜
    第二十八章 火窟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第二十五章 魔王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
    第二十二章 女魔
    第二十一章 血奴